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六章 坑妈古惑仔 )

时间:2022-06-20 浏览量:0次

【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六章 坑妈古惑仔 )

第六章 坑妈古惑仔

一、反报复砸场子

露天烧烤摊,成本低利润高,不知道的认为很辛苦挣不多少钱,实际属于是

纯暴利行业,稍大点的一夏天就能挣个百八十万,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开的。随便

什么人觉得挣钱,晚上也去摆露天烧烤摊,即使城管晚上下班了不来管,周边的

住户因为严重扰民这一点,也会打110把警察叔叔找来。因此能开得了露天烧烤

摊,在派出所、城管有关系门路的另说了,否则就得靠黑社会势力来罩着。官面

上自是不便公然允许扰民行业的存在,也希望中间由黑社会势力来插手,躲在后

面踏实收钱是大家都方便的事,这也是当前咱天朝有黑社会生存土壤的一个体现。

现在东关街道的露天烧烤摊行当,是被三个大胖子控制的。这仨家伙都姓刘,

但不是亲弟兄,是碰巧了都姓刘,且碰巧了都长了副明星相,老大有点像演小品

的那个刘金山,老二有点像《相爱》里的那个刘大脑袋,老三酷似郭德纲的那个

胖徒弟刘云天。这仨家伙不单是胖,个个都长得很壮很凶,混到一块结成了个“

千斤组合”,手下有二十多个小混混,关键上边有城管、派出所的罩着,形成了

一股黑恶势力,控制了东关街道的烧烤摊生意。现在东关街道的所有露天烧烤摊,

都得要向这仨大胖子交保护费,否则你能开起来也干不了几天。

开露天烧烤非常挣钱,这仨大胖子自己也开了一家,是开在了东关街道的一

条主街上,名字叫“丽姐烧烤”,名义上的老板是个女的,实际老板是这三个大

胖子。说是烧烤店,其实完全是露天烧烤摊,很窄的店面整个当做了厨房,晚上

摆在店外的烧烤摊却是有百十米长。这仨大胖子很少亲自出面去收保护费,每晚

都是在他们自己开的烧烤摊呆着,前些天跟我打了一架的那个江浪,现在是投到

了这三个大胖子的手下,主要是由这个江浪,开着车带着几个小混混,去别家的

烧烤摊定期收保护费。

我下了决心不再混黑社会了,也不想再跟黑【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六章 坑妈古惑仔 )社会有任何来往了,可不是因此

就怕了黑社会了。

与马文、马力哥俩合伙开的“河鱼小馆”,虽然晚上也摆了在外面喝酒的露

天桌,但小饭店带有一个前院,桌子是摆在了院子里面,算不上是露天烧烤摊。

好不容易开成功了也挣到了钱,没想到刚挣到钱就无端被砸了店,听马文打来电

话说店无端被砸了,我当前便气急到了红眼的程度。

马文在电话里说马力被打伤了,我告诉马文赶紧带着兄弟去医院包扎治疗,

挂了电话跟柳叶楣说声了店里有急事,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出了柳叶楣的家,走

出小区大门正好有辆出租车经过,我招手拦住了出租车,坐上车直奔了这仨大胖

子开的烧烤摊。

我打了辆车到了“丽姐烧烤”,去砸店的三胖子、江浪和一群小混混,已经

回了他们自己开的烧烤摊。见我紧跟着就坐出租车来了,看出来我是来报复的,

酷似郭德纲的那个胖徒弟刘云天的三胖子,光着膀子只穿了条大裤衩,拎着把菜

刀朝我走了过来,出租车司机一见这架势,吓得没要钱开起车赶紧跑了。

“咋的,还没完了呗?”三胖子走到我面前,伸手把菜刀递向了我,腆着大

肚子冲我嚷嚷道:“刚才那个秃脑袋的小子,不是拿出来把菜刀,说要砍死我嘛,

来来来,你没带我借给你一把,有种把我肚子豁开,看看里边的零碎儿都有啥!”

黑社会跟人的打架,主动叫号让对方砍自己,属于是最常用的路数,因为这

样胆小的一上来就能被镇住。不是谁拿把刀都敢砍人的,相互吹牛谁都是爷们儿,

实际大多数的爷们儿,连杀鸡都不敢。

我捏着刀背接过菜刀,握住刀把拿到面前看了看,见是一把正宗国产老品牌

的“王麻子菜刀”,纯手工打造锋利之极。故作怯意地看了看三胖子,我突然抡

起了菜刀,竖直向下砍向了他的大肚子。实际我手上收着了分寸,在三胖子锅大

的肚子上,划出了一道一尺长的大口子,但只是用刀尖将将划破了肉片。

黑社会怕愣头青。三胖子完全没想到,我接过菜刀真敢砍他,其实只是被划

破了肉皮,但肚子被划开了一道一尺长的大口子,血冒出来顿时流满了肚子,以

为肚子真被豁开了,抱住肚子躺在地上,哇哇地尖叫了起来。

三个大胖子中的老大、老二,见势连忙都跑了过来,其手下的十多个小混混,

各拿着家伙也都跑了过来,但以为碰上了个真敢玩命的愣头青,跑过来了谁也没

敢动手。

既然被认为是了愣头青,我干脆就装起了愣头青,回忆着《无人区》里黄渤

哥的揍性,学着马力的大西北腔调,拎着菜刀愣头愣脑地说:“呦呵,你们挺牛

逼哈!来来来,还有谁要让我砍,再让我砍一刀试试。”

围过来的十来个小混混,稀里哗啦地都往后退了好几步,大胖子把三胖子扶

到了一边,二胖子实际没往前走,但这时只剩下他站到了我面前。看了一眼我手

里滴着血的菜刀,二胖子眼神里露出的怯意,但依然语气强横地对我叫喊道:“

咋的你,知道我们哥仨是谁不,敢跑这撒野……”

二胖子话还没说完,我抡起菜刀砍向了他硕大大脑袋,实际我虚晃了一刀,

砍到了一半就把菜刀收住了。二胖子吓得连忙向后一闪,长得太胖身形不利索,

脚上穿的还是拖鞋,一个腚墩坐到了地上。我抡起菜刀刀背朝下,用刀背在二

胖子的脑袋上砸了一下,在其硕大的秃脑袋中间,砸出了一刀三、四寸长的口

子,血当即就冒了出来。二胖子抱着脑袋嚎叫了起来,退到后面的十来个小混

混,黑灯瞎火地没看真切,以为我真砍开了二胖子的脑袋,扔了手里的家伙一

窝蜂地全跑开了。大胖子听到动静刚一转身,我捡起地上的一根棍子,一棍子

抡他个满脸花。

把手里的棍自猛甩进了烧烤店里,将菜刀咣当一声砍到了面前的桌子沿上,

我对捂着脸蹲在地上的大胖子说:“哎,明儿我还来,有种的,你这烧烤摊,

接着开!”

听说店被砸了头脑一热,马上过来报复了这仨大胖子,这时我的头脑冷静

了下来。一琢磨这祸惹得不小了,倒不是怕这仨大胖子,担心警察叔叔会来,

我赶紧转身离开了。其实黑社会挨着打,同样会想到找警察叔叔。

很多人都害怕黑社会,因为得罪了黑社会,轻则被砍重则连累家人。其实黑

社会大多数时候,是不敢与人真死磕的,黑社会的老大,都是有家有业很有钱的,

跟穷屌丝死磕到同归于尽的程度,是很划不来的事情。因此黑社会大多时候都是

玩阴的,能玩阴的咱就不明着来,否则也就不叫黑社会了。

仨大胖子都被我给打伤了,事后没有来直接找我报复,但我跟马文、马力合

伙的“河鱼小馆”,却因此开不下去了。之前马文、马力租下来开小饭馆的房子,

是归属于爱民社区办的集体产业,仨大胖子动用了后台的关系,让社区办把房子

给收了回去。

马文、马力哥俩之前开了两年的小饭馆,不是怎么挣钱但开得很安生,我来

了找人家哥俩入股合伙,二次开业后到是马上就挣到了更多钱,可随即小饭馆就

开黄了,等于是把人家哥俩给坑了。原来这哥俩是在店里住,开店的房子被收回

去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幸好田茁、王婷这对小夫妻,得罪了黑社会躲去了

外地,在爱民小区买的房子空了出来,我只好安排马文、马力暂住在王婷的家里。

这哥俩为人都很实在,都并没有归罪我,反而是因为我帮他们住进了楼房,还都

对我挺感激。以前不多的积蓄砸进去了,刚挣到的钱也砸进去了,小饭馆开不下

去了,马力被打伤了只好是暂时先养伤,马文只好是暂时去了工地当民工。

我下了决心不再混黑社会了,首次创业刚开了个好头,便这么悲催倒霉地失

败了,我也就恨上了那仨大胖子。既然有人把我吃饭的碗砸了,哪我就去砸了他

家的大锅,抱着这种心态,我决定继续报复那仨大胖子,折腾得这仨家伙也没了

吃饭的营生。

现在这年头,黑社会打了你,不一定被受到惩处,但你打了黑社会,后果将

会很严重。我决定去砸了那仨大胖子的锅,不是想再次去砍这仨大胖子,而是也

准备跟黑社会玩阴的。那仨大胖子有钱有后台,阴我这个没权没势的很容易,而

我没权没势还没钱的,想阴他们却是要好好动一番脑筋。因此我决定要继续报复

那仨大胖子,很想马上报复成却也没法马上能报复成,只能是暂时装着是认了怂,

暗地里慢慢想着阴招。

二、熊孩纸的淫妈欲

第二天的下午,我正在家里琢磨,怎么阴那仨大胖子,王助人、柳叶楣夫妻

的独生儿子王壮,鬼鬼祟祟地来了我家找我。

王助人、柳叶楣夫妻儿子,大名叫王壮,小名叫小强,今年是十八岁,高中

没念完就不上学了,现在成天在家一片闲混。现在王助人、柳叶楣夫妻俩整天就

是玩,对他们这个儿子管得很宽松,知道儿子天生不是念书的材料,没有硬逼着

儿子非去上学,也知道他们的儿子想惹也惹不出大祸来,哪怕儿子晚上通宵不回

家,他们夫妻也不怎么管。

这个王壮自不上学了后,一直自诩是混黑社会的,其实就是《古惑仔》看多

了,想混黑社会也全部是那块聊。长得跟《家有儿女》里的刘星似的,瘦麻杆一

个,成天打扮得跟郭小四似的,一副十足的炮娘相,想出去打架既没那个力气,

关键是想出去打架也没那个胆子。

王壮神头鬼脸地来了我家找我,是猜测认为我把他老妈操了,但不是来找我

算账的,而是因为他有着强烈的淫妈欲,前些天在他跟着混的大哥,也就是那个

江浪的协助下,给他老妈柳叶楣下了一次迷药,帮着他实现一下这个欲望,不成

想事后遭到了江浪的敲诈勒索。

以前我还混黑社会时,王壮算是我手下的小弟之一,其实我当时是看他老爸、

老妈的面子,勉勉强强带着他混的。那时这个王壮就跟我提过他的淫妈欲,但那

时候我是也只是当乐子听了,这个王壮那时候也只是当性幻想说说而已。没想到

现在发展了向实践的地步,结果是把老妈和自己都给坑了,知道我现在不再混黑

社会了,关键是昨晚看到了我打了作为江郎老大的那仨大胖子,因此这倒霉孩纸

想到了来找我求助。

“唉,想学好怎么这么难呢!”我在心里面悲催不已地吐糟了一句,也只好

是让王壮先讲述起了事情经过。

“哥,我的这点小心思,你也早就知道,我一直对我妈那个浪货,有着挺多

的性幻想。可是吧,想和做不一样,跟H小说里写的不一样,我不是真想操了我

妈,毕竟她是我亲妈嘛,我是幻想着我操她,还有幻想别的男的操她,最多拿她

的内裤撸撸管儿,这样我就觉得很刺激了,可能有我这种想法的男孩,都是这样

的吧。”

王壮在跟我说正题之前,先跟我介绍起了他的淫妈欲。以前跟他聊过这样的

话题,他那个老妈本来就很淫荡,他老爸喜欢妻子与别的男的做爱,关键这熊孩

子因有着淫妈欲,伙同别人给他老妈下了迷药,结果因此遭到了敲砸勒索,是因

为这件事来找我求助的,我也就没什么道德上的顾虑了。没直接承认默认了已操

过他老妈了,本着先把事情完全了解清楚的目的,跟王壮聊起了他的淫妈欲。

掏出一盒淡绿色的“酷爽中南海”,王壮先给了我一根帮我点上了烟,自己

也点上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哥,我从上幼儿园开始,就看过我妈跟别的男人

操逼,所以我从小学开始,就对我妈有着挺多的性幻想。现在我还是不能接受真

操了我妈,可光幻想着操了我妈,光幻想着别人操我妈,只拿着我妈的内裤撸管

儿,我现在觉得不够刺激了。最近我老忍不住地想,在面前看着我妈被人操一回,

然后把鸡巴插我妈的裤衩里,贴着她的大屁股撸一回管儿。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干,

毕竟她是我亲妈嘛,可是越琢磨越忍不住了,所以前些天就实践了一回。”

我扬手弹了王壮一个脑崩,“你小子,整天学点儿好吧!你妈确实挺浪的,可

她再浪再骚,正如你说的,毕竟她是你亲妈嘛,你咋能干这种事儿呢?”又弹了王

壮一个脑崩,我不由地对他问道,“你跟那个江浪,给你妈下的啥迷药。”

王壮从椅子上站起来蹲到了我面前,从兜里摸出来了一个粉红色的小瓶。“哥,

这个叫九龙水,为啥叫这个名儿我也不知道,是我从网上买的。女的喝了这玩意儿,

不睡觉没什么反应,睡着了后才等于昏迷了,身体软了手脚还能动,但意识其实完

全昏迷了,等睡醒了之后,完全记不清发生过什么。我买了是准备给我妈下的,先

拿我女朋友实验了几回,确实跟说明书上说的一样儿。”

我伸手拿过王壮掏出的“九龙水”,看了看上面写的是繁体字,有可能是香港

出产的。王壮因给老妈下迷药遭到了勒索敲诈,但说起了给他老妈下迷药的事情经

过,反而是当即变得兴奋了起来,呼吸不由自主地变的急促了起来。

“我奶前些天住院了,我爸上医院伺候我奶了,所以前些天的白天,我爸都不在

家。我妈跟我奶不对付劲儿,媳妇儿跟婆婆基本都这样,没跟着一块上医院伺候我奶,

可老婆婆住院了,她不去伺候整天打麻将,别人说起来不好听,所以前几天我妈,白

天都没出去打麻将。上午在家健身,下午在家睡一觉,晚上才偷着打麻将去……”

见这个王壮真是没治了,我在他头上使劲弹一个脑崩,“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没

出息了,去,去卫生间洗把脸,冷下来了,好好跟我说。”

王壮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洗脸,回来后又连着抽了两根烟,尽量冷静下头脑平复

住情绪,开始给我详细地讲述起了,伙同作为他老大的江浪,给他老妈柳叶楣下迷药

的经过。

三、迷药淫妈

王壮伙同其老大江浪,给他老妈柳叶楣下迷药,是发生在我跟江浪打架,那

一天的第二天的下午。

这个王壮名起的很壮,身材比《家有儿女》里的刘星还瘦,个头比著名作家

郭小四倒是高很多,但成天打扮得郭小四那样的一副十足炮娘相,其实现在好多

00后都这样,要不郭小四的四部《小时代》,上哪赚那么票房去。这个王壮家里

很有钱算是准富二代,却是非常热衷跻身为黑社会,完全是因为《古惑仔》看多

了,认为加入黑社会很威风。

成天一副十足的炮娘相,还是有着强烈的淫妈欲,没事就跟大哥、兄弟们,

兴奋至极地聊他那个骚浪老妈挨操的话题,由此这个王壮在他在的黑社会小团伙

里,混成了一个经常被爆菊的小受受的角色。跻身黑社会后的切身感受,跟电影

《古惑仔》里演得完全不一样,这个王壮却是觉得自己混得很成功。将一边被大

哥、兄弟们爆菊,一边给大哥、兄弟们讲意淫自己老妈的话助兴,并时常把自己

的女朋友贡献给大哥,当做了受大哥器重、兄弟们看重的事情。

这里对有志加入黑社会的孩纸们,额外提醒一句。小说里的这个王壮,是艺

术塑造出的一个奇葩,但现实里新加入黑社会的小弟,基本都会遇到王壮的类似

遭遇。加入黑社会的初期遭同性爆菊、爆口,被强迫讲意淫自己老妈的话,这些

是大部分新小弟都逃不了的。在黑社会里混得地位比较高的,大多都是进过监狱

的,在监狱里都得被迫做这种事,出来后也就会拿小弟发泄找平衡,进而也就成

了黑社会的一种特色行规。

人其实是都有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只是这种特殊的心理现象,仅在极端

特殊的情况才会表现出来。新加入黑社会的小弟,会遭遇严重伤害自尊的对待,

从根上说就是这么个道理。被老大、兄弟们,做过严重伤害自尊的事情,反而之

后会更听命于老大。所以有志加入黑社会的孩纸们,入伙前一定要先考虑清楚,

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是像“豹子头”林冲那样,身怀绝技来入伙的,

哪出去打一架纳个投名状,你直接就是中层大哥级的人物了,如果你来入伙时连

砍人都不敢,只能从基层小弟一步步混起,哪就先做好被各种虐待的准备吧。

不久前的那一天,江浪本来是去揍我前女友的哥哥钱晓伟,但因为开车溅了

我一身泥,连四个小弟被我给揍了一顿,之后灰溜溜地开车跑了。觉得太丢黑社

会的脸了,回去拿手下小弟撒起了气,正好那天王壮也在,于是成了大哥的主要

撒气目标。莫名其妙地挨了大哥一顿耳光,随后又被大哥命令跪在脚边,用嘴给

大哥裹鸡巴。其实江浪并没有同性倾向,让手下炮娘气最足的小弟给裹鸡巴,是

黑社会大哥欺负小弟的最常用路数。

王壮自小就有着强烈的淫妈欲,但一直只限于了意淫老妈的层面,投到了江

郎的手下算是正式加入了黑社会,经常要被爆菊讲意淫自己老妈的话,淫妈欲也

就因此升级到了向实践的层面。正好是在那一天,王壮已买了“九龙水”,想好

了给老妈下迷药的计划。那天莫名遭到了老大的惩罚,给老大裹着鸡巴的时候,

王壮便把已想好的给老妈下迷药的计划,讲述给了江浪,正好求老大帮他实现这

一计划。

王壮的老妈柳叶楣,本身就是淫浪至极的骚妇,丈夫还鼓励她找别的男人做

爱,但柳叶楣并不是对谁都发骚卖浪。江浪早就对柳叶楣有企图,但柳叶楣根本

就不搭理他,柳叶楣家里算是挺有钱的,江浪平时也不敢对柳叶楣来硬的。人都

是有着本能的犯罪欲的,尤其是在心情憋闷的时候,听着王壮说着他的迷奸老妈

的计划,现在混成了黑社会小团伙老大的江浪,不由自主地马上动了心思。

既然已经都动了心,江浪表面装得很无奈,以老大得为小弟分忧的姿态,对

王壮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就帮你回忙。不过吧,计划可以按你说的实施,

但在实施的过程中,你一切都得听我的。这一点你要做不到,哪咱就当没提过这

事儿。”

“当然了,浪哥,您是我老大,还是给我帮忙,我肯定全听你的了!”王壮

想都没想当即一点头,随后情不自禁地解开裤子,掏出来真就非常大的鸡巴,呼

哧喘着撸了几下已然勃起的鸡巴,一脸兴奋加急不可待地说:“浪哥,实话跟你

说吧,我都盼了一辈子这一天了,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哪我以后干啥都听你的。”

那一天的第二天,下午一点多,王壮给江浪打来了电话。“浪哥,中午吃饭

的时候,我给我妈下了‘九龙水’,这几天她都是下午睡觉晚上出去打麻将,所

以都是吃完午饭活动一会就睡了,一觉要睡到下午四点多。我怕我妈怀疑,刚吃

完饭没等她睡觉,就从家里出来了,这会儿我妈应该睡了,药劲也应该发挥作用

了。我现在是在你家小区,东边的一个小门里边呢,你过来找我拿钥匙吧!”

江浪从家出来下楼见到了王壮,从他手里拿到了他家的钥匙,给他点了根烟

说:“你小子他妈的别着急,抽着烟耐心等会儿,我先去你家看看,你妈是不是

确定人事不醒了。万一你妈没人事不醒,我以前你妈操过逼了,闹点意外也没有

什么大事儿,你在你妈睡着前就出来了,你妈怎么也怀疑不到你捣鬼的事儿。等

我完全确定你妈人事不醒了,再给你打电话让你回家,你盼这天都盼了十年啦,

关键时刻一定沉得住气,明白了没?”

其实江浪之前没跟柳叶楣上过床,这么说是觉得柳叶楣已经中了迷药了,又

怕王壮年纪小把事情办得不牢靠,准备先悄悄去王壮家里看一眼,所以才找借口

这么交代的王壮。

王壮买的那瓶‘九龙水’迷药,效果真是非常得不错。江浪拿着王壮给他的

钥匙来了王壮家,柳叶楣此时已在卧室里睡着了,屋里的空调打开着很凉快,身

上穿了一套宽松的睡衣。江浪走进卧室喊了两声,柳叶楣躺在床上全无反应,江

浪弯腰拽了拽她的脚,柳叶楣依然是毫无反应,江浪爬上床拽下了她下身的睡衣

裤子,柳叶楣依然是一动不动全无反应。确定柳叶楣已完全处于了昏迷状态,江

浪脱下来她下身的睡衣裤子,抱着柳叶楣靠躺在了床头上,撩起她上身穿着的宽

松睡衣,摆弄着她胸前的两只白皙大奶子,掏出手机晃了一下她儿子王壮。

王壮急匆匆地跑回了家里,推门走进来了卧室里,看到床上自己老妈被江浪

玩着奶子的情景,兴奋得呼吸急促差点当场晕过去,急不可待地伸手解起了裤子,

把裤子和内裤一并退了下去,掏出来与他的身材不相称的又粗又大的大鸡巴。

“柳叶楣,你这个浪逼、贱逼、骚老娘们儿,让哪么多的人都操过你了,今

天你总算落我手了,看我不操死你这个骚老娘们儿……”

王壮脱光下身甩掉两只鞋,嘴里兴奋地叨咕着跳上了床,呼哧喘着蹲到他老

妈身前,双手抱起他老妈的两条白皙大腿,控制不住【离开黑社会的日子】(第六章 坑妈古惑仔 )地要用大鸡巴操自己的老妈。

江浪一见伸腿踢了王壮一脚说:“操你妈的,咱俩之前咋说的,你只能玩玩

你妈,但不能操你妈?怎么刚成功你就忘了,你要这样儿的话,这个忙我不帮你

了啊?”

“不是……不是……”王壮向后缩了缩,挺着胯间的大鸡巴,直着上身跪到

了床上,情不自禁地把一只手伸到胯间,大力地快速撸起了自己的鸡巴,“不是

……浪哥……刚才我一进屋……看你玩我妈的这个姿势……我真是受不了了……”

柳叶楣因睡的是长午觉,上面的睡衣里没有戴胸罩,下身穿了条淡黄色的宽

松内裤,但她的屁股实在是太大了,这条宽松内裤相对她来说,穿在下身也显得

很小。刚才江浪只是脱了柳叶楣下面穿的睡衣裤子,并没有一块脱了她下身的内

裤,是故意等王壮来了自己家,才把柳叶楣的内裤脱下来,扬手扔给了她儿子王

壮说:“你小子平时,不是喜欢拿你妈的内裤打飞机嘛,以前都得偷着你妈打,

这回可以当着你妈的面,对着你妈的逼打了。”

“啊……啊……啊……是……谢谢……浪哥……谢谢……浪哥……”王壮拿

起自己老妈的内裤,缠裹到了他的大鸡巴上,把龟头露在了外面,随后兴奋地叫

着撸起了鸡巴。长期以来强烈的淫妈欲望,这一次终于是得到了直接满足,撸了

没几下就嚎叫着射了出来。

“啊……啊……啊……柳叶楣……你这个浪逼……贱逼……骚老娘们儿……

让哪么多人的鸡巴……都操过你的……骚逼……骚嘴……骚屁眼儿了……今天我

的大鸡巴……终于也射了你了……以后总有一天……我的大鸡巴……也会狠狠地

操你的……骚逼……骚嘴……骚屁眼儿……”

王壮裹着自己老妈的内裤撸射了一次,亢奋至极地又叫喊了好一通,这才稍

微冷静下来了一些。走过来脱掉了自己老妈上身的睡衣,把躺在江浪怀里的他老

妈扒了个一丝不挂,呼哧喘着粗气对江浪说:“浪哥,你快点儿把鸡巴掏出来,

当着我的面操了我妈啊。对了,我妈喜欢被操屁眼儿,你操她屁眼儿……操她屁

眼儿……”

江浪扬手给了王壮一个耳光骂道:“你他妈笨哪?我要是操了你妈,等你妈

醒了,发现逼和屁眼儿被操过,不发现咱俩干的事儿了?行啦,我想操你妈,还

不有的是机会啊,这回是帮你了却多年心愿,好人做到底,我就配合着你玩吧!”

“浪哥,不亏是在道儿上混的,够意思,够意思……”王壮抬头迈下了床,

拉开了他爸妈卧室的衣柜,“浪哥,我看到我妈时候,让我觉得最受不了的,是

她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咱先给她换上这么一身,然后再慢慢玩她!”

四、肉丝高跟

王壮先给他老妈柳叶楣,下身穿上了一双齐腿的肉色丝袜,又给他老妈脚上

穿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随后给他老妈穿上了一条黑色的短裙,最后给他老

妈的上身真空着,穿上了一件带拉锁带拉上的紧身短袖袄。

昏迷中的柳叶楣,个头丰满相当得有熟妇诱惑,两条浑圆的大腿增添上了肉

色丝袜的紧紧包裹,脚上穿上一双十厘米高的黑色高跟凉鞋,丰满性感的身体因

此被衬托得更加性感了,关键是在昏迷中被儿子给穿上的肉丝高跟,由此也就让

人觉得更加的淫浪诱惑了。

有着淫妈欲的男孩,似乎是都有着强烈的肉丝高跟欲,王壮给老妈穿戴好了

之后,站到外侧床角的地板上,将他老妈的一条腿拉到了床沿外,将他刚撸射过

一次的大鸡巴,在他老妈脚上的黑色高跟凉鞋上磨蹭了起来。

江浪将昏迷中的柳叶楣翻了个身,让昏迷中的柳叶楣仰面躺在了床上,拉开

她上身儿子刚被他穿上的短袖衫的拉锁,一手一个轻轻捏住了她的两只奶头。这

种情形下江浪当然是觉得非常得刺激,玩弄了一会柳叶楣的两只白皙大奶子,不

由自主地解开腰带脱了裤子,光着下身蹲到了柳叶楣的脸上,一边玩着她的两只

白皙大奶子,一边用鸡巴磨蹭着她的脸。

一个在床上一个床下,齐同玩弄起了他老妈,强烈的淫妈欲得到了充分满足,

王壮兴奋得都要快喷鼻血了。刚撸射过一次的大鸡巴,在他老妈脚上的黑色高跟

凉鞋上,磨蹭了没一会,便又硬邦邦地再次勃起了。

“浪哥,我妈的那俩大奶子,玩着够带劲儿吧!我妈的那俩大奶子,属于是

大饼奶,穿上衣服看着不是太大,其实占地面积很大,脱了衣服才能看出大来。

尤其是俩大奶头儿,被男人玩得多了,都挺大的,捏着特别过瘾,哈哈哈……”

看来王壮对他老妈的奶子很熟悉,江浪不由地抬头问了他一句,“咋的,你

长大了,还经常摸你妈的奶儿啊?”

“我是她儿子嘛,再说了,我现在也不太大嘛。有时候我跟我妈逗着玩,趁

机摸摸她的两个大奶儿,她一点儿也不生气。其实我觉得吧,我妈这么浪的一个

浪货,要是我真说要操她,十有八九她也能同意,可毕竟她是我亲妈嘛,要是真

操了她,估计我也干不出来……”

江浪探身把一只手伸到柳叶楣的下身,卷起她刚被儿子穿上的裙底,轻轻抚

摸起了她肥美的阴部。柳叶楣的阴毛都剃光了,江浪摸着柳叶楣的肥美逼,不由

地又对王壮问了句,“哎,你妈的逼毛剃了,谁给她剃了的,你爸?”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可能是我妈自个剃的吧!”王壮说着松开他老妈的脚

也上了床,跪在了他老妈的下身前,一只手伸到他老妈的剃了阴毛的肥美的阴部,

跟江浪一块摸玩起了他老妈的逼,另一手大力撸起了又勃起的鸡巴。

见王壮呼哧呼哧喘着实在太兴奋了,很可能一会就要喷射出来,江浪踢了他

一脚说:“操你妈的,你还是把你妈的丝袜脱了吧,精液射到丝袜上根本洗不掉,

事后你妈要是发现了,没准就能根据这个发现到,咱俩一块给她下药的事儿。”

“嗯,有道理!”王壮松开撸鸡巴的手跳下床,先脱下他老妈脚上的高跟凉

鞋,慢慢地脱下她老妈腿上的肉色丝袜,又把高跟凉鞋穿回到了他老妈脚上,小

心翼翼地叠整齐脱下里的肉色丝袜,放回了他爸妈卧室的衣柜里。

正在这个时候,柳叶楣养的一只小白狗,从客厅里跑进了卧室里,见到家

里来了一个陌生人,冲着江浪汪汪地叫唤了起来。王壮一见抱起了小白狗,轻轻

地摩挲了一会小白狗,得到了自己家人的爱抚,小白狗很乖顺地趴在王壮怀里不

叫了。

王壮把小白狗放到了床下,蹲下身摩挲了几下小白狗的背说:“好兄弟,哥

哥正在玩咱妈呢,是帮着咱妈舒坦,你好好看着啊,别捣乱了!”

安抚好了跑进来的小白狗,王壮忽然兴奋地叫道:“对了,浪哥,为了今天

的这一天,我专门帮我妈,准备一条内裤,刚才爽得给忘了,你等会儿啊,我上

我屋拿去!”

王壮没一会就跑了回来,拿进来一条黑丝内裤,内裤的后面剪开了一个洞。

“哥,这是我从网上买的,专门为了拿我妈的大屁股爽的,来,浪哥你帮着我点,

我给我妈穿上。”

江浪从前面扶住了昏迷中的柳叶楣,王壮给他老妈穿上了这条黑丝内裤。随

后江浪靠着床头躺在了床上,一只手继续玩着柳叶楣的一只大奶子,另一只手扶

住了她的一侧肩膀,王壮从后面推着他老妈的两条腿,跟江浪前后合力,使得昏

迷中的他老妈,在床上摆出了一个跪趴着的姿势。

“浪哥,你帮我扶稳点我妈啊!”王壮躬身跪在他老妈的打屁股后,将给他

老妈穿上的黑色短裙,卷到了他老妈的腰上,用一只手使劲向上提着稳住他老妈

的身体,随后将他的大鸡巴,插到了他老妈刚被穿上的黑丝内裤后面的洞里,随

后便亢奋难耐地将插到内裤里面的大鸡巴,在他老妈的屁股沟里抽插了起来。

“柳叶楣……你这个浪逼……贱逼……骚老娘们儿……让哪么多人的鸡巴……

都操过你的……骚逼……骚嘴……骚屁眼儿了……今天你儿子的大鸡巴……终于

也操到了你了……咋样儿啊……你儿子的大鸡巴……操得你的个骚老娘们儿……

够爽够舒服吧……”

王壮嘴里兴奋不已地叨咕着,把大鸡巴在他老妈的内裤里抽插了没一会,便

又达到了要射精的状态。刚才没一会就射了,这一次感觉要射出来了,连忙停下

来控制了一下,压回去了要射精的感觉,继续将鸡巴在他老妈的内裤里抽插了起

来。

“柳叶楣……你这个浪逼……贱逼……骚老娘们儿……告诉你儿子啊……你

儿子的大鸡巴……操得你的个骚老娘们儿……够爽够舒服不啊……柳叶楣……你

这个浪逼……贱逼……骚老娘们儿……总有一天……儿子要拿你的大鸡巴……操

翻了你的骚逼……骚嘴……骚屁眼儿……而且还要找很多小伙伴来……一块轮奸

你这个骚老娘们儿……

哈哈哈……柳叶楣……你这个骚老娘们儿……告诉你儿子啊……想不你儿子

……找很多小伙伴来……一块来轮奸你啊……告诉你儿子……是不是想让你儿子

的大鸡巴……还有你儿子小伙伴们的大鸡巴……把你的骚逼……骚嘴……骚屁眼

儿……全都给你插上一根儿大鸡巴……操得你这个骚老娘们儿……嗷嗷的吱哇鸟

叫……跪下地上给我们磕头……一边给我们磕头……一边跟我们叫爸爸……

啊啊啊……柳叶楣……你这个骚老娘们儿……太骚了太浪了……你儿子的大

鸡巴……操你操的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又要射了……”

王壮这一次是尽量控制着不想很快射了,但强烈的淫妈欲得到了充分满足,

亢奋不已地连续叨咕着粗口,大鸡巴抽插在他老妈的黑丝内裤里,没多少时间

还是不由自主地射了出来,而且是直接射在了他老妈下身穿的黑丝内裤里。

“哎呀,你他妈的缺心眼啊,咋射你妈裤衩里了。快点儿,快点儿,把你

妈抬床底下去,别流到床上,赶紧把她身上的衣服都脱了,把你妈弄卫生间洗

干净了。”

江浪和王壮连忙把他老妈抬下了床,江浪让王壮扶着他老妈跪在床旁的地

板上,正要伸手脱他老妈身上的衣服,王壮掏出了手机递给了江浪说:“浪哥

,浪哥,等会儿,帮我给我和我妈拍张照留个念,她这个造型可太淫荡了。”

“靠,干这事儿你还敢拍照,不怕你妈事后发现啊!”

“浪哥,你放心吧,我以前没少了偷拍我妈,裸照都给她偷拍过,这个我绝

对有经验!”

江浪接过了王壮的手机,王壮扶着昏迷中穿上短裙高跟的他老妈,直着上身

跪到了床旁的地板上,觉得要找个布景道具,顺手拿过桌上上一箱中年女士喝的

“人参口服液”,扶着他老妈的胳膊让她老妈举在了手里。刚才卧到了旁边的那

只小白狗,见势跳起来跑了柳叶楣的身旁,萌态十足地扬起了脖子,看向了被儿

子摆出这一下贱姿态的柳叶楣。

江浪用王壮的手机,给柳叶楣拍了几张照片,两人把柳叶楣抬进卫生间,清

洗干净身体又抬回了卧室的床上,给柳叶楣穿好睡衣整理好屋子,两个人急急忙

忙地离开了王壮的家。实际怕被柳叶楣时候发现,江浪并没有操柳叶楣,王壮觉

得老大实在是太够意思了,当晚主动把自己的女朋友找来,让老大好好地发泄了

一番。

然而王壮却是万没想到,他拍到了自己手机里照片,却被江浪偷偷给转发到

了其手机里,随后以帮了他一个大忙为由,实际就是以照片为要挟,让王壮把家

里的一辆进口马自达,借给他开一段时间。

“哥,我爸前年买了辆进口的‘马六’,他跟我妈都不爱开车,他俩又整天

就是在家跟前打麻将,买了两年多车都没咋开过,那辆‘马六’停我家车库里,

现在都落了一寸厚的灰了。我要说把车开出来,我今年也考到车票了,我爸我妈

惯着我,肯定能让我开出来。可我混黑社会的事儿,一点儿没敢让我爸我妈知道,

我要把车借给了江浪,哪我混黑社会的事儿,我爸我妈肯定就知道了,没准儿我

给我妈下药的事儿,我爸我妈可能也知道了。你说他们就是再惯着我,等知道这

些事儿,哪还不气得打折了我的腿啊!”

说完因给他老妈下迷药招来的严重后果,王壮的淫妈欲即使再强烈,此时也

全没有因此显露出的兴奋表现。我听了他是来找我帮得这么个忙,本来就刚跟作

为江浪老大的那仨大胖子发生了冲突,我不由地愁得直皱眉。见我露出了很为难

的表情,王壮咧嘴着都快哭了,但这小子还真就有些心眼,觉得我是不想帮他,

竟给我来个激将法。

“哥,我本来吧,是想去找‘杰克’哥帮忙的,他手下一大帮爱飙车的小弟,

请他出来给我帮这么个小忙,哪肯定是好使。可我觉得吧,你跟我妈操过逼,咱

也不算是外人了,这事儿涉及到我妈了,所以我先找你来说一声。哥,你也别上

火,觉得帮不了我这个忙,哪你就直接说,我肯定也不怪你,完事儿我再找‘杰

克’哥去就是了。”

王壮给我来的这个并不高明的激将法,却是当场对我奏了效,因为这小子提

到的那个“杰克”哥,是我前女友叶娜的现任男朋友。

“嘿,你个小兔崽子,最后还藏了这么一招儿呢啊!”我在心里面嘀咕了一

句,一想这要是不帮王壮摆平这件事,哪以后真是没脸在这一带呆了,使劲拍了

一下他的肩膀说:“行啦,这事儿你别担心,不出三天,我肯定帮你摆平了。你

这几天老实点,找个借口出去躲几天,江浪给你打电话干脆别接,等着听到这事

儿评戏了,你再回来就行了!”

激将法奏了效,王壮给了我一条淡绿色的“酷爽中南海”,算是提前给了我

一份谢礼,连给我鞠了好几个躬,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我家。

等王壮走了之后,我抽着他留下的“酷爽中南海”,坐在床上琢磨了一番,

坏笑着在心里自语道:哼,惹急了穷屌丝,还是曾经混过黑社会的,后果将会是

很严重的。行啦,新仇旧恨咱加一块算吧,根据以前混过黑社会的经验,我暗地

里煽点风点把火,帮着你们两拨来场大PK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