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21回 灭水葬土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21回 灭水葬土

【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21回 灭水葬土

荒海之上,群蛟咆哮,风起雷鸣,霎时间海面上卷起一个百丈漩涡。

盘龙水师战舰齐聚于漩涡之外,仇白飞挥刀一指:「通过漩涡结界,直取黑

水玄海!」

先前魔界水师开启水源结界撤退时留下了一丝线索,使得蛟龙得以顺藤摸瓜

,施展御水之法逆向打开通道,盘龙水师有序进入漩涡,通过境界连接进入魔界

水域。

破浪而出,盘龙水师进入深黑色的无边大海,魔氛环绕,水中的一些凶鱼怪

鳖被舰队惊扰,不但不知惧怕躲闪,反而疯狂扑向舰队。

仇白飞暗道:「好生凶狠及排外的水族,看来这次也是一番恶战了!」

战舰吃水极深邃,铁甲坚硬,普通的鱼鳖难以造成威胁,仇白飞直接下令开

启战舰,将这些凶鱼恶鳖碾扁撞碎。

不过片刻,便见前方浪花翻涌,旌旗飘舞,仇白飞暗忖道:「魔界的应对当

真来得好生迅速!」

盘龙水师立即变阵排列,以盘龙号为中心,近乎五十丈的主舰如同一座小岛

般耸立在黑海水上,此外十一艘十三丈的铁甲战舰环绕四周,每一艘战舰船头皆

镶嵌着一尊异兽铜像,其貌似龙,但又非龙,这些战舰正是统称龙子号。

龙子号外围又是十八艘五丈大小的战船,战舰的排列就好似一条盘绕的巨龙

,此等船阵乃仇白飞所设的龙盘阵,为水战防御阵势。

魔界战舰的先头部队刚一出现于视线之内,盘龙战舰立即开炮轰击,先发制

人,密集的炮火交织成网,引上来的几艘魔界战船瞬间根本无从躲御,眨眼间就

被击沉。

先头部队溃败,后续战舰立即变阵应对,魔兵御水为盾,抵御炮火,同时调

遣水骑兵快速穿插,欲一举扰乱龙盘阵。

仇白飞下令变阵,最外围的一艘快舟迅速开启,如同离线箭矢般冲了出去,

只见一人鼎立船头,手持分水战刀,身着水纹软甲,英姿飒爽,正是敖晶。

敖晶以内力催动快舟形式,其余舟船舰艇依序而动,远远看去,偌大的龙盘

船阵忽地变作一条长龙,破浪分水,好似出闸猛龙冲向魔军船队,敖晶的那艘快

舟身后还有十八艘快舟,就如同巨龙犄角,狂猛锐利,贯穿魔军船阵,而后方的

船舰就似巨龙鳞甲,厚实坚韧,抵挡魔军水骑兵的攻击,同时又给犄角处的战舰

提供援助,助长其公司,此阵名曰龙角,攻守兼备,以守助功,以攻辅守。

龙角阵一经转动便如同龙腾四海,锐不可当。

以往的水战多以炮击弓射为主,就算船舰间的搏击也是少部分战船间的拼杀

,但此刻的盘龙水师却是整个舰队冲了过来,魔界水师何曾见过这等战法,当下

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黑水魔君冷澜于旗舰上观望战局,看得是又惊又怒,他勒令道:「蜃鼋、影

鼉起航,全体水师随吾迎击敌军!」

两艘艘庞大巨船轰然破浪而起,其船身呈圆弧隆起,宛若龟甲,长宽四十余

丈,几可媲美盘龙号,两艘加在一起的威势却在盘龙号之上。

仇白飞亦被这两艘庞然巨舰惊了一跳,这时蜃鼋号忽地散发出一阵迷蒙气息

,海面上顿时难以视物,影鼉则闪烁出淡淡光晕,随即四周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战

船,足有盘龙水师的数十倍兵力,还有不少水骑兵在穿梭。

「回缩御敌!」

仇白飞下令道,敖晶立即率领犄角部队折返,其余战舰迅速回守,由长龙阵

化为有序反正,形成一座水寨似的阵势,名曰水甲阵,此阵不如龙盘阵那般可以

灵活地转为攻杀阵型,而是更为注重防御上的稳妥。

敌舰纷纷扰扰攻来,士兵们稳守水甲阵,弓弩枪炮一致对外,御敌为先,谁

知眼前敌舰一闪而过,竟是幻象虚影,令得龙麟水师虚惊一场,这时水骑兵又冲

了过来,龙麟军士兵不禁一阵发愣,犹豫是否要攻击。

仇白飞忖道:「虚实交替乃兵略战法常用之手段,虚影之后定是实攻……」

「所有人提高警惕,不许怠慢,奋力御敌!」

仇白飞深谙兵法谋略,当即断定魔兵后续攻击即将来到,士兵不敢怠慢,忙

操控弩炮继续攻击,这次的攻击却是结实地打中了目标,水魔兵被射杀不少。

冷澜看在眼里,暗骂道:「青面獠牙,本君倒要看看你有多少箭矢炮弹来御

敌!」

于是乎命令士兵分批逼近水甲阵,同时暗催幻象配合。

这蜃鼋、影鼉乃玄海幻金所制,具有催生幻象的魔能,所化之幻象名为水影

雾形,哪怕是具有慧眼神通的高僧也未必能看破其中虚实。

水底下的恶鱼也趁机钻入舰队防线,或撞或咬,不断攻击船舰。

仇白飞暗忖道:「魔兵水师就不易应付,若再不及时清理这些鱼鳖,战局只

会越来与不利!」

「敖晶,命你速领三百勇士击杀水底恶鱼,必要时可召唤虾兵蟹将!」

仇白飞下令道。

敖晶口含分水刀,领着三百士兵跳入水中,水底下早已挤满了怪异的鱼虾蟹

鳖,感觉到活人气息立即扑来,欲争噬血肉美食。

仇白飞看着水中冒起的气泡心中不免担忧起敖晶状况,但却想起前几日敖晶

面圣回来后带来了龙辉的密旨,密旨上写着:朕之太荒遗子鲲鹏神魂越空归返,

借敖晶肉身现世,故敖晶体内已存龙魂之气,暗藏龙脉神通,御水呼风,引雷吞

火,可镇群魔,玄海战役可堪大用。

敖晶被鲲鹏附身后,便一直昏睡不醒,心脉剧颤,气血翻涌,随时都有可能

爆体而亡,所幸洛清妍巧手回春,九大金针封住他九大要穴,再由龙辉以纯正龙

气弹动金针,使得敖晶不但没有丧命反而具备了龙气。

面对密集的魔界水族,敖晶挥动分水刀,斩杀魔物,其刀御水生辉,刀势越

挥越顺,竟在水中卷起磅礴漩涡,将众魔物卷入其中,分尸碎骨只在眨眼间。

少了魔物在水下骚扰,仇白飞便可集中精神应对魔界那虚实不定的攻击,他

心念一转,忖道:「既然分不清对手真伪,干脆便让他主动暴露!」

于是乎便命战舰解开防御阵势,水甲阵缓缓散开,将盘龙号暴露出来。

冷澜微微一愣,暗骂道:「青面獠牙当真狡猾,以为本君会乖乖地主动上钩

么!」

冷澜以水成魔,水战争锋自然不在话下,双目四顾环视,只见龙麟军水师不

但将主舰暴露出来,而且其他护航战舰也处于一种断断续续的状态,舰船编队之

间缺乏联系,看起来破绽大露。

「破绽越是明显就越有猫腻!」

冷澜在心里暗暗思索:「蛟龙群至今仍未露面,而且那些可化人形的鱼虾依

旧深藏不出……龙麟军最是喜欢诱敌深入,再后发制人,本君可不会傻乎乎地上

当!」

四周迷雾更盛,光晕也越发耀眼,幻象虚影一个接着一个冒出,但原先浓烈

的杀气却逐步收敛,凝而不发。

仇白飞见对方不进反退,战法竟有几分保守,当下便猜出了个大概:「这魔

头当真沉得住气,我摆出这等大破绽也不上当!」

仇白飞意在诱敌,试图放魔兵攻来再派遣虾兵蟹将和蛟龙忽施重手,但冷澜

却是沉得住气,借着蜃鼋影鼉的掩护,敛军静待,只是暗中守在龙麟水师外围。

两人看着僵持的架势,心中盘算已然明了,既然两军主力都在等机会,那谁

先制造乱局谁便占得上风。

冷澜咬破指尖,洒魔血入水,口诵密咒道:「黑海双怪,听吾号召,速速前

来吞噬外敌!」

黑海上空霎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两股滔天巨浪由东西两面冲来,水底下

隐约可见黑影窜动。

仇白飞定睛一看,发觉黑影乃两头异兽,西面异兽头似麋鹿,身长鱼鳞,尾

似鳄龙,名曰鄂鹿兽,此怪居于黑水极西之地,统帅两万八千只人面鳖和五千海

猴子。

东面一兽形似巨鲸,浑身甲鳞,满口锐齿,口若深渊,一口可吞万里海水,

名曰烈海龙鲸,居于玄海之东的深渊峡谷,麾下共有三万头嗜血鲨。

「潜龙部速速来战!」

仇白飞抽出盘龙令,引发水元结界,召来荒海蛟龙,迎战众恶水魔物。

人面鳖、海猴子以及嗜血鲨虽凶狠残暴,但却难敌蛟龙神威,很快便渐露败

象。

鄂鹿兽和烈海龙鲸不禁大怒,纵水翻浪,冲入战场。

鄂鹿兽巨尾横扫,力道不下万钧,一尾荡来便将三条蛟龙拦腰扫断,血洒当

场。

烈海龙鲸巨口一张,四周海水立即倒卷,形成一股巨大吸力,几条蛟龙躲避

不及被它吸到跟前,一口腰断喉咙而亡。

眼见双怪逞凶屠蛟,敖晶身形一摆,握紧分水刀便朝烈海龙鲸游了上去。

那些嗜血鲨则立即游了上去,攻击敖晶为自己的主子护驾。

敖晶刀锋一转,刀势流畅挥洒,宛若蟠龙翻海,杀得一众嗜血鲨不敢靠近。

敖晶劈出一条血路后,纵身直取烈海龙鲸额上天灵,他熟知水族特性,一般

有些道行的鲸鲨鱼类额头天灵乃是精气汇聚之处,只需将此击破,便可诛杀恶鱼

然而龙鲸浑身坚甲,分水刀切之不入,龙鲸大口一张,再施吞水魔威,敖晶

只觉得身子不受控制,失衡翻转,被股巨力扯入龙鲸巨口,那张血盆大嘴獠牙密

布,而且还涌出一股炙热如火的气息,将四周的海水烘得灼热滚烫,可见此怪为

何有烈海二字,便是因为它天赋异禀,体内气息可将海水变为滚烫烈焰。

受到这股气息冲击,敖晶体内的龙气立即蹿出,只见一条磅礴巨龙盘旋捣水

,形成一个逆向吸力,抵消龙鲸吞水之威。

龙气释放奔涌,敖晶只觉体内每一块骨骸每一根筋络都在默默颤动,一股宏

大气劲汇聚于中丹气海,叫他不吐不快。

「吼!」

一声酷似龙吟的声浪震出,整个黑海都开始翻起滔天巨浪,那些凶鱼怪鳖也

争相逃窜,只见敖晶肉身发生剧变,额生双角,肤长龙鳞,指生尖甲,腾身一跃

,化身为龙,御水而出。

仇白飞也是看得一阵惊叹,只见龙影腾起,浑身剔透之鳞甲宛若一条水晶铸

成,正是敖晶化龙之体。

敖晶龙身翻海掀浪,龙尾一扫,先取鄂鹿兽,鄂鹿兽不甘示弱也扫尾以对。

砰地一声,两股巨力撞在一起,掀起滔天海啸。

蛟群立即围着水师舰队游弋,施展御水之力抵消海啸巨力。

飞溅的海水也在这一击之后化为雾珠,可见这股碰撞之力何等强悍。

水雾弥散间,只见鄂鹿兽被撞得落水三十余丈,下风顿现。

敖晶一个神龙摆尾,狠狠地扫在鄂鹿兽腹,打得它皮开肉绽,血流不止。

烈海龙鲸张口扑咬而至,敖晶龙首腾起,两只龙爪一伸,摁住龙鲸的额头,

爪子一伸一拉,撕的一声便将龙鲸的鳞甲撕破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

与此同时,玄鲸舟也在水底游弋开来,不断找寻着敌人的踪迹,冷澜早已算

到龙麟军的水底舟船,命令影鼉号开启水底影弩,这弩炮与影鼉号的特质融合,

箭矢打出后没有实体,只是在水底下掀起一股剧烈水流。

控舟战士察觉不到攻击到来,无法应对,玄鲸舟惨遭击沉。

影鼉号几炮下来,便击沉了五六艘玄鲸舟。

玄鲸舟的出阵及排列都有特定顺序,仇白飞立即根据被击毁的玄鲸舟推断攻

击方向。

「东南方!」

仇白飞大手一挥,调转战舰炮口,对准东南方向便是一轮密集的轰击,冷澜

也是吃了一惊,万未料到这青面獠牙居然能凭借着自己的攻击路线推算出蜃鼋、

影鼉所在。

炮火临身,冷澜倒也不惧,仗着战舰厚甲硬挡龙麟军火炮。

炮火碰撞在厚甲上响起一种独特的声调音波,透过海水往四周荡漾开来,蛟

龙群立即捕捉到了这变动,飞速破开浪花扑向魔界水师阵。

仇白飞当机立断,令全体战舰随着蛟群进军。

那边的冷澜见状也是一愣,但很快便做出应对,散去迷雾幻象,排好战舰阵

势,准备迎击对手。

水花翻涌间,两艘宛若巨龟般的战舰从海中浮起,庞大的舰甲好似两座海岛

,正是蜃鼋和影鼉两艘主力战舰,在其四周分别排布着十二艘鳞甲战船以及百余

快舟,战舰间隙之中还有不少水骑兵蓄势待发。

盘龙号以及龙子号纷纷打开闸门,里边涌出一波波的荒海水族,仇白飞随即

拿出盘龙令祭出秘法,那些水族纷纷化作人形,正是上万的虾兵蟹将。

虾兵蟹将配合上百蛟群杀来,水骑兵也随之迎战,附近的黑海水族也随魔兵

攻杀。

双方似乎有所默契似的,虾兵蟹将激战黑海水族,蛟龙群则卯上水骑兵,霎

时间海面再掀波澜,打的是天昏地黑,海啸不绝。

两只舰队短兵相接,轻舟对轻舟,战船对战船,几乎是各自为战,你来我往

,这个情况下任何战术几成奢望,双方只各凭本能厮杀。

十一艘代表着龙子的战舰迎击十二艘鳞甲魔船,盘龙号亦跟蜃鼋、影鼉斗在

一起。

盘龙主舰炮利,蜃影双舟甲厚,三方相斗立即成了是一攻二守的局面,盘龙

号的炮火击不穿鼋鼉的厚甲,蜃影双舟亦被炮火的反震力逼得无法靠近。

十一龙子号分别是赑屃、螭吻、蒲牢、狴犴、饕餮、蚣蝮、睚眦、狻猊、椒

图、貔貅、囚牛,乃龙辉按照自身龙气演化而设计的战船,亦跟其后裔法相息息

相关,各有不同特点,这些战船亦秉承了部分龙子之相,随着与魔船的战况越演

越激烈,龙舟上的各类龙子铜像纷纷化作半虚半实之体冲向魔兵战船。

那边的魔界十二鳞甲船亦各有名号,每一艘战船上亦刻有不同的魔神像,其

中一艘便是一头浑身雪白的蛟鲨。

「岂有此理,当初祸害荒海的蛟鲨竟然是出自黑海!」

只闻敖晶一声龙吟,弃了两大凶兽纵身扑向这边的船战,他出身盘龙圣脉,

对于蛟鲨肆虐海域的历史耳熟能详,如今知晓罪魁祸首当下努气冲心,水晶龙身

翻海捣浪,搅得群魔不敢吱声。

谁知他刚想离开,烈海龙鲸便一口咬来,逼得他不得不回身迎战,同时鄂鹿

兽也从水底窜出,从后偷袭。

敖晶不得不专注迎战,挥爪摆尾,前拒龙鲸,后扫鄂鹿,一直保持着均势,

互不相让。

那些鳞甲魔船中还有烈海龙鲸、鄂鹿兽、修罗海蟒、太岳鳌等不少凶兽,其

中大多早已灭绝于在太荒时期,战船上所寄托的不过是这些魔兽的骸骨罢了,但

单凭一具骸骨也可散发出慑人魔气,可见这些恶兽生前是何等凶暴。

魔兽凶气也化作形体迎击龙子法相,整个黑海已无一处平静之地,海啸怒涛

一波接一波,闹得是海天动荡。

「盘龙号可取水元为炮火,炮弹几乎无尽,但这么一个劲的猛攻也不是办法

……」

仇白飞把心一横,既然都打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在乎其他顾忌了,于是灌注

元功,高抛盘龙令,盘龙令飞至云端,散出无数雷光电芒,轰击四周,一时间竟

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霎时间金光大作,龙吟阵阵,五爪金龙破云越空而来。

仇白飞喝道:「冷澜,五爪金龙在此,你那头乌龟呢,还不叫出来受死吗!

冷澜暗怒,亦催动秘法,召唤龟蛇。

原先已经极为混乱的海面此刻更增狂暴,无数道水柱窜越而去,直扫苍天,

贯穿云层。

龟蛇朝着金龙咆哮一声,仿佛是在宣誓自己在黑海的绝对霸权,五爪金龙龙

身一摆,有条不紊地在天空盘旋着,仿佛是在游玩一般,根本没理会龟蛇的挑衅

龟蛇顿时大怒,蛇尾在水中一划,无数水花从天而起,宛若箭矢般刺来。

五爪金龙眼眸一亮,身体四周浮现出一个接一个的古怪图纹,一道接一道的

雷光从图纹中射出,刚烈灼热的雷劲先蒸干水箭,再反袭龟蛇。

龟蛇立即一头扎入水中,凝聚黑海水汽,化作护盾招架住雷光,冷澜虽不能

完全看懂那些图纹,但也猜出了个大致,这些分明就是极为犀利的雷文符咒,金

龙本就有呼风引雷的神通,如今再将这些神通转化为特定的符文,等同于增添了

更多的招式,而不是原先一味的狂攻猛打。

冷澜心想:「船战、兵战,兽战咱们都不分上下,青面獠牙可敢跟本君来一

个将帅之战!」

说话间纵身跃出,顺手抽出随身佩剑——祸水。

黑水魔君剑抖三千快,剑气感召四方海域,掀起一道接一道的水龙卷,正是

寂傲沧溟式中的——魔涡葬神。

眼看剑气距离仇白飞只剩五步之遥,忽地一股猛烈罡劲横插一脚,硬生生阻

截而来,将剑气打散。

罡劲顺势反震,冷澜只觉手臂酸麻,定睛一看,却见一白袍银甲的英武女横

枪跟前,不是白翎羽还有何人。

仇白飞躬身行礼道:「多谢娘娘相救!」

白翎羽小麦色的玉容透着一丝严肃,美眸死死盯着冷澜,沉声说道:「仇大

帅,我来迟了!」

仇白飞道:「不迟不迟,若娘娘来得早,水魔头摄于娘娘神功定然做缩头乌

龟,现在他露脸出来,娘娘恰好赶到,这个时机好得不能再好了!」

冷澜怒道:「青面鬼,你说谁是缩头乌龟!」

「谁搭话就是说谁呗!」

身后忽地飘来一阵清脆的娇笑,冷澜一惊,回头看去,身后一片绛红,只见

一名雪肤星眸的红衣少妇飘然而至,绛色的衣衫宛若一片火红云霞,艳丽得叫人

难以直视。

崔蝶含笑道:「你这魔孽,就连船舰设计也跟乌龟似的,说你是缩头乌龟可

真是一点都没有哩!」

她轻飘飘地落下,恰好踩着影鼉号的背上,神态淡然又透着几丝慵懒。

白翎羽脆声道:「蝶姐姐,那两艘乌龟船就摆脱你了,这只水乌龟就让小妹

来收拾!」

冷澜道:「臭丫头,在本君地盘上还敢口出狂言!」

白翎羽长枪一抖,神力罡劲旋舞而出,将翻涌的海面硬生生镇压平稳。

冷澜剑锋一抖,施出一招「越海囚佛」,这一招引水成界,困锁四方,当初

曾让探路的元鼎等人受阻,如今再度施展,白翎羽顿时陷入一片汪洋之中,无穷

无尽,上不见天,下不着地,仿佛四面八方皆成水之魔域。

「华而不实!」

白翎羽长啸一声,麒麟神力沛然爆发,一力降十会,直接震破结界。

当初这水域结界可阻元鼎等人很大程度是因为元鼎心有顾虑而不便动手,如

今白翎羽全力施为,神力倾吐流畅,撕破结界。

冷澜这一结界意在扰敌,本意却是要赶回两大主舰,只见他纵身退回影鼉号

上,朝着崔蝶连发数剑,剑气蕴水,大柔至刚,崔蝶绛衣一展,拂袖吐劲,浑天

两仪劲立即涌出,赤火烈劲焚干水汽,随即便是连消带打,一招火云掌迎了上去

眼看火掌便要印在胸口,冷澜身躯忽地散做迷蒙水雾,使得崔蝶掌势落空,

这招名为水雾魔影,他可见身形融入水汽,巧妙转形换位,只要半里之内有水汽

弥漫,他便可以在这个范围内肆意转换。

「贱人,受死!」

水雾重聚魔身,冷澜暗剑直取少妇背门,崔蝶武感敏锐,左掌早已凝聚寒气

,化作一口冰刀反手架在背门,恰好封住祸水剑刃。

与此同时,崔蝶加催冰霜内劲,寒气逆流而上,顺着祸水剑反袭魔者。

冷澜打了个寒颤,魔气亦显凝滞,连忙抽剑后撤。

他功体属水,而崔蝶的内劲却是寒彻骨髓,恰可以冻水成冰,隐约间对其功

体形成莫名克制。

冷澜身形幻化,散入迷雾,消弥声音,崔蝶定心守神,玉掌轻拂,抽水入掌

,寒气凝霜,化水为冰刃,严阵以待。

冷澜施展无常水势,剑光暗藏,隐而不发,欲取崔蝶命门,然而绛衣少妇却

是稳守不让,魔者攻一剑,她便守一招,冷澜可以水为辅,崔蝶也能凝水为用,

而且冻水成形远比凝气成冰更为轻易,冷澜豁出绝式厮杀却难取半分便宜。

与此同时,白翎羽也冲入魔兵水阵,径直登上影鼉舰甲,足跟猛踏,怒催麒

麟神力,势要压碎影鼉舰甲,然而影鼉号却是纹丝不动。

崔蝶看得惊讶,忖道:「翎羽神力无坚不摧,这般正面发力居然也难损其分

毫,这两艘船当真诡异得紧。」

冷澜见奈何不了崔蝶,于是又融入水雾,移形换位欺近白翎羽身侧,忽施暗

剑,直取腋下要害。

白翎羽见识过冷澜那无影无踪的身法,对此早有防备,神力一吐,形成护身

罡气,罩住三尺方圆,封住冷澜暗剑。

冷澜一击不中,再度消失不见。

白翎羽见对方身法诡异,也不急进,立即往崔蝶。

双姝背靠在一起,各守一方,而冷澜的身影依旧飘忽不定,如水之无常,难

以分辨。

冷澜占着地利优势以一敌二,但白崔双姝受得毫无破绽,令得他也难以出手

白翎羽明辨战局,仔细观察下发觉舰甲外围裹着一层迷蒙水汽,于是便将此

告诉崔蝶。

崔蝶低头一看,立即所有感悟,低声说道:「翎羽,这层水雾似乎与黑海连

接,能将咱们的攻击转卸入海,再加上舰甲本身也是厚实坚硬,所以防御力才这

般惊人。」

白翎羽传音:「蝶姐姐,你可有破解之法?」

崔蝶道:「天下至柔莫若水,只要在这两艘船还在水中就难以摧毁,而且那

个黑水魔头的功法似乎也跟这两艘船有关。」

白翎羽点头道:「从第一回合的交手来看他能为有限,但一回到船上无论是

身法还是招式都变得很是厉害。」

崔蝶灵机一动,说道:「水性至柔,乃水流无常之果,若水凝滞不动,便无

至柔之说!」

白翎羽立即明白过来,笑道:「蝶姐姐的寒冰冻气恰是他们的克星!」

崔蝶道:「这黑海水质特殊,只怕难以彻底冻结,我最多只能封住半里方圆

的水域而已!」

白翎羽道:「半里足够了!」

崔蝶传音道:「但这厮非比寻常,我若直接出封海势必被他所阻,需设法诱

他中计。咱们且这般如此……」

白翎羽点了点头,挽了个枪花,守在崔蝶身旁。

冷澜见了这个架势略感疑惑,紧接着便感四周气温剧降,再定神一看,却见

崔蝶衣袂飘舞,引得天降雪花。

「不好!」

冷澜看出崔蝶的意图,立即赶来阻挠,却被白翎羽舞出的刚猛枪式挡了回去

冷澜暗怒,再度施展水雾身法,融入水汽之中,游弋躲闪,绕过了白翎羽直

取崔蝶。

「贱人,纳命来!」

崔蝶的功体威胁极大,冷澜毫不留情,一出手便是十层功力,祸水剑如怒海

激流般蹿腾而起,对准崔蝶喉下的三寸命门而刺。

忽然间,崔蝶天灵涌出一道赤红,周身热气沸腾,正是两仪浑天决的炙火真

气,只见她功体由冰转火,火焰功体也在刹那间逼至巅峰,烘干五尺之内的水汽

水火相克,冷澜万未料到崔蝶的功体转换得如此流畅,一时不慎被焚伤了几

条经络,剑式也缓了几分,但仍旧直锁崔蝶命门。

崔蝶逆冰转火,同样也遭到地利死尅,经脉惨遭魔水之气反噬所伤。

「在黑海施展火性功体简直是自寻死路!」

冷澜暗自得意,祸水剑距离她咽喉只有半寸之余。

火光电石间,白翎羽回身拦截,一枪震开祸水剑,救下崔蝶。

「翎羽,看你的了!」

崔蝶强忍内息凌乱开口提醒。

白翎羽心领神会,枪式回旋,麒麟神力反纳崔蝶残存于四周的火气,枪式由

下而上,斜挑直刺,正是麒麟七星枪中的「星火势」。

麒麟神力没有任何属性,却是能容纳任何属性。

火气一冲,冷澜功脉灼痛无比,身法为之一缓,紧接着星火枪锋直取中宫。

冷澜忙聚拢四面水气,化为护盾卸去枪机。

锋芒易挡,但雄力难消,冷澜虽未被直接击中,但仍被麒麟神力震伤,最要

命的还是麒麟神力中蕴含的火气侵入筋脉,进一步虚耗魔气,叫他好不难受。

直至这一刻,冷澜才醒悟过来,大呼中计,却见此时崔蝶功体再换,玄冰真

气笼罩四方,方圆半里之内的海水皆化寒冰。

「翎羽,碎船!」

崔蝶接连施展冰火极限,真气已然不续,破船【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21回 灭水葬土重任只得托于白翎羽。

白翎羽也不负众望,饱提真气,劲灌双臂,高举银枪,凌空劈下,使出一招

「破甲势」,将残存的火劲连同麒麟神力一并打在魔船之上。

影鼉号先遭冰冻,再遭火烧,冷热交替之下,舰甲甚是脆弱,那堪雄力摧残

,被白翎羽打破护罩,顿时碎甲乱飞,船身崩解。

冷澜大惊,便要去救蜃鼋,但附近皆遭冰封,水汽凝霜,使得他水雾魔身无

法施展,只得直接扑过去。

但崔蝶那容他靠近,玉掌吐劲,掀起无数冰块为障,阻其身法,而白翎羽纵

身掠来,施展出「荡云势」,其枪法大开大阖,如同霹雳乱雷,连环扫击,但目

标却不是将蜃鼋,而是强攻冷澜。

冷澜被打得措手不及,根本无从靠近,而那边的盘龙号已经将主炮对准了蜃

鼋。

只看仇白飞军旗一挥,顿时龙炮吐炎,贯穿舰甲,击沉魔船。

两艘主舰战船被毁,魔兵水师士气大跌,被盘龙水师打得连连败退,龙子战

船各展神威,击沉了半数的魔兽战舰。

敖晶也是大发神威,一招龙摆尾往后一扫,恰好先打在颚鹿兽脸上,打得它

鲜血直流,更是抽断了两只犄角。

颚鹿兽被打得两眼发黑,昏沉沉地没入海中,数十条蛟龙趁势扑上,撕咬其

要害,颚鹿兽疼得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惨被群蛟分尸,一命呜呼。

解决了一头凶兽,敖晶集中全力对付烈海龙鲸,他龙身一卷,牢牢缠住龙鲸

身子,龙爪狠狠扣入鳞甲,利齿咬住后颈,将其死死制住。

烈海龙鲸负隅顽抗,将体内魔气逼出,硬生生抗住敖晶的撕咬。

敖晶灵机一动,继续以龙身缠制烈海龙鲸,同时元神出窍,只见敖晶的人形

元神落在巨兽后背,观望了片刻后,便来了个手起刀落,利刃直插龙鲸脊背,说

的也奇怪,仅仅一刀便刺入龙鲸皮肉,痛得龙鲸咆哮悲鸣,猛烈挣扎,但被龙身

锁死,根本翻不出什么大浪。

敖晶久居海域,破鳞抽筋那是不在话下,龙鲸虽凶恶,但脊背处的鳞甲有一

道细微缝隙,缝隙之下便是脆嫩的皮肉,故而被他一刀刺破。

敖晶沿着脊背挥刃,手起刀落,巧剥鲸鳞,强剖皮肉,探手一抓,猛地抽出

一条血淋淋的长筋。

脊筋被抽,鳞甲被剥,龙鲸再难抵御龙身的绞缠,骨骸断裂,皮肉塌陷,脏

腑尽毁,一命呜呼。

眼见连折两大凶兽,龟蛇怒不可遏,一头扎入海中,掀起接天巨涛,海涛之

中涌出无数水鞭,布满了整个天空,势杀五爪金龙。

五爪金龙却是悠闲自得,长吟一声,身体周围泛起五道符文,符文颜色各异

,分别为白、青、蓝、紫、金五种颜色,将来袭的水鞭一一震散。

紧金龙长啸,符文化作五道天雷落入海中,轰得海水四散,形成一片无水的

真空区,四周海水无法合拢,算是一个巨大的「海坑」。

万丈海底处趴着一尊巨兽,正是方才潜入海中的龟蛇,龟甲已碎了大半,蛇

头处血肉模糊,犹在那处呜呜哀吟。

五爪金龙一不做二不休,再聚五雷神符,这次五道雷光汇成一击崩然落下,

轰隆一声,水魔兽龟蛇形神俱泯,灰飞烟灭。

主舰沉,凶兽亡,冷澜大惊失色,行招运式更添惊恐,白翎羽窥准一个破绽

,使了一招「破甲势」,冷澜抵挡不及,左肩惨遭长枪贯穿,痛彻心扉。

「撤!」

冷澜忍痛后退,一股脑扎入水中,借水而遁,其余魔兵也纷纷隐水而逃。

白翎羽那肯罢休,振臂大呼道:「将士们,随我追杀魔兵!」

兵卒们士气大振,纷纷呼应。

白翎羽吹了个口哨,五爪金龙立即飞来,她与崔蝶同时跃上龙背,指着魔兵

逃走的方向说道:「追上去,杀之!」

金龙咆哮一声,纵云追去。

敖晶也发出一声龙吟,领着蛟群紧随其后。

金龙不断地布下雷符,一道道的落雷砸下,被击中者莫不灰飞烟灭,有一些

侥幸避开落雷的却遭敖晶率领的群蛟咬死,黑水魔兵可谓是死伤惨重。

冷澜慌乱之余抬眼寻觅逃走路线,却见东面掠过一道身影,看起来甚是熟悉

,定睛细观见是黄土魔君塍塓。

「兄弟,这边!」

冷澜连忙向对方求救,塍塓也是瞧见了他,先是喜出望外大叫道:「冷澜,

救我!」

冷澜一听这话心立即沉到了谷底,原来对方也是自身难保了。

「土魔头,走哪里去!」

一声浑厚怒吼伴随着天降雷火而来,只见一名男子手持军刀,踏火御雷而至

,杀气腾腾,威武不凡。

冷澜细看之下,顿时大叫不妙,这男子那是何人,分明就是龙麟军第一猛将

凌霄。

只看凌霄一个俯冲便掠至塍塓身后三尺,塍塓不甘坐以待毙,举起地魔镜抵

挡,凌霄刀锋引雷劈来,如同摧枯拉朽般斩破魔境,更是断首毙命,土魔君——

卒!前后武魁挡道,后有双姝逼命,冷澜死兆已现。

崔蝶窥准机会,左手虚抬,抽起一道水花凝成冰枪,甩手便抛掷入水,一枪

贯穿冷澜后背,紧接着右手撮指成刀,凌空扫一记玄冰刀,刀气破开海面,划过

冷澜后颈,斩首取命,水魔君——亡!凌霄军刀一挑,将水土魔君的首级窜在一

起,微微欠身行礼道:「末将参见二位龙妃。」

白翎羽道:「凌帅不必客气,战事要紧,繁礼可免。」

崔蝶道:「凌帅从何而来?」

凌霄道:「微臣从黄土魔境而来,为了擒杀这厮已经足足追了三天三夜,今

天总算手刃敌寇。」

崔蝶问道:「碧玉双妃不是也北上支援了吗,为何不见她们?」

凌霄道:「碧玉二位娘娘正在追杀土魔兽,现在也不知身处何方!」

崔蝶凝眉思索了片刻,低声问道:「翎羽,要不我们去寻一寻碧柔和无痕吧

!」

白翎羽道:「也好,反正这边的也基本压制下来。」

白翎羽说道:「凌帅,仇帅正在扫荡黑海的残存势力,还请你一块协助,我

们二人且去寻碧玉双妃,以便助其一臂之力!」

凌霄行礼道:「谨遵娘娘玉旨!」

说罢挑起两颗首级深入黑海,寻盘龙水师回合。

白崔双妃乘着金龙飞向黄土魔境,龙宫众后妃皆孕育龙子,体内存有龙气,

金龙可凭借此感应到碧玉双妃的方位,于是便顺着气息赶去。

龙腾万里,转瞬间便抵黄土魔境西南边缘,却见此地黄沙曼舞,遮天蔽日。

白翎羽劲聚双目,凝神远眺,却见数条触手由泥中冒出,翻舞腾挪,扫荡拍

打,却见碧蓝两道光华穿梭于狰狞的触手之间。

「碧柔,无痕,我来助你们!」

水魔君首级被崔蝶斩下,白翎羽颇感无趣,如今见那土魔兽尚存便起了争武

斗强之心。

银亮铠甲一闪而过,冲入翻动的触手中,土魔兽感觉到强敌来袭,两条触手

左右劈扫,夹击而至。

白翎羽横枪旋舞,神力倾吐,立即将两条触手震碎,粉碎的触手化为泥沙,

但很快又再度聚土成肢,数量更多,无穷无尽似的,一下子便蔓延了百里方圆。

「翎羽,先不要摧毁那些土肢,越是摧毁,这魔物便越是猖狂,不断变出新

的肢手。」

玉无痕一边避开扫来的黄沙长肢一边说道。

这时金龙猛地凝起五雷圣咒,道道天雷狂轰而至,一下子便将冒出来的触手

全部击毁,但不到十息便又再度冒出。

三姝见状立即抽身跃上龙背,暂缓攻势,以商后续。

白翎羽好生奇怪,道:「五爪金龙的神雷就连水魔兽也能轻易击杀,偏偏就

对这土魔兽无效呢!」

林碧柔说道:「此兽真身藏于地下,可融合泥土沙石为用,除非将它真身揪

出,否则再猛烈的攻击也是白搭。」

玉无痕道:「先前我曾以鱼龙绫缠住这孽畜,险些就将它真身揪出,无奈气

力有限,还是让它脱逃了。」

崔蝶问道:「要比力气谁能胜得过翎羽,不妨再重施故,这回换翎羽来动手

!」

玉无痕道:「那孽畜吃过亏,更加小心谨慎,早已将真身化入黄沙之中,难

以锁定目标。」

林碧柔道:「论能耐,这土魔兽未必强于水魔兽,只是它体质特殊,所以要

彻底诛杀它颇有难度。」

崔蝶问道:「那这魔兽体质有何特殊之处?」

林碧柔道:「孽畜属土,土葬万物,本身就带有阴冥属性,它既可以召唤地

脉邪秽,也能在阴阳虚实间切换,如今这个状态便是介乎于半阴半阳,再加上黄

沙泥土为辅,所以真身极难辨别。」

玉无痕叹道:「我和师姐费尽气力也只是将它的活动范围限制在这片地域之

中,但这片地域广阔无边,而且还有魔界地脉加持,要想灭它着实废神。」

白翎羽和崔蝶往四周看去,果见八方各钉着一根晶柱,每根晶柱似真似幻,

乃林碧柔和玉无痕元功所化,将这一片地域封成一个特定的结界。

林碧柔道:「这‘无定无X*X界’是偷师自夫君的虚空神通,但可惜能困不能杀

。」

白翎羽气得跺脚,哼道:「这孽畜真是可恨!」

谁知她这一跺脚力道千钧,踩得五爪金龙身形微簸,叫其余三女晃了个踉跄

崔蝶嗔道:「姑奶奶,你悠着点,可别把五爪金龙震得失衡。」

白翎羽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崔蝶粉面忽地一沉,眼中灵光一闪,叫道:「我有办法对付它了!」

其余三女不禁一阵好奇,侧目凝望而来。

崔蝶道:「多亏翎羽刚才那一脚,我这才有了些头绪!」

白翎羽抿了抿小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崔蝶笑道:「是否这土魔兽已经化为半阴半阳?」

林碧柔和玉无痕同时点头。

崔蝶道:「若是地脉阴气增强,它是否也会做出相应调整?」

玉无痕道:「这孽畜已经融入地脉,可随着地脉变化而变化,阴气增强,它

本身的阳气也会增强,始终保持在半阴半阳的平衡。」

崔蝶又问道:「若是阴气突然减弱,阳气是否能随之而弱?」

玉无痕又点了点头。

崔蝶道:「我是想弄明白,如果阴气陡然减弱,土魔兽的阳气是否能与之完

全同步?」

玉无痕摇头道:「要在大起大幅间保持气机完全一致,恐怕就连夫君也办不

到。」

崔蝶美眸瞟向林碧柔,展颜笑道:「妙哉,如此说来这土魔兽死定了!」

林碧柔眉色一挑,当即明白过来,不禁赞道:「果然妙招,蝶姐姐不愧是咱

们姐妹中大智囊!」

崔蝶道:「碧柔过奖了,待会还得有劳你将冥之卷元功灌入地脉,待时机成

熟立即撤功。」

林碧柔点头道:「晓得!」

玉无痕道:「果然是巧妙。待师姐停止输功,地脉阴气势必减弱,而魔兽阳

气维持着一个短暂的强盛,阴衰阳盛,魔兽真身自会浮现,这正是擒捕的时机。

白翎羽朝她摊开手掌,说道:「无痕借鱼龙绫一用,待会我来捉那孽畜出来

。」

玉无痕取出鱼龙绫递了过去:「翎羽,辛苦你了!」

林碧柔调动冥气元功,玉掌朝下按去,雄厚的阴冥之气从天而落,灌入地脉

深层,千里黄沙顿时阴风大作,藏身地下的土魔兽也随之应变,阳气不断攀升,

保持着阴阳平衡。

「师姐!」

玉无痕轻呼一声,林碧柔当下收掌撤功,使得地脉阴气陡然降低,西南一角

忽地浮现出一团圆硕虚影。

玉无痕素指一点,娇咤道:「就是那里!」

白翎羽挥手一甩,鱼龙绫飞窜而出,将那圆硕身躯卷了个结实。

魔罗土母惊讶万分,急忙挣扎,白翎羽忽地感到虎口一麻,鱼龙绫险些脱手

,当即鼓足十足劲道,狠力一拽,如同旱地拔葱,硬生生地从黄沙中抽出一头狰

狞异兽,正是魔罗土母。

「师妹,助我!」

林碧柔纵身跃起,双掌翻动,引雷凝电,正是雷之卷前奏。

玉无痕脚踏法步,手捏法指,划出一道璀璨神符,正是玉德七智中的引雷神

咒。

神咒加持,林碧柔元功充沛,双掌同时推出,发出九九八十一道玄雷罡气,

纵横交错,如同万箭齐发,尽数打在土魔兽肉身之上。

白翎羽唯恐魔兽不死,亦加催麒麟神力,鱼龙绫越勒越紧,将魔罗土母扭曲

得不成样子。

雷芒轰击,神力紧箍,仍土魔兽再如何变化也难逃一死,只闻轰隆一声,血

肉横飞,魔罗土母死无全尸!

上一篇:皇家惊世情梦

下一篇:我操了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