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增速首次跌破两位数 为什么春节大家都不花钱了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2月16日

为什么春节大家都不花钱了

聂日明、高利民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春节消费增速放缓。据媒体报道,商务部发布的数据,2019年的春节黄金周消费增速首次跌破两位数,过去的五年,这一数字从未低于11%。微信群里有人戏称,今年的微信红包数量和大小都明显不如往年。有券商指出,今年春节的消费情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去年下半年以来零售业的低mí态势。

2004年以来,伴随着经济增长,消费bào发,一方面消费量增加,社会零售品总额快速增长,甚至在近年超过了美国;另一方面,恩格尔系数下降,消费升级,家庭消费中发展型、品质型消费占比上升,据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新租赁经济报告2019》,品质型消费支出占比在2000年以后明显上升,从1985年的13%上升至2016年的37%。但这种势头在2018年开始放缓,2018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同比增速仅有9%,是1999年以来zuì低的表现,也是2004年以来首次跌破两位数。

为什么人们不愿意花钱了?从消费函数来看,消费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收入,二是消费倾向,2015年开始,职工工资的增速就开始放缓,尤其是私营单位和农民工,2016年和2017年,农民工的平均工资同比增速仅有6.6%和6.4%。持续的收入增长停滞,以及不明朗的经济前景,还会影响消费倾向,进一步降低居民的实际消费。

具体来看,消费在地域和人群间呈现差异,地域上,三四线城市和县镇的消费增长表现要好于一二线城市,京东大数据显示,京东的销售额增速依城市规模呈相反方向,越是大的城市,消费增速越低,四线及以下(京东分类)的城市增速超过50%,而一线城市不到30%。京东的报告认为,在大城市打工的年轻人返乡过年,拉低了大城市的消费,带动了家乡的消费,另一方面大城市的电商渠道完善,增长空间有限,电商渠道下沉,抬高了中小城市的消费增速。

京东报告揭示了中国总体消费低mí的一个重要的维度:户籍制度与城市规模分级管理。中国的城市化是不完全的城市化,人口可以在城市里工作,但享受公共服务存在一定的障碍,这限制了人口的流动性。中国现阶段,人口流动的主因地区间的收入差距,背后是人均GDP和劳动生产率的差异,所以人口从不发达地区流向发达地区,这有两点好处:一是不发达地区的劳动力流入发达地区,生产率增长、收入增长,总体上增进效率,增大消费潜力;二是流入到发达地区的劳动力与不发达地区的联系,会增加不发达地区的现金回流,自然禀赋好的地区还会因为人均资本和资源的增长而提高劳动生产率,弥补区域间的收入差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