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契约游戏俱乐部】(七)下~(终章)

时间:2022-06-20 浏览量:2次

【契约游戏俱乐部】(七)下~(终章)

(七)下

小木屋里的两张大床上,孟贞身上只剩下一件胸罩,双手被皮制手铐靠在身

后,微闭着双眼,在靠近屋门的那张大床上,面向着床尾双腿大张跨蹲在平躺在

床上的男人身上,身体随着男人放在细腰上的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动,我站在门

口都能够清楚的看到,男人那只粗长的鸡巴将孟贞的小屄塞得紧紧的,每次进出

套动之间都把孟贞的两片唇肉内外扯动,不停的喷溅出淫水和浓白的泡沫。

虽然看不到孟贞脸上完整的表情,但是孟贞从双颊到耳垂一层深深的潮红,

和断断续续的嘶喊娇吟,我能看得出来孟贞被她身下的男人带上了极乐的高潮。

另一张床上,晓娟双腿分张被人用布条绑在床尾的床柱上上,匹着一头金色

散发的Sahry姐,趴在她的双腿间一手浮抬着晓娟的一只大腿,一手伸出修

长的中指在晓娟的屁眼里插弄,半侧着的美艳脸庞,性感的红唇间,一条粉嫩的

舌头不停的拨撩吸卷着晓娟流淌着稠白精液的阴户。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Sahry姐全裸的身体,那一双垂挂在胸前,随着

身体的动作不停晃荡,让人无法一手掌握的饱满乳房,比我想像中还要来得雄伟

,还有那纤细的蜂腰、浑圆挺翘的屁股和光滑无毛、微泛着水光的粉嫩阴户,都

让只在图像影片上看过外国美女裸体的我,带来了新鲜的视觉冲击,还被虎哥握

在小手之中的半软鸡巴,又慢慢的坚硬挺立了起来。

虎哥看到我两眼紧盯着Sahry姐轻轻摆动着的屁股,感觉到手中的鸡巴

又再次蠢蠢欲动,眼中闪过一丝的厌恶和戏谑,轻轻的套弄着握在手中的鸡巴,

挽着我走到晓娟和Sahry姐的床前,松开挽着我的手,转身移到我的身后,

一只手依然套弄着我的鸡巴,一只手却穿过我的腋下,手掌贴在Sahry姐两

片屁股肉中间的夹隙,用中指摩娑轻插着Sahry姐的阴户,引得Sahry

姐一声轻呼,回头轻嗔了一眼,看到我和虎哥站在床缘的位置,和我被虎哥握在

手中渐渐恢复生机的鸡巴,Sahry姐似乎知道虎哥的打算,轻轻的挪动身体

,将屁股移到我的正前方,随着虎哥的摩娑上下轻摆着屁股。

只听虎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老爷子难得回来一趟,这几天随心和紫云都

要陪他四处去看看,我本来帮你们准备的游戏没办法玩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你

这一个礼拜的契约还在我的手中,姊姊我一定会让你爽翻天的。”

虎哥用粉嫩的舌头舔舐了我的耳垂一下,一股寒意快感从我的尾椎骨快速的

窜上我的头顶,让我忍不住轻颤了一下,龟头分泌出一丝透明的黏稠液体,虎哥

接着说道:“我知道你除了随心和紫云以外还没碰过其他的女人,所以这几天我

帮你安排了好几个美女。你放心,我知道你会害羞,所以找的都是你认识的人,

今天是Sahry,明天是小露,还有红袖跟白雪,说不定我还可以跟阿宇商量

一下,把百合找过来让你干一次,你身边这么多的美女都不知道把握,还是我好

心帮你把那层膜给捅破,以后你的日子可就幸福了。可惜了我原本为了满足你的

淫妻欲,找了几十个猛男,要在你面前轮奸随心跟紫云给你看,不过既然老爷子

发话了,看来只能以后找机会再说了。”

听到虎哥的话语,我原本腾烧的欲火稍微的退去一些,转而一股怒火在胸口

腾烧起来,脑子一热,我猛地转过身一把抱住虎哥,将虎哥压在地上一边撕扯着

虎哥身上的衣服,一边骂道:“妈的贱女人,想找人轮奸老子的老婆和情人,老

子先把你给奸了。靠,老虎不发威被你当成了病猫,干,什么虎哥虎爷,看老子

把你变成一只小猫。”

突然的变化,让小屋中的众人都楞了一下,等到众人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

把鸡巴插进流着泪,不停的哭喊、用力挣扎的虎哥那紧窄的小屄里,狠狠的挺动

着。

被怒火冲昏了头的我,却没有发现,在鸡巴插入虎哥的小屄时,捅破了一层

的薄膜,更没想到在俱乐部里声名狼藉,身边随时带着帅哥猛男的虎爷,老妈口

中被老爸开苞之后,连续折腾了好几天的虎哥,居然还是处女,这其中的曲折,

我一直到了很久之后,才从挺着肚子的虎哥口中了解到真相。

发现身下的虎哥放弃了挣扎,像个充气娃娃一般,躺在地上任我摆弄,我低

头看向虎哥那双带着忿恨的流泪眼眸,我的心里产生了一股报复的快意和一丝丝

的怜意,但是下身传来的紧窄快感,让我舍不得中途而废,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我盯着虎哥那酷似凯萨琳.丽塔琼斯的脸庞,情不自禁的低头想要吻上她的红唇

,被虎哥偏头避开,我只能顺势轻啜她的耳垂。

当我的嘴唇含住虎哥的耳垂时,耳边突然传来虎哥闷哼,我感觉到虎哥的阴

道猛地一阵收缩,我知道了耳朵是虎哥的性感带之一,不由得加深对虎哥耳朵的

攻势,双手轻轻的捻捏着虎哥的乳头,下身也开始变成浅磨缓插,我要趁这个虎

哥心里最脆弱的时候,把虎哥这只母老虎彻底的征服,变成一只小猫。

这是之前孟贞告诉我的秘诀,只是不知道孟贞被人征服了几次,不过我猜至

少老爸就是其中的一个,每次在家里看孟贞对老爸言听计从温驯的样子,让我看

了都感到忌妒。

不一会儿,虎哥的身体渐渐地有了反应,虽然紧闭着双唇不愿呻吟出来,但

是不断从鼻子喉咙传出的闷哼,表示她并不是没有感觉。

小屋里的众人看着这一连串的变化,尤其是看到虎哥的下身,居然像是被破

处一样的流出夹杂着鲜血的粉红色液体,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有龙老爷子看了

我和虎哥两人一眼,转身将孟贞压趴在床上,一手伏压着孟贞的尾椎骨,一手提

拉着孟贞被缚在身后的双手,猛力的肏干着孟贞,直将孟贞肏的身体在没力气维

持住姿势,软趴在床上,才又抽插了几十下,拔出鸡巴,将精液射在孟贞的屁股

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虎哥突然四肢一夹,像只八爪鱼紧紧的夹抱住我的身体,

厉声在我耳边叫道:“你赢了,吴建铭你赢了,给我,我受不了了。呜呜~~快

干我,用力的干我,不要再折磨我了。你想怎么样都好,求求你,不要再磨了,

嗯哼~~啊~~”

见到虎哥已经屈服了,我用力的挺动十几下屁股,将虎哥带上了一个小高潮

后,停下动作,虎哥不自觉得自己耸动着屁股,想得到更多的快感,我再次把虎

哥压在地上让她没办法动作,轻声在虎哥耳边说道:“还要想更多吗,说亲爱的

,小猫咪爱你。我就给你,不然我就这样吊着你,让你上不得也下不得。”

虎哥转过头来瞪着一双媚的滴水的眼眸,毫无杀伤力的怒视着我,“你……

,哦~不要~~不要在磨了~~吴建…,哦~哼~~亲……亲爱的,求你了~~

用力的干我~~亲爱的~~哦~小猫咪……,啊~~”虎哥越来越小的声音,到

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不过我也没过多计较,因为我实在也忍得很辛苦,听到虎哥服软的话之后,

我就开使猛力的冲刺起来,紧窄的阴道带给我无比的快感,同时也将虎哥带上了

一波强过一波的高潮。

“啊啊啊~~~亲爱的~~天杀的吴建铭,老娘要杀了你~~哼~啊啊~~

吴建铭你这天杀的,老娘要被你干死了~呀啊啊~~”

虎哥突然用力的将我推翻在地上,翻身骑跨到我的身上,快速的上下挺动着

屁股,“让你强奸老娘~~让你强奸老娘~~嗯啊~~又来了~~天啊~我又来

了~~又高潮了~~,该死的吴建铭,亲爱的~~老娘死了,这次真的被你干死

了~~啊呀呀呀~~~~”

虎哥在我身上驰骋了十几分钟,一边咒骂一边呻吟,完全不管我的感受,一

直达到最高潮之后,才软软的趴伏在我的身上,小嘴喘着香气,细声的对我说道

:“呼~你这天杀的,居然这么厉害。呼呼~~居然折腾了老娘这么久才射,我

看老爷子他们干随心她们的时候,都没你这么持久,差点把老娘给干死了。呼呼

~~难怪随心和紫云死心塌地的要跟着你~~呼~~过几天,等老娘恢复了,一

定要找回面子~呼呼~~”

听到虎哥的话,我只能心里苦笑,虎哥不知道,刚才我因为射过一次,所以

比较持久一点,不过也没有办法支持到现在,早在她骑到我身上没多久我就已经

射过一次。只是还来不及变软,就在她的不顾一切的奋力驰骋和紧窄的阴道刺激

之下,一直维持着半硬不软的情形,期间又射了一次,一直坚持着到了最后又射

了一次,可以说今晚我真的被虎哥给榨得一滴不剩了。

到底今天是谁强奸谁,我心里实在很难分辨清楚。还好当时我不知道虎哥是

第一次真正的破处,不然真的是无地自容了,虽然日后我知道了,还是偷偷的伤

心了好一阵子。

(终章)

自从我加入到俱乐部后,过了三个多月,这三个多月发生一些事情:

第一,就是警政署的刘副署长被俱乐部除名,后来因为一连串的行政疏失,

被一降再降,最后被降派到离岛当个分局长,看来以后前途无亮了;

第二,经过前两月的殷勤播种,到医院检查之后证实,姐夫终于如愿让老妈

怀上了他的孩子,前后相隔没多久,老姊和孟贞、晓娟也都相继的怀孕,除了孟

贞我还能确定是我自己的种,因为除了三个月前,孟贞和晓娟陪龙老爷子四处散

心以外,还有上个月孟贞突然的和Sahry姐出门一个礼拜完全联络不上、找

不到人之外(孟贞回来之后,在阴核上多了一个刻着J.W字样的阴环,孟贞说

是我名字英文音译的缩写,不过,后来我在Sahry姐的阴核上也发现一模一

样的阴环),这三个多月,没有人和孟贞做过爱,老爸和岳父也只是忍不住时,

才偶尔在孟贞身上过过手瘾,或是让孟贞帮他们口交而已。至于老姊肚子里是谁

的,有嫌疑的人可就多了,老爸、岳父、姊夫、这一阵子标到了老姊登录的拍卖

的人,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我了,只是我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除了三个月前在玮

华(虎哥的本名)的设计下,我和姊姊、岳母上过一次床之外,之后三个月里我

也只才和姊姊做过一次。而晓娟,除了我和老爸之外,就是啸天了,不过,根据

孟贞的推算,是我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这三个多月里,我和晓娟上床的几次,

都刚好是在她危险期的期间;

第三,刘玮华(虎哥)最近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虽然行为收敛了许多,也不

再去俱乐部抢标拍卖,三天两头的往我家跑,见到我也从不给好脸色,‘天杀的

’、‘贱男人’叫个不停,却又总是穿着性感的衣着在我身边晃,还有意无意的

勾引我,真到我忍不住要拉她上床,却又不肯答应,后来有几次我真的受不了她

这样的骚扰,直接用强的,她却又温驯的像只小猫咪一样,‘亲爱的’、‘老公

’一直叫,想怎样就怎样,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被虐倾向,可是我看她对老爸、

岳父他们就不会向对我这样,也还好因为有玮华转移了老爸他们的目标,这三个

多月我和孟贞独处的时间才变得比较多;

第四,近一个月以来,俱乐部有几个副会长,陆续地把位子交给了接班人,

老爸也开始让我参予俱乐部的一些事情,带着我去拜访几个副会长和主要会员,

所以我把工作给辞掉了。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真正参予到其中,我才知道,原

来俱乐部的实际情形是那么的复杂,并不是我所想的以仲介情色交易和作乐为目

的,而会长的职责就是做好俱乐部里各个圈子、行业的沟通和平衡,当然这些俱

乐部的高层成员是很少出现在俱乐部的网页和聚会上的,只有少数特别出色或者

本身就是那个层级的人,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明面上,俱乐部最大的倚仗,就

只有龙老爷子一个漂白之后的黑道巨擎,但是也足以压制住俱乐部里的大部分会

员了。

第五,经过契而不舍的追求,晓娟终于答应嫁给了啸天,至于【契约游戏俱乐部】(七)下~(终章)原因……,嘿

嘿~~大家心照不宣,反正‘桃李满天下’李副会长是笑得合不拢嘴(啸天的母

亲年前因病过世了),直夸自己的儿子有本事,娶了个漂亮媳妇回家孝顺老爸,

反正媳妇娶回家来,晚上睡儿子的房间和睡自己房间还不是一样,生出来的儿子

一样是姓李的种,而且不是说了,怀孕前三个月的时间,做爱不会影响胎儿的发

育吗。对于李副会长这样的论调,我只能对着啸天投以同病相怜的眼神,想当初

我结完婚的前半个月,除了新婚之夜外,孟贞就回我房间睡过。

虽然这一阵子发生的几件事情,喜多于忧,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向极

为隐密的俱乐部,却经常被媒体抓到线索,引发了一个个的‘XX门事件’,使

得俱乐部里很多的活动都不得不停止,甚至有几个在政府里位居高位的副会长,

也都纷纷中箭,不得不引咎辞职。

而几个新接任的副会长,像‘号角响起’马继业、‘百花浪子’卜政隆这些

人,也都跳出来要老爸把会长的位置交出来,要不是几个老副会长支持力挺,恐

怕老爸这会长的职位就不保了。

只是虽然他们的提议被几个老副会长强行压了下去,但是我听说他们私下联

合了一些人,准备离开俱乐部,另创一个新会所;而且最近有很多的报导,都将

箭头隐隐的指向老爸和岳父,只是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不敢指名道姓的报导,老

爸怀疑就是他们做的小动作,目的就是逼老爸辞职。

最近为了这一连串的事情,老爸经常和几个副会长开会,最后都无疾【契约游戏俱乐部】(七)下~(终章)而终,

直到事情惊动了龙老爷子,老爷子找了老爸和几个副会长开了一次会,会议里说

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几个参加会议的老副会长也都闭口不提,只是老爸和岳父

回来之后,就告知我们这几天整理行李,准备出国避一避风头。

俱乐部里的不动产,在这几天里,老爸也纷纷过户给了几个副会长,至于原

本存在老爸户口里俱乐部的现金,早在老爸开会回来隔天,被龙老爷子派来的一

个会计,分别秘密转移到瑞士银行用我和玮华(虎哥)的名字开立的两个帐户里

了。

一个礼拜后,龙老爷子和老爸连同几个老副会长宣布解散俱乐部,隔天,几

个老副会长秘密的成立几个类似俱乐部架构的会所。

两个礼拜后,我们一家六口加上岳父、岳母和Sahry姐、玮华(虎哥)

做上了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在我们离开之后第三天,各家媒体头版头条,纷纷刊出老爸涉及非法经营色

情仲介俱乐部的报导,其中还捕风捉影的传言,牵扯出好几宗政府工程围标绑标

案,和大宗毒品、军火交易、黑道火拼事件,隔天,政府发言人出面澄清流言,

随即警政署成立专案小组进行调查,整个事件持续了一年多,最后因为缺少实际

证据,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事件爆发三个月后,XX报社会版左下方的一个角落里,离岛某刘姓分局长

休假时,邀约几个中小企业的老板出海钓鱼,不幸发生船难,一行十数人全部罹

难,刘姓分局长的遗体至今尚未寻获。

不过这都不关我们的事了,在我们到达洛杉矶的两个月后,龙老爷子通过关

系联络集合了一些本地位居中高位阶层的会员,新的契约游戏俱乐部,在孟贞肚

子里的小男孩出生当天,在洛杉矶郊外的一个庄园里正式成立。

庄园的别墅里,一群戴着半截面具、肤色各异的人,对着台上穿着性感紧身

皮衣皮裤,酷似凯萨琳.丽塔琼斯的混血女子,举牌出价;一名金发美女坐在二

楼的一个房间里面,看着面前的电视墙,透过耳机指挥散布在大厅各处的摄影师

,捕捉大厅里的各个镜头。

距离庄园十几分钟车程的一家医院的育儿室,一名年轻漂亮的华裔孕妇,挽

着身旁的年轻男子,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护士抱到窗前的小男孩,露出幸福的笑

容。

(契约游戏俱乐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