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朝云暮雨】(33)体会.上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朝云暮雨】(33)体会.上

朝云暮雨(33)体会.上

「婉儿……怎么了……」,我穿着粗气,接起了婉儿的电话。胯下的岳母一

听是婉儿的电话,扭动着要站起来,我这会子弹已经上膛,怎么能再缩回去,我

用力压着岳母的肩膀,不让她起来。

「老公……你那边怎么样了……」,婉儿娇柔的问道,「没……没什么……」,

岳母拼命要站起来逃走,我用肩头架着电话,双手用力,死死的压住岳母的肩膀,

不让她行动。

「怎么……你在忙吗……怎么气喘吁吁的……」,电话那头的婉儿很敏感,

听出了我话语中的不适。

「没有……再家里呢……我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我示意岳母不要再动了,婉儿能从电话里听见,岳母胆怯蹲在我面前,不

敢再有大动作,我也刻意的保持不动。

「家里的事情,我也在办,那笔钱我准备去追讨了……」,几天没见婉儿,

我心中也有些想念,「咖啡店的事情,晚些再处理,等我这边的事情搞定,我就

抓紧时间办……」。我对着电话,把这今天的那排对着婉儿说道。

「……老公……」,电话那头的婉儿鼻子一酸,声音带着哭腔,「……对不

起……老公……让你为家里操这么多心……」,婉儿柔声道,「……都是我不好

……拖累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我笑着说道,「为了你们……我愿意这么付出……」,

我蹲下身子,抚摸着岳母的脸颊,此时的岳母,眼眶已经湿润。

「咱们在一起时间也不断了……你和妈妈,还有小柔都很照顾我……」,我

想起刚结婚那会,对婉儿说道,「我会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庭……继续奋斗的

……你放心吧……」。

我站起身,手指略过岳母的后劲,五指插到她的秀发里,轻柔的抚摸着她的

头发。「……老公……谢谢你……我替小柔和妈妈谢谢你……」,电话那头的婉

儿也动情的说道。

「婉儿……想了老公了没有呀……」,我调皮的在电话里说道,「想了呀…

…可想了……」,刚才的气氛有些沉重,我一挑逗,婉儿立马也活泛起来。

「怎么想的呀……我可是天天都在想你哦……我和我的小兄弟每日每也都在

想你呀……」,我特意强调了日字,婉儿一定能听出我话中的意思。

「臭老公……我每天都在想你,还有想你的那个大东西……」,婉儿的声音

一下变得娇柔可爱,向小女生一样表达着自己的害羞的爱恋,和床上的奔放不羁

截然相反。此时的岳母仍趴在我脚边,如此近距离的听着夫妻情话。

「老公……你都不知道……刚来那一天,我隔壁的张经理和小王做爱的声音

可大了,我在隔壁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婉儿想出远门的小姑娘一样,把路

上的奇趣见闻讲给我听。

「是吗……婉儿大美女怎么还有偷听别人做爱的癖好呀……」,我和婉儿开

着玩笑,岳母身子扭动了一下,想逃开我身边。我一只手按着岳母的肩头,一边

继续和婉儿说话。

「……哪有了……人家才没有偷【朝云暮雨】(33)体会.上听呢……」,我隔着电话似乎都能看到婉儿

的娇羞一笑,「听到那种声音……就想到你了呀……」,婉儿温柔的声音透过听

筒穿了过来。

岳母更加用力,抓住我的手,整个身子往上题,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电话的

范围。我自然不能放过了,但我一只手拿着电话,使不上劲,和岳母反复拉锯着。

婉儿通过电话没听到看了我们这边的动静,关切的问道,「……老公……怎么了,

你那边怎么一直有响声呀……」。

岳母听到婉儿的声音,立马缩小了动作的幅度。「没什么,就是有只老鼠,

在乱跑……」,我大着马虎眼,婉儿咯咯的笑了起来,「乱讲……哪有什么老鼠

呀……」!

我的手已经被岳母拉开,眼看到嘴的肥羊就要溜走了。其实我这个时候不是

那么像要做爱,连夜的大战体力早就消耗了,多次的做爱,让我射精后的倦怠期

也很长。但是岳母给人的诱惑很大,这里的诱惑并不是指身体上的,主要的身份

带来的刺激,其次,前两天才和岳母享受了鱼水之欢,现在正是加深感情的好机

会,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心中不知道烧起了哪股邪火,感觉一边跟老婆打电话,

一边跟岳母做爱会很爽。

「婉儿……其实……你妈妈……」,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说着,岳母听到

后,立马惊呆了,我故意放慢语速,给岳母留下思考和反应的时间。岳母吃惊的

看着我,我戏谑的一笑,指了指自己的下体,示意岳母往这边过来。

「……妈妈……我妈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婉儿也不明所以的问着,

「恩……那个……哎呀……」,我支支吾吾的说着,拖着时间,岳母跪在地上思

考了半天,然后缓慢的爬过来,对着我的大腿狠狠的掐了下去!

「啊…………」,岳母也够狠的了,对着我的大腿内侧就掐了上去。「……

老公老公……怎么了……」,婉儿在电话那头关切的问着。「没……没什么……

起来没注意……撞到头了……」,我忍者疼痛,给婉儿解释道。

「哦……慢一点吗……很疼吧……要不要用冰袋敷一下……」,婉儿对我的

解释很信服,心疼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呀,下次慢一点吗……」。

岳母温柔缓慢的拉下我的裤子,巨大的阳具懒洋洋的躺在内裤里,将窄小的

四角裤撑得满满当当,岳母的俏脸飞红,缓缓的靠近我的内裤,将自己俏丽的脸

蛋贴了上去,在棉质的内裤上温柔的摩擦着。

「哎呀……还不是大美女老婆来电话……我才着急的嘛……」,我乖张的笑

了笑,继续和婉儿开玩笑。「嘻嘻……嘴巴真甜,奖励你一个……」,婉儿对着

电话轻吻了我一下,此时的岳母也将嘴唇对着我的阴茎,把自己性感的嘴唇缓慢

而有力度的印上去。

「老公……你刚才说妈怎么了……」,婉儿还不忘刚才的话茬,继续追问道。

「也没什么了……」,我这会不能打哈哈了,立马组织语言,准备现编,「其实

妈妈帮了很多忙……尤其是我刚知道试验被剽窃的时候,妈妈虽然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给了很多鼓励,我能挺过来,能直面这些,妈妈付出了很多……」。说完这

些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嘴炮技能已经点满了。

「……老公……」,婉儿声音一片呜咽,「老公……我一直害怕你觉得我们

是你的累赘……家里人多,妹妹和妈妈都帮不上什么忙,妈妈介绍的咖啡师傅还

把钱骗跑了,我怕你心里怨恨……觉得……觉得我们再骗你……」,婉儿略带凄

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知道……我最怕失去你……我小的时候爸爸就离

开我们了……我不想像妈妈那样……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离开自己……」。

岳母听到这些话,动作迟疑了一下,然后靠在我腿上,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婉儿……我的妻子……」,嘴炮技能火力全开,「你的小脑袋整天都在想

写什么呀……我怎么会觉得你们是累赘呢……我爱你,才会和你结婚,和你结婚

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接受你全部的准备,妈妈,小柔,他们都是你我生活的一

部分,是不能割舍的一部分,再说了,我前面读研的费用还是你出的呢,你没有

嫌弃我穷,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我润润了喉咙继续说道,「咱们结婚以来,一家人相处的很愉快,虽然没什

么钱,但是我觉得很幸福,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欢出来和那些生意人搞在一起,

为了你们,我愿意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拿出来,去换的金钱,来改善家里的生活,

你知道吗,你,妈妈,小柔,你们是我前进的动力……」!

电话那头,婉儿一片沉默,岳母听完也是娇躯一颤。

我摸着岳母柔顺的秀发,对着电话说道,「婉儿,我会努力让你幸福的,妈

妈前半生的不行,我会尽量弥补的……」。婉儿在电话那头小声的抽泣着,岳母

趴在我身下,似乎也在默默的留着泪。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这一对母女都开始哭了,我怎么好下手呀,看来这个嘴

炮技能的大放早了,对面的AD和辅助吃到了伤害,但输出位置很好,这怎么办。

看来下面只能靠走位,平A ,配合小技能看能不能双杀了。

「……婉儿……」,我在电话里问道,「……家里我会照顾好的……早点回

来哦……」,我话锋一转,打出了温柔牌,「……我和我的小兄弟都很想你哦…

…」,男女之间没有一个荤段子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说明你们之间已

经失去了对彼此身体的渴望。

婉儿擦了一把眼泪,轻笑了一声,「……老公……我也想你了……」,婉儿

娇柔的说道,「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我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婉儿的话语

没有一丝凄婉,反而是无尽的娇柔和依恋。

「……那你想我的时候怎么办呀……」,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问道婉儿。

「……恩……」,婉儿回忆着说道,「老公呀……我跟你说……前面张经理和小

王做爱的时候我不是听到了吗……那时候特别想你……」,婉儿声音转小,「我

呀……摸了自己下面……出来了好多水……」。

婉儿娇羞的声音不光我听到了,我身下的岳母也听到了。岳母的脸颊瞬间一

片滚烫,我的蛋蛋隔着内裤都能感受到那种热度。岳母又一次起身想逃走,我对

着岳母戏虐一笑,指了指电话,岳母一直非常害怕婉儿知道我和她的事情,投鼠

忌器,稍微反抗一下,就又半推半就的亲上了的内裤。

「……嘻嘻嘻……婉儿不乖哦……」,我调笑的对着婉儿说道,「老公不在

的时候怎么能流水呢……回来要受罚……」。婉儿着急的解释道,「哪有呀……

以前每天都被老公塞的慢慢的……出来这么多天……不跟你说了……」,婉儿娇

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内裤已经装不下了。「……婉儿……我

也好想你……每次一想到骂你……我下面就好涨……」,我一边说着,一边拉开

自己内裤的腰带,龙头一下就窜出来,被腰带绷得紧紧的。

「……老公……我想要你了……」,婉儿的声音娇媚至极,狐媚的声音在吼

间震颤,发出丝丝的甜腻,让人欲罢不能。「……婉儿……老婆……我……让我

上你……」,我的耳朵沉溺在婉儿的娇呼中,肿胀的下体沉浸在岳母的口舌中。

温柔的口腔包裹着我的阴茎,岳母嘴巴含住龟头,缓慢的吞吐着,期间不断

变化着吸入的角度,前两天的温存,让岳母逐渐了对男人的侍奉和迎合,舌尖的

舔弄,口腔的允吸虽然不如婉儿,但也别有风味。婉儿的口舌侍奉,不论力道、

深度、吸力都是时分到位,岳母的舌头软绵绵的,口腔虽吸力不足,但胜在温润

滑湿,岳母动作轻柔,处处已舒爽为主。婉儿的侍奉就像烈酒,需要快速的一口

饮下,酒劲顺着全身游走,岳母就像一碗温热的老汤,需要坐下来慢慢品尝。

「婉儿……你快摸自己的下面……让老公听听你的声音……」,在岳母的口

中,我的老二逐渐恢复了精神,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老公……你……你

想让婉儿做么样……」,婉儿的话语间充满了被压抑的欲望,正需要我来阴引导

她释放。

「婉儿……你把你的手想象成我的手……我让你摸哪里,你就摸哪里……」,

我对婉儿说道,「恩,婉儿听老公的……」,此时的婉儿没有丝毫抗拒,顺从的

开始听从我的指挥,岳母也从刚才只是含住龟头,慢慢的吞下了我三分之一阴茎。

「婉儿……老公最喜欢你哪里呀……」,我挑逗的问着婉儿,「老公最喜欢

婉儿的胸……」,婉儿不假思索的答道。「对……老公最喜欢婉儿迷人的大胸了

……老公最喜欢一把抓上去……婉儿,替老公抓一下……」,我指挥着婉儿。

「唔……老公……婉儿的胸变得好涨……」,婉儿娇羞的说着,「对……老

公就是喜欢大的……婉儿……小奶头硬了没有呀……」,我一边挑逗着婉儿,一

把抚摸岳母的后脑勺,感受她逐渐增幅的动作,我温柔的五指深入岳母的秀发,

随着她的吸弄起伏着。

「……硬了……小奶头像石子一样……」,婉儿浓重的喘息从电话那头传来,

「……快捏一下……」,我对着婉儿命令道。「唔……坏老公……你每次都欺负

我的小奶头……」,婉儿完全服从命令,捏着自己的小奶头对我说道。

「婉儿……两只手都用上……像我玩弄你的奶子那样……」,我一边感受着

岳母口舌侍奉,一边继续指挥着婉儿。岳母越含越深,她缓慢的动作让我的老二

长时间的滞留在她滑腻的口腔中,岳母口中液体的数量越来越多,有她的口水,

也有我马眼流出的体液,两种体液在温热的口腔中汇合,变得更加粘稠,每一次

吞吐都像拉丝一样,粘【朝云暮雨】(33)体会.上连着一串串的粘液。

「……恩……老公……你每次都把我的胸全部抓住……」,婉儿燥热的声音

在我耳边低吟。「……对……手从下面抓住……慢慢的往上推……」,我一边幻

想着婉儿完美的乳房,一边伸手进入岳母的领子里面,摸着岳母白皙的胸脯。

「……抓住它……婉儿用手掌拖住奶子……从下面抓住它……」,我引导的

婉儿,恣意的玩弄着她的美胸,岳母口中的阴茎急慢慢打的巨大坚挺,一扫早前

的颓势,重现展现它的雄风。

「啊……老公……」,婉儿在电话那头打开免提娇喘连连,两只手协作,从

乳房的下缘开始,用手掌拖住一堆雪兔,在电话那头肆意的玩弄着自己的美胸。

「……婉儿……大声点……让老公听清楚……」,我的老二还在岳母口中,岳母

勉强立直身子,把自己的胸脯太高,让我的手顺利来到她的乳瓜前。

婉儿的美胸坚挺浑圆,胸型是有优美的圆弧曲线,抓起来充实而饱满,弹手

细化。岳母的乳瓜巨大肥美,白皙滑手的皮肤配上软嫩细致的乳肉,的确别有风

味,松软和巨大让人的五指能够轻易的深陷其中。

「恩……老公……我受不了了……」,婉儿的娇媚的穿着粗气,声音在我耳

边回荡,我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狠狠的抓住岳母的乳瓜,老二猛烈的往岳母

的嘴里伸了一下,岳母的嘴巴被我的阳具塞满,只能发出粗重的呜咽声。

「……噢……」我长舒一口气,耳边享受着婉儿的自摸娇喘,胯下是岳母服

从的呜咽,在这两种声音的交汇下,我内心的种子,正在逐步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