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偷情小说

【女友嘉莉-出轨的交换】(特别篇)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1次

【女友嘉莉-出轨的交换】(特别篇)

嘉莉步入酒店房间的一刻,完完全全的傻了眼。她根本无法想像,竟然会在

此时﹑此刻﹑在这一个地方里会遇上那一位男生。

夏凌峰……嘉莉的儿时玩伴。

在面对校园女神-朱紫薇的挑战之下,竟然还同时遇上了另一个令她感到难

为的人物。

与凌峰过去的种种事情,在嘉莉的脑海里有如幻灯片片段般的一幕一幕地重

现.

虽然她努力地强装镇静,尽量不让同行的男友发现. 但没有被男友牵着的手

还是不自觉地发抖。

「你好。」凌峰主动向嘉莉的男友问好。然而他的视线却一直紧盯在嘉莉的

脸上。

「啊,你好。」男友回应凌峰的同时,嘉莉双腿都软了。

朱紫薇替嘉莉和他男友斟了两杯红酒,三人轻轻碰杯。

嘉莉发抖的手实在拿不稳酒杯,酒杯从她的手指间垂直滑下。朱紫薇反应够

快,把跌下的酒杯接住了,可是大半杯的红酒却已经全倒在嘉莉的身上。

「我去一下洗手间. 」嘉莉向男友说,然后立即逃进了洗手间之内。

小心翼翼地关上洗手间的门……

「呼……」嘉莉这才敢於呼出一口大气。

气氛太可怕了……嘉莉的心里并不踏实,一双脚掌底下翻涌着虚虚浮浮的感

觉,心口之中像是缺少了一块似的空虚……

如果可以的话,嘉莉打算今夜一直躲在洗手间里面不再出来……

可是,接下来房间里出现的声音,更加使嘉莉感到不可置信!

「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女性的声音大叫。

这声音是…小桃?!

【女友嘉莉-出轨的交换】(特别篇)

房间里突然出现好友小桃的声音,使嘉莉觉得自己到底是否身处在恶梦之中!

她尝试搓自己的脸颊……是痛的。

外面一直在吵吵闹闹,嘉莉伸出双手用力地掩盖自己的耳朵。

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不要再说了!

「你说谎!你还说没有对不起嘉莉姊!」可是,小桃尖锐的声音还是刺进了

嘉莉的耳朵里……

「我……」男友显得欲言又止,似乎是被小桃迫得紧了。

小桃的性格嘉莉清楚得很,这时候男友是无法解决的……

「不要!说什么也不要!要我做对不起嘉莉姊的事,我死也不要!」小桃在

外面大声地叫嚷。

闭上眼睛,吸了一口大气,嘉莉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如果……我同意呢?」嘉莉说.

「不可以!不……呃,嘉莉姊?!」小桃讶异地看着突然从洗手间里步出的

嘉莉。

「小桃,如果是你的话,可以啊!」嘉莉勉力地向小桃挤出微笑说.

「不可以!太……太狡猾了!太奸诈了!嘉莉姊是坏蛋!」小桃一边大叫,

一边冲出大门离去。

面对小桃的指责,嘉莉无言以对。

虽然往后似乎会相当麻烦,但眼下的问题少了一个,也总是好的。

离开了「安全的洗手间」的嘉莉立即心思乱转. 直至男友的身影突然在自己

的眼前奔过,并追逐着小桃离开了房间. 嘉莉才意识到自己仍然站在这房间里的

身份非常尴尬。

「呃……」单独面对着朱紫薇和凌峰,嘉莉的心里虽然感到怯意,但她知道

现在不再是退缩的时候。而且男友已经离开,自己的肩膀上反而少了一分负担。

「阿峰。」嘉莉终於开口向儿时玩伴打招呼。

「嗯,很久没见呢,嘉莉。」凌峰微笑着的回应。

「啊?你们早就认识了?」朱紫薇说.

「我们的事,不用你管。」嘉莉不自觉地对她说出了狠话。

************

从朱紫薇的房间离开,去到了朱紫薇的房间……有句子好像有语病吧?在这

突如其来的状况下,嘉莉的思考逻辑都全被打乱了。

强装着镇静,拉着儿时玩伴离开那一个房间﹑尽快远离那一个女人,无疑是

当时的最佳选项。但离开以后到底应该怎样做?嘉莉却完全没有想过.

嘉莉的意识只是想尽快远地那一个女人-那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

男友追着小桃离开,那一刻嘉莉感到安心。但在他离开了房间之后,嘉莉才

发觉自己竟然是被他遗下的一个。

交换……

自己为甚么会答应这种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嘉莉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明明

是自己深爱的男友,明明是不想﹑亦不可能与不认识的男人亲热……明明知道男

友的心里一直喜欢着那个女人……

为了完成他的梦想?也许这就是原因吧?

不过,这样将责任全部都推给男友,嘉莉也觉得自己未免太狡猾了。之前一

次的交换实在输得太惨,竟然被说成「没趣的女人」!要说自己完全没有卷土重

来的野心,那是自欺欺人。

嘉莉知道自己心里潜藏着这一种不服输的性格,虽然一直以来都掩饰得很好,

但能够欺骗别人的部份却不可能欺骗自己。就像因为好友雅茵开始了谈恋爱之后,

自己才会勇於主动接近自己所心仪的对象一样。

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再可以输的本来就不多。但是,想不到

……对方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

「嘉莉,可以开始了吗?」儿时玩伴-凌峰就坐在自己的旁边。

嘉莉将脸转向儿时玩伴的脸上……朱紫薇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与凌峰之间的关

系,所以这「意料之外」只是一个纯粹的巧合。但偏偏「交换」的对象是凌峰和

小桃二人,接连两个的巧合,就未免太使人不知所措了!

儿时玩伴的脸逐渐靠近……小时候的记忆再次慢慢苏醒。

嘴唇被柔软的触感轻压,男人的气味钻进鼻腔…属於另一个男人的气味!

被他吻了?!这时才意识到事实的嘉莉身体震动了一下。

嘴唇被温柔的吻住,他的两片嘴唇轻柔地﹑非常珍惜地在自己的唇瓣上缓缓

廝磨。男人轻闭着双眼,脸上的表情专注﹑投入,使嘉莉这时候竟然觉得退开未

免太失礼了……

可是,嘉莉根本没有与凌峰接吻的心理准备!

如果对象是天使女生的男友,或是其他不认识的男生,这都罢了。可是,对

象是自己认识的人,却不是这么简单。从行为上看是一样的,但在心里的感觉却

完全不一样啊!

而且…这个人是…凌峰……

不论男女,在成长中也经历过一段青涩的青春期。也有过一段段懵懵懂懂的

恋爱单思,对象可能是同班的某同学﹑某一位年轻的教师﹑也可能是某个偶像明

星。长大之后回想,那当然不是所谓「恋爱」的那一回事,但那一段青涩的儿时

回忆,却还是一直留在脑海中记忆里的深处。

小时候的嘉莉不理解妈妈为甚么不把自己带进菜市场,还让她自己一个人留

在公园里玩耍。而那一个不识趣的男生,还每一天都故意跑来惹自己生气,又替

自己乱改花名。要说是讨厌的话,当时是非常讨厌他的。

但有一天,在公园里,看不见那一个烦人的男孩身影……嘉莉忽然就感觉到

很寂寞﹑很想念那一个男生﹑很想和他玩耍。

那时候,凌峰,就成为了嘉莉的单思对象……

往后的一段日子,凌峰照常出现在公园,也照常地惹嘉莉生气。但那一段日

子对嘉莉而言,是一段值得记住的愉快时光。

随着长大,嘉莉变得能够进入菜市场帮忙,而不再到公园里玩耍。那所谓的

单思也就如此告一段落。直到那一张「合成照」的事件……两人才再有那么一点

点的交流。不过以嘉莉而言,对凌峰的那一种感情早已经不是那一回事了,而且

自己亦有了其他喜欢的对象……

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不在乎这一个儿时玩伴了。但是﹑这一吻……竟然勾

起了那一股懵懂的少女心?

明明已经有了喜欢的男友,明明对方声称是小桃的男友,明明这是朱紫薇的

圈套!

嘉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与凌峰舌吻了……湿润的舌头在互相交缠,

四片嘴唇在互相寻求热情回忆般不断廝磨,嗞嗞的声音充满着色情的意味。嘉莉

很清楚,这已经是超出了友谊上的接吻。

背后的拉链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连身裙的上摆早就失去掩盖身体的功用,

软摊摊的散落上嘉莉的腰间. 胸罩背后的扣子亦已经被松开,松脱的肩带无力地

悬挂在她不可靠的小肩膀上,仅仅维持着视觉上的遮蔽作用。凌峰的右手早已经

潜进了胸罩之内,手掌心包围着整个小巧的胸脯,正进行着小幅度的按压推捏…

暖热的大手直接触摸着自己的胸脯,先前竟然毫无自觉?嘉莉实在感到不可

置信!虽然自己一直不宣於口,但嘉莉对自己的胸脯实在缺乏信心,即使在男友

面前也会在意着尽可能避免让他直接目睹,又更何被其他男人直接触碰而不自觉?!

嘉莉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变坏了……现在﹑在这里发生的﹑这件事﹑这个人,

并不是自己。

「嗯啊……」可是,当意识到之后,就无法当作没有一回事了。胸脯被陌生

的手所触摸的羞耻感,来自乳首被挑逗得那如被电击般麻麻痒痒的快感,都实实

在在地刺激着嘉莉的身体和情感。

听到了嘉莉的轻喘,凌峰像是得到了鼓励般加紧对嘉莉进行攻势,他轻轻将

嘉莉的头仰起,舌头不断在嘉莉的口腔里翻弄;手掌也加大了对胸脯搓揉的力度,

并稍稍用力地将碍事的胸罩拉低。

胸罩的肩带沿着手臂徐徐滑下,嘉莉的手臂稍稍缩起,让胸罩完全脱离……

胸罩这东西,在没有女方配合之下是一件难以脱落的衣物。而「让他脱掉胸

罩」,就是意味着自己的身和心都已经允许了这一个男人……嘉莉的思考比身体

的反应慢了一个拍子,胸罩已经远在自己无法触手之处了。

这样的事实,使嘉莉对自己的信心完全崩溃。不情愿的﹑或是被强暴﹑或是

像上次那般作出有条件的交换,在那样的情况还可以说服自己是「不愿意」的。

但是如果是由自己配合着脱掉胸罩,这在於感情上的贞忠而言,已经是被夺

取而宣告沦陷了……

嘉莉感到非常惭愧,自己已经变成了不忠的女人……她觉得愧对了自己的爱

情。她希望惩罚不忠的自己,让男友离开,让自己沦落成一个不值得他爱﹑甚至

不值得他同情的女人……

嘉莉将重心后移,让自己躺在了富有弹性的睡床上。凌峰的身体跟随着覆盖

到自己的身上,并再次吻住自己的嘴唇……嘉莉知道,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凌峰的手沿着嘉莉平坦的身体潜进了连身裙的下摆,在没有遭遇抵抗之下直

接触摸在那白色小布上,手指轻柔地来回轻抚,像是要亲手探究着包裹在其中的

神秘地带的全貌般仔细抚摸。

「嗯…呜唔……」嘉莉的身体被刺激得产生剧烈的震动,但碍於嘴巴被堵塞

而无法发出声音。

凌峰的手指十分灵巧,嘉莉看到凌峰的手指在自己的内裤上做出令人联想到

小提琴乐师演奏时按弦的跳动。那一种看似轻柔但却又能够实在地感受到每一下

碰触的实感的抚摸,使嘉莉的思考陷於混乱.

理智被快感所完全攻陷而变成一片空白,嘉莉的下半身激烈的往半空中跳动,

一股湿热的暖流从身体中奔流而出……

「嗄啊~嗄啊~啜啊……」嘉莉被刺激得高潮了的身体软摊在床上,胸口随

着呼吸大幅度地起伏,眼眶中也变得一片朦朦胧胧的。

这时候,凌峰并没有进一步的抢攻,反而侧睡在嘉莉的旁边,双眼凝视着她

的脸,一手从她的背后拥抱住她的小腰,另一手则在她平坦的身体上怜惜般轻轻

的来回细抚。

「呼嗄…呼嗄…嗄啊……嗯啊……」高潮过后被抚弄的身体变得更敏感,凌

峰的指尖像是充电的仪器般不断刺激着嘉莉的身体,使她无法从高潮的余韵中脱

离. 凌峰在她身上这一浪又一浪的爱抚,彷彿又快要将她再一次送向高潮……

「峰…嗯啊……停﹑停一下…」嘉莉不禁发出求饶的说话。

「嗯?」嘉莉这才发现,凌峰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脸。

「让…让我先脱掉……」嘉莉别开了脸。

「啊~抱歉啦。」凌峰从嘉莉的身旁坐了起来,将她的连身裙从双腿上褪下,

并伸手到白色的内裤边缘,将内裤勾住并从嘉莉白晢幼细的双腿上褪下。

嘉莉看到自己的内裤湿成了像是刚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的模样,脸上害羞得变

成红彤彤的一片。换着是男友,这时候也许会说『嘉莉你的身体真是敏感呢』或

是更直接地说『很湿呢~』这一类使嘉莉变得更害羞的说话。当然,嘉莉知道这

是情侣间的调戏,但会害羞的还是会感觉到害羞啊!

嘉莉已经做好了凌峰将会说出类似的羞辱说话的心理准备……

嘉莉看到凌峰打开了自己的双腿,在她的两腿之间的床铺上已经湿成了一片

深灰色……

好羞!啊啊~好想死!嘉莉双手掩脸并在心里大叫。

然而,嘉莉所等待着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凌峰没有说出半句话,只是将脸移

到嘉莉的两腿之间,并轻轻亲吻她粉嫩的敏感部份。

「啊!那﹑哎~~」嘉莉还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身体最敏感部位就已经被他

所攻佔了!

凌峰的手臂压在嘉莉的大腿上,双手姆指在粉穴旁边将花瓣往外拉开. 一股

暖流立刻从花芯的中间喷射而出,洒在他的口鼻上。但他毫不在意地将嘴唇再次

吻住了花芯,并发出了一声吸啜的巨响……

「啊啊~~~!」嘉莉的身体再次挺起和抖动,几道激流射向凌峰的脸上,

水流沿着他的下巴泻下,滴落在睡床上发出嘀嘀嗒嗒的声音……

这一次,凌峰并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将舌头钻进了嘉莉的花芯。

被男友亲吻小穴的经历,嘉莉是有过了。但是这样子确切地感受到身体正被

舌头入侵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不同於肉棒,舌头是灵巧而湿滑的。而且舌头比肉棒短小得多,即使被插入

在小穴中,也无法获得「被填满」的感觉,反而那缠绕般的痲痺感,更加刺激了

渴望被插得更深的性欲……

「啊~嗯啊~~啊啊~~~」嘉莉已经无法发出阻止的声音,只能双手乱抓

凌峰的发根,双腿在他的背上无力地乱踢……

嘉莉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的同时,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嘉莉的身体再次产生剧烈的扭动,花芯喷

洒出大量的暖流,使凌峰的脸和上衣全都湿透……

嘉莉身体的反应远远超过凌峰的预期,他也不禁一刹那间呆住了。

「嗄啊~嗄啊~嗄啊~嗄啊…」嘉莉无力地软摊在床上喘息,粉色的小穴里

仍然不停地一点一点的冒出流水。

凌峰在嘉莉的身上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如果说事前凌峰只是对这一个儿

时玩伴的身体抱有「一见庐山」的心态,或只是为了满足儿时的梦想而企图在嘉

莉的身体上留下一个属於自己的烙印。但现在的这一刻,凌峰是确切地喜欢上嘉

莉这一副敏感的身体了!

想佔有﹑想拥有,如果是我,一定会比那一个男人好!

凌峰脱下了湿透的上衣,解下皮带,松开裤头……

嘉莉无力地目视着凌峰的这一连串行动,像是已被判决的囚犯般等待着被他

执行刑罚……

刑罚是:一杆到底的插入。

「啊啊~!!!」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处於多次高潮过后的极敏感时刻,被毫

不留情地粗犷野蛮的一插到底。

快感像是要突破天灵盖般猛烈地往头壳上冲,嘉莉的脑袋里失去了一切的思

考能力,四肢不受控制地发生抽搐……死…也许会死…会死…绝对会死……

嘉莉的双眼看着白茫茫的天花,脑子里也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身体彷彿陷入

了冰雪之中般寒冷。但是一股温暖的感觉却又突然包围着自己的身体般﹑包容着

﹑保护着……陌生的男人的粗犷的味道钻入鼻腔,唤醒差点到达了彼岸的嘉莉。

凌峰赤裸的身体覆盖在自己的身上,身体里正被明显的异物所贯穿。但他并

没有持续地侵犯自己的身体…不,这样说并不正确,他是确实的入侵了,却并没

有对她的身体进行抽插。

凌峰只是拥抱着嘉莉的身体,缓缓地细细地不断亲吻着嘉莉吹弹可破的细嫩

脸颊.

「……峰?」嘉莉终於能够说话。

听到嘉莉的声音,凌峰稍稍抬起前臂,让自己的脸面对着嘉莉的脸。

「很美…」凌峰说. 「…嘉莉,我终於拥有你了。」他说着将嘴唇往嘉莉的

嘴唇上吻去。

柔软的嘴唇再次被碰触﹑亲吻﹑吸啜……回应着吻的同时,嘉莉的眼眶滑下

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男友的叱骂她的脸,在她的脑海中闪过.

「不﹑不行!」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嘉莉将凌峰的上半身推高。「啊~!」

但这同时使连系着二人身体的部份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突然的刺激使嘉莉的身体再次变得软弱无力,凌峰则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继

续凝视着嘉莉的脸。

直至刚才都很顺利,为何嘉莉会突然反抗?凌峰不解。

「峰…」别开了脸的嘉莉无力地唤着他的名字。

「怎么…?」

「可以答应我吗?」嘉莉说.

「嗯?」

於凌峰来说,其实他大可以就这样继续侵犯嘉莉。不管他的「女神」朱紫薇

的「交换」是否成立,反正他已经插入嘉莉的体内了。凌峰没有听从嘉莉的理由,

但现在的凌峰却并不满足於只在此刻拥有嘉莉,他渴望自己与嘉莉的关系能够更

进一步。尽管在他的心里「女神」的位置是无人能及的第一名,但在第二名的位

置上,他希望能够填上嘉莉的名字。

也许这样很自私。但是,他希望佔有的不单止是嘉莉的身体,而是包括她的

心。

嘉莉的目光转向床头柜前的位置,那里放有一盒由女神亲手交到他手上的安

全套。

「可以啊。」凌峰说着,将肉棒从嘉莉的身体里拔出。

「啊~」嘉莉敏感的身体震动了一下,一道透明的水柱随着凌峰退出的肉棒

喷射而出,使凌峰的两腿之间完全被沾湿。

太有趣了,太可爱了!嘉莉的这身体!

凌峰压抑着心里想大声欢呼的兴奋,尽量维持着表面上的镇静.

可是,因兴奋和紧张感的手却不太听他使唤。拆开保险套的包装鍚纸,竟然

失手了好几次。而第一次套上保险套的时候,也竟然戴反了!自己竟然在嘉莉的

面前犯上了这些菜鸟新手才会犯下的过错!凌峰觉得自己实在太丢脸子了,但嘉

莉却似乎并完全没有在意。

凌峰套好了安全套,再次走近嘉莉的两腿之间. 嘉莉也配合着他而张开双腿,

将大腿挂在他的腰间. 完全坚挺的肉棒﹑涨成饱满球状的龟头已经准备好再次进

入嘉莉的身体. 而嘉莉的粉嫩小穴也因已经被插入过而扩张成一个小圆洞,洞内

亦已经注满了充份的湿润,身体内部明显发出期待着被插入的讯号。

与刚才等待着被判刑般的感觉并不一样。嘉莉觉得自己……竟然有点期待。

那是男女之间的情欲. 既不是强奸犯和受害者,也不是罪犯与执行者。那是

最原始﹑最基础在男与女之间所发生的性。

我…喜欢凌峰吗?嘉莉向自己质问。

『喜欢唷!』小时候的嘉莉回答。

不……我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我了。另一个嘉莉否定了答案。

『我喜欢的是打令。』嘉莉内心里的另一个嘉莉回答。

没错,嘉莉喜欢的仍然是她的男友。虽然…她的身体现在正渴求着凌峰。

不过,那也许只是凌峰的技巧比自己的男友较好而已。嘉莉的心里如此判定。

在两次的「交换」惨败之后,嘉莉知道朱紫薇在取悦男性方面的技巧比自己

厉害得多。这没办法,嘉莉与男友交往之前仍然是一个处女,在这方面显得不成

熟也实在是无话可说.

如果,在这方面更加努力学习…也许……

有机会胜过那女人!

嘉莉的心中大吼,双眼的神彩也突然变得晶亮。

「呃…嘉莉?」一直注视着她的凌峰感觉到这一种突然的变化。

「峰!来吧,多教我一点做爱的本事!」嘉莉双目坚定地说.

「啊?嗯…这样啊…」凌峰虽然对这样的变化感觉到有点不高兴,但身体还

是正直的反应了过去。凌峰戴着保险套的肉棒,再次一插到底。

「啊嗯~~」嘉莉发出强行忍耐着痛苦般的声音。但这一种声音,却往往更

能够勾引出男人的欲望!

与刚才脑子里变得完全一片空白不同,嘉莉这一次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肉棒在

身体进行物理上的侵入,也能够确切地感受到身体里被冲开的快感。

然而,凌峰依旧是把肉棒停留在嘉莉阴道的深处,不予以任何的动作。

「……峰?」嘉莉对凌峰的行动感到奇怪。

男友在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往往便会开始进行抽插。嘉莉并不理解凌峰为何

只是保持停留。

凌峰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让身体覆盖在嘉莉的身上,并以极接近的距离

凝视着嘉莉的双眼。

「…为甚…唔!」凌峰以嘴唇阻止了嘉莉说话,并以舌头粗暴地直接入侵嘉

莉的嘴巴。

再一次被吻…而且被吻得这么深!

他并不着重於身体上的欲望﹑没有执着於解放性欲的抽插,彷彿是在我的身

上正在寻求着其他的东西……

他寻求的是甚么?

他吻着我……他渴求着吻?是我的吻吗?渴求着爱?难道……渴求着的…是

我的爱?

嘉莉的理智再次开始动摇……

男女间的性行为,理应是建基於爱。但是现在自己正在与他发生没有爱的性

行为。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发生性行为,理应感到嫌恶才是。但自己的身体却没有

感到厌恶…甚至……我在期待他用力的抽插我。

嘉莉再次对自己感到失望。

沉沦吧……我已经配不起打令了。

嘉莉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抱紧凌峰的头,激烈地回应他的吻。

终於得到了嘉莉的接受,凌峰开了对嘉莉的身体进行抽插……

「唔唔~唔啊~唔唔!」嘉莉反过来渴求着凌峰的吻般紧紧地吸啜着凌峰的

嘴唇。

而凌峰也回应着嘉莉的身体对自己的渴求,吻她﹑抚摸她﹑深入地抽插她﹑

尽一切能力去满足她……

嘉莉敏感的身体反应着他的每一次抽插,阴道内相隔一段短时间就发生一次

小规模的高潮性抽搐,而这抽搐发生的次数亦随着凌峰抽插的动作加快而变得更

频繁。

嘉莉的思绪早就快感所攻侵得乱成一团,抽插着自己身体的到底是谁,这个

人自己是喜欢还是讨厌?她都已经无法分辨了。她只知道肉棒继续冲刺着自己的

身体,一波又一波高涨的情欲使她已经飞上了天际. 只要继续做下去﹑就能够飞

得更高更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咬紧牙关作最后冲刺的凌峰终

於放松地大叫了一声。

啪嗒啪嗒啪嗒……激烈的喷发即使发生在嘉莉的体内也能够清楚的听见。

「啊啊————-」被凌峰的最后冲刺顶进了最终乐园的嘉莉四肢向外极力

扩展,平坦的白晢的肚子中彷彿有甚么快要从里面破壳而出般向上的挺举,一波

又一波的快感有如海浪般连棉不绝地涌向脑中,理智的波堤都被完全淹没………

猛烈射精后变得脱力的凌峰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角色。他仍然紧紧的拥抱着﹑

轻抚着嘉莉高潮过后变得敏感的身体. 像是使她不会从朦胧的高空中一下子就跌

回到现实的地表上。给她温柔的吻,给她轻度的爱抚,给她恰到好处的抱拥和牵

手……

「……峰。」有如一对小情人般,嘉莉将脸埋在他赤裸的胸前低语.

「嗯?」凌峰低头轻吻了嘉莉的额角。

「也许…我会跟他分手。」嘉莉说.

「嗯。」凌峰轻轻的点头.

凌峰的心里感到欣然。虽然他的「女神」没有直接说出口,但以凌峰观察她

这一次的「反常行为」而言,「女神」大概是看上了嘉莉的男友吧?所以如果导

致了嘉莉和她的男友分手的话,他自己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再者,如果嘉莉将

情感都转投到自己的身上,他的这一次行动实在是称得上完美﹑完满了!

「那么,以后就由我…」

「不…」嘉莉在他的胸前抬起了脸,凝望他的双眼。「就算这样,我也暂时

没有再谈恋爱的打算了。」嘉莉说.

「呃…可是…」

「峰,我的心还很乱…」嘉莉的双眼变得湿润起来。

的确……要嘉莉突然离开男友,再转投向自己的怀抱是很困难的。这时候自

己应该要多给予她一点时间,尽可能更温柔地对待她,要让她发现自己更多的好

处。同时,也要给予他男友一些刺激,从两个方向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凌峰

在心里盘算。

而从情欲的高处回到地面上的嘉莉亦已经变得稍为清醒,她已经理解到自己

曾经身心出轨的事实,并希望尽快与凌峰釐清这一段关系.

「好吧,我不会迫你选择。」凌峰低头轻吻了嘉莉的嘴唇一下。

「峰…」嘉莉圆睁着的双眼一直凝视着凌峰的双眼。

凌峰伸手轻轻逗起嘉莉的下巴,再次让嘴唇靠近。

「峰,这样很奇怪啊。」在嘴唇相距不到几微米之前,嘉莉突然说出这样的

话。

「奇…怪?」凌峰感到疑惑,脸也稍稍后退了。

「我们不是情侣关系,接吻不会很奇怪吗?」嘉莉说.

「奇怪?」凌峰差点笑出声来。我们都做过爱了,接吻还有甚么好奇怪的?

不过,为了要在嘉莉的心中把今天变成美好的回忆,凌峰忍耐着没有嘲笑嘉

莉肤浅的想法。

「可是,你刚才拜託我教导你更多性爱的事情吧?要反口不认帐吗?」凌峰

说.

「不是这样!我希望你教导我更多……虽然这样很狡猾,但是我很希望你能

够继续教导我。」嘉莉说.

「可是接吻是性爱的其中一环啊!」凌峰不耐烦地皱着眉说.

「不…除了接吻之外…」嘉莉的眼神沉了下去。

这正是凌峰所期待的说话,嘉莉已经不自觉地步入了凌峰的圈套。

「好吧,那么我们再做一次吧!」凌峰微笑着说.

凌峰表情变化之快,使嘉莉感到讶异。但央求他教导的人是自己,她也实在

没有办法。为了战胜朱紫薇,这一个程度的委屈她可以忍受。

「嗯,做吧。」躺在凌峰胸前的嘉莉轻轻点头答应。

这时候,凌峰突然低头轻吻了嘉莉的双唇!

「唔!」嘉莉的双眼圆睁,像不可思议般凝视着凌峰。嘉莉没有想到,他立

即就打破与自己的约定!

「反正今天我们都已经吻过了,不如今次就将各种接吻的方法都教导你吧?

从下一次开始才不再接吻,这样好吗?「凌峰微笑着说.

嘉莉低头沉思了一会……

「好吧,只限今天。」嘉莉说.

「嗯,很好,那就坐到我的大腿上来吧!试着一直吻到让我感到兴奋. 」凌

峰一边轻抚着嘉莉的秀发,一边向她展示着温柔的微笑。

这都是为了……!

嘉莉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出轨的交换(特别篇)完】

===================================

后记:久违了的嘉莉!虽然与《渡假屋特别篇》不是真的相隔太久就是了~

这一幕,是当年读者们都非常期待的一幕。但因为主角不在场的关系,在正

篇里无法出现. 时光一过,就几年了,那时候说期待的读者还在吗?

这一幕里其实应该有两场肉戏。因为在正篇里,当主角抵达房间时,在地面

上发现了两个已被使用的安全套。

但在本篇里,我只是描述了其中的第一场肉戏。因为於剧情上的「谜底」,

大家希望知道的「凌峰和嘉莉的关系」,还有「嘉莉找上凌峰作为性爱练习的因

由」,在这一篇里,都已经作出说明了。后面的肉戏,那就只是一场单纯的肉戏,

并没有进一步剧情交代的意义,我在这边就选择省略了。

由於事隔太久,当年的一些设定细节都忘记了。因为剧情上的部份细节可能

会与正篇有所抵触. 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在这里就先请大家原谅了。希望没有

吧?

我已经尽力翻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