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5)

时间:2022-06-20 浏览量:0次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5)

第五章

一晚的失眠让张月娥显得有些憔悴,她无法忘记那些惨痛的回忆。上床时老

公已经熟睡,她躺在床上,下意识地回想起那些屈辱的经历,身体一阵发冷。那

个学生微信发过来的图片,就是当年驴哥拍摄的照片。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

把那个男人忘得一干二净,谁知又突然闯进她平静的生活,另外这件事竟然被一

个学生知道,如果传播开去自己就必然身败名裂。当年驴哥的离去,在她当时看

来是一个男人饱尝淫欲后的厌倦,自己应该只是他玩儿过的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如今收到这些陈年照片,她明显感到那个男人又卷土重来。这么多年,她当然始

终保守着这个秘密,老公和她结婚时也并没有明显的察觉,虽然当时自己已经不

是处女,但那时也正是中国社会产生巨变的时期,很多事情变得越来越开放,尤

其是大学生同居已经屡见不鲜。张月娥的美丽足以掩盖她的过去,甚至让人根本

不在乎她的过去。

她躺在床上,下意识地在脑海中闪现当年的一幕幕,口中的精液,被阴茎撑

满的阴道,子宫口吸附产生的痉挛,痛苦的呻吟,被凌辱后一片狼藉的床单,还

有驴哥那粗大油亮已经……她不敢再往下想了,越想越觉得身体开始出现异常的

反应,好像阴道又开始剧烈地收缩,身体变得发热,呼吸也更加急促。这些年来,

自己和老公也没少做爱,相较于驴哥的粗暴,老公总是很温柔的,从来没有强迫

她做一些不愿意的事情。他们的做爱基本上仅限于正常体位的性交,就连那种后

入式她都没有尝试过,因为觉得这样有被人当成工具的感觉,虽然当时老公曾经

提议过,但她还是拒绝了。至于口交,当时老公提出的时候她的反应异常激烈,

严词拒绝,甚至说这是畜生才干的事情。她老公当时对她的这种反应也感到有些

难以理解,却不知道这等于揭开张月娥多年前的疮疤。

第二天的整个上午,她都不在状态,以致上课还犯了几个小失误。课间的时

候,她也没有再去班上辅导学生改错题,而是坐在座位上发呆,这让办公室很多

老师感到奇怪,关切地询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午饭时,她与老公坐在一起,根本

没有吃几口饭就回办公室了。由于回来的早,屋里还是空无一人,于是她拿出手

机,再次看了一下昨天的微信,上面的那张照片感到极度难受。这时,她看到微

信聊天界面上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一秒钟

过后,手机上显示一条消息:晚上六点,榆林山庄6号,不见不散!

榆林山庄就在学校的西边,仅仅隔着一条马路。这几年,城市化进程速度逐

渐加快,附近很多村庄都已经拆迁了。没有拆迁的村庄,为了获得更多的经济收

入,便将耕地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当地政府和开发商联手在这里兴建了很多小

区和别墅区,小区中的一部分楼房以比较低廉的价格卖给当地百姓,而别墅区则

成了一些有钱人享受田园生活、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每天上班,张月娥都会路

过榆林山庄,虽然隔着一道墙,但可以看出里面都是大型豪华别墅,每到周末,

别墅前都会听着很多豪车,这显然是那些有钱人来这里找清净的。对方约自己在

那里见面,其中有什么玄机?如果是当年的驴哥卷土重来,这听上去简直天方夜

谭,那样一个人怎么会住得起这么豪华的地方呢?干脆还是先不去赴约,看看对

方有什么举动再说吧。张月娥想,既然对方以很久以前的耻辱经历约自己,而且

也暂时没提出什么具体的要求,那不如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贸然行动可能使

自己陷于被动。

她果然没去赴约,而且晚上也没有再收到那个学生的信息。但第二天早上刚

到办公室,就看到几个老师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事情。看他们的样子,讨论

的内容应该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于是她凑上前去一探究竟。

「哎呀,到底是谁这么缺德,竟然在校门口放这种东西?」一个老师略带愤

怒地说。

「真是的,幸亏让您来得早,发现的早。要是让学生看到了,指不定会产生

多么恶劣的影响。」另一个老师附和着。

「发生什么事儿了?」张月娥好奇地问。

「嗨,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有人在校门口放了几张女人裸体的照片。

但也不是全部裸体,只是裤子脱了下来,你看看这个?」这毕竟是成人之间的事

情,老师们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忌讳。张月娥拿到照片一看,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照片就是自己当年上厕所被拍到的那张,只不过对方做了一些处理,把脸部和周

围的环境弄花了,只露出下半身那部分,这样只会让人单纯觉得这是一张黄色图

片。张月娥感到头有些晕,周围的谈话声几乎都听不见了。不过还好,她及时调

整了过来,没在别人面前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

午饭时,张月娥坐在食堂里战战兢兢的,她觉得周围的人好像都在谈论着早

上的事情,甚至目光还在时不时地看向自己。她把头埋得很低,匆匆吃完就回办

公室了。现在她感到说不出的难受,看来昨天没有赴约,对方并没有善罢甘休,

今天的行动只是一个警告。她拿出手机,发现那个学生又发来一条新消息,内容

和上次一样:晚上六点,榆林山庄6号,不见不散!看来,不能不去了,否则自

己真的可能身败名裂。

下午放学前,张月娥告诉老公,今晚要晚些回去,有几个学生需要补习功课,

如果实在熬得太晚,今天就在教师宿舍凑合一宿。她老公很理解,因为今年张月

娥爱学生是全校皆知的,她平时也经常这样帮学生补习。放学后,等整个校园里

学生和老师彻底走净,张月娥才拿着手提包走出校门,朝马路对面的榆林山庄走

去。五分钟后,她到达别墅区门口,告诉保安自己要去6号别墅,对方并没有多

问什么就放行了。很快,她就来到的了6号别墅。从外面看,整栋建筑富丽宏伟,

有两层楼,尖顶式设计,很欧式的风格。在她视野的范围内,窗上都挂着窗帘,

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任何东西。就连大门的玻璃上也挂着一层帷幕似的东西,让人

觉得里面很神秘。她走到门前,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我到了。这时只听卡的

一声,门自动开了一道缝,紧接着手机上显出一条信息:进门直接到二楼最里面

那间屋子,我在那儿等你。

进门后,发现一楼并没有开灯,显得比较幽暗,她也没有什么心情观察室内

的布局。正对着门口的就是楼梯,张月娥向上仰望了一下,然后缓步上楼。她今

天穿的是宽松些的西裤,和一双皮鞋,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吱呀的声音。她的

心情开始紧张起来,每走一步都在向未知跨进一步。来到二楼,发现正对着楼梯

口是一条走廊,走廊两侧各有三个房间。张月娥慢慢走向最里面的屋子,她现在

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身上【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5)开始出汗,手也不自觉地抓紧了手提包的带子。

约定的那间屋子门是虚掩着的,隐约透出一些灯光。她来到门口,在门上敲了敲,

听到里面一个男人回答:「请进。」

这间屋子很宽敞,是一间很大的卧室。门口的左手边有一张顶着墙的大床,

正对着床的墙壁上是一个巨大的液晶电视,电视前是一个圆形茶几,上面放着几

个杯【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5)子和一些水果。门的右手边是一间比较大的浴室和洗漱室,装的是玻璃门。

房间的布局看上去比较简单。正对着张月娥的尽头是窗户,窗帘紧闭着。屋顶是

一盏大灯,但只是开了大灯周边的几个小灯,让整个房间显得有些晦暗。窗户前

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张月娥。等她进来以后,那个男人才缓缓转过身。由于灯

光比较暗,再加上和对方有距离,张月娥看的并不是很清楚。那个男人穿着紧身

上衣,可以看出肌肉很发达,而且整个人的身材很魁梧,下身穿着一条七分裤,

脚上是一双运动鞋。他走到张月娥近前,笑着说:「怎么了张老师,这么多年没

见,把我忘了?不过你还是没怎么变化啊,还和以前一样那么漂亮,但我想应该

比以前更成熟了吧!」

没错,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驴哥。张月娥最终还是认出了对方,她的心顿时提

到了起来,强作镇定地说:「你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重温旧梦啊!」驴哥嬉笑着说,「虽然这么多年没见面,可我一直

没忘了你啊。虽然这些年浪迹江湖,经历了很多,当然也玩儿了更多女人,但你

毕竟是我的第一任啊。今天见到你,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时候真是快乐。你的

味道我至今都忘不了呢!」驴哥的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扎心,将张月娥的伤疤一

下撕开。

「怎么不说话?」驴哥接着说,「听说你后来结婚了,怎么样?婚后生活幸

福么?你老公能把你伺候得舒服么?是我的精液好吃还是他的好吃啊?」听了这

话,张月娥感到一阵恶心,舌头在嘴里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若干年前的记忆又

闯进脑海,她甚至感觉嘴里有被眼前这个人射精了——痛苦的经历很多时候无法

被时间抹平,只不过被生活罩上了一层灰尘而已,一旦一股清风或者邪风袭来,

就会立刻原形毕露。她僵在原地不动,这时驴哥已经走到她的跟前,这个男人看

上去比那个时候壮了很多,体形大了最少两圈,上身的紧身衣凸显着结实的线条,

胸肌很厚,腹部平整,两排腹肌清晰可见,下半身更是粗壮,大腿的肌肉向外绷

着,像要把穿的七分裤撑破似的。张月娥心里一阵打颤,若干年前自己被这个人

奸污的时候,他还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但即使这样,那将近半年的折腾还

是让她痛不欲生。如今,这个人变成眼前这幅摸样,自己只能比当初更惨。

驴哥看张月娥沉默着,便把手伸向她的肩膀,还没碰到就被她用力弹开。在

他们相触的瞬间,驴哥感到张月娥的手虽然用力,但肌肤的肉感还是保持的很好。

于是,他立刻开始变得下流起来,笑着说:「这么多年没见,张老师给人感觉还

是如此新鲜啊。刚才碰到你的手,真是舒服,要是用你的手给我手淫,那估计会

很爽啊。」

张月娥听着这些刺耳的话,真是受不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就是和你重温旧梦啊。我的大鸡吧可以总也忘不了你嘴里的湿润

和阴道的包裹啊,所以今天才会重归故里喽。」

「你就不怕我报警么?」张月娥明知这么说不会有结果,但情急之下还是脱

口而出。

「我看应该害怕的是你才对吧。今天的照片你该是看到了吧,我想也不只你

一个人看到,只不过别人不知道这是你而已。如果你真的想靠艳照出名,那我可

是很乐意帮助你的。如果想保持你在别人心中的完美形象,那你就最好乖乖听我

的话。」驴哥说完,就向张月娥逼得更近,用双手把住了她的双肩。今天张月娥

上身穿得白色半袖,内里是白色的乳罩。驴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然而并没有很

急于动手。他把手向下,隔着衣服开始揉搓张月娥的乳房。虽然已经年近40,

但不得不说张月娥的身体保养的真是不错,这对乳房不仅仍旧软弹,还比以前丰

满了很多。张月娥闭着眼睛,忍受着驴哥的这番凌辱,只感到浑身在发抖。一会,

她突然感到驴哥在用双手把她的肩膀向下按,她本能地预感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无奈地蹲下身去,这时驴哥已经把裤子脱了下去。

呈现在张月娥面前的,是一根又粗又黑的阴茎,有将近30厘米长。整根阴

茎像腐烂变黑的香蕉,从根部开始就向上翘起,直到龟头。这龟头黒紫黑紫的,

把周围的包皮撑的向后翻了两层,个头比阴茎的周长还要大两圈,像一个巨大的

怪物,虎视眈眈地对着张月娥的脸。驴哥淫笑着说:「美人,这么多年,一定想

她了吧?来好好伺候伺候我吧。」接着便不由分说地顶进张月娥的嘴里。驴哥的

龟头太大了,张月娥感觉自己的嘴要被胀破似的,刚一进入着龟头就直接刚深处

查。她突然有一种恶心的感觉,使劲推开驴哥的双腿,将阴茎吐了出来,低着头

干呕的好几下。驴哥笑着:「怎么样?很爽吧?这么大的家伙对于很多女人来说

可是求之不得的东西啊,你应该感到幸运才对。」

话刚说完,驴哥便双手抱住张月娥的头,再次把阴茎插进她的嘴里,然后开

始缓慢地抽送起来。不得不说这么多年,驴哥确实玩儿了不少女人,但有时候男

人可能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始终无法忘怀,另外他玩儿的那些女人很多时候都是

彼此逢场作戏,就算在床上翻云覆雨,看到对方被自己干的呻吟不断,甚至连哭

带喊,自己也并没有觉得有多大满足,何况射精过后随之而来的是那种空虚飘渺

的无力感——他实际上并没有占有那些女人,因为她们是自愿的。但张月娥不同,

她美丽知性,并不是一具任人摆布的肉体,即使会委曲求全,让自己在她身上为

所欲为,但内心的抗拒是永远不变的,因此她的呻吟就必然充满了哀怨和屈辱,

她的哭泣也必然是发自内心的,这种受虐的感觉对于驴哥来说,在他后来玩儿过

的很多女人身上是得不到的。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对于有些流氓来说,

让别人做他们不愿做的事情会使自己获得更大的快感。

驴哥在缓慢地抽送着,他享受着张月娥嘴里的湿润,这个女人正跪在自己面

前伺候着自己的阳具。他不时地会改变一下抽插的角度,偶然向左或者向右突然

顶一下,让龟头更加贴近张月娥的口腔壁。他知道张月娥现在的心情,她的心肯

定在滴血。虽然他看不到张月娥的脸,但有时会低头看看她的头,在自己双手的

把控下前后移动着,大半根的阴茎不停地在这个女人的嘴里进进出出,他逐渐感

到有一股血流正在向龟头涌去。

就在这时,驴哥裤兜里的电话突然不停地振动了,他腾出一只手把电话拿到

耳边说到:「OK,还有大概30秒就行了。好,马上见。」张月娥听在耳朵里,

也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只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驴哥把电话扔到了床上,再次双

手把住张月娥的头,开始加速抽插。他的力道太猛,弄得张月娥有点吃不消,觉

得这根阴茎好像要把自己的嘴刺穿。突然,驴哥把张月娥的头向自己使劲一按,

浑身一阵抽搐,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张月娥的嘴里。张月娥本能地用手抵住驴哥的

大腿,防止龟头顶到自己的嗓子眼处。

10多秒钟的时间,驴哥的阴茎一直在不停地射精,一股一股地,张月娥感

到嘴里充满了这些肮脏的液体,一股腥臭直逼喉咙。但驴哥没有撒手,就这么一

直保持这个姿势,张月娥无奈再次将驴哥的精液咽了下去。多年来平静的生活又

被打破了,今天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往后又会发生什么呢?张月娥的脑子里一片

空白。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