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三度虐缘】(一)象牙塔——校花殒落(1-2)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三度虐缘】(一)象牙塔——校花殒落(1-2)

(一)朋友

?

「喂!看那边,新来的校花!」

「好用功哦!」

从文字的缠绵中抬起头,只见几个刚打完篮球的男生朝我热情地挥手。我报

以微笑,目送他们远去。每天傍晚坐在林荫道旁看书,渐渐习惯了成为目光的焦

点。我骨子里是个内向的人,这样或许能让自己快些成熟起来。

天色渐暗,把书合上,这才发现周围多了几对情侣,卿卿我我的很是甜蜜。

我也何尝不期待一场浪漫的邂逅呢?可是独守在长凳的左边,右边永远空着。

正想着,有个人径直走来,紧挨着我坐下,勾住了我的肩膀。我慌忙把书塞

进包里。

「小倩妹妹~又在看妳的黄色小说啊?」

「什么嘛~叶子姐姐。我明明在学习……」

「嘿嘿,脸红成这样还想骗我?好啦,一起回寝室吧。」

「嗯,走吧。」我们并肩而行。

她叫叶梓,我的好友,我叫她姐姐。话说本届最美的两个都住在我们女寝三

楼。一个是她,另一个,大言不惭地说,就是本人了。

我是方倩,梦想当一名老师,站在高高的讲台上给孩子们传授知识;又希望

像医生那样救死扶伤,为人们带去健康和快乐。高考发挥得很顺利,我如愿录取

京海大学临床医学系。不过,象牙塔里的生活并非想象的那样精彩,整日啃食书

本,死背那些生僻的专业词汇,实在无聊。单身了十八年,我似乎有点想……想

恋爱了。

其实,我一直不乏追求者,可是那些肉麻的文字之下,有几颗是真心?有几

颗是恒心?又有多少禽兽之心?听过太多太现实的故事,我害怕自己也受到伤害

,只好在言情小说里寻找感动。不是我不想谈,而是我只想谈一场恋爱,结一次

婚,和一个人过一辈子。

开放的时代,被这个观念约束的女生大概不多了吧?我也觉得自己老土。叶

梓经常给我洗脑,说女人最幸福的,无非是嫁个好老公,做个好妈妈,但前提是

找对男朋友——不多试几个怎么知道哪个是对的?

关于叶梓的事,我三天也说不完。作为表演系的当家花旦,她的身材和长相

都绝对标准,一旦化了妆,我都不敢和她站在一块。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美

女还很有才干——她能歌善舞,课外担任艺术家教,靠打工赚的钱养活自己,让

我好生崇拜。

她的身边从来不缺男人,于是有人说她骚,更有人传言她是二奶。我知道那

只是嫉妒,或者吃不到葡萄的酸楚。叶梓有足够的魅力让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她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刚进女寝楼,管理员刘阿姨笑脸盈盈地把我们叫了过去,拿出两叠信件,分

别摆到两人面前:「姐妹花。这是今天的份。」

谢过阿姨,我们老规矩,开始核对名单。

「张明。」「有。」「王强。」「有。」「李刚。」「也有……」

和往常一样,寄给我的人也都寄给了她,只是把我们的名字互换了下。

「一稿两投,这种男人肯定花心。」叶梓轻描淡写地把复制的情书喂给垃圾

筒。

她还剩三封,而我已是两手空空:「姐姐又赢了……」

「哎呀,瞧我这记性……」刘阿姨一拍脑袋,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小的礼包

,「小方,还是那个男生送妳的。」

我忐忑不安地拆开,是一面银色化妆镜,非常精致。翻开盖子,里面还夹着

一张心形的纸片。

———————————————————————————————————

学妹方倩:

希望妳在欣赏自己的美丽时,偶尔也会想到我。

吕绍衡

———————————————————————————————————

叶梓又在背后撮合:「看人家多专情啊,从开学追到现在,妹妹妳就从了他

吧。」

「给我点时间嘛……」我虽这么说着,心里暖暖的。

吕绍衡是我上一届的学长,医学院公认的帅哥,对我一见倾心,不过我一直

没有答应他的追求。坊间流传着他在解剖课上的种种变态行为,多少影响了他的

形象,但这不是主要原因——我在等他亲口表白,那样的开端才算完美。

「小笨蛋,再拖下去人家就死心啦。妳不要我还想要呢,可惜他都没给我写

过信。」叶梓说。

「我可以帮妳牵线搭桥呀~」我无奈笑笑。

同寝的室友兼同班同学许婷婷下楼打水,看到我手中的礼物,眼中满是羡慕

:「老天真不公平,怎么就没人送我呢?」

刘阿姨直言不讳:「小许要是有她们一半漂亮,追的人保准排长队。」

「别听阿姨开玩笑。」我把镜子放进书包,和她们一起上楼。

道别叶梓,刚要推门,婷婷拦住了我,贼头贼脑地把头探入门内,寝室里响

起一阵窸窣。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头来,一脸神秘的笑:「好了,进去吧。」

准在搞什么鬼,我小心地推开了门。

「啪!啪!」几声,绚丽的彩花从头顶飘落。课桌上摆着一只大蛋糕,蛋糕

上插着十八支小蜡烛。

「方倩,生日快乐!」寝室里的她们一齐为我送上祝福。

因为忙于学业,我都没在乎自己的生日。哪料到姐妹们给我准备了这样大的

惊喜。

我感动得鼻子酸酸的:「谢谢妳们!」

「应该谢谢妳的叶子姐姐,都是她买的。」

只见某人在门口微笑:「谁过生日呢?我也来蹭块蛋糕可以吗?」

我没好气地瞪着她:「姐姐,妳藏得好深!」

【三度虐缘】(一)象牙塔——校花殒落(1-2)

关了灯,大家唱起生日歌。摇曳的烛光中,我许下十八岁的心愿。

「愿我和叶梓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默念了三遍,我吹灭了所有蜡烛。

?

(二)偶尔坏一下

?

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这个心愿居然给了一份友谊。可是没人认为我不是个怀

春少女,吃着蛋糕,鸡婆们纷纷八卦起来。

叶梓也不放过我:「我知道小倩妹妹想的是谁哦~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

只要妳主动点不就成了嘛。」

「他那么出色,我配不上他,留给妳们吧……」我被说烦了,急于抽身。

「嘿嘿,这句明显是反话。」婷婷也来添乱。

大家得出的结论一针见血——方倩是个完美主义者。吃着蛋糕,她们七嘴八

舌地为我壮胆,让我勇于面对并不完美的爱情。我也知道现实没那么完美,可期

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就是有点怕,万一他不能陪我走到最后……」

「这有啥好怕的,不行再换嘛。」叶梓搂住我坏笑:「我猜哦,妳不会是怕

那个吧?」

「哪个?」我不解。

「妳都十八岁啦。」

「对啊,怎么了?」

「真不知妳是太笨还是太纯~妳成人了,十八禁可以解除啦!」叶梓跑回她

的寝室,拿来一张没有封面的光盘,「这就带妳去长长见识吧。」

「我们也去!」寝室里炸开了锅。

一直以为那种不健康的东西是给男人看的,怎料身边的好友个个都是色鬼,

把我拖出了门。

学校对面的电脑房,狭小密闭的单人包厢,几个女生挤在一起,目不转睛地

盯着屏幕——一对赤裸的青年男女,把身体最私密的地方结合在一起,往复运动

着。我感觉自己像个在偷窥的坏人,捂住眼睛,却留了一条指缝。

忽然,镜头切换到特写,我哪见过那么下流的东西,连忙转过身去,不料影

响了姐妹们的兴致。叶梓把我扭回正面,特意将影片回放,巨大的男性器官看得

我脸红心跳。

「这都大惊小怪的,以后见到真的还不被吓死啊?亏妳还学医的呢。」叶梓

指着那根粗大的柱状物体,向我普及生理知识,「这叫阴茎,就是男生的小鸡鸡

啦。平时用来小便,又细又短,可是碰到女生它就会变身,变得又大又硬。」

随之,画面又出现了女人的下体,肉瓣和毛丛已经泥泞不堪,闪烁着淫靡的

光泽。

「女生兴奋起来会流水,让阴道里面润滑,方便男生插进来。」叶梓的指尖

从我的裆部轻轻拂过,「妳湿了吗?」

「讨厌!」我护住要害,这才感到下面一阵寒意,看着荤腥的画面,听着她

细致的描述,我果然湿了。

随着男优把阴茎抽出,在女优的身上射完白色精液,影片终于结束。我长舒

一口气,经受过欲望和道德的双重煎熬,从精神层面上来说,我「成人」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问叶梓:「妳为什么会看这种东西呢?还懂那么多……」

她在我耳边轻语:「因为我做过了。这是秘密哦~」

夜里,我失眠了。并非那张色情光盘,而是那个不为我所知的叶梓。我无法

想象,她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缠绵的样子,是否也如影片里的男女那般放荡……

早晨的课堂上,谢建合教授的讲解严肃而不失生动。他是医学院的新任院长

,贵为贝尔诺医学奖得主,亲自来教一年级的基础解剖学。我对他满怀敬意,可

是我的眼皮并不给他面子,频频打架。

一幅幅香艳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一个个淫秽的词语敲打着我的灵魂。恍

惚中,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喂,叫妳呢。」邻座的许婷婷推醒了我。

「方倩,妳把我刚才讲的复述一遍。」谢老师低沉的嗓音让我瞬间清醒过来。

我使劲眨眨眼睛,只见黑板上赫然挂着一张女性外阴的彩色图例。今天讲的

正是生殖系统!

激光笔的红点扫过之处,我只说出了一个:「阴道。」

「这是阴道口,或者称为阴门。」

我在全班同学嘲笑的目光中坐下,抬不起头。

「上课注意听讲。作为女性,不要放弃了解自己身体的权利。」

下课回到寝室,我抱着枕头痛哭——看了黄带,正课却打起了瞌睡,还给谢

老师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身在全国第一的大学,怎么能混日子呢?我不是坏学

生,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必须加倍努力了。

先把这堂课漏听的补上。我翻到女性生殖器那章,书上只有一幅矢状断面,

和课上的图例完全不同。大阴唇、小阴唇、阴蒂、阴阜、前庭、阴道、子宫、输

卵管、卵巢……我愣是把晦涩的注解背得滚瓜烂熟,也没有个直观的概念。可惜

没有正视图呀,准是教委的老古董们不想让男生太过兴奋,把它从大一课本上抹

掉了吧。保护得那么好何苦呢?我就不信有哪个男生没看过成人影片——总不见

得比我还纯吧?

忽然,纯洁的脑中冒出个无比邪恶的想法——反正这些东西都在身上,为什

么不看看自己的呢?

婷婷她们都有选修课,中午之前不会回来,寝室里就我一人。我拉起窗帘,

脱下鞋袜和外裤。内裤还没来得及换,雪白的裆部有一滩淡淡的水迹,早已干透

,变得硬梆梆的,我皱皱眉头,鼓起勇气推了下去。

下半身一丝不挂的我坐在椅子上,大腿紧紧并拢,心里慌得就像做贼一般。

要知道,哪怕是洗澡和上厕所时,我都从未刻意看过自己的阴部,而现在,我就

要仔细研究她的形态结构!

严肃点,这是科学。正如教授所言,我有权了解自己的身体。努力告诉自己

不要害羞,我分开了双腿。

?

(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