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性回忆——我操过的女人们(5)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4次

性回忆——我操过的女人们(5)

大学毕业后,我被大伯安排进一家省级单位人事科工作,算起来十年前了,考公务员不过是走个过场,想拿铁饭碗,还得靠家庭关系,大伯也算个有权势的官员,对我是真的不错,原本在大伯的照应下,从人事科这样的肥缺起步,十年时间,摸到副处级不是问题,大伯退休前再牵线站个好队,体制内退休起码也是厅局级待遇,原本这些资源应该用在我堂哥身上,不过么,他确实被大伯母惯坏了,就知道吃喝玩乐,连留学都只知道酒吧泡洋妞,还把床照发到同学群里显摆,气的大伯半死,索性栽培我走仕途。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入职不到一年,大伯急病去世,父辈兄弟几个中最有权势的人一倒,其他人更是指望不上,所谓人走茶凉,我也就淡了仕途的心思,安心在人事科熬资历。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再一次遇到了秋云,或者说,秋云通过我的朋友转折联系到了我,其实这几年我多少听说了她的消息,当初那个官三代玩了她两年,后来官三代的老爸在国内当裸官,全家人移民澳大利亚丢下了她,多少给秋云留了些钱,以及一台市值十几万的轿车,当年来讲,官三代还是对秋云不错的,秋云只要把车卖掉,拿这些钱随便在房地产还没疯狂的省城弄两套二手房,租一套住一套,自己再找个工作,怎么都够生活。

可惜的是秋云跟着官三代被拔高了眼光,浑然忘记自己不过是个小地方出身,父母没什么能力背景的普通女人,一门心思想当官太太。可是她不明白,正牌官太太不是那么容易当上的,最重要的是家庭背景要对老公的仕途有帮助,否则,长的漂亮归漂亮,最多也就是被包养的命。她本想借着官三代留下的那点人脉,再去认识些官场上的‘年轻才俊’,结果这些人对她不过是玩玩而已,一来二去的,反而把自己的名声在官三代那个圈子里搞臭了,等到秋云想明白自己的错误在哪里,官三代留给她的那些财物,已经被秋云花销在名牌饰品、化妆品、衣服上面提升自身‘价值’,没剩下多少。

对于这样的秋云,我本想拒绝她的邀约,但是转念一想,她毕竟是我第一个女人,就算我这个人自认天性凉薄,基本的家教还是深入骨髓,女人开口,见个面吃个饭还是应该的,这是必要的礼貌。

那天下午天气不太好,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我俩在一家餐厅见面,随便闲聊了几句,吃到一半,秋云终于说到正题:“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说吧。”

“帮我找份稳定点的工作,我手头还剩下小十万,够不够?”

那年头不是说你有钱人家就肯给你安排工作的,收钱也要靠关系,免得日后有什么问题一封举报信恶心半年甚至丢乌纱,那就划不来了,要是我大伯还在,十万块加上几个电话,秋云的问题不难解决,可惜大伯不在了,我一个刚入职一年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当初提分手的不是我,被人踢了转头想起我给你收尾找下家?当咱是蜀山弟子——贱不离身么?

不过,好歹也在官场混了一年,起码让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上升了不少,先别说这事能不能办,表面上不动声色,等待秋云的下文。

秋云跟我滚床单多次,也不矫情见外,直言道:“我的学历你也知道,就是一成人大本毕业,我对工作没什么要求,稳定就好,辛苦点没关系,交际面最好广一些。”

恩,果然,交际面广才是重点。

秋云还是没死心。

看她这样,别说我这样自认天性凉薄的不屑,感情丰富的都会心寒,脑袋里转了转,想起兄弟单位接待办的一姐们,那姐们跟我差不多大,外号王婆,为啥有这外号呢?因为她专会卖良家妇女,谁碰到她,只要稍有点姿色的,就先跟你混成闺蜜,然后带你吃饭介绍些有钱有势的,美其名曰介绍好对象交个朋友之类的,吃完饭唱歌喝酒,一来二去就把你忽悠到那些人床上,她在中间赚好处费,那时候还没太多的绿茶婊二奶小三,也没有陌陌这种约炮神器,有钱人找小姐还怕有病,对于王婆这样的生意当然趋之若鹜,王婆也就坑了一大批大姑娘小媳妇,要说其中没有下药迷奸啥的,谁信?但是吃亏的女人都是良家,所以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名声,根本不敢报警,就算报警,吃饭喝酒唱歌的时候有监控,也没见你反抗,睡觉醒了说强奸?对方还有权势,随便走走关系事情就平了,真有亲属不忿想找茬,找的也是‘奸夫’,怎么说也是大家吃饭唱歌,你女人自己上了性回忆——我操过的女人们(5)别人的床,跟她个“闺蜜”毛关系没有,能把人咋地?所以她这种缺德方式着实给自己赚了不少,偏偏还有不少傻逼姑娘小媳妇被王婆骗,让人家白玩,梦想着当富婆官太太,其实最多得个假包假表啥的。

这女人纯粹毒妇一个,我也想写写她后来被几个男人轮奸怀孕不知孩子爹是谁,流产此生不孕最后家破人亡啥的,不过那都是电视剧里编给老百姓看的,现实是王婆这个心机婊后来愣是傍上个有钱的富商给人家当情妇,正经在省会混了套八百多平米的旺地商铺,富商因为后台倒了锒铛入狱被追缴财产,她还能轻松脱身嫁了个中层干部,我最后得到她的消息是在上海置办了一家SPA会馆,会员费一年上十几万,她自己身价也有几千万了,完全进入上流社会,咱这种小科员只能仰望。

当时我就干脆把王婆的事情跟秋云一五一十的说了,临了跟她交代实底,接待办前台礼仪啥的,介绍她过去没问题,还不用花钱,不过就是个合同工,关键是她真想当个富婆官太太,就得跟王婆混,当然,被人卖了也要认。

其实我完全可以不掀王婆的底牌,这种背后嚼舌头的事情,是官面上的大忌,当时我一是性回忆——我操过的女人们(5)年轻,做事后果想的不深远,二么,秋云怎么也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打心底里还有那么几丝盼她好的念头,她要是回绝了我的提议,我就实心实意,头拱地坑兄弟,也给她找个好下家。

秋云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从那一刻起,秋云在我眼中完全变成了随便操的骚货,这种女人,先不说贪慕虚荣什么的,女人爱虚荣是天性,不用讨伐,关键她不知道深浅以及自己到底几斤几两重,操死她活该,根本不用愧疚。

结账出来,大雨瓢泼,我本来想送秋云回家,可是停车场在广场另一头,绕过去也有段距离,俩人只能等雨停,秋云穿的比较骚,就有些冷,我脱下外套披她身上,她就顺势靠在我身上,看这意思明显人情用肉偿,四下里一瞧,得了,人不留客天留客,旁边就是旅馆,走上吧!

进了房间,秋云主动给我来个长吻,扭着屁股往卫生间走,边走边脱衣服,我去,看来这女人也没白被操,光是这几步走的,放到东莞大小算个台柱了,看着她细柳的腰肢与硕大浑圆的臀部扭动间逐渐展现在我眼前,走到卫生间门口还能丢个媚眼给我,这骚货!我不禁吞了口口水,早年也没发现秋云有这么性感的一面,恩,那时候的她就跟刚要开花的花骨朵一样,我当初也是初哥一个,不懂得开发女人,经过不知道几手开发的秋云,已经属于完全盛开的鲜花了,好吧,今天咱就品尝一下鲜花的味道!

跟着秋云进了卫生间,她正弯下腰,拧开水龙头调试水温冲凉,我一看她就是故意的,有谁试水是特意塌着腰,撅起屁股露出逼,摆出狗操式?我也没客气,探手就摸了上去,秋云啊了一声,起身轻锤了我一下,羞涩道:“你好坏哦。”

尼玛,跟我装毛纯洁!

我也不能表现的太急色了,好像自己多久没操过女人似得,忒丢面,索性跟秋云玩了玩鸳鸯浴,也就是摸索口舌了一番,没有真刀真枪的在卫生间操,秋云的乳房还是那个乳房,就是乳头黑的彻底,骚逼还是那个骚逼,感觉却弹性增加了不少,也没有当初轻扫就出水的敏感了。秋云对我的印象还是几年前的急色小子,见我能忍住,未免有些诧异,男女之间么,要么水乳交融,要么针锋相对,我可不想让秋云把我榨干,然后施施然走出房间,怎么也要想办法操她个手脚发软才成!

我俩边吻边往床上去,直接倒在床上滚在一起,我先是正常男上女下操了秋云几十下,感受一下秋云骚逼,恩,确实比早年松弛一些了,不过感觉还成,接着就把秋云翻到我上面,秋云也不甘示弱,直接给我来了个圆周拧腰,骚逼带着我的鸡巴不停做圆周运动,淫水逐渐阴湿了我俩的阴毛,她同时抓起我的手放到她乳房上揉捏,她的Ccup手感还是那么好,没有丝毫的下垂,要不是平躺的时候乳肉自然塌陷到四周,几乎让我以为她是隆胸的,我一只手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摸向秋云的下体,呦呵,以前没注意,秋云的阴蒂还是外露的,而且比佳佳还大点,这就有意思了。

此时的我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况且秋云也熟透了,手上揉捏乳房力道就有些大,摸索她阴蒂的拇指也是,秋云闷哼一声,娇声道:“大江,你好坏哦,轻点啦,人家有些疼。”

恩,说话还顺溜,明显操的不够狠,我干脆顺着秋云盘旋的力道开始向上顶鸡巴。

秋云本来想用自己的‘新技术’快速解决战斗,没想到当初容易快炮的我被她这么研磨鸡巴,还能顶住不射,突然间乳房阴蒂被我大力揉捏,骚逼又遭到顶操,顿时乱了方寸,骚话也连不上了。

“哦,好舒服……顶的我心痒痒……啊……亲爱的,你好厉害……哦……我受不了了,亲爱的……啊……哦……达令……爱死你了!”秋云的叫床丝毫不带脏字,跟陈丹比明显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跟日本AV那种太过婉转的还不同,多了份北国女子的直接爽脆,我一边操着秋云,一边听她在那里发骚,脑子里却转着是不是改天跟陈丹提一嘴,她手下那些姐妹也别总大鸡吧哥哥操的我好爽之类的,虽说找小姐自然都喜欢找骚贱浪的,不过叫床高大上那种,比如哦!亲爱的!你简直太厉害了,顶的我浑身发软,收费是不是也能高大上一些?慢着,我这算被陈丹影响了吧,看来以后辞职的话,还可以当大茶壶么。

我借着胡思乱想分散自身的注意力,秋云这边已经被我弄的腰有些支持不住,看她那样子,我直接起身把她翻过来侧趴着,摆成侧操势,跨坐在秋云的腿上,举起她另一腿熟门熟路的一用力,鸡巴再次捅了进去,除了陈丹那种专业人士,胖学妹也好,佳佳也好,都有些特定的姿势适合操逼,某些姿势就不会太爽,某些姿势甚至根本不好插,仔细想想,当初以及现在操秋云的时候,似乎什么姿势都用过,她好像都可以笑纳,所以说美女就是美女,骚逼也是百搭的。

显然,秋云被侧操的机会也不多,被我这么一弄,新姿势自然有新的刺激,她的骚话更加难以连续,却依旧不冒脏字,其实侧操式我还是在欧美AV上看来的,真用起来才发觉,挺考验腹肌的,或者说我不会用力吧,捅了几十下,腹肌有些酸,索性直接把秋云翻成狗操式,双手卡住秋云纤腰,大力挺动起来。

恩,还是这个姿势操起大屁股骚逼来舒服!

几年不见,秋云更勾人了,我也更会操逼了,连续几个姿势不仅持续刺激开发她的骚逼,也适度降低了鸡巴的兴奋度,所以操逼时间延长了不少,再能操逼的女人,只要心态上不反感操她的男人,男人又能保持一段时间一定频率的操逼,迟早会把女人送上极乐巅峰的,秋云又何尝能例外?

我刚开始还保留实力,用三浅一深的方式操着,捅了上百下,感觉秋云的淫水已经越来越多,鸡巴操进她的骚逼里更顺滑,索性一只手攀住秋云的肩背,继续利用臂力让她向后坐,另一手的拇指开始按压秋云的屁眼,其实我早看出秋云的屁眼四周也有一圈软肉耸起,明显被人开过苞,不过我对操她屁眼没兴趣,又不会让她发骚,纯属是用拇指刺激她收缩肛门,进而夹紧我的鸡巴。

果然,秋云的阴道因为屁眼遭到按摩而收缩,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收缩,她的身子不象之前那么放松了,鼻子里的哼声越来越重,骚话也没了之前的水准,“江,你好会……哦……玩女人……我,……哦……”

“操逼就是操逼!说什么玩女人,说你是骚货被我操逼!”我其实看秋云这么耐操,明显这几年没少被人骑,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嘴里说着,下身的力度开始加大,鸡巴操她的动作也变成了全进全出,不但如此,还时不时大力煽动秋云的臀肉,拍打着臀肉啪啪作响。

没想到秋云被我这么一弄,还真骚浪起来了,“啊!我是……骚货!”啪!“啊……被……江操……骚货,打屁股的……荡妇!”啪!“啊!……就是……我……操……我吧……操……哦……操……啊……美了!……哦……”

看来她骨子里还是那个普通女人,装什么高大上白富美啊!看秋云开始发骚,我也干脆趴在她身上,双手前探揉捏她的丰乳,手肘夹住她的纤腰两侧,下身啪啪啪继续猛撞她的骚逼!秋雨已经说不出话了,整个人趴在床上,光在那里跟母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撅着屁股承受着我的狠操!

就在我终于忍不住大股射精的时候,秋云也终于咯喽了一声,彻底瘫软下来。

尼玛,累的老子够呛,只能算棋逢对手!我喘着粗气把秋云翻过身平躺,看到她略微抽搐的逼口外淌着精液,因为高潮两眼无神两颊通红,半张着嘴的骚浪样子,忍不住把逐渐瘫软的鸡巴塞到她嘴里,命令道:“舔干净!里里外外!”

很明显,秋云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回味,纯粹下意识的开始用舌头舔舐着我的鸡巴,等她回过神有些厌恶鸡巴上淫水精液的味道,却已经舔的差不多了,索性闭上眼睛仔仔细细地把我的鸡巴舔了个干净,最后在嘴里拽出不知道我俩谁的一根卷曲阴毛。

我现在想起她满面春色如同吃饱的猫,因为被我彻底操透还要舔干净鸡巴,却多少有些哀怨的表情,还是很有满足感的,反正是她自己送上门的,被操狠了就别怪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