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妖色媚鬼】第四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妖色媚鬼】第四章

第四章

我们吃过晚饭后,师娘便收拾碗筷,拿去厨房清洗去了。林子清给我使了个

眼色。「姐姐,我和申哥哥出去玩会。」

「都这么晚了,你们还出去?」

「就到外面散散步,一会就回来。」

「那我也要去。」

「你还是别去了,天就要黑了,再说我们是去抓蛐蛐玩呢,你不会也要跟来

吧。」林紫茵特别害怕虫子之类的小东西。

「那你们可要早点回来哦。」

「放心吧,抓两只就回来。」

林子清拽着我就出了屋子,一边走我一边问他,「都这么晚了抓什么蛐蛐,

晚上的蛐蛐都是有气无力的怂货色。」

「嘿嘿,谁说要抓蛐蛐啦。」

「那你想干啥。」

「跟我来就知道啦」

林子清带着我一路走,然后摸上后山的小路,又往自家的方向绕了一圈,穿

入一片密树杂草之中,这时我们的位置在挨着自家屋子的小山坡上,居高临下,

一眼可以望到师傅屋子的窗户,不远不近,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师傅睡觉的木

床。而且我们的身子都被这密树杂草给挡住,别人完全发现不了我们。

我瞪着林子清,这小子还真是心思缜密啊,连战场都事先观察过了,「我说,

现在师娘还没睡觉呢,这么早来这里干嘛,难道要在这里等上好几时辰啊。」

林子清回道:「我有那么笨吗,你瞧瞧旁边那间屋子。」

我一瞧,师傅旁边那间屋子是间空房,平时放些杂物什么的,中间放了一只

大木桶,我冬天的时候会在这里洗澡。瞬间我明白了,这小子是要偷看师娘洗澡。

也好,躲在这里很定不会被师娘发现,正好也随了林子清的心愿。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只见师傅进入房间,在浴桶边上点了一只蜡烛,弄了两

桶热水倒满浴桶,然后人就出去了。接着进来一个人,依稀可以看出女子才有的

身体轮廓,她栓好门后,便在墙角脱衣服,因为蜡烛点在浴桶边上,所以她脱衣

服的地方看不太清楚。

我闻到一股骚味,林子清竟然已经脱掉了裤子,露出鸡巴握在手里开始套弄。

这小子才几个月不见,懂的东西还真不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会的。他

的鸡巴看起来比我小一点,不过他鸡巴上长的阴毛可比我的多,黑黝黝的。

只见那房间的女子缓缓走近浴桶,蓦然间,我头脑充血,脸颊发烫,下体的

鸡巴一下子激动得翘立起来。那是一具娇媚诱人的裸体,刚刚发育的浑圆乳房微

微鼓胀,盈盈一握的腰肢下是光滑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看,那的羞人丘耻上点缀

着些许乌黑阴毛,但那阴毛又不像师娘的那般浓密,丝毫掩盖不住股间那一抹粉

红色的肉沟。修长紧绷的粉腿紧紧闭合,两腿之间不透半点缝隙,似乎只有未经

人事的处子少女才能如此紧闭。

整个娇躯照耀在微微晃荡的烛光之下,如此冰清玉洁的少女也显得那般千娇

百媚,撩人心怀。

林子清一把捂住我的眼睛,「不许看,那是我姐姐。」

我一把拉下他的手,「走开,你那手骚不骚,你自己闻闻。」

「总之不能看我姐姐」

「怎么,就许你瞧我师娘,不许我看你姐姐,凭什么?」

「就凭她是我姐姐,我- 的- 姐- 姐。」林子清后半句话还故意加大声音一

字一句的来说。

我也一字一句学着他说:「我- 的- 师- 娘」。

我与林紫茵也算是青梅竹马,自幼感情相好,打心底并不是真的想去偷看她,

本来是要偷看师娘的,哪知她会在这儿洗澡。看着林子清那愤怒的眼神,我说道:

「要不咋们回去吧,别看了。」

林子清却说:「不行,来都来了,怎么能这样就回去。」

「那要不你自个在这里看吧,我先回去了。」

「别呀,申哥哥,我一个人没伴,还挺害怕的。算了,咋们还是一起看吧,

反正我姐姐的身子刚才也被你瞧光了,再看一下也无妨。」

这林子清还真是贼心不死,为了偷看师娘连她姐姐都能给出卖了。

「好吧」我又看向那房间里的林紫茵,只见她娇滴滴的身子站在浴桶之中,

热腾的浴水冒着丝丝雾气,似露水莲花【妖色媚鬼】第四章被仙雾缭绕,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她纤嫩的细手用湿布擦拭着自己每一寸香肌,恨得我都要嫉妒那块湿布,只

愿化作此物被她轻握在手,缠于胸前,绕于股间。

虽然我很想侵占有这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女,但是又不忍亵渎她,而我却瞧见

林子清竟然对着他自己的亲姐姐在哪里手淫,忘我地套弄自己的下体,嘴角一抹

口水都流了下来。以前偷看他自己娘亲就算了,也许有点恋母情节,可这一幕,

不禁让我想到这家伙是不是有世人为之不耻的乱伦癖好。

林紫茵洗完澡后,没过多久,师傅就进来把那浴水给换掉了,但是让我没有

想到的是,师傅竟然在脱衣服,早上师傅不是才洗过身子的吗,我记得师傅对于

洗浴并没有这么勤快的,平常都好几天才洗一次。

林子清刚骂完一句娘,意外的事情出现了,房间里又进来一个女人,而那身

体的轮廓完全和少女的不能相提并论,虽然也是穿着连身衣裙,但是她胸前两团

浑圆而硕大的黑影,绝对是林紫茵攀比不了的,没错,是师娘。这难道是要洗鸳

鸯浴,我突然意识到真正的好戏就要上演了。

师娘刚将门关好,师傅就迫不及待地凑上前去,压着她的身子在墙角上,连

忙帮她脱去身上的衣物,嘴里好像还嘀咕着什么,听不太清楚,不过能听到师娘

柔媚的笑声。

师傅将赤裸的师娘横抱着,一步一步走近浴桶。在烛光的照耀下,将师娘白

皙的皮肤映托得像小麦的肤色,添增了一种野性的魅力。虽然被抱着的时候只看

到她侧边胸前半只瘪圆的大肉球,但那已经足以叫人兴奋不已。可恨的是师傅竟

然用嘴去咬住她的乳头,害我看不见上面那颗诱人的紫红葡萄。

林子清一边搓着他自己的下体,一边小声说:「嬲!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师

娘的奶子可真大。」

师娘站立在浴桶里后,就搂着师傅的脖子不断亲吻,此时我只能看到她的背

面,那垂至腰际的乌黑长发下,是那翘挺的丰满肥臀,肥臀被师傅的两只魔爪不

断揉捏,肉嘟嘟的臀肉被捏得不断变幻,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师娘臀缝

间淫靡的肉洞,害得我鸡巴又抖动了两下。

师傅拥着迷人的师娘渐渐沉入水中,这弄得我只能看到他们肩部以上的地方,

不过看师傅一脸淫笑,而师娘一声娇嗔,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看到师娘的粉首一点点下沉,浴水渐渐淹没她的嘴唇,鼻子,眼睛,最后

整个脑袋都没入了水里,一时什么都看不到,只见师傅坐在浴桶里似乎极为享受,

他双手成爪,用力抓住浴桶两侧,背部依靠木桶,头朝上仰,双目微闭,忘我的

神情间不时嘴巴一张一合。

我想这应该是师娘在水里含他的鸡巴,又联想到早上师娘帮我含鸡巴时的舒

爽感,那意犹未尽的销魂滋味叫我好生难受。不过下面这惊人的一幕,是我怎么

也想不到的。

师娘那两条妙曼玉腿竟然倒着蹬出了水面,滑腻的双腿搭在师傅肩膀上,相

互缠绕,勒住了他的脖子,将那淫靡饱满的丘耻送至了师傅的嘴边。这下我可看

得真切,浓密乌黑的杂卷阴毛形成了一个大大的三角形,也许是因为阴毛被水侵

湿的原因,这一下子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杂卷阴毛丛中被两片紫红色的阴唇给划

分,阴唇缝间还夹盛着一道晶莹浴水,师傅用嘴唇往唇缝间一溜吸吮,发出的那

「啧啧」响声,我们躲这上面都能听见。

接着师娘股间两片紫红色的阴唇被师傅灵巧的舌尖不停地划开舔弄,舔拨之

时,不时露出了粉色的媚肉。

也许是师娘憋不住气了,她用大腿紧夹师傅的脖子,顺带着上半身身子就勾

出了水面,出来的那一刻,她两只丰满的乳房像两颗肉球一样向上抛起,直到抛

在了师傅的头顶上,还晃荡不停,连带着浴水都从师娘笋瓜状的乳房上滴滴浇灌

在师傅头顶。

现在成了师娘抱住师傅脑袋的姿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师娘这么丰

腴的身子,而坐抱着师傅于一侧的木桶之上,这木桶竟然都不会被打翻,难道师

娘的身子有如此轻盈,我没有搂抱过她,这我自然无从知晓。

林子清来了一句,「我地个乖乖,你师娘是不是会武功啊,这么厉害。」

师娘抱着师傅深深呼了几口空气,双腿始终紧夹着师傅的脖子,然后又将上

半身侵入水里。这时我看到师傅嘴巴张大,那舌头都捋得僵直,应该是鸡巴又被

师娘在水里给含住了,他兴奋得将捋直的舌头插入了师娘的两片阴唇缝里,那情

景就跟小鸡啄米似的,啄了下去,师娘的股间被啄得颤动了一下,勒住师傅的双

腿缠得更紧了,也许师傅感觉这样很爽,然后不停伸缩脖子啄啄啄。

师娘的股间被啄得阵阵娇颤,大概是受不了师傅的连番攻击,她这才松开了

缠住师傅脖子的双腿,坐直身子在浴桶里面娇嗔说道:「你的胡须扎得我好痛,

一会可得给我剃了。」

也许是夜深了,周围变得静悄悄地,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师傅贼笑的说道:「是吗,为夫来摸摸看,哪儿疼了。」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咯咯~ 哪儿痒,别乱摸。」

师傅抱住师娘丰腴的身子,两人缠坐在一起,因为沉在浴桶里,所以我看不

清下面,不过师娘好像身子轻轻下沉了一点,然后用牙齿咬着师傅的肩膀,只听

一声娇呼,「喔~ 」

接着浴桶里的涟漪被震得一荡一荡的,师娘湿润的头发乱蓬蓬散在香肩和后

背,也被耸得一抖一抖的,我想师傅应该在水里用鸡巴肏着师娘的身体。

「相公,你今天可要持久一点哦,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只怪夫人的身子太美了,我的鸡巴在夫人体内就好像被无数颗肉粒一样挤

弄,喔~ ,以前我可是金枪不倒,就算一口气干三个女人也不在话下。」

「哼,这么说还怪我咯。」

「啊,你不要夹我,怪我,怪为夫,惹上你这么个尤物,我总算知道你丈夫

王信怎么死的了。」

「你知道怎么死的?」

「对啊,很定是被你夹死的。」

「咯咯,你小心他变成厉鬼来找你索命。」

「不会,我可是道士,大名鼎鼎的秦师傅,再说了我可有好好超度他的。」

「噗嗤~ 我好像记得前天晚上,你是在我的身子上超度他的。」

「这么说,夫人还不相信我嘛。」

「我信,只要你呀,让我身子舒服了,你说什么我都信。」

「小妖精,我今天非要肏得你叫爹爹不可。」

师傅将师娘的身体从浴桶抱起,顺带出大片水花,双掌十指大开,承托起师

娘硕大浑圆的肥臀,捏得肥臀凸起道道肉痕,而师娘则像猴子抱树那般四肢缠于

师傅身躯上,双手环住师傅的颈脖,大腿夹住他的腰际,彼此股间相依相贴,紧

紧不肯松开。

师娘的股间被师傅用力耸动之时,她那对晶莹剔透略带水珠的丰满乳房,在

胸前变得上抛下坠,就像在给师傅用乳房擦洗身体似的,蹦蹦跳跳。

「嗯~ 嗯~ 死相公,竟然使这么大劲,待会儿,可别说没力气了,嗯~ 」

目染这香艳淫靡的一幕,耳听师娘的淫声浪语,我下体都有些胀得发疼了,

本来早上就被师娘撩得我欲火未泄。再看向林子清,他满脸涨得通红,嘴里不知

道在嘀咕念叨什么,我也学着他将鸡巴掏出来用手套弄,虽然没有师娘帮我弄得

舒服,不过也算能感到一丝丝快意。

师傅抱着怀里娇媚的师娘一阵奋力猛插,直插得师娘垂腰的湿润长发胡乱晃

荡,肥臀软肉一颤一颤,胯股间被撞击得发出「啪啪」的清脆声,嘴里还「咿咿

啊啊」浪叫不止。

我也随着师傅的节奏如此套弄坚硬的鸡巴,幻想着在肏师娘身子的男人变成

了我自己,正将她丰腴的身体抱在我怀里一阵抽送。

大概如此抽插了近百下,只见师傅额头汗珠滚滚,便又抱着师娘的身子沉入

浴桶,大口喘着粗气歇息。

弄得我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师娘并没闲着,她吐出滑腻细长的嫩舌,在

师傅的颈脖间丝丝游动。那舌头我看着都感觉比正常人的舌头要长上半寸,粘附

着师傅脖项间蠕动时就像一条会动的粉嫩小蛇,可调皮的小蛇攀附在师傅唇角边

时,突然被师傅一口擒住,嘴里发出「吱吱」的吸吮声。

二人亲吻缠绵之间,又在浴桶里站立起来,唇舌分离之时,师傅一把将师娘

的身子反转过去,然后压住她的后颈将其按下,师娘双手撑扶在浴桶上,撅起了

肥硕的大屁股。这时我看到了师傅怒狰的大肉棒,对着师娘撅起的臀缝间上下摩

擦而不刺入。

师娘的肥臀一阵扭捏,娇嗔道:「唔~ 别闹了相公,水都快凉了。」

师傅用双手稳住师娘不断骚动的大肥臀,缓缓将挺拔的肉棒没入她的肥臀之

内,「啪啪」的清脆声再次响起,可这次因为师娘的大腿以下都侵在水里的缘故,

每当师傅从后面撞击她的臀肉时,都拍得浴桶里水花四溅,而两边浑圆的臀肉则

被撞得一弹一弹的。

「啊~ 相公,不错嘛~ 比昨天有进步,喔~ 」

「嘿嘿,这下知道你相公的厉害了吧,之前是因为不熟悉你的身子,待我金

枪炼化,定杀得夫人夜夜求饶。」

「嗯~ 舒服~ 快,捉住我的奶子,在我胸前晃来晃去的,好生难受。」

师傅俯身抱住师娘,双手抓住她的乳房后,弄得我都【妖色媚鬼】第四章看不到他们交合之处,

这时林子清轻声说道:「嬲!要是你师娘让我干一次,就算死了也值啊。」

我也压低嗓子,生怕师傅和师娘发现,「如果她是妖怪变的呢?」

「妖怪?有这么美的妖怪吗?如果真有,那我就找你师傅拜师学道,我也抓

个妖怪来天天肏. 」

「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连这句话都没听过啊。」

「那不过是文客书生们给自己找个想当然的幌子而已,等你真的见识到死亡

的时候,可别后悔莫及。」

「切」

我们没再交谈,我只是想劝导一下林子清,不想让他也卷入关于师娘是妖怪

的麻烦事情里,不过按林子清满脑淫秽的想法来看,应该是没什么用的。

「啊~ 」传来师娘的一声娇呼,我以为师娘可能是身子泄了,谁知她又说道:

「我的奶子被你捏痛了」。

师傅忙松开师娘的乳房,「对不住,夫人,一下子太舒服了,差点丢了魂。」

「你,你不会是要泄了吧,你可得忍着点儿。」

「哪有啊,夫人,为夫还能再坚持数百下呢。」

师娘一声娇嗔,「哼,信你才怪,走,咋们回房去。」

「别啊,夫人又要在床上用大屁股磨我。」

「你不是喜欢我的大屁股嘛」

「喜欢,不过为夫现在就要你的大屁股。」

师傅猛然将师娘的两条大腿从浴桶里捞起,将双腿分开盘夹在自己的腰际两

侧,这时师娘就成了一个大字一样架在浴桶上面,师傅抱着她两条嫩腿,对准她

的胯下用尽全身力气一阵猛耸乱撞,直冲得师娘嘴里稀里哗啦胡乱呻咛。

「喔~ 你~ 你混蛋,喔~ 撞到里面来了,碰,碰到~ 花芯了,再用力点~ 嗯

~ 嗯~ ,就这样~ 」

师娘原本叉开的双腿变成反勾住师傅的腰部,配合着师傅前后耸动,耸动之

时那倒勾的腿根用力紧抵师傅的屁股,拼命将师傅的屁股往自己的胯间送去。

「快,快,还差一点,一点,啊,用,用鸡巴,磨我的花芯~ 啊~ 」

师傅牙关紧咬,连脸上的颚骨都突显,身子一个哆嗦,由原本猛烈的抽送变

得缓慢至极的轻轻插入,然后死死顶在师娘的屁股下面一动不动。

师娘柔媚呼道:「不要啊,我还差一点点就好了,你个死人,要气死我啊。」

师傅松开了师娘的双腿,然后眼神恍若呆滞般一屁股坐到了浴桶里面。他大

口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说道:「夫人莫急,缓我半个时辰,一定重振雄风,再

杀一轮。」

师娘跨出浴桶,将全身擦拭干净,但是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师娘好像并没有

擦拭那装满了师傅精液的肉穴。她穿好衣物说了句「哼,银枪蜡头,待会你要是

不喂饱我,一晚上都别想睡觉。」

等师娘走出房间后,林子清又是一句:「嬲!这就完了,不行让我来啊,老

子还没射精呢。」

我压低嗓门跟他说道:「你小声一点,当心被听到。」

「这活都干完了,听到还怕个屁。」

「走吧,时辰不早了。」

我跟林子清回到屋里,发现林紫茵已经睡得很熟了,想起她洗澡时候的样子,

害得我本就胀得难受的鸡巴都要发痒发麻了。

由于林紫茵睡在床铺的中间,我和林子清只能一人睡一边,虽然三人睡在一

张床上不算太拥挤,不过也会不时触碰到旁边人的衣物。

躺在床上的林子清说道:「申哥哥,待会还去不去。」

我回道:「不要了吧,都这么晚了。」

「但是我这心里难受,一股欲火没泄,怕今天晚上都睡不着。」

我想想也是,估计今晚我也特难睡着,但我还是回绝了他,「还是算了吧,

赶紧睡着后做个春梦,保证你一觉醒来,全身舒爽。」

「屁话,也就你才这么想,看了你师娘的大奶子后怎么也忘不了,不行,你

待会还得和我去。」

「不去,我可要睡觉了,不跟你说了。」

「别呀,你要是和我去的话,我明天找我娘要钱去,给你买各种好吃的好玩

的。」

林子清想尽各种办法一个劲地诱惑我,想让我再去偷窥,可我没再搭理他,

故意装作睡着的样子,但是我满脑子还是想着师娘香艳的肉体。

虽然林子清没再说话了,但是感觉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弄得睡着的林紫茵

都翻了个侧身,一只嫩手都碰到我的大腿上,让我浮想联翩,更加的难以入眠。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林子清又在哪里轻轻喊我的名字,估计看我没有反应,

他还爬起身子将我手臂摇了摇。我当然还是不能理他,继续装睡。

应该是看我没反应,他就放弃了骚扰我。不过没一会我便觉得睡我旁边的林

紫茵娇躯在床上不停扭动,接着听到「啾啾」声,这好像是亲嘴的声音,这房间

就我们三人,我又没和人亲嘴,那剩下的只有林子清和林紫茵姐弟俩了。

刚才偷看林紫茵洗澡的时候,我以为也就是偷看下身子罢了,没想到林子清

竟然会亲他姐姐,他们可是亲兄妹啊。

我想也许是林子清欲火太盛了,说不定亲几下嘴就好了,但我突然听到林紫

茵发出很小的声音开口说话。

「唔~ 弟弟不要啦,申哥哥就在旁边呢,这可不是在家里。」

林紫茵说的这话也就是表明他们早就亲过嘴了,不过我不知道他们进展到了

哪一步。

林子清小声说道:「没事,申哥哥睡着了,刚才怎么摇他都不醒。」

「那,那也不行,万一申哥哥被吵醒了怎么办。」

「不要紧的,我轻点弄就好了。」

「弟弟,唔~ 好,好烫。」

烫!难道是说林子清的鸡巴吗。虽然窗外洒进些许夜光,不过我一直闭着眼

睛,不敢去看他们,万一要是看到他们这乱伦的场景,以后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们,或者说他们怎么面对我。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进展到交合的哪一步,但愿林

紫茵能矜持一些,不要越过人伦的底线。

「不要啊,弟弟,这样进去好痛哦。」

「那我再帮你亲一下吧」

我又听到了「啾啾」声,而且还闻到一股腥骚的气味,也不知是林紫茵体内

发出来的,还是林子清的。只听床「吱吖」响了一下,我感觉床单被林紫茵用手

一点点地抓扯,

林紫茵一声娇柔闷哼,「嗯~ 」

接着床「吱吖吱吖」似有节奏般响起,我都能感觉到床被他们弄得微微震动。

最不愿发生的事情终究出现了,他们姐弟俩真的在乱伦,我想也许是林紫茵

帮她弟弟在手淫呢,为了抓住这最后一丝想法,我偷偷将眼睛眯开了一条细缝。

这一幕也许让我终身难忘,只见林紫茵的罗裙被她弟弟给撩起,林子清的裤

子褪下一小半,露出的光屁股压在林紫茵娇躯上驰骋,不过他们交合之处陷在罗

裙里面。我不知道该说林紫茵是难过还是兴奋,她闭着美目,弯弯的眉头都皱成

了八字,嘴里咬着自己一截手指,强忍着自己只发出蚊蝇般的「唔~ 唔~ 」声。

------------------------------------------------------------

林紫茵:这集的主角明明是本小姐的,为什么被骚婆娘抢了戏。

师娘:因为众枪男觉得你没胸没脑没屁股!害得老娘妖气未发就要先来当肉

盾。

林紫茵:你们等着!等我有十点法力值的时候!

秦师傅:能不能把我的床戏再稍微加长点……

林子清:别看我,我只是一只催化剂。

李二申:待我吸吮之术练得炉火纯青之时,定会披帅挂阵,提枪上马,与这

妖孽斗上三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