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张恪的幸福生活】(第六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张恪的幸福生活】(第六章)

张恪的幸福生活(六)

九十年代,大家都知道,就是晚上也没有几个电视可以看,大家的夜生活也

没有那么的丰富。

晚晴就这样在张恪的怀抱里睡着了,多日来的奔忙,多日来的噩梦,在这个

小女人经历了不应该有的苦难,现在她的心终于可以从高速的跳动中慢慢恢复了

正常。张恪没有动,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好长时间周淑惠才抱着光溜溜的芷彤

洗澡出来,周淑惠也只是被浴巾包裹着,湿漉漉的头发还冒着热气,出水芙蓉啊。

看着张恪有些心动。

" 嘘,你妈妈睡着了。" 看到芷彤正要说话,张恪赶紧阻止了她。但是芷彤

还是在沙发上来回乱动,晚晴便被惊醒了。看到芷彤和周淑惠已经洗澡出来,就

说:" 我也去洗洗,浑身都是汗。" 说完就扭着水蛇腰进了浴室,隔着模糊的毛

玻璃能看到晚晴脱衣的样子。

" 看看看,看瞎了眼就不看。" 周淑惠看到张恪这样,有些嫉妒。

" 宝贝赔芷彤睡觉去,我也去洗洗,一会上楼来好不好?" 张恪爬到周淑惠

耳朵上悄悄的说。

" 去你的,就晓得这事。" 周淑惠含羞道,抱着芷彤走了。

张恪赶紧把衣服脱掉,光着身子走到浴室门前,拧了一下门锁,门竟然开了,

就走进去。晚晴刚睡起来,迷迷糊糊的去了浴室,早忘记锁门的事了,看到张恪

进来,吓了一跳。" 讨厌,快出去。" 晚晴抱着胸前一对大奶子,对张恪说。张

恪没有理她,看到不奶子就看阴部,晚晴就把手挡在阴部,这样来来回回了几次,

张恪就把晚晴抱住了,两人狂吻起来。

张恪的手很快就不老实起来,在晚晴的脊背上,屁股上来回的抚摸,鸡巴也

迅速坚硬起来,顶在晚晴的小肚子上。

" 张恪,别在这里,让姐姐好好给你搓搓。" 晚晴推开张恪,阻止他的进一

步行动," 这里有水,容易让女人得妇科病。" " 哦" 张恪明白了不是晚晴拒绝

他,是考虑健康,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有什么妇科病,那是很麻烦的病。" 来宝

贝儿,让哥哥给你搓吧。" " 讨厌,在这里我是姐姐,你要叫我姐姐,听到了没

有?" 晚晴说完就捏住张恪的鼻子," 看不不老实,这根棍子就知道动不动就硬。

" 说着还用另一只手握住鸡巴,轻轻的套着。

两人在浴室里打打闹闹,费了好半天才洗完,还是周淑惠在外面催了半天。

张恪光着,晚晴不好意思,就裹着浴巾。

张恪坐在沙发中间,晚晴和周淑惠在两边被张恪搂着,三人就静静的看着电

视。

周淑惠的手摸向张恪的鸡巴,轻轻的抚摸着,鸡巴很快就硬起来。" 张恪,

等你大学毕业了娶了晚晴吧好不好?" 周淑惠首先开口。

张恪享受着周淑惠的抚摸,冷不丁的听到周淑惠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随口就说:" 好啊,晚晴同不同意?" 晚晴没有开口,脑袋在张恪怀里。周淑惠

没有想到张恪这么快的就回答了,有些意外,就说::" 那就说定了。" 说完,

就爬在鸡巴上开始吸允起来。张恪摸着她的头发,享受着她的舔弄,虽然有些生

疏。

晚晴也有些动情,抬起头深情的望着张恪,张恪低头含住她的盈盈小嘴,两

人疯狂的热吻起来。张恪的手已经开始移开周淑惠的头,解开晚晴的浴巾,开始

抚摸她的那对娇美的奶子,揉揉捏捏,马上乳头就竖起来,鲜红,饱满,娇娇欲

滴,让人很有吞吐的欲望。

张恪半躺着,压着晚晴,两人的舌头来回的勾着,忙个不停,鸡巴被周淑惠

的舌头满圆的绕着亲,有时候舌尖死死的往鸡巴眼里钻,两只手还不停,抓住两

个蛋蛋来回的揉捏,口水顺着鸡巴往下流,流到张恪的屁眼上,周淑惠也没有放

过,大口也含不住蛋蛋,但是她却使劲的含,舌头往下开始舔舐这屁眼,爽的张

恪好几次要咬住晚晴的舌头,这还不算,周淑惠用食指,轻轻的往屁眼里塞,张

恪有些疯狂了,这就是要被指奸啊,但是那是另外一种感觉,难以言喻,既然爽,

那就让他爽吧。

张恪渐渐已经不满足亲吻了,把晚晴往上推,大嘴马上就含住晚晴的奶子,

打着圈儿,来回的吸允,大口的吸住,舌头在里面舔乳头,有时候来回的舔舐着

奶子的侧面,爽的晚晴没有什么动作可做,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双手紧紧按住

张恪的头。

张恪很喜欢无毛的很光洁的阴部,给人感觉很干净,在亲吻晚晴奶子的时候,

手已经开始摸着晚晴的小屄,溪水潺潺,手指沾点溪水,把阴蒂润滑,来回揉着

阴蒂,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抚摸这里能很快让阴蒂充血兴奋,并且让女人很

快高朝。显然,张恪的意图很明显,上面奶子,下面阴蒂,拇指揉阴蒂,中指直

插小屄,三管齐下,晚晴很快就被搞的高潮了。

当晚晴高潮的时候,张恪的头被晚晴死死的抓住,嘴里发出大声的" 啊…

…啊……" 声音,声音抑扬顿挫。张恪马上移动位置,大嘴含住正在温泉涌动的

小屄,舌头死死的往小屄里塞进去,并且来回的搅动,鼻尖还能顶住阴蒂,发出

的呼吸让阴蒂受到了更大的刺激。

这个时候,周淑惠那里也取得了大的进展,手指塞进屁眼里已经很长一节了,

周淑惠开始在搅动。当周淑惠看到晚晴开始高潮的时候,更加加快了进度。一会

儿,周淑惠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屄里的水流了一大滩,硬生生的【张恪的幸福生活】(第六章)把张恪翻

转过来,一根火热硬直的鸡巴直冲云霄,周淑惠坐在张恪肚子上,手握鸡巴对准

自己的小屄,慢慢的坐下去,一动不动。

张恪的鸟进窝了,看着周淑惠迷离的眼神。周淑惠还在适应中。张恪把爬在

沙发边上的晚晴拉过来,让她趴在自己的头上,小屄对着嘴,让自己可以吸允她

的肥嫩的小屄。张恪揉着晚晴的屁股,不时的往屁股上摸一把骚水,还扣扣晚晴

的屁眼。

周淑惠开始动了,硕大的奶子上下摆动,她只好抓住她们,屁股一起一伏,

每一次的抽插都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半天,张恪感觉这样很不痛快,毕竟周淑

惠的体力有限,速度跟不上,还要照顾自己的奶子,忽然他想到一个更加邪恶的

点子。

周淑惠还在慢慢的起伏着,张恪把晚晴颠倒过来,让她和周淑惠面对面,周

淑惠座套鸡巴,两人相互揉对方的奶子,周淑惠急需要一个支撑点,就抓住晚晴

的奶子,但是晚晴还没有完全放得开,有些不好意思,张恪只好强行抓住晚晴的

手,让她抓住周淑惠的奶子,自己仍然舔着她的小屄。

张恪身上的两人开始了不同的经历,别人抚摸自己的奶子比自己摸要刺激的

多。渐渐的周淑惠的体力消耗的很大,起伏的速度也下降下来。张恪很是不爽,

只好自己行动,示意周淑惠抬起屁股蹲着,张恪开始抬起屁股快速的向上挺起,

肉体拍打着声音拍拍直响,快速的肏干,让周淑惠嘴里发出" 啊……啊……啊

……啊……啊……" 的声音。晚晴听到周淑惠的声音也很兴奋,使劲的抓住周淑

惠的奶子,想去亲,但是又不敢。

张恪停了下来,因为周淑惠高潮了,鸡巴紧紧顶在宫颈口,周淑惠无力的爬

在晚晴身上,喘着气。两个裸体女人抱着,没有了羞涩。张恪把她两个朝后推倒,

晚晴便趴在周淑惠身上。张恪起身,看着两个人,两个雪白的屁股叠加在一起,

煞是好看。手托着晚晴的屁股来摩擦周淑惠,两人的阴部便开始了摩擦。

" 张恪,不要,太难为情了。" 晚晴有些羞涩说。

" 不怕啊宝贝,这叫磨镜子,越磨越亮。" 张恪诱导着她们。

" 小混蛋,就知道折磨我们。" 周淑惠笑着说。

" 来,你们两个亲个嘴。尝尝是什么味道。" 张恪邪邪的说。说完爬在晚晴

屁股上,手握鸡巴,对准周淑惠的小屄就肏进去。这次是抱住晚晴的屁股,张恪

看着这样诱人的屁股,白嫩白嫩的,那到深深的沟下面藏着肥沃的土地,伸出舌

头就去舔了舔,探手过去,两人奶子挤压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形状,抓握这四个

奶子,揉搓着。两人没有听张恪的话,毕竟她们还没有开放到这种境界,形状这

样已经超乎她们的想象了。

" 老婆,爽不爽?" 张恪开始了鸡巴的抽插,小屄里的水已经把鸡巴润滑的

很湿,抽插起来已经很顺利,小屄的紧窄让张恪感到很爽,里面的息肉紧紧抓住

鸡巴,阻止鸡巴的进出。

" 嗯……嗯……爽……爽……爽死了……肏的人家好爽啊……" 周淑惠已经

来了感觉,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张恪的问话,说话又闭着眼睛" 嗯……嗯……嗯

……嗯" " 晚晴宝贝儿,去亲亲妈妈的奶子去,使劲的吸,快去。" 张恪看到晚

晴爬在周淑惠身上一动不动,折磨也得让晚晴也要互动起来,要主动起来,否则

的话三人肏屄就失去了兴趣。听了张恪的话晚晴没有啃气,张嘴就含住周淑惠的

奶子,开始吸允起来。

" 啊……不要啊……晚晴不要啊……啊……" 周淑惠受到了双重刺激,淫叫

的更加的疯狂,两只手死死的按住晚晴的头部让她动,但是晚晴的嘴含住她的奶

子后就没有松口,舌头还在舔着奶头。

张恪看到晚晴的手在闲着,就抓住,拉到下面,让她摸周淑惠的屁眼,周淑

惠被张恪肏的淫水四溅,流到了屁眼上,张恪让晚晴用手指头去口周淑惠的屁眼,

周淑惠的屁眼被淫水浸泡的很滑,晚晴的兰花细指便一点一点的塞进去,晚晴是

无师自通,在里面来回的抽插," 啊……老公……人家不行了……老公……求你

了……去肏晚晴吧……啊……啊……再使劲……肏死人家了……啊……啊……啊

……爽死了……爽死了……老公哥哥……去肏晚晴吧……" 周淑惠已经爽的不知

道东南西北了,淫叫声越来越低了,只剩下" 嗯……嗯……嗯……嗯……" 张恪

知……道她撑不住了,奋力猛肏一阵,周淑惠" 啊……啊……啊……啊……" 怪

叫起来,屁股使劲往上抬,双手搂住晚晴的头。张恪感觉周淑惠小屄里开始裹紧

起来,还带着一阵阵抽搐,她高潮了,这次来的很猛烈,大量花蜜用出来,浇灌

在掌控的龟头上。

张恪静静的享受着周淑惠高潮带来的余韵,停止了抽插。渐渐的周淑惠平静

下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满脸通红,发烫,眼神迷离,喘着气。

看到周淑惠这样,张恪猛的把鸡巴抽出来," 啊……" 小屄内顿时空虚起来,

让周淑惠有些惊慌失措,张恪低头看着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 冤家" 周淑惠轻

轻的说了一声,张恪死皮的笑笑,还伸出舌头舔舔。

张恪看到周淑惠没有事了,握着鸡巴,在晚晴的小屄处来回的扫动,有时还

把鸡巴伸向周淑惠的小屄,沾点周淑惠的淫水,接着再给晚晴的小屄挠痒痒。晚

晴想叫出来,这样憋着很难受,但是她的嘴还在周淑惠的奶子上,周淑惠紧紧抱

住她的头,就是不让她喊叫,急的晚晴的双腿来回的屈伸。

张恪看差不多了,提枪入港,卜滋一声就插进去了。

" 呜……呜……呜……呜……" 晚晴不知道是痛苦还是爽,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次张恪没有再犹豫,也没有那么多的花样动作了,抱住晚晴的屁股,大力度的

抽插,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带出乳白色的泡沫来。周淑惠还是紧紧的抱住晚晴,也

不知道是怕她发出尖叫还是在报复,就是不松手,害的晚晴只好蹬腿。

这次是晚晴在上,鸡巴每一次肏都能将蛋蛋打在周淑惠的骚屄上,周淑惠刚

刚高潮了一次,被蛋蛋的打击让她有些情不自禁,再加上每一次抽插,晚晴就有

一次的滑动,晚晴还吸允着她的奶子,她也开始了嗯嗯的淫叫。张恪看到两大年

龄不同的美女,而且是婆媳,被自己的鸡巴肏的如此哼叫,那是浑身的舒畅,心

里暗自自得。

渐渐的周淑惠也沉浸在爱欲当中,手就松开了晚晴。晚晴得以解放,开始一

次次的抑扬顿挫的淫叫,听的张恪心情高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同时啪啪的打

了两下晚晴的屁股,每一次拍打每一次抽插都能溅起一阵阵臀浪,看着这肥美白

嫩的屁股,张恪是从心里喜欢,真想停下来咬一口。

" 晚晴小宝贝儿,哥哥肏的爽不爽?" 张恪还是喜欢听到他的女人在他的抽

插中大声的淫叫,这样能说明一个男人是否征服了一个女人。

" 爽……肏的爽死了……肏吧……使劲肏……张恪哥哥……你的晚晴宝贝

……爱死你了……快肏啊……老公哥哥……人家的屄……比妈妈的紧不紧……"

晚晴一旦淫叫开也是止不住,但是她是面对着周淑惠在淫叫,让周淑惠有些嫉妒,

对着晚晴说道" 小骚货,还真是浪". "妈妈……人家……真是太爽了……从来没

有……这样爽过……啊……妈妈刚才……不是也只有叫吗……啊……爽……爽

……哥哥好爽……啊……好舒服啊……" 晚晴一面回击这周淑惠一面被肏的直叫。

" 晚晴宝贝儿,那里爽啊?亲亲大宝贝儿,吸晚晴的奶子。" " 啊……不要

啊妈妈……人家的小屄爽……啊……妈妈……救命……啊……爸爸……妈妈吸你

女儿的奶奶啊……" 晚晴开始彻底的疯狂了,爬在周淑惠身上,口水随着淫叫流

到周淑惠的脖子里,让周淑惠狠狠的报复了一下。

" 亲爸爸……不行了……女儿不行了……啊……来了……来了……啊……啊

……啊……啊……啊……啊……" 晚晴终于在张恪和周淑惠两人夹击下高潮了,

大量的潮水汹涌澎湃,冲击着张恪的龟头。

" 乖女儿,等等爸爸,让爸爸射进去" 张恪也到了高潮的边缘。

" 射吧……爸爸射吧……射死女儿吧……女儿给爸爸生儿子……啊……啊

……" 晚晴被张恪射出的一股股浓浓的精液直击在宫颈口,花芯受到精液的冲击,

让晚晴更加的激动。

良久,三人才缓过来,张恪的鸡巴还插在晚晴的小屄中,晚晴和周淑惠两人

闭着眼睛,享受着。张恪爬在晚晴的背上,抚摸着她那光洁的脊背,还不时的伸

出舌头舔舔脊背上的汗水。

" 老公,你和晚晴起来吧,压死人家了。" 周淑惠首先受不了了。女人就是

这样,被肏的时候压上二百斤都没事,不肏的时候就不行了。

" 来,乖女儿,让妈妈起来。".张恪不想让自己的鸡巴出来,抱住晚晴的小

腹,慢慢的坐起来,让晚晴还是坐在自己的腿上,靠着自己,鸡巴还是深深的插

在晚晴的小屄中。晚晴头靠后,张恪便吻上去。两手不失时机的握住晚晴那对丰

满挺拔细腻白嫩的奶奶。

" 你们两个奸夫淫妇。好哥哥,人家也要。" 周淑惠站起来看到两人在热吻,

更加嫉妒了,凑过去索吻,张恪当然不会让她失望了,两人的舌头便勾在一起,

两只硕大的奶奶掉在半空,好象是下垂的锥子,煞是好看。晚晴看到他们两个主

要贪恋,也不气,伸手抓住周淑惠的奶子:" 妈,你的奶奶真好看。" 又空出一

只手,探到周淑惠的下体,把中指扣进屄里来回的搅动。刚刚高潮满足的周淑惠

实在经受不住主要的刺激了,赶紧跳开跑了,屁股一扭一扭进了浴室。

" 乖乖,真的想生孩子吗?" 张恪对晚晴刚才淫叫的时候说出话有些共鸣,

前世自己一无所有,现在将会什么都拥有,但是第一孩子会是谁来生呢?他自己

也不知道。唉,管他呢,只要有,只要她们愿意就行,看来要努力了,这个,没

钱不行啊!

" 不好吗,人家看芷彤一个人,想给她找个弟弟或者妹妹,再说了志明刚刚

不在了,现在生了也没有人说什么。" 晚晴很怕张恪不同意,有些可怜巴巴。

" 行,宝贝愿意生几个就几个好不好?乖,叫声爸爸来。" " 爸爸" 晚晴有

些含羞着小声的叫道。

张恪听到晚晴这样娇羞,紧紧的抱住她,热吻起来。好一阵,鸡巴渐渐的软

下来,两人才分开,小屄里流出了两人的混合液体。张恪一把抱起晚晴,进了浴

室。周淑惠看到两人进来了,让了让,把喷头给了张恪,就躺在浴缸里眯着眼睛。

张恪看着懒洋洋的周淑惠,心里很是满足,虽然说周淑惠已经五十岁了,但

是这个女人的保养时无人能及的,皮肤的光洁度那是弹指可破,黑亮的头发,圆

润的奶子挺挺的一点也不显下垂,丰圆挺翘的屁股和匀称修长的双腿,更是男人

最喜欢的地方,加上她那慵懒的神态,那个男人见了不心动,还有只有张恪自己

才知道的那紧窄的小屄,多汁肥美,简直就是一个尤物。现在自己能拥有这么一

位美妇,三生有幸啊。

张恪顺手把喷头给了晚晴,拍拍晚晴的屁股,就蹲在浴缸前,看着周淑惠。

周淑惠感觉到了,抬手抚摸着张恪的脸颊,要多温柔又多温柔。这才是女人,温

柔似水,女人就是要容纳男人。张恪很感动,两人开始了热吻。张恪知道这个个

女人的心已经给了自己。

半小时后,三人才洗完,裸着身体走出来。张恪一边搂着一个,进了芷彤睡

觉的房间。床够大,清爽的身体紧贴着。三人都很累了,睡了一个好觉,知道芷

彤开始捣乱他们才起来。

………………

早餐后,张恪还是和晚晴去公司,周淑惠继续给芷彤做心理辅导。今天就是

要谢瞻摊派的时候,当谢瞻知道了贷出的款并没有回到公司的账上,大为恼火。

晚晴和蔡绯娟职责谢瞻掏空公司,肥了自己,当谢瞻看着贷款的文件上都是签着

自己的名字后,就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要么把公司接手,要么离开公司。

谢瞻选择了前者,他已经捞够了,不想为了一个空壳公司继续耗费自己的青春。

公司的主要业务还是通讯贸易,这在九十年代是个大盈利的业务,再加上有

徐学平的存在,但是公司没有赚钱。现在公司回到了晚晴的手里,加上张恪给她

出谋划策,让她很有信心。中午三人在外面吃了饭,虽然蔡绯娟对张恪的态度好

了点,但是还是有些冷冰冰,张恪看着这个美丽的冷艳女人,心想总有一天要吃

了,吃你个干干净净。

下午张恪又去了宾馆,负责案件的省检察院副院长金国海告诉他说丁向山已

经双轨了,同时双轨的还有唐学谦的秘书,也就是哪个建议张知行出走的那个人,

许思的问题也调查清楚了,就是许思对张恪说过的那十二万,但是在案件里许思

是用借的名义用钱的,所以问题还有伸缩度。

张恪看到两天没有见到的父亲张知行和唐学谦,他们和顾建萍在一起谈话,

看到张恪进来,很是高兴,尤其是唐学谦,得知这件事的幕后主持是张恪,对张

恪更是亲热的不得了。顾建萍看到张恪,眼角含媚,一天没见,对他想念的不得

了,这么多人在,她没有冲动,只是脉脉的看了张恪几眼。唐婧看到张恪赶紧走

过来,把张恪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说了声" 谢谢".大家谈了很多话,大都是谈案

件的事情,和以后的工作,以及省里会对唐学谦有个什么样的补偿。张恪肯定的

说" 唐伯伯肯定是代市长的。" 唐学谦听了,有些默然。张恪挂念着许思,几天

没有见她,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绪怎么样。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

在关押室里见到许思,看见她有些憔悴,头发有些乱,衣服也几天没有换了,

坐在那里静静的,不知道想什么。看到张恪进来,眼睛亮了一下。" 你来了" "

恩,你还好吧?" 张恪走进她,站在她的身边,摸摸她的头发,用手指当梳子,

给她梳理头发。

" 哇" 许思抱着张恪大哭起来。

" 没事的,乖,不哭了。" 张恪安慰着她,慢慢的等待许思,让她哭出来,

对她是个好处,否则憋在心里会出问题的。

渐渐的许思不哭了。" 别怕,你就是十二万的事,回头我们给还上就行,我

给你写一份笔录,这样你就没事了。" " 我听你的。别,好几天没有洗刷了。"

张恪坐下来,搂着许思,让许思靠在自己的怀里,想亲她,许思赶紧拒绝了。张

恪也就没有再强迫。

" 你还的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估计需要半个月的吧,过几天我会和唐学谦回

海州,把钱给补上。等你出来,你先不要回海州,我给你先找个单位挂着,这样

我们见面也方便些,一会我写的笔录你仔细看看,在他们问你的时候你尽量将我

写的说出来。" " 恩,我听你的。" ………………

等张恪把许思的事情处理完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打了车赶到晚晴公司

后,晚晴已经走了,蔡绯娟还在那里工作。蔡绯娟向他讨教一些问题后已经下班

好长时间了。张恪要请蔡绯娟吃饭,蔡绯娟这次没有拒绝,但是要她请,因为张

恪还是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张恪想想也是,光这几天打车就花了好几十,口袋

里确实没有几个钱了。

两人找了个小饭馆,要了几个凉菜和啤酒。

" 娟姐能介绍一下自己吗?认识娟姐好几天了。" 张恪想了解这个女人,这

个女人无疑是美丽的,还带着冷艳,身材修长,面目娇媚,一身职业套装更显得

凸凹有致,对于张恪来说那是绝对的诱惑。蔡绯娟其实对张恪没有恶感,尤其是

这几天得到了张恪天才般的指点,对张恪的好感大增。但是蔡绯娟很怕张恪那双

眼睛,深邃,看不到底,眼睛里发出的光芒好像要将人生吞掉,这让她感到很惊

慌,所以只好对张恪不假颜色。

酒喝多了,话就多了,原来蔡绯娟和徐志明是同学,和丈夫结婚后一直没有

要孩子,半年前发现丈夫有了外遇,两人便大吵一顿。丈夫提出离婚,蔡绯娟不

同意,就一直拖着。人一遇到伤心事就要喝酒,一喝就多,这是规律。张恪架着

蔡绯娟感到很吃力,蔡绯娟断断续续说出了家里的地址,才找了辆出租车回去,

到了蔡绯娟住的楼下,蔡绯娟已经睡着了,张恪只好背着她上楼,张恪心想,也

就是我重生了,莫名其妙的有了这么壮的体格,换到前世,早压死我了。

家里冷冰冰的,一个人也没有。方便面袋子遍地都是,沙发上穿旧的衣服,

裤子,裙子,咦,等等,还有好几条内裤和几个胸罩,看着这些五颜六色的东西,

让张恪很是激动啊。

张恪让蔡绯娟平躺在沙发上,给她脱了鞋。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张恪

起了怜悯之心,这个女人的生活还正是糟糕的很啊。茶几上一堆塑料袋子,地上

脏兮兮的。张恪开始收拾起来。好半天,张恪才把垃圾衣服都给收拾了,准备拖

地,想看看蔡绯娟熟睡的样子,结果让他大吃一惊,蔡绯娟吐了,脑袋耷拉在半

空,地板上一堆呕吐之物。张恪好一阵头大。

张恪赶紧把她抱起来,发现衣服上也有呕吐之物," 这可怎么办啊?唉,没

办法了,豁出去了,做一会好人吧。" 张恪抱着蔡绯娟到了卫生间,让她坐在小

凳子上靠着墙,把她的衣服给扒拉干净,一具美丽的醉美人胴体展现在张恪的眼

前,胸前一对大奶子颤微微的,饱满坚挺,白嫩的肌肤泛着光泽,下体的屄毛可

能是修剪过的,小小的三角形,一丝不乱,肥嫩的屁股软软的,白白的,张恪看

着蔡绯娟诱人的胴体心想什么样的男人这么傻屄,这么娇媚的女人怎么不珍惜呢?

莫非找到了比蔡绯娟更诱人的女人了吗?

蔡绯娟迷迷瞪瞪的,随着张恪的动作而动作,,热水器里水是现成的,张恪

简单的给蔡绯娟冲洗一下,双手享尽了艳福,摸着光溜溜的肌肤,不冲动是假的。

擦干后,抱着蔡绯娟回到卧室,蔡绯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睡着。张恪看着,太

美了,太诱人了,摸摸就好。张恪就开始摸着,感觉真好,舔舔奶头,仔细的看

看小屄,鲜红,一看就是没有几次肏屄的经历。

舔舔阴蒂,阴蒂很快硬起来,变大了,扒开两片鲜嫩的阴唇,里面的嫩肉就

露了出来,张恪把舌头伸进去搅动一会。心想:他妈的,这禽兽和禽兽不如还真

难选择啊。蔡绯娟在睡迷中能感到一丝快感,但是酒精让她清醒不过来。张恪看

差不多了,就找了块单子,给盖住了。

张恪给蔡绯娟来了一个大扫除,垃圾清除了,地板拖了,锅碗瓢盆洗了,除

了几件要干洗的衣服,连内衣都洗了,张恪今天做了一个好人,也是要打动这个

女人的第一步。完了一看都快10点了,看到蔡绯娟还在熟睡,过去又施了一顿

手口之瘾,才带上门走了。

………………

张恪回到徐学平家,周淑惠和晚晴还没有休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

芷彤已经睡了。

" 两位大美女,聊什么呢?" 张恪有些做贼心虚。

" 哎呦,我们的帅哥又去哪个女人窝里了,怎么还知道回来啊。" 周淑惠故

意讥笑张恪,晚晴抿着嘴偷偷的笑着。

" 嘿嘿,下午和娟姐吃的饭,她喝醉了。" 张恪赶紧解释道。

" 哎,那个张恪,蔡绯娟喝醉了你没有乘机……" 周淑惠开始打趣张恪。

" 说什么呢,过来,爬下,敢不信任老公我,晚晴打屁股。" 张恪也不失时

机的挑起事端,乘着这个机会,来个浑水摸鱼,刚才被蔡绯娟勾的欲火还没有地

方发泄呢。

" 好啦,好啦,逗你呢,娟姐没有事吧?" 晚晴问张恪。

" 没事,现在睡着了,对了他们夫妻是怎么回事?她家里乱糟糟的,垃圾场

一样。" 张恪问道。

" 她老公有心理障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硬不了,也奇怪,和别的女人

就正常,现在她老公要离婚。" 晚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

" 哦,是这样啊,那应该看心理医生啊,这不是什么大病。" 这样的病在二

十一世纪是个常见病,男女在性生活上有心理障碍,但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国

人还不是那么重视心理医疗,心理医生更是很少见的。

" 一开始几年还好,谁也能忍让,后来她老公就开始喝酒赌博有时候来点家

庭暴力,现在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住着,娟姐怕双飞父母伤心,也就拖着不敢说,

其实心里很苦。" 晚晴认识蔡绯娟好多年了,她的一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 好了,不说娟姐了,我去洗澡,你们等我啊。" 张恪不想让蔡绯娟的事情

影响到今天晚上的大事,赶紧转移话题。

" 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晚晴笑着骂道,周淑惠也只是乐呵呵的笑。

张恪去了浴室,脱光衣服,在对面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健壮的身体,感到很是

自豪,重生到九十年,自己变了很多,起码是鸡巴的变化,粗大不说,持久力大

大增强,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思维比以前更加迅捷,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健美

比赛时才做了那个动作,感到很意思欣慰。鸡巴上打上浴液," 小老弟,最近你

也享福了,以后会更让你性福的。" 还没有抚摸几下,都硬起来了。张恪心想,

我的性欲怎么这么高啊。赶紧怎么都不想了,赶快洗完。

张恪裸着走出来," 怎么没有一个人呢,哦,在床上等我呢。" ,张恪赶紧

上楼,发现晚晴一个人在躺着看书,张恪扑上去,将晚晴压住," 你婆婆呢?"

" 讨厌,什么婆婆,别啊,人家告诉你,她去和芷彤睡去了,让人家一个人陪你。

" 晚晴刚要开始发威,却受到张恪的攻击,奶子已经被紧紧吻住,赶紧投降。

" 张恪,人家有话要说,嗯嗯,你停下嘛。" 晚晴敏感的身体受不了张恪的

攻击,赶紧求饶。

" 怎么了宝贝儿,有什么事情要现在说吗?" 张恪有些纳闷,晚晴今天怎么

了,难道真有事?

" 张恪,我和芷彤奶奶晚上商量一下,以后你不能这样了,你说你才十六啊,

正在长身体,哦,差不多不用长了,对了你多高啊,还这么壮。咱们不能做这事

太多了,对你不好。" 晚晴说着摸摸张恪的脑袋,又摸摸张恪的硬邦邦的胸,"

我们要节制,好吗,等你过几年,各方面都成熟了,我们再好好陪你,反正我们

是你的,当然了我们也知道你肯定有其他的女人,张恪,你能告诉我除了我们两

个你还有几个女人吗?" 谢晚晴和周淑惠毕竟是成人了,他们也不知道张恪是重

生人,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只有十六岁,还是少年时代,虽然各方面表现的成熟,

但是在性方面是要节制的,关心他嘛。这两个知性女性还是通情达理的,很有理

性的,不会为了欲望而蒙蔽自己的眼睛。这几天的性爱接触,让这她们两个赤裸

裸的面对着,这本来就是一个奇迹,从未有过的想法在张恪面前成了现实,这就

是张恪——一个重生的人的魅力,特有的魅力,也是对女人的吸引力。

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子,从哪个方面都不应该有张恪这样的经历,对女人是那

么的熟悉,对性交时那么的疯狂,谢晚晴和周淑惠冷静后仔细的想象,这里还是

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