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四章 顾再同与汪追潮的合谋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四章 顾再同与汪追潮的合谋

妈妈自从沉沦后,顾再同越来越得意忘形,那晚顾再同与穿着礼服的妈妈去

了哪我还是不知道,顾再同根本没向我透露过口风,其实我是比较怀疑【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四章 顾再同与汪追潮的合谋顾再同背

后有某种力量的支撑。

「宇子,晚上一起吃饭去吧。」顾再同是把我当成了他交际的阶石,他实际

上是想跟我认识更多的。

「没空,你自己去吧。」我冷冷地说道。

「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我之间互相委曲求全都有过,不过貌似现

在是我占了上风才对。」顾再同见我对他语气冷漠,便面部冷笑,口气略带嘲讽

的说道。

「顾再同,你我之间的恩怨是能够化解的吗?」我现在恨不得揍死顾再同。

「宇子,不是我说你,你说你那么高贵冷艳的母亲,在家夜夜独守空房,我

只是帮你母亲解寂寞,哈哈,你爸爸放着这样的老婆在家,真是胆子大,极品尤

物啊……」顾再同无限感慨。

「顾再同,你夺我妈妈,绿我爸爸,毁我家庭,这种奇耻大辱仇恨我一定会

报。」我捏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是吗?」顾再同拿出一包香烟,点燃后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后说道「如果

你真有本是报仇你还会被我牵制住?怎么样,毒品的滋味还好吧,即使你不吸食

毒品,那母子相奸的照片如果被曝光你觉得会对你们家族名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顾再同非常阴险的说道。

「顾再同,你真他妈无耻,你个卑鄙小人。」我被顾再同气的紧紧的咬住牙

齿。

「宇子,听说你有个红颜知己叫修莉娜是不是啊?呵呵呵……」顾再同又对

我冷笑。

「顾再同,你他妈要敢对修莉娜下手,老子非扒了你的皮。」顾再同手机突

然响了起来,顾再同好像有点顾忌我在,跑出到房间,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汪

大少什么的,说完后,顾再同回来了,很快就离开了。

不知道顾再同是想要干什么,我现在发现,在这中物欲横流的社会中,顾再

同这种无耻的人真是能混得开。对于顾再同,我现在就怕真要收拾了他,那么他

与妈妈苟且的事,包括陷害我与妈妈「母子相奸」的事,万一被抖搂了出去,那

么,带来的负面影响是真的可怕的。

也不知道顾再同找汪追潮是干什么,难道顾再同还是有什么阴谋?

我提前来到了顾再同所说的酒店,并不是我害怕顾再同的威胁,更重要的是

我想知道顾再同到底是有什么想法或者阴谋,我悄悄将一个窃听器放在了桌子的

下面,使得整个屋子内人说话都能让我听到。

门打开的声音响了起来,脚步声接踵而至。

「一会人到了就开始上菜吧。啪」顾再同说完话,点燃打火机,应该是抽了

一根烟。

「好的,先生。」服务员关门离开了。

顾再同的手不断的敲击桌子,顾再同为什么会敲击桌子,从心理学角度上来

讲,顾再同这是焦虑、紧张而产生的外在表现,换句话说,顾再同为什么会紧张,

会焦虑,他心里在想什么,我现在能想象得到顾再同的内心是如何纠结,他应该

是在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可是顾再同与汪追潮会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顾再同香烟也是一根接一根,加上敲击桌子的声音,我想象的到,顾再同内

心在做什么样巨大的决定。

门再次想起来,只听见椅子挪动的声音,速度还挺快,应该是顾再同急急忙

忙的站起身,看来是汪追潮来了。

「您好,您等的客人来了,可以安排上菜了吗?」服务员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的好的,上菜吧」顾再同说完,直接又说道「汪大少,我的汪大少爷,

我可把您盼来了。实话说给您听吧,你要是再晚点来,我非得去你公司把你拉过

来了。」「顾再同,我忙着呢,有什么事说吧。」汪追潮说道。

「汪大少,您肯前来赴约,那就是对我莫大的鼓舞,来来来,我先敬你三杯。」

然后就听到了被子与钢化桌面碰撞的声音,再就是酒水倒入酒杯哗啦啦的声

音。

「顾再同,你这样我不喝多不好,你自己馋酒就自己喝呗,我酒就免了,最

近肝不舒服,我时间紧的很,你抓紧说正事。」搞不明白顾再同为什么把姿态放

的这么低,顾再同是有求于汪追潮吗?

「汪大少,你是生意人,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想开设一家综合会所,

需要投资,想拉你做股东。」「啪」打火机的声音又响起来,声音听起来慢悠悠

的,应该是汪追潮点燃香烟。

「顾再同,我根本没拿你当朋友。」汪追潮停了半晌,缓缓地说出后。

气氛瞬间到了冷点,顾再同也拿起火机,点燃香烟后,又将火机拿在手里玩,

拨弄了几下,似乎是想打破尴尬的气氛。

「呵呵,汪大少还真是心直口快,汪大少,你不拿我当朋友无非是我的家庭

对你没有无利,可你真的把宇子当成过朋友吗?」顾再同说道。

「人情往来嘛,本来就是互相利用,我借助宇子的力量,可宇子同样也要占

我的便宜,县官不如现管,毕竟是我爸爸的一亩三分地,你呢?一点利用价值没

有,家庭没有助力,我们不是同一类人物。」「汪大少,我之所以今天能来找你,

那就说明我有了跟你平起平坐的资本。」顾再同的语气里显得很自信。

「哦?那我倒想见识见识。」顾再同语气有些轻蔑他根本不相信顾再同。

「汪大少,我先想跟你说说我的会所目的。汪大少,如果会所成立,那那么

原始股东会有三个,你,我,宇子。」「嗯?宇子也会加入?我现在有点兴趣了。

说来听听。「顾再同扯出我,汪追潮还是看在我的面子或者应该说是我的背

景上开始接受了顾再同的提议。

「对会所是帮我们打关系网维护关系网甚至是发展关系网的一个综合娱乐会

所,因为正是在您爸爸的地盘上,你刚才也说了,县官不如现管,所以,这

件事,有必要跟你合作。我们所知道的会所大部分都是以嫩模给男人解压为主,

想必汪大少不会少去这些地方吧,当官的压力更大,不喜欢自己家的家花,也喜

欢去那些地方找个嫩模解压,我说的没错吧。

「嗯,没错。接着说。」汪追潮再次点燃一支香烟。

「你说那些官员在外面找嫩模,养小蜜那会不会冷落了家里的人妻呢?那么,

我们的会所就要走夫人路线,官员人妻的会所,如果我们专门为有钱有势的寂寞

人妻提供服务,再拿到她们的证据,或者用某种方式逼迫她们就范,例如吸毒、

赌博。女人思想上更不坚定,而且是长期睡在男人的身边,给男人吹吹枕边风,

我们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吧,有了这些还怕那些人不怪怪为我们办事吗?如

果操作得当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让诸位高贵的人妻夫人们坐台,专门伺候那些喜

好人妻的官员、衙内以及暴发户。」顾再同行云流水般说了出来,说完了后,屋

子里静悄悄的,我都差点怀疑是我的监听器出了什么故障,顾再同说的这一堆话,

用现在的网络语来说就是简直了,顾再同果然是一个腹黑的人,无耻到了极端,

无所不用其极。

汪追潮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啪啪啪」汪追潮拍了几下手掌,但是节奏很

慢,然后汪追潮缓缓地说道「顾再同,你说了这么多,说的好啊,说的比唱的也

好听,我就问你一句,我凭什么跟你合作,我完全可以自己搞起。」「哈哈,自

己搞得起为什么不自己搞?」顾再同来了一个反问。

「嗯?没想,我不是下三滥。」汪追潮说道。

「我来说吧,你还有宇子的身份只能算是扯虎皮拉大旗,吸引他们来到会所,

但是真正能够做到这么无耻的只有我。」「我觉得太过于冒险,如果被人所知,

你我将万劫不复。」汪追潮还是有些担心。

「富贵险中求,利益与风险从来都是并存的。」「好,顾再同,那我凭什么

相信你能做成这件事?这件事往小处说,只是正常的人妻出轨罢了,要往大了说,

那就是密谋控制政治势力,这绝对是不可触碰的禁线。」「我要的就是能够获得

更大的权势,更多的财富。」顾再同野心毕露,令我也有些震惊。

「我是市委书记公子,基本上属于可以横着走的人物,要财富,我可以利用

权势获得巨额财富,我为什么要以身犯险?」汪追潮缺一个让他能够下决心的理

由。

「汪大少,第一次与你认识,你见了宇子为什么还有些阿谀奉承?当你尽管

你对我是那样的态度,可我还是接受了,我就暗自下决心,不能让人低看我一眼。

同样道理,在您的一亩三分地你还得要奉承这有些人,说明还是不够强。

「顾再同显得野心勃勃。

汪追潮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顺势而下的台阶,可是汪追潮还是有些担忧的说

道「我还是有些担心……」「撑死大胆的,饿死胆小的。当断不断不是好汉,当

绝不绝不是豪杰,汪大少,我……」顾再同的话还没说完,手机突然响了,只听

到顾再同说李阿姨,嗯,啊的,至于妈妈说的什么内容我没听到。妈妈为什么会

给顾再同打电话呢?会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

汪追潮听到了顾再同打电话,沉思了一会,恐怕是想到了那天晚上吃饭,妈

妈进来的时候,一屋子的人迅速起身,慢腾腾起来的只有我跟顾再同,这种细微

的动作是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说明顾再同根本没畏惧妈妈的权势,或者说是跟

妈妈已经熟到了一种地步上。

汪追潮点燃了一支烟,慢慢腾腾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说道「是李书记吗?」

顾再同点了点头说「是。」「你跟李书记挺熟啊!」汪追潮说道。

「还可以吧!」顾再同说道。

「李书记长的够意思啊,你看宇子都那么大了,还不显老,整天穿裙子,美

腿比起少女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小顾,是吧。」汪追潮的话肯定若有所指。

「当然,而且我最喜欢玩这种贵妇。你说如果让这种贵妇在会所坐台,专服

侍喜欢这种贵妇的富二代官二代怎么样呢?」顾再同玩味的说道。

「屁话,人家可是省委书记夫人,也就你能做这种梦了,就是做梦卖破烂,

也轮不到你收。」汪追潮的话里有些冷嘲热讽。

顾再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汪大少,李书记在下面等我了,有点事找,我先走了。」顾再同起身便要

离开。

汪追潮突然拦住顾再同,看着窗户外面楼下停的车,对顾再同说道「李书记

不上来坐坐吗?」汪追潮的语气并不是询问,好像是想让顾再同证明什么一样。

顾再同会意,电话拿起来,又给妈妈打电话「李书记,我正在吃饭呢,一块

上来吧。没外人。」果不其然,妈妈从车上下来,走入了酒店内。妈妈可能以为

是我与顾再同在吃饭,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拒绝。

房间内又传出声音来,是汪追【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四章 顾再同与汪追潮的合谋潮说话。「小顾,你猜猜李书记会穿什么颜色

的内裤胸罩呢?」「汪大少,什么颜色的内衣内裤我倒猜不出来,我能够猜出来

的就是李书记穿的丝袜肯定是烂的。」「怎么可能,不过,如果你能证明李书记

的丝袜是烂的,那么我们合作的事就会大跨步的向前发展。」

妈妈打扮的并不是十分耀眼,但依旧挡不住魅力。一身淡粉偏白的套装,短

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加夺目,配上那双和套装同样颜色的

高跟鞋,高高盘起的发髻,容貌气质无可挑剔。

门响了,顾再同起身打开门,高跟鞋的声音在房间想起,随后就是妈妈的声

音。

「小顾,你跟小宇……」妈妈的话戛然而止,随后又说道「追潮,你也在啊。」

「是,是,李阿姨,你好。」汪追潮说道。

「小顾,我先走了,你们玩吧,我想找小宇。」妈妈说着就要离开。

顾再同迅速的跑到妈妈的身边,跟妈妈说道「李阿姨,小宇一会就来,等会

吧。」妈妈虽然口中拒绝,但是我明显听到了椅子搬动的声音,妈妈应该是在顾

再同的要求下留在了包间里。

场面变得安静了许多,三人在一个房间,又没有共同的话题,怎么可能不安

静呢?

顾再同起身,走到妈妈的身边,跟妈妈说道「李阿姨,给你倒点茶喝。」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小心倒外面了,我擦擦。」顾再同趁倒水将水倒

在外面,故意找借口在妈妈身边逗留。

「啪」一声,被子碎的声音。

「小顾,别弄了,别割伤手。」妈妈说道。

「我太紧张了。」顾再同虽然这么说,可是语气中根本没有紧张的意思,而

汪追潮赶紧起身出门去叫服务员,因为之前顾再同与汪追潮要谈私密事就把服务

员赶出去了。

「李阿姨这身真漂亮啊!」顾再同感慨道。

「小顾,你的手别乱摸,一会汪追潮进来看到就糟了。」妈妈有些担心,因

为此刻顾再同的手正放在妈妈的丝袜玉腿上明目张胆的侵略着妈妈。

「李阿姨,你的膝盖处怎么有些青肿?」顾再同明知故问。

「还不是赖你,就喜欢让我跪着。」妈妈无不幽怨的说到。

「那你喜欢吗?」顾再同征服感爆棚。

「喜欢,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小顾你也很用心,很多小细节都能注意到,

所以我才会更加喜欢你!」妈妈在顾再同面前已经变得毫无羞耻。令我奇怪的是

妈妈说的小细节是什么意思呢?

「小顾,你说那天小宇打你的时候他会发现我们的事吗?」妈妈担心的询问。

「什么事?我操你的事吗?」顾再同说道。

「讨厌,讲话别那么粗鲁。」妈妈说道。

「你是想被他发现还是不想被发现呢?」顾再同问道,然后又说道「李阿姨,

其实有件事没告诉你,那天晚上我们拍完照后,我又回去了一次那个我们缠绵的

废弃工地,当时走得急,手铐,那晚你穿的百褶裙,被我操烂的丝袜全部都没有

了,那么荒芜的地方肯定不会有人去,最可能的就是小宇跟踪我们。」听完话妈

妈有些沉默。

「嘶」的一声传出来,随后,妈妈惊呼「小顾,你怎么把我丝袜撕破了?」

「撕裂风性感!」顾再同对妈妈说了一句,然后听到了椅子挪动的声音,妈

妈起身去厕所,应该是去换丝袜去了,出于社交礼仪,妈妈的包里肯定会放着备

用的丝袜,以防止抽丝便于更换。

妈妈刚进卫生间的那一刻,汪追潮也推门进来了,身后的服务员迅速跑到碎

片处打扫了碎片。

汪追潮轻声问道「人呢?」「去厕所了。」顾再同说到。

汪追潮好像明白了什么,嘿嘿的笑了几声。

过了一会,妈妈出来了,看到跟顾再同跟汪追潮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便说道「小顾,小汪,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或许是妈妈觉得有些尴尬,所以

不好意思再呆下去。

妈妈刚离开,顾再同便变去了厕所,从厕所出来后,对汪追潮说道「汪大少,

看看,还带着体温的丝袜,可惜喽,就是被撕碎了。」顾再同打趣的说道,语气

十分轻佻。

「这丝袜,这么轻薄性感,还是穿在李书记的腿上才显得更加有魅力!」汪

追潮说道。

「汪大少,给你在看点更精彩的。」顾再同说完,飞速的跑去楼下。

此刻的妈妈正要上车,妈妈换了一双黑色的丝袜,虽然性感却有些风尘气息。

露天的停车场上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顾再同喊了妈妈一声,妈妈站住没上

车,回过头来,顾再同迅速跑到了妈妈的身边,伸手摸了妈妈的屁股一下,然后

顾再同又跟妈妈说着什么,只是声音太小,我根本听不到。接着顾再同又将手伸

到了妈妈的裙子里,或许是摸妈妈的丝袜玉腿或许是用手探向了妈妈的私处,妈

妈这才伸手打了顾再同一下,可能是觉得在公共场合有点不合时宜不应该任由顾

再同打闹。

顾再同一下抓住妈妈的手,一把将妈妈拉近怀里,胸膛贴住妈妈的后背,在

妈妈的胸前抓了几把,屁股来回推动几下,模仿出做爱时候的动作,随后,妈妈

挣脱开,娇羞的上了车开走了。

顾再同看着远处消失的车尾灯,才慢慢的回到了房间。

我现在,就像一个被扒光衣服的小丑,脸已经丢尽了,妈妈在与顾再同调情

打闹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身份地位?也不替家人想一想吗?我现在觉得自

己没有丝毫的尊严。

顾再同回到房间,汪追潮直接就来了一句「哥们,牛啊。」顾再同非常的得

意,慢慢的说道「汪大少,如果你想,你也可以。」汪追潮呵呵笑了两声「我还

是喜欢玩嫩模,但是这种贵妇,想必玩起来也是十分带劲的。」汪追潮的话外意

还是想体验一下操我妈妈的感觉,甚至有可能是在顾再同的调教授意下妈妈回去

主动勾引汪追潮。

我此刻更加觉得无助,顾再同手里的筹码越大,我的输的可能性越多。我越

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无助了。

突然想到,顾再同为什么会轻易的把他跟汪追潮的密会地点告诉我呢?为什

么会让我这么方便的安装窃听,除了想让我知道他们的计划外,更多的可能是想

让我明白妈妈已经觉察了我知道她与顾再同之间的事,或许之前妈妈告诉我她跟

爸爸协议离婚已经就是在为今天铺垫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