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新闻头条 >> 文化 >> 正文

悍匪系列 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

作者:    栏目: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07 15:06:08

内容摘要:首先推一波悍匪系列作品1《强扭的瓜也甜》(沈千里、李大喜)2《果子棋缘》(江百川、张大海)3《缘来是朱》(聂十方、朱未)4《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凤九天、关山水)5《悍匪系列外传之捡到一个宝》(萧临、柳树)6《悍匪系列前传之尚书夫人》(万仞山、黎仅)...

  首先推一波悍匪系列作品

1《强扭的瓜也甜》(沈千里、李大喜)

2《果子棋缘》(江百川、张大海)

3《缘来是朱》(聂十方、朱未)

4《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凤九天、关山水)

5《悍匪系列外传之捡到一个宝》(萧临、柳树)

6《悍匪系列前传之尚书夫人》(万仞山、黎仅)


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故事章节1

这样下去不行啊。坐在酒楼的雅间里,凤九天对著满桌的美味佳肴,却无心下箸,他的脑海里还是几天前在荷花山上见到的那惊人一幕。

“没想到啊没想到,聂十方你个不争气的,之前是怎麽说的,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步百川与千里的後尘,结果怎麽样呢?那个朱未长得甚至还比不上大喜和大海呢。”

凤九天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著,表面上是为聂十方的不争气而愤恨,其实是对他自己未来婚姻的担忧。

“怎麽办啊?这样下去,我不会也步了他们的後尘吧?”之前如果有人对他说这种话,凤九天一定会笑得打跌,不过如今,严峻的形势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承认命运的可怕。

“不然我干脆就在认识土包子之前把寒芳那个女人娶了,或者找个才貌双全的闺秀做妾,能否就把这可怕的诅咒给破解了呢?”凤九天仰头沈思,他倒不是妄自尊大,身为当今太後最疼爱的外孙,皇姑与天下兵马大元帅凤武之子,京城最大的名门望族之一凤氏家族中的嫡系传人,他是完全有这个实力将公候千金娶来做妾的。

恶狠狠戳了一筷子离骨的东坡肘子。他真是不甘心啊,娶寒芳那种女人,还不如一头撞死来得痛快,自己不缺钱不缺权,至於为了那个五派盟主的位子将後半生葬送了吗?这是个值得好好考虑的问题啊。

凤九天叹气,经过这几次事件,他的确已经不愿意再娶寒芳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他又不是脑子有病,娶个丧门神母夜叉回去供著。只看荷花山那些土匪喽罗对朱未的拥护,就知道那女人多不得人心了,让土匪们宁愿有个男押寨夫人也不愿接受她。

楼下忽然一阵嘈杂,凤九天拿起一壶酒探头往下望,一边喝著一边看热闹。

原来楼下是一队商人,约有二十几个,大概是半路相遇就结伴而行的。

只听其中一个人高声道:“嘿,我告诉你们,若说这天下男人们最过瘾的去处,既不是什麽青楼妓院,也不是什麽秦淮河畔,而是落凤城。那里的女孩子们啊,个个开放的很,还有许多西洋的女孩子,穿著洋装,露著雪白的胳膊大腿,啧啧,那皮肤嫩的,能掐出水儿来,而且说话一点都不像别地方的女子扭扭捏捏的,啧啧,男人只要去了落凤城,啊,那简直就是到天堂了。”

落凤城?这名字让凤九天心里一动,他知道这个地方,据说民风开放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而且因为是各国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心,除了开放之外也没有什麽别的集体违法的事情,所以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规定此城女子到别处去,就不许如在落凤城那样肆无忌惮,以免引起士大夫和老学究们的反对声潮。

凤九天的家族和紫霞派在落凤城都有许多的生意买卖,那是个大城,论起地理范围,比京城还要大两倍,且经济空前的繁荣,每年单单在那里的收益进项就占全族全派利润的十分之一。

不过因为落凤城这个名字,凤九天却从来没有去过那里,虽然他早就心生向往,但一想到自己姓凤,跑到落凤城去,岂不是自己去触霉头吗?因此那里的生意都是心腹的属下在打理。

如今正是百无聊赖间,且因为聂十方的最後沦陷而让他也对自己的前途陷入茫然与恐慌中。在脑海中勾勒了那商人描述的美妙风情後,凤九天一拍桌子:不管了,就去落凤城见识见识那里的旖旎风光,也许还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子呢。

论年纪,凤九天是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但若论起果断决绝,心狠手辣,以及经商的头脑和武功,他却不逊色於其他三人中的任何一人。

因此做了决定後,他便立刻来到紫霞派开设的钱庄,将口袋里的一千两银票换成散碎银子和铜钱,五百两金票都换成金豆子,不等出门,身边跟著的两个随从阿舍阿得便进来了。

阿舍一进门就笑道:“爷不是去荷花山了吗?还以为你能在那里盘桓几日呢,却又火烧火燎的将我们叫来干什麽?”

阿得则面无表情的递过一摞票据,淡漠道:“爷,这里共是九千九百万两银票和三百万两金票,你说要游山玩水,所以我多准备了一些,你看够吗?”

凤九天点头道:“正好,我身上还剩大概两百万两的银票和几万两金票,此次去落凤城,若有好东西要买些回来,不够的话那里有凤氏家族和紫霞派开的银庄,再去支取就是了。”

他喜欢在身上多带些钱,必要的时候挥金如土一把,所以对阿得的做法十分满意。

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2

“落凤城?”阿舍疑惑的问道:“爷不是不喜欢去那里吗?总说那里的名字不吉利。怎麽这回……”

不等说完就对上凤九天冰冷的视线,这小子立刻醒悟过来,连忙谄媚笑道:“嘿嘿,我就说爷是多虑了,这天下间哪还有能把爷给弄落下来的人和事啊。行,我这就去飞鸽传书,让那里的负责人赶紧收拾出一处庄子给爷住。”

“算你小子机灵。”凤九天笑骂一声:“好了,我们走吧,如今已是秋天了,听说落凤城的除夕和元宵是天下最热闹好玩的节日,咱们这次在那里多住些日子,玩够了再回来,到时寄点东西给师傅和外祖母他们拜年也就是了。”

说完翻身上马,爱驹御风不满的长嘶一声,凤九天笑著拉拉它的耳朵道:“御风乖,等出了城,官道上随你撒开蹄子欢跑,这里却是不行。”

语罢直起身来,见阿舍和阿得也都上了马,他叹口气道:“阿得,现在我们是要去游玩,不是去仇家那里算帐恐吓,用不著你那副脸孔吓人,你可不可以露出点笑容啊?”

阿得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咧开嘴唇。顿时前方响起几声尖叫,凤九天一拍额头,呻吟道:“算了算了,你就还是那副样子好了,你这叫笑吗?这叫扮鬼吓人。”

想了想又自言自语道:“你要是肯给爷我面子,等到了落凤城,把面部表情放柔一点就行了,否则就算有女孩子想亲近我,也都得被你吓跑了。”

阿舍忍不住笑了起来,阿得继续面无表情,就在这巨大的反差中,三匹马悠闲的向城门走去。

×××××××××××××××

一个月後,凤九天一行到了落凤城,进了城才发现,这里远比传说中的还要热闹繁华。

街上店铺林立,人潮不断,男男女女都穿著华美的衣服,女子们刻意走得高雅而华贵,挺著高耸的胸脯,昂著头,向路人炫耀著自己的美丽姿容,只略略望了一眼,凤九天便发现了好几个尤物,不由得庆幸此次落凤城一行,自己算是来对了。

城门口早有人接在那里,是紫霞派在这里的总管事的,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一个中年人,叫李强,他每年回山寨报帐时都能和凤九天见几次面,当面向他报告一些生意发展和规划,因此两人也算是熟悉。

凤九天下了马,李强吩咐左右的小厮牵了缰绳,一边陪笑道:“接到当家的要来的消息,整个落凤城都沸腾了,不瞒当家的说,咱们凤氏家族和紫霞派在这里的生意,那可是头一号,多少人指望著咱们发财吃饭呢,这不,你人还没到,送礼给我的都快挤破门了,本地的,外地的,还有那些西洋人,哪个不使劲儿的巴结啊,就盼著我能安排他们和主子见上一面,请顿饭。”

凤九天斜睨了他一眼,一把檀香扇子在手里轻轻的敲打著:“那我要恭喜李大哥你财源广进了,想必送的东西都不是什麽普通货色吧?”

李强道:“那是,当家的你是没看见,就龙眼大的珍珠送来十颗,那都不算好礼。不过我可一点都没敢收,我知道当家的这次是来玩儿,见不见他们还两说呢,哪敢就私自安排了啊。”

“这还差不多。”凤九天满意的绽开一丝笑容,对於自己在落凤城的巨大影响十分满意。

阿舍则热情的上前拍了拍李强的肩膀道:“强哥少说这些不著边际的话了,住处安排好了吗?”

“早就安排下了,距此地不到十里,有一处特别幽静的山庄,虽比不上明月别苑,却也差不多了,正巧前些日子主人需要钱周转,我就买了下来,让工人们日夜赶工修葺重建了一番,又买了几十个伶俐的丫头小厮在那里等著伺候,包管当家的一进去就会满意。”

凤九天点头道:“很好,今日我也乏了,等明天再逛,李强你前头带路,先去歇一晚吧。”他是个重享受的人,听见有这麽舒适的地方,不由得十分满意,当下就让阿得赏了李强十两重的一个元宝。

来到那处名叫“栖凤园”的庄子,果然见里面幽静雅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八角飞檐都掩映在花木葱茏之中。

落凤城地属南方,四季如春,只有深冬时节才能冷上两三个月,因此是有名的花城。这庄园里更是种了许多名花异草,此时尽皆开放,争奇斗豔,花香怡人。待到进了屋子,只见屋中应有尽有,富丽却不庸俗,精致中透著古意典雅,的确很合凤九天的口味。

於是就在此处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三人神清气爽的爬起来,准备到大街上好好的玩逛一番。

天色尚未大亮,落凤城的街道两旁就已经挤满了卖各种早点小吃的摊子。三人正好没有吃早饭,於是拣了一家干净的小铺子,要了油条豆浆,煎荷包蛋慢慢吃著,一边看著来来往往的各色行人。

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3

“你这个土包子,我今日就是特意起个大早,领你来尝尝这里的特色早点,别不领情了。”

忽然从门外传来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在这小小的店里如同响起了一串风铃,听起来就让人感觉舒服惬意无比。

凤九天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神采飞扬的俊俏女孩,毫不避嫌的拉著另一个男子的手,咯咯娇笑道:“进来吧表哥,不会花很多钱的,我请你还不行吗?你啊,要赶紧将乡下的那些土气去掉,才能真正融入落凤城嘛。”

“乡下”这个字眼让凤九天猛然警觉起来,想起刚刚女孩说得话,似乎口中的土包子就是指这位低垂著头,一副难为情样子的表哥了。

他心中警铃大作,虽然觉得那女孩容貌豔美,行动举止爽利,言语又动听,非常合自己的胃口,却不得不强迫自己低下头去,无论如何,他是绝对不要和弟兄们一样栽在一个土包子手里的。

“三妹,俺……俺自己来吧,这麽多人……让人看见……有些……有些不好意思。”低沈的软糯的声音,比起女孩子的动听,丝毫不逊色,且别具另一种特有的风情味道。

“哎呀,都十年了,你怎麽还是和以前一样害羞。”

女孩子略微不满的声音响起,然後两人坐在凤九天的旁边,女孩招手叫来小二,也要了豆浆油条荷包蛋,又对她的表哥道:“你尝一尝了,这家的荷包蛋很好吃呢,微微带点咸味,香嫩可口。”

她说完妙目在店中环顾了一周,最後视线猛然落在凤九天的身上,眼睛随之一亮,大大方方的过来伸手道:“公子你好,我叫楼三凤,可以认识一下吗?”

凤九天早就听说落凤城民风开放,女孩子若在当街遇见自己心仪的男子,为免失之交臂,可上前索问姓名,而男子绝不能拒绝,就算你对这个女孩没有意思,也要在日後见面时说清楚,而不能当面拒绝她。

“你好,凤九天。”一边说著,他一边向旁边的高危险物──楼三凤的表哥看过去。

只见那男子也正向自己望过来,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面貌十分平凡,眼里闪著局促不安的光芒,只和自己对了一眼,便别开目光,过了一会儿又将目光投注在楼三凤的身上,似乎盼著她早点回到座位上。

凤九天嗤笑一声,暗暗松了口气,心道没什麽可怕的,这个土包子男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地方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倒是眼前的楼三凤,引起自己不小的兴趣。

他喜欢美丽而大胆的女子,这个女孩无疑全部具备,而且她那股在大家闺秀身上根本看不到的伶俐清爽与飞扬的神采,都让凤九天欣赏赞叹。

反观那枚高危险物,他正不安的搓著手,看得出是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和爱害羞的人,而且一副卑微的样子,没有半点豪气可言,普通的鼻眼更是勾不起他的半点兴趣。无论从正面侧面前面後面看去,都是他最不待见的那种人。

凤九天彻底放心了,老天爷就算想塞给自己一个土包子,也绝对不会选这种土包子塞给他的,最起码也要有出色的外貌,而且豪气干云,这样才有可能引起自己的兴趣嘛。像这种三流货色,就算把他脱光了塞进自己的被窝里,他也会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

“啊……凤……”对面的楼三凤忽然惊叫起来,接著又蓦然放轻了声音,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方悄声道:“是那个凤九天吗?传说中落凤城里所有生意的领军人物,凤九天吗?”

“哦,小姐实在太夸奖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有重名的机率应该不大。如果小姐不嫌弃,请坐下说话吧。”

凤九天微微笑著,他擅长利用潇洒的笑容让自己想要捕捉的猎物神魂颠倒,然後再慢慢享用。

楼三凤兴奋的坐了下来,陷入自己可能是凤九天第一个邀请坐下的女孩子的美妙幻想中,刚才被她拖来见世面的表哥,则早就被她抛在了脑後。

凤九天微笑著和楼三凤天南海北的闲聊,他发现面前的女子不但容貌出众,才学也是十分惊人的,而且她对於各个地方,似乎都了如指掌,甚至连西域波斯的风土人情,都能侃侃而谈。

一问之下,才知楼三凤家也是商人,她从小就被当男孩儿养大,随父兄走过不少地方,最远的一直去到埃克国。

两人谈的投机,桌子上的东西转眼间就吃的差不多了。

凤九天的心脏陷入空前兴奋的状态,他很清楚对面的女孩赢得了自己极大好感,说不定就是他的真命天女,这可真是太好了。他几乎都要跪下感谢上苍,感谢它赐给了自己一个女孩儿,而没有像沈千里聂十方江百川那样,对旁边的普通土包子青眼有加念念不忘。

悍匪系列之逼男为妻──4

“凤公子,很高兴认识你,我们楼家和你们凤氏家族的生意也有一些往来,不知能否邀请公子闲暇时到我家来玩呢?”

桌子上最後一滴豆浆也被喝完,楼三凤见他们实在没有再呆下去的理由,於是大方告辞,并且聪明的提出了邀约。

“佳人有约,敢不从命麽?我初到落凤城,正好想在此地好好的逛一逛,就差一个向导,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三小姐做我的向导。”

凤九天站起身,他已经知道楼三凤在家里排行第三,这里的人都管她叫楼三小姐。

“好啊,正好我今天也没有事情呢。”楼三凤站起身,她刚刚把阿得叫得豆浆油条都吃光了,此时饱得很。

而被抢了食物又被勒令不许出声的阿得则恶狠狠看了她一眼,凉凉道:“三小姐能脱身吗?你表哥似乎还在那里等你呢。”

“啊,表哥。”楼三小姐此时才想起自己是带了个人过来的。连忙几步来到那个坐在座位上默默等她的男人面前,陪笑道:“表哥啊,你有没有吃完?如果没有就在这里慢慢吃,吃完回家好了。”

她从精致的荷包里拿出一块碎银子:“呶,这些钱留给你付帐,剩下的你就在街上随意买些喜欢的东西吧。”

那位表哥一下子站了起来,紧张道:“三……三凤,俺……俺不太认识路啊……”

不等说完,楼三凤就微微皱起柳眉,沈吟道:“不然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她转过头征询凤九天的意见:“凤公子,不好意思,我表哥才来到落凤城,还没怎麽出过门呢……”

凤九天满不在乎道:“没关系了,让表哥和我们一起走好了……”然後他走上前一步,热情的对著那土包子表哥自我介绍道:“表哥啊,我叫凤九天,请教一下你的名字了。”

“谁……谁是你表哥。”意外的,那男子竟似乎对凤九天有些敌意:“俺……俺叫关……关山水,你……你就叫山水哥好了……”

他紧走几步,来到楼三凤身边,像是护著心爱肉骨头的大狗一样拉住表妹的手,将她拖到自己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