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孽缘(2

时间:2022-06-27 浏览量:3次

孽缘(1

孽缘

作者:lkjhg 字数:9995 2013/12/0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一章节

张映荷赤身裸体地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皮肤上 还挂着水珠。镜子里的女人个子很高(张映荷赤脚身高是1米74),两条雪白 修长的大腿可以与欧美女人相比美。丰满的乳房已经不如少女时挺翘(张映荷的 乳房为37F),可是要远比同龄的女人挺拔。柔软腰身虽然还算纤细,可是, 小腹却有了少许赘肉。

细看镜子里那张冷艳的面孔,就会发现眼角上有几条细细的皱纹。张映荷轻 轻地叹了一口气,自己毕竟已经37岁了,女人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不知道 自己的美丽还能保持几年?青春不再是任何女人都无可奈何的事情。

张映荷擦干身上的水珠后,赤裸着身体走到卧室,从床上拿起粉红色的情趣 内裤穿上。当她走出红叶会所时,她看到自己的秘书郑洁已经在会所外等她。

坐在黑色的奥迪车里,张映荷开口问道:“区里面有什么事吗?”

郑洁回答道:“没有什么大事,不过王主任昨晚打电话来问,宏远电子落户 开发区的奠基仪式明天早上10点开始,他问您参不参加?”

张映荷想了一想说:“一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准时参加。”

郑洁这时又说:“海峰刚刚也给您打了一个电话,问您下午有没有时间?”

张映荷略微有些惊讶地说:“他没说有什么事吗?”

“没有,他只是说让您有时间的话给他一个电话。”

张映荷从郑洁手中接过电话,然后开始拨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后,她微笑说 道:“儿子,你找妈妈有什么事吗?”

“下午啊?下午妈妈有时间。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秘?你这傻孩子,还跟妈 妈保密。好,好,下午2点妈妈来接你。”

挂掉电话后,郑洁看到张映荷的心情不错,她一边开车一边说:“张书记, 您和海峰的感情真好,就是亲生母子也不如您跟海峰亲。”

张映荷的心情确实很好,这次省城之行让她收获不小,她任开发区管委员会 党委书记已经三年了(云海市开发区党委书记还兼任市委常委,副厅级官员)。 这一次到省里,她的后台省委副书记范振国告诉她,市委副书记杨俊杰马上要调 走了,副书记的位置空了出来,范振国已经和省委书记李国宁提出让她来接任, 李国宁同意了范副书记的意见以换取另外一件事情上范副书记的支持,如果不出 意外的话,下个月张映荷就可以成为云海市市委副书记,这对张映荷的仕途是一 个巨大的进步。

张映荷这时心情非常愉快,听到郑洁这么说后也开心地说道:“海峰是一个 很懂事的孩子,他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我却真的很喜欢他。而且,他也把我当 成他的亲妈。”

郑洁这时在旁边又接了一句:“这说明你和海峰很有缘份。”

张映荷是二婚。她的前夫是一个武警,八年前国家还没有取消农业税时,林 阳县大王乡的农民因为土地问题与镇政府大规模对持。当时的市长周启华下去调 节,作为武警上尉张映荷的前夫也跟随下去。

在周启华与农民谈判时,当时有一个因这件事亲属死去的农民拿出自制的土 火枪对准周启华开火。张映荷的前夫就站在周启华身边,危急之下张映荷的前夫 挺身挡在周启华的身前,保住了周启华的性命,而张映荷的前夫却因公殉职。

当时,张映荷才29岁,她的女儿才3岁。事后,市里为了补偿张映荷,把 才提升为科级干部的张映荷调到开发区任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这中间,时任市委 组织部长的马兰也就是郑洁的母亲和市长周启华都尽全力帮助张映荷运作。两年 后,张映荷与前夫的同事林健卫再婚。

张映荷与林健卫很早就认识。张映荷与前夫结婚后与林健卫两家经常来往, 林健卫的妻子生下林海峰后不久就病了,在病床上躺了两年就离开人世,这两年 中,林健卫对妻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这给张映荷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而且,林健 卫人也很英俊。虽然他比张映荷大六岁,再婚时他的官职也不如张映荷,张映荷 还是选择了林健卫做了伴侣。

婚后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张映荷也很喜欢林健卫的儿子林海峰。一转眼已 经八年了,如今,林海峰已经15岁了。林海峰长得像他妈妈,是一个英俊、阳 光的小男孩,很迷人。至少,张映荷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孙玉秀很喜欢她的哥哥。

从省城快到云海市里时,张映荷突然对郑洁说:“小洁,你跟我也有三年了 吧,有没有想过到下面去任职?”

郑洁今年27岁,大学毕业后第二年给张映荷做秘书,如今已经有三年了, 是正科级。她当然也想到下面去挂职,不过,她懂得这件事还得要张映荷同意才 行。她的妈妈马兰曾经对她说过,张映荷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郑洁给她做秘 书不仅仅是因为升迁快,更重要的是跟张映荷学习如何做官,如何做人。

这三年来,郑洁跟着张映荷确实受益非浅,如今听到张映荷这样说,她不禁 心中一动,随即她诚恳地回答道:“我听张书记的。”

张映荷沉默了一会说:“小洁,再给我干一年秘书吧,这对你也有好处。”

“好的。”

郑洁回答后忍不住有些感到奇怪。自己的妈妈与张映荷父女俩都有交情,张 映荷的父亲曾帮助过妈妈,后来妈妈成为市领导后也给张映荷不少帮助。自己给 她做了三年的秘书,相处也很好。可是,这次省城之行,张映荷却问自己这个问 题,而且还说对自己有好处。她相信张映荷不会骗她的,问题是,晚一年下放对 她有什么好处呢?

下午2点,张映荷开车到达自己家楼前面时,就看到林海峰站在楼下。张映 荷刚刚停下车,林海峰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说:“妈,到秀水家园。”

张映荷有些奇怪地问:“到那去干什么?”

“妈,到了你就知道了。”

秀水家园是去年刚刚建成的高档小区,保安也到位,治安也很好,是云海富 人区。不过,官员却很少到这里来住。当张映荷看到林海峰拿出通行证时,她就 更加惊讶了。

张映荷在林海峰的指引下来到一栋公寓楼前,下车后跟着林海峰上了三楼。 当林海峰开门进房间时,张映荷也跟着进去。这是一栋240平米的公寓,房子 装修得很奢华,参观了一会后林海峰露出阳光灿烂一般笑容说:“妈妈,这间房 子怎么样?这是我买的房子。”

张映荷吃了一惊:“你买的房子,你那来这么多钱买房子?”

林海峰神秘地一笑说:“一会再告诉你。妈,你先喝点咖啡再说。”

张映荷从儿子手中接过咖啡,浓浓的香味让张映荷感到口有点干渴,咖啡入 口后张映荷就知道这是顶极咖啡。张映荷今天已经意外多次了,这时,她也想知 道答案,于是对林海峰说:“儿子,你该告诉妈妈怎么回事了。”

林海峰却一点也不急,他拉着张映荷的手到窗前说:“妈妈,你看,小区的 绿化非常好。”聊了一会后,张映荷突然感到浓浓的睡意,她的腿一软,感到儿 子扶了自己一把后,她就人事不知地躺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映荷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儿子林海峰穿着 内裤光着上身站在床边。她大吃一惊,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呈大 字型躺在床上,手脚都被皮带绑着,而儿子林海峰正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张映 荷心中大骇。

第二章节

张映荷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着林海峰冷冷地说:“海峰,你这是干什 么?你这样做是犯法的,难道说你就不怕事后公安把你抓进监狱?这会毁了你的 一生的。”

林海峰摇了摇头说:“我不会害怕的,因为你根本不会报警的。”

张映荷忍不住冷笑道:“你就这么自信?”

林海峰还是不为所动。张映荷看林海峰的样子就知道他不会轻易罢手,她的 大脑在急速运转,她换了一种语气轻柔地对林海峰说:“海峰,这几年妈妈一直 很疼爱你,你很清楚。你这样对妈妈,妈妈会伤心的。而且,你爸爸知道后也会 难过的。海峰,我毕竟是你爸爸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的。”

林海峰突然站了起来,他从床头柜上拿起笔记本电脑,摆弄一下,拿到张映 荷眼前让她看。电脑画面是一张床,一会,一对男女出现在画面中,男人不时地 用手摸着女人的乳房或者屁股,而女人则不停地用手打开男人的手,同时还娇笑 着说:“你这个大色狼总是这么色急。”画中男人则色色的笑着说:“谁叫我的 小妖精长得这么漂亮,是男人看到你的大白屁股都会成色狼的。”接着,两个人 搂在一起,女人低下头与男人热吻起来。从画面上看,女人要比男人高几公分。

张映荷看到这里早已经脸色煞白,她羞怒地喊道:“够了!”

林海峰把电脑拿放到柜子上,对着张映荷说:“我这么做你或者会伤心,可 是,你却让爸爸伤心好几年了。”

张映荷闭上眼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下后说:“海峰,我是对不起你爸爸, 可是,我毕竟是你的继母,你不能这样对我的。况且你爸爸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他现在在外面也有了一个女人,我们也算扯平了。”

林海峰看着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妈妈,你可真会替自己辩解。你出轨 已经很多年了,爸爸他一直希望你回心转意,直到去年底,他为了心理平衡才在 外面找了一个女人,而且即使他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他心里还是很在意你的。 今天,我要替爸爸惩罚你。”说完后,林海峰就坐在张映荷的身边,一只手抚摸 着她的小腹,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

张映荷美丽的双眼露出恳求之意,她哀求着说:“海峰,不要这样好吗?” 看到林海峰的手还在不停地抚摸她,张映荷也死了心,她就像一条死鱼一样一动 也不动的躺在床上。

几分钟过后,张映荷恨恨地说:“你要做就快点做,总是用手摸我,你是不 是男人?”

张映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发现林海峰玩女人的手法很熟练,很准确地 找到了她身上的敏感部位(她的敏感部位在肚脐和大腿内侧)。而林海峰抚摸她 大腿内侧的手已经在揉弄她的阴部了,她已经动了情欲了,这让张映荷很难受。

林海峰彷佛没有听见她的话,继续在玩弄她的身体。一会,他把中指和无名 指伸进张映荷的阴道内,不停地揉弄她的G点,她两腿之间一会就春潮泛滥了。

张映荷强忍着高涨的情欲,大脑不停地思考。她的身体今天有些奇怪,张映 荷以前的性生活也有过心不在焉情况,至少,她到省城陪范书记的时候,大多数 都是装出情欲高涨的样子。她的身体自己最瞭解,在她内心不愿意的情况下,她 的高潮都是装出来的。可是今天,她在受这么大的屈辱和内心不情愿之下,情欲 却如此高涨,这让她有些怀疑、有些愤怒。

想到这里,她愤愤地对林海峰说:“林海峰,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林海峰这时站了起来,他脱掉内裤站在她的身边。张映荷看着那根又粗又长 的东西,内心不禁暗暗地惊讶。林海峰才15岁,身高也不过1米75,怎么他 的东西会这么大?这得有20多厘米吧!

这时,林海峰轻笑了一下说:“妈妈,对你我还用做什么吗?”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张映荷充份体会到什么是强悍的性能力以及高超的 性技巧,尽管张映荷在整个过程中强忍着从未体会过的愉悦、快感一声未吭,可 她还是高潮了三次。同时,她也对身上的这个小男孩的性能力有些惊讶。不过惊 讶归惊讶,如果这个小男孩以为凭着这种做鸭子的能力就可以让女人屈服的话, 张映荷不介意让他到监狱里体会一下后悔的感觉。

这一个多小时对张映荷来说彷佛身陷地狱,那种屈辱下的愉悦快感令她心里 更加难受。张映荷很想立即站起来拿起剪刀把他那根可恶的东西剪掉。她心里无 数次想着事后怎样把今天所遭受的数倍还给这个小畜牲。

当林海峰把精液射入张映荷的体内并给她松绑后,张映荷一声不发地穿上衣 服。她走到林海峰面前,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说了一声:“畜牲!”然后转身 走掉。

张映荷漫无目地的开着车,她的大脑也在思前想后,一会的工夫,她找到一 个僻静的地方把车停下。坐在自己的车中,张映荷开始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她的 体内还有那个小畜牲的体液,如果现在报警的话,那个小畜牲今天就得进警局。 可是,她还真不能这么办。如果让人知道一个市委常委被她15岁的儿子给强奸 的话,她会名誉扫地。不过,这也难不倒她,在市局她也有自己人,可以让自己 人秘密抓捕那个小畜牲。

想到这里,她刚想拿电话,理智告诉她这样也不妥当。自己升迁在即,无数 只眼睛在盯着自己。这一次副书记的位置空了下来,有很多人竞争,她自己就知 道组织部长李海生、宣传部长陈冬等人都是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果这件事让这些 人知道的话,这些人一定会拿这件事情来做文章。一个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的 人,又如何能管好党员干部?

张映荷思考了良久还是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她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 只能慢慢来,等自己成为副书记后再想办法。张映荷在内心发誓,一定要让林海 峰这个小畜牲在监狱里玩“躲猫猫”游戏。随后,她拿起电话给市局刑侦大队的 副队长李明学打了一个电话。

李明学的父亲是张映荷父亲的老部下,李明学能成为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也是 她帮他运作的,这个人很可靠。电话接通后,李明学学礼貌地问候了她一声,就 问她有什么事情。

“明学,我儿子你知道吧?”

“您说海峰吧,我知道。”

“明学,我也不想隐瞒你。今天,我无意中发现海峰竟然自己在外面买了一 栋房子,在秀水家园,面积还不小,有240平米,我从不知道他有这么多钱, 我担心他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一些非法的事情,所以,我想请你暗中调查一下。明 学,这件事不要声张,另外,调查得全面一些。”

“张书记,您放心吧,过几天我就会把结果给您。”

当张映荷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看到女儿甜甜地叫妈妈,她心头 一暖,正当她打算问问女儿的学习情况时,就听到女儿说:“妈,哥哥今天让一 个坏女人给打了。”

张映荷一惊,难道女儿知道她打林海峰的事了?她不动声色地问:“怎么回 事?”

女儿气愤地说:“哥哥今天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个女人,那个臭女人二 话不说就打了哥哥一个耳光,把哥哥的脸都打肿了。”

听女儿这么说,张映荷把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随即,她却更加恨那个 小畜牲。那个小畜牲哪是无意中撞了自己一下,他是用他那根可恶的东西狠狠地 撞了自己几百上千下。如今,他又欺骗女儿,让女儿骂自己臭女人,真是太可恨 了!

正当她想这些事时,林海峰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妈妈,你回来了, 吃饭了吗?”

张映荷晚上并没有吃饭,不过,她一点也不感觉饿。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说:“我吃过了。海峰,你跟我到书房来,我有些事要问你。”

孙玉秀在一旁好奇地问了一声:“妈,你找哥有什么事?”

张映荷温和地对女儿说:“小孩子不要问大人的事,快去学习吧!”

进入书房后,张映荷对林海峰说:“那些录像在哪?把它给我。”

林海峰微微一笑说:“妈妈,我就是把它给你,你又怎么肯定我不会留下备 份?所以,给不给你都没什么意义。”

“你在玩火,你知道不知道。范振国是省委副书记,他要弄死你和弄死一只 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妈妈,我又不用它来威胁范书记,他为什么要弄死我?再说,你会告诉范 书记吗?如果让范书记知道是你的儿子捉你们俩的奸,他会对你怎么想。你连这 种事都会让儿子发现,他还会信任你吗?”

张映荷愤愤地说:“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林海峰又笑嘻嘻地说:“忘了告诉你了,我在互联网上留了一个备份,如果 我24小时不上网,它就会自动上传给各大网站。”

“你……”张映荷看着林海峰,再也说不出话来。

************

开发区书记办公室里,郑洁给张书记倒了一杯水后小心地走出房间,这几天 张书记的火气很大,这让郑洁有些压力。自从五天前从省城回来后,张书记变得 和平时不太一样,有时会走神,这让郑洁有些担心。

这时张映荷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对郑洁说:“小洁,我要去办点事, 你不用跟我去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张映荷自己开车来到市里的半岛咖啡厅里,进入包间后看到李明学早已经在 里面等她了。看到张映荷进来,他把一个纸包递给她,张映荷接过后并没有急着 看里面的东西,而是对李明学说:“明学,你辛苦了。能不能先简单地把情况说 一说?”

李明学回答道:“张书记,可以的。”

“张书记,四年前海峰他突然拿出两个青花元瓷瓶暗中拍卖,交税后大概有 一亿八千多万。我也查不出他是如何弄到这两个青元瓷。随后,海峰他以合资的 形式购买了一家美国的公司股份,这家公司是在维京群岛和巴哈马两地注册的, 无法查出公司的实际股东。”

说到这里李明学有些迟疑,张映荷发现后对李明学说:“明学,怎么了?” 实际上,张映荷也被李明学所说的话极为震惊,要知道四年前林海峰才11岁, 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这时,李明学犹豫地说:“我只是有一种感觉,美国这家公司很可能是海峰 的。因为这家公司也是才成立不久的公司。要知道维京群岛和巴哈马是国际游资 运用马甲注册的地方,保密性很强,很难查出实际投资人。当然,这只是我个人 的感觉。”

李明学接着说:“这家公司带有风投性质,这几年它们重点投资在电子、网 络等一些新兴的公司,赚了不少钱。不过,这家公司很低调。这几年来,它以分 红的形式汇入海峰的个人帐户11.5亿人民币。我得说海峰真的很能干。”

“还有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海峰近两年在中药市场上买了不少名贵药材, 花了不少钱,我也弄不清楚他想干什么。”

张映荷听到这里也是心中一动,近一年里,林海峰也让她帮忙买了不少有价 无市的名贵药材,他说是一个朋友托他买的。林海峰想干什么?

回到家后的张映荷反而更加紧张。林海峰有这么多的钱,他什么样的女人找 不到,为什么要强奸她?这是不是有人给她布下的陷阱?还是说林海峰有了钱后 产生了暴发户的心态。如果是暴富后心态不稳,这反而好办,国内是权治社会, 他再有钱在权力面前也是一堆渣,就怕是有人暗中布下了局。张映荷几次想张口 问一问林海峰,到最后她还是忍了下来。

第三章节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映荷感到心力憔悴。一方面,省委范书记给她打来电话 让她近期不要出什么差错,下周省委开常委会将要确定云海市副书记的名单。另 一方面张映荷又担心林海峰会不会在这期间再闹出什么事情来,这让她精神很紧 张,心里很疲惫。

这天下午,张映荷刚刚上班就听到私人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林海 峰打过开的,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她心头升起,她犹豫了一会才接通。

「妈妈,我现在在你办公楼大院门口,你一个人开车出来吧!」

张映荷本能地拒绝道:「我下午还有重孽缘(2要的工作,没有时间,有什么事晚上 回家再说。」

「忘了告诉妈妈了,我手里有很多照片,如果你不快点出来,我就把它们贴 在大院门口,到时候会有很多人看到的。」

张映荷惊怒道:「你疯了!」刚刚说到这里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掉了。张映荷 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拿起包走了出来对郑洁说:「小 洁,我出去办点事,你不用跟着。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她想了一想又说道:「晚上昌盛集团赵董的宴会你代我去吧,跟赵董说一声 明后天有时间我会给他电话的。」说完后她就匆匆地离开了。

当张映荷开着自己的车走出大院门口时,就看见林海峰正在不远处等她,手 里还拿着一个大纸包。张映荷的车刚刚停在林海峰面前,他就迅速坐在副驾驶上 随手把纸包递给张映荷,并且说道:「到秀水家园。」

张映荷从纸袋拿出照片只看了两张她就看不下去了。第一张是她赤裸着身子 趴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撅起,两个丰满的乳房从胸前垂下来,范振国正在 自己的屁股后面用力地干着自己。第二张是范振国躺在床上,自己正趴在他两腿 之间,嘴里含着他的东西,两眼媚笑地看着他。

张映荷双手颤抖地把照片放回纸袋,气愤地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想在这里和我谈论这个问题吗?」

张映荷也知道这里不是谈问题的地方,她一边发动车一边说:「海峰,你有 这么多钱,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必这样做?你这是在玩火,你会毁了你自 己,也会毁这个家的。」林海峰沉默不语。

当他们再一次进入秀水家园的房间里时,林海峰反手锁上门后对张映荷说: 「你是自己洗澡还是要我帮你洗?」

张映荷知道今天躲不过去了,她气愤地说:「我自己洗。」

张映荷匆忙地洗完澡却发现浴室里没有浴巾,她只好穿着内衣走到卧室,这 时,林海峰已经洗好澡只穿着内裤在等她,张映荷彷彿上刑场一般躺在床上。

林海峰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一会,忽然说:「妈妈,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你 无法反抗,那么就去享受。」

张映荷知道这句话,可是,事到临头她的心中却充满了不甘。张映荷不是那 种被威胁后不会反抗的女人,她也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轻易放弃的,她只是在 等待机会,只要时机成熟,她会毫不犹豫把林海峰送进地狱。

林海峰轻柔地把张映荷的内衣裤都脱掉,一双修长的手在张映荷的颈部柔和 地按摩起来。张映荷惊讶地望着他说:「你干什么?」

「不要说话。」林海峰说完后继续按摩。他的手时而轻时而重,而且变幻着 不同的手法。当他从颈部沿着肩膀按到胸部时,他的手先是在腋下及胸部周边或 轻或重地按。即使张映荷内心很不情愿,她也承认按摩得很舒服,而且到了胸腹 部时渐渐勾起了她的情欲。当林海峰的手掌压着她的乳头轻柔地转动时,张映荷 知道自己的乳头硬了。

这时,林海峰的双手轻轻抬起,几根修长的手指快速地、连续地弹过她的乳 头,一阵酥、麻、酸、痒的感觉由张映荷的两个乳头传向大脑,她舒服得几乎呻 吟起来。为了不让自己叫出来,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

林海峰的手又开始向下按,已经开始按她的小腹下方接近阴部。一阵阵舒适 的快感让张映荷感到恐慌,她紧紧地抓住林海峰的两只手说:「不要按了,快来 吧!」

林海峰笑了,他说:「妈妈,难道你会因为我把你按得舒服,你就会放弃报 复我吗?」

张映荷听完这句话愣住了,她的手也渐渐地松开。当林海峰在她的大腿根部 及阴部按摩时,张映荷的呼吸早已经变得粗重异常,她的花蜜处水流不断,这时 候,她清楚地感觉到她那黄豆大小的阴蒂从包皮中露了出来。当她的情欲快要达 到顶峰时,林海峰再一次用几根手指轻柔地连续弹过她那又红又硬的阴蒂,这一 瞬间,一丝轻微的楚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传向她的大脑,她高潮了。

当张映荷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时,看到林海峰站在床边拉住她的双腿, 把她两条大腿弄成M型,同时蹲下身来开始亲吻她的花蜜处。张映荷惊呼一声: 「不要!脏。」

张映荷在和林海峰发生关系前有三个男人。她的前夫和现任的丈夫都是比较 传统的男人,并没有给她口交过。而她的情人范振国因为自持身份也没有给她口 交过,倒是经常让张映荷亲他的东西。所以,当林海峰亲她的花蜜处时,她本能 地用手推林海峰的头,可是,从她花蜜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却让她两只手的力量越 来越小,到了最后,她的手已经变成抚摸了。

正当张映荷沉迷于柔软、湿润的舌头给她带来新奇的快感时,一个油滑的手 指缓慢却坚定地插入她的肛门。微微的满涨感让张映荷清醒过来,她本能地扭动 着屁股喊道:「拿出去,快拿出去!」

这根手指抽送了几次后就拔了出来,张映荷松了一口气,随后,她又沉浸在 快感当中。她并没有注意到,林海峰在拔出手指后把两根手指插入床下边的一个 瓶子里,瓶子里装满了无色的油状液体。

过了一会,张映荷再次感到有手指插入自己的肛门,只是让她感到惊奇的是 肛门处竟然传来一种奇特的快感。这一次,无论张映荷怎么喊,这根手指总是在 不停地抽送,两处传来不同的快感只让张映喊了几下她就不再坚持了。

花蜜处快感不断,肛门里的手指已经由一根变成两根,而且抽送的频率也不 断地加快,奇特的快感也不断地增强。张映荷只维持了几分钟就崩溃了,她泄身 了。

当张映荷清醒过来时,她看到林海峰脸上正露着一丝坏笑地看着她,她的脸 腾的一下红了起来。随即,她不禁在心里咒骂起来,这个该死的小色鬼,竟敢把 这些下流的手段用在她身上,等着看吧,她会让他为这些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正当她糊思乱想的时候,林海峰已经挺起他那巨大的东西,分开她那修长、 雪白的大腿凶猛地插进她的体内。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林海峰变着花样的干她,每一种姿势都把她干得快 感如潮。张映荷并没有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她自己非常配合地让林海峰干她, 她只是竭尽全力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当林海峰把白色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时,张映荷已经筋疲力尽,她如同一堆 肉泥一般瘫软在床上。过了一会,她才慢慢地坐了起来,正当她想拿起内衣到浴 室里清洗一下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张映荷气愤之中带着一丝慌恐, 她不知道林海峰要干什么?

她急匆匆地清洗了一下身体就开始寻找衣服,可惜,其它房间不是没有衣服 就是门被锁住。当她赤身来到客厅时,看见林海峰正赤裸着身体坐在客厅的沙发 上。看到她进来,林海峰笑了笑说:「妈妈,你来了,坐吧!」

张映荷这时也冷静下来,她就这么赤裸着身子走过去坐在林海峰的对面,只 是,出于女人的本能,她的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

这时,林海峰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递过一杯咖啡说:「妈妈,你刚才出了不 少汗,也流了很多水,口渴了吧?喝杯咖啡吧!」

张映荷刚才从床上起身时就发现床单湿了一大片,这是她这么多年性生活从 未有过的事,这时听林海峰这么说,她的脸微微一红。好在多年的官场生涯早已 经把她的脸皮练得厚实,她只当未听到一般接过咖啡,喝了一口,静静地看着林 海峰,看他想要干什么。

「妈妈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强奸你吗?我这就告诉你原因。」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