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剑嵴的倒影】 (20 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吗?)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1次

【剑嵴的倒影】 (20 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吗?)

20 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吗?

燕飞云看见血花从夏文怡身上喷出,不由悲痛万分,一声虎吼后不理身后的

陆琪城,使出十成功力,一掌往吴啸天胸口拍过去。吴啸天的软剑剑柄上上有根

银线和他手腕连在一起,他一剑刺中夏文怡后就使劲一拉,剑锋就脱离了夏文怡

身躯。他那剑在空中绕了个弯,直刺燕飞云后背。

燕飞云感到身后一阵劲风,知道情况危急。可是他恨吴啸天出手狠辣,对背

后那一剑居然置之不理,掌势丝毫不减,继续打向吴啸天心口。吴啸天心想就算

自己能够一剑取这蒙面人性命,他这一掌若是命中心口,自己也要陪着他一起见

阎王爷。仔细衡量后,吴啸天顾不得杀敌了,双掌齐出迎上燕飞云那一掌,先自

救再说。

两人三掌相碰,吴啸天身躯剧震,一口鲜血从他嘴里流出来,人也被震得往

后退。吴啸天人一退,他那一剑也失了准头,和燕飞云擦身而过。可是燕飞云虽

然震伤了吴啸天,但他自己也同样的受了内伤,嘴角溅出了鲜血。

陆琪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打定主意给燕飞云来个一剑穿心。此时吴啸

天的软剑正在燕飞云身旁掠过,燕飞云马上一手抓紧那剑把陆琪城的穿心剑挡住。

他同时用力一扯,想把吴啸天拉过来再添一掌。可是吴啸天扎稳马步,一时

间两人相持不下。

陆琪城眼看燕飞云只能腾出一只手,拼命一剑一剑地刺过去。燕飞云只剩下

一只左手,只好尽量以空手入白刃来应付。从然如此,燕飞云还是被陆琪城在手

臂上割了好几口血痕。

吴啸天突然仰头狂笑,「哈哈哈!本座晓得你是谁了!大哥,这些年你还好

吗?」他虽然认不出燕飞云新的剑招,可是一旦比拼内力就认出了眼前这蒙面人

就是被自己暗算后投崖的义兄。

燕飞云听了吴啸天这一句义兄,不禁心神激动,两人间的一切恩恩怨怨一股

脑儿地涌上心头,和媚儿新婚燕尔时的快乐也同时浮现眼前。吴啸天趁燕飞云一

时失神,立刻死劲一拉,燕飞云终于被他拉得马步一摇。陆琪城的剑也趁此良机

飞刺向燕飞云脖子。

眼看燕飞云已经避无可避了,一声娇吒在天上传来。陆琪城感到一股凌厉刀

气迎面而来,心知不妙,只好转剑先保住自己头颅。刀剑交接之下,陆琪城虽然

挡住了但却被震得连退几步。

一名白衣少女从天而降,手握一把超长钢刀,雪白的脸庞上露出一股杀气,

正是宫本颖。樱木虹看见宫本颖突然间犹如飞将军杀到,晓得她已经恢复记忆了,

真是喜出望外,不由大呼一声,「颖!你来了!」

杜延之头一倒时,宫本颖也眼前一黑晕过去了。过了不知多久她才缓缓地睁

开双眼。她这一醒过来真的是恍如隔世,她之前之后的记忆都恢复过来了。她想

起了自己名叫宫本颖,远从东瀛来到中土是奉了师命,挑战中原武林中人。这除

了是她所属的宫本流一向来奉行的修炼法则之外,也带有试探中原武学到底有多

深奥之意。没料到自己和陆琪城决战时被他以卑鄙手段暗算,逃命时遇上了杜郎

这使她刻骨铭心的男人……

「对了!杜郎!杜郎在哪里呢?」宫本颖赫然发现自己只是独自一人躺在地

上,杜延之已经踪影全无了。她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发声大呼,「杜郎!杜郎!

我原谅你!你在哪里啊?」她一边喊,眼泪一边流,把她那一身白衣也弄湿

了。

她施展轻功在四周寻找,可是杜延之居然犹如在空气中消失了一样,不管她

如何寻找,还是没有踪影。她跑呀跑,赫然发现那马车就在眼前。在马车旁边倒

着无数死尸,但里面却还是没有杜延之。

她突然想起自己晕倒前杜延之告诉她说有她的东西在马车上的夹层里。于是

她马上爬上马车,左敲右敲终于找到了那夹层。她一把它打开就看见了自己那把

武士刀,立刻伸出双手把它提出来。

此时一阵阵打斗声传入她耳里。她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后就提着刀走出马车。

她从远处看见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蒙面人正被陆琪城和那个也刺了杜延之一剑的

黑衣男子围攻,身在险境。一见陆琪城,旧仇新恨都涌上心头,宫本颖娇吒

一声后就飞身跃起,给陆琪城迎头一刀。

陆琪城虽然挡住了宫本颖那一刀,但他一直以来都对宫本颖存了一种惧怕感,

看见她手提钢刀在自己面前,有点未战先怯。被燕飞云一剑刺中,倒在血泊中的

上官璟看出了陆琪城内心深处的恐惧,马上大喊大叫,「陆兄!杀了她!这一战

免不了的!要嘛她死,要嘛你亡!必须要战!」

陆琪城毕竟是个高手,衡量一下之后知道自己并没有退路了,除了一战还是

一战。他狠狠地往地下吐了口痰,手上紧紧地握着手上长剑,「宫本颖,看来今

天我们两人还要一战不可!陆某奉陪到底。」

陆琪城全神关注应付宫本颖,燕飞云的情况也得到缓解。他和吴啸天两人都

受了伤,可是两人都不肯放开手,燕飞云紧握着剑柄,吴啸天就紧抓着手上银线。

两人同时虎吼一声,一起使用剩下的一只手出招。两人这次近身过招,和使

用武器时的惊险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人每一招都往对方身上要害招呼,任何一

人只要稍微不留神就会命丧当场。

两人突然间同时都中了对方一掌,两人同时吐血。吴啸天口中淌着血,狂笑

说,「我的好大哥啊!你那么拼命是为了媚儿呢,还是为了今天被你二弟我一剑

刺中的美女啊?哈哈哈!想不到我这一向来不苟言笑的大哥还是个风流人物啊!

哈哈哈!」

怒火在燕飞云眼里燃烧,「吴啸天!我这辈子最错的事情就是和你结义!」

吴啸天邪笑说,「好大哥啊!哈哈哈!你还是没有回答我啊!你到底是为了谁啊?

」两人你一言他一句的,可是拳脚却完全没有慢下来,两人又再互中一掌,

流出来的血更加多了。

宫本颖和陆琪城互相对视着对方,都在寻找对方身上的破绽。宫本颖眼里的

火焰逐渐变成了冰冷的杀气,她已经不是那个对这世界茫然不解的梦儿了,一刀

把武林高手劈成两半的那种霸气又回到她身上了。

在烈日照射下,宫本颖的钢刀反射出一道道的寒光,射在陆琪城脸庞上。陆

琪城一时忍不住,眨了眨眼。宫本颖的刀就在此时出击了,快如闪电般地往陆琪

城脖子劈下。陆琪城也是个高手,马上横剑一挡,总算把宫本颖这一刀挡住了。

可是宫本颖刀势凶猛,陆琪城一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

宫本颖再次娇吒,一刀从下往上,瞄准陆琪城的下巴,若是命中,陆琪城脸

颊不免一分为二。陆琪城赶紧往后退,刀锋在他面前掠过,虽然没有接触但陆琪

城的鼻梁已被刀气划了条血痕。

宫本颖再接再厉,横刀一劈,陆琪城低头避过,但头发已被劈下一大把。陆

琪城抓紧机会,一连几剑刺向宫本颖小腹。宫本颖双腿发力,飞身而起,手上钢

刀也回旋,横劈陆琪城肩颈。陆琪城那几剑就算能够刺中宫本颖,自己也免不了

横尸当场,只好放弃,就地一滚,虽然避过一劫但却狼狈不堪,全无高手风范。

其实以陆琪城的武功是不至于如此狼狈,可是一来他被宫本颖抢了先机,二

来他对宫本颖有种莫名的恐惧,无法把自己一身本领发挥出来。在不远处的上官

璟看见了这一幕不禁暗自摇头,心想不论自己如何激励陆琪城,他还是无法克制

自己的情绪。

上官璟转念一想,心生一计。「攻击夏文怡那小娘们可以牵制那蒙面人。宫

本颖和樱木虹是师姐妹,应该也可以利用樱木虹来威胁宫本颖!」

看着陆琪城滚地而逃,宫本颖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双手握刀,冷眼目视前

方。陆琪城一脱离险境就挣扎着爬起来,鼓起勇气使出成名杀手锏「锋芒毕露」,

发出了满天剑花。宫本颖对这些剑花视若无睹,高呼一声后连环四剑,两剑从左

往右,另两剑从上往下,把陆琪城的剑花完完全全劈散。

两人刀剑相碰,火花四溅,陆琪城手上长剑并不是他常用那精钢炼成的兵器,

和宫本颖钢刀比拼之下当场一断为二。兵刃折断,陆琪城更加没有了斗志,看来

败局已成。

「住手!」一声凌厉的叫声突然响起。宫本颖转头一看,发现樱木虹已被上

官璟和徐箬璇两人合力制服了,上官璟肩膀上还是在流着血,但一脸狠毒地拿着

一把钢刀放在樱木虹脖子上,另一只手就紧紧抓住她裸露的乳房。「宫本颖,你

还要不要你这师妹的命?」

同一把戏,上官璟今天已经使用两次。可是有效的方法不管用了多少次还是

管用的,樱木虹不仅仅是宫本颖师妹,还是她的情人,眼看樱木虹落在敌手,宫

本颖只好停止追杀陆琪城。

此时燕飞云和吴啸天两人还在生死格斗,两人身上的血迹越来越多,但都一

心一意想要看着对方倒在自己面前。

上官璟面向两人大喊一声,「蒙面人!夏文怡那小娘们快要断气了,你还不

去看看她?吴堡主,今天大家都各有伤亡,不如择日再战?」

听了上官璟这一番话,燕飞云终于放开了握着吴啸天软剑剑柄的手,悲痛欲

绝地奔向倒在血泊中的夏文怡。吴啸天连连喘气,他其实也受伤不浅,再拼下去

也不免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上官璟已身负重伤,拼着一口气把话说完,「宫本颖,吴堡主,蒙面人!今

天咱们到此为止,好不好?一个月后,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晚上,咱们在苏州虎

丘一决生死。一起赏月,一起决斗,人生快事也!哈哈哈!」

宫本颖冷冷地说,「好。八月十五晚上虎丘见。你把我师妹放了吧。」上官

璟看一看燕飞云和吴啸天两人。吴啸天缓缓地点点头,「八月十五,不见不散,

见了必有伤亡!」燕飞云已经到达夏文怡身边,听了也点头同意,咬牙切齿地说,

「吴啸天,八月十五晚上带着你的人头去虎丘!」

上官璟看见所有人都同意了才松手让樱木虹脱离自己的掌握,「樱木姑娘,

得罪了!后会有期!」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马上向陆琪城打个眼色,一起施展

轻功离开毒龙谷。吴啸天也高呼一声,「回堡!」徐箬璇和死剩的飞虎堡弟子也

随着他离开。这一战吴啸天虽然把毒龙谷灭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五虎将

只剩下徐箬璇和顾不畏两人而已。

树倒猢狲散,毒龙谷门徒看见连大当家杜延之也被吴啸天和陆琪城两人合力

刺杀,都默默地整理包袱离开毒龙谷。一时间,原本是蛮旺盛的毒龙谷变成了一

座死城了。

人都走光了,毒龙谷里只有宫本颖,樱木虹,燕飞云和夏文怡四人。

燕飞云把双手手掌贴在夏文怡后背,拼命地把内力传入她体内,希望能够挽

回她一命。可是吴啸天那一剑穿腹而过,不管燕飞云输入多少真气还是于事无补。

夏文怡一脸哀怨地回头看着燕飞云,「燕大哥,不用为文怡操心了……文怡

自己知道自己事,我是无法再侍奉大哥你了……」

燕飞云虎目含泪,「文怡妹子,是大哥不好,保护不了你……」夏文怡摇摇

头说,「没有的事……大哥千万不要这样想……」她这样一说,两行清泪终于从

燕飞云眼眶里流下。

夏文怡挣扎着握着燕飞云的大手,「燕大哥,文怡有个小小的要求……」燕

飞云心如刀割,知道这是夏文怡遗言,「文怡妹子,不管有多难,大哥都会为你

办好……你说……」夏文怡气若游丝地说,「大哥,震川镖局是文怡夫君留下给

文怡的……在他手里从来没有失过镖,文怡不想镖局名誉败在我手上……」

燕飞云连连点头,「文怡妹子不要担心,大哥一定会把那红镖拿回来。不会

让震川镖局英名受损。」夏文怡含笑说,「谢谢大哥……那文怡下去地府遇上我

那夫君也有个交代了……恕文怡不能陪伴大哥闯荡江湖了……大哥你多多保重…

…」说到这里,她语音突然停止。燕飞云抖着手去探一探她的鼻息,发现她

已香消玉损了。

宫本颖和樱木虹看着燕飞云悲伤的脸孔,心中也不禁有点黯然,「这位英雄,

很感谢你刚才拔刀相助,救了我一命。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

樱木虹也插口说,「这位英雄,我看还是先把这位姑娘埋葬了再从长计议吧。

你放心,你是因为救颖而趟这浑水的,我们师姐妹两人会协助你复仇的。」

宫本颖双手抱拳,「在下宫本颖,这是我师妹樱木虹。我们两人都是来自扶

桑。在下是奉了师命远度中原领教中土武学。」

燕飞云强抑伤痛,双手抱拳说,「在下燕飞云。宫本姑娘的大名如雷贯耳,

只是在此之前以为阁下是宫本先生而已。」宫本颖脸上一红,「在下一个小女子

在江湖行走,为了方便行事才以男装打扮,让燕大侠你见笑了。」

燕飞云回说,「宫本姑娘好说了。姑娘这几个月可以说是名震江湖。对了,

杜当家现在伤势如何?」说到杜延之,宫本颖不由双眼含泪,「我刚才晕过去了。

等到醒过来时,他……他已不见了。」

燕飞云不禁大奇,「不见了?那宫本姑娘晕倒之前,杜当家是什么状况呢?

」一滴珍珠般剔透的眼泪从宫本颖眼里流下,「他……他当时身中两剑,血

不停地流……我……我……」樱木虹原本是恨不得杜延之死去,可是刚才眼看他

舍身保护宫本颖,心中不禁神伤。

宫本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下去,「我脑袋一急,就晕倒了。睁开

双眼后他……他已不见了……他……他不会是被什么野兽捡去吧……?」说到这

里,她无法克制自己,眼泪一滴滴地把衣襟沾湿了。

燕飞云柔声安慰宫本颖,「宫本姑娘,杜当家是个好人,可能他吉人天相,

并没有遭遇不测。」樱木虹也加把口安慰宫本颖,「对啊,颖!姓杜那家伙看来

看去都不像是个短命鬼。可能他正在什么地方躲起来疗伤呢……然后突然冒出来

给你一个惊喜。」

宫本颖茫然地问,「那……那他为何要躲起来呢?为何不能让我守着他疗伤

呢……?」燕飞云和樱木虹互望一眼,然后同时说,「可能他有苦衷呢!」

宫本颖默然无语。其实她也知道燕飞云两人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而想出这些理

由,可是怀着一个希望总好过绝望。

那天晚上燕飞云整夜陪着夏文怡,一直在想念过去三年在震川镖局里的点点

滴滴。等到太阳升起时,他就在毒龙谷里找了个山明水秀的小山谷,把夏文怡葬

了。他用剑雕了个木碑,想了一会后,刻上了「爱妻夏文怡之墓」七个字。

他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从昨天起就在远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人就是慕容

媚儿。

原来她昨天在燕飞云和吴啸天生死决斗时已经到了。媚儿毕竟和燕飞云一起

生活了多年,所以一看见蒙了面的他就晓得此人就是三年前跳下悬崖的燕飞云。

当时媚儿真的是柔肠百结,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夫君,另一个是曾经爱过然后

又负了他的前度,她真的不晓得如何是好。自己应该站在谁的一面呢?是帮助当

前的夫君吴啸天吗?可是她又觉得亏欠了燕飞云很多很多……

当她正在犹豫不决时,忽然听见吴啸天一声声地问燕飞云到底他是为了自己

还是那个中了剑倒在血泊中的女人而战。燕飞云并没有回答吴啸天,只是继续一

掌掌地攻过去。

看了这一幕,媚儿傻了。当她第一眼看到燕飞云时,她的直觉就是燕飞云是

来从吴啸天手上抢回自己。这使她很担心,因为她不想离开吴啸天。可是当她意

识到原来燕飞云已经另外有了人,和吴啸天生死斗也很可能纯粹是为了那垂死的

女人,她不由自主的若有所失。「原来媚儿在他心目中并不是那么重要……原来

他已经另有所属……原来这些年他并没有遇难,但也没有找媚儿是因为这女人…

…」

若是燕飞云向媚儿表白,要求她回到身边,她肯定会拒绝。可是当她发现原

来燕飞云根本没有此意时,她却有点不甘心。「三年前他为了要把我抢回去,不

惜千里追踪我和啸天……难道他已经不爱媚儿了吗?当时我们新婚燕尔时对媚儿

说的那些海誓山盟……他都忘了吗?」

时间就在媚儿胡思乱想中流逝。等到她回过神来时,全场人都已停战了。媚

儿就在远处看着徐箬璇扶着吴啸天离开,心里泛起了一种酸意。

慕容媚儿并没有随着吴啸天回去飞虎堡。她独自一人在毒龙谷一个小树林里

过了一晚。一早起来她就看见了燕飞云为夏文怡刻的墓碑。当她看见了墓碑上的

七个字「爱妻夏文怡之墓」,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从她心中升起。她默然地站在

原地,看着燕飞云良久良久才飘然离去。

燕飞云宫本颖樱木虹三人在毒龙谷弟子住宿的院子里找到了干粮,填饱肚子

后就把堆积如山的死尸埋葬了。宫本颖特意留神每一具尸体,但都没有发现杜延

之在内。既然如此她只好自我安慰,希望杜延之尚在人间。

若是杜延之一切安好,宫本颖可能会恨他害自己失忆。可是现在杜延之生死

未卜,况且还是为自己而受伤的,对他的所有愤恨都已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他

对自己的爱【剑嵴的倒影】 (20 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吗?)意。

三人让死者入土为安后就坐在草地上共商大计。

燕飞云第一个开口,「宫本姑娘,樱木姑娘,燕某有个建议。」

宫本颖连忙说,「燕大哥,你江湖老道,请说。」她虽然武功高强,但从小

就闭关修炼,对江湖上的阴险手段所知不多,甚至不如樱木虹,不然也不会在和

陆琪城决斗时被上官璟暗算。

燕飞云点点头说,「不敢当,燕某也只是虚长几年而已。燕某的想法是这样

的,既然咱们有共同的敌人,不如并肩作战。毕竟玉面虎吴啸天和闪电剑陆琪城

这两人阴险狡诈,八月十五之约必有阴谋。」

樱木虹听了抢着说,「燕大哥,咱们三人一起应战那些坏人是理所当然的啊!

颖,对吗?」宫本颖点点头,表示认同。

燕飞云说,「那咱们就在此地把伤养好,然后一起互补长短,练一个应战之

法。」宫本颖点头说,「一切都听从燕大哥的安排。我只想奸人伏法。然后我就

可以继续我武学修炼之路。」

燕飞云沉吟一会,「宫本姑娘,恕我直言,为了寻求武学高峰而挑战高手原

是无可厚非,只是宫本姑娘出手有时候未免过于狠了点……」

宫本颖说,「燕大哥说的是。可是宫本流的刀法,一出手就不留半点余地,

这是本门在扶桑赖以成名之处啊!」燕飞云微笑说,「不给人留余地也等于不留

余地给自己。宫本姑娘,可发可收才是王者风范。」

宫本颖呆了一阵子,然后领首说,「谢谢燕大哥指点。宫本颖明白了。」

接下来的几天三人就留在毒龙谷养伤。燕飞云曾经在震川镖局做过厨房,煮

出来的菜肴让宫本颖樱木虹两人吃了赞不绝口。三人一起互相勉励,燕飞云和宫

本颖两人总算不至于沉溺在失去爱侣的伤痛情怀里。

三人就平平静静地过了三天。

这一晚燕飞云用过晚膳后就回到了毒龙谷弟子的一间厢房里休息。在白天他

有宫本颖和樱木虹两人陪伴,到了晚膳独自一人时夏文怡的倩影就静悄悄地溜进

他脑海里。

燕飞云叹了口气,打开房门,仰头看着天空的一弯明月。他感到心里有一股

闷气,于是施展轻功飞奔到附近一片树林。此时他突然听见林子里有人声,于是

马上闭息,踏地无声慢慢地往人声处走去。

他躲在一棵树后留神一看,发现有两个女孩,一白一红,正在草地上拥抱着,

赫然就是宫本颖和樱木虹两人。樱木虹双眼射出似火欲望,双手肆无忌惮地在宫

本颖娇躯上游走。宫本颖白玉般的脸颊已被樱木虹爱抚得泛起一片绯红,更显得

她美艳不可芳物。

樱木虹得势不饶人,双手伸入宫本颖衣襟里,尽情抚摸她双乳。宫本颖情不

自禁地发出了一阵阵销魂的呻吟,娇躯也随着樱木虹的爱抚而扭动着。樱木虹眼

看时机成熟了,双手一拉就把宫本颖衣襟拉开,宫本颖胸前雪白的双峰就暴露在

月光下。

燕飞云看见了宫本颖那坚挺的双峰和在一片雪白肌肤中的两点粉红,还有樱

木虹那一脸媚态,不由口干舌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