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潜伏】2.0版(下)第193-195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潜伏】2.0版(下)第193-195章

【潜伏】2.0版(下)

第一九三章

半夜,华剑雄在朦胧中醒来,被床头的灯光刺得睁不开眼。他微微眯起眼睛

看去,发现林美茵正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呆望着自己。雪白圆润的肩

头大半露在被子外面,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诱人。

华剑雄忍不住伸手到林美茵的下身摸了一把,摸到了一手泥泞。林美茵身子

一动,似乎被从梦中惊醒,目光转向他的眼睛,温存地朝他嫣然一笑。

华剑雄假装刚刚认出她来,揉了揉眼睛看了她半天,又伸出手看看上面的粘

液,惊讶地说:「林……秘书,怎么是你?」

林美茵脸上飞起一抹红晕,忽闪着大眼睛嗔怪地哼了一声,全身缩进被窝,

赤裸的胸脯贴住他宽厚的胸膛,抬头看着他的脸柔声问:「那你以为是谁?」

华剑雄继续装傻道:「我还以为是柳……昨晚我没冒犯你吧……」

林美茵脸一红,「哼」地恨了一声,拉过他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腿中间夹住,

娇嗔地说:「还说没有!你还要抵赖?」

华剑雄赶紧用另一只手搂住她的香肩说:「不敢不敢。剑雄酒后乱性,多有

冒犯,务请林秘书恕罪。」

林美茵故意不依不饶,用光溜溜的大腿用力夹住他的手说:「昨天晚上你醉

的像只死狗,人家好心好意送你回家,你倒差点没把人家搞死!」

华剑雄嘿嘿笑着把林美茵拥在怀里道:「说过啦,我是酒后乱性,美茵你大

人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林美茵听他已悄悄改了称呼,心里涌起一股甜蜜。知道他对昨晚的事大概心

知肚明,也不去说破。只是把头轻轻地靠在他热乎乎的胸脯上,静静地听他「咚

咚」作响的心跳。

良久,华剑雄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悄悄地在她两条滑腻的大腿之间活动起

来。林美茵下意识地把身体稍稍转了个角度,羞怯地把大腿摊开,默默地迎合着

他越来越放肆的动作。

随着华剑雄的大手的来回抚弄,林美茵又下意识地夹紧大腿,光滑细嫩的大

腿和他毛茸茸的大手纠缠在了一起。粗壮的手指按住了她大腿根上柔嫩的肉唇,

用力地揉搓。

林美茵的身子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她一双白皙的玉手揽住华剑雄厚实的后

背,柔软丰满的乳房悄悄贴上了他毛烘烘的胸脯。

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磨擦、挤压、揉搓。林美茵丰满胸脯顶端敏感

的花蕾颜色迅速变深,直直地挺立起来。

林美茵的情欲渐渐被调动了起来,娇喘连连。她腾出一只手,柔情地抚摸华

剑雄胯下那条早已雄伟挺立的大肉棒,岔开腿翻身就把自己送了上去。

谁知华剑雄忽然脸色一冷,身子微微一滞,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推开她火

热的身体,抽身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摸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几口,再也

不说话了。

林美茵微微一愣,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她强压住蠢蠢欲动的情欲,竭力使

自己的喘息平息下来。

她悄悄拉起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胸脯,也向上耸了耸身子,只露出白花花圆

润光滑的肩膀,把头轻轻枕在华剑雄的胸脯上,幽幽地柔声问道:「剑雄,你这

是怎么了?」

华剑雄眉毛紧蹙,长叹一声:「唉……天道不公啊!」

林美茵听着他「咚咚」作响的心跳声,又看看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轻声问

他:「还是为柳媚的事?」

华剑雄没有答话,只是长长出了口气,狠狠地吸烟。

林美茵用纤纤玉指轻柔地抚弄着华剑雄胸口上浓密的胸毛,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唉,柳媚真是命苦,偏偏是被自己的上司陷害,有口难辩啊。」

华剑雄哼了一声忿忿不平地说:「老头子偏心眼,偏袒丁墨村,摆明了是拿

柳媚好端端一条命给他下台阶!这就能证明他没抓错人了?」

林美茵沉默了片刻,抬头看了看华剑雄因气愤而涨红了的脸柔声说:「剑

雄,你这么说就错怪老头子了。他其实还是非常维护你的。你知道黎子午和丁墨

村下了多大的功夫要把你搞倒?

老头子知道柳媚的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你保护起来。是他亲自给桥本司

令打了电话,又派我专门跑了一趟,当面落实后才放心。

其实丁墨村早就在给老头子吹冷风了,处决柳媚的计划放在老头子那里也好

几天了。他下这个决心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

这两天他茶饭不思,夜里觉也睡不踏实。其实他也受到了上面的压力。最后

还是考虑不给你以后在76号留下后患,才批准了这个方案。「

林美茵的话让华剑雄心里好受了一点。虽然他不相信老头子这两天冥思苦想

都是为了考虑他的处境,但毕竟遇事把自己当作一个重要因素考虑,这让他心里

舒服多了。

不过,从林美茵的口气里,他也听出点弦外之音:处决柳媚确实不是老头子

的本意。这么说,柳媚的事说不定真的仍有转圜的余地。

而这正是他昨晚装疯卖傻把林美茵诓来的初衷。看来自己的想法无论如何值

得一试。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利用昨晚营造出来的亲密气氛潜移默化地影响这个老

头子面前的大红人,让她心甘情愿地出面去替自己说项。

想到这儿,他故意满腹牢骚地说:「杀掉柳媚就绝了后患了?老头子想的未

免简单了。他要是真为我着想,即使不当面给柳媚恢复名誉,起码也应该把她交

给我处置。 你想想,他们把柳媚整的这么惨,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最后不了

了之,再按丁墨村的意思不明不白地把她处决掉。你让我今后在76号还怎么

混?打个放肆的比方,要是有人打你的主意……」

话音未落,突然感到大腿根上传来一阵刺痛,是林美茵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他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点口不择言了,忙打住了话头,狠狠地吸了两口烟,把

剩了大半截的烟头扔在了地上。

林美茵爱抚地轻揉着刚刚掐过的地方,眉眼低垂,没有说话。华剑雄长长吐

出一口烟,胸脯剧烈的起伏了半天,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换了一副缓和的口气

沉声说:「美茵,我求你一件事。」

林美茵心里一动,「嗯」了一声,纤纤玉手下意识地滑到他软乎乎热烘烘的

大肉棒上,轻轻地抚摸起来,等着他的下文。

华剑雄好像毫无知觉地说:「美茵,丁墨村这是拿柳媚当垫脚石,逼我踩上

去跳崖,只有你能帮我救柳媚。你今天在这里真是天意,柳媚命不该绝。」

林美茵的脸腾的红到脖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肩膀,听华剑雄继续往下

说:「老头子那里只有你能说上话,我只有求你了。」

林美茵脸红红的,一条热乎乎的大腿似乎无意地搭上华剑雄毛烘烘的粗腿,

柔软的纤纤玉手一收,把开始硬挺起来的肉棒握在手里,轻轻地抚摸。

见她仍不吭声,华剑雄顿了顿接着说:「只有你有机会说动老头子。我可以

让一步。处决周雪萍的事我可以按丁墨村的主意办,当一回刽子手,让他找回点

面子。这个梯子够他下台阶的了。」

林美茵抬头看看他的脸,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处决柳媚和让你亲手处决

周雪萍都是丁主任的主意?」

华剑雄哼了一声道:「他没撅屁股我都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林美茵抿嘴一笑,没有正面回应,把头重新靠上了华剑雄的胸膛。丰满的胸

脯微微起伏,吐气如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华剑雄感觉到她还在犹豫中,着急地对林美茵说:「美茵,我知道说服老头

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件事只有你能办成。你答应我,去找老头子。只要柳媚的

事有转机,你让我干什么我都答应你。」

林美茵肩头微微一震,握着华剑雄肉棒轻轻套弄的玉手一松,又顺手把两个

圆滚滚的蛋蛋抓在手里轻柔地抚弄。她沉默了好了一会儿,慢慢抬起头来严肃地

问:「你说的话当真?」

华剑雄的心跳猛的加快,看来有门。他低下头看着林美茵的眼睛说:「你还

信不过我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林美茵躲开他的目光,又低下头,枕着他的胸脯出了好半天神,最后才用不

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口气平静地问他:「你还记得那个在柳月坊杀死武田又把你砸

伤的小燕吗?你亲自审过的……」

「嗯?」华剑雄想起那个给夜莺作刺客的小姑娘,心中一动,顿时警觉了起

来,脸上却仍然不动声色。

林美茵继续说:「她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我最近才知道。这孩子也怪

可怜的,她在家乡受骗收了人家的钱,糊里糊涂地参与了刺杀案。她的父母前些

天托人找到上海来求我,想把她赎出来。我正发愁不知怎么办呢,解铃还需系铃

人,这事大概只有你能办到。」

这一番话让华剑雄心里吃惊不小。这小丫头杀了日本人,牵涉的是重案,给

她说情要担多大干系,林美茵心里不会不清楚。这种事别人躲都躲不及,她为什

么要出头替夜莺的刺客说情?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骨头缝里在往外冒凉气。一个让他浑身冷的发抖的念头浮

现出来:难道林美茵是夜莺?这太可怕了!想到昨晚和她的一夜风流,忽然意识

到自己可能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第一九四章

华剑雄下意识地用力搂了搂怀里这个柔若无骨的赤条条的酮体,竭力地压抑

住自己剧烈起伏的思绪,不让自己的脸上显现出失态。

想起刚才自己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她痴痴地望着自己愣神的模样,他脑海里

闪过一个念头:不管林美茵是不是夜莺,她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都没有要自

己的命。说明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否则自己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况且林美茵不是没心计的人。居然拿这么老套、一眼就能看穿的借口来哄自

己,还要拿柳媚来交换。她到底是什么居心?不会是有意试探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微微一动。夜莺的行动一向神出鬼没,自己与她们本无仇无

怨。她们是把自己当汉奸来打的,自己也是有口难辩。如果通过这件事向他们表

白心迹,平白减少一个敌人,也未必不是美事一件。

再说现在自己的当务之急是跳出丁墨村给自己设下的死亡陷阱,要达到目的

总要付出代价。与其眼睁睁地看着柳媚送死、自己也跟着跌个大跟头,弄个灰头

土脸,不如把这个人情送给林美茵,说不定还能有化敌为友的额外收获。

想到这儿,他忽然觉得,那只温暖柔软的纤纤玉手握着他的肉棒是如此的舒

服。两腿之间的那个大家伙又在蠢蠢欲动,快速地膨胀起来。

他竭力压抑住不断高涨起来的情欲,脑子在飞快的盘算:武田案已经时过境

迁,自己又是当事人,找个机会给这小丫头报个刑毖弄出去,让她凭空消失,并

不是太难的事。

柳媚的生死关系到自己在76号的地位,无论如何不能放弃。这个交换是值

得的。况且这样一来他就解了和夜莺的死结,也不再欠林美茵的情,一举两得。

不过,自己刚才病急乱投医,无意中给了林美茵一个机会,让她有资本和自

己讨价还价,自己反倒处于求人的被动地位。现在,必须反客为主,把主动权重

新抓到自己的手里,以免节外生枝。

思虑周密之后,他暗自下了决心,脸色一暖,伸手抓住林美茵丰满柔软的乳

房用力揉弄起来。他按捺着心中一拱一拱的冲动,呼呼地喘着粗气说:「好吧美

茵,我什么都不问了,答应你!」

林美茵面色绯红,紧紧抱住他,响亮地亲了他一口:「那好剑雄,咱们一言

为定!」华剑雄也搂紧了她热乎乎的身体,翻身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    ***    ***    ***

林美茵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窗帘已经隐隐透出一丝亮色。昨夜记忆中一直把

自己拥在暖融融的怀抱中的那个强健的男人却踪迹全无。

林美茵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却发现双手都背在身后,一点也动弹不得。她用

力一挣,手腕被冰冷的金属卡得钻心的疼。她顿时就清醒了过来,不由得吃了一

惊,自己居然就这样在睡梦中被人赤条条的铐了起来。

她一下惊出了一身冷汗。她下意识地搓搓大腿,粘湿的感觉让她回到了现实

中来。她抬头在屋里找了一圈: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她忽然听到卫生间里好像有什么动静,立刻惊慌失措地大叫:「剑雄……剑

雄,你在哪里?」

卫生间的门「吱」地被推开了。林美茵瑟瑟发抖地缩在被子里,惊恐地盯着

门口。一个高大的男人裹着浴衣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

林美茵只看了一眼,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出来的人正是华剑雄。

她热切地看着华剑雄嗔怪道:「剑雄,你搞什么怪,快给我打开,疼死人家

了……」

华剑雄并没有理会她。他径直走到床前,脸一沉,猛地把被子掀到地下。林

美茵赤【潜伏】2.0版(下)第193-195章裸的身体顿时暴露无余,而她的双手还被铐在背后。她心中一惊,下意识

地蜷起身子。

华剑雄一把按住她赤条条的身体,不让她动。他眼睛盯着她,变戏法似的不

知从哪里抽出一条红丝巾,在林美茵眼前晃了晃,故意把绣在中间的那只小小的

夜莺亮给她,玩世不恭地说:「夜莺,身手确实了得啊!没想到都摸到老子的被

窝里来了。」

林美茵脸一红,光溜溜的身子挣扎着躲闪道:「剑雄,别闹了……哎哟……

疼死人家啦……」

华剑雄心中暗道:「还嘴硬!死不认账!」思忖间他一把拽起林美茵赤条条

的身子,凑近了她的脸,鼻子尖几乎碰上了她的鼻子尖,咄咄逼人地说:「我的

林大秘书,你可知道,桥本司令和藤井正雄正到处找你呢!」说着,转身拉起林

美茵光着身子往外走。

林美茵这下可真的慌了。她拼命往后坠着身子,楚楚可怜地低声叫道:「剑

雄……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把我拉到哪里去……你就让我这么……」

她话没说完,却见华剑雄一转身,把她拉进了浴室。华剑雄一把将她推进浴

缸,仰面按在里面,一手扒开她的大腿,一手拿起花洒,打开龙头,朝着她两条

大腿中间「哗哗」地冲了起来。

他腾出一只手,一面冲洗一面在她胯下来回揉搓,把晚上亲热时遗留在耻毛

和阴唇还有大腿根上的粘液统统搓洗干净,嘴里还嘟嘟囔囔:「美茵,你放心,

我给你弄干净。绝不会让人家说,屁股都没洗干净就把人送来了,让人家笑话咱

们不懂规矩……」说着,手指竟插进她的蜜穴掏弄了起来。

林美茵听华剑雄越说越不像话了,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不知道他为什么突

然翻了脸,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心里一急,口不择言地冲口而出:「剑雄,你千

万别误会……我保证小燕她是误打误撞,她……」说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

失言了,马上住了口。

华剑雄闻言,心里一松:「哈哈,急不择言,说漏嘴了,认账了!」他知

道,现在自己已经把这个骄傲的漂亮女人攥在手心里了。他嘿嘿一笑道:「这么

说,那个小丫头……」

林美茵胀红着脸,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却紧闭双唇不去接他的话。

华剑雄明白她的心思,不过不打算让她就这么溜过去。他不但没有住手,反

而一把将她滑溜溜的身子翻了过来,两腿往前一推,让她跪在了浴缸里,高高地

撅起了屁股。一只手跟着花洒的水雾在她圆溜溜的菊门上细细地搓了起来。

林美茵往起直了两次腰都被华剑雄按了下去,只好任他在自己的菊门上放肆

地上下其手。

她委屈地呜呜哭出了声:「剑雄……你真狠心……我都答应你去向老头子给

柳媚说情……呜呜……难道你真的忍心把我交给日本人……你就算不在乎我,难

道也不管柳媚的死活了吗…呜呜……」

华剑雄一楞,心说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被自己收拾成这副样子了,居然还

能一把抓住自己的死穴。

他心里一软,心想,她反正已经认了账,这层窗户纸算是捅破了。现在看起

来,夜莺组织肯定不会再追着自己不放了。林美茵也肯定会死心塌地地去为自己

办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差不多就适可而止吧。不过,还得给她勒上个嚼子,

免得她随便尥蹶子。

想到这儿,他放下了花洒,抓住林美茵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林美茵眼巴巴

地看着他,哭得梨花带雨,抽泣着恨恨地说:「剑雄,你对我要是有对柳媚的一

半,你就是马上把我送虹口宪兵队枪毙,我也死而无憾了!」

华剑雄一楞,一把将水淋淋的林美茵拉出了浴缸,转身将她光溜溜的身子推

坐在对面的梳妆台上。

林美茵光着身子,湿淋淋的屁股坐在硬邦邦冷冰冰的台面上,难受得浑身乱

扭。眼巴巴地看着华剑雄,祈求他放开自己。

谁知道华剑雄不但没有放开她,反倒顺手拽过梳妆台前的小凳,扳起林美茵

一条白花花的大腿,让她踩了上去。这一下,她湿漉漉的胯下全部暴露了出来。

林美茵眼泪汪汪地看着华剑雄娇声道:「剑雄……人家的手都要断掉了!你

把人家放开……我们有话慢慢说行吗?」

谁知华剑雄根本不理睬她的哀求,随手拽过一条大毛巾,伸到她湿漉漉的胯

下,仔仔细细地擦了起来。林美茵被他擦得心痒难熬,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泪眼

婆娑地看着他,不知他到底要把自己怎么样。

华剑雄对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似乎视而不见。看看下面擦得干爽顺滑了,扔掉

了手里的毛巾,伸手从梳妆台上抓起林美茵放在那里的随身小包,「哗」地把里

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台面上。

他扒拉了几下,从里面找出一小盒腮红打开,拈出一支小小的腮红刷。蘸了

点腮红,蹲下身子,按住林美茵的大腿,竟在她柔嫩的阴唇和蜜穴口上轻柔地刷

了起来。

林美茵的脸顿时红得像块大红布。刚想把腿放下来,却被华剑雄死死按住:

「别动!弄坏了看我这么收拾你!」

林美茵娇羞地把脸扭向一边,悄声哀求道:「剑雄,别闹了……求求你把我

放开,让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你自己怎么来?」华剑雄坏笑。一边蘸着腮红在林美茵的私处

仔细刷着,一边不停地变换着角度观察效果。

林美茵被他这么一说,竟真的僵在那里不敢动了。华剑雄刷了好半天,左瞧

瞧右看看,林美茵那羞于见人的私处竟真的被他打扮得粉妆玉琢、鲜嫩欲滴。

华剑雄得意地嘿嘿一笑,扔下腮红,拍了拍手。林美茵长出了一口气,无可

奈何地说:「现在好了吧?可以放开我了吧?」

华剑雄两手抓住她光裸的双肩,朝她诡秘地一笑。双手猛一使劲,把她的身

子扭转了过来,大手一压,林美茵的上身就趴在了硬邦邦的台子上。一对傲人的

双峰压成了两个白白的大肉饼。

「剑雄,你要干嘛呀?疼死人家啦……」林美茵的话音刚出口,双腿就被强

行分开了。

华剑雄笑眯眯地从台子上检出一支眉笔,扒开林美茵白嫩嫩的臀肉,竟顺着

她菊门上细密的皱皱细细地画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勾勒出一朵含苞欲放的菊花。

他还不罢休,扔掉眉笔,又挑了一管口红,摘掉盖子,把口红杵到林美茵菊

门的中心,用力拧了拧。圆润的菊门瞬间就被点染成了香艳的花朵。

华剑雄「嘿嘿」坏笑了起来,从自己的睡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咔」地

打开了林美茵手上的手铐。

林美茵「嘘」地出了口长气,身子一下软了下来。她娇羞地瞪了华剑雄一

眼,岔开大腿,就着灯光看了眼自己的胯下,脸刷地红到了脖子根。

她又转过身去,回头向镜子里看自己的屁股,却看不到后庭的情形。只好岔

开腿撅起屁股,刚一回头看了眼镜子,马上就羞得捂住了脸。

她呼呼地喘着大气,傲人的双峰剧烈地起伏。她放下手,朝着华剑雄咬牙切

齿道:「你这个大坏蛋!你让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华剑雄笑眯眯地伸手拍拍她的脸蛋,坏坏地调侃道:「美茵啊,你拿这个见

人,那个可是见不得人的哦!」

林美茵被他说得顿时脸色绯红,委屈地回敬道:「今天我替你出工,去向老

头子说项,你就让我这样……」

说到这儿,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急忙捂住脸娇叫:「你坏死啦剑雄

……你……」

华剑雄坏笑着拉开她的手,指指她的胯下道:「我不管你去怎么说,我留的

记号谁都不许动。否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林美茵气鼓鼓地看着华剑雄,忽然就泄了气。娇羞地恨了一声,

抓起梳妆台上自己的随身小包,把台子上散乱的东西划拉到包里,低着头红着脸

拎起包跑进卧室。

她打开衣橱挑出一套纯白的内衣和一件合意的旗袍,细心地试了试,一件一

件穿了起来。

第一九五章

送走林美茵之后,华剑雄并没有急着去76号上班。他被人暗算,被迫从

76号隔离多日,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回去。

首先柳媚的事情必须有个说法。虽然林美茵答应了他的请求,但她要到老头

子那里替自己说项,至少要留给她一个晚上的时间。作为一个男人,他最清楚,

最有力量的风还是枕边风。

再说,华剑雄自己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一阵萧红和柳媚两个揪心的难题

让他穷于应付、无暇他顾。现在,终于有心思静下来考虑一下其他的事情了。

他出门吃了早点,顺路买了盒香烟,借机给余韵留下了碰头的暗号。然后慢

条斯理地走回家,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拿出周老板留给他的清乡计划仔细地

研究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就开始兴奋的发亮。

他发现这次的清乡规模相当大,出动的兵力大大超过前两次。最让他感兴趣

的是,从计划上看,这次扫荡的重点是几个重要港口的周边地区。计划还特别强

调,要重点肃清可能对港口的运作形成威胁的隐患。

联系到前几天桥本司令透露给他的将有重大战略行动的信息以及近来暗流涌

动的关于日本人下一步的战略方向是南进还是北进的争论,他感觉到已经摸到了

日本人下一步战略动向的脉搏。

看来无论是绥靖华东华南,还是扫荡华中华北,都是为下一步更大的战略行

动做准备的。准备工作的规模就已经如此巨大,下一步日本人战略野心有多大就

可想而知了。而且其出击的方向几乎是呼之欲出了。

如此巨大的战略行动,对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兵力配置、资源分配将会发生

巨大的影响。当面国军承受的压力自然也会有本质性的改变。

华剑雄知道,当前国军和日军在长江中下游处于胶着状态,战局非常吃紧。

国府方面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因此对日本人的动向非常关心,这关系到抗战

能否坚持下去的大局。

探知这样的战略情报,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贵机遇,也正是他作为潜伏在敌人

核心部位的高级特工最根本的价值所在。

今天他约见余韵,本来是要和她交换一下关于萧红案的后续情况和76号目

【潜伏】2.0版(下)第193-195章状况的最新变化。现在看来,那将只是个余兴了。他手里这个重要的战略情报

必须马上通过余韵传递给总部。真是歪打正着。

想到晚上又要见到那个文静妩媚的女医生,华剑雄不禁又兴奋了起来。

吃午饭前,华剑雄到外面用公用电话给余韵的牙科诊所打了个电话。接电话

的还是那个嘴巴甜甜的小护士凌淑君。华剑雄平静地让她转告余大夫,他有急

事,要求把原先预约的治疗改在三天之后的下午三点。

片刻之后,他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微微一笑,知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    ***    ***    ***

当晚,当华剑雄悄悄溜进英租界那幢豪华公寓的时候,看到余韵穿了一身宽

松的精纺细支棉居家服在笑眯眯地等着他。

一见面,余韵顺手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回身放好。然后抬起头,笑靥如花

地看着他的眼睛,半开玩笑地问道:「头儿,什么情况啊?火急火燎的,还要临

时改变接头时间和地点……」

华剑雄看到她嘴角暧昧的笑意,知道她误会了。他也不解释,走到沙发跟前

坐下,拿过余韵放在一旁的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对她说:「这

是个重要的情况,日本人将有大的动作。要赶紧报回总部。」

听到他这几句话,余韵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她不动声色地坐到华剑雄身

边,接过他手中的文件,一页一页快速翻看了一遍。未几,脸上渐渐露出了严肃

的神色。

她稍加思索,把文件放到面前的茶几上,轻轻对华剑雄说:「你等一下。」

说着就起身出了屋。

不大功夫,余韵悄无声息地回来了,后面跟着那个长相甜美的圆脸小护士凌

淑君。她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小的棕色皮箱。

她们两人进了屋,凌淑君只简单地和华剑雄打了个招呼,就在余韵的指挥下

忙活了起来。

她们打开小皮箱,原来那里面是一套专业的摄影器材。凌淑君一件件拿出相

机、支架和一应附件,熟练地组装、安放、调整。

余韵趁这个时间,拉过屋角的落地灯,装上一个特制的遮光罩,把光线对准

茶几。华剑雄明白,她们这是要在这里给文件拍照。

凌淑君架好相机,又从小皮箱里拿出一只专用的照明灯泡,给落地灯换上。

然后打开灯,展开文件,开始测光对焦。

余韵在华剑雄面前走来走去,帮着忙这忙那。一阵阵沁人心脾的幽兰之气不

时从他面前飘过。有时,甚至她轻柔的裙裾还无意中拂过他的脸颊,真有烟视媚

行之态,让他倍感心旷神怡。

华剑雄忽然意识到自己傻傻地坐在这里碍她们的事,赶忙站了起来,站到一

边,看着两个让人赏心悦目的漂亮女人一丝不苟地在茶几前忙活着。

余韵翻开文件,摆好位置。凌淑君走到相机后面,仔细地观察着取景器,纤

纤玉指慢慢地摸到了快门。

余韵眼睛盯着茶几,下意识地向后退去。谁知一脚踩在了华剑雄的脚上,吓

了她一跳。她轻轻一声惊呼,赶紧抬头向华剑雄送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华剑雄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向旁边挪了两步,以免影响她们的工作。

谁知正聚精会神看着取景器的凌淑君柳眉一皱,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满地叹

了口气,手也放了下来。

华剑雄莫名其妙,不知是出了什么错。却见余韵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拉着他

的胳膊,伸手朝茶几上的文件指了指。华剑雄仔细一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

站的地方刚好在落地灯的光线范围内,在文件上留下了一片阴影。

华剑雄大窘,忙苦笑着向后退,谁知却又一脚踩在了余韵的脚上。余韵「啊

呀」一声轻呼,华剑雄忙一把搂住了她的柳腰。

余韵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脸上忽然飞起一丝红晕。她轻轻抚摸着华剑雄的胳

膊,贴近他的耳畔悄声说:「头儿,这里现在没你的事,要不然你……」说着眼

睛朝浴室的方向飞快地瞟了一眼,眼角露出一丝妩媚羞怯的小女儿态。

华剑雄闻言却心中大喜。余韵那无声的一瞥唤起了他埋藏在心底的欲望。他

的心立刻蠢蠢欲动了,坏坏地看了余韵一眼,意味深长地拍拍她纤秀的肩头,不

声不响地转身到浴室去了。

余韵随后跟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件肥大的男人浴袍和一双大号拖鞋。她麻利

地从柜子里找出一瓶紫罗兰颜色的浴盐,倒在浴缸里,随即打开了水龙头。

余韵细心地伸手试了试水龙头的水温,回过头温柔地拍拍华剑雄的脸,俏皮

地说了句:「乖乖的啊,自己照顾自己吧!」说完,急忙出了浴室,小心地关严

了门。

华剑雄先点着了一支烟,靠在洗脸池上惬意地喷云吐雾,心旷神怡地看着浴

缸里的热水冒着蒸汽慢慢地上升。这里虽然没有理惠那样细致入微的贴身服务,

却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抽完烟,他慢吞吞地脱去衣服,整整齐齐挂好,迈腿跨入了浴缸。

浸泡在温暖的热水里,呼吸着带着芬芳气息的蒸汽,华剑雄不由得回忆起第

一次来这里、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的情形。

想起余韵那妩媚的面容、成熟的风韵,还有自己当时急于撤退的狼狈样子,

不由得暗暗在心里笑了:「绝世风情,险些错过啊!」

不知为什么,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萧红那温文尔雅的精致面容。他和萧红

认识这么久,搭档了这么长的时间,虽然都已经对对方的身体熟悉得不能再熟

悉,但好像还从来没有一起洗过鸳鸯浴。而和这个余韵,只来了两次,就……

门无声地推开,打断了华剑雄的胡思乱想。余韵笑眯眯地走了进来。闻到屋

里的烟味,她下意识地耸了耸鼻子,雪白的纤纤玉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然后转

身打开橱柜,拿出一件雪白的绒布浴衣,背过身去,轻盈地脱掉了居家服,飞快

地穿上了浴衣。

余韵背着身子,背过手摘掉了胸罩,随手挂在柜橱里,又抬起一条腿伸手脱

去裤衩。一边脱一边说:「都弄好了,你放心,明天我就派人送出去。」

说完,她才意识到华剑雄一直没有动静。她随手把脱下来的碎花细棉布裤衩

扔在靠墙的梳妆台上,好奇地转过了头。

当她发现华剑雄一双眼睛瞪的圆圆的,正盯着她肥大的浴袍下摆时,马上羞

红了脸。慢慢地走到浴缸跟前,双肩一抖,羞怯地褪去了毛茸茸的浴衣。

她白嫩嫩的身子刚一露出来,华剑雄像只敏捷的猎豹,忽地从浴缸里窜了出

来,在余韵一声娇柔的惊叫中揽住她光溜溜的身体,把她拉入了浴缸之中。

余韵被华剑雄紧紧搂在怀里,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挣扎了两下,好不容易从

华剑雄胸前抬起头来。还没容她喘气,一张大嘴就迎了过来。一口就吻住了她的

樱桃小口。

两人在水中搂在一起,忘情地亲吻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余韵呼吸急促地推开华剑雄厚重的胸膛,深深地喘了

口气,绯红着脸颊娇羞地看了他一眼,郑重其事地柔声说:「萧姐今天上船了,

日星丸,三天后到香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