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峨嵋妩媚记】(01-03)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次

【峨嵋妩媚记】(01-03)

峨嵋派掌门晓净师太,在黑风谷之战中与阴水派帮主乌毒骨两败俱伤,乌毒

骨当场死亡,晓净师太被残余的弟子们送回峨嵋山,已经是命在旦夕了。

留守峨嵋的三弟子雨霏仙连忙下山来接师父。雨霏仙年纪还不满二十,没见

过什么世面,看到奄奄一息的师父,只能拉住她的手痛哭不止。

「徒儿,不要哭了。」晓净师太艰难地说,「我就要不行了,霏仙你接任峨

嵋派掌门。」

雨霏仙一听呆住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当峨嵋派掌门。论威望她远不如大师

姐辜如烟,论贤惠她不如二师姐白嘉雪,论武功她还不如四师妹凝依霜,论智慧

也不如五师妹柳含露。

若说雨霏仙有什么优点,那就只有一个:美。雨霏仙是近几十年来峨嵋派第

一美女,见过她的人无不惊叹她如嫦娥下凡、观音现世。

现在,大师姐辜如烟失踪,二师姐白嘉雪不久前接受成都豪门钱氏聘礼,已

经下山嫁人了,此刻还在新婚燕尔。

雨霏仙胆怯地说:「师父,要不我们先把二师姐叫回来主持峨嵋派……」

晓净师太露出失望的眼神,她斥道:「叫你当掌门你就当,不要畏首畏尾,

你怎么说也是我『凶霸天下』晓净的徒儿,拿出勇气来。」

「是……」雨霏仙很不情愿地接受了掌门之位。

晓净师太咳了几口血,吩咐了三件事:

「第一,不准到魔教去救辜如烟!」

雨霏仙吃惊的说:「为什么不救大师姐?」

「傻丫头,魔教实力深不可测,你们去只是羊入虎口!而且,你根本不知道

魔教的淫邪手段,如烟这孩子落入魔教手中,必定是生不如死,即使活下来,她

也不会是原来的如烟了,你就当她已经死了吧!」

雨霏仙听说如此,又忍不住哭泣起来。

「第二件事,我当初留给你的那本秘笈,让你当时不准学,但从今天开始,

你必须每天苦练,听明白没有?」

「师父说的,是那本没有名字的内功心法秘笈?徒儿知道了……」

「第三件事,你赶紧写信给天姿那丫头,让她来协助峨嵋渡过难关。」

雨霏仙眼睛一亮。晓净师太说的是峨嵋未入门弟子凌天姿。当年晓净师太云

游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女孩子具有惊人的武学天赋,一心想收她当关门弟子。但是

林家是朝廷大官,父母不肯放人,所以虽然允许晓净师太教她练武,却始终没有

正式成为峨嵋弟子。

但是天姿果然天资超群,不但学武极快,而且足智多谋。更令人着迷的,是

她还有和雨霏仙不逞多让的绝世容颜。

「傻徒儿,我知道你在想啥,你在想把掌门之位让给天姿,愚蠢!天姿要能

入峨嵋,我早把掌门之位让给她了,还用等到现在?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专心当

你的掌门,做好我吩咐你的三件事,我就安心了。」

晓净师太说完这些,头一歪就挂了。众弟子们齐声哭了起来。

雨霏仙当上掌门的三天,忙到昼夜难眠,晓净师太需要安葬,很多受伤归来

的峨嵋弟子需要治疗,还要防备魔教趁机入侵。霏仙无时无刻不担惊受怕,一双

秀目布满了血丝。

雨霏仙的师妹凝依霜,在五姐妹中武功仅次于大师姐,此时担负起了保卫峨

嵋的任务。这天她到山下巡视之后,也变的忧心忡忡。

「师姐,原来山下那些被峨嵋派惩治的小门派,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啊,这可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有人手对付他们啊。」雨霏仙更加着急了。

正在这时,二师姐白嘉雪匆匆赶回峨嵋山。

「二师姐!」雨霏仙激动的抱住白嘉雪哭了起来。

看到雨霏仙还像个小女孩一样,白嘉雪暗暗叹了口气,说:「霏霏不要哭了,

有师姐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雨霏仙点点头,止住眼泪,问:「可是,二师姐不是刚刚新婚吗?你就这么

跑回山,那师姐夫怎么办?」

白嘉雪凄凉的笑了笑,说:「没有什么比峨嵋更重要,哪怕再也见不到钱郎,

我也不能舍弃峨嵋。」

雨霏仙急忙掩住白嘉雪的嘴:「师姐不可以说这么不吉的话,等我们度过难

关,霏仙亲自送师姐回去赔罪。」

白嘉雪轻抚着雨霏仙轻柔的长发,说:「傻丫头,你去什么赔罪啊?师姐的

话,回去让姐夫……多折腾一下也就行了。」

雨霏仙却着急起来:「这怎么行?师姐不可以受委屈的,如果师姐夫要折腾,

就让他折腾霏仙好了!」

白嘉雪哭笑不得,雨霏仙这丫头根本没听懂她说的什么意思。

又过了两天,师妹凌天姿也风尘仆仆赶到峨嵋。雨霏仙没想到她竟会这么快

就到,喜出望外。

「天姿为什么这么快就从中原赶到蜀中了呢?」

凌天姿笑笑说:「说来也巧,我正打算到峨嵋山看望大家,在半路上知道峨

嵋有难,就急忙跑来了。」

然而凌天姿并非单独前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男子。

一个英俊非凡,彬彬有礼的年轻男子。

「这个……是我的朋友,江湖上有名的大侠『东海玉蝴蝶』东方轩。」凌天

姿介绍说,脸上稍稍一红。「他听说峨嵋派的事,和我一起来帮助峨嵋。」

即便雨霏仙再纯真,也看的出天姿和东方轩关系不一般。东方轩的名声即使

在峨嵋山上也有耳闻,他在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旦出现必做成震动武林的

大事,武功深不可测。却想不到,他连容貌都如此俊美,和凌天姿真是天生一对。

此刻,东方轩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雨霏仙,他本以为武林中再不会有比凌天姿

更美的女侠了,但是雨霏仙的出现却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说凌天姿如同一只华彩夺目的凤凰,那雨霏仙就是一只毫无瑕疵的白洁

仙鹤。

两种不同类型的极致美人。

雨霏仙的脸也不禁红了一下,说:「东方大侠前来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

…峨嵋派没有供男子住的房间……只怕会有些不便……「

凌天姿爽朗的说:「我有办法,把门外的草药园的小屋收拾一下让轩哥住就

好。」

雨霏仙急忙说:「这怎么行,怎么能让贵客住那么简陋的地方?」

东方轩却哈哈笑道:「我们江湖儿女,哪有这么多讲究,每天能看到这么多

美女,就是睡树上也值呢!」

雨霏仙脸又一红,凌天姿推了东方轩一把:「你这浪子,看到美女就不正经

起来了!」

东方轩笑道:「哪里哪里,普通的美女还不行,要看到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

才会不正经呢。」

雨霏仙已经第三次脸红了。

峨嵋派得到三个强援,终于能够安定下来。凌天姿主外,有东方轩协助,白

嘉雪主内,有柳含露帮忙,雨霏仙反而清闲了下来。

她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师父一定要让什么事都办不好的她来继承峨嵋掌门呢?

这天她想起师父说的第二件事,就去取出晓净师太交给她的无名秘笈。

这本秘笈真是奇怪,封面不知被谁给撕掉了,所以不知道心法的名字,也没

有作者署名。而且,晓净师太连这套内功心法是练什么的都没有说,练成之后有

何效果完全不知道。

雨霏仙也管不了那么多,就按照上面所说心法,每天修炼起来。一开始,每

天练一个时辰左右,后来慢慢不知不觉花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天有三个时辰在修

炼,峨嵋弟子们见她忙,也就不怎么去找她了,有事都向白嘉雪和凌天姿汇报。

这天练完功,已是傍晚时分。雨霏仙感觉双颊发烫,身上竟是泌出一层汗,

气也有些喘。

这内功真是奇特,练完就好像是大动了一场,全身乏力。雨霏仙休息了一下,

离开房间。

周围好安静,一个人都不见,大家都去哪儿了呢?

霏仙虽然诧异,但是身上汗涔涔黏糊糊的却不能忍,于是自己前往峨嵋弟子

们洗浴的温泉,褪去衫裙,轻轻滑入水池之中,闭目感受温温的泉水抚摸的美妙

感觉。

霏仙的皮肤绝佳,即使是平常时候也是光滑到发亮,摸上去如凝脂一般。现

在被水流一洗,好像全身都晶莹剔透,要发出光来。

这段时间先是忙门派的事,后来又是练功,已经好久没舒舒坦坦泡一下温泉

了。霏仙一双玉手,把身上每个角落都不漏下,细细抚拭,从玉颈、皓臂、胸腹

腰背一直到长腿玉足。

不知为何,今天擦洗的时候,身体好像比以前更加敏感也更加舒适,大概是

许久不曾前来的缘故?这么想着,霏仙不知不觉,把自己的一对白嫩香乳多洗了

几遍。

这个温泉有三个池子,两个小的在石洞中,另一个略大的露天。雨霏仙就在

洞中最里边的一个小池子沐浴。

忽然,她听到外边隐约传来人低声说话的声音,吃了一惊。她小心翼翼的接

近洞口,好在哗哗流动的水声掩住了她发出的微声。

到了洞口,她已经听出来了,说话的人是凌天姿。她正要出去和她相见,只

听扑通扑通两声,两个人跃入了外边的大池子。

咦?还有谁和天姿一起来洗温泉了?霏仙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东

方轩的嘻嘻和凌天姿的咯咯笑声。

啊!难道他们两个一起洗澡?霏仙完全无法相信,她小心的探出头往洞外看

去,然后惊的差点跌倒。

只见水中的东方轩和凌天姿都已经脱的精光,天姿那丰满而健美的胴体,正

被健硕的东方轩抱在怀中。

「唔……」东方轩深深吻住凌天姿的樱唇,两人一起沉入了水底,随后,一

个光滑闪亮的脊背从水中浮起,那竟是天姿的背,她把东方轩压在下面,看起来

是她在主动拥吻东方轩。

霏仙面如火烧,这不是传说中的男女欢好之事么?难道天姿和东方大侠已经

是爱侣了?

两人的头都浮出了水面。凌天姿放开东方轩的嘴唇,笑道:「最近事情真是

太多,每时每刻身边都有人,难得遇到峨嵋弟子们都不在的时候。」

「哈哈,你这小浪女憋坏了吧。对了,峨嵋派的姐妹们为什么都下山了?发

生了什么事吗?」

「我也不知,刚才我不在山上,你呢?」

「我在草药园子里浇花啊。」

「嘻嘻,你倒是悠闲的很。」

「根本没悠闲多久,你看现在,我又要来浇你的花了。」

「嘻嘻,油嘴滑舌,快来吧。」

东方轩双手扶住凌天姿的腰,往上一托,天姿上半身一直到肚脐都露出了水

面,那两只与娇小的身躯几乎不成比例的圆滚豪乳,一下带起了大片水花。

然后,天姿的身体又猛的往下一沉,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哦————」,臻

首高高仰起,像是极其舒服的样子。

两人在水中一下一下起伏着,霏仙只能看到他们的上半身,天姿的一双巨乳

一次次挑起水花弹出,又一次次重重的拍打在水面上压下去。

仅仅是看到这样,已经让雨霏仙从头红到脚跟,羞到无地自容。她想逃走,

可是要出温泉就必然被他们俩发现,她只能躲在这温泉里。

这两个家伙也真是的,竟然在露天池里就欢爱起来,这也太大胆太奔放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们进洞里的池子,还是会见到雨霏仙,真是喜忧参半。

这时,东方轩一探头,一口吸住了天姿一边乳房,只剩一个乳房拍打水面。

凌天姿好像十分享受,于是伸手托起另一边的豪乳,一低头竟然用自己的嘴含住

了乳头!

雨霏仙惊呆了。天姿现在一个乳房被往上揪起,另一个被往下拉,闭着眼睛

被拽入水里又被顶出,这样子太诡异、太羞耻了,霏仙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能不

断接受眼前的淫靡景象永远印入脑海。

这样不知起伏了多少下,东方轩忽然身体一抬,站在水中,同时一把将天姿

按到水里,将她双腿抬出水面挂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向下顶

去。

天哪!他们在干什么?太疯狂了!这样天姿会有危险吗?不过霏仙知道,天

姿的武功已有相当火候,在水里憋气半刻钟都不成问题。而且,她要是呛水会自

己爬起来呀。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天姿还是没探头,只有伸出水面的两条玉腿,十个脚趾紧

紧蜷曲,这是极其舒爽的表现。

忽然,天姿的身体开始剧烈颤动,东方轩知道她就要到了,一把将她从水里

拉出,向前一冲,将她的背重重顶在石壁上,发起最后的猛冲!

只见哗哗哗的水花如同沸腾了一样在两人周围激起,几点水珠甚至飞溅到了

雨霏仙的脸上,隐隐生疼。啊,他们竟然用这么大的力气,简直和打架一样!

「哦哦哦哦哦!!!」凌天姿双臂摊开,双乳被顶扁,玉颈拉伸到了极致,

好像要被煮熟一般,放声大叫连连。她早已不知道自己所在何处了。

突然,东方轩紧紧抱住凌天姿,一头埋进双乳之间,十指好像要掐进她雪白

的肉里,两人同时猛烈颤抖。

「哇啊啊啊啊啊!!!」凌天姿摇晃着脑袋尖叫着,如果下半身不是在水中,

一定会看到她喷泉一般的潮吹。

两人趴在石头上喘息着。

而雨霏仙已经瘫软在水中。就在刚才,她突然感觉一股急流从下身冲出,全

身被不可名状的剧烈刺激冲击,大脑一片迷茫,全身都瘫了下来。

后来她才知道,她生平第一次高潮,竟然是看别人做爱就到了。

过了一会儿,雨霏仙慢慢从水里爬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现在

要赶紧离开才是。

东方轩和凌天姿也恢复过来。

天姿说:「天啊,好久没有这样爽快过了,简直舒服到要死了。」

东方轩笑道:「既然天姿这么喜欢,那我们再来一次。」

什么?他们还要来一次?霏仙简直要晕过去了。

天姿嘻嘻笑道:「你不怕峨嵋弟子们回山吗?」

东方轩说:「没有关系,我们去洞里接着做。」

雨霏仙从头凉到底,温暖的温泉好像变成了冰窖。他们要进来!怎么办怎么

办?

忽然她想到了唯一的办法,抓起池边自己的衣服,然后一头没入水里。

东方轩和凌天姿果然搂着走进了洞里的小池。雨霏仙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抱

着衣服蹲在水下,悄悄地潜出去。

三人距离到达最近,只隔一把剑的距离。霏仙看到了最震撼的景象。

刚才东方轩和凌天姿虽然干的十分猛烈,但是下半身一直在水里,霏仙不知

道下半身发生了什么。

现在她看到了,两个人的下体紧紧贴在一起,东方轩的一部分肉体伸进了女

人最隐秘的洞穴。此时,那洞穴和肉体的缝隙处,还有一缕缕白色的汁液飘出,

然后消散在池水中。

霏仙一惊慌差点呛水,用尽全身力气闭住气,往外爬去。

终于,仿佛游过了整个洞庭湖,霏仙钻出温泉露天池,飞奔进树林,把衣服

穿上。

可是衣服在水里早就浸透了,穿在身上紧紧贴住肌肤,玉肌毕露。

她全力往自己房间飞驰,祈祷这时姐妹们还没回来。

冲到后门时,她已经听到姐妹们说话的声音已经到了峨嵋大门前,就要进入

了。

她根本来不及走门,立即从窗户钻进了自己屋里。

2毛贼·女侠

外面吵吵嚷嚷的,好像出了什么事。雨霏仙用最快的速度换上干净衣服,走

出了屋子。

「发生了什么事?」雨霏仙看到姐妹们都愁眉苦脸的样子。

「啊,掌门出来了。」白嘉雪焦急地说,「五师妹失踪了。」

「什么?五师妹怎么会失踪?」雨霏仙大吃一惊,昨天早上还看到柳含露在

制药,怎么突然会失踪呢?

一个小弟子眼泪汪汪的说:「掌门,昨天柳师姐发现山上的药材快用完了,

就和我一起下山买药去。买好了药回来的时候,在一个茶馆休息,遇上了几个有

眼无珠的小流氓,看到柳师姐美貌,看起来又柔弱的样子,不怀好意起来,想要

占师姐的便宜。」

「岂有此理,我峨嵋派不过遇到了些困顿,连小毛贼都敢到峨嵋山下撒野了!」

雨霏仙气的轻咬贝齿。

「但是区区几个小流氓,被师姐几招就打的哭爹叫娘逃走了。可是……他们

一边逃还一边说下流的话,什么老婆打老公没天理啦,什么没有男人要所以这副

脾气啦什么的……更过分的,他们、他们还说师姐这种女人嫁不出去,以后只能

到妓院当……柳师姐气愤不过,让我看好药材,就追出去了,要狠狠教训那几个

毛贼。」

「混蛋!」四师妹凝依霜火气最大,「要是我遇上那几个混混,一剑一个戳

死。」

雨霏仙眉头轻蹙,问:「后来呢?」

「我在茶馆守着药材,一直等到日头西斜,还是没见师姐回来。于是我到街

上打听,也没人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我想,师姐大概是先回山了,于是就带着药

材赶回来了。」

「但是一夜过去,五师妹还没有回来。」白嘉雪说,「所以今天我带姐妹们

下山去找了一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

雨霏仙成为掌门一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大事,顿时惊慌起来。「啊……

那、那我们可怎么办?」

凝依霜不满的说:「当然是接着找啊!」

白嘉雪低头思考说:「如果是五师妹遇到事情耽搁了回山倒还好,怕就怕是

敌人暗中对我峨嵋下手,那事情就麻烦了。眼下天色已晚,我把弟子们撤回来,

明天天亮再下山找寻。」

「师姐说的是。」雨霏仙点头。忽然她想起什么,问:「为什么这么大的事,

昨天晚上不告诉我呢?」

场面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尴尬。昨天出事之后,弟子们直接找凌天姿和白嘉

雪去了,根本没有去报告正在屋内的雨霏仙。

白嘉雪说:「师妹,你当时正在练功,我们不想打扰你。再说就算告知了你

…「白嘉雪本想说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处,但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雨霏仙低着头回屋去了。

她意识到,她这个峨嵋派掌门好像不存在一样。

吃过晚饭,凝依霜找到雨霏仙。

「师姐,你这样太糟糕了!」她气冲冲的直说。

「这……」雨霏仙尴尬的抬不起头。

凝依霜继续说道:「你从来不出来做主,二师姐虽然会做事但是优柔寡断,

至于天姿师妹,总是关键时候找不见人!当初大师姐在的时候,哪有这么多麻烦?」

五姐妹中,凝依霜最爱戴大师姐辜如烟,这让雨霏仙更加无言以对。

雨霏仙小声问:「天姿师妹有回来吗?」

「刚刚跟那个什么东方大侠一起回来了,不知道到哪儿鬼混去了。」

「依霜,不可以这么说,她是我们的师妹!」雨霏仙急道,但是她立即想起

在温泉里的旖旎场面,脸马上就红了起来。

凝依霜可没注意她的变化,仍然愤愤然说:「好吧,不过师姐你是掌门,总

的说说她。她呀,我看这次回来是来玩儿的,而且都不跟姐妹们多聚聚,总跟那

男人待在一起。」

雨霏仙走到大堂,凌天姿、东方轩和白嘉雪正在攀谈。

雨霏仙脸又一红,但是极力不表现出来,走上前去。

「雨师姐。」凌天姿依旧保持着乐观,「我刚刚听说五师姐的事。唉,怪我

昨天有急事下山,没有帮上忙。」

「没、没事。」雨霏仙急忙说,「有你和二师姐在,一定有办法的……」

身旁的凝依霜撇撇嘴,没说什么。

凌天姿轻轻按住雨霏仙的柔肩,说:「雨师姐莫要着急,以五师姐的武功,

怎么会对付不了几个小毛贼,一定是另有什么事耽搁了。这样吧,你安排姐妹们

加强戒备,我和东方轩连夜下山打探消息。」

「这……这样好么?」雨霏仙犹豫不知该不该同意。

这时凝依霜喊道:「好,我也一起马上下山去。」

「不可!」凌天姿断然拒绝,「你是峨嵋派的人,容易引起注意,我和东方

轩都是江湖打扮,习惯了。何况,此时最重要的,是峨嵋山上的安全,你的武功

最高,必须留下。」

雨霏仙点头同意。

凌天姿和东方轩稍作准备就下山去了,走之前,他们相视一笑。

这一笑好像似曾相识。雨霏仙立即想到在温泉的时候……天哪,凌师妹和东

方大侠不会是……下山还要做那种事情吧?

这一夜,雨霏仙辗转难眠。她想到了很多很多事,信任她的师父,不信任她

的姐妹们,失踪的柳含露,还有凌天姿……一想到凌天姿,雨霏仙脑子里全是温

泉里看到的香艳画面,不由的脸红发烧。

她发现从此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平静的看待凌天姿了。

后半夜,雨霏仙终于在疲惫中渐渐睡去。然而在梦中,依然还是种种旖旎情

景,她仿佛飘在水中沉沉浮浮,而凌天姿和东方轩就在她的眼前用各种各样的姿

势无休止的交欢。

忽然,她看到,东方轩和凌天姿在朝她笑着招手。她像丢了魂似的慢慢走过

去,然后被赤裸的东方轩抱住,亲吻,然后一件件扯掉她的衣服。她看到,不知

为何,凌天姿笑嘻嘻的穿上了她的衣服,然后坐到峨嵋派掌门的座位上,看着她。

而她,全身动弹不的,被东方轩压在地上,然后……

突然,周围发出一阵大笑,她一看,峨嵋派的姐妹们竟然全都站在旁边,看

着她一丝不挂的羞样。

雨霏仙吓的醒了过来,外面天【峨嵋妩媚记】(01-03)已经亮了。

「掌门应该坐镇门派,怎么能亲自下山?」白嘉雪说。

「不,我一定要亲自去找五师妹。」雨霏仙从未如此坚决,让人无法否定。

按照凌天姿留下的记号,雨霏仙找到了山下小镇外的林中小道。凌天姿和东

方轩正在那里,仔细调查。

是我想多了,雨霏仙心想,天姿和东方大侠昨天夜里确实是在认真寻找五师

妹。

东方轩说:「现在我们调查到的是,那几个毛贼不是本地人,他们最后逃到

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

不愧是江湖名侠,办事比一群没有江湖经验的峨嵋弟子强多了。

凌天姿说:「这里再往前就上山了,寻找更难,我们打算等峨嵋派的姐妹们

来了一起去找。」

「天姿,东方大侠,谢谢你们。」雨霏仙说,「你们累了一夜,赶紧回客栈

休息一下,我在这里等姐妹们来会合。」

东方轩笑道:「雨掌门如何知道我们累了一夜?」

「这……」雨霏仙一愣,不争气的是,她脑子又出现昨夜梦中的情景,脸刷

的又红了。

凌天姿扯住东方轩说:「喂,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快走。雨师姐,

这里就交给你了,不要乱跑啊。」

凌天姿他们走了,雨霏仙一个人站在山林里,忽然感到有些害怕起来。

没过多久,雨霏仙忽然见到山上黑影一闪,好像是个人!

怎么办?等姐妹们来了,说不定这人就走掉了。雨霏仙纠结了一会儿,想到

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柳含露,咬咬牙,展开浮萍飘絮轻功,飞奔上山去。

但是跑上半山腰,雨霏仙举目四顾却看不到任何人影。她开始怀疑刚才会不

会只是自己眼花了。

倒是她的一身粉色纱衣,在树林中十分醒目。

突然,一声大喝:「什么人?」然后数枚暗器飞到!雨霏仙急忙躲闪,差点

被石头绊倒。

这时树丛中突然钻出几个衣衫脏乱的男子,都拿着兵器。

是山贼!雨霏仙心中一紧。

「咦?又跑来一个峨嵋派的大美人!」一个山贼笑道。

「哎呀呀,比之前那个还要漂亮呢!真是神仙一样!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什么?就是你们抓走了我师妹?她人在哪里?」

山贼头子笑嘻嘻的说:「别急啊大美人,只要你把衣服都脱光了,我就带你

去见师妹。」

「无耻!」雨霏仙忍无可忍,抽出剑便向山贼攻去。

只见山林中一团粉影飞舞,剑光四溢,美不可言!

本来,雨霏仙还在担心,这些贼人竟然打败了五师妹,那自己岂不是也很危

险?可是,十几招打下来,她才发现,这些山贼的三脚猫功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想不到,平生第一次正式与人交手就大获全胜,雨霏仙高兴的简直有些飘飘

然了。「快交出我师妹,我饶你们狗命!」

山贼们好几次差点中剑,正吓的四散乱逃,突然背后风到。雨霏仙一翻身,

左手捏住了偷袭的暗器。

忽然,她闻到一股香香甜甜的气味,全身顿时一软。

「啊!这是『芙蓉醉香』!你们、你们这些山贼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暗器?」

雨霏仙惊的花容失色,但是,她现在脚步几乎挪不动,手里的剑也举不起来

了。

芙蓉醉香是一种江湖上十分罕见的暗器,上面抹了特殊的迷药,中了暗器的

人会全身无力麻痹。柳含露恐怕也是被这种暗器偷袭才会失手的。可是,芙蓉醉

香的迷药制作十分困难,根本就不是这些山贼能弄到的。

刚才还屁滚尿流的山贼们都哈哈大笑着围了上来。「哈哈,你和你师妹一样

幼稚,竟然用手接暗器,着了道吧?」

「无、无耻!你们武功那么烂,却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山贼们哈哈大笑。「要是我们不无耻,怎么对付你们这种武艺高强的大美人?

马上还要更无耻的呢,嘿嘿!「

雨霏仙急的大声道:「我、我是峨嵋派掌门雨霏仙!峨嵋派弟子马上就会赶

到,你们马上放了我,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什么?她是峨嵋掌门?」山贼们都不敢相信。「峨嵋掌门武功这么弱?」

雨霏仙气的要死,可是她的武功确实不行又怎么办呢?假如是大师姐辜如烟

或者凌天姿在,就算他们用芙蓉醉香,也休想骗到她们。

这时,山贼头子走上前,一伸手在雨霏仙身上上下乱摸起来。

雨霏仙尖叫起来:「住手!你要干什么?不要碰我!」

山贼头子大手一掏,从雨霏仙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雨霏仙领口被扯开,露出

大片雪白,一条诱人的乳沟也露出了一半。

「看,这是峨嵋派掌门信物玲珑玉佩!她真的是峨嵋派掌门!」山贼头子大

叫道。

山贼们都惊呼起来。但是他们说的话让雨霏仙想死。

「真的有这么弱的峨嵋掌门啊!」「是选美当上掌门的吗?」「哈哈,今天

竟然可以干到峨嵋掌门了,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老二啦!」

「不……你们不要过来……救命啊!」雨霏仙哀叫道。

「美人儿,喊什么救命啊?我们又不要你的命,我们只要你的身子嘿嘿!」

几双黑黝黝的粗糙大手摸上了雨霏仙的娇躯,把她那身美丽的粉色长裙一缕

缕撕成碎片。

「不!不!」雨霏仙眼泪夺眶而出。雪白的肌肤一寸寸露了出来,令男人发

狂的绝美躯体就这样被一群肮脏的山贼看光。

雨霏仙已经全裸。山贼们对着她完美的身体和肌肤啧啧称赞,一只只粗糙的

大手,不断在她光滑如玉的皮肤上抚摸,让雨霏仙一阵一阵起鸡皮疙瘩。

终于,有两只手忍不住探向她下身的私密部位。

「啊!不可以!不行!不能这样!」雨霏仙绝望的尖叫。

「等等!」山贼头子忽然手一挥,山贼们不甘心的放开手。

「刚才我说过的,等这小妞脱光了,我就带她去见师妹。」

山贼们哈哈大笑起来,一起拍手叫好。

啊,他们真要带我去见含露。雨霏仙又期待又害怕,期待的是找了两天,终

于能见到失踪的五师妹,但害怕的是,师妹落到这些人手里两天,会变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雨霏仙不禁毛骨悚然。

山贼们把无法动弹的雨霏仙抬了起来,向后山走去,一路上趁机揩油,雨霏

仙身上几乎每一处都被他们的脏手抹过,羞的差点昏死过去。

一路上,山贼头子得意洋洋的对雨霏仙讲起前天他们抓到柳含露后的情景。

「啊,芙蓉醉香!」柳含露倒下的时候才意识到错了,这些一定不是普通的

小贼。

「怎么样?女侠?还能打人不?你刚才打了我们几下,我们可要十倍干回来!」

山贼们嘻嘻哈哈的撕扯柳含露的衣服。

在柳含露的愤怒叫骂声中,山贼们根本置若盲闻,纷纷赞赏柳含露的美妙裸

体。然后,柳含露的怒骂变成了惊叫,因为山贼们也开始脱衣服。

不一会儿,一具赤裸的胴体被六七个脏兮兮的男人裸体围在中间,组成了一

个奇妙的图案。

柳含露的身体被张成一个大字形,羞耻的部位展露无遗。他们没有捆绑柳含

露,反正她中了迷药也动不了。

「来,我们来瞧瞧峨嵋女侠能坚持多久不求饶?」山贼头子不知从哪拿来几

根鸟羽毛。

山贼们大喜,一人拿了一根羽毛,在柳含露的鼻尖、耳朵、乳头、腰、足底,

还有阴部,慢慢挠了起来。

「你们妄想!我绝不会求饶的。噫呀!——噫呀!——」柳含露全身最敏感

的部位剧烈发痒,痒到身体要扭曲,可是偏偏她一点都动不了,只能一动不动的

承受那疯狂的瘙痒,嘴里歇斯底里的尖叫。

不知过了多久,柳含露的尖叫声开始低垂。连续不断的剧烈瘙痒渐渐开始让

她的身体变的麻木,瘙痒感减弱了。此时,她的双目失神,嘴边流着长长的口水,

乳房高高挺起,一对椒乳早已硬起,鲜红的仿佛要流出血来。

「好像是适应了啊。」山贼头子笑了笑,一巴掌拍在柳含露的粉臀上。

「呀!——」在适应了痒之后,痛的感觉让柳含露猛然清醒过来。

山贼们把柳含露上半身竖起来,一边重重拍她的屁股,一边狠狠拍她的一对

雪乳。

「女侠忘了吗?刚才我说过,你打我们的,我们要十倍打回来哦!」

「啊啊!疼……疼……」柳含露又疼又羞,又要流下泪来。

「求饶不?」

「不、不求饶……」

「好,下一样。」一个山贼笑嘻嘻的拿了一根柳条走上来。

「啊,你们要……啊!!」山贼一柳条抽在柳含露的乳房上,立即留下一道

红痕,她发出一声惨叫。

刚才的羽毛挠痒,让她的身体变的极端敏感,此时被鞭打更加痛。

可怜的柳含露乳房上、屁股上红色的鞭痕一道道添加,甚至有一两鞭抽到了

阴唇上,疼的她眼泪直流但是还是一点都动不了。

「哼,身为江湖中人,哪有像你们峨嵋派的女人那么娇贵的?」山贼头子冷

笑着说,「养的这么白嫩漂亮,就是让男人玩的吧?」

「不、不要打了……」柳含露低着头喃喃的说。

「女侠要求饶吗?」

「我、我求饶……」

「求饶要有诚意,你愿意承认自己是贱货,服从我的一切命令吗?」

「这……」柳含露一犹豫,啪!又是一鞭,这一鞭重重的打中了她的阴蒂。

「啊!!我服从、我服从……」柳含露终于投降了。

「好极了!早点求饶,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不过我是挺可惜的,因为后面

还有更厉害的手段没使出来呢!」

山贼头子抱起柳含露娇小的躯体,放到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让女侠舒服了。」山贼用手指挑开柳含露的阴唇,不

知什么时候,里面已经变的粘稠湿润,一点点汁液开始慢慢淌出。

「哦哟,效果比我想的要好,女侠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要先投降呢!」

在经过长时间暴虐的刑罚代替前戏之后,山贼头子用脏兮兮的黑肉棒刺进柳

含露的蜜穴。

「哦呀————」柳含露最后惨叫了一声,花光了所有力气,然后再也叫不

出来了。

虽然身上还是火辣辣的疼,但是比起刚才被鞭打的时候,现在简直是在天堂

里。柳含露以极快的速度感觉到了下体发生的变化,做爱和挨打的巨大反差,让

她不一会儿就感到快感连连!

疼痛消失了!身上所有的感觉,都在汇聚成同一种感觉,那就是如同潮水般

奔涌的快感!

柳含露又留下了泪水,但是她已经全身心接受了这种野蛮的强奸。

在后面,还有五个山贼正等着上阵,夜晚才刚刚开始,而且还只是第一个夜

晚。

「哈哈,那小妮子很快就丢盔弃甲到一塌糊涂,我们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比妓院的婊子还要乖。」

被抬着的雨霏仙脸早已红到了脖子根:「你、你胡说!我师妹绝不会向你们

这些人渣烂货屈服,你休想骗的了我!」

山贼头子又大笑道:「哈哈,是不是骗你,一会儿你自己体验一下不就知道

了?」

雨霏仙花容惨淡,她阅历还少,无法想象会遭受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3堕落·拯救

被干的久了,到底被多少人干过,被干了几次都感觉不明显了。柳含露只是

偶尔发觉阴道里的阳具大小长短发生了变化,才感觉到换了人。

想不到被开苞之后就遭受了无休止的轮奸。七个山贼一个又一个分开柳含露

的双腿,向大腿根部冲刺。太多的汁液积累在一起,她的小腹都微微鼓起了,后

来被奸的时候,每抽插一下都会啪滋啪滋汁液横飞。

一个晚上,柳含露已经从青涩的苹果变成了一只熟透的蜜桃。

在晨曦的光芒中,柳含露全身一颤,使劲挺起肚子,又一次到了高潮。她身

上的迷药已经失效了,但是挨了这么多次奸淫,她早就动弹不得了,只有在高潮

的时候才会扭动一下,显示她依然还有快感。

「女侠真是厉害,一晚上泄了那么多次,竟然还能继续高潮。」「这说明女

侠还没被操够呢!」山贼们赞不绝口。同时他们也担心起来:「这可不妙啊,再

这么干下去,最后输的恐怕是我们呢!」

天亮的时候,山贼们都躺在地上呼呼喘气,一条条刚才生龙活虎的鸡巴变成

了软趴趴的死蛇。经过一晚上的蜜穴「洗礼」,他们的鸡巴都比昨天白了不少。

峨嵋柳女侠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了,虽然还是四仰八叉的动作,但是依

然睡的很香。女侠身上,尤其是下体部位精液斑斑,檀口上方那一丛黑色绒毛,

都被染成了黄白色。

山贼头子手一挥,说:「弟兄们,快活了一晚上,也该歇会儿了。来,帮咱

们女侠梳洗一下去。」

山贼们抬着柳含露走到山间一处水潭,一路上柳含露仍然熟睡不醒。山贼们

把女侠放进清澈见底的水潭里,十几只手一起帮柳含露擦洗,细细揉捏,场面香

艳无比。

山贼们争相用手指伸进柳含露的蜜穴,把里面的精液一点点掏出来。若是在

昨晚,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是一夜耕耘之后,柳含露的阴道宽松了不少,甚

至可以同时插入两指了。

不一会儿,柳含露全身又恢复了洁白光亮,不过那几十道红红的鞭痕却更醒

目了。「嗯……」睡梦中的柳含露皱了皱眉,又感觉到了些许疼痛,那楚楚动人

的表情,看的山贼们眼睛发直。

「我勒个去,又硬起来了。」山贼头子看了看身下,那条阳根不知什么时候

又立了起来。

山贼们笑道:「老大昨晚射了三发,现在还干的动?」

山贼头子怒道:「有什么干不动?」他像拎一个布娃娃一样把柳含露拽过来,

屁股一抬,一棒又插进了刚刚清理干净的蜜穴中。

「哦……」柳含露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那熟悉的感觉又开始了。

山贼头子就站在水潭中操着柳含露。不一会儿,柳含露苍白的面上又开始泛

红,秀鼻中轻轻气喘,樱唇微张,快感又开始蔓延。

「哦哦,好凉……好凉……」柳含露呢喃着,渐渐被操醒过来。那是冰凉的

溪水在灌进她的身体。

山贼头子用力捏柳含露的胸。柳含露的乳房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却十分匀称

可爱,山贼头子一只手就能全握住,捏起来手感上佳。

「小婊子在水里挨操爽不爽?」山贼头子狠狠的干着。

「又来了……又要来了……」柳含露一上一下耸动着,闭着眼睛语无伦次。

「老子是问你被我操开不开心?老子猛不猛?」山贼头子猛顶了两下。

「哦——」柳含露两眼一番,呼道,「爽……爽……开心……含露的魂儿…

都要被大爷操化掉了……哦哦……「

被干到大脑一片空白的柳含露淫态毕露,哪里还有一点女侠的样子,完全变

成了一个性玩物。

山贼头子性欲高涨,按住柳含露又是一通猛干硬插,操的柳含露嗷嗷直叫,

完全醒了过来。

突然,山贼头子猛然抱住柳含露,两人一起沉到水下,一阵猛颤,在水底下

憋着气射了。

山贼头子爬上岸,又有两个山贼也跃跃欲试,前后跳到水里,插进了女侠前

后两口,给她来了个水中肉夹馍。

看着柳含露在水中又被干到嗷嗷乱叫,脑袋不住摇晃着,湿漉的秀发在水中

狂甩,山贼头子叹息道:「这女人,好像性欲没有止境一样,真是极品!」

好不容易,终于把柳含露洗干净了,柳含露又睡了过去。山贼们把柳含露抬

到一个山洞,然后准备食物吃了个饱。

「老大,要不要给女侠也留点吃的?」

「不用,昨天晚上吞了咱这么多子孙,还想吃饭?」

中午时分,柳含露终于醒了过来。

「女侠,觉的如何啊?」

柳含露低着头,轻轻说:「饿……」

「女侠饿了呀,好,那我们就开饭了。」山贼笑嘻嘻的走向柳含露,又脱下

了裤子,露出了刚刚养足精神的肉棒……

当山贼们轮流在柳含露嘴里又射出一发精液,柳含露肚里灌满了他们的子孙,

暂时不饿了。

可是疯狂的一下午才刚开始,山贼们暂时不操柳含露的肉洞了,却想出很多

新花样,用丝瓜、黄瓜、萝卜、尖辣椒……一样一样插柳含露的小穴,又把她玩

的死去活来。

最后柳含露又睡了过去,但是没睡多久,夜晚降临了,山贼们又养足了精神。

他们让柳含露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趴着,然后掰开她的粉臀……

淫靡疯狂的一夜又开始了。

五师妹被这些下贱的山贼整整干了一天两夜!雨霏仙气的想把这些山贼碎尸

万段!但是,她现在也是砧板上的肉一块,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山贼们带着雨霏仙终于来到山洞。

往山洞里一看,雨霏仙差点掉下泪来。洞里有一个留守的山贼,另一个光溜

溜的美人,不是师妹柳含露是谁?

只见柳含露趴在地上,双眼迷离,正像一条母狗一样给山贼努力吸着肉棒。

不过这山贼估计是干太多了,肉棒一直没硬起来。他嚷嚷着:「吸,继续吸,吸

到硬了就给你。」

「师妹!」雨霏仙哭了起来。

「师……师姐?」柳含露露出迷茫的眼神。

一瞬间柳含露清醒过来,抱住同样一丝不挂的雨霏仙:「师姐你怎么也来了?」

「我中了芙蓉醉香,师姐太没用了呜呜……」

山贼们看着两姐妹哭成一团,都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什么时候开搞?我还等着给峨嵋掌门开苞呢!」

柳含露抱住雨霏仙,叫道:「不不!你们放过我师姐,你们干我好了,怎么

干都行,反正含露已经被你们干成贱货了。」

雨霏仙却大叫道:「不,你们不要再折磨我师妹了,我来代替她,你们放她

走。」

山贼头子哈哈大笑道:「两个蠢女人都是一样骚!我们当然是把你们两个排

在一起操了,然后就看你们表现了,表现好的就留下,表现差的就卖到妓院去。」

雨霏仙大叫道:「不!让我死吧!」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清啸:「师姐你不会死的,我们来了!」

凌天姿和东方轩赶到了!

几乎是转眼间,七个山贼全部被一剑毙命。雨霏仙震惊的想,天姿师妹和东

方大侠的武功,真是比自己高太多。

凌天姿生气的说:「不是叫师姐不要乱跑吗?幸亏我们及时赶回来,否则…

…」她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望向东方轩。

干掉山贼之后,东方轩就呆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瞪住了眼前的两个全裸美人。

啪啪!凌天姿给了他两耳光才把他打醒。「看什么看?当心我挖了你眼珠!」

「这、这场面太过震惊,我是被震住了,不是在看……」

雨霏仙和柳含露的衣服都已经成了碎布,凌天姿只有先脱下两件恶心的山贼

破衣服给她们穿上,然后带她们下山。

可是,雨霏仙一点都不能动弹,柳含露也是几乎走不动,两人只能一人抱一

个,可是……

「猜拳。」东方轩严肃的说:「猜赢的抱雨掌门。」

「你……」凌天姿又好气又好笑,「真是个大坏蛋!」

东方轩口不饶人:「那你是要等峨嵋派的姐妹们慢慢找上来,再看这一地的

裸男尸体?」

噗嗤,雨霏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天来总算有了一点让人轻松的心情。

东方轩赢了。雨霏仙心里扑通扑通直跳,竟然隐隐有些期待。东方轩轻轻将

雨霏仙抱起,动作比凌天姿抱柳含露还要轻柔,雨霏仙一张俏脸早已红透。

四人双双离开了这肮脏的山洞,施展轻功向山下驰去。

一路上,雨霏仙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哪些部位被东方轩有意或者

无意碰过了。

最终即将到达的时候,凌天姿跑在前面,东方轩跑在后面,一直看着雨霏仙。

「哦,真美!」东方轩竟然一低头,吻了她的脸颊一下。

一时间,雨霏仙芳心大乱。

东方轩低声凑到她耳边笑道:「不要记着这小事,忘掉就好。」

峨嵋山姐妹们终于又团聚了,人们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

只是,回山之后柳含露始终闭门不出,这两天她遭遇了太大的打击。

雨霏仙也是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看光她身体,在她身上乱摸的山贼们早已

伏诛,真正让她心乱的,却是东方轩的音容笑貌。

过了好几天,雨霏仙终于忍不住推开柳师妹的房门,却发现已是人去屋空!

雨霏仙大惊之下,在桌上找到一封书信。

霏仙师姐亲启:

含露遭山贼凌辱折磨两日,身心俱已是不洁之人,回到峨嵋数日,虽离苦海,

但脑中竟无时不是当时耻辱景象,自觉无面目留在峨嵋面对众姐妹,决意独自下

山走走,师姐勿念。望来日打开心结,仍有缘再聚,珍重。

贱妹含露留书

雨霏仙顿时呆在原地,失魂落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