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毛毛破处记】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毛毛破处记】

我尽力蜷缩身体,把自己藏在一辆烧毁了的汽车残骸后面。手榴弹在我四周

不停爆炸,玻璃被击碎的声音,子弹飕飕从我身边飞过的声音,不断钻入我的耳

朵里。我低着脑袋一动不敢动,只在对讲机里大喊,『敌人火力太猛,我们被压

制,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毛毛,坚持住,援兵马上就到。』娜娜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听到她那甜

美的嗓音,我一颗紧张烦躁的心总算稍稍安静了一些。

『小黑,小黑,你在哪里?』娜娜在对讲器里呼叫,然而却久久没有回应。

『我想,我们失去小黑了。』娜娜吃力地说。

『我早就说过,不该走这条路的。』沐沐恨恨地说。他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

,同样被对方的火力压制地抬不起头来。

『沐沐你闭嘴,』娜娜怒道,『我正在从侧翼迂回,你们待那儿别动。』

『毛毛,你掩护我,』沐沐说道,『我冲到对面的楼房里去,那里的射击角

度好。』

『OK。』我答应一声,随即把身上剩下的手雷漫无目标地扔了出去,然后

举枪也不瞄准,对准敌人的方向胡乱扫射。

手雷爆炸,升起阵阵烟雾,沐沐立刻从掩体里冲了出来。没跑几步,就听见

『砰』的一声,沐沐的脑袋好像一只烂西瓜一样炸了开来,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失去了头颅的身体继续往前跑了几步,这才扑地倒下。

『沐沐~~』看到好友被一枪爆头的惨样,我心胆俱裂,紧握住手里的武器

,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冷静,毛毛,保持冷静。』娜娜喊道,『待那儿别动,保护自己,吸引对

方火力。』

我继续把脑袋缩在汽车后面,时不时伸出枪口放几枪,告诉敌人我还活着,

还坚守在岗位上。

没过多久,对面传来一声爆炸,随即密密麻麻的一阵枪响。『哦耶~~全部

搞定。』枪声平息后,耳机里传来娜娜兴奋的声音。

我直起身子,从掩体后面走出来,只见对面拐角出现一个俏丽的身影,正冲

我挥着手,正是娜娜。

我快步朝娜娜跑去,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眼前一亮,白闪闪的什么都看

不见了,肯定是一颗曳光弹直接在我眼前爆炸了。

『毛毛,趴下。』娜娜大叫。这是我听见的最后的声音了,我的眼前爆出一

滩血渍,颜色鲜红,随后血色越来越深,范围越来越大,终于,整个屏幕都染成

了暗红色。

看着屏幕上的『Game Over』字样,我恨恨地把游戏操纵杆扔到旁

边的沙发上,登录上队伍的聊天室,小黑和沐沐已经在那里翘首以待了。

『你也被爆头了?呵呵。』沐沐幸灾乐祸地说。

小黑没有说话,只是打出一个安慰的表情。

我打出个耸肩无奈的表情,说道,『只剩下娜娜一个人了,不知道情况怎么

样。』

『估计凶多吉少了。』小黑说。

『这小丫头也就是嘴上能吹,手里的功夫稀松的很。』沐沐不屑地说,『我

敢打赌她坚持不到5秒,1,2,3~~』

话没说完,语音频道里传来娜娜愤怒的声音,『臭沐沐,居然在背后说本姑

娘坏话,踢你屁股。』接着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女王猛踢小受受屁股的卡通图片。

『哈哈,我说对了吧。』沐沐说道,『你别不承认,今天都怪你指挥失误。

『好了,也不能怪娜娜,』小黑打圆场,『对面的龙雁战队实力本来就比我

们强好多。』

『说的也是,至少这次比上次多坚持了N分钟。』沐沐打出个不断点头的卡

通猪头,『思思叫我去吃饭了,我走了,下回一定报仇,拜拜。』说完就下线了

『我也该走了,』小黑紧接着告辞,『两位晚安。』

聊天室里只剩下我和娜娜两个人了,我心头不由一阵窃喜。娜娜和我是在网

上玩对战游戏认识的,我们只在玩家聚会时见过一面,不过她那祸国殃民的容貌

和诱人犯罪的声音,却让我再也无法忘怀。我对她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她刚满1

8岁,喜欢玩网游,如此而已。我们在一起更多的是谈论游戏,而不是彼此的生

活。

『对不起,娜娜。刚才都是我不好。』这小姑娘很好胜,从不服输,所以每

次打输以后,我总是主动承认错误,博她一笑。

『也不能怪你,』娜娜的心情果然变好了,『刚才小黑也说了,对方实力太

强,龙少和大雁这两个家伙太变态了。』

『嗯,他们是室友,配合很默契的。』

『是啊,据说他们倆之间的感情可好了,不同寻常,嘿嘿。』娜娜语气暧昧

地说。

『难道他们是?』

『嗯,听说过男人四大铁么?他们一起同过窗,游戏里一起扛过枪,打赢了

一起分过赃,有了钱没准还一起嫖过娼,哈哈。』

『哦,这样的关系密切啊。』我暗中汗了一个,然后壮着胆子说,『咱们也

该多培养培养感情,这样就会配合更默契了。』

『咱们的感情,不是挺好的么?呵呵。』

我也跟着『呵呵』地笑,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

『毛毛?』过了一会儿,娜娜先打破了沉默。

『嗯?娜娜?』

『我们一起玩游戏的时候,你有没有感到特别激动?』

『有啊,特别是我们赢了的时候。』

『呃,我说的不是这种激动,是另外的,那种激动。』她的声音有些微微发

抖。

『另外的那种激动?』我的心跳得厉害,假作纯洁地装傻。

『就是那种,』娜娜的声音又甜又腻,『比如,两腿之间有些,有些热,有

些湿。你们男生也有的,会,会那个。』

我觉得脸上发烧,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呃,我,没,没有。』

『你没有?我现在就有些激动,我现在就在抚摸自己的身体。毛毛,我很想

。我从来没有过,我很想尝试尝试。毛毛,你想不想?一个性感美女,全身赤裸

,在你面前骚首弄姿,抚摸你的身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有过经验的,对吧

?』

『对,我有过。』其实我是在说谎。

『那你愿不愿带我玩?明天,我们约个地方见面,然后一起~~』娜娜的声

音有些急促,『你经验丰富,知道怎么玩,跟你一起,肯定能让我满足。』

『呃,这个,』我踌躇道,『好吧,没问题。』

『那好,明天我跟你联系。我得走了,拜拜。』

『拜拜。』

娜娜下线了,我盯着显示屏发愣。这是真的么?这个网上认识的小美女,居

然主动要跟我上床?更荒唐的是,她居然以为我经验丰富。我哪有什么经验啊,

以前跟她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维护男性尊严吹的牛皮。我今年21岁了,连女

孩子的嘴都没有亲过呢。

***********************************

一晚上我辗转反侧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醒来,脑子翻来覆去都是娜娜昨晚

说的话。我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真的上了床,她就会发现我也是个处,她肯定

会笑话我,甚至再也不理我了。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其实我对做爱也不是一

无所知,理论知识我还是很丰富的,我从SIS网站上下载过好多A片,不过这

种事情光有理论知识是不够的,实践经验更重要。然而实践从何而来呢?我是个

宅男,朋友不多,女性朋友就更少了。关系好到能够上床的女性朋友,一个也没

有,要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小处男了。

突然,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干嘛不去找个小姐呢?我在SIS论坛上,

看到过好多人介绍经验,吹嘘经历的。而且过程也不麻烦,只要上到应召女郎的

网站,找到中意的女孩,打个电话,她就会上门服务,价钱也不昂贵。

说干就干,我立刻打开IE窗口,内事不觉问百度,外事不觉问古狗,很快

搜索出一串提供本地应召服务的网站,随便打开一个,屏幕上顿时密密麻麻都是

漂亮女孩的照片。

仔细一看,这些女孩大都只穿着性感内衣,有的甚至只穿着裤衩,照片旁边

有她们的名字、三围,以及其他一些基本信息。光是看着网页,我就觉得很兴奋

,真不可思议,只要打个电话,这些美女中的一个,就会出现在你的门前?真是

跟童话故事一样。

我的目光落在一个长发女孩的身上。『小蓓,』我读着她的名字。照片上的

她,身材苗条,穿着黑色蕾丝乳罩和黑色小裤衩,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我继续

看她的资料:

年龄,21岁,真巧,跟我同龄;

身高,1米62,比我矮一个头,很相配;

体重,50公斤,不胖不瘦正合适;

三围,34C-24-34,不懂什么意思,不过34C我还是看得懂的,我知

道这是她咪咪的大小,可是到底34C是多大,还是不知道。

这时我忽然心里有些打鼓,我真的要去找小姐?好像有些低级趣味。在我的

想象中,性和爱情密不可分,我的绮梦中,都是和一个漂亮女孩堕入爱河,水到

渠成后再做爱的。

我转念一想,看的那么多A片中的男男女女,他们不都是说做就做,哪有什

么爱情可言?还有娜娜,她并没有爱上我,可是她想跟我做爱,她仅仅想找个有

经验的人做爱。想到娜娜,我的血液沸腾了,我要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我要教

她做爱,我要她在我的身下幸福地呻吟。这一瞬间,我下定了决心。

我拿起电话拨打网页上的号码,一个男人接的电话,『色城模特中心,我叫

鳄鱼。』

『鱼哥你好,我,我想~~』我结结巴巴地说。

『哪个女孩?』他干脆地问道。

『嗯,小蓓。』

『多久?』

『两个,呃,一个小时吧。』

『时间?』

『我不确定,今天吧~~』

『下午2点有空,行不行?』

『行,就2点吧。』

***********************************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零五分了。我枯坐在沙发上,手心直冒汗。上

午打完电话以后,我把房间打扫了一下,洗了个澡,刮了胡子,还洒了些香水,

那是我逛商店时商家送的样品,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钱装在了一个信封里,

信封上写着小蓓的名字,这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我有些紧张,万一她见到我以

后拒绝和我做怎么办?万一我笨手笨脚的她会不会嘲笑我?我会不会阳痿?早泄

?会不会染上艾滋?我还是打电话取消了吧?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响了。没有退路了,我起身开门,看到门口站着

的女孩,不由狠狠地咽了口唾液。她的身材跟网页上的照片一模一样,一件紧身

羊毛套裙勾勒出身上的每一处曲线。她的脸蛋是我认识的女孩中,呃,第二漂亮

的,最漂亮的自然是我的娜娜了。

『Hi,我是小蓓。』她的脸凑过来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两下,一面一个,还

用舌头舔了舔。我脸红了,手忙脚乱地把她让进屋。

『哇噻,你的腹肌可真硬。』小蓓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在我的肚子上摸了

一把,『没想到你是个小帅哥,我还以为又是四十开外的中年猥琐男呢。』

小蓓翘起长腿在沙发上坐下,嘴里嚼着口香糖,一面打量四周,一面嘴里叽

叽呱呱不停地说,『你不知道,这几天我郁闷死了,老是接那些又老又丑的家伙

。昨天那个姓牛的假大款,花言巧语说要送我个雷达表,结果做完以后就翻脸不

认账了,气死我了。老天保佑遇到你这样的小可爱,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呵呵呵。』我在她身边坐下,嘴里干笑着。

『你这个地方真不错,』小蓓吐出嘴里的口香糖,扔在桌上的烟灰缸里,『

宝贝儿,今天咱们怎么做?』

『呃,这个,你说呢?』我支支吾吾地说,不断提醒自己,千万别烧盘。我

还从来没有跟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靠的那么近说过话呢。我们两个年纪一样大,但

是性经验方面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很有些小自卑。

小蓓转过头来,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亲爱的,这是你第一次叫小姐

吧?』

『嗯。』我点了点头,低头看地板。

『用不着害羞,宝贝儿,我会让你很舒坦的。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当

成以前跟你上过床的性伴侣好了,你很饥渴,我也很饥渴,所以我们上床了。』

『其实,我,』我清了清嗓子,小声说,『我从来没做过。』

『你从来没有?』她好像没有听清我的话,『你从来没有。』她伸手捂住嘴

,也不知道是遮掩住惊讶还是嘲笑。

『嗯。』我继续看地板,实在没有勇气去看她的眼睛。

『噢,宝贝儿,我太荣幸了,我太高兴了。』说着用柔软的小手托起我的下

巴。

『你跟女孩子亲过嘴么?』她真诚地看着我的眼睛,鼻尖几乎碰到了我的鼻

子。

『亲过,』我又撒谎了,然后心虚地补充,『就一次。』

『那我们就从亲嘴开始。』她没有揭穿我拙劣的谎言,把她的红唇印在了我

的嘴唇上。我被亲吻着,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不知该做些什么好。她的嘴唇开

始移动,熟练地吮吸着我的嘴唇,她的舌头在我的双唇之间【毛毛破处记】点来点去,象是在敲

门。我慢慢张开嘴,让她的舌头滑入。她的舌头很湿很滑溜,她的口水真香。

我坐在沙发上任其摆弄。小蓓一面湿吻着我,一面把手伸到我的下体。她眼

睛看都不看,轻车熟路地解开了我的皮带,拉开拉链,小手抚摸着我的小腹,往

下伸进内裤里面,抓住我的JJ抚弄着。这是我的JJ第一次被别人触摸,感觉

就是不一样,一股电流涌遍全身,我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你下面可真硬,』小蓓把嘴放开,妩媚地笑,『手感真好,我去看看口感

怎么样。』说着身子从沙发上滑了下去。我揉了揉眼睛,掐了掐大腿,有些难以

置信地看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伏在我的两腿之间,抓住裤腰,脱下我的裤子,

又除下我的内裤,把我的双腿分开,然后在我双腿之间跪好。

『放松,亲爱的,』她抬起头冲我直放电,『我会給你一次永生难忘的享受

。』说着,她的小脸钻到我的JJ底下看不见了。她的手指握着JJ的根部,抚

摩着阴囊,她的嘴唇亲吻着JJ的躯干。没一会儿,她的俏脸浮了上来,张开嘴

,红艳艳的舌头伸了出来,在龟头上轻点,接着舌尖伸到龟头下面的小沟里,舌

头绕住龟头转圈圈。我屏住呼吸,配合着她的节奏,觉得全身的血液全部涌入了

下身。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也经常打手枪,可是JJ从来没有膨胀得那么大

那么硬。

小蓓张大嘴,嘴唇包住JJ,一寸一寸慢慢往下吞。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吸

力,一阵颤栗涌遍全身,忍不住高声呻吟起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一双妙目里

全是笑意。我的JJ又深入了一寸,她的嘴唇碰到了我的阴囊,舌头调皮地玩弄

着我的蛋蛋。

我做梦也没想到过吹箫可以这么爽,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蛋蛋里油然而生,穿

过坚硬似铁的大热棒,从龟头磅礴而出。小蓓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吓了一跳,头往

后一仰,所幸她反应敏捷,眼明嘴快,嘴唇一合,把眼看掉将出去的JJ重新叼

住,再一吸,又把整个JJ重新放回嘴里。我不停地喷发,小蓓不停地吞咽,直

到我的JJ停止颤抖,开始变软,她才恋恋不舍地吐出小泥鳅。

『宝贝儿,下次你发射的时候,最好事前提醒一声。』小蓓边说边伸舌头把

嘴唇上嘴角边的精液舔干净。

『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情不自禁,忍不住。』我嗫嚅道。

『没关系,』她在我软软的JJ上亲了一口,『你把衣服脱了,去床上躺着

。我去洗个澡马上就来。』

我走进卧室,把剩下的衣服脱光,坐在床沿。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传来,我回

味着刚才的感觉,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娜娜。交谈时她那甜美的嗓音,天真无邪

的笑声,打游戏时激动的喊叫声。跟她做爱会是怎么样的情形?跟刚才一样刺激

?还是比刚才更加刺激?我突然发现我是那么的喜欢她。可是现在我在干什么呢

?她要我成为她的第一次,我为什么不能让她也成为我的第一次呢?我不能继续

骗她了,我要向她坦白,我要她当我的第一个女人。

我坐在床边发呆,都没有注意到小蓓洗完澡走了进来。她赤着身子在我身边

坐下,小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的身体抖了一下,刚刚定下的决心也随之抖动着

。我可不是柳下惠,这么漂亮的女孩坐在我身边,一丝不挂,我居然要坐怀不乱

?那简直是禽兽不如了。

『我,』我犹豫不决地说道,『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下去。』

『宝贝儿,怎么了?这是为什么?能告诉我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完全不

必勉强。』

我咬了咬牙,决定说实话,反正以后很可能再也不会遇见她了,不怕她笑话

。『事情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女孩,她说她想跟我上床,我骗她说我以前做过

,经验丰富,其实我没有。所以,为了圆谎,为了积累点经验,我就打电话找了

你。』

『哇,太浪漫了,你真是一个好情人。』小蓓叹道,『我不会卷到你们中间

的。』她的小手轻轻抚摩着我赤裸的背脊,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我们也不是

非做爱不可的,我刚才已经給你吹过箫了,你也射出来了,所以我们的交易本来

可以结束了。这样吧,我教你吹口琴,教你怎么給女孩子口交,这样的话,你可

以让你的女孩很快乐,她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你了。』

『真的?』我转忧为喜。

『当然,宝贝儿。现在,把我当成老师,OK?』说着她伸手捏了捏我的脸

,接着说道,『对了,你亲嘴的功夫很高明,无师自通,很有做个好情人的天赋

。』

小蓓抓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胸脯上,『先从咪咪开始。』

我把她的咪咪捧在手里,掂了掂分量,轻轻地捏了一把。软软的,然而又沉

甸甸的很结实,感觉真好。我的手指拈起她的乳头揉捏着,她发出一阵令人销魂

的呻吟声。

『你真的没跟其他女人做过?还真是个天赋异禀的好情人。』小蓓啧啧称赞

,然后把我推倒在床上,一抬腿倒骑在我身上,胯间压到我的脸上。

我睁大眼睛审视她的下体,那形状诱人的小丘,丘上修建整齐的草地,微微

绽开、晶莹闪亮的层门叠户,我只觉得我的旗杆扯得老高老高。

『别看了,快舔。』小蓓一边指导我,一边用手指拨弄着我翘得老高的JJ

我伸出舌头,沿着她的阴唇慢慢地舔过去,味道甜甜的,甚至有股麝香的味

道。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貌似我做的不错,受到了鼓励以后,我舔得更加努力

了。

『够了,亲爱的,』小蓓喘息着说,『舌头用力,钻进去。』

我耐心地舔着她的双唇之间,直至发现了一道缝隙,一使劲,舌头从缝隙间

钻了进去。小蓓猛的『嗯』地高叫了一声,吓了我一跳,然后发现我的舌头被她

的爱液浸润得湿漉漉的,滴滴嗒嗒的淋到了我的嘴里。

她这么强烈的反应使我很兴奋,加快了舔舐的节奏。小蓓弯下腰,把我岩石

般坚硬,岩浆般滚烫的JJ握在手里,用力挤压了几下,然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我快乐地喘息着,全身下下无比的舒坦,也不知道快乐的源泉来自于舌头还是

来自于下身。

『舌头,我要你的舌头。』小蓓有些疯狂地吼叫着,屁股往下坐,阴部紧紧

贴在我的脸上,我的舌头更加深入了她的蜜洞。我感觉到蜜洞的四壁挤压着我的

舌头,不由地想,要是进去的不是舌头,而是JJ,那该是什么滋味。我知道只

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把蜜洞里的舌头换成JJ,但是我克制住冲动,我要把我的

第一次,留给我的娜娜。

『宝贝儿,舔我的阴蒂。』小蓓继续发出指导。我知道阴蒂是女生性感带最

集中的地方,于是抽出舌头,放到她的阴蒂上,她的阴蒂已经高高耸起,就好像

一个小JJ,我舔了没几下,她的身体就象过电一样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太爽了,你的手指也别闲着,插到我的蜜穴里来。』小蓓说着,觉得自己

的舌头也不能闲着,于是把我的JJ塞进嘴里吮吸了起来。

我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小穴,霎时间,就好比推上了电门,我们两人

的身体连在一起,形成一个电路循环,巨伏高压电从我的手指进入她的蜜穴,流

过小蓓的全身,又从她的嘴里,延伸到我的JJ,我的JJ犹如一个变压器,把

电流放大,遍击我的全身,再通过我的手指我的舌头,回到小蓓的身上。

『我要射了。』我忍不住高叫。我全身上下失去了控制,手指毫无规则地在

她体内胡乱抽插着。她显然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原来轻轻抚摩着我的蛋蛋

的手变成了用力挤压,捏得我痛并快乐着。我再也忍不住,再次一泄如注。这次

似乎射的比第一次还要猛,呛得她直咳嗽,她尽力忍住,把JJ留在嘴里,吸尽

咽下最后一滴精液。

『偶卖糕的,你太棒了。』小蓓趴在我的身上,边喘边说,『能让我高潮的

顾客很少,这么强烈的高潮,你还是头一个。』

『呵呵呵,』我傻笑几声,又伸出舌头去舔她又红又肿的阴蒂。舌头甫一接

触,小蓓高叫一声,跳了起来,『ouch~~别再舔了,太敏感了我受不了了

。』说着转过身低下头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我目送着她捡起衣服,消失在浴室里,站起身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回

味着刚才的一切,我充满着信心,一定要让娜娜的第一次成为让她永远难忘的奇

妙经历。

小蓓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出了浴室,我把信封塞进她的手袋里,把她送到门

口。

『宝贝儿,你真是个天生的情人,我真希望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就是我,我太

嫉妒她了,她实在太性福了。』小蓓说着从手袋里取出一张卡片递给我,『这是

我的电话,你如果还需要指导的话,我随叫随到。』她走出门,回头冲我嫣然一

笑,『免费。』

***********************************

第二天,我坐在电脑前,又在网上见到了我的娜娜。

『你真的想要和我做么?』我自信满满。

『对,我太想了,毛毛你肯帮我?你真是太好了。』娜娜高兴地说,『我不

想让我的男朋友知道,而且他也不一定乐意陪我去,所以我想另外找个人一起去

。』

『你?你男朋友?』

『是啊,我觉得我也喜欢女孩子,一想到美女我就激动,特别想看赤身裸体

的美女在我眼前搔首弄姿,抚摸我的身体,就是你们说的,脱衣舞夜总会里跳的

那种大腿舞。可是我不敢一个人去看脱衣舞,毛毛,你以前去过,经验丰富,有

你带我去,真是太好了。』

『呃,这个~~』我无语。

『我们今晚就去,好不好?』

『好吧,我的好妹妹,』我叹了一口气,『如你所说,我这个向导肯定能让

你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