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纹面】(196)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纹面】(196)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凤凰对于人类而言,几乎是神话传说般的存在。但无论东方传说中的凤凰、

朱雀还是西方传说中的不死鸟、菲尼克斯这些都有几乎相似的共通点!是圣兽、

是神兽……是邪恶的克星,恶魔的天敌!即便在有些神话中,凤凰未必就是正义

的象征,但它却绝对的同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绝缘!基于这种几乎是惯性的理念

思维,人们很自然的将凤凰视为了「救星」。「救星」的出现极大鼓舞了战斗中

的人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平台上的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原本抱团自卫,

并正在竭力合流的人群开始了扩张,少数胆大的喇嘛和武装分子甚至脱离了自己

所在的队伍,主动对近处的妖魔发起了主动的攻击。

对于平台上纷乱的战斗,凤凰似乎没有任何的参与的意思,飞抵平台上空后,

它开始了盘旋,凤凰周身散发的灼热火焰对空中的鹰身女妖造成了直接的威胁,

导致女妖们尖叫着四散奔逃,几只飞的略慢的倒霉鬼被凤凰散发的灼热火焰而波

及,瞬间化为了黑炭,直直的从空中坠落而下,见到这个场面,人们更肯定了凤

凰是站在自己一边的这一「现实」,更加声嘶力竭的叫喊、鼓噪起来。而凤凰却

对自己造成的这一结果显得有些漠不关心,只低着头在平台上寻找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凤凰是在找我!我因此朝着天上大声呼喊……「我在这里,我在

这里!」

但令我郁闷的是,我此刻的呼叫却完全被人群兴奋的呐喊声所淹没。以至于

凤凰从我头顶正上方飞掠而过都未能注意到夹在在人群中我的存在。

「奶奶的……你他妈的是近视眼么?我在这……就在你下边!」

危机中,我的心情变得异常暴躁起来,看见凤凰飞过头顶也没能注意到我的

存在后,我禁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却不曾想之前一度被达耶的那个什么「梵天合

欢舞」蛊惑了心神的袁芳芳此刻已经恢复了神智,她站在我身边听到我的咒骂后

不以为然的替凤凰说起了公道话。

「没注意到你不是很正常么?它看我们这些人就跟我们平时看蚂【纹面】(196)蚁是一样的

……你到是从一群蚂蚁里头找到你过去见过的一只来试试?而且你又不显眼醒目

……之前就你一个人是光屁股,算是蛮特殊的,现在你瞅瞅,这平台上一大半的

男人和女人都是光屁股!相比之下,我们这些有衣服的才算是比较显眼醒目的了!」

听到袁芳芳的话,我差点没被她给活活气死!不过她的话却也猛然间点醒了

我……

正如袁芳芳所说的,在此刻的凤凰眼中,固然能感觉到我这个目标位于平台

之上,但要在这一两百号在它看来体型外貌几乎没有分别的「其他生物」当中准

确筛选出我这个「标的」却不是一下就能办到的,我必须设法充分在人群中显露

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才能第一时间吸引到它的注意力了。

明白了这点之后,我一咬牙,狠心将紧紧贴附在我怀中的母亲朝春日哪里一

推,接着冲向了平台上一处相对空旷的区域,哪里没有人类存在,只有几只妖魔

徘徊着正伺机攻击人群。我一边跑,一边高举双手,将手上的红莲火焰催发到了

我此时能够达到的极致状态。

在平台此刻昏暗的环境下,我双手的火焰就如同两只明亮的火炬一般……

果不其然,我的这一举动立刻便吸引到了凤凰的注意!凤凰随即鸣叫着,煽

动翅膀扭动身躯,改变了原有的飞行轨迹。

我奔跑的路线正好经过兰涧此刻所在队伍的侧面,这丫头看到我张嘴朝我大

声叫喊起来。「严平!你要做什么?」

「契约!我要同凤凰立约!」在挥拳将一只外形酷似鬣狗的魔怪烧焦的同时,

我直接告诉了她我冲出人群的具体原因。短时间内连续灭杀妖魔已经让我感觉到

了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疲倦,「星炎」灭杀妖魔虽然高效、快捷。但却格外的耗费

体力,精力,此刻的我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对这一能力的运用,单纯的只使用双手

的火焰以对抗妖魔。

凤凰上次出现时,兰涧也在现场。这姑娘同韩哲一样,是个「神魔妖怪百事

通」般的人物,听清了我的回答后,便立刻明白了我想要同凤凰建立契约并借助

凤凰力量的意图,随即又朝着我大声叫喊起来:「血、你需要奉献精血才能立约!」。

喊完,这丫头低头打量起了地面,跟着拾起了一把也不知道是谁抛弃在地上的戈

戈里弯刀,朝我抛掷了过来。

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弯刀刀身的反光,当即收回了右手的火焰,一把握住

了飞来的弯刀。这一握,正好握在这把戈戈里弯刀的刀刃上。锋利的刀刃瞬间破

开了我手掌的皮肤,殷红的鲜血瞬间浸满了我的右手。

火焰、鲜血……我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凤凰看在了眼中,它随即加速朝我俯

冲而来。却不曾想,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正在平台空域内四处乱飞的九鼎鼎灵们此刻忽然不约而同朝着俯冲而下

的凤凰聚集而去,没有实体的鼎灵快速穿越了凤凰的身躯,而那九枚跟在鼎灵之

后紧追不舍的水球则不可避免直直朝凤凰飞去。

在达耶。仁波切惊慌的尖叫声中,九个水球闪避不及的情况下,不出意外的

在凤凰周身散发的炽热高温下灰飞烟灭了。

水球消失的瞬间,九鼎鼎灵立刻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金属鸣响,并在空中各

自飞快旋转几圈,就如同顽皮的孩童赢得了一场游戏的胜利一般。看到这一幕,

我一下楞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九鼎鼎灵竟然通灵聪明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能够

利用这突然出现的凤凰成功摆脱了那九个水球对自己的追逐。

而凤凰却似乎全然不知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在散发出一阵灼热的气息将我

附近的几只妖魔彻底化为灰烬后,最终降落在了我的面前。凤凰的降临将我从一

时的呆滞当中拉回到了现实,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将沾满鲜血的右手朝凤

凰面前一伸……

「……拿去吧!我的血……我愿和你结下神圣的共生契约!以我的生命、灵

魂、意志从你这里获得保护我所挚爱人们生命的力量!」

我并不知道母亲提到的契约正确的缔结方式,我也不知道这契约是否需要什

么誓词,更不知道自己此刻心中默默祷念的言语是否算做誓词。在旁观者的眼中,

我只是伸出了沾满鲜血的右手,而右手的鲜血则在瞬间汇聚成了一道血线,直直

的飞到凤凰的面前最终融和进了凤凰周身的火红烈焰当中。

在我的鲜血同凤凰融合的瞬间,一股难以想象的灼热感传遍了我的周身,我

的脑袋也剧烈的胀痛起来。我禁不住双手抱头,发出痛苦呻吟的同时栽倒在地,

疯狂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赤红的火焰从我身体的每一处毛孔喷发而出,在痛苦

的挣扎中,我整个人都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孽畜!孽畜!」我听到了异常尖利的女性咒骂声!

达耶。仁波切又一次站在了地面上,她浑身颤抖着,发出了声嘶力竭般的声

调。曾经端庄典雅的庄严宝像,此刻因为极度的扭曲而显得狰狞变型。在她身体

四周,散落着两只同木乃伊般干瘪的鹰身女妖。而她的手中则多了一柄正在冻结

凝固的如墨汁般漆黑的冰制长矛。

我此刻虽然头疼欲裂,但多少还保持着基本的神智。此刻身体上的巨大痛苦,

我虽然难以忍受但却明白这应该是契约缔结的必然过程。站立在我面前凤凰那拟

人般亲切、善意的目光也从某种程度证明了这一点。也正因此,我想到了契约缔

结后,我应对其承担的义务……

凤凰来找我的目的是为了缔结契约,它对于平台上此刻的战斗显得有些漠不

关心。虽然如此,但它却表露出了对人类更为友好的态度。在平台周围飞行、寻

觅的过程中,它小心避开了多数人类聚集的区域,至始至终未曾对任何人类造成

伤害,这同它无视自己力量对妖魔造成的打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因此,它丝

毫没有注意到达耶这个「人类」对它流露出的那种明显的仇恨和敌意。

虽然迄今为止,我同达耶。仁波切接触的次数只有寥寥四次而已,但其随心

所欲,睚眦必报的性格却早以为我所洞悉觉察。辛苦制造出来的水球被凤凰消除,

凤凰或者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一微小的细节,但我清楚,达耶必然会对凤凰动手了。

她出手灭杀鹰身女妖可不是为了降妖除魔,她动手的原因仅仅只是为了从女

妖身体内抽取她用于制作那柄黑色长矛的水分而已。

果不其然,当冰矛成型之后,达耶手臂一振,黑色冰矛如利箭般射向了毫无

防备的凤凰……

「小心!」忍受着剧痛折磨的我无法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救援动作,只能在达

耶出手的瞬间竭尽全力的出声示警。出声的同时,我感觉到了无奈,凤凰真能明

白我此刻言语的意思么?但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音尚未消失,凤凰便做出了展

翅腾空的动作,在千钧一发之极避开了黑色冰矛。掷空的冰矛从凤凰身体下方穿

过,斜斜的钉入了我身边坚硬的平台地面之中。

愤怒凄厉的鸟鸣声响彻了整座平台!我在听到声音身体震颤的同时,感受到

了内心深处突然泛起的强烈愤恨情绪。而那情绪明显并非是我自我意识的产物,

不过仅仅片刻之后我便清楚了那情绪的来源……是凤凰!那是凤凰此刻的心情!

契约已经成立,我已经同凤凰之间产生了超越个体的心灵感应!

也就在这一瞬间,我脑海中出现了新的画面……并非我所熟悉的红莲谱图,

而是如同双眼视线般的又一个视角……那视角居高临下,正从十多米高的位置俯

瞰着整座平台!而视角的中心点却是一脸疯狂,昂然伫立,正在仰视空中的达耶。

仁波切!

「这、这就是缔结契约后我获得的力量么?」因为红莲的原因,早已有过各

种乱七八糟奇异感觉经历的我立刻意识到了我在同凤凰缔结契约后获得的新能力

……「视觉共享」!

很明显,我此刻脑海中这一新的视角来自于凤凰,那居高临下的视线,正是

凤凰此刻看到的一切。不仅如此,我还能感觉到凤凰在愤怒情绪的同时内心深处

那若有若无般的疑惑……看样子它对身为人类的达耶攻击它的行为颇有几分难以

理解。

体验着、领会着契约确立后身体的奇妙感受,我的痛苦感觉随之逐渐开始了

淡化。一手按头,一手撑地,我艰难的从地面爬起,摇摇晃晃的想要站直身子。

一方面我自己看到的东西通过视网膜以及视觉神经直接反应在了我的大脑之中,

另一方面凤凰的视线也同时在我脑海中出现成像,两种视角同时在脑海中出现的

结果就是眩晕重影。平直的地面出现了高低错落般的层次感,四周的双重影像让

我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如同虚幻一般。这让习惯了单一视觉的我颇有些手

足无措。

此时达耶方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迟疑之后,狂怒的叫喊起来。「……是你!」

话音未落便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我的面前,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前,我在尚未站稳

的情况下被她踢飞了好几米,硬生生撞上了一只妖魔,妖魔在发出了凄厉叫声的

同时被我周身的火焰化为了灰烬。

不过这一脚对达耶而言也不好受,她明显错估了我身上火焰的威力,出脚时

在脚上凝聚的隔离水层似乎略显不足,在踢中我的同时,脚上的皮靴被我烧掉了

大半,赤着一只脚的情况下放弃了对我继续攻击。我如今也没和这女人纠缠算账

的心思,从地上爬起后,跌跌撞撞朝外部坡道同平台的连接处走去。

靠着凤凰居高临下的广阔视野,祭坛下方通道口内新涌出的一波妖魔落在了

我的眼里。既然同凤凰缔结契约再一次触发了我的「浴火」状态,我没有犹豫,

当即决定仗着一身火焰去冲击哪一区域,看能不能打通离开平台的逃生之路了。

却不曾想,我的举动却进一步激发了达耶对我的恨意,或者在她看来,我放

弃与她的对抗无异于一种蔑视行为!正巧一个喇嘛在同妖魔的缠斗中来到了她的

附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喇嘛惨叫着,身体干瘪着扑倒在地。喇嘛倒地的同

时,达耶的身边浮现出了数十枚悬空的冰锥!

透过凤凰的视线,我目睹了这一过程。即便此时的我正处于脑子不大清醒的

状态,但我依旧还是被她残忍、疯狂的举动所震惊了。我禁不住转过身冲她怒吼

了起来。「……那是你自己人啊!」

回答我的是这女人的沉默以及高速闪耀的点点寒光……

速度太快,我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我只能条件反射般交叉双手护住了自己

的身体正面。寄希望于此刻我周身的火焰能够最大程度消解掉那些冰锥可怕的穿

透力。

凤凰固然对于达耶之前攻击它的行为感到愤怒,但它却同样没有任何打算与

达耶这个「人类」战斗的想法和念头。因为这个原因,它在腾空之后便只选择了

在空中盘旋观察平台上的状况,甚至于达耶对我出手,它也并未干涉。或许在它

看来,达耶之前踢我的那一脚并不足以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而此刻当达耶凝结

冰锥再次向我攻击时,它终于意识到了达耶对我的杀意,呼啸着从空中俯冲而下。

它俯冲的同时,我感觉到了它内心的惊讶和意外,它似乎很难理解达耶和我同为

「人类」,竟然会彼此自相残杀的这一现实。而也正因为它的意外,导致它未能

及时赶到替我消除掉那些致命的冰锥,反而是另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我的面

前……

望着缓缓软倒的身影,我呆住了!随后声嘶力竭般的嚎哭了起来,那一刻,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我面前崩塌了……

是母亲……我怎么都没想到母亲会在这一刻凝视着我,微笑着在我面前软软

瘫倒在地面。她颤抖、匍匐的身躯后背那些闪耀着冰冷光芒的冰锥就如同一根根

钢针般钉在了我的心脏上令我颤栗,令我颤抖,令我感受到了比死亡还要恐怖的

悲痛!

「……春日在做什么?她为什么没有看好母亲?还有观雪、咏蕙、泛舟、袁

芳芳!那么多人连一个丧魂落魄的女人都拉不住?她们都是废物,都该死……春

日该死、咏蕙该死、泛舟该死、观雪该死……不!我要先宰了这个女和尚……宰

了她,必须要宰了她……抓住她,就用她制造的这些冰锥,插满她身上每一个窟

窿……骚逼、屁眼,嘴巴、耳朵,鼻孔……还有肚脐!捅死她,捅死她!」

我脑子闪现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念头,这些念头操纵着我不顾一切朝着达

耶仁波切飞扑过去……

我在哭,可流出的不是眼泪……爆裂的火星从我近乎于骷髅般的眼眶中飞溅

四散;我在喊,在发出近乎于野兽般可怕嚎叫声的同时,从我口中喷出的漆黑浓

烟朝着身体的两侧弥漫扩张;我踏足的每一处落点都因为我炙热的身体而转化成

了股股熔岩……我的视线中只能看见终于露出了惊恐表情的达耶。仁波切。在所

有乱七八糟念头闪过之后,我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念头!

「杀掉达耶!」

甚至于凤凰都被我此刻散发的怒火所震慑,当我扑向达耶的时候,凤凰选择

了振翅高飞,远远的拉开了同我之间的距离。

达耶在后退,后退的同时在我和她之间制造出了一道道水幕,试图缓解我冲

击的速度。然而那些水幕丝毫未能阻止我前进的步伐!在我散发的高温下蒸发成

了大片大片的白色蒸汽。当我从蒸汽笼罩的区域冲出时,这狡猾、卑鄙、色厉内

荏的女人已经逃到了祭坛旁边。

她很聪明,制造水幕阻止我的同时也计算到了水幕被我蒸发后能够产生蒸汽,

扰乱我的视线。不过她显然不知道我已经拥有了第二双眼睛……凤凰的眼睛!所

以我被蒸汽笼罩时已经调整了前进的方向,脱离蒸汽区域后没有任何迟疑,便直

奔祭坛所在而来。

曾经不可一世,狂妄傲慢的女人明显感受到了我所散发的冲天怒火。根本不

敢同此刻的我有任何实质性的近战接触,绕过祭坛的拐角开始奔逃。

一边跑一边叫喊,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怒火!

「唉哟……那女人是你马子啊?」

「嚯嚯嚯……她对你倒是有情有义嘛!居然替你挡枪!」

「可惜喽……中了我的冰锥,她死定喽!」

「哈哈哈,她死了,你就成了鳏夫……鳏夫诶!知道什么叫鳏夫么?女人死

了男人叫寡妇,男人死了女人就叫鳏夫……」

听到达耶这些话,我更是热血上头,眼前只剩下了这女人奔跑的背影,同时

发出了嘶哑的咆哮声:「我要宰了你!」

追逐达耶经过了又一个祭坛拐角后,达耶的背影忽然从我的视线当中消失了。

就在我因此而愣神的瞬间,我的后脑遭到了一记重击。我控制不住前扑倒地。紧

接着我的后背也遭到了几下打击,不过比起后脑的那一击似乎轻微了许多。在我

爬起的同时,我听到了身后达耶调戏般的笑声!

「……嚯嚯,一段时间没见,你比以前耐揍了啊。来啊……来追我啊!」

当我扭头看去时,这女人的身影反向消失在了拐角的另一侧。我气得哇哇大

叫,转身迈开双腿又一次追了上去。

追逐着女人的背影,我绕了祭坛整整一圈,在经过之前挨揍的那个拐角处时,

达耶的背影又消失了,就在我再次陷入惊讶之中时,后脑的击打接踵而至。我二

次扑倒的同时,耳畔传来了达耶新一轮的嘲笑。

「怎、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女人除了弱水之力,还拥有跟春日一样的刹那能

力?」

两次来自后方的打击,终于让我从狂怒中逐渐清醒了过来。「不、不对…

…韩哲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可能出现在人类身上的特殊能力成千上万,五花八

门。但每一种能力在同一时间只会出现在唯一的一个人身上。绝对不会有同时存

在的两个人拥有同一种能力的情况出现。老韩好像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异能唯一

的排斥规律」。此外,特殊能力中有不少能力在效果方面会有接近或类似,但拥

有独立名称的那几种能力却是例外,那几种能力之所以能够拥有单独的称谓,除

了能力强大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异能效力的独特。就是说其他的特殊能力

中几乎找不到另一种能力能够与之类似或者能够替代。春日的「刹那」虽然不如

「红莲」「两仪」「阳炎」「弱水」这些能力有名,但也是拥有单独称谓的一种

能力,这意味着没有其他任何一种能力能够像「刹那」一般,拥有「瞬间移动」

的效果。」

清醒的我冷静了下来,再次返身追击达耶的同时,很快弄清了之前两次被揍

的具体原因了。弄清之后,我禁不住想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因为我意识到,我

在丧失了理智的状况下,被达耶给耍了……

不得不承认,单就搏击格斗或者通俗讲「打架」来说,达耶确实是「行家里

手」!在感觉到我此刻散发出的强大力量以及愤怒后,这女人先是制造烟幕混淆

我的视线,争取时间将战斗区域转移到了祭坛周围;接着又以语言刺激我的神经,

让我在狂怒下变的思维迟钝;然后领着愤怒的如同「白痴」一般的我围着祭坛兜

圈子,经过拐角的时候,这女人抢先一步直接翻到了祭坛上方,然后在我越过拐

角愣神的时候从我身后跃下攻击……两次,整整两次……我居然被她用同一方式

偷袭了两次。而这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因为我拥有此刻空中凤凰的视野!

而事实上,她两次跃上祭坛的举动都被凤凰看在了眼里。而狂怒中的我在追

击达耶的过程中却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自身的主观视觉之上,彻底忽略了从凤

凰哪里得到的「空中视野」。这才让达耶两次偷袭得手。

明白了这一切的我随即减慢了追击的速度。当达耶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位置后,

我伸手扒住了祭坛的石壁……我并没有开山破石的力量,但高温却在很短的时间

内烤裂了石壁,现出了足以容纳我手掌的裂缝,我以此借力,攀爬到了祭坛的上

方。而此时,达耶依旧还试图继续引着我围绕祭坛转圈而在下方奔跑。就在我计

划着在这女人又一次跃上祭坛的时候对她发起攻击时,这女人已经围着祭坛又跑

了一圈,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女人在经过我之前攀爬的那一段祭坛墙面时,

一眼就看见了我遗留在墙面上的灼烧痕迹。而她的反应也难以想象的快速。在看

到痕迹的瞬间便立刻转身改变了原有的奔跑轨迹,冲向了平台边缘处同妖魔战斗

着的人群。

通过凤凰视野看到这一幕的我被一种无力感所击倒。因为这一刻,她成功拉

开了同我之间的距离,我即便立刻离开祭坛追击,恐怕短时间内也追不上了。随

之而来的屈辱感令我欲哭无泪。不过随着头脑的清醒与冷静,我忽然想起了母亲

……

「老妈好像没死……她可是半神!哪里会是达耶的那几枚冰锥就能轻易杀死

的?对了,想起了来……在我从她身边经过冲向达耶的时候,她好像还支撑起了

身体,想要拉我。」

当冲动前那瞬间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后,我哪里还顾得上去继续追击达耶,

当即冲下祭坛,朝母亲倒地的所在奔跑而去。结果半路上,我就再次愤怒起来

……

我能感觉到凤凰的心情变化,但却不知道它脑子里具体的想法和思维。它对

于达耶攻击它的行为固然愤怒,但却终究没有对达耶施加任何实际性的报复,即

便在我主动对达耶发起攻击的情况下,它依旧保持了一种超然的中立,仅仅以一

个旁观者般的立场注视着我和达耶之间的战斗。而当达耶主动逃离后,它的心情

也随之平静,转而以一种悠闲自得般的心态俯瞰着整座平台。

透过它的双眼,我看到了母亲此刻的危急处境。

正如我记忆的那样,遭到重伤的母亲当然是没死的。而且背部的创伤这些此

刻也都在其自身拥有的治愈能力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但或者因为自我疗伤消耗

了太多力量的原因,此刻的她显得极度虚弱,趴在地上起伏喘息。而她的周围却

出现了众多各种各样的妖魔,那些妖魔正在疯狂的冲击着她的神域并试图对她造

成直接的伤害。万幸的是春日、咏蕙、兰涧等五圣女再加上袁芳芳六人此刻赶到

了她的身边,在她神域的笼罩庇护中正竭尽全力运用各种法器、符咒保护着她的

安全。

我在愤怒的同时也产生了强烈的自责感,自己之前过于冲动了!光想着去报

复达耶,居然忘记了应当优先保护母亲。在愤怒和自责的双重心理作用下,我一

路狂奔赶到了母亲和众女所在的附近,开始连续施展起了「星炎」。

这时,我才算真正体会到了同凤凰「立约」的好处了。「立约」前,我本来

因为连续灭杀妖魔早都已经身心俱疲,几乎没有继续施展「星炎」的力量了。而

此刻,在「立约」之后,我不但获得了凤凰的视野,激发了身体的「浴火」状态,

更重要的我的体力和精神也在同时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这让我能够在现在打杀

三方,用极短的时间就消灭了母亲周边的众多妖魔。不过就在我试图接近母亲仔

细问询查看她如今的具体状态时,观雪却不顾一切伸开双手挡在了我的面前。

「观雪……你干什么?我是严平……你认不出来了么?」

对于观雪的阻拦,我先是一愣,随即注意到了自己此刻的模样,以为观雪因

为我周身浴火而没能认出我的身份。

「……我知道你是严哥!但你现在这样子不能接近主母……你会把我们都烧

死的!」

观雪的衣物在我散发高温的灼烧下快速化为了灰烬,暴露的赤裸身体也在极

短的时间内开始了变色,但她却强撑着一步不退,拼命叫喊着说明了阻拦我的原

因。听到观雪的解释,我方才陡然反应了过来,连忙后退。不过就是这么两句话

的时间,却最终让观雪遭到了极度的烫伤倒在了赶来的春日怀中。

注意到观雪已经彻底红肿的身体,我的心情愈发消沉低落……我不知道自己

怎么了,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犯错。没能分清保护母亲和报

复达耶的主次之分,然后被达耶玩弄戏耍,现在居然又误伤了观雪。

我禁不住连连后退,只感觉茫然若失,不知所措。就在此时,我的脑海中传

来了鸟类的鸣叫声,我随即睁大了双眼……

对于我而言,那确实是鸟类的鸣叫声响,但我却在第一时间明白了声音的意

思……

「人类……契约已经订立。你赶紧把你要处理的事情处理完,完了,咱们俩

就赶快离开这里吧。」

是凤凰,我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凤凰正在通过类似于「传音密语」一样的方式

正在同我进行交流。而在与其订立契约之后,我竟然获得了理解凤凰语言的能力。

「你、你是凤凰?我的语言你能听懂么?对了……咱们俩离开这里什么意思?」

「抱歉,我听不懂你们人类的语言,但却能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之

间的交流是建立在血脉契约之上的心灵相通,这种交流只限于你和我之间。我要

提醒你,留给我们俩的时间不多了。我可不想刚刚同你建立契约就丢掉自己的性

命。这塔里最可怕的支配者估计很快就要出现了。不尽早离开的话,我们都会成

为它的食物。」

「食物?我们现在已经是食物了……你难道看不见这平台上发生的一切么?

对了【纹面】(196),你难道没想过出手帮忙么?」

「帮忙?我为什么要帮忙?被猎食的是你们人类,又不是我。要不是我需要

你身上的红莲之力,选择了同你建立契约,你的死活其实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契约建立了,我需要保证你的安全,因为假如你被支配者吞噬了的话,我不

仅会丧失从你这里获得的红莲之力,自身原本的力量也会遭到近乎于死亡般的削

弱。而你只有在自然衰老情况下的死亡才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损失。」

凤凰的话语令我感到了寒冷和萧瑟。看来母亲把凤凰称为「动物」并无不妥

之处。神话传说终究只是神话传说……至少眼下这只同我建立了「血脉契约」的

凤凰很明显也是一个单纯只考虑自身利益的冷漠存在。

「另外,你认为这些小东西正在捕猎你们是错误的……它们攻击你们不单单

只是猎食,更多的是在比赛和游戏!因为从时间上计算,螺旋塔支配者的生产时

间快到了……它尚未现身只让这些小家伙出来陪你们玩,是因为它需要从这些小

东西当中挑选出它的新配偶。对于支配者而言,当然希望接下来同自己交配的配

偶能够足够强大和智慧,因为这将直接决定它下一批子嗣的能力和智商……」

「等等、等等……你能说明的更清楚些么?支配者是什么?还有、还有你叫

这些妖魔什么?小东西?小家伙?你难道没看见它们的凶残行径么?」我渐渐适

应了这种与凤凰的交流方式,并打算从凤凰这里获取更多的信息。

「凶残?……这是你们人类发明的形容词汇么?嗯,我大概能够理解它的意

思了。不过我可没觉得这词语用在这些小家伙身上合适!因为在我看来,你们人

类恐怕比它们更凶残了。它们至少不会攻击或者杀害自己的同类,而你们人类,

就在刚才,那个女人类就夺走了同类的生命,还有你……看的出来,你也非常想

杀掉那个女人类。尽管我不明白这究竟为什么。」

凤凰的意思表达在我看来异常的犀利,但我却无言以对!

凤凰没在意我心情上的异常波动,而是简单发表了它对人类这一物种的评价

之后接着谈到了我最关心的问题。

「你不知道支配者?嗯,看来你们人类离开这里的时间确实太久了……居然

忘记了它们的存在。要知道这螺旋城还是你们人类为了讨好那些支配者而建立起

来的呢。当然,你要我解释支配者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毕竟

我年纪比较小,更早一些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了。你如果愿意跟我离开的话,我

可以带你去见我的母亲。她对于你们人类还有支配者之间的事情非常了解和清楚。」

说到这里时,我感觉到了凤凰心情的变化,尤其是它在提及自己母亲时,似

乎有些异常的兴奋……而我居然从那兴奋之中隐约感觉到了某种难以明说的「欲

望」!

「……现在你问我,我也只能告诉你我了解和知晓的情况而已。我听说螺旋

城里原本有许多不同的支配者,但到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而这一个受到了那九

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束缚和压制,长久以来,它只能蛰伏在这螺旋塔的里

面。现在正在攻击你们的这些小家伙。我称呼它们小东西、小家伙是因为它们如

今都只是幼体,远远没有成长到成年的状态之中。当然,现在攻击你们的这些小

家伙应该都是在螺旋城内诞生的,许多种类我之前也都没有见过。不过也因此,

我推测那九个东西对这螺旋城的束缚力量应该减弱甚至于消失了。这样的话,里

面唯一的支配者估计很快就能离开城内区域来到这外部的平台上了。它要出来,

别说你了,我恐怕都在劫难逃。所以我才让你快点,把你想做的事情赶紧做完然

后跟我一块走了。」

「你说九鼎对螺旋城的束缚削弱或者消失了?你确定?」

凤凰不认识九鼎,以「东西」这个词汇替代,但我却理解了它的所指,当得

知「九鼎结界」可能已经失效后,我大吃一惊,连忙进行确认。

「九鼎?那九个东西叫九鼎么?哦……我才知道呢,我之前只知道那东西是

你们人类制造的而已了。束缚力量消失是肯定的了……原因很简单,这九鼎束缚

的力量很奇特,具体讲就是能进不能出。但凡螺旋城内部的存在受到九鼎的压制

都无法来到螺旋城之外,而现在这些螺旋城内部诞生的小家伙能够跑出来就证明

原先的束缚力量必然已经消失或者被削弱了。」

「……不、不会吧。那城里面那些存在是怎么生存的?我有眼睛,我看见了,

它们是要吃东西的啊!不吃东西,它们也会饿死。据我所知,这九鼎镇压螺旋城

已经镇压了几千年了,难道说里面的存在几千年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没什么奇怪的……里面如今唯一的支配者原本就有子嗣在螺旋城外生存活

动的。城外的那些小家伙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母亲忍饥挨饿?它们会捕食这里其他

的生物,然后冒着再也无法外出的结果携带食物进入螺旋城。城内的支配者应该

是靠着那些食物存活至今的吧。」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记得你一开始说什么比赛、交配,然后说都是

支配者的子嗣……等、等,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妖魔都是支配者的孩子,而支配

者通过与自己的孩子交配以繁衍新一批的后代?」当理顺了某些东西后,我被自

己的发现震惊到了。

「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嗯,怎么你看上去好像非常震惊?这难道

有什么奇怪的么?难道说你们人类的生存方式不是这样的么?有趣……看来我对

你们人类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你将来能不能多告诉我一些关于你们人类的事情啊。」

「你觉得这种生存方式很正常么?你们凤凰难道也是这种生存方式?」由于

凤凰提及的东西对我而言太过震撼,我连忙再次确认了起来。

「什么叫也是?这种说法太奇怪了……身为雄性子嗣,难道不应该同母亲交

配以繁衍新的一代么?我之所以找你缔结契约,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力量!我为

什么提升自己的力量,就是为了能够击败其他的兄弟以获得同我母亲的交配权力,

并与母亲一道繁衍出我们族群新的后代。我们凤凰从来都是以母亲为族群的最高

领导者的,对我这一支凤凰族群而言,她就是至高的存在,为了她,我们这些子

嗣愿意付出我们的一切,死亡也在所不惜,母亲孕育了我们的生命,用生命回报

母亲难道不是一种责任和义务么?」

「你母亲只生儿子不生女儿么?」

「怎么可能?我的母亲当然也生女儿的……但我的那些姐姐和妹妹一旦成年,

就会离开母亲并在兄弟中寻找一个配偶建立新的族群,并成为新族群的母亲。喔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建议我去寻找一个姐妹结成配偶啊?这建议也可以,

不过我最大的妹妹离成年都还很早呢,而且她总喜欢跟我抢食物,抢东西,我不

喜欢她。我也没兴趣等她成年后充任她的首任配偶并加入她的新族群了。我更希

望同母亲交配以壮大我现在的族群。否则我干嘛同你一个人类签订契约以提升自

己的力量?」

凤凰的话语让我再次无言以对……我真没想到凤凰这种生物的社会结构居然

是这样的。但接下来我似乎又能够理解凤凰的这种生存方式,因为我联想到了生

物界其他的某些生物……比如蜜蜂、比如蚂蚁!好像也都是一样的社会结构!

女王蜂、蚁后是群体的最高统治者,同时也是整个群体内一切同类的母亲。

它们产卵繁育自己的子孙后代,子孙后代经过自然的淘汰和选择,衍变成为工蜂、

雄蜂或者工蚁、兵蚁、雄蚁不同的种类,其中雄蜂、雄蚁存在的作用就是同自己

的母亲……女王蜂以及蚁后交配以延续种族……不管这种「社会形态」在我们人

类眼中有多么奇特和不可思议,但却是现实的存在。而且这些物种的这种「社会

形态」的出现比之我们人类社会要古老多。那根本就不是我们人类如今的思维所

能够理解或者能够去加以评判的了。

从这一点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凤凰必然也是非常古老的一个生物种群了,最

起码,比我们人类要古老的多,而至今,凤凰都还保持了它们的这种在我们人类

看来极其原始以及难以想象和理解的「社会结构」。

另一方面通过与凤凰的交流我大致对螺旋城内的那个什么「支配者」也有了

一定程度的了解。古老、神秘、原始还有……强大、可怕!

正当我努力思考消化着从凤凰这里得到信息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凤凰的惊

叹声。

「哟……我感觉这里的人类好像都想从这里逃走,怎么那个家伙反而从下面

冲上来了?」

凤凰传递信息的同时,我从凤凰的视野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凌冽漂荡的披风,精光四射的利刃,豪迈矫健的身影!消失了数日的萧肃言

赫然出现在了坡道、平台的连接处……所到之处,就如同快刀般在妖魔群中硬生

生撕开了一道裂口。

看到萧肃言的瞬间,我猛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计划。「打通前往坡道的通道,

带着母亲等人逃离这里。」

此刻见到萧肃言正在冲击妖魔阵群,我当即冲着观雪等人下达了指令。「带

上老妈、观雪!跟在我后面朝坡道冲!」

当我一马当先带领众人冲向坡道的同时,密密麻麻如人头般大小状似飞行甲

虫的魔物从祭坛下方的通道口内喷涌而出,并朝平台四处蔓延开来。原本看似悠

闲的凤凰看到那些魔物甲虫后,立刻惊恐的振翅高飞……紧接着一道若隐若现的

娇小身影缓缓的从通道口内现身而出。

我的脑海中响起了凤凰慌张的鸣叫声……

「天啊……我要被你害死了!是支配者……她、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