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情欲场】(36)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情欲场】(36)

三十六、渐晰

「工程搞得怎么样了?」杨玉兴泡好茶,来到沙发上坐下,问刘斌。

「工程进展很顺利,春节前应该能完工。现在关键是资金,虽然人工工资暂

时还不用支付,但是材料要钱买。今晚来找你老哥,就是想麻烦老哥下周帮我给

有关部门说一声,早点将第二笔进度款拨下来,否则很可能影响进度。」

「我就知道你小子过来肯定有事。」杨玉兴笑看着刘斌,接着着说:「这个

我会帮你去说,但是进度你一定保证,春运是关系千家万户的大事,如果春节之

前不能完工,影响到老百姓春节期间的出行,市政府不好交代。」

「只要资金有保证,我在这里向你老哥保证,过小年前一定完工。」

「行。」杨玉兴高兴地点头,接着说:「你如果能在小年前完工,以后有什

么事我们就好帮你说了。」

杨玉兴的承诺让刘斌心里踏实了不少,接着向他打听起市里的情况来。自出

狱到现在,他还没有单独与杨玉兴聊过,今天杨玉兴一个人在家,没有旁人,难

得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现在做工程,近一两年以本市为主,有必要

对市里的情况进行全方位的了解,这样才能针对性的开展工作。虽然此前对本市

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但是不全面,杨玉兴是市政府办的老人,对市委、市政府

和各机关的情况都比较熟悉,是不二人选。

杨玉兴知道他用意,详细介绍了现任市委、市政府领导和主要市局负责人的

情况,包括他们的性格特点和爱好。介绍完情况,杨玉兴特意提醒,做工程以后

不可避免地要与政府官员打交道,官场中很複杂,什么样人都有,要注意与他们

处理好关系,不能凭自己的喜恶去结交,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要轻易得罪,有些人

帮不了你忙,但是可以坏你的事。其次是,与官场中人打交道,在没有了解清楚

前,不要轻易与人走得太近,也不要轻易让人看出你与谁走得近,假如与你某人

的对头走得近,那么他就会想方设法坏你的事。最后,杨玉兴特别强调,官商之

间多数时候是利益关系,真正的友情不多,就是老乡、同学、战友,也要志趣相

同的才会有友情,但是,当官的也需要的朋友,特别是体制外的朋友,因为有些

事体制内的人不方便出面,要想在官场上有朋友,自身必须有价值。

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杨玉兴的老婆回来,他才告辞离开。杨玉兴本来

要他将酒带走,但是最后被他以下次来家里吃饭为由留了下来。

刘斌原计划第二天把租来的房子弄好,这个计划因周六晚上与杨玉兴的谈话

而打乱。昨晚与杨玉兴的一席长谈,他受益匪浅,特别是结合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来看,很多是金玉良言。现在干什么都得与体制内的人打交道,如果没有体制内

的人支持,就不可能取得成功。因此,他决定利用休息时间去拜访一下相关人员,

只有将各方面的关系处理好了,以后的工作才好开展,如果什么事都要杨玉兴和

王建峰打招呼,只会让他们被动,自己也不可能发展起来。拜访相关人员,去办

公室和去家里性质完全不同,能去家里的人一般关系不错。因此,吃过早餐第一

件事便是分别给相关人员发信息,看他们是否在家,是否有时间接见。

最先回信息的是王建峰,接着是陈彪、周晓华和公路局的牛益华,王建峰只

有上午有时间,其他人都是随时恭候。

他这次去王建峰家只提了一对酒、两条烟,王建峰也没有客气,收下后,说:

「小刘,你以后来最好不要提任何东西,免得外面的人看到说长道短。我们的关

系摆在这,你一进院子,别人就知道是来我家。」

「老领导,就两瓶酒,两条烟,别人能说什么?难道他们走亲访友,特别是

看望长辈,不带点东西去?」

「你说是两瓶酒、两条烟,别人未必相信。如果你以后不想再在L市做事,

你提东西来我不反对,如果还想在L市做事,就不要提。」

刘斌想想觉得王建峰说的有道理,点头说:「我听老领导的。」

「上周你到老领导那里去了?」

「我去拜访了朱叔,他对我很关心。」刘斌点头说。

「他对你一直很关心,认你做侄子,对你来说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千万

不能给他添乱。你现在做工程,一定要把事做好,不要让他失望。」

「老领导你放心,我要嘛不做,只要接手做,就是亏本也要做好,不让老领

导你们失望。」

「工程进展还顺利吗?」王建峰关心地说。

「目前进展还可以,如果不出意外,春节前应该能够完工。只是工期紧,前

期需要投入资金比较多,资金有些紧张,现在投入两百多万了,如果后续资金不

能保证,进度很可能会受影响。我的底细老领导你很清楚,今天来,除了看看老

领导,也是想麻烦老领导给有关方面打个招呼,早点把进度款打给我。」

「这个没问题。明天我给他们说一声,你赶紧打个报告,要说明为了确保春

节前完工。」

有杨玉兴和王建峰两个秘书长打招呼,他相信下周拨款应该不会有问题,於

是转移话题,说起了他们被诬陷之事。这是他出来后第一次与王建峰单独交谈,

想与对方交流一下自己对此事的看法,说:「老领导,上次你和朱叔无端被诬陷,

事后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不仅仅是为了对付朱叔,同时也是为了对付你。」

「说说你的分析。」

「表面上对方的竞争对手是朱叔,不希望朱叔上去,但是朱叔的口碑很好,

要阻止朱叔进步很难,除非是制造出对朱叔不利的事端。他不希望你上去,是因

为你与朱叔的关系,你们关系近,大家都知道,如果你上去了,即使朱叔没上去,

在市里实力也不一般了,他就是上去了也很难控制局势,更别说一手遮天了。

【情欲场】(36)

如果你没上去,朱叔即使上去了,班子里没有援手,对他不可能有大的影响,

毕竟他在市里耕耘了这么多年。「

「你的分析有道理。难怪老领导赏识你,说你头脑清醒,思路清晰,能成大

事。这些老领导和我也分析过,不管对方是不是能上去,我始终是他攻击的对象。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采用这种手段。」

「老领导,我怀疑那个购买玉器的凭证是假的。」

「哦?」王建峰惊异地看着刘斌,似乎有些意外,接着说:「说说你的看法。」

「传出你们两人要上去是工程招标之后的事,他不可能提前知道,也不可能

提前策划,要策划也是在风声传出来之后。再说,那两个东西是在工程完工后才

送来,他不可能提前很久去买,如果在工程投标之前就买好了,投标之前就应该

送来,没必要拖到工程完工后。因此我认为,那个凭证是后面弄的。正好这个工

程的招投标工作是你们两位领导负责,如果在这个上面做文章就可以一箭双雕,

把你们两人都套进去。虽然工程招标的整个过程没有违规行为,但只要你们之前

受了贿,就是大问题。」

王建峰点了点头,说:「你的分析有道理,刚才你说的有一点我们倒是没有

想到,就是他们敢拿假发票来做证据。当时我们只是觉得奇怪,如果玉器是为了

中标买的,那时对方应该不知道我属马,朱市长属虎,即使是天马公司的人提供

信息给他们,也应该在招标之前送出来,不可能等到一年之后工程竣工时,最迟

也应该是在中标之后。如果他们在这个项目上赚了钱,要感谢的也是打招呼的那

位领导,他们当时中标,一是因为他们的报价基本合理,其次是上面有人打招呼,

我们只是顺水推舟。他在工程竣工之后,给我们两个没有多大关联的人送这么贵

重的礼物,是抓住了人的正常心理,有高人在后面策划,这个只要公开,绝大多

数人都会认为是中标之前送的,不会相信是工程竣工之后送的。」

「这也是我在里面受别人启发想到的。」刘斌笑了笑,接着问:「老领导,

不知道你能不能通过关系弄到那张发票的複印件?」

「你是想调查发票的真假?还是想知道这事与哪些人有关?」

「老领导,你说的很对。我想查证发票的真假,更想知道哪些人参与策划了

这件事。」

「发票的複印件,我会想办法弄出来。至於哪些人参与了这件事,恐怕不好

查。这样机密的事,知道的人绝对不会多,除非是找到哪个送东西的人,再顺藤

摸瓜。」

「只要这个人还在世上,我相信迟早会把他找出来。」

刘斌与王剑锋聊了两个多小时,在他家吃过中饭才离开。下午,他又去拜访

了周晓华等人,自然不客气地提到了资金紧张之事。周晓华笑着说此事归交通局

管,他只能打打边鼓。陈彪得知来意后,爽快地表示没问题,并督促他尽快打报

告申请,年底资金紧张,晚了不一定能及时拨付。陈彪还表示,周一便派人去现

场查看工程进度。公路局的牛益华对他提着礼物登门拜访颇为感动,虽然公路局

与公路维护关系紧密,但是他们只管立项申报和质量验收,至於谁来搞,公路局

没有话语权,而质量验收,有这么多人关照,只要场面上过得去,也没人敢乱来。

因公路局与进度款的拨付无关,刘斌没提资金紧张之事,与牛益华闲聊一会

便起身告辞。牛益华要留他吃饭,他以晚上已约人为由推辞了。从牛益华家出来,

他看时间才五点,想了一下,时间还早,不如去商店买点生活必须的东西,好早

点从招待所搬出来。

他来到商店,停好车,径直向商店走去,刚到门口,便遇上提着东西从里面

出来的金晶。金晶见到他颇为意外,说:「老弟,你也来买东西?」

「是的。我租了套房子,准备买点必须的生活用品。姐,今天也有空来逛商

店?」

「我给孩子买点东西。你在外边租了房子?是不是招待所住着不舒服?」

「不是的,姐可不要误会。」刘斌笑了笑,接着说:「如果只是在这里呆一

两天,我肯定会住招待所,起码随时可以见到姐。但是,最近我在市里要待一段

的时间,如果老住在招待所,别人知道了,难免会说闲话,对杨主任他们不好。

如果我自己掏钱住,目前又还不具备条件,所以只有租套房子。「

「呵呵,你说的也在理。你还要买些什么东西?」

「只是租了房子,买好床铺,其他东西都还没买。」

「要不要姐帮忙?」

「呵呵,如果姐有时间,那求之不得。」刘斌不客气地笑着说。

金晶自然乐意,即使没时间也会抽时间。有金晶帮忙,刘斌很快便买好了生

活必须的物品。当他将车子开到商店门口装货时,金晶惊异地说:「老弟,你的

车?」

「上周到S市,托朋友弄的二手车,搞工程没有个车不行。」

「我还以为是新车,跑工地越野比较适合。」金晶点了点头,接着说:「多

少钱?」

「不贵,不到十万。」

「不错。」

装好东西,上车后,金晶说:「老弟,你这个朋友够意思,还不到十万公里,

才几万块钱就给你了。」

「呵呵,还不是看我穷。」刘斌笑了笑,没有过多解释。

来到出租屋,发现房子已经收拾干净,新买的家具也按要求摆好了。金晶帮

刘斌一起将物品搬进家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像女主人一样,开始整理房间。

刘斌见六点多了,说吃了饭再整理,反正晚上自己有时间,金晶却坚持要整

理好再去吃饭。金晶很能干,房里的事不用他插手,见他站在一旁看着,便叫他

去整理厨房。

当一切弄妥后,七点多了。金晶帮自己忙了大半天,刘斌想到外边找个好一

点的店子请她好好吃一顿,但是金晶不同意,说时间不早了,在附近找个店子随

便吃点就行了。

附近小饭店不少,两人找了一家相对干净的小店。吃饭当中,刘斌将王保国

和李琳打听来的情况告诉了金晶。金晶听后,思忖了一会,说:「这么说很有可

能是检查组来检查那天夏行长和高洁都喝多了,酒后乱性,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正好被张明知晓了。」

「我这两天也在琢磨,综合这些情况看,很可能是这样。要不,张明与她结

婚之后,不可能与她的领导关系疏远。」刘斌先前不愿接受这个分析,此刻金晶

提及,只有认同,接着又说:「关键是没有证据。」

「这个证据不好找。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件事很可能只有高洁、夏行长、

还有张明他们三人清楚,如果还有其他人知道,应该早传出来了。」

「姓夏的那里,我叫人去打听了。」

「我再帮你找人打听一下,看那天吃过饭后,他们去了哪些地方,都干了些

什么。只要知道这些,就不难求证了。」

「那拜托姐了。」

「和姐还用客气?」金晶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斌,神色有些暧昧。

看得刘斌心中一动,心想有两个星期没与她亲热了,她对自己这么好,等会

得好好慰劳才行。

谁知金晶吃过饭却不去房间了,说今晚不方便。刘斌慰劳的计划落空,只有

开车送金晶回去。到目的地后,他从车后拿出一个礼品袋,交给金晶,说:「姐,

给你从S市带了一套护肤品,不知你喜不喜欢。」

金晶也不矫情,接过礼品袋,笑着说:「弟这么有心,姐怎么会不喜欢呢?」

也不看是什么礼品,在刘斌嘴上亲了一下,便下了车。

刘斌开车返回住处,发现还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没买,比如毛巾、洗漱用

品等,换替衣服也还在招待所,想到晚上还要写个申请进度款的报告,这里什么

也没有,决定还是再去招待所住一晚,明天再搬过来。

回到招待所,他从服务员那里拿来稿纸,准备写报告,但是心神始终无法静

下来。吃饭时金晶的分析,始终在他脑海出现缠绕,越发觉得张明掌握的把柄可

能就是高洁与夏行长之间的事,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如果高洁是与其他人发

生关系,她与张明结婚之后,张明应该与夏行长更亲近。现在夏行长对张明避而

远之,并且想调走,很可能是因为张明掌握了他与高洁的秘密,想远离张明,以

免被其要挟。

想到这里,一连串的问题随之出现在他脑海:检查那天有不少客人,饭后姓

夏的怎么会与高洁单独行动?即使客人们吃过饭就走了,也还有肖玲玲在,如果

打发肖玲玲先走,那不是等於告诉肖玲玲他们之间有事?难道是肖玲玲先行离开

了,送走客人后只剩下他们两人了?那这个秘密张明又怎么知道?

他想了半天,最后觉得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肖玲玲有事先行离开了,送走

客人后,姓夏的看只有他和高洁了,就勉强高洁,被张明无意中发现,从而跟踪

盯梢,最后掌握了把柄。如果不是勉强,姓夏的是高洁的领导,他们在一起,以

张明对两人的了解,肯定不会起疑。但是,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推测,因为依据

高洁的性格,如果不愿意,姓夏的很难勉强,从王保国调查来的情况看,姓夏的

一心只想往上爬,平时很注意与女下属的关系,即使心里有想法,也应该不会勉

强。

难道他们之前就有了关系,这次他们饭后约会碰巧被张明发现了?尽管这种

可能不能排除,但是刘斌仍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之前高洁没有对自己流露出任

何不满,即使是在己出事之后想找个靠山,也应该找个大一点的,姓夏的怎么说

也只是个支行的行长,对她不可能有大的帮助。

难道高洁与姓夏的之间没事?想到这里,他有些糊涂了,如果他们之间没有

关系,那王保国和金晶等人调查来的情况如何解释?张明所掌握的要挟把柄是高

洁与谁的?他思忖半天,最后还是觉得张明掌握的把柄应该是高洁与姓夏的。问

题是这个把柄张明怎么会掌握到这个把柄?如果是其他人提供的,那肯定会有不

少人知道,王保国他们也应该早就听到这方面的传闻了。

莫非姓夏的与高洁之间的事,是张明一手策划的?这个问题一进入脑海,刘

斌眼睛一亮,猛然想起上次在省城他们给小慧下药之事,觉得事情很可能是这样,

姓夏的与高洁如果发生关系,也很可能是着了他的道。他们都与张明熟悉,一般

不会提防,特别是姓夏的原与张明称兄道弟,更不会想到他会害自己,只要有机

会张明就可以实施。如果高洁与姓夏的发生关系,他就有了要挟高洁的把柄。

他一直在打高洁的主意,对高洁的性格肯定了解,知道无法勉强,强行得到,

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手里有了把柄,就不怕高洁不就范了。

那天上面来行里检查,姓夏的与高洁都出面陪同,正好给了他实施计划的好

机会。如果两人不在一起,他的计划就很难实现。於是他想办法先将肖玲玲支走,

然后两人在酒里或者茶里下点药,待客人一走,两人体内的药性也发作了,这时

没有外人在旁,在药性的作用下,两人失去控制,不可避免地发生关系。

高洁与姓夏的发生关系后,因为姓夏的并未强迫,她无法报警,加之是自己

领导,闹出去别人也不一定会相信。姓夏的在行里口碑好,没有这方面的传闻,

外人知道后也许会认为是她为了找后台,故意引诱领导,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不敢声张。也因为姓夏的当时没有强迫,事后高洁也不感告诉自己。此后,张明

拿着掌握的把柄明目张胆地去要挟高洁,高洁为了自己的声名,只有乖乖就范嫁

给他。王保国第一次提到的,张明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掌握到高洁的把柄,很可能

就是指这事。

想到这里,刘斌心里豁然开朗,此前的疑难全部解决了。包括后来高洁很快

被提拔为副行长,也好解释了,姓夏的与高洁发生关系后,觉得对不起高洁,同

时也不希望事情闹大,最后提拔她为副行长作为补偿。后来姓夏的知道这件事是

张明策划的,就慢慢与张明疏远了。

现在看来,只要查清那天肖玲玲是不是先行离开就行了,如果肖玲玲先行离

开,那这一切就是张明所为。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拿出电话,准备给王保国等人

打电话。刚调出号码,手机来了信息,他以为是金晶来的,打开一看,竟然是牛

丽丽来的,问他方便不,似乎想与他通电话。

她想与我说什么?刘斌思忖着,没有马上回複,担心对方收到回複后,马上

打电话过来,自己不知道该用何种口气与对方说。这两天两人虽有联系,但都是

简单的信息联系,没有通过话,而且信息也不多,除了自己离开S市返回时那次,

就只有两次,一次是他到L市之后,给牛丽丽发了个「已到L市」的信息,其次

是昨天下午在工地收到牛丽丽发来的问他忙不忙的信息,当时正忙,只是简单地

回了一个「现在工地有点事」,昨晚回来之后忙着落实资金之事,没有再与对方

联系。

他思忖了一会,觉得暂时还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与对方说话比较好,於是拨

通了牛丽丽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两下便通了。

「丽丽,还好吧,这两天我比较忙,也没与你联系,对不起。」

「我知道你忙,没关系,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那天晚上与姓张的在金钻一

起唱歌的人查出来了。」

「哦?」刘斌一听兴奋不已,没想到牛丽丽这么有心,这么快就把那帮人查

清楚了。

「一个是省工行的办公室主任黄顺达,一个是省建工集团的市场部经理文辉,

一个是省建三公司总经理林学文,一个是工行Z市分行的行长朱标。」

「丽丽,你怎么这么快就帮我查出来了?」

「我们公安部门查这个并不难,何况大厅和走廊里有监控。」

「丽丽,谢谢你。」刘斌颇为激动地说。牛丽丽说的轻巧,但是他知道牛丽

丽肯定动用了不少关系。尽管省行的黄顺达和建工集团的文辉在省城,但是其他

两人不在,省建三公司也在Z市,他们又都不是经常在电视上抛头露脸的名人,

即使有照片,要查清楚身份也不是易事,更何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别客气,刘哥,你与姓张的有沖突,知道他与那些人走得近,我想对你也

许有帮助。」

「不是也许有帮助,而是有很大的帮助,至少以后遇上与他关系近的人,会

多加注意,避免被他们算计。」

「嗯。」牛丽丽接着说了声:「刘哥,工地忙,你早点休息,我挂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刘斌感觉到了对方的情意。但是此刻他没有心思来考虑

对方对自己是哪种感情,心神已被对方带来的消息吸引。张明的舅舅现在Z市,

他认识Z市分行的行长不奇怪,省行的办公室主任可能是那位分行长介绍认识的,

他找他们有什么事?如果是贷款,没有必要将建工集团的人叫上,他们在一起,

是之前就熟悉,还是最近才认识?

他想了半天,无法得到答案,觉得有必要尽快对张明的社会关系进行全面了

解,於是拨通了王保国的电话。王保国听说是问他在省城和Z市有没有关系较铁

的战友和朋友,遗憾地说省城没有,Z市原来有个关系比较好的战友,但是好几

年没联系了。当知道是要他了解张明与Z市工行和省建三公司的关系时,连忙说

会尽快想办法与那个战友取得联系,让他帮忙了解。

他没有与王保国说调查那天肖玲玲是否提前离开之事。他仔细想了一下,觉

得还是不说为好,免得误导他们,毕竟这些只是自己的分析,万一真实情况不是

这样,反将对方带入误区,忽略了调查过程中的一些重要信息,耽误时间,反正

现在这方面的情况他们也在调查,不如让他们按已掌握的信息和自己的思路去调

查,也许收获更大。

他收敛心神开始起草申请报告,也许是心事告一段落,思路格外清晰,不一

会便将申请报告拟好,检查一遍觉得没有遗漏后,才洗漱、睡觉。

第二天一上班,刘斌到招待所打印室将申请进度款的报告打印好,签字盖章

后,送到了交通局。从交通局出来,刘斌给王建峰和杨玉兴分别发了个信息,然

后陪交通局的人去现场察看。

这种察看不过是走走过场,他陪众人到现场转了一圈,给每人发个小红包,

返回市里招待众人好好吃一顿,就圆满完成了。

饭后,刘斌返回招待所,收拾行李退房。他原准备今天把所缺的生活必需品

采购好,回到租住的房子后,觉得还是先去省城一趟为好。报告递上去最快也得

一两天才能批下来,报告批下来后,很可能会比较忙,没有时间再去省城,而周

薇怀孕之事需尽快解决,於是给周薇发了个信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