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新闻头条 >> 历史考古 >> 正文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作者:    栏目:历史考古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17 15:13:09

内容摘要: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是著名的宋氏三姐妹,她们对20世纪的中国拥有不可思议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三姐妹后因政见不同分道扬镳,但在抗战初期,她们不计前嫌,携手一致,进行了一次真正意义上政治生涯中的联合——1940年宋氏三姐妹联袂重庆之行,以鼓舞国民的抗战热情。...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宋氏三姐妹

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是著名的宋氏三姐妹,她们对20世纪的中国拥有不可思议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三姐妹后因政见不同分道扬镳,但在抗战初期,她们不计前嫌,携手一致,进行了一次真正意义上政治生涯中的联合——1940年宋氏三姐妹联袂重庆之行,以鼓舞国民的抗战热情。

在重庆,宋氏三姐妹频频联袂出席各种公开活动,她们一起对美国广播,宣扬中国抗战到底的决心;一起安抚伤兵,视察防空洞,甚至一起穿旗袍,在重庆街头走秀以倡导“新生活运动”。

今日推送选文,为读者揭秘宋氏三姐妹相聚重庆的这段历史。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杨雪

1940 年3 月31 日,宋氏三姐妹在香港启德机场登上中国民航公司专机DC-3 型飞机,飞往陪都重庆。十多年前分道扬镳的三姐妹这次联袂赴渝,轰动全国。

宋霭龄和宋庆龄是第一次到重庆。正午时分,飞机降落在重庆的珊瑚坝机场。侍从室主任张治中到机场迎接,并再三解释说蒋介石正在主持一个重要军事会议, 不能亲自前来迎接三位夫人,希望她们理解。

对宋庆龄而言,这次到重庆有着特别的意义。她作为蒋夫人宋美龄的贵宾赴渝,表示结束了与蒋介石在政治上的十年对峙。这是她第一次踏上国民政府陪都重庆,自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宋氏三姐妹此次联袂赴渝也有着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她们用行动证明,汪精卫的投日和分裂国家的行为只不过是大环境下一个不和谐的插曲,民族团结的根基、抗日战争的前途依然都在。不少人对民族团结和抗战前途的担忧也因此烟消云散。

共产党的《新华日报》以及国民党的《大公报》都对此做了报道,并对三姐妹特别是宋庆龄的到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两大报社均表示,三姐妹以实际行动,向海内外和全国人民显示了她们心系团结抗战和民族解放大业、抛弃前嫌共赴国难的博大胸怀。

宋氏三姐妹到重庆后,顾不上休息,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活动。

4 月3 日,霭龄和庆龄在小妹美龄的陪同下,视察了“新生活运动”妇女指导委员会,并与该会全体工作人员合影。她们随后又接见了“妇指会”高级干部训练班学员,并与学员们共进午餐。考虑到第二天是儿童节(国民政府规定4 月4 日为儿童节),当天下午,她们一同驱车前往乐山,探望了战时儿童保育会第一保育院的500 多名孩子。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见到这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姐妹三人都很高兴,没有孩子的宋庆龄和宋美龄对孩子尤为怜爱。保育院知道三位夫人要来,还做了提前准备,让孩子们表演了精彩的文艺节目。节目表演完毕,三姐妹把带来的小礼物分发给大家,并与孩子们合影留念。在离开保育院的归途中,三姐妹还参观了“新生活运动”妇女工艺社,对妇女们所做的工作表示了肯定和赞扬。

4 月7 日,宋美龄为两位姐姐在黄山官邸举行“为欢迎孙、孔两夫人莅渝”盛大欢迎会。冯玉祥夫人李德全、邵力子夫人傅学文、吴国桢夫人黄卓群以及英国驻华大使的夫人等180 多位重庆妇女及国际友好人士受邀前来参加欢迎茶会。

黄山官邸是蒋介石在重庆的抗战指挥中心,重庆屡遭敌机轰炸,指挥中心是重庆为数不多的安全之地,绿树掩映下的一幢幢小楼雕梁飞檐、精巧别致。时值春天,官邸周边芳草如茵,花团锦簇,使在场的贵宾都心情大好。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欢迎会设在大草坪上,当三姐妹拉着手走进会场时,中外来宾全体起立,一齐鼓掌欢迎。能看到三姐妹同时出场,人们都显得很兴奋。三姐妹款款而行,宋庆龄神情自然、质朴,显得很恬静;宋美龄活跃、自信,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大姐宋霭龄庄重而内敛,给人一种老大姐应有的老成持重的感觉。

宋美龄首先致欢迎词,她强调孙夫人和孔夫人不仅仅是自己的姐姐,更是全国姐妹们的同志。两位姐姐抗战以来为国家、为民族所做的一切努力有目共睹。宋美龄在讲话中提到,抗战以来,二姐在国外努力做宣传工作,大姐在上海为伤兵和难民做了不少工作,最近她们在香港做推动“伤兵之友”活动。她这次赴港求医,有幸能与两位姐姐并肩作战,做了不少有意义的事情。现在,她将两位姐姐请到重庆,希望她们能够长住重庆,领导妇女工作。全场响起热烈掌声,表示赞成这一提议。

宋庆龄紧接着发表讲话。她表示这次回重庆,看到不少被日军轰炸的残迹,知道还有很多同胞在受苦受难,感到十分难过。她希望更多的妇女姐妹们团结起来,多做实际工作,“多参加国民大会,因为民主政治的实施与妇女解放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宪政运动和妇女也是不可分离的”。

宋庆龄讲完话之后,宋霭龄也应邀讲话。她表示虽然身在外地,但是一直心系重庆,希望全国姐妹们都能继续努力工作,“要以忠诚来贡献祖国,这只是为了一个可以在短期内达到的目的——造成一个新的强盛的中国”。

欢迎会过半时,蒋介石才姗姗来迟。原本老蒋也知道这个茶会,但是他上午有公务缠身,没能及时出席。当初三姐妹抵达重庆时,他因为参加军事会议没能亲自到机场迎接,这次再缺席就有点说不过去,况且这还是一个和宋庆龄冰释前嫌的机会。于是,他让孔祥熙“压阵”部门例会,自己先“逃”了出来。

蒋介石作为“二战”时期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又身为宋家女婿,对宋氏姐妹的此次到访,他做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孙夫人和孔夫人到重庆来,不仅是全国的姊妹们喜欢,而且是全国的民众都喜欢的事情,因此,我代表全国民众表示欢迎。” 会后,在宋霭龄的提议下,蒋介石愉快地与三姐妹一同合影。也许,这样和谐的场景只能在抗战的特殊背景下才能看到。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4 月8 日,宋庆龄造访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华日报社,并题词:“抗战到底。”同一天,宋氏三姐妹赴“伤兵之友”社总医院——第五陆军医院慰问伤兵。

在重庆期间,姐妹三人日程都安排得很满,她们除了出席各类会议、向抗战团体发表讲话之外,还参观了工厂、学校和机关部门。她们走到哪里,群众就跟到哪里。

在此期间,日军战机一直对重庆骚扰不断,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在他的安排下,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邀请宋氏三姐妹于4 月15 日通过电波向美国听众演讲。

宋庆龄在重庆期间,并没有住在姐妹家中,而是独自安顿下来。之所以这样做,除了因为不喜欢警卫森严的控制之外,还方便社会进步人士和共产党方面相关人员找到自己。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就在演讲的前一天晚上,日军再次派飞机轰炸重庆,这一次差点打中了宋庆龄所住的房屋。空袭警报解除过后,宋庆龄去城内四处查看,看到到处被炸的凄惨场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让她更加坚定了信心,第二天要在广播中狠狠揭露法西斯的侵略本质。

4 月15 日,三姐妹按计划分别来到了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这场广播由美国ABC 电台向全美转播,三姐妹用英文广播,这样的号召力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据说,在听到三姐妹演讲的第二天,数千名纽约的大学生上街集会游行,声援中国抗战。美国国会内部显然也受到了影响,部分国会议员向国会递交了对日制裁意见书,美国国内舆论也倒向支持中国抗战这一面。显然,宋氏三姐妹的联袂演讲达到了预期效果。

日本人对宋氏三姐妹在重庆的所作所为非常愤怒,他们用行动做出回应。日本飞机更加频繁地“光临”重庆,姐妹三人索性钻进防空洞,聚在一起讨论当前形势,商讨相应对策。

在重庆期间,只要三姐妹联袂出场,就少不了摄影记者争先恐后的抢镜头。很多照片上都能看到姐妹三人,脸上常常挂着微笑,给人亲切的感觉和美好的希望。在那个充满恐惧和悲伤的时代,她们仿佛成为了这座城市的希望。


宋庆龄三姐妹 抗日战争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安排完在重庆的日程后,宋氏三姐妹又决定去四川成都。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沿海沿江各类工矿企业、高等学校及文化团体纷纷迁至四川,成都也因此成为中国的大后方。三姐妹经过商议后,决定去那里看望当地的抗日军民和妇女儿童。

4 月25 日,宋氏三姐妹前往中国合作社成都事务所,受到了数百名女工的热烈欢迎。宋美龄在短暂演说中赞扬了合作社为抗战所做的贡献,并希望更多的爱国妇女积极加入,进一步扩大合作社。

在参观合作社毛纺班过程中,一些女工正在赶制军衣。宋美龄也来了兴趣,她坐到缝纫机旁,亲自动手为抗日将士缝制军衣。随行的美国摄影师及时抓拍了这一场景,不久,这张照片就刊登在国内各大报刊上。

宋美龄在成都期间,还别出心裁地组织了一次励志社茶会,欢迎两位姐姐的到来。宋美龄此举,其实主要是为了二姐宋庆龄。这次好不容易说服二姐到四川,她和大姐都心照不宣地利用机会对宋庆龄进行“感情投资”,尽量消除姐妹之间的隔阂。

由于宋氏姐妹的极大影响力,尽管工作人员一压再压,这些茶会上,成都各界到会人数还是超过了400 人,比在重庆黄山官邸那次欢迎会还要盛大。三姐妹均在会上发表了演说,强调了妇女在抗战中的重要作用,希望姐妹们都能够积极参与到这场全民族的抗战中来。

宋氏三姐妹的这次重庆之行,成为了中国抗战史上的一段佳话。特别是宋庆龄,不计前嫌,为了民族大业和姐妹们团结在一起,更是赢得了众人的称赞。宋氏姐妹团结抗日的活动影响深远,使得中国人民团结抗战的阵营更加巩固和纯洁,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本文选自《宋氏三姐妹之间的恩怨纠葛》

△文中配图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