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情欲场】(24)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情欲场】(24)

二十四、把柄

「我想这个利诱很可能是张明运作的。」金晶说完,停顿了一下,似是整理

思路,接着又说:「张明本是个公子哥,因为他舅舅的关系,才在天马公司溷个

职务。在你进去之前,张明即使对你妻子有想法,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你也有

后台,而且是市里挂了号的跨世纪后备干部,前途不可估量。但是,你进去后,

他就有机会了,因为你的仕途完了,他没有什麽顾忌了。」

「为了一个小小副行长的位置就舍弃这麽多年的感情?」尽管金晶的分析有

道理,但是刘斌还是有些不相信,主要是这个原因太让人痛心了。

「张明可能还掌握了对你妻子声名有很大影响的把柄,为了保住声名,她只

有屈从。因为张明并不优秀,相反是个离过婚的花花公子,他如果没有掌握你妻

子致命的把柄,你妻子即使离婚,也不可能嫁给他。」

刘斌也觉得只有这样才解释得清,点了点头,说:「姐,你说她会有什麽把

柄被张明掌握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理由。」金晶微笑

着说。

刘斌见金晶分析问题十分慎密,觉得也许她可以帮你自己解开这个谜,诚恳

地说:「姐,你能不能帮弟进一步了解?」

「没问题。」金晶满口承诺,接着笑嘻嘻地看着刘斌,又说:「但不知弟将

来怎麽感谢姐。」

刘斌笑着说:「只要姐需要,弟蹈汤赴火,万死不辞。」

「呵呵,倒没那麽严重,只要弟以后记得姐就行了。」

「姐,你要相信,这辈子我不可能忘记姐的。」接着,刘斌在金晶的耳边小

声说:「姐,你知道吗,你给我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金晶知道刘斌说的是什麽,粉脸泛红,在他手臂上捶了一下,嗔道:「你要

死了,说什麽哟。」

「呵呵,难道你不觉得我们配合得很好?」刘斌说完把金晶搂入怀中,用嘴

封上了对方红唇。

金晶似在等待这一刻,一倒入怀中,便挽住了刘斌脖子,热烈地回应他的亲

吻。此后,一切话语都是多馀,两人很快滚落在床上,接着是衣飞衫落,肉帛相

见,随着一声畅快的娇吟,两条赤裸的身体紧紧连在一起。

两人情浓欲盛,一旦入巷,便再无顾忌,放开心怀,各取所需,抵死缠绵。

一个纵情索取,一个亡命搏杀,致使两人身下的床铺提出强烈抗议,发出吱吱的

叫声。好在女方没有忘记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拼命压抑着声音,才未让房外的人

发觉里面正在盘场大战。

两人酣战近半个小时,才鸣金收兵。旌偃鼓息后,久经沙场的金晶累得浑身

无力,瘫软在床。刘斌趴在金晶身上,享受激情后的馀韵,直到金晶说:「被你

压死了。」才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下来。

刘斌满身汗水躺在金晶身边,感歎道:「姐,与你在一起,就是畅快。」

金晶侧过身来,蜷缩在刘斌怀中,一只手抓着阴茎,说:「你这家伙,真不

知是什麽变的,这麽勐,姐的身子都快被你弄散架了。如果天天和你这样,非被

你弄死不可。」

「怎麽会?姐这麽耐战,有几次都差点把弟掀到床下去了,幸好我们下面连

着,呵呵。」

「弟,我看以后一个女人根本无法对付你,幸好你没和我表妹好,否则我真

担心她那柔弱的身子是不是吃得消。」

「姐,只听说有累死的牛,没听说过有耕坏的田。」

「你是一条累不死的牛。对了,弟,你现在真的不想找一个?」

刘斌搂着金晶亲了一下,说:「现在不是有姐吗?」

「姐和你说真的,别嬉皮笑脸。」

「姐,在没有弄清她为什麽这麽快离婚再嫁之前,弟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所

以暂时还没打算找女朋友。」

「所以你就在姐身上放肆发泄?」金晶顿了顿,又说:「不找女朋友,难道

你不需要女人?姐又不能经常陪你。再说姐与你这样,心里总觉得对不起你姐夫

。」

「姐,不瞒你说,我现在有女人,但不是结婚的对象,至少现在没有考虑与

她们结婚。」

「她们?这麽说你还有几个?」

「姐,吃醋了?」刘斌笑着说。

「我吃什麽醋?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只不过是你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即使是

你女朋友,也管不了你,你这麽厉害,如果天天缠着我,不被你弄死才怪。」

「姐,你别说得这麽恐怖好不好,弟哪有那麽厉害。」

「弟,姐真会被你害死去。明知这样对不住你姐夫,可偏偏又忘不了你,心

里老是想着你。」

「呵呵,那以后弟不来打扰姐了。」

「你敢。你把姐用完了就想甩?没门,只要你没结婚,你就是姐的小老公。

方便的时候,你要来看看姐。」

「小老公?姐,弟这里很小吗?」刘斌笑着抓住金晶依旧放在自己阴茎上的

手说。在他内心,像金晶这样美妙的性伴侣,结婚前还真舍不得放弃,因此与对

方开起玩笑来。

「你年岁比我小,我是姐,所以你是姐的小老公。」金晶将手挪到刘斌胸膛

上,拍着胸膛说。

「行。只要姐姐老婆需要,小弟随叫随到。」刘斌笑着说。

刘斌就这样与金晶躺在一起说笑着,差不多十二点才离开房间。回到自己房

间,他刚洗完澡,手机又来信息了。打开一看是舒畅来的,问他睡了吗?他想了

想,回了个信息:温莉走了?舒畅的回複很简单,只有一个「嗯」。舒畅这个时

候发信息过来,其意不言而喻,于是他回了一条信息:那我过来看看你?舒畅的

回複依旧很简单:等你。

刘斌悄悄离开招待所,打车来到舒畅的住处。一进门,穿着厚厚睡衣的舒畅

将他抱住,说:「我本不想打扰你,但就是想你。」

「所以我马上过来陪你。」刘斌搂着怀中这个温婉娇柔的女人,怜惜地说。

「你喝茶不?我给你泡好了。」

「我想吃我的小舒宝贝的奶。」

「我哪有奶?你又不让我为你生小孩。」舒畅娇嗔着,然后把桌上泡好的茶

端给刘斌。

刘斌喝了一口,发现温度适中,几口将杯中茶喝完,说:「我今晚陪你,不

走了。」

舒畅头枕在刘斌肩上,满脸幸福地说:「这样好不好?别人会不会知道?」

「只要你这里没有别人来,就不会有人知道。」

「我这里只有你一个男人来过。以后也只会让你一个男人来。」

刘斌搂拥着舒畅走进卧室后,舒畅像小妻子一样帮刘斌宽衣解带,并将脱下

来的衣服整齐放好,才上床。刘斌因不久前才与金晶亲热过,并不急于发泄,搂

着舒畅,让她躺在自己怀里,说:「妹,你真不打算再找一个?」

「我不想再找了,这辈子有你足够了。」

「我们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你还年轻,又这麽漂亮,喜欢你的人一定不

少,如果有合适的,妹,你不要拒绝。」

「是有人喜欢我,但是我没有兴趣,也许是以前的婚姻对我影响比较大吧,

现在对结婚还有点恐惧,所以暂时不会想这个事。」

刘斌点了点头,说:「对身边那些你感觉不错的人,可以先慢慢观察,不要

排斥。」舒畅的观点,他能够理解,一个人心灵的伤痛是很难愈合的,没有好的

环境和长时间的疗养,可能一辈子都会有阴影。

「我知道,刘哥,你不会是怕我老缠着你吧。」

「妹,你说什麽呢?上次我不是与你说了?只要你没结婚,哥会经常来看你

。」

「只要哥偶尔来看看,我就满足了。」

刘斌看了怀中这个柔弱而又澹雅的女人一眼,怜惜地吻【情欲场】(24)上她的粉脸,接着把

她压在身下,说:「哥以后不但常来看你,而且要经常来这样爱你。」说完吻住

了她的小嘴,开始肆无忌惮地侵袭。

两人很快肉帛相见,这次刘斌开始是和风细雨,慢慢地鑽研了解,直到舒畅

发出幽怨的请求,才大开大合地发起攻击。舒畅表面看去柔弱,但是在床上的承

受能力很好,不管是大开大合的征伐,还是狂风滥炸的攻击,均能坦然承受,并

且热烈地回应,而且每次给他的感觉都不一样,也因此每次不到半个小时,便开

始释放自己的激情。

云收雨散后,舒畅一脸满足地侧躺在刘斌怀里,说:「刘哥,和你在一起,

我感觉好开心、好幸福。」

「妹,你以后也许会遇到让你感觉更开心、更幸福的人。」

「也许吧,但是我有哥你的爱怜就够了。」

对于这样的问题,刘斌不想再继续。现在一起开心就行,至于以后他不敢去

想,也不会去想。想当年,妻子在自己面前说的话比这更感人,然而自己进去不

到三个月就恩断义绝,离婚再嫁。不到关键时候,谁也无法判定感情的真假。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刘斌发现舒畅仍头枕着自己的臂膀,一脸满足地蜷缩着

睡在身边。他想将手从对方身下抽出来去上厕所,谁知对方还是醒了。

「刘哥,在你身边,我真的感觉好踏实。」舒畅一脸幸福地说。

「在哥身边你应该踏实才对。如果在哥身边都不能踏实,那说明我这个做哥

的很失败。」

「哥,说真的,我好久没有这麽踏实地睡过觉了。哥,你【情欲场】(24)又想要了?」她的

腿无意间碰到刘斌那已充分晨勃的阴茎,惊讶地说。

「你还想要吗?」刘斌昨晚已大战两场,尽管下面又已经勃起,但此刻并没

有想发泄的冲动,所以笑着问舒畅。

「哥,你今天还有别的事吗?」舒畅玉手抓住充分勃起的阴茎,柔声说。

「没什麽具体事,只是不知道施工的人员和设备落实的怎麽样了。」

「那你要不要去问问?」

「那个等会再说。现在的紧要任务是把我的小舒妹妹伺候好,喂饱。」

「哥,你躺着,先让我来。」刘斌刚想翻身将舒畅压在身下,被她止住了。

她坐起身子,掀开被子,俯下身去,准备亲吻阴茎。

「妹,哥那里还没洗。」昨晚大战完后,刘斌有些疲惫,没有去清洗,故此

出言提醒。

「哥的味道我喜欢。」舒畅根本不在意,说完张嘴含住阴茎,开始舔弄吞吐

刘斌再次奋起雄威满足舒畅后,已经九点多了,舒畅一脸满足和幸福地瘫软

在床上,直到刘斌卫从生间出来,她才慵懒无力地起床穿衣服。

刘斌在舒畅的要求下,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个面包,才离开。回到招待所

,差不多十点半了,他给龙太忠打了个电话,询问人员准备和设备租赁的情况,

龙太忠说都已经落实好,确定进场时间就可以签协议,他现在正在施工现场附近

落实工人们食宿的地方。

给手下工作人员准备住宿的地方,刘斌还真没想到,看来这个龙太忠很称职

,不用自己提醒,前期相关准备工作都考虑到了。人员设备都已落实好,他心里

踏实了,想想这两天没什麽事,不如回家去看看父母,工程一旦开工,自己就可

能没时间回去看他们了。

他还没有出发,王保国的电话来了,说有事汇报。难道事情调查有了眉目?

他叫王保国定个地方,然后赶了过去。

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茶楼,他走进约定的房间,王保国已在里面等候。见面

后,王保国告诉他,说最近和一个与张明关系很铁的人拉上了关系,早几天在一

起喝酒时,对方喝多了后透露,当年张明花了不少心思才将高行长弄到手,据说

是掌握了高行长一个重要的把柄,高行长不得不离婚嫁给他。

「哦,是什麽把柄,你查出来没有?」刘斌一听马上来了兴趣,没想到金晶

和李琳她们竟然分析对了。

「具体是什麽把柄,那个人也不清楚,可能是银行内部的事,因为张明话里

透露,他在银行熟人朋友很多,只要有心,不难找到把柄。这几天我查了一下,

没查出是什麽把柄,只知道此前张明与他们夏行长关系很好,每次张明去银行都

要到他那坐一会。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张明原来与夏行长称兄道弟,但是和高行

长结婚后,他们的关系反而疏远了。」

「据你掌握的情况看,他们之前没有关系?也就是说在我进去之前。」刘斌

没有留意王保国后面的话。

「你是说高行长和张明?」见刘斌点头,接着说:「是的,以前张明虽然经

常去高行长那个银行,但是他们很少单独接触,相反与肖玲玲接触要多些。」

「那个肖玲玲你有没有接触?」

「呵呵。」王保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她是个女人,而且比较傲,我

找了几个人,都无法从她那里了解到什麽,这也就是我今天想给你汇报的。我想

如果不行,就直接从张明这里下手。」

「逼供?」刘斌看王保国的神色就知道其想法,摇了摇头,说「保国,我们

都是从里面出来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哪怕你不出面,只

要问及他掌握了高洁什麽证据,就会联想到是我们,除非是让他在这个世上销声

匿迹,否则只会带来麻烦。我现在还在假释期间,他舅舅虽然不在本市了,但是

还没有退休,一旦被他们抓住把柄,我们就彻底完了。」他知道王保国是个忠义

、血性的人,所以不得不再次强调利害关系。

「正因为如此,我才来向老板你请示。」

「保国,你以后别叫我老板,上次说了,我把你当兄弟,你还是叫我刘哥吧

。」刘斌沉吟一下,继续说:「如果是银行内部的把柄,我想不是肖玲玲提供的

,就是那夏行长提供的。因为根据你们调查的情况来看,之前张明与他们两人关

系比较好。我们可以从他们这里下手。肖玲玲这边我找人来调查,你重点是夏行

长那边,先把他的底细摸清楚,看他有什麽爱好,比如女色、钱财等等,还有他

都有些什麽关系。」

「那个姓夏的,我大致了解了一下,在女人方面好像没有什麽传闻,他老婆

本身长得还可以,因为银行里面女职员多,对他管的很严。至于他是不是贪财,

我还没有了解到这方面的情况,不过他老婆家里比较有钱,大多数人都说他一心

只想往上爬,对上面来的人可以说是奴颜媚骨,将他们当祖宗一样的伺奉。」

「只好权?」刘斌略作思索,点了点头,接着说:「你再仔细了解一下,有

些人伪装得比较好,老婆漂亮,未必就不好色,很多好色的人不一定会与手下的

女职员有牵扯,贪财的人通常都会比较隐秘,有时甚至表现得十分廉洁,只有与

他关系紧密的人才有可能知道,反正这些你都不要轻易放过,只有找到对方的弱

点,才能打破缺口。」

与王保国分手后,刘斌打消了回家看父母的念头,觉得有必要再与金晶和李

琳沟通一下。金晶虽然与银行系统关联不紧密,但是人脉广,而且考虑问题比较

周全。李琳已让在银行的同学接触了解肖玲玲,但是先前目的不是很明确,只是

想了解肖玲玲与张明以及妻子之间的关系,现在有了目的,可以对症下药了。

他拿出电话准备与李琳联系时,又打住了,觉得又与李琳单独见面,如果被

温莉知道了反而不好,不如干脆请李琳和温莉他们三人晚上一起吃饭。金晶在招

待所,随时可以找她,不用急。于是他先给李琳发了个信息,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然后再分别给温莉和舒畅发信息,温莉提议去舒畅家吃饭。刘斌知道温莉的心

思,便把约其他人的事交给了她。

当刘斌再次来到舒畅家时,温莉等三人正在厨房忙着。开门的是李琳,舒畅

在掌勺,温莉打下手,李琳应该也是在打下手。李琳一见面便笑着说:「姐夫,

你今天来的比上次早哦。」表面上看不出与刘斌有任何关系,似乎只是普通朋友

刘斌对李琳越来越佩服,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心很细,如果是过去那个年

代,绝对是地下党员的好料子。他也若无其事地笑着说:「这不是闻到香气了吗

,所以就飞了过来。」在厨房里忙碌的舒畅和温莉只是含笑回头看了他一眼,继

续忙自己的事。

李琳将早准备好的茶递给刘斌,说:「姐夫你先喝杯茶,看会电视,还要一

会才能吃饭。」

「小琳,你先坐一下,我和你说点事。」刘斌见李琳准备去厨房帮忙,把她

叫住了。

李琳见刘斌不像是开玩笑,在他旁边坐下,说:「姐夫,什麽事?」

刘斌把从王保国哪里得来的消息给李琳作了简单介绍,要她了解肖玲玲是否

清楚张明掌握把柄之事,如果清楚,是否能套出张明掌握的究竟是什麽把柄。

「银行内部的把柄?我想应该不是钱方面的事,如果是钱方面的事,一般暂

时不会提拔。肖玲玲以前与她关系好,多少应该了解一点。」

「上次你说肖玲玲与高洁现在关系不是很好,有时还不给面子,会不会是肖

玲玲知道张明手里掌握了高洁的把柄,所以才敢不给她领导面子?」

「我会叫我同学去查。看高行长离婚前,与肖玲玲以及张明究竟是何种关系

,张明会掌握什麽秘密。」

「叫你同学注意一点,别打草惊蛇。」

「我知道。姐夫其实要查清这个问题很简单,张明是个花花公子,你只要找

个美女一诱惑,他还不乖乖地说出来?」

「呵呵,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美女,你去?」

「我又不是美女。」

「你们俩聊什麽,聊得这麽起劲?」温莉端着菜走了出来,见李琳与刘斌有

说有笑,好奇地说。

「姐夫说,要找个美女去当间谍。」

「当什麽间谍?」温莉似乎已经习惯李琳叫刘斌姐夫,没有再斥责李琳,相

反好奇地问。

「等会你自己问姐夫。」李琳笑着说,同时起身往厨房走去。

不一会饭菜便摆上餐桌,本来刘斌不想喝酒,但是爱热闹的李琳说这麽多好

菜不喝酒没意思,于是开了一瓶白酒。席间温莉问起了美女间谍之事,刘斌只有

如实将张明因掌握了妻子的把柄从而要挟妻子离婚再嫁的事说出来。

「要找个比你妻子更漂亮的女人,很难。」温莉见过刘斌原来的妻子,沉吟

道。

「刘哥,你说的张明是不是天马公司的那个张明?」舒畅一边说,一边看着

刘斌,见刘斌点头,接着说:「最近他经常往我们局里跑,对我们局里新来的那

个小姑娘很感兴趣,如果能让她出面,应该可以了解到张明究竟掌握了什麽把柄

。」

「哦?那女孩怎麽样?」

「那女孩皮肤很好,白里透红,像个洋娃娃。」

「呵呵,我不是问她的长相和外貌,能让张明感兴趣,我相信外貌肯定不会

差,我是说她人精不精明。因为张明的铁哥们都不知道是什麽把柄,如果不精明

肯定问不出来。」

「你这麽说,她还真不适合。我与她接触过几次,感觉很单纯。」舒畅笑着

说。

「那确实不适合。如果让她出面,很可能把她自己搭进去。」刘斌笑着说。

「如果是银行内部的事,那她们内部应该有人知道。小琳,我记得你有个同

学好像在那个银行?」温莉说。

「我已经与她说了。」李琳含煳地回答说,显然是不想让温莉知道自己与刘

斌有过多的单独接触。

众人一边吃一边讨论,直到吃完饭,除了让李琳在银行的同学去了解,似乎

没有更好的办法。张明的铁哥们都不清楚是什麽把柄,想从他本人口里套出来,

一般人绝不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