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红尘侠侣】(04)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红尘侠侣】(04)

(四)为什么杀我?

张风脑中一瞬间空白,根本来不及细想,本能地往后倒退,但那剑锋已经眼

见要到喉头避无可避,嗡地一声石归海的剑势一下往右偏斜,一道黑影落下,果

然是秋水心出手救下了自己,张风在心里对这个女魔头多了几分感激。

石归海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躲着一人,心下更是惊慌,但看清了秋水心的相貌,

虽然不必师妹的国色天香,但自有她一股独特的韵味所在,一时间色心又起,定

下神来没了之前的慌张。

挡在张风面前的秋水心面若寒霜,但内心却已心急如焚,刚才她出手发暗器

的功力实在已经用了她现在所能施展的八成力了,没想到连石归海的剑都没打落,

【红尘侠侣】(04)

张风替自己疗伤也只到了一半,暂时将伤势压下去而已,待会儿动手千万不要复

发才是。

但这种事情又怎么能随人意,秋水心在心里已经把张风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

非要逞英雄,现在连自己也要搭上去了。

「好标致的小美人,躲在这里会情郎,我又碍着你们什么事了。不如大家不

打不相识,朋友,我们无谓动手。」

石归海自己在这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看到了张风和秋水心一男一女,一起

从后头跳出来,就阴险地猜测他们也是来到这里后干柴烈火下情欲难禁,恰好又

是自己和师妹进来坏了他们的好事,这才这么生气的。

张风听他嘴里说的不干不净,脸上一红,偷眼看了秋水心,见她毫无怒意,

很平淡的样子,心里觉得尴尬非常,张风骂道:「你这个无耻之徒,不要给我们

乱安什么罪名,我和、我和秋姑娘清清白白,你要再乱说看我、看我不撕烂你的

嘴。」

张风原想说出师父二字,但又怕被石归海笑话,改叫了秋姑娘。

秋水心没有理会这里面的弯折,她全副的心思都在石归海身上,怕他趁着自

己不注意偷袭过来。

石归海一试就看出来张风不过是个楞头傻小子,唯一的障碍就是眼前这个女

人,她刚才出手还有几分火候,真动起手自己要好好留意,唯一担心的就是纪容

会在半途中醒来,刚才多事想着让师妹多少清醒些才好玩,蒙汗药的剂量没有下

足,万一中途比斗的时候醒来可不好办了。

「这么说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了,老子也不是吓大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

无门你偏要投,臭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的。」

秋水心虽然不愿意多惹事端,但她见石归海如此狂妄,自己要是在从前早不

知道杀死多少个了,如今就算实力下降许多,收拾他该也有些把握。

石归海手里摆起起手式,秋水心忙把张风推到了后面,石归海的剑快如闪电,

只是眨眼之间已经近身到跟前,秋水心不敢怠慢,张风看她没有拿出兵器,心里

为她着急,有兵器的总比没有兵器的要好一些,张风却不知道功夫到了一定境界,

就不再需要这些外物相助,凭着拳脚一样可以一以当百。

石归海连着耍出几下快招,全是他长阳门剑法的精粹,但每每都被秋水心已

巧妙的手法化解,两人虽然来来往往过了好几十招,但谁也没有办法能拿下谁,

石归海现在暗暗后悔,他没想到秋水心的武功如此不俗,跟她的年纪可是一点都

不匹配,现在看来一时三刻还分不出胜负,而师妹的蒙汗药转眼就要失效。

石归海心里愈急攻势愈快,难免就被秋水心找到了破绽,她的玉手诡异地从

石归海的腋下穿了过去,狠辣地抓中了石归海的胸腔,好在石归海反应及时,只

是险险被抓破了胸前的一点皮肉。

看着自己胸前那清晰的爪痕,石归海诧异不已,这种武功可是从来没见过,

如果那娘们的火候再足一些的话,自己这下非死不可。

秋水心一招得手,她的五爪神功一招比一招刁钻,一招狠过一招,像是要跟

石归海拼命。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内息已经开始有些紊乱,再不能在二十招之内拿下石归海,

到时内伤发作,恐怕就是自己和张风命丧之时,刚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是因为

自己内息未能调整过来,以至于慢了一拍才让石归海捡回一条小命。

石归海死里逃生,不敢再大意,他顺眼瞥见了躲在神像后面的张风,灵机一

动,故意卖个破绽给秋水心,当秋水心中计一掌击去之时,他人轻飘飘地飞向了

张风,张风眼见着他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那种惊慌感竟然让他忘记了躲避,即

使秋水心反应迅速,飞身去救,可已然来不及了。

石归海将剑锋架在张风的脖子,阴狠狠地说道:「识相的就快点束手就擒,

否则,嘿嘿这小子就没命了。」

石归海把剑刃又往张风的脖子上逼了逼,秋水心愤怒地看着他,恨不得把他

撕成两半。

她啐了一口,骂道:「亏你还是武林正派人士,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

有本事我们就分出个胜负,你这样不嫌丢人。」

石归海听得哈哈大笑,像是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秋水心,他近乎一种不可思

议的语气说道:「亏你也是在江湖上混过的,这种事情难道都没见过吗,我把你

们俩解决了谁会知道。」

这是张风第一次见识到所谓江湖正派人士可恶的嘴脸,相比之下秋水心倒要

来的光明正大的多。

张风心里的一股不屈服的勇气由此被激发出来,他慷慨地说道:「秋姑娘你

不要管我,杀了这个狗贼为我报仇,不要理我,杀……」

还没等张风话说完,响亮的一个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脸上,打的他嘴角都流血

了。

石归海恶狠狠地骂道:「臭小子再敢瞎叫,看老子不把你的牙全打下来。」

张风不再说话,但用一种比石归海还要凶狠的眼神瞪着他,石归海被他瞪的

心里发虚,这是一种他从未看过的眼神,他不像自己以前杀的那些人,虽然他们

的眼神也是十分的凶恶,但少了一种感觉,这是让人能够感受到修罗地狱般可怕

的错觉。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乃至于师妹这个不确定的因素,都在逼迫着石归海要

尽快解决张风两人,他开始说一句话便向张风的身上和腿上划上一剑,但他下手

的位置又极有分寸,避开了他的要害,张风的衣服和裤子被鲜红的血液浸湿,那

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心酸。

秋水心终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铁石心肠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心有不甘又

十分无奈地把眼睛一闭,引颈就戮般昂扬着她的脑袋不做防抗,石归海顺脚将脚

下的两粒石子踢去击中了秋水心的穴道,这下子她就完完全全任由他来宰割了。

见者秋水心也被拿下,张风痛苦地流下泪,这眼泪不是身上的伤口太疼,而

是怨恨自己没有能力不会武功,要不然今日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这是对自身的

无能所发出的痛苦的悲号。

石归海抬起一脚狠狠地将张风踢到了一边,他剑指着张风的脖子,惊得秋水

心大呼不要,石归海眼珠一转生出一条毒计,他说道:「小子,你是不是喜欢这

个小妞,今天我先不杀你,我要你知道强出头的代价,大侠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待会我就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张风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恶人到底又有什么卑鄙的伎俩要耍,当他看到石归海

走向秋水心,满脸的下流好色的模样的时候张风已经猜到了他的恶毒用心。

石归海挑起秋水心的下巴,色迷迷地看着她,往她身上的一些关键部位来回

打量,眼神举止之淫邪比起常去妓院的嫖客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长得不算倾城倾国,但还不错,算你小子眼光不错,嘿嘿,不过今晚

就让我先替你做了新郎,看看这婆娘里面是不是和她武功一样泼辣。」

张风止不住地大骂石归海,他骂的越厉害石归海就越高兴,在他的手上秋水

心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地就被扒了干净,浑身一丝不挂赤裸裸地站在那里,张风羞

愤地把头低了下去,他真恨不得自己一头撞死在那里,也不用看秋水心受辱。

反倒是秋水心一面的古井不波,好似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只是闭着眼睛任由

石归海放肆,却看得张风嘴唇都咬咬破了。

石归海如同一匹饿狼,见了这团美肉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脱下了自己的衣

服,淫笑着看着秋水心,将她平躺地放倒在地上。

石归海亲吻了一下秋水心的嘴唇,可秋水心只是要紧不松口,这可惹怒了石

归海,非得品尝到美人的香丁不可,他的舌头开始猛攻秋水心的牙关,终于是攻

破入内,却不防被她牙齿一咬险些没有把舌头咬断了。

气的石归海很甩了一个巴掌给她,秋水心的嘴角都被他打破了,「不识抬举

的东西,你不喜欢是吧,我就偏偏要在你的小情郎面前让他做王八,给他戴大大

的绿帽子,我要让你找个贱人哭着求我。」

张风的眼角气愤要迸裂了,石归海手中抓着那恶心的东西,但从男性的视角

来看,又确实本钱不俗,只见石归海的那根棍子浑身通红,笔挺笔挺的好像一杆

长枪,就连一直冷若冰霜的秋水心偷眼见了也难免脸红害羞。

石归海非常准确地抓住了秋水心的这一抹娇羞,冷冷淡淡的女人最让人有征

服的欲望,但假若到了床上仍然是铁娘子一个又不免让人扫兴,可以石归海多年

的情场经验来看,秋水心必属于那种闷骚一类的女人,从她的皮骨中就可看得出

来。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秋水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妖媚之骨,这种女人传说都是上

辈子都是九尾狐转世,在床上对于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即使是修道多年的高

僧遇见了,一旦被她缠上也难保元阳尽泄。

石归海哈哈一笑,顺手摸了一把秋水心的胸脯,饱满与弹性让他大呼过瘾,

脸上的猥亵让张风心里疼痛不已,他似乎怕冷落了张风,还特意抓着秋水心的奶

子把玩着她的奶头挑衅冲张风比了比,张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对于秋水心是

有些不同寻常的情感的。

否则也不至于见了一面就念念不忘,舍生忘死地救她回来,可秋水心看着又

对他没有其他意思,使得这个卑微的灵魂只敢躲在角落里隐藏着自己。

「畜生!你放开她,有本事就冲我来。」

石归海抓着秋水心的奶子大力地吸了一口,紧紧咬着不放,大概是吸疼了,

秋水心的眉头紧皱着,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她的眉眼间似乎有些愉悦的神态,那

是一种乐在其中的体现,如果不是天色太黑距离有些远的话张风也会发现这一点

的。

「真香呀,可真好吃,臭小子你是不是也很想尝一尝,老子先替你好好玩玩,

剩下口汤给你喝吧。」

石归海就像是要划地为王的野兽一寸一寸地舔舐地秋水心的肌肤,从脸颊、

脖子到胸口、肚脐,就连那生孩子的地方也不放过,好像有着一种特殊的美味让

他回味无穷,不住地亲吻秋水心的下体。

期间秋水心的娇躯不断地扭动,像是一团火在身上烧,她想要将它扑灭,她

的呻吟声又是那么诱人和享受,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难受的多一些还是快乐的多

一些。

石归海上下玩弄了几遍担心着再不赶紧办事就要天亮了,抓起自己的龙根在

秋水心的洞口外磨蹭了几下,顺势往里面一送,两人同时发出一声痛快淋漓的怒

吼,「真他妈舒服,真他妈舒服呀。」

石归海的屁股一下一下地往秋水心的屁股上撞击,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回荡在

这间破庙里,也在张风的心上打着鼓,他的心都快被震碎了。

如果让石归海现在比较一下自己玩过的女人中谁是最让他舒服的,那么秋水

心可算是后来居上,她洞内的紧致和湿滑是没有其他女人可以比的上的,尽管师

妹比她要年轻和美貌一些,但纪容的那种美青涩的青苹果,而秋水心则是熟透的

红苹果,咬一口就汁流满嘴,吃完以后还是想吃的。

被石归海的龙根撑开的那一刹那,秋水心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态度也开始

有所转变,她开始迎合着石归海,这在石归海看来一切都在自己意料之内,没有

哪个女人不喜欢他的那根宝贝,就算是贞洁烈女到了床上被他一弄也要变成淫娃

荡妇,对于女人石归海有着自信能够主宰着她的生死和快乐哀愁。

所以他有着自信一旦师妹被他弄上手以后,管他什么大师兄二师兄通通都要

被滚到一边去,石归海顺眼看了一眼纪容,发现她还是一幅昏迷的样子,心里稍

安,「看着我、看着我,给我、给我我要大鸡巴,大鸡巴操我、操我。」

石归海顿时喜上眉头,这果然是个天生的淫娃,只是被自己稍加玩弄就开始

放浪,「贱货,现在知道哥哥的好处了,在我面前装三贞九烈,求我呀求我怎么

玩你,看老子的大鸡巴不操死你,你个贱货。」

张风的心已经开始在滴血了,他初听到秋水心的话的时候以为一定是自己的

耳朵有问题,但他的眼睛不会骗自己,秋水心的双腿紧紧地夹在石归海的腰上,

好像生怕他会后退逃走一样,她的脚丫子上下飞舞着,那是情欲到达了极致而无

法控制自身的一种体现,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她感到非常的快活,让身体随着那股

燥热也在放飞自我。

石归海现在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即使今晚离开以后,秋水心也会在心里想念

着自己,想念着今晚发生的一切,想念着这根让她欲仙欲死的肉棒。

可是快乐总是短暂的,石归海惊慌地发现自己的内力正在不断地流失,就像

是一个封闭的湖泊突然被人炸开了一个洞口,湖水不断往外倾斜,自己体内的真

元就快要见底了。

而他再看向秋水心,对方是一脸的得意与享受,他慌忙要起来,可这时才发

现自己已经被秋水心的双腿钳制住了,向一掌将她推开,手掌接触到秋水心身上

的时候竟然像是磁石遇到了磁铁,被牢牢地吸住,一点也抽不开。

这下子石归海彻底慌了,他早听师父说过江湖有种邪功专用男女阴阳之事吸

人内力,他当时还自鸣得意若是以后遇到这种妖女管她来多少个,都要臣服在自

己的胯下,而如今他总算是自食恶果了,石归海还抱着一线生机,疾呼大叫着纪

容的名字,希冀着后者能够快点醒来就自己一命。

或许真的是石归海命不该绝,他叫了几遍纪容的名字,纪容就真的醒来了,

她一睁眼便发现事情不对劲,及时抽出身上的佩剑赶来抢救师兄,秋水心只得暗

恨天意如此,现在她行功到紧要关头根本不能动弹,想自己今晚就要命丧这破庙

之中,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等着那把剑把自己刺个通透。

可石归海发出的一声哀嚎又让她发现事情起了变化,秋水心睁眼一看纪容的

那把剑正正地刺在石归海的心窝上,已经死的不能再透了。

石归海大概到做鬼也没想到这究竟是为什么,而纪容眼中的厌恶和羞愤就是

他见过的这世间最后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