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Jerry跨下熟女自白】(借精生子的陈秀雅)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2次

【Jerry跨下熟女自白】(借精生子的陈秀雅)

Jerry胯下熟女自白:借精生子的陈秀雅

我:「你这蠢女人,终於肯告诉我实话啦!」

在咖啡厅,我看着眼前这位日益消瘦、黑眼圈浮现、满脸倦容的亲生姐姐陈

丽雅,感到十分心疼。

丽雅:「Jerry是我女儿的前男友啊!我哪敢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不伦关

系?我实在受不了他旺盛的性欲,才会找你想办法……」

我:「不过就是个大学生嘛!年纪比你儿子还小呢!有什么好怕的?」

丽雅:「你有遇过下面大根、体力充沛、腰力很猛的年轻帅哥吗?」

老实说,像Jerry这样的极品小鲜肉我还真没遇过。正因如此,我想趁

机把他从姐姐手里接收过来。除了享受他活跳跳的年轻肉棒,我还需要他的优良

基因,生一位小宝宝,实现当妈妈的愿望。

我:「我说姐姐,你这个症状很简单,就是上瘾了!为了你的家庭着想,我

建议你快刀斩乱麻,别再跟他来往了。」

丽雅:「唉!但是我舍不得他,他也不会放过我……」

我:「嘿嘿!你赶快把他的联络方式给我,我来帮你搞定。」

丽雅:「也好!反正你单身,你要跟他怎么样都很方便!不过我奉劝你在床

上要小心。」

我:「放心啦!我不像你早早就被婚姻绑住,我可是阅男无数呢!绝对把他

榨乾,为你报仇!」

姐姐摇头苦笑。我这个姐姐跟我不一样,从小就温顺乖巧,还是个生活白痴,

会被一个小朋友当成性奴,倒也不令人意外。

不过我们姐妹俩有个共通点,就是同属美人胚子。我一样有Dcup,身材

高挑却略显丰满,尤其东方女性少见的蜜大腿和翘臀,更是让我引以为傲。不过

身为妹妹,我有一个优势就是比她年轻(废话),今年刚好40。

我压低音量,和姐姐讨论如何将Jerry约出来,猎鵰计画正式启动啰!

***

往宜兰的路上。

我包下人烟罕至的山间别墅,打算整个周末和Jerry夜夜笙歌。以他现

在的年纪,两天一夜应该可以做好几次,把我子宫灌满,增加受孕的机率。

丽雅:「你疯了吗?跟那位人肉打洞机共处一室那么多天?我可不敢,陪你

一下我就要走了。」

我:「谁要你当电灯泡了?你3P一场,当作是跟Jerry的分手炮,就

可以自己先开车回台北了。」

姐姐:「3P真的可以吗?我没试过,感觉很奇怪呀!」

我:「不要更好!我就直接享接收你的小狼狗,到时候别吃醋反悔,吵着把

他要回来!」

姐姐摇头苦笑。她知道我的个性,我从小想要什么,就一定会努力得到,不

计后果,也不择手段。也正因如此,我才会把历任男友,成为一位逍遥自在的大

龄剩女。

姐姐以担心婚外情曝光为由,藉故不让Jerry搭便车,所以他自己搭客

运来宜兰。我们的车刚停好在院子,Jerry已经先到,在门口迎接姐姐了。

Jerry:「丽雅……咦?这位大姐是?」

丽雅:「这位是我之前和你提过的,我的妹妹陈秀雅。」

我:「别叫我大姐,【Jerry跨下熟女自白】(借精生子的陈秀雅)不敢当,你也算是我的小姐夫呢!叫我秀雅叫好。」

对於我的揶揄,姐姐恶狠狠瞪了一眼表示抗议。Jerry则是满脸惊恐,

他没料到我会知道他们的畸恋。而我则是趁机打量这位小鲜肉,确实是我姐姐所

形容的极品,短袖T恤藏不住他精壮结实的肌肉,而胯下那根因为太长,隐约看

得出来只能斜放在裤裆里。至於腰力、体力是否优秀,则要晚点试过才知道啰!

我:「不用紧张,你们的事情我会保密,因为从今以后我也会加入你们的行

列唷!」

Jerry看着我这位熟女,眼中的惊讶逐渐被欲望所取代。我穿着桃红色

迷彩热裤,短到连「屁股蛋」都露出来,白皙的蜜大腿足以勾魂摄魄;上身则是

黑色低胸T恤,D奶呼之欲出。看来我很对这小鬼的胃口,未来的「性福」有着

落了。

***

没有无谓的寒暄和废话,在我的主导下,Jerry和姐姐都乖乖去洗澡,

准备「开战」。只是没想到Jerry这么色急吼吼?等我洗好澡进去房间,他

已经压在我姐身上对她狂抽猛送……

年轻猛男我不是没玩过,但亲眼看见一对宛若母子的肉体交缠在一起,心里

还是觉得很新鲜,也令人跃跃欲试。

姐姐用哀怨的眼神望着我:「Jerry就是这样,像电动马达一样从头做

到尾,好像都不会累,让我高潮不停,快要疯了……」

我:「原来你就是这样欺负我姐姐呀!怪不得看她这几年被你榨乾,越来越

憔悴。」

我冲上床把Jerry往后拉,让他的巨根从姐姐体内拔出,整个人躺在床

上。然后我掰开早已湿漉的小穴,一屁股坐下纳入他的庞然大物。

结果我太轻敌了,大如茶叶蛋的龟头撞击我的花心,五脏六腑为之一震,小

穴也被撑开至前所未有的宽度,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但同时那股巨根特有的充

实感令人陶醉,让我由衷发出讚叹。

我:「噢!我以为大鵰都是软绵绵的,没想到你的跟铁棍一样硬?这不科学

呀……」

Jerry:「因为我还年轻,运动量又大,所以有充沛的血液循环,能让

巨根勃起至最坚挺的状态!」

我:「还好我有备而来,这阵子先用超大尺寸按摩棒扩张过,不然刚才可能

第一下就被插晕了……

Jerry:「秀雅姐姐,按摩棒比得上我活跳跳的肉棒吗?」

Jerry说得对,按摩棒没有他的炙热体温,也没有滚烫的射精,更可怕

的是,按摩棒有开关,Jerry没有。

当然我不会自乱阵脚,而是以稳定的速度摆动着腰,像女王一样主导节奏,

让Jerry的巨根为我服务。而姐姐也很有默契地将小穴凑到他的嘴上,分散

他的体力和注意力。

我:「怎么样?第一次玩3P吧?你有办法一次应付两位姐姐吗?」

Jerry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伸手按摩我的阴蒂,还突然主动向上

顶,力道之大让我整个人飞起来,然后又重重坐在他的巨根上。腿软的我只能任

由他摆佈,一秒从女王便性奴。

我:「喔!好可怕的速度和力道,Jerry你真的好厉害,我要高潮了!」

丽雅:「糟糕,我也是!但我刚刚已经两次了,不想再高潮了……」

Jerry反应很快,另一只手抓住想要逃跑的姐姐,继续用刁钻的舌头在

她小穴里翻搅。我们姐妹俩几乎同时达到高潮!同样高亢的浪叫响彻整个房间。

我高潮后整个人全身无力,坐在Jerry身上喘气。没想到他一把推开姐

姐,把我扑倒在床上疯狂抽动公狗腰,在体重和地心引力的帮助下,每一下都插

入最深处。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猛烈的性爱,舒服得不断发出销魂呻吟,双手搂住J

erry脖子,献上火辣的舌吻。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快感没有一个女人能

承受太久。现在我反而希望姐姐不要走,不然我一个人被Jerry插两天一夜

肯定凶多吉少。

Jerry:「刚才你问我有没有办法应付你们姐妹俩?现在你觉得呢?」

我:「姐姐没骗我,你真的不是普通的男人,一根大鵰像凶器一样。但我没

在怕,随便你插!大不了昏过去而已。」

Jerry:「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你姐姐常常昏过去又被我插醒,

高潮后又昏过去。我看你床上经验比她丰富,可惜遇到我也是没用。」

Jerry一边对我抽送,一边把姐姐抓来旁边,用手指在她小穴里翻搅。

姐姐两手紧抓着Jerry强壮的手臂,却无法减缓他手指灵活的挖掘,加上她

纵欲过度导致的阴道发炎始终没有痊癒,只能望着他不断呜咽。

可惜我现在自身难保,救不了姐姐。Jerry的巨根插得我全身不断抖动,

小穴也不断收缩,与他锐利的龟头冠状沟硬碰硬。前一波高潮的余韵还没停止,

新的高潮又即将来到,是享受,也是折磨。

我:「啊!小畜牲这么厉害,我又高潮了!啊!」

姐姐:「我也高潮了!不要再挖了呀!」

Jerry:「不愧是姐妹,两个都喜欢年轻肉棒,高潮起来也都不害臊…

…」

我们这对年纪加起来快90岁的姐妹俩,就这样被一位20岁的小鬼玩得高

潮迭起,躺在床上呆呆望着天花板。

然而我没能喘息太久,Jerry又用火车便当体位,把我抱到阳台猛力往

上顶。面对宜兰的好山好水,我却是前面两座山上下跳动,下面的洞不断滴水。

我:「我舒服得想死,却也痛苦得想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Jerry:「这你还不懂吗?舒服,是因为我的巨根给你们最全面的冲击;

但也因为太舒服,身体不堪负荷,所以痛苦。也就是说,想要体验绝顶的高潮,

就要付出代价……」

我:「这代价我愿意!跟我姐姐分手吧!让我当你的女人。」

Jerry:「你知道丽雅为什么把你骗来吗?因为她有把柄在我手上,如

果想要离开我,就必须抓交替。」

我:「我又不是刚出社会的年轻美眉,早就猜到你们的把戏,反正我就是愿

意!」

Jerry:「那好,反正你这熟女很性感,我很喜欢,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但为了避免你日后逃跑,丽雅的性爱影片我还是继续留着。」

我忍着下半身传来的致命快感,终於和Jerry谈好条件,代替姐姐成为

他的女人。然后Jerry把我放在栏杆上,用闪电般的速度摆动公狗腰,并按

摩我的阴蒂,催发我第3次高潮。我的哀嚎在山林间回荡,然而方圆十里只有叽

叽喳喳的麻雀,彷彿在嘲笑我的狼狈。

Jerry:「秀雅,你果然经验丰富,被我插了半个小时都还没有求饶。

没关系,我还有好几天可以玩你,现在我先给你姐姐做最后的道别。」

Jerry把我锁在阳台,回到房间将巨根直直插入姐姐的小穴。他的巨根

远看大如宝特瓶,此刻却以极快的速度在姐姐体内抽送,从弹簧床激烈变形的程

度,足见腰力之恐怖。姐姐泪眼婆娑、表情惊恐,下半身却主动配合Jerry

而抽送,甚至偶尔还夹紧他的腰。如此淫靡的活春宫,不禁让我讚叹姐弟恋才是

最完美的结合……

莫约20分钟多后,Jerry在原位拔出巨根射精,大部分喷洒在姐姐的

巨乳和脸上,最远甚至射到床头。她曾说Jerry射精有半罐养乐多之多,力

道宛若强力水柱,我还笑她太夸张,如今总算见识到了。为了怀上Jerry的

孩子,往后必须被他疯狂内射,只能请我的子宫多多担待了……

***

自从长大之后,我就不曾自在躺在草地上,一来怕髒,二来怕虫子。

如今的我,却瘫软在别墅院子的草地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小穴正接受J

erry巨根风驰电掣的活塞运动。我仰望天空,天气很配合,灰濛濛没有九月

天该有的艳阳。不规则的云朵,加上Jerry对我肉体的暴力冲撞,让我有天

旋地转的错觉。

Jerry:「刚和我做了半小时,感觉如何?喜欢吗?」

我:「喜欢!光是欣赏你的青春肉体,就足以让女人湿了一片,加上巨根猛

烈持久的抽送,最后再来个大量喷射,简直是销魂啊!」

Jerry:「可惜你没早说要跟我借种生子,否则刚刚那一发就给你了。」

我:「身为女人,这种事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反正我一个保险套都没带,这

两天随便你做,就算我求饶,你也不要理我。」

Jerry:「唷!为了生小孩,阴道被插烂也不怕?那我就每天给你两、

三发。如何?」

Jerry的巨根持续以狂暴的速度和力道在我体内抽送,彷彿一台超强打

洞机,没有一丝疲倦和停滞。伸手揉捏阴蒂是他的惯用伎俩,藉此迫使女人连续

高潮。帅气脸庞和青春肉体,就像希腊雕像般诱人,让我小穴始终维持氾滥,然

后在他胯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Jerry以正常位抽插,我的蜜大腿、翘臀和巨乳在他的撞击下不断颤动,

挥洒汗水。巨大的龟头以闪电般的速度刷着我的阴道壁,往内时将花心顶到极限,

彷彿肚子都要穿破。

痛苦的快感不断袭击脑门,特别是高潮前阴道剧烈收缩,快感倍增。高潮时

脑门一片空白,全身不自主痉挛抽搐。高潮后小穴变得极为敏感,只想好好休息,

无奈他的巨根依旧残忍抽动,我只能咬牙苦撑,直到下一波高潮到来。

Jerry:「秀雅,你是我玩过的熟女中最能干的唷!不像她们高潮后会

昏死。」

我:「我倒很羨慕她们。因为高潮后还要被你继续弄,那感觉好像有千万只

蚂蚁在小穴里钻,倒不如昏死过去。」

Jerry:「可是你今天也高潮9次了,我也差不多要射第二发,这次灌

满你的阴道奖励你!」

我顾不得人在户外,用尽吃奶的力气大声哀嚎,以抒发体内过激的快感。双

手下意识想要推开Jerry,无奈两只大腿被他紧紧抱住,只能任由他胀大的

龟头在我体内暴走。

Jerry:「秀雅,不要乱动!现在是让你受精的紧要关头,你最好安份

点,别忘了是你求我的。」

我:「不行啦!我的子宫颈好痛,被你撞坏了!我不玩了!小孩我不生了!」

Jerry:「开什么玩笑?你忘了你已经接替你姐了吗?跟我做爱不得拒

绝。」

我:「哪有男人可以这么持久?还可以连做不停?你是不是有病啊?」

Jerry不理会我的言语攻击,而是用下半身加大力道来报复,我彷彿在

狂风暴雨的海上载浮载沈,有种被快感淹死的错觉。

几分钟后,Jerry将19公分巨根完全顶入我的小穴内,喷出大量滚烫

的少年精。想起刚刚房间内那3、4公尺的射程,如今通通冲击在我体内,又从

我的小穴口满出。

Jerry:「秀雅,我射了好多,少说也有50c。c。,多射几次一定

可以怀孕的!」

我两眼翻白,意识模糊,全身瘫软在草地上。然而Jerry却不善罢干休,

又用两根手指插入我小穴内翻搅,爱液混合精液发出湿漉漉的水声,对G点的刺

激又诱发我今天的第10次高潮。接下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

***

周日晚上

我:「喂!经理你好!不好意思,我突然生重病住院,可能要跟你请假三天,

周四才能上班。没事!不用特意来看我,我目前好多了,未来三天静养就没事了。

谢谢!拜拜!」

我:「喂!房东你好!你这间别墅真的很棒,我们玩得很开心,可以多跟你

租三天吗?我再刷卡付款。太好了,那我晚点马上刷卡,谢谢!」

我趴在床上,有气无力打完这两通电话,一支刚强勇猛的少年巨根马上从背

后插入。Jerry再度没收我的手机,让我完全与世隔绝,安份地做他的性玩

具。

昨天他在草地上把我玩到昏死过去后,又回到屋内抓住刚恢复元气,正要开

车回台北的姐姐,来了一发结结实实的分手炮。细节我是不清楚,只知道姐姐昨

晚匆忙开车逃离,步履蹒跚。

今天Jerry不准我穿衣服,我除了要做家事、煮菜、帮他按摩之外,就

是随时迎接他的插入。跟昨天不同,Jerry为了节省体力和腰力,我每高潮

一次,他就休息一下,反而是一种马拉松式的折磨。

就这样我一天高潮了20几次,打破历史纪录。Jerry也破天荒一天射

了4发,通通灌进我的子宫,为了让我怀孕,他确实很拼命。

***

之后三天,我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跪下来哭求Jerry别再插了。我用

嘴帮Jerry服务,吹到嘴巴都快抽筋,又用我的D奶帮他乳交,还好他都很

满意。然而到了射精前的关键时刻,Jerry还是会插入我体内内射。感觉得

出来他的巨根有些疲软,精液量也变少了,但还是比一般男人多很多。

就在回台北前一晚,我们俩做了最终回合。当了这么多天性奴,我一直想要

逃离这座高潮地狱,如今反而有些依依不舍。

看着这位为我挥洒精液的少年,心中扬起阵阵甜蜜的悸动,感觉恋爱了。我

不顾子宫颈的疼痛,主动迎合Jerry的抽送,反而让快要精尽人亡的他有些

招架不住。

Jerry:「骚货!看来这几天还没把你玩坏啊!」

我感动的泪眼汪汪:「谢谢你,我的鲜肉老公。」

Jerry:「哭什么?以后我们做爱的机会多的是。」

我:「我不管你是用什么心态征服熟女,总之我是爱你的。你让我找回最原

始的悸动,而不是用财富、地位、豪宅、名车来衡量一个男人。」

Jerry:「说我对你们没有感情是骗人的。尤其是你愿意跟我借种,实

在让我受宠若惊!希望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等孩子出生,一定要让我知道!」

我微笑点点头,主动向Jerry索吻。然而,恋爱的甜蜜感没能纾缓下半

身的暴烈快感,Jerry似乎是为了赶上末班客运,抽插的速度比平时还要快。

莫约一小时后,他抓住我的头,粗暴地将龟头塞入我嘴中,喷溅而出的少年精被

我一饮而尽,感觉十分稀释,明显是纵欲过度的徵兆。

我用最后一丝力气说:「你可能要抱我上车了。」

就在我缺氧昏厥过去的前一刻,我隐约看见我怀胎十月、即将临盆的模样渡

过。亲人们都无比诧异,单身未婚的我居然真的借精生子。而Jerry也以我

乾儿子的身份,陪我渡过这人生重要的一刻。想着想着,我就性福/幸福地闭上

眼睛,沉沉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