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变装小说

【同学与女装】(羽琪视点)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0次

【同学与女装】(羽琪视点)

记得,从我有小时候的记忆开始,就都是穿着女装。就连去上小学,也都照

穿不误。

每次假日,妈妈都会常带我出去玩,我更特别喜欢去穿一些比如像是澎澎裙

或者是有蕾丝边边的裙子。加上有蕾丝边的白色小短袜和矮跟小皮鞋。

因为我觉得很好看,我很喜欢这样子的打扮。

妈妈也超级喜欢女装打扮的我。

「啊啊~好可爱!!」每一回,当我听到妈妈的讚美声,都打从心理开心着。

我真的好喜欢让妈妈这样子讚美!

记得她常常说:「我一直很希望生一个妹妹出来的说。」她望向我:「宇旗,

以後你都当妈妈的女儿好不好。」

「当然好!」

可是父亲总是反对。

「好好的一个男生,穿什麼女装!?」父亲怒喝,并且瞪视妈妈。

「有什麼关係!?小孩子也很喜欢啊!」妈妈相当无奈。

「成何体统!?妳要丢尽我们陈家的脸是不是!?」父亲极度凶恶,把我妈

打倒在地!!

我是真的吓到,躲回房间裡. 後来只听到父亲一直在摔客厅裡的物品声响,

以及妈妈的哭泣声音。

我在房间吓的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客厅摔物品的声响停了下来,我才在想说,要不要出去看看一看,就听见父

亲的脚步声往我房间走来。

我好怕~我好怕~~~~怎麼办?我抱着头瑟缩在角落。

父亲走到我房间门口,看我一眼,马上就开骂了:「你!没有用!」

然後痛殴我!好痛…

「没用的死小孩!生你出来是丢我们陈家的脸!」他开始踹我。

妈妈衝过来阻止他:「不要打小孩子,他还不懂事!」

他把妈妈甩开,对着她怒斥道:「妳也一样,我娶了妳真是倒了八辈子楣!」

「你这人怎麼这样说话!?」

妈妈在哭了…

妈妈在哭了………

这男人还打她,也用脚踢她。我讨厌这男人…他不停的打妈妈…而且否定我

……我讨厌他!

男人转向我:「幹!你那是什麼表情,你想要违抗我是不是?」

他过来搥打我的头。每打一下,我就瞪回去。每打一下,我就瞪回去~!

「你如果再打小孩子,我就报警!!」

「我懒的理妳!」男人骂了这句话以後,便返回房间去。

妈妈过来抱我一下,然後检查我的样子,问说:「很痛对不对?来。走。妈

妈带你去看医生。」

「妈~我没事。」我平静的讲,但心裡头却是痛恨那个如此伤害他家人的男

人。

「去看医生吧?」

「不用,我真的没事…」

只见那男人走出自己房间,对着我们咆啸:「你们以後自己想办法!!」然

後就甩上大门,离开了。

「从那以後,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对不起,老公,我不想叫他爸爸

…。」

阿猛听到这裡,紧紧的抱着我,让我感到好温暖,而且好窝心~。

阿猛说:「那个时候还没有家暴中心电话,不然也可以找他们的。」

「嗯啊~」我应答。

让阿猛爱抚着我的腿,我舒服的跟他奈了一下。

「後来我听我妈说,那男人其实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他刚刚好名正言顺跑去

跟外面的女人一起住。」

「他都没有回来过,连联络都没有?」阿猛问着。

我摇头:「完全没有。」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那男人还再家,肯定先把你杀死!」我笑笑着,捏着

阿猛的鼻子。

「喔喔~怎说?」他咬我的手指头。

「老公你好坏~你明明知道的~~」我娇嗔道:「他会看到你跟我窝在床上,

而且人家还穿成这个样子……」

我现在上半身穿着粉白色的透明丝质睡衣,下半身则穿了白色的大腿丝袜跟

一双白色长靴。而且我戴假髮,长度到手臂的黑色直髮。

是的,今天是我最後一次返台假的第一天,阿猛特地排休,到松山机场接我。

因为妈去上班,家裡没人。阿猛接到我以後便直奔我家,然後我们很热情的

做了两次……(羞)

对了,现在我是上兵,还有半年就退伍。

阿猛在捷运公司做售票系统电脑监控员。他一退伍就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色老公!」

阿猛跟我承认他有恋靴,所以当他看到我的鞋柜裡面有好几双长统靴,就兴

奋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所以妳妈接受妳穿成这个样子?」坏阿猛又在我胸部上画圈圈了,微微快

感舒服的让我抖了几下。

「她很开心呢!还常常带我去买衣服 ^^ 」

阿猛持续划着圈圈问道:「那她接受你交男朋友吗?」

我回答,但是有点儿吃力:「嗯嗯~她…接受啊。我们有聊过…啊哼!」

「我跟我妈说…虽然身体是男生…哼嗯!可是…人家确定想做女孩子……她

接受的。」我呻吟着答道。

「妳妈妈很好,很开明。这让我很高兴。」他停止划圈,脸看向我,问了:

「那你是什麼时候确定,自己要当女生?」

我张大眼睛看了看他,说:「是因为你的关係!」

「我~!?」

「嗯嗯~就是你。」

我笑着靠向他「就是老公你。」

国中二年级,男女同校不同班。男生总共六个班以成绩好坏来做分班,我跟

阿猛都被分到大约中间的班级,表示成绩不差,但也没有好到像要升学衝刺班那

样。

不过在班上,我大概都跟成绩比较好的人相处愉快。

我们还会一起讨论功课,假日也会开读书会。

那时候我是穿男装。

今天下课到了打扫的时间,我和好友「丁同学」以及「林同学」决定好晚上

要去麦当劳唸书。

「好,就这样决定了喔。等下放学集合」

「好~」

「OK~」

我和林同学在拖地板的时候,发现那几个每次都不打扫的傢伙又玩起来了。

今天,他们又在玩那噁心的「阿鲁巴」。

我真搞不懂那有什麼好玩的?四个人抓着一个人,然後将那名受害者的重要

部位对準柱子、或是窗轴、或是操场的路灯就这麼撞下去!还来回不停地摩擦…

「哇啊啊啊啊啊阿啊~」

受害者大声尖叫……

「不痛吗……」我真的很疑惑。

「痛啊!痛死啦~」林同学回答。

「真奇怪呢~!

我们听到擦窗户的同学在骂人了:「吼!你们几个!如果不打扫,就不要来

这裡烦别人啦!!」

看样子今天的「阿鲁巴」标的物是窗轴。

我不想理那他们,但是我有点儿介意一个人。

何德猛。

其实在之前,我就有稍微注意到这个同学。

何德猛身材高瘦,他没什麼肌肉,但是样貌其实还算满端正挺拔的。然後他

很活泼,相当有活力、有朝气。不晓得为什麼,看到他,我就会想到太阳。

他老是跟那一群人在一起,虽然是让人烦恼的要死,可是……

每天都好快乐的样子。

我有点想要打入他们的圈子,可是不晓得该怎麼做,不晓得该说些什麼……

我总觉得,自己不适合那一卦。

而且…他长的好高……我如果攀上去,搞不好像隻无尾熊?

想要攀攀看说~~才在想像自己穿着无尾熊娃娃装,攀爬在一棵树上,而那

棵树露出了何德猛无奈的脸的时候,很突然地,我感觉屁股那边有异物插入。不

太舒服,甚至是有一点点儿疼……

我吓一跳!什麼东西钻入我的屁股!?虫吗……

回头一看……嘎!!…是何德猛!!

怎麼可以在同班同学面前这样子公然的……

我升起一股怒气!用力瞪他!

「何德猛,你幹什麼!?」

他似乎很紧张。

「呜…我不是…」

不是?不是什麼?他想要辩解什麼?

「对…对不起。」

他看起来相当的自责,但还在气头上的我认为,这一群人不给他们一点约束,

他们是不会长进的。於是便去告诉老师这件事情。

放学後,我跟林同学、丁同学集合好,準备要往麦当劳出发,经过导师办公

室时,看见刚刚那五个人,包括何德猛在内,都被老师骂成臭头。

我在办公室门外看了半天,林同学拉了我一下,说:「走啦~!别理他们了。」

「嗯~」

坐在麦当劳裡面,我其实没有认真在看书。

我一边玩弄薯条,边想事情。

我回忆着~刚才发现是何德猛在戳我的时候,脑中竟然起了一股开心的感觉!

「是何德猛在弄我,还好不是别人。给他弄的话…就没关係……」

呜呜…!好羞…羞死了!

我怎麼会这样想?这样不是变态吗?

给一个男生这样子戳屁股,居然会有快乐的念头?

啊啊~我好奇怪~。

如果今天换成是林同学呢?林同学来这样子弄我……不!我不喜欢!换作是

丁同学呢…我也不要!有排斥的感觉。

那…为什麼是何德猛就可以……!?啊啊~~我真的好奇怪~~。

我是奇怪的变态~!!心裡如此想着,同时我疯狂的用两手猛抓自己的头!

丁同学:「阿旗?你怎麼了?薯条太咸吗……」

林同学接口:「太咸的话,就把薯条上面的盐抹在纸巾上,然後去沾加了糖

的蕃茄酱来吃,来,试试。」说完,他便把糖包拆开,然後「刷~」的把糖粉倒

到蕃茄酱裡去。

我抓起一把薯条,往蕃茄酱裡抹了一下,便全部塞入口中!

心裏好乱,我想要藉由狂吃东西来达到釐清思绪的目的。

「哇~~也不是这样吃的吧?你这样又会太酸喔?」林同学说着。

两位同学见我一言不发的,把鼓在腮帮子裡的大把薯条,看似吃力地嚼嚼嚼

…然後辛苦的吞下,接着拿起桌上的可乐,嘶嘶嘶的用力吸入口腔……!

林同学叫了起来:「啊啊,你喝到我的了啦~~!」

「算了啦~」丁同学在旁安慰着:「阿旗今天心情好像很不好。」

他们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是真的心情不好,我想要先回去……」喝光了林同学的可乐,

我苦闷的说。

「怎麼了?」丁同学问:「什麼事情困扰你?」

什麼事情困扰我……?不…应该说…是谁困扰着我……。

这一次换作林同学说话:「难不成是失恋?可是不可能嘛!你又还没谈恋爱

~~」刚说完,他突然大脸靠过来,认真的问:「还是你交了女朋友都没跟我们

讲?嗯?见色忘友喔~!」!?

这是恋爱…?是恋爱吗……?我对何德猛?

心裏好複杂,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回到家裡,妈问着我说:「书唸完啦?有没有吃晚饭?」

「有,我吃饱了。我要去洗澡。」

我说完便直奔浴室。

打开热水,让莲蓬头对着墙壁冲水。

我紧张的,但又好奇、而且渴望的,把两隻手指头,往菊门裡面慢慢塞去…

「嗯嗯~!」好奇妙的感觉,听到自己发出呻吟声相当令人惊讶,同时也很

刺激!

有点违和感,也有点不适应。可是又混杂了舒服与快乐在裡面……。

我勃起了!

第一次如此探测自己的菊门,第一次做这种不同的嚐试……而且…我脑中不

停的想着他,也可以说是无法停止的想他!

何德猛…让我做出这样子的改变~!

我一边想着何德猛,一边刺激菊门,一边打手枪~~这是前所未有的快感!

也让我达到了…最强烈的一次性高潮。

阿猛听我说完,又马上紧紧的抱住我。我享受着这种呵护,很温暖。

然後他看着我说:「原来妳…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我了啊?」

「嗯啊。从那次以後,我就会常常偷看你。 ^^ 」

「哈~我也一直偷瞄妳啊。那时候竟然都没有发现。」阿猛把头塞到我的脖

子上,这是他对我撒娇的方式。

「嗯嗯。」我继续甜甜的说着:「即使是毕业以後,我都一直想着你。」

「我很高兴呢!」阿猛亲我的脖子,好痒…「那妳那个前男友呢?怎麼认识

的?」他再问。

「喔,他呀?没什麼好说的。就是一个对我很好的高中同学罢了,我们在班

上也走的比较近。有一次礼拜天,我穿着女装出去逛街,被他遇到。」

「嗯嗯~然後呢……」阿猛好像很有兴趣听似的,抬起头来。

「然後他就狂追我。」

「他知道是妳扮女装?」

「他知道。後来我就跟他在一起啦。」

说到这裡,阿猛认真问着:「那妳很喜欢他?」

「是有喜欢他,但是没有像喜欢你那麼多。」我也看着他的眼睛回答。

「喔喔?但是当他说分手的时候…看妳哭成那个样子……」

「呵呵呵呵~!」我想到那时候的事,就觉得好好笑。

「笑什麼啦?」阿猛捏我,但是我还是止不住笑。「呵呵呵呵~~」

「还笑?我要插妳了喔?」他把弟弟顶着我的菊门。

「好啦好啦~~不笑了~~听我说完再插嘛!」

我刚到金门,先是在营部受专业训几天,然後才被分派到连上。

我趁着在营部受训日子的晚上空档写信,写给我男朋友「小池」。

小池是我高中同学,一直就对我很好。他说我的丹凤眼很漂亮。

他在得知我会打扮为女装之後,就疯狂追我。

他说希望跟我在一起。

我起先很犹豫,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何德猛。关於这一点,也有向小池说明过。

小池他说了:「你要一直寄情在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给你未来的人的身上吗?

他人在哪边你晓得吗……」

「…………」我无话可说。

「听我说,宇旗。我们先不管他人对你的看法,或者接不接受你。我只知道,

我喜欢你,你的样子、你的声音,我都好喜欢!」

然後…我们就在一起了。

写给他的信中我提到了,之後会被分派到的单位,希望他能多写信来。因为

身在金门,我们能够见面的机率,猜想应该是相当微小的。如果能时常看见他的

来信,那对我将是一种很大的鼓励!而我也会常写信给他。

可我怎样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知道,小池从头到尾,只回了两封信来。

第一封内容很简单,裡面大概说着「他会等我,要我保重」之类的话语。

而第二封信,隔了约半年後才来。

今天是前往自己连上的日子,大家提了整理好的大背包,坐上军卡,便又各

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出发。

一到了营区,连长马上就把我们找去。

跟我们稍微聊了以後,得知跟我同梯的其他两人,一人懂得电脑绘图跟广【同学与女装】(羽琪视点)

设计,所以连长派他去做辅导长的助理,也就是参四。

另外一个人入伍前是学水电的,所以就留在连上。

最後连长跟我说:「伙房缺人手。陈宇旗你去伙房。以後你的寝室也在那裡,

记得把背包带过去。」

「报告是!连长。」我答。

问了一位学长伙房的位置,他跟我比了比最远的那间独立一层楼建筑物。

我走向伙房,心裡不停的胡思乱想。

不晓得会遇上什麼样子的学长,怕是那种会欺负学弟的怎麼办?

呜呜呜…

我就记起朋友曾经跟我说过很多很多学长欺负学弟的事情,心裏越想越恐怖,

旁边的坟墓反而是一点也不可怕!

走到伙房门前,我敲了敲门:「报告!」

「进来。」

………正在切菜。

「连长叫你来的吗?」

「是,学长。」

……呜呜呜,好冷酷的声音喔………

…小池~我好想你……好希望你在旁边~~~学长转过头来~「!?」

「何德猛…?」

「陈宇旗~~!?」

「………」

是你~!何德猛~~我不敢相信~~真的是你吗?

……我好开心……!

因为现在我有小池了,所以只能把曾经崇拜、爱慕过的人,把他单纯当成学

长而已。

原本想要找的人,不晓得该如何去寻找,而且若是找到了…又不知道要怎样

去面对他,怕他不能接受这样子的我……。

谁知道,他竟然冒出来了,呜呜呜…人家脑经又乱了啦~~~!

後来的日子,我都是尽可能的把何德猛当学长而已。

话说回来…小池怎麼都不回信啊?

真的让我急死。我都寄了好几封给他了耶~~这样子等,真的很痛苦。没消

没息的,很想要逃兵回台湾找他,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来到金门,差不多半年了。今天一早起床就看见窗外的好天气,很愉快。

「早!」何德猛一样地有朝气。

「早安~」我笑着回答。他呆望着我。

「学长,你突然发呆喔。刚起床就在发呆~」

「啊…我…没……嗯哼~!」他正色着说:「还不去刷牙?马上要早点名了

咧?」

「是!学长!」

大约九点半,几名学弟把菜商送到连上的菜给搬到厨房来,并跟我说了:「

宇旗学长,安官那边有你的信喔,他说要你过去拿。」

「真的吗?」我很期待的。这应该是小池寄来的吧,拜託千万是小池。

「学长~!」我对着窝在寝室裏看漫画的何德猛喊着:「我到安全士官那儿

拿个东西喔~!」

「喔喔~好啊,菜来了吗?」「来了!」

然後…我衝到安官处,拿过信一看,果然是小池寄来的。

「终於寄来了,我好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好想看他的样子。」

马上拆开来了信,只有一张。

宇旗:妳过的好吗?希望妳过的很好。

对不起这麼久才写信给妳,不要生气喔。

有一件事情,我认为一定要跟妳讲。我希望妳好好的去当兵,不要想太多事

情,因为後面还有好多日子要过的,我说的对吧?

我有了要好的新女友,所以妳也不用担心我。

妳这麼善良,相信等妳退伍之後,可以有很好的出路,也可以找到很好的对

象。

那麼…我们就不要再连络了。

祝军旅平安池「啊啊,这算什麼?」我呆了。「这是分手信吗?」

我相当震惊,以为一切都能够顺利的。

以为等我退伍,然後小池未来也从他的军旅生涯中退伍後,我们可以一直在

一起的。

以为他接受了与平常人想法不太一样的我,可以永远的走下去的……

我从震惊转为愤怒。只有怒。

好气…!把我当什麼了?想要我的时候就狂追,没兴趣了,就随便几句话打

发掉是吗?

去他的!

我走回厨房,看到学长,心中又是一片複杂。

「回来啦?」何德猛问着。而我并没有理他。

很烦…来弄菜吧…

小池,是什麼时候交了新女友?哎呀!这是废话。当然是在这半年裡. 难道

我…这麼没价值吗……?

那以後该怎麼办?一个人过下去吗?

我突然注意到,何德猛在偷瞄我。

他发现了後,问道:「宇旗,怎地?发生什麼事情?」

他在关心我了…啊啊,鼻子好酸……

我不理他,因为回他话,可能会哭出来。

所以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接着拿了鸡蛋跟脸盆,开始打了蛋起来。

想要把这些事情跟何德猛讲,但是害怕他会笑我…。

不…笑我那并没有关係……万一他觉得我很奇怪,那就麻烦大了。

他觉得我是怪人,然後以後都不理我的话…

那真的会很痛苦……!?

真的会痛苦吗?

嗯嗯~我确定会…。因为,我还是喜欢着他,喜欢何德猛。

被喜欢的人讨厌,非常痛苦、非常难受……。

呜呜呜…鼻子好酸,连眼睛都有一点儿酸……

何德猛突然走过来,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去休息,这裡我来弄就好。」

「学长…何德猛…拜託你不要关心我~~!」心裡相当想要喊出这句话,同

时我看着他。

他发现我眼角有泪珠,好像吓了一跳,紧张的说:「这…谁欺负你了?跟我

说,我找他理论去!安全士官阿伦吗!?」

「何德猛~如果你再关心我的话……我会……」

不行了,崩溃了!

我衝向寝室,看到床就扑了上去~!开始发泄!!

我不想去理会这些事情,感觉像被绳子绑住。越来越紧,越来越不舒服。解

开了一个结,却又被好几个结给缠上。

好希望他能进来寝室,却又怕他进来。

「嘎吱~」

……开门的声音,他来了。

坐在旁边,摸我的肩膀。

也是…以前是同学,现在是同袍,他没理由不关心我。所以这并不能证明,

跟他说出我的情况,他就能百分之百接纳。

「宇旗,我可以看吗?这个?」他点了点我的口袋。

糟糕…被他发现信了吗?如果他看了内容,就会知道…我与众不同…。

「我拿来看喔?」

也好…就趁这个机会坦白吧,是福是祸,马上就决定!这样比较痛快!

他沉默了一下,然後说着:「这样很好,我们早一点知道他是这种人,就不

必痛苦很久,至少他还来信跟你讲。以後我来罩你。」

罩我…什麼意思?他想要照顾我吗?他愿意接受吗?

他~在抱我了……好温暖…真的好温暖,有着被呵护的感觉。

好舒服,而且他抱成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单纯只有同学之间的关心,

一点儿也不像。

我勃起了…。

接着他摸摸我的头,然後回去伙房。

何德猛的被子好香喔…都是他的味道。

「嘎【同学与女装】(羽琪视点)哈哈哈哈哈!原来妳那时候在发情啊~!」阿猛笑我。

「唉哟~」我打了阿猛一下:「不要这样说出来啦~~!很…羞人耶!」

然後窝到他的怀裡,跟他撒娇。

他开始爱抚着我,摸着我的腿,他好喜欢我穿着丝袜。

「穿着丝袜看起来粉粉的,很细嫩,很性感。摸起来也很舒服,滑顺的感觉,

让人很想把脸贴上去。」阿猛曾如此说着。

抱着我的腰,疼爱地摸着我的背後,好痒。抚着我的屁股,阿猛很兴奋:「

好圆的屁股,好美,又好白…!」

「啊嗯!」他让我舒服的时候,我都毫不掩饰,想叫就叫。

享受这种快感,享受当女人的快乐!

吻我的唇,好可怕…连接吻都有酥麻的感觉,光是接吻就可以让我抖个不停。

然後,他开始邪恶地在我平坦的胸部上画圈圈。

「啊啊嗯!来了~来了~~」呜呜…麻死我了。我开始喘息。

这样子的刺激会让我的腿不自觉的夹在一起,阿猛非常喜欢欣赏。他说这样

超有女人味的,会更想欺负我!

他把我脚上长统靴的拉鍊往下拉一半,开始极度喜爱的捏着我被丝袜包裹着

的小腿。

「不行~!有电~~!」我娇叫。不知怎麼搞的,有一股能量从我的小腿,

顺着大腿经过屁股後直到腰部,再通往大脑,这一路上都让我身体强烈发麻,头

脑开始有点儿昏昏。

「我受不了了!羽琪,妳可爱毙了,妳怎麼可以这麼可爱?为了惩罚妳太可

爱而且诱人,我要吃掉妳!」

学长…阿猛让我用狗趴的姿势趴在床上,然後他从背後进入了我。

「啊啊嗯!」好刺激,他进来的那一瞬间,我好像飞起来了一样。

暖呼呼的充实在我的裡面,让人很满足,很有安全感。

他开始用力的抽送着我。

不停来回的摩擦,产生相当大的刺激,差一点震碎我全身的细胞。

「啊啊~~!啊啊~~!嗯~!」

下身亲密的结合给了我极度舒服的快感。

阿猛撞击的每一回都能让我的身体酸酸麻麻,从菊门那裡散开了来。

他很喜欢一边入我,两手加上舌头同时进攻。

舔着我的背脊,来回不停的舔。或是把我拉住,咬我的耳朵。

一手爱抚着我穿着丝袜的大腿,有时候甚至会把手伸入丝袜裡面去。这些刺

激都可以让我昏厥!

更可恶的是,他还可以一边揉捏着我的乳头。

「噫~噫~~呀!啊啊~!」我很狂乱,手都不知道该摆在哪边了……好棒

的惩罚,我好喜欢这种惩罚,罚的我快要死去!

最恐怖的来了!他握着我的弟弟,开始了来回的套弄。

让他用手握着我,很暖活而且舒服。不停套弄的每一下,都产生了强大的电

流,搭配後面他抽送的刺激,我感觉心臟停止!

「啊啊!电死人了~~!电死……」

两手紧抓着床,全身冒汗,胸腔吃力的喘息,穿着长统靴的脚背都弓起!

脑中空白,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娇柔的哀号,同时感觉翻了白眼上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泄身了…死掉了……

我的精液喷到了枕头上。

「啊~~!哈啊~」全身发软。我不停的呻吟。

「惩罚尚未结束…」阿猛在後面说着。

「啊~嗯。」我撒娇着叫。

「我要看妳这白嫩娇小的身体颤斗!快!我的小羽琪,抖给我看吧!」他再

度抽送。

「咦?咦!啊~!哈啊~~!」刺激又来了,刚刚射完我那有点儿软的弟弟,

又充血了进去。

我根本无法说话,这时的抽送更猛了。

「爱死妳了,我的羽琪,妳裡面好棒!」

「嗯!嗯!啊!」无法回答的我,只能唉唉叫。他挺一次,就电的我唉一声。

然後他加快速度,自己也呻吟起来:「喔喔~呜喔喔~~」

「呀啊啊~!!」我快疯了。

「嗯~喔喔!羽琪,爱死妳了~~嫁给我~!呜!!」他喊着!

「哪有人…在这个……时候~~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射了,在我的体内。同时我也再次泄身。

我们两个都无力再说话,趴在床上休息。他还在我的裡面……一跳一跳的。

阿猛温柔的抱住我。

「愿意嫁给我吗?」他说。

「嗯嗯。 ^^ 」我点头。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