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骚母】(01)

时间:2022-06-19 浏览量:3次

【骚母】(01)

第一集

魏宗建最近有些苦恼,因为一起重大项目,他要被公司指派去北方的某个城

市长期驻扎。这一去可能就是大半年,无疑是将魏宗建的稳定生活给完全打乱了,

不禁让这个中年男子感到十分的郁闷。

刚过不惑之年的魏宗建,不是一个拘于小节的男人,为了自己的事业他也算

是煞费苦心,只是这一走让他有些放心不下家里的事情,毕竟自己的儿子魏诚诚

今年只有16岁,而他那美艳绝伦的妻子——离夏,也正处在风华月貌的年纪。

魏宗建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是总觉得自己远离他乡会让自己的妻儿多少有些寒心。

不过还好,妻子离夏是一个明事理的女人,她不但不阻碍丈夫的事业发展,

反而还支持魏宗建这次远行。这如果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自己的丈夫长期出门在

外,估计肯定就会疑心暗鬼了,毕竟外面的花花世界实在太容易诱惑这些男人了。

但是离夏却不会这么想,多年的夫妻感情让她坚信自己的丈夫,她坚信魏宗

建会给她带来幸福,因为离夏就是这么一个从一而终的女人,她忠贞、贤惠、温

柔且又善良。魏宗建也很庆幸自己能娶到这么好的女人为妻,这也是为什么他最

后能决定这次远行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个男人同时也坚信着自己的妻子。

但是尽管如此,魏宗建还是有些舍不得,他舍不得离夏的温柔体贴,舍不得

离夏的雍容华丽,舍不得离夏的风姿万千,舍不得她那一笑倾城的娇媚,舍不得

她为自己做的美味佳肴,舍不得她每晚为自己暖被窝。

而魏宗建更加舍不得的,还是离夏那凹凸有致的美妙身材,他舍不得离夏那

娇嫩雪白的肌肤,舍不得离夏那光滑柔软的细腰,舍不得离夏那修长性感的美腿,

舍不得离夏那精致的三寸金莲。

而让他最最最舍不得的,还是离夏那36D浑圆如球的大奶子,还有她那3

8寸又白又肥的大屁股。这两样至宝让魏宗建每晚都爱不释手,然而可惜的是,

他马上就要跟这美肉说告别了,这对魏宗建来讲岂止是可惜?但为了工作,这个

中年男子也只好背井离乡,抱着遗憾与无奈,撇下那让他流连忘返的肥臀与巨乳

……

「老婆。」

「……嗯?」

「还真有点舍不得你……」

「呵呵,你不过是去外地工作而已,又不是出国。」

「唉……」

临出差的前一个晚上,卧室中的魏宗建正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他看着眼前

那正在为自己收拾行李的离夏,不禁伤感的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离夏也不约而同的看了魏宗建一眼,见他闷闷不乐的靠在床头上,便

放下手中的东西,迈起两条光滑白嫩的大长腿,晃悠着胸前两团巨乳,走到了魏

宗建的面前,将她身下那沉甸甸的肥臀侧坐在床沿边,然后温柔的靠在丈夫的身

旁,娇声对他说道。

「宗建…怎么了啊?你以前不是也经常出差的嘛。」

「这次不一样嘛,少则五六个月,多则可能就是一年半载呢。」

「那你中间不是还可以回来的嘛,再说咱们也可以在网上联系啊。」

「…………嗯,这到没什么,主要还是放心不下你们母子俩。老婆啊,我这

一走,诚诚这边你就要多辛苦了。」

离夏知道自己丈夫的心思,其实她又何尝不是难过?只是一贯相夫教子的她,

不想看见丈夫如此伤情,便又强颜欢笑的对魏宗建安慰道。

「呵呵,你放心吧,诚诚现在刚上高中,他也长大了,我这边也没什么辛苦

的,你就好好赚钱去吧,家里你就别操心了。」

此时离夏也不想多煽情,她知道多说无益,便又从床上下来,摇摆着纤细的

小腰,晃悠着身后那圆滚滚的大屁股,继续为丈夫收拾着行李。

「宗建啊,北方那边比较冷,我给你多预备了几双厚袜子,还有那边的饮食

你可能一开始吃不惯,我在厨房给你做了些的小菜,你明天早上别忘了拿。如果

你快吃完了就给我提前打电话,我到时候给你邮过去。」

离夏一边嘱咐着,一边弯腰将行李箱打开。此刻这位美艳的少妇正身穿一件

短款居家服,这本是一件比较宽松的女士轻便短裙,但裹在离夏那丰满而又凹凸

有致的身材上时,却又显得有些紧绷。尤其当她撅着那宽大的肥臀,弯腰整理行

李箱时,她身下那本来就窄小的裙边,一下子就被她那不相符的肥臀快要撑爆了。

此时还靠在床头的魏宗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离夏那撅翘的大屁股,见眼前

这肥甸甸圆滚滚的巨臀在左右晃晃悠悠的,还能隐隐约约看见她裙摆下的小裤头,

这极度诱惑的姿势让刚才还郁闷的魏宗建立马起了性致。

「呀!宗建…你?」

正在弯腰整理行李的离夏,忽然感觉自己那后撅着的大屁股被魏宗建牢牢抱

住。她后头一看,竟发现魏宗建正趴在床尾,双手抱抓着自己的肥臀,隔着自己

那层薄薄的裙子,在她肥硕的臀肉上又亲又肯!

「啊…别,宗建,你这……」

「嗯…嗯…我的骚老婆,你说你这大屁股是怎么长的?为什么总是这么诱人

啊?嗯…嗯……」

魏宗建大口大口的吸咬着离夏那柔弹的臀肉,他贪婪的享受着肥臀上那阵阵

散发的骚香,双手使劲揉搓着这弹力十足的大屁股,将手中的肉蛋揉成了各种形

状,竭力要把这丰厚美味的臀肉融化在自己的口中。

「啊……呀……宗、宗建…你这…你这到底要干嘛呀?」

「干嘛??当然是要干你了!」

其实魏宗建还是不甘心啊,他明早就要搭上远行的飞机了,真不知何时才能

再享受到妻子这美妙的肉体?看来今晚必须要将老婆这性感的大屁股玩够本才行。

想到这时的魏宗建紧抓着妻子的肥臀不放手,同时他也从床上翻下来,解开自己

的裤子后,便将那饥渴的肉棒顶在了离夏那颤抖的大屁股上面。

「宗建…宗建你先等一下。」

「等?还等什么呀?明早我就走了,今晚还不让我玩个痛快?」

心急的魏宗建不等离夏多说话,便一把将她裙下那窄小的裤头给拔了下来,

然后拨开那窄小的裙边,一只手死抓着离夏那半只肥硕的臀肉,另一只手攀向她

那晃荡的巨乳,上下其手的将离夏这还未准备好的娇躯控制住,猛地挺起下身那

急不可耐肉棒,对着离夏那紧实肥美的肉穴狠狠的插里进去!

「喔!!」

就听一身娇喘,就见离夏晃荡着胸前那肥挺的大奶子,后翘着沉甸甸的大屁

股,踮着一对儿精致可爱的小脚丫,颤悠着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勉强接受着丈

夫那猛烈的抽插!

「啊…啊……宗建……啊……你…你能等一下嘛?」

魏宗建这会儿正在性头上,将胯下那根肉棒一进一出的在雪白的肥臀中间自

由抽插着,可妻子支支吾吾的总有些拒绝之意,别不免好奇的对她问道?

「等什么呀等?怎么?这最后一晚了,你还不让我过个瘾?」

「啊…啊不是,我…我怕吵到诚诚……」

娇喘中的离夏,紧紧抿着朱唇,将声音压得很低,她怕自己受不了丈夫的热

情,从而惊动到隔壁的儿子。然而魏宗建听后却只是呵呵一笑,将胯下的肉棒更

加大力的向那颤抖的肥臀中抽动了起来。

「呵呵,放心吧,诚诚这会儿都睡了,今晚我一定要把你这个小骚货喂饱才

行!」

魏宗建说着便将离夏抱上了床,猴急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又毫不客

气的把离夏也扒了个干干净净。

此时赤身裸体的离夏,正躺在床上满面含羞的望着丈夫那饥渴的表情,她的

心里自然也是春心荡漾,见现在时间已晚,想必儿子早已睡下,便主动伸出两条

玉白胳膊,搂着丈夫的腰背,同时晃荡着胸前那两团兴奋的巨乳,大开着两条雪

白的大长腿,尽情接受着肉棒的侵袭。

这对赤裸的夫妻在床上大开大合,魏宗建双手掰开妻子那柔嫩的双腿,揉抓

着大腿内侧的美肉,一边抽插着肥嫩多汁的肉穴,一边还不忘欣赏着那面前对儿

活泼跳动的大乳球。而离夏此时也是如鱼得水,她骚扭着芊芊细腰,酥挺着丰厚

的巨臀,敞开着迷人的肥屄,尽情迎合着丈夫的抽插。二人都充分的感受着彼此

的爱抚,享受着这最后一晚的愉悦。

夫妻二人心里都知道,这一别,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像今晚这样做爱?然而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那近在咫尺的门外,居然有一双稚嫩的眼睛,正透过

微微的门缝,将二人这性福时光看了个清清楚楚。

门外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儿子——魏诚诚,这个年仅16岁的男孩本想过来跟

将要离别的父亲道声晚安,可他没料到刚走到客厅时,便听见父母房间内传来了

一声娇喘,这丝丝妩媚的喘息声让年少的魏诚诚本能的感到了一种性奋。

魏诚诚知【骚母】(01)道这听起来酥酥麻麻的魅音,正是自己母亲离夏所发出来的,便蹑

手蹑脚来到父母房间的门口,见闭合的房门并没有上锁,竟鬼使神差的将门轻轻

推开了一个小缝,眯着好奇的小眼睛,偷偷向里面窥视了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倒是把魏诚诚吓得又惊又喜!这个天真内向的小男孩平日里

连A片也没看过,怎想到今晚却亲眼目睹了一场真人秀,而且男女主角居然还是

自己的亲生父母!

眼前这刺激而又精彩的场面,让正处在发育期的魏诚诚看的是面红耳赤。他

屏住呼吸,拔着门缝,静静看着床上两条赤裸裸的躯体在一起交缠着、扭动着、

泛滥着、喘息着、呻吟着……

魏诚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看着父亲尽情的趴在母亲那雪白粉嫩的娇躯

上,用打桩般的动作将那粗大的肉棒狠狠抽插着肥鼓多汁的肉穴!他看着母亲离

夏那两只高高抬起的小肉脚已经性奋的勾攥成一团,又顺着那肥白性感的大腿望

去,见那激动不已的大白屁股此时也正在床上不停的左右摇摆着,同时耳朵里灌

满了母亲颤抖的骚叫声。

「啊…啊…宗、宗建……唔…唔……」

「嘿嘿……我的小骚货,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不要脸啊?你听你这骚浪的闷叫

声,多贱啊!?」

「不…我……哎呀你讨厌……啊…唔…唔…唔……」

兴奋中的离夏依然不敢大声淫叫,她还是担心会惊动到隔壁的儿子,便只好

吭吭哧哧的按耐着内心的冲动。然而魏宗建却没管那么多,这个男人已经被肉欲

冲昏了头,他七荤八素的将肉棒一下一下的捅进离夏的肉屄里,犹如无人之境的

在妻子那淫水泛滥的阴道中横冲直撞,同时将那舒软的大床摇的吱吱作响!

「唔…唔啊!啊!宗建…轻、轻点啊…唔…唔……」

离夏见丈夫没有放缓的意思,便皱起秀眉,紧咬着朱唇,死抓着魏宗建臂膀,

用一副痛苦的表情克制着体内的冲动,但可惜却克制不住嗓子眼里那吟吟的闷苦

的媚叫声。

「唔…唔……唔唔唔……」

「嘿嘿,叫啊骚货,继续叫,我就喜欢听你这不要脸的骚声。」

可门外的魏诚诚见后,却不禁感到更是惹祸上身!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如

此羞辱母亲?妈妈那丝丝惆苦的表情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魏诚诚也不明白,只

是觉得自己身体此时却突然发生变化!

此时魏诚诚那未经世事的小鸡鸡,居然被母亲这淫声浪语所唤醒!那裹着包

皮的小龟头也想冲破阻碍一睹母亲的巨乳与肥臀,但怎奈自己那未完全发育的包

皮实在太长,几经努力也只能望眼欲穿的露出小小的马眼,去感受母亲那肥硕的

大屁股。

激情中的离夏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正怒挺着小肉棒,在门外饥渴的窥视着她

那满是淫水的肥臀。此时她晃荡着胸前两团大肥奶,继续骚扭着细腰,享受着丈

夫给她带来的阵阵冲击感,同时也期盼着魏宗建能给她一个圆满的高潮。

然而可惜的是,魏宗建居然在这关键时刻有些体力不支,只见这个男人喘了

几声闷气后,竟将后腰抽挺了起来,带着一些尴尬之意,奋力的将睾丸内的精液

射进了妻子那还未满足的肉屄之中。然后便瘫软在离夏的身上,流着浑身虚汗,

发着遗憾的喘息声,用一只大手恋恋不舍的把玩着离夏那挺拔肥硕的大奶子。

「呼…呼…呼……哎呦…哎呦不行了…不行了……」

「宗建…你……你怎么这么块就结束了?」

「老了呗…唉……真他妈扫兴。」

此时魏宗建犹如一滩烂泥似得趴在离夏的身上,他眼巴巴的看着手中这团大

肥乳还没来得及享用,便缴枪投降了,这力不从心的感觉让这个男人十分郁闷,

但最让他感到惭愧的还是没有满足那欲求不满的妻子。

然而离夏却并没有埋怨魏宗建的意思,反倒体谅的将丈夫搂在怀中,用一只

玉手轻轻抚摸着他那满是虚汗的后背,然后轻声对他说道。

「亲爱的,别纠结这些了,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说着,离夏便温柔在魏

宗建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妻子这温馨的举动让魏宗建感到额外欣慰的同时,又不免对自己的无能感到

有些无奈,此时他也只好依依不舍的松开那对儿肥美大奶子,望着那依然坚挺可

爱的嫩奶头,遗憾的将衣服穿在了身上。

「唉……最近也不知怎么搞的?总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呵呵,宗建,那你可要好好锻炼身体了,等你回来我再好好伺候你喔。」

其实离夏并没有满足,这个30如狼的美妇,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慰

自己的丈夫。此时离夏说后,便将衣服套在身上,起身下床打算去卫生间清洗一

番。这时还在门外的魏诚诚见后,赶紧又蹑手蹑脚的钻进了自己屋内。

这一晚对魏诚诚来讲简直就是彻夜难眠,这个16岁的男孩躺在床上翻来覆

去,脑海里总是挥散不去母亲那扭曲的肥大屁股与颤抖的浑圆奶子,还有她那极

度骚魅的浪叫声。

魏诚诚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躺在床上总感到心里发慌,而更让他难过

的还是自己胯下那憋鼓的小肉棒。这是魏诚诚生平第一次见识到了性爱的美妙,

此时这个男孩本能用小手揉搓起自己的肉棒,尽管他还不会手淫,但幻想着母亲

的肥臀与大奶子,还是本能的打起来飞机。

第二天早上,魏宗建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爱妻,当他上车的那一刻,不

免又回头望了一眼离夏,见离夏穿着精致的高跟鞋,挺着丰胸,翘着肥臀,面带

微笑的目送着自己,这样让魏宗建甚是感动。然而这个男人却万万没有想到,就

在他离家远行的这段日子里,他的娇妻离夏将会经历一场肉欲横飞的沉沦!那曾

经属于魏宗建的嫩足、美腿、细腰、肥臀、巨乳,以及所有的美好,都将会万劫

不复……

「诚诚,诚诚……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还在睡觉啊?快起来吃早饭了。」

「唔……唔……」

离夏送走魏宗建后,便回家准备给魏诚诚做早饭。可当她把早餐做好后,发

现一贯早起的魏诚诚居然还没起来,便推开儿子的屋门,准备叫醒还在沉睡中的

儿子。

可儿子魏诚诚此时还迷迷糊糊的赖在床上,这个年幼的男孩昨晚一整夜都没

有睡好,谁让自己的母亲太过迷人呢?她整晚都想着自己母亲那美妙性感的身姿,

那一幕幕刺激的场景在他天真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直到凌晨时分,这个男孩

才渐渐感到困意。

「诚诚,起床啊,都快7点半了!」

离夏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她见儿子始终赖在床上,便不好气的一把将盖

在魏诚诚身上的杯子掀了起来。顿时!就闻到被窝里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精液气味,

这反倒让这位性感美丽的母亲大吃一惊!

「唔…妈……让我再睡一会嘛……」

睡意正浓的魏诚诚,此时感到浑身一飕,他赶紧抓着杯子想从新盖在自己身

上。然而离夏此刻却满面羞红的看着自己儿子胯下那湿乎乎的小内裤,闻着一股

股扑面而来精液味,又见那小小的内裤居然打起了「帐篷」,不免心中一羞,便

只好将杯子盖在了儿子身上。

「…………………………」

此时的离夏沉默不语,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这一定是儿子梦遗了,看来自己

的宝贝儿子终于要长大成人。不过可惜离夏却猜错了,她的宝贝儿子并没有梦遗,

而是整夜想着她那胸前那晃晃荡荡的肥奶子,跟她胯下那沉甸甸的大屁股,在被

窝里尽情的手淫着。

这一晚,魏诚诚以自己母亲为性幻想对象,一口气射了3次,这间接的性行

为让年少不懂事的魏诚诚有些上了瘾,初次感受到了射精的美妙与刺激,在不经

意之间居然在他那幼稚的内心里埋下了淫恶的种子。

「………诚诚,你快起来吧,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唔……好……」

「起来后把你内裤换了吧。」

「……………………」

离夏这句刻意的提醒,让熟睡中的魏诚诚顿时就是一惊!他眨了眨小眼睛,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便赶紧在自己胯下抓了一把,发现内裤又湿又滑,而那跟小

肉棒还在坚挺着,便立马感到一阵害臊,一轱辘从床上坐了起来回头看来一眼,

发现自己的母亲已经离开了他的房间。

「哎呀……我这是怎么搞的?」

魏诚诚虽然是个内心天真的孩子,但他也懂得礼义廉耻,看来自己的糗事已

经被母亲发现,一时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诚诚!快出来吃饭,你把脏内裤给我,妈一会给你洗。」

门外的母亲又开始督促了,此时魏诚诚听后不免有些心虚,他赶紧把自己那

湿漉漉的内裤脱下,又从新换了一条新内裤后,便穿好衣服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卫

生间里。

坐在客厅里的离夏,见自己的宝贝儿子面含羞涩的钻进卫生间内,不禁感到

有些好笑。而正在卫生间里的魏诚诚,却羞愧的有些无地自容。

此时魏诚诚站在马桶边,他拿着手中那沾满自己精液的内裤,心中极度惭愧,

甚至自言自语的自责了起来。

" 唉……我怎么能这样呢?我可以意淫自己的妈妈呢?"

年少的魏诚诚从没有为生活的琐事苦恼过,可此时他却不禁叹了一口气,将

内裤扔在洗手台旁,便解开裤子准备尿尿。可当他低头看着自己那白嫩的小鸡鸡

时,心里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昨晚的场景,一想到自己母亲那雪白的大屁股被大

肉棒狂操时的场景,那正在撒尿的小鸡鸡,竟又顿时变成了一根硬硬的小肉棍!

「诚诚,你换的内裤呢?妈给你洗。」

「呀!?妈!你、你怎么进来了??」

正在撒尿的魏诚诚突然见离夏推开了卫生间的门,这让魏诚诚又惊又慌,他

赶紧捂住自己的小鸡鸡,对着母亲埋怨了起来。而离夏见后不禁又是一乐,想着

曾经为魏诚诚把屎把尿,可如今却对自己不好意思起来,看来儿子是真的长得了。

「呵呵,你尿你的呗,妈又不看。」

离夏笑着,便伸手去拿水台上的内裤,而此时魏诚诚却慌张的一把将内裤拿

在手里,然后羞臊着小脸对离夏说道。

「我、我自己洗,你别管了……」

「你自己洗?这都几点了啊?你还自己洗?」

「哎呀,你就别管了嘛!」

离夏知道儿子现在有些难为情,也不想再多难为他,可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

便笑着的对魏诚诚说道。

「好好好……那你把内裤放在那,等你回来再自己洗吧,现在赶紧去吃饭,

再不快点可就真要迟到了。」

「…………………………」

这个既尴尬又荒诞的清晨,让年少的魏诚诚感到极其的憋屈与羞愧,他草草

的将早餐吃完后,便背着书包,一声不吭的推开了家门。

走在上学的路上,魏诚诚懊恼不已,他还在对自己昨晚那无耻的行为感到自

责,然而他体内那小小的雄性荷尔蒙,却一直鬼鬼祟祟的敲打着他的道德与良知,

让离夏那肥满的身姿,与那【骚母】(01)神秘的肉屄,又再次不断重新在自己的脑海里。想着

昨晚母亲躺在大床上,甩着肥大的奶子,摇着浑厚的巨臀,尽情的被父亲胯下那

根大肉棒狂草时的场景,魏诚诚不禁又是感到了一阵强烈的激动。

「魏诚诚!我操你妈的屄!!!」

「诶??」

刚走进校门的魏诚诚,就见一个跟他同龄的男孩,正满脸不爽的走到了他的

面前,一见面就是一顿臭骂!这句『操你妈的屄』,将本来就羞愧的魏诚诚心中

更是一阵紧张,顿时小脸便羞红了起来。

「你他妈昨天下午放学后跑哪去了?」

「我、我回家了啊,怎么了?」

「怎么了?你他妈不知道昨天是咱俩做值日啊??害的哥我一个人打扫整个

教室!!」

「额……呵呵……我把这事给我忘了,对不起。」

「我操你妈的吧!!他妈一句对不起就完啦!?」

这个骂骂咧咧的男孩叫张小明,他与魏诚诚是同班同学,也是彼此的同桌。

虽说是同桌,但两个孩子的性格却截然相反,魏诚诚内向天真,而张小明却阴险

狡诈。

张小明拥有着同龄孩子般的稚嫩面孔,但同时他还兼备着不属于自己这个年

龄的心智与情商,别看张小明比魏诚诚老练的多,其实他的年龄还比魏诚诚小一

岁,魏诚诚今年16岁,而张小明才只有15岁而已,这个刚上高中一年级的男

孩之所以如此老练辛辣,完全取决于他从小的生活环境。

张小明是个从小疏于管教的孩子,他的父母忙于工作也不怎么管他,导致张

小明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些与众不同,他无法无天,经常跟一些社会闲人混在一起,

喜欢一切新奇与刺激的事物,尤其是在女人方面更是别出心裁。他要比魏诚诚早

熟得多,在他9年那年便开始迷恋上了手淫,特别是喜欢那些成熟丰满的女性。

「傻逼,你告诉哥,昨天这事该咋解决吧?」

坐在教室里的魏诚诚,看着张小明不依不饶的对自己叫嚣着。明明比自己还

小一岁,可每次都哥长哥短的称呼着,这不免让魏诚诚感到有些厌恶,但怎奈张

小明是个嚣张跋扈的人,所以老实的魏诚诚也只好忍气吞声。

「那、那你说怎么办?」

「唉……哥哥我也不想难为你,这样吧,等下回考试的时候,你让哥哥我顺

利过关就可以了。」

「啊?这…这不太好吧?你现在作业都抄我的,弄得老师都开始怀疑我了,

如果考试再抄我的……我、我怕会……」

「你怕个毛啊!?哥都不怕!」

二人话声刚落,就听见上课的铃声响起,随后班主任一进教室,就开始了随

堂测验。

「这堂课我们测验考试,请同学们把课本都合上,认真答题,不要相互交头

接耳,否则考试成绩作废。」

「操!老子真他妈的乌鸦嘴!这他妈说考试就考试啊!?」

当考试卷发到张小明的手中时,这个不爱学习的男孩顿时有些傻眼了,他扭

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魏诚诚,见魏诚诚此刻手起笔落,认认真真的在试题上作答着,

便用胳膊肘悄悄的顶了顶魏诚诚。

「……呃?」

「呃个屁啊,快帮哥一把……」

「……哦。」

魏诚诚有些不情愿的将自己的试卷往张小明那边挪了挪,同时嘴巴里小声的

对他说道。

「大题你不要抄,你把小题分数凑够就可以……」

狡猾多端的张小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他却没想到一向内向的魏诚诚,关

键时刻还挺会配合。便赶紧歪七扭八的将魏诚诚的答案临摹了下来,然后又将那

些难懂的大题随便抄写了一番,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次考试顺利完成了。

「魏诚诚,你今天是怎么搞的?怎么才考了85分?你可是咱们班上的尖子

生,这可不是你该有的分数,你今天的发挥让老师我非常失望!」

下午临放学的时候,老师在班里将早上的成绩公布出来。此时老师拿着魏诚

诚的试卷,满脸严厉的对着站在眼前的魏诚诚批评了起来。老师不明白一向成绩

优秀的魏诚诚,今天怎么会如此失常?而此时的魏诚诚却低着羞愧的小脑袋,迟

迟不敢将老师手中的考试卷接过来。

「你后面两道大题全错了你知道吗!?老师我都不明白你考试的时候,脑子

都在想什么呢?」

考试的时候脑子在想什么?老师这个无意的问题,问的魏诚诚更是羞愧难耐,

因为他脑子里想的全是自己艳母离夏那诱惑的大奶子,跟那难忘而又肥美的大屁

股!这些可耻的思想完全干扰了魏诚诚的正常发挥,让他这次的考试彻底的失常

了。

「…………行了你坐回去吧,回去后好好想想,老师下次不想再看见你这种

成绩!」

老师见魏诚诚一直委屈的低着脑袋,便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将手中的考试卷

递给他后,便公布起下一个分数来。

「张小明!71分!」

「哎!!谢谢老师,谢谢老师,嘿嘿嘿……」

当魏诚诚灰头土脸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一旁的张小明却兴高采烈的走

向了讲台。

「你谢我干什么??」

「我谢谢老师您的栽培啊,嘿嘿…」

「我栽培你什么了啊?我都懒得管你。」

「嘿嘿…是是是……」

71分,这种成绩对张小明来讲无疑是个高分了。此时老师拿着他的试卷,

看着讲台下那嬉皮笑脸的张小明,心中感到既无奈又可乐。

「呵呵,哎呀……我说你俩可真行啊!一个考试失常,一个考试反常,平常

只考十几分的人,今天居然能考个71分?说吧…你是不是抄魏诚诚的?」

「什么?抄?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我要抄他的不就跟他考的一样了吗?我

这全是响应老师您的号召,是您的精神感动了我这颗积极向上的心!这才让我努

力学习!所以我才特别感谢老师您的栽培!」

「去去去去……少给我在这油嘴滑舌!赶紧拿着你的卷子坐回去!!」

「哎,哎,好勒!嘿嘿嘿……」

张小明屁颠屁颠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那滑稽的举动让班上的同学们不

禁哄堂大笑,就连讲台上的老师也不免忍俊了起来。

然而此时的魏诚诚却依然默不吭声的坐在座位上,他依然低垂着委屈的小脑

袋,愧疚着自己今天所犯下的种种错误,不禁默默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咋啦哥们?你咋还哭上了??」

「…没、没哭……」

「哎哟喂……行了吧,你都流马尿了。85分你还不满足啊?你看我,得了

71分都把我乐坏了。」

「可…可老师说我……」

「嗨……你别听那傻逼的话!那傻逼是把你当摇钱树了。」

正在伤心的魏诚诚听见张小明这句话后,不禁感到有些好奇?便眨巴着湿润

的小眼睛,望着身旁的张小明。

「啊??啥、啥意思啊?」

「啥意思都不懂?你可真笨,你知道咱们班为什么是优秀班级吗?」

「不、不知道。」

「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爱学习的傻子,所以才把这个班的平均线给提起来了。」

「那……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去!你咋还不明白呢?要不说你也是个傻逼呢?这优秀班级的待遇自然

要比普通班来的好,咱班主任可盼着你给她涨工资呢,如果年底她再评上高级教

师,那她更是肥的流油了!你以为她真是为你好啊?她要真为你好就不会当着那

么多人面说你了,她那是为了钱!是为了她自己的面子!你还在这傻不拉唧在这

哭?」

「…………………………」

张小明这透彻的分析,让天真的魏诚诚仿佛明白了些什么,然而此时的魏诚

诚却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道理,因为在他的心里,始终还是摆脱不掉对自己母亲

的亵渎。

当放学的铃声响起后,魏诚诚便背着书包,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教室。而

此时张小明见魏诚诚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便走到他的身边,然后搂着他的肩膀,

一脸仗义的对他说道。

「行了哥们!别鸡巴再为考试的事情郁闷了,走!哥请你去网吧上网。」

「我不去,我还要回家吃饭呢……」

「我操你妈的吧,老子请你去你还不去?还他妈给脸不要脸了?走走走!」

「哎呀我不去,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的,再说我也没有身份证。」

「要毛个身份证啊?跟哥走!」

魏诚诚就这样被张小明生拉硬扯的来到了一家黑网吧里。这家昏暗的网吧内

鱼龙混杂,周围全是阵阵的叫骂声与浓烈的烟草味,这恶略的环境让一贯乖巧的

魏诚诚不免感到有些拘谨。

「咋了哥们?好心请你上网,你怎么还板着个臭脸?」

「……………………」

「行了行了,看在你今天让哥考试顺利过关的份上,哥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让你小子也开开眼!嘿嘿嘿……」

此时张小明一脸淫笑的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色情网站,将里面那些赤裸的成

人图片完成呈现在了魏诚诚的面前。然而胆小的魏诚诚却赶紧羞臊的看了一眼周

围,然后心惊胆战的对张小明说道。

「呀!小明,你这……」

「嘿嘿!怎么样?过瘾吧?」

「哎呀,你快关了,快关了,这里人多。」

「怕啥?嘿嘿……你瞧,这些女优的身材多棒啊!相信你做梦都没见过吧?」

张小明犹如无人之境般欣赏着屏幕内的精彩画面,而此时的魏诚诚见周围上

网的人也没谁在乎他俩,便也壮着胆子,饥渴难耐的跟张小明一起欣赏起这些不

堪入目的图片来。

这是魏诚诚第一次观看色情网站,眼前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让他又不

自觉的又回想起昨晚的经历,顿时心里便性奋了起来,之前那羞愧与自责也渐渐

随之而消散,只剩下本能的性冲动在促使着他那饥渴的灵魂。

「咋样?哥对你不错吧?瞧她的奶子多肥的,屁股多大呀!哈哈哈……」

张小明得意洋洋的在网站中翻出来了一个丰满的美女,他想故意刺激一下魏

诚诚。而然此时的魏诚诚,却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中那些精彩的美肉,同时嘴巴

里竟然忘我的说出了一句让张小明吃惊的话。

「嗯,是挺大,只可惜没我妈的大……」

「啥?你说啥?没你妈的大??」

这句话让张小明顿时感到万份好奇,他满脸疑惑的看着身边的魏诚诚。而此

时的魏诚诚显然有不知所措,他变颜变色的唐突了起来,神情显得格外的紧张。

「啊不,没…没什么的……」

「嘿嘿!魏诚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说说,你妈怎么了?」

「什、什么怎么了?」

「你刚才说没你妈的大?什么没你妈的大?嘿嘿…是奶子还是屁股啊?你老

妈的老屁股是不是特别的肥啊?嗯?你该不会经常对着你老妈的臭屁股打飞机吧?

哈哈哈哈……」

张小明没有见过离夏,他以为魏诚诚的母亲是一个年老体肥的中年妇女,便

不怀好意的耻笑起了魏诚诚。然而这句无意的戏言,让魏诚诚听起来却是那么的

刺耳、那么的羞耻!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

此时魏诚诚顿时感到无地自容,竟突然站起身来,背上书包就拔腿向外跑去!

「哎?你他妈跑什么啊??魏诚诚?魏诚诚!?」

说话的功夫,就见魏诚诚已经羞臊的跑出了网吧。此时还坐在电脑前的张小

明立马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也便随后跟了出来。

「我操你妈的你跑什么啊??你……」

正当张小明一脸不爽的跟出门外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不远处的魏诚诚正畏畏

缩缩的站在一个美艳少妇的跟前。而这位丰姿多彩的美少妇,正是魏诚诚的母亲

—离夏。

尽管张小明此刻离的比较远,但离夏那凹凸有致的醒目身材,还是引起了这

个小淫贼的注意。

就见此时的离夏,上身穿着一件的白色衬衣,胸前那两团肥鼓鼓的巨乳将着

相对单薄的衬衣撑的暴胀!而下身那紧裹着的黑色包臀短裙,更是将她那性感宽

大的肉屁股凸显的淋漓尽致,再配上她那两条浑圆白美的大长腿与两只玲珑剔透

小肉足下的高跟凉鞋,更是让张小明看的瞠目结舌,口水直流!

「我勒个去!!这大美女是谁啊?……不会吧?该不会这就是魏诚诚的妈妈

吧??」

张小明不敢相信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是魏诚诚的母亲,此时这个小淫贼抱着好

奇与贪婪之心态,慢慢向这对儿母子走了过去。

刚下班的离夏正好从此处经过,她本想在附近买些菜,却不经意间看到自己

的儿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便随口将他叫住。

「诚诚?你怎么会在这?你怎么还没回家??」

心有余悸的魏诚诚没想到会这么巧碰见自己的母亲,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

该说什么好?又生怕离夏发现他从黑网吧出来,便吱吱唔唔的搪塞了起来。

「我…我刚放学…」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刚放学啊??」

「我…那个…我……」

一向不会说瞎话的魏诚诚,此刻吞吞吐吐的样子让离夏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而然就在这关键时刻,他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姨……你好。」

此时离夏也不免顺着这个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面带微笑的小男孩,恭恭敬敬

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并非常客气的对自己打了声招呼。

「哦,你好,你是?」

「阿姨,我是魏诚诚的同桌,我叫张小明。」

「哦,原来是小明啊,一直听诚诚提起你呢。」

「阿姨,你别误会魏诚诚,其实前两天我生病了,耽误了几天的课程,刚才

魏诚诚才一直班里帮我补习功课呢,所以这才回来的晚了些。」

「哎呀,原来是这样子啊!呵呵…诚诚,没想到你还挺乐于助人的嘛。」

善良的离夏,此时听到张小明这句后,便消除了心中的顾虑,她伸出一只白

嫩的玉手在儿子的小脑袋上轻抚了一下,表示赞扬。

可天真的魏诚诚,却感到十分愕然,他不禁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小明,见这个

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小霸王,竟如此一反常态的帮着自己圆谎,心中不免对张小明

起了一份感激之情。

然而母子二人却并不知道,面前这假装正经的张小明,正用他那双贼贼的小

眼睛打量着离夏的身姿,这离近一看才发现,原来离夏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美!

她那秀色可餐的美颜让张小明如痴如醉,她那优雅的气质让张小明兴奋不已,

而她那美妙绝伦的身材更是让张小明饥渴难耐!

近距离的观赏后,张小明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魏诚诚刚才会说那句『只可惜没

有我妈的大』,因为离夏的肥奶子与大屁股已经不能只用『丰满』来形容了,它

们肥美、揉弹、活泼可爱,浑圆暴涨!随着离夏说话时身体的带动,而上下左右

的轻轻颤动着,简直就是人间的极品!

这近在咫尺的视觉冲击感,让一直按耐中的张小明不禁又悄悄的吞了吞饥渴

的口水,他甚至隔着空气都能闻到离夏那阵阵晃悠的乳香。此时张小明不敢再去

直视离夏的大肥奶子,生怕自己胯下的小肉棒会不争气的勃起,便将目光转向了

下方。

可惜下方的美景却同样刺激着张小明,离夏那两条修长浑圆的大白腿简直美

的独一无二,与腿下那两只不相符的小肉足形成了绝美的反差,尤其那高跟凉鞋

里的十根稚嫩白皙的脚趾头,看的张小明更是几乎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骚!肥!美!韵!极品…这简直就是极品啊!美颜、肥奶、细腰、巨臀、

白腿、嫩足,我的菜…这绝逼是我的菜!不行了……老子好像有点把持不住了。』

一阵阵淫邪的念头在张小明的脑海里不断滋生着,他裤裆里的小肉棒也终于

忍不住的抬起了小脑袋!

「走吧诚诚,回去后妈给你做好吃的。呵呵……小明啊,我们就先走了。」

正当张小明还没看够离夏那两只白嫩的小脚丫时,就见眼前这对儿踏着高跟

凉鞋的小肉足,巧然远离了自己的视野。

「………啊?哦…哦好好,阿姨再见……」

张小明赶紧抬头依依不舍的向着这个美少妇告别,随后便见离夏领着魏诚诚,

晃悠着她那肥感十足的大屁股,迈着那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渐行渐远的离开了

自己。

「原来魏诚诚她妈长得这么漂亮!?不行!老子必须要将这美肉一口吃掉!

可是…到底该用什么办法吃呢??」

张小明眼巴巴的看着离夏那肥美的大屁股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开始不甘心的

自言自语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已经远去的离夏却忽然又他回头一笑。

「小明啊!有空常来我们家玩啊!」

「啊?玩?哦…哦好的阿姨!我一定会去你们家玩的!呵呵…一定会去好好

玩的!!嘿嘿嘿嘿……」

第一集 完

上一篇:白蛇传之初相逢

下一篇:【骚妻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