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我的地主生涯 第五十章 家中喜事传,山村祸事现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3次

我的地主生涯 第五十章 家中喜事传,山村祸事现

好黑啊,我茫然地四顾,却什么都看不清,我举起了手,可是我连自己的手

指都看不到,我惊恐地看向周围,我开始快步走了起来,可是我不知道我该往哪

走,我也不知道我的前方是不是有路,我只是不停地走,当我越来越害怕的时候,

我开始奔跑,我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去奔跑,我随意地挥洒着汗水,直到我双腿一

软,整个人前倾着栽倒在地上,却连跑起来的力气也没有,我大口地喘着气,我

的胸腔剧烈地起伏着,那一刻,我甚至感觉自己快离开这个人世了。

可是下一眼,突然周围一片光亮,这下我能看清自己了,可是我还是看不清

我自己在哪,周围有着淡淡的雾气,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忽然,一个女人出现在身前,我定睛看去,是小雅,她正面色淡然地看着我,

我惊喜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地向她走去,我惊喜地道:" 小雅,这里是哪里啊?

"

可是就在我快抓住小雅手的瞬间,小雅消失了,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我瞪

大了眼睛,四下寻找,可是周围一片空寂,根本没有人影,看着空无人烟的这一

切,我快崩溃了,就在我喉咙间快冲出一声嘶吼的时候,又一个身影出现了,我

忙冲到了她面前,一句" 小雅" 还没出口,我才发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翠莲,而

翠莲也是一脸冷漠地看着我。

" 翠莲,这里是哪里啊?" 我小心翼翼地四下看了看,紧张地问道。

可是翠莲没有回答我,很快,她也消失了,一会小桃又出现了,接着小桃消

失了,一会儿李娜出现了,接着李娜消失了,一会儿小玉出现了,本以为又是虚

无缥缈的人物,本以为又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可是,很快我就愣住了,因为小玉

眼睛大张着,没有焦距,她的脸是青兮兮的,她的嘴也大张着,里面却没有唾沫

流出,她的浑身透出一股死气。

我惊恐地看着小玉,这个女人我根本不熟悉,不过好像隐约见过,我懦弱着

问道:" 你,你是谁啊?" 没有回答,可是就在我以为她又要消失的时候,她忽

然朝我扑来,而我根本就被吓住了,只是张着嘴,没有一点防备,就见她把我扑

到地上,然后大张着嘴朝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下…

" 啊!啊!啊!啊…" 我手舞足蹈地从床上弹起,我全身一阵震颤,我的嘴

角抽搐着,我瞪大着眼睛朝自己身上看去,却没有看到小玉的身影,然后才舒了

口气,这时,我才注意到阿大正焦急地守在我的床边,一脸紧张的样子。

" 阿大啊,我,我可能做了个噩梦。" 见阿大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忍不

住出声解释道,顺便擦了擦自己那满是冷汗的额头。

" 少,少爷,你,你没事吧?" 阿大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少爷,可是眼前却都

是那个死去的女孩的身影,他认识她,因为她们几个的饭食都是由他去送的,他

知道她们都是少爷的女人,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被少爷宠幸了一次,竟然会把

命都弄没了,这时他的心里只有害怕,他不确定眼前的少爷还是不是他所认识的

少爷,他甚至害怕呆在少爷的身边,因为他怕他也突然没了性命,可是自己只是

个下人,下人是没有选择的。

" 阿大,你很怕我吗?" 看着阿大那躲躲闪闪的目光我的地主生涯 第五十章 家中喜事传,山村祸事现,我一阵不悦,不由出

声问道。

" 没…没,少爷,我,我,可能有点不舒服吧。" 阿大哆嗦着道。

" 哦,对了,我刚才是在这里吗?" 看着熟悉的自己的卧室,我挠了挠头,

疑惑地道," 我刚才好像是和二奶奶在一起吧,她人呢?"

" 嗯。" 阿大努力点了点头,然后才知觉自己应该回答点什么,忙又道,"

哦,少爷,二奶奶她,她去生孩子了。"

" 生孩子?生孩子!她生了啊?" 我又茫然了,虽然知道小雅和翠莲都会生

孩子,可是我真得一点准备也没有,可是事到临头,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强烈,让我有种想大声喊出来的感觉。

" 嗯…" 阿大茫然地点着头,二奶奶都生了几天了…

当我到了翠莲房中,看到了襁褓中那可爱的小不点,看到了躺在床上虚弱无

力的翠莲,看到了挺着大肚子坐一旁指挥的小雅,我才知道我竟然又晕倒了,而

且已经几天了,这几天里我的第一个女儿已经从娘肚子里爬出来了。

抱着白白嫩嫩的女儿,看着她眯缝着眼睛的可爱模样,我忽然有了一种说不

出的感觉,那就是亲情吗?那一刻我想哭,我想到了已经过世的父亲,我和他从

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在这一刻有了,这一刻我想抱着我的女儿去父亲的灵位

面前跪下,把他去世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一下,最主要我想去说一声" 对不起".

奶妈把女儿抱走了,我才恋恋不舍地来到翠莲的床头坐下,看着翠莲那毫无

血色的脸,我忙捧起了她的手,她的手很冷,就在我想说话之际,翠莲的眼泪却

下来了,她哽咽着道:" 相公,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好没用啊…"

我无措地看着翠莲,直到小雅凑到我耳边说了句,我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翠

莲如此伤心,我笑着拍了拍翠莲的手,安慰道:" 怕什么,下次再生呗,你以为

给相公我生一个就够了啊。"

翠莲流着泪对着我拼命点头,这几天我昏迷的时候,她都担心了好几天了。

当我拉着小雅到了书房,我的脸一下阴了下来,我拉着小雅坐下,严肃地问

道:" 小雅,你告诉我,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什么事?没有事啊。" 小雅躲闪着我逼人的目光,无奈地回道。

" 你们准备瞒到什么时候?"

小雅明显愣了愣,呆滞了下,强笑着道:" 相公,没有什么事啊,真没有什

么事,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就在我正想进一步逼问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到了门外,苍龙那急促

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师姐,外面来了好多军队,兄弟们死伤惨重。"

" 什么?" 我和小雅大惊失色,忙拉开了门,只见苍龙站在门外,只是现在

的苍龙显然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他的衣服上满是血污,他的脸上脏兮兮的,整

个人惨到了极点。

" 苍龙,你怎么啦?" 小雅上前紧张地拉起了苍龙的手,问道。

" 师姐," 苍龙呼了口气,沮丧地道," 兄弟们本来想做单大生意,却不想

来的,来的是军队啊,他们都拿着枪,我们,我们…" 苍龙的双目中滑出了两道

泪水,冲过那脏污的脸庞,滴下的时候已是我的地主生涯 第五十章 家中喜事传,山村祸事现泥色和血色混杂的颜色,让人说不出

的惊心。

" 兄弟们死了多少?" 小雅的眼前也是一黑,她退了一步,靠到了我的身上,

才接着问道:" 你给我讲得详细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苍龙详细地讲了起来,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竟然和前几日那个叫" 李

娜" 的女孩有关,竟然有军队来寻她,他们分成了一队队的," 季家会" 的兄弟

们遇到了其中的一队,本想吃下一队,却不想枪声一响,他们的人就围了上来,

把" 季家会" 的人围上了,当" 季家会" 的兄弟把子弹打光之后,他们完全成了

靶子,要不是苍龙冒死冲了出来,说不定就是个全军覆没的结局…

" 余下的兄弟们想去报仇,我劝住了他们,我觉得还是等师姐你给我们拿个

主意,然后我们再行动。" 苍龙沉声说道,说到最后,眼中已是一片血红。

" 不要冲动。" 小雅哽咽着道," 你们是在那里遭遇的?"

" 我们在蒲县外十里处遇上的,我逃出来后,并没有直接跑回来,我是兜了

几个圈子才回来的,应该不会暴露这里的。" 苍龙坚定地道。

" 嗯,我和你们一起去。" 小雅咬着唇道。

" 什么?" 我吃惊地看着小雅,急声道," 小雅,你都快生了,你去什么啊?

"

" 相公,我必须去!" 小雅的眼中看不到一丝迟疑。

" 为什么啊?" 我紧紧地盯着小雅的肚子,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自从看到女

儿开始,我好像一下子长大了,我开始有了责任感,我开始享受这种有了子嗣的

感觉,可是现在又要失去,我实在受不了。

" 师姐,你不能去啊!" 苍龙也在一旁劝道。

" 你们不用劝了,我是大师姐,我必须那么做。" 小雅手腕一翻,已脱出了

我的掌握,身子一纵,已到了院墙之上,她并没有回头,只是低喝一声:" 苍龙,

走!"

苍龙跟着小雅越墙而去,我很想跟着去,可是我知道我去了只是徒添烦恼而

已。

我挠着头在院中走来走去,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直到阿大站在院门口怯生

生地说道:" 老爷,二奶奶唤你去一趟。"

我跟着阿大又走进了翠莲住的屋子,翠莲依旧满面苍白,只是精神已较前好

了很多,她正半靠在床上,看到我进入,才察觉我那一脸愁苦的模样,不由问道

:" 相公,你这是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

我把苍龙说的话细细地转述了,翠莲也是一下惊得坐了起来,急声道:" 相

公,你怎么能让小雅去呢,她都快生了啊,万一动了胎气,那,那可是很危险的

啊。"

" 你以为我不知道嘛,可是我有办法吗,我能劝得住吗?" 我无奈地跌坐在

翠莲身边。

" 哎,对了,那个李娜究竟是什么人啊,一般的妾室值得出动军队来找吗?

她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的啊?" 翠莲转动着眼珠,想了会,接着道," 相公,你

去会会那个女人,探点口风,到最后,说不定,她的一条命能换我们所有人的命

呢。"

" 好,我这就去。" 我应声而起,吼了一嗓子,给自己壮了点声色。

翠莲唤过阿大,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让他带着我出了门,东转西转,来到了

一处别院,推开了门,我缓步走进去,才发现是我前几日来过的地方,帘布一掀,

只见李娜绑得严严实实的在那,见我进来,她满面惊容,嘴角哆嗦着道:" 你,

你,想干什么?"

见我走近,她就是一声喊," 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 啪" ,想到身怀六甲的小雅还要出去奔忙,我就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

我狠狠地扇了李娜一嘴巴,沉声道:" 我来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最好老老实

实地回答,不然…"

" 不要,我说,我一定好好地说,你问。" 李娜挪动着她那赤裸的身体,只

想尽量离眼前这个魔鬼远一点,至于羞耻之心,她现在是一点也没有了。

" 你究竟是谁?" 我厉声问道。

" 我,我是闫司令未过门的…"

" 你那个闫司令倒是很喜欢你啊,为了你出动了军队来找你啊,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啊!" 想到" 季家会" 那些兄弟那悲惨的画面,我不由气愤地揪住了

李娜的一颗乳珠,用力捏下。

" 啊!唔…" 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痛楚从乳尖直刺脑部,蔓延至全身,李娜

死命地摇晃着脑袋以期摆脱这种痛苦,可是痛楚不断传来,她的眼泪哗哗而下,

她的手脚使劲地扯动着绳索,可是她根本摆脱不了,她只能一下一下地抽泣起来。

" 怎么,受不了了?这才是开始啊。" 我松开了手指,感受到身下的女人身

子一松,不由轻蔑地道," 你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必须交给那个闫司令的

吗?"

" 我,我身上,身上,都在你们那啊。" 李娜一抽一抽地答道。

" 哦,是吗?" 我狞笑着揪住了李娜的另一颗乳珠,再次狠狠地一捏," 连

你也在我们手里啊,你知道吗?那他还敢派人上门,还敢杀人。" 想到小雅现在

可能正跟人拼命,想到我的骨肉随时可能没命,我的心里就是一揪一揪的痛,我

就控制不住我的怒气,我也控制不住我的手,我再持续地加大力度。

李娜现在除了疼痛已经感觉不到其它的了,很快她连疼痛也感觉不到了,因

为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看到李娜两眼翻白的样子,我不由扫兴地松开了手指,

就在我松开的瞬间,一道黄色的水箭从李娜的下身处疾射而出,一时弄得我满鼻

子都是尿臊味。

看着李娜那不省人事的样子,看着她那完美的身材,我不由咽了口唾沫,说

实话,看着她撒尿的场面,我的下面竟然硬了,我舔了舔嘴唇,淫笑着分开了她

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