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小西的美母教师】(38)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4次

【小西的美母教师】(38)

从小姨那回到学校的我,当然不知道在学校外的旅馆外发生了这么淫荡的事。

我心不在焉的熬到了晚自习结束,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全是妈妈双手扶着洗

溯台,而秦树扶着她的腰,在后面肆意操干的画面。

回到宿舍熄灯后,刘安又拿着手机向我推荐他发现的最新「大片」,他看起

来很兴奋,两眼冒着淫光,「大才子,快看,快看,极品少妇啊!」

我完全没有心情,一手按在他的脸上,推开了他的头,「小心鲁出血。」

手不小心使大了劲,刘安一脸不爽,「不看拉倒。」

说起来,我能发现这一切,从苏老师到妈妈,还有那个网站,是多亏了刘安。

但我真的不敢再上那个网站,我生怕哪天在上面看到了妈妈作为主角的视频。

想到这,我越想越怕。

第二天上午我找到了李欣,李欣见面跟我说:「是不是你在陈静面前帮我说

了几句话?」

「怎么了?」我问。

「自从上次我们打了一架,她就没再理过我。」

我记得我之前好像是跟小静说过和李欣和好的事,既然李欣这样说,那我正

好顺着话茬走,于是说:「我也是说到做到嘛,都是为了日后的美好幸福生活。」

「是性福吗?性别的性。」李欣边说边淫笑着。

我故意流露出不屑说,「我可是准备好了,就等你处理好苏老师呢。」

李欣说:「这不是等着你出主意吗?」

「我之前说过,知道你秘密的网友肯定跟苏老师有联系。不然以苏老师的性

格,怎么会突然拿出你最害怕的东西威胁你。只是他一直在暗处,对你很不利,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和苏老师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这样说,即使有一天

你和苏老师的事被公开了,你们是鱼死网破了,但对他来说一点损失都没有。你

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啊,他妈的敢在背后阴我,我不弄死他。」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我故作神秘说。

李欣听了眼睛一亮,催促说:「快说!」

「这还得用到张小艺。」我说,「你多传些照片给张小艺,让他去威胁苏老

师,这样苏老师就算不到你头上了吧?到时候苏老师又要怎样去面对张小艺呢?

她背后的人肯定不会轻易让别人也能上苏老师,所以他肯定会做什么,我们

只用藏在后面把这个人揪出来就行了。没了这个人,苏老师也就只能乖乖就范了。」

李欣有些狐疑地看着我,「听着好像是这个道理,但张小艺那小子怂得要死,

他怎么敢?而且他手机里本来就有苏老师的那种照片,要威胁他早威胁了。」

「所以需要你去煽动他。」我顿了一下,继续说:「你别小看了,越沉默的

人越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而且他现在正好是一种极度压抑的状态,他内心愤怒

不公平,凭什么你可以上他最喜欢的苏老师,而苏老师却对他视如狗屎。又痛恨

自己懦弱无能,什么也做不了。本来很内向的一个人,已经被折磨得把情绪宣泄

到了我们宿舍所有人身上,他现在就像是一团火,我们要把他引到我们想看到的

地方。」

李欣听得一愣一愣的,傻笑着说:「不愧是高材生哈,但是这个……具体要

怎么做?」

我说:「这个,我肯定不能出面,这回得靠你的一张嘴。他不是拿着你跟苏

老师的照片么,你就以要回照片为借口找他谈话,他肯定是不会乖乖删掉的,然

后你就嘲笑他胆小无能,拿着照片也没什么用,跟他打赌让他拿照片去威胁苏老

师,做了的话你不再要他删掉照片,而且以后带他上更多的美女老师。但如果不

敢,他就得老老实实删除照片,自认怂逼,认你做爹。」

李欣一脸惊讶:「他不一定接受吧。」

我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他打苏老师的主意很久了,他缺的就是一个理

由。只要我们把他逼到墙角,再个他一个理由,这就够了。」

李欣还是有些怀疑,「我还是觉得不妥。」

我脸一黑:「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好吧,好吧。我去试试。」

「兵贵神速啊。」

「我下午就去找他行了吧?」

「我等你好消息。」

跟李欣说完,我忐忑不安地回到教室,计划虽然按着我预想的进行,但计划

毕竟只是计划,事实难以预料,如果李欣没按我说的做,又如果张小艺并没有中

我的激将法,那我就等于失败,只能眼睁睁看着妈妈继续被秦树侵犯,除非我要

闹个鱼死网破。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结局。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看到李欣把张小艺叫出去以后,我的心更是紧张到了极点。

如果这是场游戏的话,今天将决定我能不能打通第一关。

而与我在这焦急的等待所不同的是,在我妈妈的宿舍内,却是另外一番风景。

妈妈穿了一件套裙和小西装,一手举着手机正在通话,但香艳的是她上身弯

在书桌上方用另一只手的手臂支撑着,而臀部也随之向后高高翘起。

秦树那双粗糙的大手从后面伸到了妈妈的胸前,缓慢而又熟练地在解开衣服

上的扣子,动作娴熟如流水,不带任何犹豫。粗短的手指在个时候却显得格外的

灵活,很快白色衬衫上面的三枚扣子都被解开了,露出了一大片白嫩的胸肉,白

色的胸罩也随之暴露。秦树的双手并没有停下来,它们隔着胸罩在抚摸、在挑逗

……

妈妈不由喘起了气,胸口开始起伏。

电话里传来爸爸的声音:「老婆,怎么感觉你今天说话的声音有点奇怪。」

「有吗?我一直都这样说话啊。」妈妈刻意地在掩饰。

秦树感受到了妈妈的颤抖,他的双手从缝隙中插入了胸罩里面,捏了一下妈

妈的乳头,受到攻击的妈妈闭着眼,低着头,强忍住不发出声音。

秦树顺势将妈妈的胸罩往下一推,一对娇挺的美乳展露无遗。秦树的手开始

转移目标,沿着妈妈的腰身一路经过纤细的腰,紧俏的臀,白嫩的大腿,来到了

裙摆的下沿,像抽丝剥茧般慢慢掀起妈妈的套裙。

妈妈的注意力全到了身后,以致于完全没听到爸爸在说什么。

爸爸有些急了,「老婆?老婆?你人呢?怎么不说话了?」

妈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对不起,我在改试卷,刚入神了,没注意你

说什么,老公,你再说一遍吧。」妈妈说话,感觉到屁股一凉,不用看也知道,

一定是秦树把她的裙子掀到了腰上了。

秦树没有任何停留,很直接地把妈妈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然后拍了拍妈妈

的大腿内侧。妈妈会意地分开了双腿。

爸爸在电话里重复说:「我说,我看到田琪和他男朋友去宾馆了。」

妈妈一边感受着坚硬的肉棒在摩擦她的蜜穴,一边强忍着说:「啊?什么时

候的事了?」

秦树的肉棒摩擦了一会,已经感受到小穴里面已经淫水泛滥,然后秦树扶着

妈妈的腰,大肉棒直捣黄龙,缓缓地进入了妈妈的最深处。

强烈的刺激让妈妈长大了嘴,但妈妈也不再是之前那个被秦树大肉棒操干地

人妻了,妈妈强忍住了快感,她的小嘴张地很大,但只发出很轻「嘶」的声音。

「就是昨天晚上。」那边爸爸说着:「我正好在外面撞到了。」

这边秦树已经扶着妈妈的腰身,开始前后地做活塞运动,秦树尽量不插到底,

以避免发出「啪啪」的撞击声,但大肉棒还是足够的长了,进入的足够的深了。

大肉棒的侵犯让妈妈情难自已,潮红迅速地爬上了她的脸,妈妈改成双手撑

在桌上,五官紧皱到了一块,来抵御下体强烈的刺激,而不叫出来。

电话里还传来爸爸的声音,妈妈不得已又继续把电话举到了耳边,继续只用

一只手支撑。

爸爸说:「虽然说女儿已经长大了,找了男朋友,做了那种事,也是正常的,

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秦树继续在妈妈身后操干,虽然没有「啪啪」声,但妈妈流的水实在太多了,

随着肉棒的抽插还是带着「呱唧、呱唧」的水声,而且越来越响。

秦树虽然喜欢玩这种当着丈夫的面凌辱人妻的游戏,但他知道,玩砸了就不

好玩了。所以秦树故意放慢了操干的速度,以免声音传到手机里。

爸爸又问:「所以,老婆你怎么看啊?」

秦树的抽插慢了下来后,妈妈也终于缓了过来,说:「女孩总是要洁身自好

的,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说说她。」

「你说这样怎么样,叫田琪带那孩子来家里吃顿饭,我们也替他把把关。」

妈妈说:「我们还能把什么关。不过叫来吃顿饭也不是不可以。」

这时秦树慢慢地将大肉棒插到了底,随着花心被侵犯,妈妈忍不住「嗯」了

一声。

爸爸倒没有注意,继续说:「既然你也觉得好,那我一会给田琪打个电话,

叫她找个时间。」

「嗯。」妈妈应了一声。

这时秦树觉得这样缓缓抽插不够爽,向一直在旁边看戏的苏老师招了招手,

示意她过来。

坐在一旁的苏老师看着这样刺激的淫戏,已经有点按耐不住,很快就走了过

来。今天苏老师也是穿的半身裙,秦树一手揽过苏老师,手很快撩起了她的裙子,

伸到了内裤里面,开始抠挖苏老师的小穴。

宿舍内的画面淫荡至极,两个闻名学校的美女老师现在一个趴在书桌上一边

跟老公打电话一边任由学生操干,另一个美女老师靠在学生怀里享受着学生的指

奸。这样的场景换一个人恐怕直接就要射出来。

妈妈说:「老公,还有什么事吗?」

爸爸说:「老婆,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就是想你了,找你聊聊天。」

「嗯……嗯……」妈妈强忍着低声呻吟了两声,说:「好,好,你想聊什么。」

身后的秦树和苏老师听到妈妈说话都露出了笑容,谁也没想到,贞洁了大半

辈子的纪老师会有今天。秦树的手解开了苏老师的外套,如法炮制地将苏老师的

一对美乳暴露了出来,然后低头咬上了美乳上娇艳欲滴的葡萄,快感和同感同时

传来,苏老师压抑不住,「啊」地叫了一声。

爸爸听到了,问:「谁?」

妈妈连忙说:「是苏颜,她刚走路不小心踢到了椅子。」

「哦,这样啊,苏颜又搬到宿舍跟你一起住了?」

「嗯,搬进来快两个星期了。」

这时苏老师又调皮地故意发出了「嗯」的一声呻吟。

「她又怎么了?」

妈妈回头狠狠地瞪了苏老师一眼,解释说:「她在揉自己的脚,痛的。」

苏老师调皮地笑着,与秦树接吻起来。

那边爸爸又问:「哦,哦。问问她小西最近怎么样,成绩有没有因为谈恋爱

下降?」

「小西好着呢。」

「秦树呢?他现在听话吗?」

秦树隐约听到那边说到自己的名字,忍不住用力地操了几下妈妈。

妈妈差点支撑不住,「嗯……听话着呢。」

听到妈妈这样说,秦树一下性奋起来,他当然听话,而且是非常听话。本来

已经抽插得很慢的大肉棒这时开始慢慢加快操干的速度。

「嗯……嗯……」妈妈慢慢地整个上身都趴到了书桌上,用手捂住了手机的

话筒,迎合着秦树的抽插。

爸爸感慨说:「哎,眼看着孩子们都长大了,一个个都找对象了,我们也老

了。」

这时秦树玩心大起,他抽出了大肉棒,把妈妈拉了起来,然后又按着她的肩

膀让她和苏老师一起跪在地上。秦树握着大肉棒撬开妈妈的小嘴插了进去。

爸爸又说:「你说,我们找个时间出去旅游怎么样,不带儿子女儿。」

秦树贴心地把肉棒抽了出来,插到苏老师嘴里。妈妈腾出了嘴,回答说:

「你又想什么坏主意?」

妈妈刚说完,秦树的大肉棒就插了回来。妈妈生气地抬头瞪了一眼秦树。

「我哪想什么坏主意,我只是……只是回想起我们从恋爱起二十多年,都没

怎么浪漫过,你想现在的年轻人多么会玩,我们那会都是直奔结婚主题,没有什

么花里胡哨的,现在响起来,真的是浪费大好青春。」

爸爸自顾说的起劲,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妈妈的小嘴已经被插得满是浑浊粘稠

的淫液,妈妈双眼迷离,看着秦树的大肉棒从她的小嘴里离开,淫液还仍然连接

着龟头和嘴唇。

如此淫荡的画面看得苏老师忍不住把手伸到下面开始自慰起来。

秦树用手把妈妈嘴角的淫液全部抹到了妈妈的嘴里,这时爸爸问:「老婆,

你就不想吗?」

妈妈没有办法,只好把这些淫液都吞了下去,然后说:「我们都这么大了,

还跟年轻人一样玩,也不怕被人笑话。」

「谁笑话?再说了,我们过自己的,关他们什么事,我们自个玩自个的,日

子是自己过,又不是给别人过。」

「好、好、好,你说行就行。」

「日子我都想好了,就等小西高考完,我们也好好玩他个一两月。」

「哪来那么多钱玩那么久。」

「老婆,你不要那么扫兴嘛。」

秦树这个时候正在抽插苏老师的小嘴,看着妈妈能这么淡定的跟老公聊天,

心里不由得非常佩服。然后他抽出肉棒插到了妈妈的嘴里,越是佩服,他就越想

凌辱。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刚老板打了进来,估计有什么事,我先挂了啊。」

秦树抽出了肉棒,让妈妈说了个「好」字,一等挂完电话,秦树双手扶住了

妈妈的后脑,大肉棒狠狠地刺了进去,直抵喉咙!

「嗯……嗯……」妈妈发出痛【小西的美母教师】(38)苦的声音,双手快速地拍打着秦树的大腿。

秦树等小弟弟爽够了才抽出来,把妈妈和苏老师拉了起来,让她们一起转过

身趴在书桌上,翘起两个美臀对着他。

秦树揽着两位美女老师让她们靠的紧紧的,然后扶着大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

穴里,而苏老师的小穴,则是被秦树的两根手指插了进去。

之前虽然也一直在操干,但是压抑的,这一下终于可以放开的干了!

秦树的下体开足了马力,疯狂地做着活塞运动,而且每次都是一操到底,操

得妈妈花枝乱颤,「啊……嗯……好深……啊……太快了……嗯……」

而另一边苏老师也因为G点受到了手指的来回进攻而叫的非常大声。

宿舍内两个美女老师的叫床声,此起彼伏。秦树成就感爆棚,他故意停止了

抽插,抽出了肉棒和手指,说:「你们叫我爸爸,谁叫得好听我就插谁。」

两个美女老师面面相觑,都有些害羞,要叫一个自己的学生做爸爸,实在太

疯狂了。

就在妈妈咬着牙的时候,苏老师先叫了,声音非常甜腻:「爸爸,快操我。」

秦树果然扶着肉棒来到苏老师身后,直接插了进去,开始来回操干。

「啊……嗯……啊……好爽……」苏老师忘情地叫着。

一旁的妈妈干巴巴的看着,至少之前苏颜还有手指在小穴里插,而她现在什

么都没有。过了数分钟,妈妈摇着美臀,看着苏老师在秦树得操干下到了高潮,

下体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小西的美母教师】(38)在咬一样,痒得难以忍受。

妈妈忍不住手伸到了下面安慰自己的小穴,但自己哪里能安慰的了。那边苏

老师在秦树的大肉棒的操干下明显更爽。

妈妈舔着干燥的嘴唇,像是下定了决心,脆生生地叫了声,「爸爸。」

秦树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转头问妈妈:「你刚叫我什么,我没听清。」

妈妈闭着眼,声音大了一点说:「爸爸,我想……」

「你想什么?」秦树继续问。

「我想爸爸操我。」

秦树从苏老师的小穴里抽出了大肉棒,转过身正对着妈妈说,「跪下来,叫

爸爸,我就认你这个女儿。」

妈妈看着一柱擎天的大肉棒,那根让她无数次沉沦的大肉棒,缓缓地跪了下

来,一口将大肉棒含到了嘴里,来回地套弄了数下,然后仰着头,可怜巴巴对秦

树说:「爸爸,可怜一下女儿吧,女儿下面痒死了。」

秦树得意的抚摸着妈妈的头,对着这个足足比他大了二十多岁的人妻美母教

师叫了一声:「乖女儿。」然后说:「乖,坐到桌子上面,张开双腿,爸爸这就

来操你。」

看着妈妈自觉地坐到书桌上,把腿张开成M型。

秦树知道,经过那么久,他终于完成了来这里的目标,他已经彻底把妈妈调

教成自己的玩物了,只要自己想,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玩物。以后的日子,就是

他享受时间了。然后他也可以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享受他的战果。

秦树来到妈妈身前,大肉棒直接插了进去,「乖女儿,喜欢爸爸的肉棒吗?」

「嗯……啊……啊……好深……」妈妈淫叫着:「喜欢……我最……啊……

喜欢爸爸的……肉棒了……啊……嗯……」

今天收了两个美女老师做女儿,秦树心情也非常愉快,也不再调戏妈妈,开

始埋头专心操干妈妈。

「嗯……啊……太……快了……嗯……」妈妈剧烈地摇着头,「啊……嗯…

…」

「啪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响彻整个宿舍。

秦树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不辞辛苦的在妈妈蜜穴里耕耘开垦。

「啊……嗯……不行了……啊……啊……啊……」随着妈妈的大叫,高潮来

了。

秦树其实也快到极限了,但他强忍住了这一口气。等妈妈从高潮中缓了过来,

秦树把苏老师叫了过来,说:「乖女儿,快舔你姐姐。」

苏老师听话得开始舔妈妈的胸,嘴上咬一个,另一只手抓一个。

秦树看着眼前的美景,开始最后一轮的冲刺。

「啊……嗯……嗯……」妈妈在两个人的攻击下,完全招架不住,「啊……

啊……爸爸……停一下……啊……嗯……」

但秦树当然不会停下来,他反而越来越快,「啪啪啪啪啪啪……」

秦树开始了一轮超级密集地抽插。

「啊……啊……啊……」妈妈想捂着嘴,但很快发现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

己的身体了,她的手开始随意摆弄,嘴上不由自主地开始大声浪叫:「啊……啊

……嗯……不行……了……」

「啊……」随着一声绵长的呻吟,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秦树一股股地精

液射进了妈妈的小穴里,妈妈趴在了秦树的肩上,突然开始想,「这样内射,也

许环都挡不住吧。」

而我,还在孤独地等待着李欣张小艺谈话的结果。

上一篇:我操了小姨子

下一篇:女教师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