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乡村小说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

(四)

却说翠菊往灶肚子里添了柴火,便来到屋后水池边沖凉去了。

大热天里汗流浃背,见到凉水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用木盆子舀了

满满一盆水,深吸一口气就把整个脸埋了进去。

那个舒服劲儿真是没法言说,直到实在憋不住气了才仰起头来,长舒一口气,

用双手抹了抹脸,前额几缕被浸湿了的长发贴在她的双颊上,水珠也沿着长发往

下滚,一些砸在青石板上,顿时飞溅出一朵朵放射状的花朵来,继而又连成了一

片,再也分不清;还有一些顺着发稍流到女人的衬衣上,也马上四下渗开去,刚

刚有些风乾的衬衣於是又出现了一片浮水印,再次紧紧地贴在女人的皮肤上。

翠菊洗了脸,发现衬衣湿了大片,犹豫了片刻后,索性端起盆子从仰起的下

巴处,贴着脖子倒了下去,再舀了一盆举过头顶从脖子后面浇了下去,顿时全身

湿透,犹如刚从水里钻出来一样。

因为夏天的衣裤都是轻薄的,浸湿之后便紧紧地吸附在身上,感觉到凉快的

同时,又觉得浑身不自在。

翠菊寻思倒不如脱了衣服洗个尽兴,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念头,虽说这个屋

子一年到头也不见几个外人进来,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再说前院的柴门还

大开着呢。

想到这里,翠菊又把扯起的衬衣放了下来,好像又不死心,於是伸进衬衣把

胸罩解了下来,任由一对丰满的玉兔欢快地跳跃着。

话说矮人在堂屋像条狗一样吐着舌头,用草帽扇了半天的风,咳嗽了好几次

也没见人影出来,心想该不是不在家吧,转而有寻思院门都敞开着,大抵是在家

的,也许手上正忙着什么脱不开手出来打招呼,再说自己进来讨水喝水也还没喝

着呀。

想到这里,矮人便三步一咳嗽五步一问候,向后屋走来,看到锅里冒着热气

灶肚子里闪着火光,又从屋后传来嬉水声,终於确定主人是在家的,只是嬉水声

淹没了自己的问候声,主人没听到罢了。

「主人在家吗?」矮人这次提高了声音,一边喊道一边脚下不停地向屋后的

小门走去。

翠菊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凝神一听又没了声音,正疑惑着转头一看,

见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人还毫不掩饰地看着自己的胸部,顿时慌了神,左看看右

看看不知如何是好,最后竟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女人就是这样,在一些紧急关头就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有趣的测试题,说一个女人在洗澡时发现有人突然闯进来,

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A、是拿双手捂住胸部;

B、是用双手捂住下体;

C、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

结果是百分之九十几的女人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

翠菊显然也在这百分之九十几里面,这不能说女人笨,根据专家分析,这是

跟女人的感性思维强於理性思维有关的。

翠菊捂眼睛心里还是紧张得要死,这男人怎么进来都不声响的?他是谁?他

这么看着我干吗?

看到翠菊如此动作,矮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也尴尬得满脸通红,清了清嗓

子这才解释道:「哦,那个主人家,我是路过的卖货郎,天热进来想讨口水喝,

不知主人家可不可以?」

翠菊捂着眼睛没捂住耳朵,听了矮人的话后,心想还好不是什么坏人,可是

想到自己近乎半裸的身体,没遮没掩地还在人家眼皮底下,於是撂下一句:「水

在那里你尽管喝,不要客气。」便飞也似地跑进屋子去。

矮人看着女人跑回屋子的背影,心里出现了两个字「美好」,是啊,劳动的

女人是健美的女人。

他悻悻地摇了摇头,走到水池边用老葫芦瓜做的水瓢舀了瓢水,仰起头咕噜

咕噜地灌了下去。还不忘摘下腰间挂的水瓶子装了个满满当当,最后才拿木盆子

洗了把脸。

矮人回到前屋的时候没有发现女人,猜测可能女人去换衣服了。他要等女人

出来道声谢谢再走,不然,上人家屋里喝了水一声不响就那么走了总觉得过意不

去。

翠菊从屋后跑进房间关上木门放下插销,却没有马上换乾净衣服,她背靠着

房门闭着眼睛,她要好好静一静,理一下思绪,还要想一想这个男人为什么就盯

着自己的胸部呢?

约摸过了五分钟后,翠菊才想起自己回房是要换衣服的,於是急忙翻箱倒柜

找出乾净衣服换起来。

从房间出来看到冒汽的铁锅,才想起锅里还热着稀饭呢,不过还好因为柴火

添得不多,炉火已经自己燃尽灭掉了。伸手在碗架子上取来一只蓝花瓷碗装了热

稀饭,坐桌子上吃了起来。

正在前屋整理箩筐的矮人听到声响,连忙起身来到后屋要跟主人家道别。

翠菊叭啦了口稀饭到嘴里,正伸筷子去夹桌上的醃豇豆呢,看到矮人又不声

不响地出现在面前,吓得身子一颤张大了嘴巴,夹到一半的一截醃豇豆掉在了桌

子上,稀饭也从张开的嘴巴里滴溜下来,慌忙又伸手接住了。

翠菊看清又是矮人时,不禁心里来了气,她用力扁了扁嘴巴咽下嘴里的半口

稀饭,接着用力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大步来到矮人面前想要斥责一番。

可是矮人实在是海拔不够,翠菊觉得自己像是居高临下地在一个孩子面前发

脾气,有点以大欺小的感觉。看到身旁有张长凳子,於是上前一步去捉矮人的双

手,想把矮人拎到凳子上站着再斥责他。

哪成想,矮人个子不高可也是成年人,体重自然也不轻,开玩笑,一百来斤

啊,就凭你用手一拎那是不可能拎得起来的。翠菊一拎却没拎起来,这下更来气

了,索性蹲下把矮人抱了起来,走几步往凳子上一放:「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走

路怎么不带声音的?出现也不打声招呼,想吧我吓死是不?」

却说矮人没想到女人会出手抱他,还没想好怎么应付呢,接着又被女人往凳

子上一放,双脚没对正窄窄的凳子面,身子晃了晃一下子扑到了翠菊的怀里,双

手下意识地勾住了翠菊的脖子。

翠菊感到自己明明放手让他站在凳子上了,也没想到怎么又倒在自己怀里,

也是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他。

就这样,两人抱在了一起,不,应该是翠菊像抱小孩一样抱着矮人,矮人像

是一位乖巧的孩童用手勾住女人的脖子,紧紧地依偎在她的身上。翠菊的一对玉

峰被两人挤得变了形状。

翠菊抱着个人,手上的重量让她首先反应过来,只见她双手一松,矮人的身

体就像秤砣马上坠了下去。

这一天,对一向生活平平静静的翠菊来说,绝对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刚刚说矮人秤砣一样往下坠去,手却来不及反应还勾在翠菊的颈项上,翠菊

原本松开了抱矮人的双手,正觉得一下子轻松了呢,猝不及防地脖子被一种突然

而至的力量往前下方拉去,继而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往前扑倒在地,确切地说是扑

倒在矮人的身上,两个人滚在一起。

矮人被翠菊压在身下,不幸中的万幸是他的后背先着的地,才不至於摔个狗

啃泥。

更巧的是翠菊的双乳不偏不依,像是一张摊开的大饼正盖在他的脸上。然而

矮人此时却无心享受温柔乡,不是不想,从看到翠菊湿漉漉的躯体时,就觉得这

是个天生尤物,尤物自己送上门来,是个男人都会想的。

可是这个温柔乡却压着他,让他喘不过起来,加上还有翠菊整个身子都压在

他身上,使得他瞬间便憋红了脸,赶紧伸手使劲推开女人的身体,只见矮人刚从

女人的身下钻出半个头来,等不及全部推开,就翻着白眼大口喘起气来。

(五)

话说翠菊被矮人带着摔倒,趴在矮人的身上,被这始料不及的事情使她惊魂

未定,摔倒了也没立刻反应过来要爬起来,直到双乳被矮人一阵推搡,一阵莫名

的快感传来才猛然想起身下还压着个人。

翠菊的双乳被矮人粗鲁地推搡着,理应觉得不爽才对,因为一直以来她男人

都把她当宝似的对待,夫妻那点事从来都是她说了算,翠菊不想要时,她男人再

怎么有强烈的需求也只会苦苦熬着,或者自己偷偷去撸。在做那事时,男人也是

温柔得不行,轻轻地吻,轻轻地抚摸,轻轻地舔。哪像矮人那样用力地抓,使劲

地推搡?

可人就那么怪,翠菊却从矮人的粗鲁中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悸动,就像她

第一次与男人肌肤相亲时一样。翠菊想到了自己有可能在内心深处有一个暗藏的

灵魂,这个灵魂与她的外在表现不同,这个灵魂在性爱时有种对被虐的渴望。对

了,肯定是这样,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里,与丈夫的性爱中,从来没有像刚才双

乳被粗鲁对待时带给她的那么强烈的快感?

想到这里,翠菊像是想通了一个千年久思不得其解的难题一样,兴奋得笑出

声来,已经从矮人身上离开的她,突然又转过身去抱住矮人狠命地亲起来。

这不是翠菊爱上了矮人,而是她得感谢矮人,让她真正地认识到了自己喜欢

的性爱方式。

可是矮人哪知道女人的心思啊?他还以为女人可能很久没享受男人的滋润,

这会儿情欲高涨了呢。

他原来就是喜欢翠菊这样的尤物的,这会儿不是正合他意?於是被翠菊亲了

几下正当翠菊放手抽身的时候,矮人伸手紧紧地抱住了翠菊,又把那丰满的双峰

挤压得变了形。

自从嫁到金家开始,看到男人对她那么宝贝,翠菊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只

对自己男人好,从来没想过再去找别的男人。可是被虐的快感很快就俘虏了翠菊

的理智,这个时候,她爱的或者是爱她的丈夫在脑海里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希

望更加被虐待的强烈欲望。

与大多数女人在做爱时总是希望被对方爱抚、温柔对待不同,男人就跟他那

根直直的肉棒一样,喜欢直来直去直捣黄龙。

矮人也一样,自己的动作没有被制止,也没有接到什么提醒,他当然是按着

男人喜欢的路数来了。他狠狠地在翠菊的嘴上啃了几口,又在她的耳朵上咬了咬,

紧接着就把手伸进了翠菊的衬衣,直接在双乳上打起了太极拳。

一会儿用力抓几下左边峰,觉得右边峰还没抓过,於是又去抓右边,抓了几

下忽然又觉得不能冷落了左边峰,不如乾脆抓住两边的乳头一起揉。过一会儿发

现根本没法把握两座山峰,於是又搁下一只去抓另一只,然后又换一个山头,然

后又两只一起抓,如此反复几遍后,毫无徵兆地放弃了双乳,把手直接伸进了翠

菊的裤子。

矮人把手伸进翠菊的裤子后,先是摊开手掌摸了摸女人的阴毛,感到阴毛特

别长特别多,矮人想,这女人的阴毛会不会跟自己婆娘还有青葱的不同呢?想到

这里,他便双手把翠菊的裤子扯了下去,一直褪到了膝盖那里自己的双手够不到

才停下。

顿时一丛浓密乌黑的阴毛,便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了矮人的眼前。

矮人发现面前这【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女人的阴毛要比自己婆娘的阴毛要浓密,但没有那么长;与

青葱相比,也要浓密地多,可是没有那么幅员辽阔,从色泽上看,面前这女人的

阴毛最为油亮。

比较了那么多,其实时间却没过多久,矮人的手也没有停下来,他摸了几下

阴毛又抓起一把揪了起来,又让阴毛索索地从指缝间滑溜走。

抓了几下阴毛后,矮人的手指顺着阴毛的方向伸进了女人的肉穴,那里早已

是湿漉漉地,只差涌出来了。

再说翠菊被矮人从嘴到耳朵,从双乳到阴部,再到肉穴,恣意地蹂躏着,阵

阵快感传遍全身,仿佛矮人的每一个粗鲁的动作,都能带给她无比的享受一样。

她早已忍不住呻吟起来了。等到矮人手指伸进肉穴,她便忍不住马上用力把

他夹住,自己扭动了起来。

矮人当然不会听之任之,他的手指也用力地抽动起来。翠菊感到说不出的舒

服,突然她发现这只【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是矮人的一根手指,便有些恼怒,便也粗鲁地直接伸手去掏

矮人的肉棒,可是当他摸到肉棒时先是有些惊讶,再是满脸的疑惑。

等到掏出肉棒时,她愣住了,这小男人的肉棒也太粗太长了吧?

翠菊的反应矮人当然是知道的,他身材矮小但就是凭着这不同凡响的尺寸,

才得以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於是矮人也不再多花时间了,持枪在门口蘸了点淫

水,直接就挺了进去。

矮人在插进去之后,感到里面非常地紧。可是也没多想,直接就冲锋陷阵,

一直到自己缴械投降才软趴下来。

翠菊也差不多,淫水在矮人摸她乳房时就直流了,矮人的每一次用力的抽插,

都让她体会到一次高潮,矮人缴械时,她早已泻了好几次了。

过了许久,矮人趴在女人身上终於缓过劲儿来,问道:「你丈夫呢?很久不

在家了吗?你孩子呢?怎么也没看见?」

身体都赤裸相见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於是翠菊便把自己没有孩子,丈夫

不在家等等都告诉了矮人。

矮人这才知道为什么翠菊的里面那么紧?因为有没有生过孩子是有很大区别

的。生了孩子的女人,经过锻炼身材也许能够恢复到生育以前那样,但是那里面

却是怎么都要松弛宽松一些了的。

矮人是走南闯北的人,听说过见到过的人和事,当然比世代呆在一个山沟里

的人强。他最后告诉翠菊,生不了孩子也有可能是她丈夫的原因。虽然男人做那

事很厉害,可是不一定就有能力生孩子的,不妨以后去抓一些草药给他丈夫吃吃

看。

翠菊一听,心里琢磨道:以前只听说只有硬不起来没法插进去不行,或者肉

棒太短小射不到最里面不行,只有听说过「不下蛋的母鸡」的,哪里听说过男人

的种子不发芽的?像她男人这么年青床上功夫又凶猛,每次射出来的子弹,不但

有力而且量又多,感觉自己快被填满了一样,怎么就……

不过转而一想,矮人说的也有可能,因为就算问题在她自己身上,喝了快两

年的草药怎么还没用呢?要知道城里那个老中医可真的治好了很多人的。

想到这里,翠菊决定下次把这个事跟自己男人说一说,让他去看看也抓些草

头药治治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