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4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1次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4章

一二四

当耶蓬看到龙坤笑眯眯地走向自己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发慌,暗叫大事不

好。可他坐在第一排,离龙坤只有几步之遥,这时候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龙坤凑到耶蓬的跟前,指着跪在不远处的楚芸嬉皮笑脸地对他说:「寿星佬,

让可爱的Y小姐来给你献个寿礼吧。」

耶蓬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在龙坤带来的三个女人当中,虽然身为缉毒警官的

蔓枫最为引人注目,但这个「Y小姐」却是气韵最为不凡的一个,也是身份最为

神秘的一个。虽然她也和另外两个女人一样光着身子跪在那里,但她身上却看不

到其他两个女人身上那样明显的饱经蹂躏的痕迹。而且龙坤还特意给她戴上了面

罩。看来她的家世还真的不一般。连龙坤都要忌惮三分的人,自己怎么可以随便

唐突呢!

想到这里,耶蓬赶紧摆手道:「龙爷客气,这大礼老哥我可承受不起。」说

着不自觉地抬起屁股就要起身开溜。谁知肩头上一沉,他屁股刚刚离开椅子就又

扑通一声坐了回去。他回头一看,自己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上了两个挺胸

叠肚的精壮汉子,一边一个死死地按住了自己的肩头。

就在他一回头的功夫,在他对面的小台子上,两个大汉已经一人一边,一手

插进楚芸的腋下,一手抓住她的胳膊,猛向上一提,把楚芸反剪双臂架了起来,

两步就跨到了太师椅前,扑通一声,楚芸白花花的身子就赤条条地跪在了耶蓬的

脚下。

耶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两脚向外一张。龙坤趁势俯下身来,凑到他的耳

边,暧昧地笑着说:「呵呵,这就对了。老哥可千万不要客气哦!」说着竟伸手

直接解开了耶蓬的裤腰带。

耶蓬被他疯狂的动作吓傻了,手足无措地推着龙坤道:「龙爷……别…别开

玩笑……」谁知此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汉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在了他的两侧,

伸出大手抓住他的裤腰,不由分说就把他的裤子扒到了脚面,露出了两条毛烘烘

的大腿。

耶蓬那里见过这样淫乱的场面,札撒着双手失声大叫:「龙爷……不行啊

……玩笑…开…开大啦!」

龙坤抓住他胡乱挥舞的双手笑呵呵地对他说:「老兄别不好意思哦,Y小姐

可不是人间凡品,那是仙女下凡,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Y小姐的金口可不是

随便对谁都开的,你好好尝尝这人间难得一见的美味,龙某我包你乐翻天!」

耶蓬急得差点跳了起来,他死死抓住龙坤刚要发作,忽然感觉下面一凉,下

身仅剩的裤衩竟不由分说被人扒掉了。紧接着胯下就是一热,一股温润湿热的感

觉一瞬间就从两腿之间传遍了全身,与此同时,他敞开的胯下传来了令人脸红心

跳的吱吱的吸吮声。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阵啧啧的惊叹。耶蓬昏头昏脑地低头一看,脸都白了。只

见那位貌若天仙、身材窈窕的Y小姐正赤条条地跪在自己两条光溜溜的大腿中间,

埋头于自己的胯下,披散着乌黑的秀发,口含自己的大肉棒,卖力地前仰后合,

吞吐不停。

他只觉得自己的宝贝被包裹在温柔乡中,像被一只温暖的小手紧紧握住,来

回抚弄。一阵阵过电般的快感不停地从胯下传导到全身,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

经历过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但还从来没有过如此销魂的感觉。

他看不到Y小姐的脸,只能看到她的一头秀发不停地晃动,看到她白嫩嫩的

屁股微微起伏,还有那两只被铐在身后的皓腕上不时闪过的寒光。

这一刻耶蓬差点就泄了,可他拼命忍住了。他耶蓬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

不能就这样在龙坤面前出丑。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他看得出来,这个神秘

的Y小姐绝对不是个普通角色,肯定是身骄肉贵,恐怕连那个身为首相小姨子的

蔓枫也未必比得上她。可她怎么对龙坤就如此俯首帖耳,居然能够在众目睽睽之

下毫无羞赧地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对龙坤的手段不得不另眼相看了。看着不远处还在不紧不慢地闪烁着的不

起眼的红光,一向老谋深算的耶蓬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算是彻底栽在龙坤手里了。

此时龙坤已经胸有成竹地转身来到了台子上。在台子的中心,蔓枫还高高地

撅着白花花的大屁股岔开腿跪在那里。没有龙坤的命令,她一动也不敢动。

龙坤伸出手指捅了捅圆滚滚的玉臀中心那个灰褐色的小洞,看着它条件反射

地紧张收缩了两下,志得意满地抬头扫视了一下四周,手指白花花的大屁股高声

道:「看看,枫奴快等不及了,哪一位来尝尝鲜啊?」

虽然台子的四周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脑袋,瞪大了眼睛盯着蔓枫无遮无掩的

胯下。可听到龙坤的吆喝,却是人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应声。

龙坤见众人都止步不前,撇嘴一笑,伸手到蔓枫敞开的胯间,手指嵌入两片

紫黑的肉唇中间来回摩擦起来。头顶上的灯光也跟着聚光在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尽

头,大伙眼睁睁地看着那两片肥厚的肉唇在粗大的手指的玩弄下不停变幻着形状,

一个个看的都有点呆了。有的人甚至开始咕噜咕噜地咽起了口水。

尽管如此,还是没有人出头。龙坤是什么样的人在场的人都清楚,大屏幕上

的图片清清楚楚,光着屁股趴在地上的是个有名有姓的缉毒女警,还是名门闺秀。

虽然是秀色可餐,但跟着看看热闹是一回事,要真是站出来参与轮奸,这趟浑水

谁也不敢趟。

「怎么,这么个光屁股的大美女就没有人眼馋吗?」龙坤不紧不慢地在人群

中梭巡着,整个大厅里一时间只剩下台下那吱吱的吸吮声,显得格外刺耳。咽着

口水瞪大了眼睛眼巴巴盯着台子中央那白花花裸体女人的人们遇到龙坤的目光都

赶紧把眼睛转到了别处。

龙坤对眼前的冷场好像并不着急,一边抠捏的越来越重,一边仍笑眯眯地看

着满屋欲火中烧却又畏缩不前的人们。

「我来!」忽然有人喊了一声。随着话音,一个黑影窜到了台前。大家吓了

一跳,因为此人并不是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的,而是从耶蓬所坐的太师椅后面跳出

来的。大伙定睛一看,此人身材瘦弱、面相丑陋,却是一脸的兴奋。

人群里传出一阵低低的叹息。原来此人大伙差不多都认识。他并不是当地的

什么大户,而是棉波的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混混,不知道今天怎么居然混到耶蓬

的寿宴上来了。而眼前这个光着身子撅着屁股服服帖帖甘心受辱的身份高贵的女

警居然要被这么一个人渣拔了头筹了。

可没等人们反应过来,那混混已经钻进了人群中央,站在蔓枫两条岔开的白

花花的大腿中间眉飞色舞地解开了裤子。人们哗地围了过来,把赤条条跪趴在地

上的蔓枫和那个混混围在了中间。那混混并不怯场,三下两下踢掉了自己的裤子。

急不可耐地欺身上前。

人群中哄地爆发出一阵骚动,原来那混混胯下挺出一条和他瘦弱的身材完全

不相称的大家伙。那人渣手捧正迅速地膨胀起来的紫褐色的大肉棒,搭在蔓枫白

花花的大屁股上摩擦了几下,转脸对龙坤笑嘻嘻地说:「龙爷,小弟我两个月没

摸过女人了。这女警官的滋味我还从来没有尝过,今天托您的福,我也开开荤!」

「好!」龙坤大手一挥,脸上乐开了花,不声不响地把手从蔓枫的胯下抽了

出来。

那混混好像得到了命令,咧开大嘴,把粗硬的肉棒顺到蔓枫敞开的胯下,猛

向前挺胯,扑地一下,小棒槌一样粗大的肉棒就不见了踪影。随即他那看似单薄

的身子有力地挺动起来。两具赤裸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发出有节奏的噼噼啪啪的

暧昧声响。蔓枫臃肿的身子跟着这节奏一下下地晃动着,不一会儿就传出了她竭

力压抑着的痛苦的呻吟。

围在四周的人群看的眼都直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有人甚至把头都快伸到

蔓枫硕大的肚子下面去了。龙坤在人群外面话里有话地喊了一声:「别光看着别

人爽,今天枫奴就是来给大伙肏的,不干白不干。谁眼馋就在这边排队,晚了可

就轮不上了!」

他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两个面色黝黑的汉子站到了他手指的地方,望眼欲穿

地看着台子中央那一丝不挂大腹便便的赤裸身体,咕噜咕噜地咽起了口水。他们

早就注意到了门口那不停闪烁的红光。围观的人群也悄悄骚动了起来,小声议论

着,东张西望着,不断有人挤出人群,站在了队伍的里面。

龙坤见状得意地一笑,抽身转到耶蓬的跟前。耶蓬此时在楚芸孜孜不倦的吸

吮下已经两眼发红、神醉情迷。他刚才的犹豫和矜持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岔开

着双腿,两手捧住楚芸的脑袋,一下一下把自己胯下已经被舔的硬邦邦的肉棒往

她的嘴里猛送。

太师椅的四周也围了不少人,伸头瞪眼看的入神。但耶蓬旁边的那张太师椅

还空着,那原来就是留给龙坤的,不过他一分钟也没有坐过。

龙坤扭头向台上看了看,指着仍赤条条直挺挺跪在一边的弘太太喊道:「弘

奴,你过来!」

虽然大厅里吵吵攘攘,尤其是台子上被围观蔓枫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但跪

在人群外面的弘太太却马上就听到了龙坤的呼唤。不等龙坤叫出第二声,她已经

抬起屁股,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捷快速地膝行挪下了台子,扑通一声跪在了龙坤

的脚下,和楚芸肩并肩,正对着那张空着的太师椅。

这突然的动静惊动了围观的人群,不少人转过头来朝这边看。龙坤乘机指指

正埋头吸吮的吱吱作响的楚芸,又指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精赤条条的弘太太对他们

说:「别光看着别人爽流口水。这里还有一个。怎么样,谁来尝尝鲜?弘奴的口

舌功夫也是一流的哦!」

他的话刚说完,却见弘太太抬起头,讨好地朝龙坤媚笑着,张开小嘴吐出嫩

滑的香舌,作出一副媚眼如丝、跃跃欲试的样子。

很多原先围在蔓枫和楚芸身边的男人被弘太太这幅媚态吸引了过来,他们眼

中喷着欲火,贪婪地看着弘太太光溜溜的裸体交头接耳,甚至有胆大的伸出手摸

一把她胸前挺翘的乳房,却没有人敢出来坐上那张空着的太师椅。

忽然有人在人群后面发了话:「怎么都干看着啊?让我来!」话到人到,一

个黑脸膛的大个子从人群后面挤了进来。挤成一团的人群闻声自动让开了一条缝

隙,那大个子一步就跨了进来,扑通一声坐在了太师椅上,飞快地脱下了裤子,

岔开了光溜溜毛烘烘的大腿。

围在周围的人们这下看清了,这黑大汉也是八大家之一,全家兄弟三人,他

是老三,一向恃宠而骄、欺男霸女,在地方上以凶暴著称,大家平常见了都让他

三分。

只见他大剌剌地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托起吊在胯下的那一大团黑乎乎的臭肉,

淫笑着对跪在自己脚下的弘太太说:「弘奴,快来给爷舔,馋死爷了!」

弘太太似乎略一迟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龙坤。见龙坤抱着膀子笑眯眯地

看着她,立刻像见到了什么珍馐美味一样,光溜溜的身子向前一扑,浑圆的肩头

抵在男人光裸的大腿上,伸出嫩红的香舌,欢快地舔舐来起来。

此时大厅里早已乱成一团,除了极少数年岁大的人以外,差不多所有的人都

抛掉了刚才的犹豫,伸长脖子围在三个光屁股女人周围,看得如醉如痴。

更有甚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楚芸给耶蓬口交,看得眼睛都直了。干

脆从旁边拉来一张椅子,放在耶蓬坐的太师椅旁边,他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岔

开腿等着轮到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见了,也有样学样地搬来一张椅子,

放在另一张太师椅的旁边,马上也坐了上去。

这一下像炸了窝,好几个男人都红了眼,争先恐后地在他们旁边排起了队。

龙坤见状,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他朝阿坚暗暗地使了个眼色,自己却

转身朝台子中间走了过去。

台子上面,闹哄哄的人圈中,那个胆大包天的混混正按着蔓枫肥大的屁股在

做最后的冲刺,只听他闷吼一声,脸憋的通红,抵住蔓枫的屁股拼命挺胯。一阵

嗯嗯啊啊的销魂叫声过后,他恋恋不舍地拔出了湿漉漉的肉棒,啪啪地拍拍蔓枫

圆滚滚的大白屁股,竖了竖大拇指,捡起裤子,转身退出了人群。一股浓白的粘

液从蔓枫敞开的蜜穴里面淌了出来。

他刚一离开,一个精壮的汉子就扑了上来,他一把扒掉裤子,按住蔓枫的屁

股,挺起粗硬的肉棒,不由分说就要往下捅。

谁知龙坤拍了拍他的肩头把他叫住了。那汉子不解地看着龙坤,手捧粗硬的

肉棒一时楞在了那里。

龙坤指指蔓枫粘糊糊的胯下笑【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4章眯眯地说:「枫奴的小骚屄都快让弟兄们玩烂

了,松松垮垮的不好玩。老弟不妨试试上面那个洞洞,女警官的小屁眼也是别有

一番风味的哦。」

那汉子也不说话,点点头猛一挺胯。蔓枫嗯地一声凄厉的呻吟,屁股晃了两

晃,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铐在背后的双手默默地攥起了拳头。围观的众人定睛

一看,那汉子果然插的是蔓枫的肛门。他插的有些吃力,猛冲了两次,青紫的大

龟头还没有完全插进窄小的菊门。他有点急了,全身的力气都压了上去,蔓枫贴

在垫子上的脸也憋的通红。

那汉子猛戳了几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了什么。拔出只浅浅插入少许的肉棒在

蔓枫胯下的蜜穴口处摩擦了几下,那里正有黏滑的浆液拉着长丝汩汩流淌。那汉

子青紫的大龟头上顿时包上了一层白浆,他嘿嘿一笑,再次向蔓枫紧张的不停收

缩的菊门发起了冲击。

忽然不远处响起一声销魂的长吟,龙坤转头一看,只见耶蓬半闭着双眼,一

脸陶醉,双手把楚芸的头按在自己的胯下,正一耸一耸地暗自使劲,嘴还忘情地

一张一合不住哼吟。

半晌,楚芸光溜溜的屁股和腰肢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起来,最后用光裸的香肩

抵住耶蓬的大腿猛地把头挣了出来,噗地把耶蓬湿漉漉的肉棒吐了出来,呼呼地

大口喘着粗气。乳白的浓浆顺着嘴角悄悄地淌了出来。楚芸一边拼命喘息,一面

忙不迭地伸出香舌,把淌到嘴角外面的粘液舔的干干净净,喉头咕噜咕噜地蠕动,

把嘴里的大股浆液吞咽下肚。

耶蓬的脸红的发紫,意犹未尽地伸出手指勾起楚芸的下巴,看着她绯红的脸

庞点点头道:「名不虚传,厉害厉害……」

楚芸高耸的胸脯还在剧烈地起伏,她眼睛的余光瞥到了龙坤正向这边张望,

赶紧俯下身,伸出舌头一丝不苟地舔舐耶蓬胯下正在软缩的肉棒上的残余粘液。

这一次,耶蓬心安理得地岔开了双腿,他的呼吸又开始急促了起来。

阿坚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耶蓬的背后,他凑到耶蓬的耳边小声说:「怎么样,

寿星佬,龙爷的这份寿礼不同凡响吧?」

耶蓬一惊,刷地一下,连耳朵根和脖颈都红了。他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阿坚紧追不舍地问:「那老先生是否也给个面子,帮龙爷捧个场啊?」说着

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一张写满字的纸递到了耶蓬的眼前。

耶蓬只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马上僵硬了起来。手微抖着接过了那张纸,快

速地浏览着,看的两眼发直。

这时坐在他旁边男人早已沉不住气了,盯着仍在孜孜不倦舔舐耶蓬胯下肉棒

的楚芸,伸出手来啪啪地拍着她光溜溜的屁股叫道:「好啦好啦,人家有事呢,

快到大爷这边来!」

楚芸一边仍不停地舔着,一边怯生生地抬起眼皮,赫然发现龙坤不知什么时

候已经站在了那人的身边,正笑眯眯地朝自己点头。她赶紧抬起头,扭动腰肢,

转到了那人的胯下,伸长脖子,张开小嘴,俯身上去。

这时阿坚已经从耶蓬的肩头抬起身来,挥舞着手中的纸高声叫道:「各位,

耶蓬先生带头啦,十天之内保证种上十公顷金苗。各位,都来报个数捧捧场啊,

龙爷不会亏待大家的!」

他喊过之后,台上台下不少人都举起了手。阿坚笑嘻嘻地等着他们挨个过来

报出名字和种植的面积。签过字的人都心安理得地在台上和台下排起了长队。没

多会儿就有人大声吵嚷了起来:「这么多人就等着肏一个娘们,这要等到什么时

候去啊?」

正志得意满地看着阿坚手忙脚乱地登记表格的龙坤听到喊声,朝台下的太师

椅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弘太太正好刚刚吐出她面前坐着的男人胯下的肉棒,正

伸长舌头细心地舔舐。他朝那边叫了一声:「弘奴,过这边来。」

弘太太一惊,回头看了龙坤一眼,马上撇下她跟前的男人,扭着屁股膝行到

龙坤的脚下,抬起头讨好地看着他道:「主人,弘奴来了,请主人吩咐。」

龙坤指指面前的垫子说:「躺上去!」

弘太太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答了一声「是」,忙不迭地爬上了垫子,翻身仰

面躺下,不等吩咐就主动抬起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向两边大大地张开,向满屋子

欲火中烧的男人们亮出了自己的下身。

没等龙坤招呼,一大群男人就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三下两

下扒下裤子,恶狼一样扑了上去。他跪在弘太太屁股后面,把她白嫩嫩的双腿架

在自己肩头,向前猛一挺身,一条早已硬挺起来的大肉棒不由分说就插进了弘太

太紫黑湿滑的蜜穴。

这边噗嗤噗嗤地刚刚进入抽插的节奏,排在后面的人看着太师椅那边又开始

恬噪:「那边不是还有一个吗,拉过来让大伙一起肏吧,那才过瘾啊!」

龙坤叉着手摇摇头,神秘兮兮地笑着说:「这可不行,Y小姐不是随便可以

肏的,我龙某人留着她还另有大用,再说,这不是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她给吹箫呢

吗!好啦好啦,这三个宝贝,一个吹箫、一个爆菊、一个肏屄,大家各取所需,

人人有份,不要乱来啊!」

正在男人脚下卖力地吞吐肉棒的楚芸听到龙坤的话,下意识地向旁边瞟了一

眼,发现挨着面前的太师椅旁边连坐带站排了一支长长的队伍,顿时吓得魂飞魄

散。

这些天她虽然已经习惯了在一小时之内吃完整整五条大肉棒,可吃完后肚子

里灌的精液就要到嗓子眼了。眼前排队的男人足足多出好几倍,这可怎么办啊!

恐惧归恐惧,楚芸却丝毫不敢怠慢,仍然一丝不苟地吸吮着自己口中的这条

正在慢慢膨胀起来的大肉棒,并将渐渐渗出的粘液统统咽下肚子,她心里明白,

这一天,将是她们三个女人终生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