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妻心如刀(同人改,续三十七)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3次

妻心如刀(同人改,续三十七)

看着同事相机里的照妻心如刀(同人改,续三十七)片,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如此似曾相识的场景……

“难道除了我坐在那破车里,还有别人躲在车后?”

我暗暗想,又觉得有些可笑。我沉默地走回办公室,尽量不去想这段时间的这些荒唐事,努力把自己的思路限制在工作范围,这感觉比昏昏欲睡时,强迫自己工作还要费力……

“滋~~ 滋~~”

有短信,打开手机一看,是林茜的:老公,今天考试考完了,还要评审阅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你晚上自己弄点吃的,早点睡吧。评审阅卷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的,所以到时候你电话打过来,我也接不到……要乖哦,(*^__^*) 嘻嘻……。

“好虚弱的借口……我又不是傻子……”我喃喃自语……

看完短信,之前所以的让自己平静的努力都是白费,情绪慢慢无法控制,很狂躁,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不把事情挑明,为什么不去把话说清楚,整天这样自己折磨自己又是何必?!忽然我发现自己从前对杨桃子的嘲笑是五十步笑百步,他懦弱?自己现在比他更懦弱!!而且我还活生生的让他抢走了自己的妻子……如此美艳的妻子……我整个人软软的瘫坐的椅子上,许久,才想起林茜的短信还没回复,拿起手机,带着一种万念俱灰的心情:

“好的,我知道了,你别太累,注意身体……”

点完发送键,愤怒……说不清是因为林茜的出轨还是因为自己的软弱;但是,除了愤怒……却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我实在找不出形容词,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愤怒,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下班后肯定不是回家……

整个下午就在烦躁中度过,年会上除了必要的寒暄和起身示意,其他时间我都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急切的等到年会的结束。照例,晚上是公司聚餐,我不去,就等于向老板递交了辞职报告,无奈,坐上公司的商务车,车上随声附和的微笑,大笑,摇头,十足的演员。车子路过北区的拆迁地时,我默默的从车窗注视这片时刻撞击我灵魂的废墟,仿佛又看见一个婀娜的曼妙身影,幽幽的游走在残垣断壁之中……

时间已经过了7点半,饭局正酣,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我越来越烦躁,不知是不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趁早离开,我早早的就把该敬酒的人都敬了,看了一眼领导,正和一个政府部门的人侃侃而谈,我定了定神,起身向他走去,神情恍惚之间,带落了酒杯、餐碟,碗筷,顾不上这些,我径直走向领导:

“领导,我家里有点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能不能先回去了。”

“行,没事,你走吧……”领导看看我,仿佛在审视什么。我讪然的笑笑,便转身迅速走出大厅……

车子开到废墟时,已经将近8点。停好车,我立刻感觉自己身处某种压抑的气场,沿着熟悉的路径,我又走到了那个小间,屏息贴近窥视的墙洞……

一具美艳的酮体正赤条条的躺在地上的草席上,人字形,脚趴开的幅度很大,右边的小腿已经超过草席的宽度,放在了地上,面色红润而安详,似乎是睡着了……丰满诱人的胸部,清晰可见泛红的手指抓痕,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我想到那天雨夜,她疯狂把杨桃子的秃头按在胸口,让他肆意撕咬自己的乳房;想到她畜生般的跪在杨桃子的身前,尽力配合侏儒的抽插:

“林茜的底线?她的底线在哪里?她还有底线吗?”

此时的她,睡的如此安静,如果是在自己的家里,看到她这样甜蜜的睡容,我都会很有冲动的扑上去,压住她,抱住她,可是,可是这里是一片废弃的旧楼啊,散发着难闻的气息,潮湿,简陋,脏乱,她如何能在这样一个环境踏实的睡着……心痛……或许是她累了……累了?做了什么会这么累?我不禁又苦笑……

“杨桃子在哪里?”

刚刚问完自己,一个黑瘦的小个字就从墙角出现,两腿间晃动着令人生厌的丑陋的生殖器。他走到林茜的身边,直勾勾的盯着林茜的裸体,眼神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怯弱,反而透露出一丝贪婪……这时,他走到林茜的头部旁边,黑色的,恶心的脚趾正对着林茜纯净的脸庞,

“他要用脚趾去碰林茜的嘴?”我更紧的贴着墙壁……

过了一会儿,杨桃子一只脚跨过林茜的头,屁股往下,很明显,他想坐在林茜的乳房上,我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林茜的乳房,这么完美的乳房,我都不敢放肆搓揉的乳房,大部分时间都只是静静的把手放在上面,仅此而已……但是如今,却要被这丑陋的秃头坐在屁股下面……

“林茜,你快醒醒啊,快醒来啊……”

杨桃子膝盖弯曲,时上时下,看的出来,他也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这个动作会引起林茜多大的反应,如果激怒了林茜……他的眼神有些畏缩,黑色的男根垂下,摇晃。这时,他的屁股又比之前稍稍往下一些,一不小心,半硬的阴茎碰到了林茜的脸,杨桃子有些慌乱,他想赶紧站起来,却失去了重心,反而一屁股坐了下来,整个人的重量一股脑儿压在了林茜的乳房上,

“啊~!!”林茜一声惊叫。

他慌了,从他的表情明显看出他慌了,而我,实在是怒不可遏,真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把这个毁了我的婚姻的侏儒撕个稀烂!!

然而我两个腿却像灌了铅一样……只是眼睛睁的更大,仿佛要把眼眶撑爆……

杨桃子双手不知所措的摆在身前,像是要解释。林茜抬起头,看着他。毫无疑问我期待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肢体冲突,然后彻底结束这纠结的荒诞的剧情,但是实际的结果却是:

“呼……吓死我了……我睡着了……”林茜又头放下,继续躺在草席上,表情有些恼怒,但是这说话声却分明有些娇嗔

“什么?!什么?这就是她对杨桃子一屁股坐在自己乳房上的反应?”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我感到前所谓有的无力……

杨桃子定了定神,林茜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明显是收到了鼓励,嘿嘿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蜡黄的牙齿,他的屁股实实在在的压在林茜的乳房上,扭了扭上身,调整坐姿,虽说侏儒的体重比一般人轻,但是毕竟是个男人,就这样毫无支撑的坐在一个女人的软软的乳肉上,林茜的乳房被压迫的成了大饼的形状。

“好重……”林茜看着她身上的小鬼,双手托了下杨桃子的屁股,希望能减轻乳房的负担,杨桃子把身体前倾了一下,用双腿支撑部分体重,林茜松了口气,她似乎并不厌恶杨桃子的屁股压住了自己的白嫩的乳房,我痛苦的一手挥拳打在冰冷的墙上,墙纹丝不动,无声的回应……

突然,杨桃子身体又往后往下一压。乳房再一次受到整个男人体重的冲击。

“啊~”林茜抬起头看着他,“你干什么?”

不要再看了,直接把他推下不就行了……不知不觉,我又握紧了拳头……

杨桃子看着林茜,眼神里已经没了恐惧,他微微抬起身体,又再次下压,力量不大,他怯弱,却其实也不笨,他在试探她……

“啊……”林茜还是看着他,语气却比上一次更虚弱……

杨桃子再次上提身体后向下冲击……

“啊呃……”单从语气已经听不出是责怪还是默认……

又一次,这次明显比之前两次更快,身体像打桩一样向下撞击,撞击的瞬间,甚至发出了“啪”的声音,林茜头一时失控,敲在了地上……

“啊……痛……”没有怒斥……连责备都几乎没有……只是右手轻轻的拍在了杨桃子的腿上……

林茜扭了扭头,有些无可奈何,身上的小鬼有些得意的看着她。杨桃子向前移动着屁股,那肮脏的肛门就在女人洁白的乳肉上摩擦,渐渐的,阳具靠近了林茜的嘴

……口交……

没有一丝拒绝,林茜顺从的微微张开嘴巴,并抬起头部,以便阳具能更深的插入口腔,想起她第一次强迫给杨桃子口交,并把精液塞入他的嘴里,如今她的温顺,让我恍如隔世。

杨桃子身体不住的前倾,直到双手撑地,黑瘦的屁股上下起伏,像是抽插阴道一样抽插着林茜的嘴,从前和林茜接吻时,嘴唇那温柔的触感,仿佛就在眼前,而如今,却被丑陋不堪的阳具如此肆虐!!杨桃子的频率越来越快,看的出来,他插的兴起,他的表情得意,而林茜的脸,越来越扭曲,因为要容纳黑色的巨棍,她的嘴一直的勉力的向前伸,两边的腮帮子尽力收缩,整个嘴部像海马一样……林茜努力配合着杨桃子快速的节奏,发出啧啧的响声,表情分明有些痛苦……她为什么这么配合这个丑陋的侏儒?她难道真能从这种口交中得到快感?抑或,抑或只是为了配合杨桃子?无论是何种答案,都让我揪心不已……

“说不定两者都有……”

这么黑粗的异物继续在她的嘴里抽插,她眼神开始有些迷离。杨桃子越来越兴奋,开始时快时慢的挑逗,如果说之前是女人强奸男人,那么现在毫无疑问,角色已经互换,被征服者已经雄起……

这时,杨桃子身体后仰,脚开始站起,应该是想把阴茎抽离林茜的嘴巴,林茜却把头跟着抬起,双唇死死的包住阳具,杨桃子继续站起,但是林茜依然不松口,这时杨桃子粗暴的双手推向林茜的肩部,林茜终于松口,阳具从林茜嘴里离开时,往上一跷,划出一道弧线,林茜没有恼怒杨桃子的粗暴,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杨桃子继续推搡林茜的肩部,林茜顺从的躺下。只见杨桃子站起后转了180度,屁股朝林茜的脸坐下去……林茜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显然不愿意被压在这个死臭男人的屁股下面,她双手托着杨桃子的屁股,想让他离开,但是杨桃子继续固执的往下坐,单纯的拼力量,杨桃子没有任何胜算,可是林茜手臂却越来越弯曲,虽然力量相差悬殊,但是一个拼尽全力,一个却不知道在犹豫什么……

“不要……”林茜一边托着杨桃子,一边轻拍杨桃子的屁股。

但是杨桃子丝毫不理会,依然死死的往下压……同时双手抓着林茜的林茜的乳房,像是抓着某种扶手,依靠扶手让自己的身体往下压……(我看着实在是心痛……)最终,林茜拗不够他,手一松,杨桃子如愿坐在了林茜的脸上,为了躲避肮脏的肛门,林茜头略微向右转,男人的肛门应该就直接压在了林茜的脸上……我忽然意识到杨桃子想干嘛……

“这不可能!!”即使是我自己,都从来没有幻想有洁癖的林茜会接受这种行为:“这绝无可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判断好虚弱……

杨桃子微微起身,就这样蹲在林茜的脸上,脸和屁股的距离,不超过2厘米……那平时用来大便的器官,就这样近距离的靠着林茜的鼻子和嘴……

“不要……太脏了……你刚刚……过……”

虽然有些口齿不清,但是我却分明知道她在说什么……林茜知道杨桃子的意图,和我想的一样……我愤怒,却又很无力,这是很奇怪的感觉……林茜,你一把推开他不就行了,你在想什么?难道你就这样放纵他的变态行为,你这是怎么了……你怕他什么……还是你实在离不开他……我虚弱的靠着墙上……低下头……不知道自己思想,恍惚,茫然,憔悴,愤怒的成分却很弱……

“你起来啊……”林茜依然在尝试往上推杨桃子的身体,但是侏儒却异常坚定的把屁股往下压,我仿佛感受到那刚刚大便过的肮脏的肛门散发着的腐臭的气息……

这时,杨桃子把手指放进自己的嘴里,沾了点口水,开始玩弄林茜的乳头,我还看见他直接朝林茜的胸口吐了口唾沫,然后用手把唾沫在林茜的胸口涂抹……同时时不时的挤捏林茜的乳房。

“啪!”乳肉被拍打的声音在废墟中回荡……

“啪……”又是一声……

没有抗拒,没有责备,林茜默默的承受着侏儒的欺负。

然后杨桃子开始无规则的暴力揉捏林茜的乳肉,像是在挤压毫无生命感的海绵,各种方向的压迫,乳肉在两只小黑手的肆虐中,一直变换着形状,乳头又时不时的被拉扯,间歇伴随着拍打的声音,我难以想象那对完美无瑕的乳房,会被蹂躏成什么样子……

林茜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只是不时发出轻微的喘息,说不清是因为快感还是痛感,几分钟后,她的双手开始寻找阳具,(她有了快感,我痛苦的肯定……)轻触到龟头后,开始来回的活塞运动,杨桃子继续玩弄着乳肉,胸口略微起伏,应该是因为从生殖器传来的快感所致……林茜双手的频率开始加快,杨桃子的动作愈发暴力,居然开始用手直接捶打林茜的乳房。

“嗯~~嗯~~”杨桃子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呻吟,并且伴随着全身的一阵抖动。

天哪!!我看见林茜居然把头扭了回来,正对着杨桃子的肛门。舌尖从嘴唇里探出,触碰着杨桃子大便的出口,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林茜双手在帮杨桃子撸管,她的头微微抬起,整张脸埋在杨桃子的屁股里,我可以想象她那粉嫩的舌头在卖力的舔着杨桃子的肛门,卵袋,舔着一个男人最肮脏的部位,气味,不臭味最重的部位,没有强迫,并不时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同时她的胸口承受着杨桃子各种形式的暴力肆虐,那不是温柔的触摸,那是征服者的宣泄,用暴力的方式,直截了当的宣泄,像是在宣布对这块领地的主权,任意处置的主权。在这种下贱至极的方式中,林茜明显得到了快感,她的细腰甚至开始抬起,想是在急切的迎接某种异物的进入。不久,杨桃子的身体开始有些抽搐的迹象,随后他快速抬起身体,然后将黑棍迅速插入林茜的口中,林茜还来不及反应,阳具就在林茜的口中喷射,一股又一股,一股又一股,将浓稠生腥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女人的口腔,而女人,甚至来不及发出惊讶的叫声,就开始静静的等待,等待男人射精的完成。

过了一会儿,杨桃子从林茜的嘴里抽出阳具,林茜立刻把头扭到一边,忍不住的咳嗽。杨桃子瘫趴在林茜的身上,不住的喘息……

而我……我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