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猎艳小说

【猎艳】 45 (月下鬼影)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次

【猎艳】 45 (月下鬼影)

45(月下鬼影)

我并不知道杨艳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一具美艳性感的尸体,如果提前知道她会被杀的话,也许我会惋惜。

此时的我,已经披上了黑夜一般的外衣,奔跑在月色下,如荒野中的小兽,身心都畅快无比。

我也不知是为何,剧烈的床上运动过后,虽也有倦意,但我的身体却是充满了力量,全身脉络畅快无比,仿佛刚刚在最好的按摩师手下放松过一般。

清凉的夜风中,倦意很快一扫而光,不知不觉间,我已跑上一座山头,停下脚步,扬起头,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律动,这一刻,我的心仿佛与世界融为一体,我享受这美妙。

陶醉中的我感官依旧敏锐,就连百米外有人轻轻踩断树枝都觉察到了。我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这个世界,卧虎藏龙的世界,真的好有意思。

一阵风拂过,原地只剩下我的虚影在风中飘散。我的身形如鬼魅,那暗处的人又何尝不是,就在我行动的一瞬间,他也消失在原地。

此时,月色下,两道黑影划过大地,追逐着。

屋顶上,黑影停滞,一切归于沉静。两个黑衣人相对而立,仿佛冰冷的世间一切都被冻结。

我注视着对面的人,他背对月光,面庞变得模糊,但那双眼睛闪闪发亮,如同野兽一般。他手中的刀同样闪闪发亮,那是把用来杀人的刀。

仅仅这短暂的一刻我就已经明白,自己毫无胜算。

“阁下是来杀我的么?”我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

“我只杀该杀之人!”他的声音沙哑、平静,显然饱经沧桑,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丝毫没有离开我,冰冷依旧。

如果这个人是敌人,那他无疑是个可怕到了极点的敌人。但不知为何,我心中却隐隐觉得他不是我的敌人。

“那对阁下来说,怎样算该杀之人?”我依然不敢有丝毫放松。

“该杀之人,自有该杀之处!”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空洞,他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下一刻,屋顶上只剩下我自己了。

我的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黑衣人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我的耳边——“我只杀该杀之人!”“该杀之人必有该杀之处!”

我想到了屠亮,我要去杀他!

此时的屠亮,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他壮硕的身躯在村子里横冲直撞,他的眼睛里燃起滔天怒焰,仿佛要把一切都点燃。

这样的屠亮是我惹不起的,谁都惹不起。愤怒使他成了无敌一般的存在,他的怒火足以焚毁任何一个敌人。

我伏在在不远处的屋顶注视着暴怒的屠亮,却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

愤怒可以使人失去理智,可以蒙蔽人的双眼。但屠亮没有,他发现了我!不祥的感觉笼罩上我的心头,来不及起身,屠亮的大刀已经朝我迎头劈下。

一切都来不及了!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刀锋如闪电,击在我的头顶。顿时金光大作,“叮当”,头顶金属重重碰撞的声音。

是金刚镯!我睁开紧闭的双眼,马上发现了光源所在,就在我的手腕上。

屠亮伤不到我!我一下子想起金刚镯的古怪特性,只防金属!

不再犹豫,我抽出黑剑,风刃骤起,向着屠亮刺去。屠亮自然不是吃素的,一把鬼头大刀舞得密不透风,我同样丝毫伤不到他。

我和屠亮从屋顶斗到地上,我的身影化作黑色蝴蝶,缠绕着屠亮上下翻飞。体力充沛的我速度并不比屠亮慢,再加上武器轻巧,体型精悍,近战的时候我比屠亮要敏捷许多。

无奈他的大刀挥舞起来覆盖面积覆盖面积太大,我始终抓不住屠亮的破绽。反倒是屠亮凭着一身怪力,几次和我对刃,险些将我手中黑剑震掉。

我的手心已经湿透,体力也渐渐下降,屠亮却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我甚至觉得,他的刀越来越快了!

有空当!电光火石一瞬间,我挥剑向着屠亮腰间刺去,这很可能就是我唯一的机会,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屠亮大骇!瞬间迈出梅花步,闪过半个身位,我的剑如黑色毒蛇,风刃如獠牙,从屠亮腰间带走一块皮!

可惜!只是擦过。但我没有机会收回了,手中的剑瞬间被击落,我整个人以前冲的姿势暴露在屠亮的屠刀之下。

大刀重重劈在我的后背上,我的头被震得嗡嗡作响,我趴在了地上。屠亮又是一刀,我就地打滚,将将躲过这一击。

逃吗?不,根本逃不掉!屠亮的大刀如滚滚天雷向我劈来,我狼狈的躲闪,但还是挨了几下,我已经完全处于下风。

全身已被汗水湿透,我的体力在下降,金刚镯的光芒也在一次次闪耀后变得黯淡。似乎随着我力量的减弱,金刚镯的防御也开始减弱了。屠亮又是一刀劈在我的肩膀,我忍不住吐出一口血,金刚镯虽然又一次为我抵挡了攻击,但我却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伤害。

金刚镯的光芒已经几乎看不出了,我知道,大限将至。

屠亮是不会疲倦的,我的落魄反而使他更兴奋。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在他刀下轰然倒下,我已被逼到了角落里,屠亮封住了我所有的出路。

“哈哈哈哈!和我屠亮过不去就是找死!”屠亮得意的大笑。

屠刀高高举起,带着雷霆之势,马上就要劈下,我的生命即将被斩断!

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刀落,血溅。

我满脸是血,瞪着双眼,呆坐在原地,一动也动不了。

屠亮动了,他的身体向着左右两侧慢慢分开,倒下,内脏随着浓血流了一地。

【猎艳】 45 (月下鬼影)

黑衣人站在屠亮身后,他手中的刀上还滴着血,屠亮的血。

“人永远不要太得意!”

这一次,我终于看清了。是老二,屠亮手下的头号打手,沉默的二当家。

黑衣人仰头看着天,叹了口气,他的眼神依旧犀利,却多了一丝无奈。

“为…为什么…”我沙哑着嗓门颤抖着说道,仿佛喉咙不是自己的。

“他比你该杀,所以我杀了他。是你让我有机会杀掉他的。”老二依旧话不多。

“你明明是他的手下,杀了他,是因为他的威胁比我大吗?”

“呵呵,我是他的手下没错,但我不是个强盗!他比你该杀。”

“不是强盗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你杀了他,你不就是强盗头子了?”

“我…因为我无处可去,所以只能做个不合格的强盗。但我也是个不合格的侠客。”黑衣人脸上似乎露出痛苦的神情。

这是个有故事的人,有故事的人就有痛苦,有痛苦就可以让他倾诉,然后,抓住他!

老二曾经是一个镖局的押镖人,武功高强,为人仗义。行侠仗义的他名声一向很好,仇人自然也不少。他还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一对可爱的儿女。日子虽然清贫,但他们很满足,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老二押镖归来,想着妻子做的美味饭菜,想着可爱孩子们的撒娇,老二幸福的推开家门。看到的是床上赤裸的妻子,水缸里血淋淋的孩子。妻子的尸体已凉,但血糊糊的下体在向他倾诉着之前的惨状。

老二疯了。他不知道自己行侠仗义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一无所有,他生不如死。他变了,变得冷漠,变得嗜血。从人人敬爱的侠客变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恶魔。他杀了很多人,他被通缉,他无处可去。屠亮收留了他。从此,世上少了一位大侠,多了一个强盗。

武艺高强,杀人不眨眼的老二做强盗得心应手,很快就成了二当家,老二这个名字从此而来。但老二是痛苦的,屠亮对他并不好,屠亮拿他当傻子。更重要的是,屠亮是真正的恶棍,屠亮做过比老二的仇家更狠的事。看着屠亮,老二不止一次想起妻儿的惨状,想起自己悲惨的一生。老二想杀屠亮,老二也想杀自己,但他已没有勇气,他已经麻木了,只会机械的做自己的强盗。

后来,我来了,要惩戒屠亮的邪恶。于是,老二苏醒了,他找回了自己。

天已大亮。老二成为了我的同伴,侠客老二。他依旧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他只知道自己依旧是个侠客,所以他决定跟我走。

我们一把火点燃了石井村,把屠亮团伙的邪恶焚烧殆尽。迎着曙光,我骑着奔雷,老二也骑着一匹骏马,我们重新上路。

老二笑了,终于笑了。他不仅醒了,而且找回了自己,或者说,几年的挣扎过后,他总算认识了自己。过往的善与恶,悲与欢,都随着大火燃烧殆尽。

从此我的身边多了一个最忠实的伙伴,一个最仗义的侠客,一个最沉默的护卫。刀客老二,他将与我一起,去开创传奇的旅程。

而此时的现实世界,地处东方却是西凝势力之一的扶桑帝国。繁华都市最繁华路段的一栋摩天大楼之下,深达50米的地下实验室里,一个小个子东方人对着一台大型计算机按下了启动按钮,旁边的一个装满淡蓝色溶液的玻璃罐子里,一个全身雪白的少年全身插满各色管子正安静的沉睡着。

“よかった!俺の息子よ、行くぞ!(太好了!我的儿子啊,去吧!)”泪水顺着男子脸上的皱纹滑落,但他的眼睛里,分明闪烁着狼子野心的光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