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1)】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1)】

夏末的天气,明媚多变,不时的闷热与偶尔飘落的枯叶又让人感到一丝无明

的失落,不知是为快要离去的夏天还是为快到来的秋季,纷纷扰扰若失若得恰似

张晓明此时的心境。自从那日在校长办公室那张比普通尺寸大得多的沙发上被逼

向一个年龄几乎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猥亵老头献出了一个女人的贞操后,眼前的一

切就都变成了茫茫的灰色了。尤其是对一个拥有着美满婚姻家庭温柔丈夫的妻子

和哺育一双可爱优秀儿女的母亲来说就更无法接受了。

对校长不时传出地桃色新闻,原本对这个学校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虽然

以前也有上面的工作组来调查过,但也不了了之,从没查出过什么来,所以那些

绯闻也就成了学校里私下传播地小道消息,在茶余饭后成为大家感兴趣的谈资,

尤其是在男老师和校工中更是被津津乐道,添油加醋了。张晓明以前也从同事中

尤其是自己在学校后勤科的丈夫那儿耳闻,某某女老师和校长有染,哪个男同事

被校长带了绿帽,甚至哪个女学生或哪个学生的妈妈给校长上了等等。张晓明也

从来把这当是空穴来风的男人们的意淫来听,从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传说中的邪恶

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来,更没想到的是现实会比传言更龌龊更卑鄙。

「张老师,午饭吃好了吗?我爸爸请您去一下哦!」

「啊!」

张晓明的沉思被自己的学生校长的公子余聂惊醒,手中的红笔滚落在办公桌

下,一旁的余聂不等自己的张老师俯身,便一骨碌地从与张晓明对面的办公桌钻

了进去,还一边喊着「张老师,你别动啊,我来给你捡,啊哟,好深啊!」

「找到了吗?」

张晓明关切地问着,两只素裙下原本并拢的膝盖不由自主地滑向两边,脚尖

点地的双足,两只裹着青黑色短薄丝袜的脚跟俏皮地弹出了矮矮的鞋帮,圆润无

瑕,雪白的肌肤在袜色的映衬下更显雅致。

「张老师,你再等等,不要动哦,否则会把光遮掉的。」

余聂在桌下喘着粗气说道。

张晓明自然不会知道,在自己桌下那个「帮」自己吃力得气喘吁吁捡笔的,

在自己眼里平时木讷少言毫不引人注目的学生,这时正努力瞪着一对像他那个恶

心老爸一样的肉里小眼,盯着自己露在素裙下的光洁小腿,努力地顺着自己已敞

开的双膝向裙里窥视。即使这样做,余聂也无法使自己的视野再往裙里深入哪怕

一丁点了,但这也足以使这个内心邪恶的小魔王感到口干舌燥,开始急促地喘息

了!因为他已经见过了在这条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素裙下,包裹的是一对怎样令

男人喷血的玉腿,以及在这双玉腿的尽头,那片条状轻薄的黑森林,甚至还见过

男人粗大丑陋的肉棒怎样地强行闯入那片在黑森林掩映下的桃花源中肆意地翻江

倒海,只是所有的都不如此时此刻那样近在咫尺,虽然有衣裙掩盖,但余聂足以

用自己曾经见到过的去弥补、去想象、甚至去代入了,这怎么能不令他兽血沸腾

呢?

张晓明觉得自己一直保持着这个让自己僵硬的姿势已经让自己脚都有些麻了,

可下面除了余聂的喘气声就再没什么动静了,便开始催促起来。

「恩……张老师,最好请把脚抬一下,好像就在你的脚边上呢。」

张晓明不知道该抬哪一只,便把两只脚都微微地抬离地面,一双玉足的后部

整个都脱出矮矮的鞋帮,张晓明只得翘起脚趾勾住几欲脱落的平底皮鞋,此时在

余聂的眼前那一双深深地足弓、一对削峭圆润的后跟、八条露出鞋尖前缘性感的

趾缝,几乎完美地展现,散发一丝淡淡地混合着皮革味道的酸酸汗味。

「受不了啊!」

余聂恨不得一把拨掉吊在张晓明脚趾上的皮鞋,好好地做几次深呼吸才过瘾。

但这已经比以前自己溜进张晓明的办公室去偷闻自己班主任放在办公桌下换下的

鞋子爽多了。

「找到了。」

张晓明看着余聂肥肥的大饼脸涨得通红,满头是汗地从桌下爬了出来,手里

拿着自己的笔「给,张老师。对了我爸爸让您赶快去一下校长室,他说他下午还

要去开会呢。」

张晓明原本对余聂的感激随着他的这几句话,便荡然无存了。淡淡地道,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在堆满书籍和挂满诸如「为人师表」「园丁楷模」的校长办公室【原创中的桥段(编号1)】里,那张格

格不入的大沙发上,有个秃头的肥胖老男人,上半身西装革履,而下半身已是一

丝不挂,胯裆里黑白相间的杂草又长又密,除了紫黑的肉棒在其中一灵独立外,

下面的两个卵蛋都看不见了。在他身边是一个半蹲半坐着的衣衫凌乱的中年美妇,

于其说其美倒不如说其端庄,平平常常的五官组合的却淡雅脱俗,娇小的身材却

又有亭亭玉立之感,微微丰腴的体态则更突显出少女所没有的神韵,配以过耳齐

颈的秀发朴素得体的装束更给人以知性的气质。如果她站在三尺的讲台上,相信

即使是最调皮捣蛋的学生也会被她的气质所震慑,为她的容貌而吸引,更会为她

身上散发地浓浓母性的身材而想入非非。可是现在,她那只在课堂上拿粉笔握教

鞭的纤纤素手,此时正不可思议地握着身旁老男人胯下昂首挺立的肉棒,正上下

撸动着。

「不对不对,张老师,你这样可要把我的皮都撸下来了,太干了。你把它弄

湿了再撸啊!」

张晓明对给男人手淫并不在行,就连丈夫也没给弄过,平时的性生活也很传

统,一直是丈夫主动,如今要给一个丈夫以外男人用自己不熟悉的方法射精,确

实很难。可是张晓明知道,今天如果不能满足眼前男人的要求的话,自己是无论

如何也不可能离开这里的,好在男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帮他射精。当男人已经硬的

几乎连自己的手都握不满的肉棍脱裤而出时,张晓明简直惊讶眼前这根与自己丈

夫不能同日而语的狰狞肉棒那天是怎么被整个插进自己的阴道里去的,那天被校

长用后入式插入时自己除了比平时做时更胀痛外根本没敢去正眼去看一下毁坏自

己贞洁的凶器,满腔的悲哀与羞耻占据着自己的意识,美丽的肉体仿佛变成了一

具任人摆弄的臭皮囊。

张晓明茫然地抬头用无措地看着校长,「张老师,用嘴含一下吧!弄湿了再

撸,很快就会射的。」

这怎么可以,虽然以前丈夫也含蓄地向自己要求过,每次都让自己要丈夫尊

重自己为由给顶了回去,有一次小两口还为这不高兴了好几天,可如今对着这个

老色鬼张晓明当然更不愿意。但面对着两只手臂已经撸地都发胀了,手中的肉棒

也已通红发紫热得发烫,可就是一点没有要射的意思,张晓明真的快要绝望了。

也许这老色鬼是对的,男人都喜欢这样作践女人吧!张晓明此时只想快些完事,

现在唯一能找到的折中方法也许就是往肉棒上啐上点唾液作润滑剂,而不必用嘴

去触碰这让人恶心的东西。

下午的上课铃响过了已有一段时间,学生们也已有些骚动,吴欣更是隐隐觉

得妈妈可能有什么不测,因为上课迟到这种事以前从没有发生过,也不符合妈妈

平时端庄稳重的性格。同样有所感觉的是自己的同桌矮胖的余聂,只是他的感觉

比起吴欣来显然更翔实清晰,下体还没完全发育完的短肉棒已经都贴在了肥肥的

肚子上,不得不用手拨弄着裤裆,给那根不安分的东西腾出更多的空间。

「我妈妈怎么还没有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会,也许张老师正在做大人的事吧!嘿嘿……」

「呵呵,余聂你真逗,妈妈是大人,当然是在做大人的事啦!」

「啊!来了,妈妈来了。」

教师里原本的骚动霎时安静下来,足见张晓明在学生中的威信和尊敬,「对

不起大家,今天我迟到了,因……因为一点……私事,好了,总之很对不起大家

了,现在开始上课。」

吴欣看到妈妈的到来满心欢喜,原本隐隐地不安一扫而空,除了觉得妈妈从

外面进来时,脸色有点红彤彤的,头发也有点乱还有点气喘吁吁外,没觉得还有

什么不妥。

「妈妈一定是跑来的!」

吴欣看着有点气喘吁吁地妈妈毫不怀疑地脱口而出。可他却不会知道自己的

同桌的余聂的肉棒已经在向自己的妈妈高高地致敬了。因为余聂已在疯狂地想象

晚上通过偷装在老爸办公室里的摄影机在电脑上仔仔细细地欣赏眼前这位号称全

校最有味道也最严厉的班主任兼自己同桌老妈和自己老爸的精彩演出呢。当然现

在余聂也不会放弃这么好的近距离观察张晓明的机会,因为他和吴欣个子都不高,

所以两人坐在第一排,不过不是当中而是靠窗的第一排,从侧面可以很好地欣赏

到张晓明凹凸有致的身材,就连其他同学看不到的浑圆的臀部、丰腴的大腿还有

那段裸露在裙下的雪白小腿都可一览无余。

「妈的,腿好白啊!真想捧在手里咬一口,咦……那是什么?」

在张晓明白花花的小腿内侧隐约有一根细细的已结痂干裂的白印,从裙子的

深处一直延伸进青黑色的短丝袜里,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去注意。可是

对一个尚在发育时期的男孩来说这个发现就如是一个超级春弹,立刻就变得狂躁

起来,不能自已了,霎那间就有把张晓明推到在讲台上插入的冲动,而肉棒里的

炮弹也已经在裤裆里发射了,弄得余聂像尿了裤子一般狼狈不堪。吴欣被余聂的

气喘声吸引,扭头就看到正张着嘴喘粗气的余聂,脑袋上青筋暴涨,双眼血丝,

嘴唇发干,一只手还死死地捏着裤裆,样子恐怖又滑稽。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哦,我……我觉得有点……有点气闷。」

「要紧吗?要不要跟我妈妈说一下?」

「不……不用了,现在好多了,对了,今天你放学后还和你妈妈一起回家吗?」

「不,今天我和姐姐先回去,妈妈说上次测验的卷子还没好,今天要批完。」

「哦!是这样啊!」

「你真好点了吗?怎么怪怪地。」

「嘿嘿……我很好,很好。」

吴欣看着这个今天古怪的同桌,摇了摇头,又专心致志上课了,只是他不知

道余聂此时满脑子想地就是怎样把自己的肉棒像他老爸一样插进被自己视为女神

般的妈妈生养自己的子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