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奸小说

【催眠宝石(原名:黄宝石)】(38)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0次

【催眠宝石(原名:黄宝石)】(38)

第三十八章 纠结的叶韵怡

「你怎么又买东西上来了,还这么一大袋,不是说过了吗,你能来陪我聊聊

天我就很开心了……」

叶韵怡接过张浩递过来的环保袋,从里面把东西一件件地掏出来,都是一些

西洋参、阿胶之类的名贵补品。

「这……你上哪弄这么多这些东西?买的?这得好多钱吧?小浩,这太贵重

了,我不能要。」

叶韵怡说着,就要把桌面上的东西都塞回袋子里,张浩连忙握住了她的手,

说道:「叶阿姨,你放回去我也退不掉的,你让我把这东西提哪去?你就收下吧,

你怀孕了,要注意营养啊,你不久前才出院,要补补元气。」

「小浩。」叶韵怡拉开张浩的手,盯着张浩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有事情

瞒着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当然有,我强奸了十几次,还有5次是在你女儿面前呢,你女儿三个洞都

是我开苞的。」

当然,这只是张浩的心里话,或许有一天他真的会对叶韵怡说出来,不过肯

定不是现在。

「没有啊,我只是和阿姨一见如故,这只是小小心意啦,算不上什么贵重的

东西啊。」

叶韵怡叹了口气,张浩的家境叶韵怡是知道的,或许他真的没说错,这些东

西对他来说可能算不得什么,甚至他一个十几岁的小孩,零花钱可能比她们两夫

妻的工资加起来还要多。

「这太贵重了,我真不能要,你提回家给你妈妈吧。」

「这可不行,这是我买给叶阿姨的,我家这东西都吃不完我还提回去干啥…」

两人推搪了一下,终于,耐不住张浩,盛情难却之下叶韵怡还是收下了那些

补品。随即,叶韵怡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张浩,说道:「这一个月没到,

你前前后后送的东西都快及得上阿姨辛辛苦苦打一个月工的工资了……。你就差

直接送钱了,你这是要包养阿姨啊。」

叶韵怡最近心情开朗了很多,她本来是想调笑一下的,但没想到自己最后突

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说完后自己脸也飞上了一朵红云。

「叶阿姨长得这么成熟美艳,要是这点东西就能包养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乐意至极呢,真是做梦都会开心得笑出来啊。」

「你这孩子,十几岁人嘴巴就这么油,阿姨不过就开开玩笑。还漂亮什么,

鱼尾纹都几条了,眼瞅着奔四去了……」

叶韵怡说着,也情不自禁哀叹了口气。

女人三十和四十都是一个躲不过去得坎,三十是人生最彷徨的阶段,结婚得

恨没玩够就被孩子绑起来了或在一个的家庭里亦步亦趋,没结婚的又在父母亲戚

的催促中彷徨不安对未来充满迷茫。其实归根到底,中国的传统习俗下,大部分

女人都过分依赖家庭或丈夫,缺乏独立自主的资本和自信。

三十多开始,女人的身体容颜就会由盛转衰,会在四十达到一个明显的转折

点,有句话叫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其实没到四十就已经开始了,因为这个阶段的

女人已经堪破了一些镜花水月的东西,生活让她们开始明白青春不再,少了那份

希冀的女人,开始追求实质上的身体欲望满足的需求,毕竟即将芳华不再,再后

面就有心无力了。

叶韵怡现在的心境大抵也是如此,她忘掉了不少事情,但最近遭遇的人情冷

暖让她明白,平时的小资生活过得再光鲜,在真正遇到问题得时候是一点帮助都

没有的。

「哪里的话,说句俗套一点的话,你和雅琪走在街上,别人一定会觉得你是

雅琪的姐姐。」

张浩的手在说话间,就不经意地放在了叶韵怡的手上,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手,

拇指在对方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起来,看起来像是在安抚对方,但正常来说他们

非亲非故,这是一个在礼节上说不过去的行为。

叶韵怡当然感觉到了,但她却并未将手抽走,她感觉到空气中有些异样的气

氛在弥漫着,周围很安静,光线明亮,让她觉得这个空间就只存在着他们两个人。

看到叶韵怡没有反对,张浩的手得寸进尺地转移到了叶阿姨的大腿上,开始

慢慢的轻轻的来回抚摸着,释放着某种明显的信号。

叶韵怡看着张浩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来回摸着,一点一点地把才盖到膝盖

的兰花裙子边缘往里面褪去,露出了一小片光洁的腿肉,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滑

腻的肌肤闪耀着一片迷人的光泽,照射在叶韵怡的脸上才徒然让她惊醒过来。她

不露声色地推开了张浩的手,低声说道:

「小浩,你不能这样……」

叶韵怡神情纠结,眼眸子闪烁着,心情异常复杂地叹了口气,对张浩说道:

「我听雅琪说过你的事,你……」叶韵怡又深吸了一口气:「你之前有一次来我

家的时候,偷了我刚换下的内衣裤。哎……说起来让人觉得很羞耻的事情,其实

不用她说,这件事我是记得的……」

「阿姨我……」

「你不用解释。我没有怪责你的意思。」叶韵怡把裙沿拉回膝盖处:「你这

个年纪的孩子,正是青春期,有时候有些冲动阿姨是可以理解的。但你不能越过

那条轨道,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你对阿姨做的事情阿姨都看在眼里,雅琪自那天你和她谈完后,这几天都

开朗了不少,阿姨是真心感激你。但……。可能也是阿姨的问题,阿姨这段日子

真的感觉到很苦闷,你不时过来陪阿姨,阿姨是真心的感到高兴,不过这可能也

让你有了些错误的想法。」

「那都是我自己的想法,不关叶阿姨的事。其实,自从第一次来到阿姨家,

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住了……」张浩装出一片痴心的模样,深情款款地说道:「

我一空闲下来,不知道为何,脑子里都是阿姨的身影,所以……所以才偷了阿姨

的贴身衣服……想留在身边……」

叶韵怡被张浩说的话弄得面红耳赤,一边感到羞耻的同时,一边内心居然因

为一个小男孩的表白有些波澜起来。张浩长得一点不好看,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

没身材,但叶韵怡不是那些势利眼的女人,当年追求她的人不乏千万富翁或者有

钱人家的少爷,但她最终都选择嫁给了一穷二白的教书先生。那是因为,和如今

的张浩一样,呆在一起的时候总感觉到很自在舒心,完全没有一点苦闷和无聊的

感觉。

而且张浩说的话里总让她感到真挚的情感,她一个快要奔四的女人,还能被

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喜欢上,还能有什么比这个还能满足一个中年妇女的虚荣心了。

「但阿姨的女儿都比你大了……啊——!你干什么?小浩……快把它放回去…」

「叶阿姨……,我实在不想忍着了,你知道吗?我每次见到你,它都硬得让

我感觉好难受,就像是随时会爆炸了一般……」

毕竟两人年龄差了一轮,叶韵怡正打算继续给张浩做思想教育工作,没想到

这个时候,张浩居然把早就在裤裆撑起的帐篷一拉,当着她的面露出那根骇人的

玩意出来。

叶韵怡手下意识地捂住了长大的嘴巴,她已经完全被这样的事情吓呆了,女

儿闺蜜的弟弟再她面前脱裤露械,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天啊,怎么会这么大!

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孩……那根东西怎么看起来比老公的还要粗了一倍!

叶韵怡感到口干舌燥浑身燥热起来。女人在怀孕期间,因为激素水平的上涨,

性欲也会特别旺盛,再加上她现在单身一人,性欲就更加的强烈起来。那天不过

是被张浩摸摸肚子,撩拨了一下阴阜,她就急不可耐地冲回了房子自渎起来。

如今看到一条粗壮的阳具,叶韵怡的目光就被牢牢地吸引住了,她没有进一

步呵责张浩,反而情不自禁地想到,要是这根东西塞进了她的阴道里,那种充实

涨满的感觉,那该是多么的爽啊。

「叶阿姨你摸一下它,我感觉它好烫啊,我那里是不是生病了。」

张浩将叶韵怡那魂不守舍的模样看在眼里,心里得意不已,哪还不知道要趁

热打铁啊,他一把抓过叶韵怡的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

「不……这不可以……」

「别,叶阿姨你帮我摸摸……你的手好冰凉好舒服啊……」

叶韵怡的手一碰到那根灼热的肉棒,就像握住了烙铁一般,赶紧松手往后缩

去,这里面的热度不但有来自张浩那蓬勃的欲望,还有伦理的禁忌。

但张浩哪还能让她就这么逃掉,那迷乱的眼神和急促的呼吸表明她正在摇摆

种,结果怎么样视乎张浩的行为了。

张浩立刻把叶韵怡的手拉了回来,而且并未就此松手,他控制着叶韵怡的手

腕让她在自己的肉棒抚摸了起来。叶韵怡羞急了数次用力想要抽开手无果后,似

乎也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事实,终于握住了张浩的肉棒。感受到叶阿姨自主地开始

撸动他的管子,张浩才松开了手,而这一次叶韵怡的手再没有松开,反而情不自

禁地将张浩的包皮往后褪去,露出了那个散发著淫靡水光的大蘑菇头,嘴巴里又

是一声惊讶的低呼。

「怎么会……这么大……」

握着那根粗壮的阳具,感受着尺寸带来的视觉冲击和阴茎肌肉涌动带来的力

量感,叶韵怡甚至情不自禁地把内心的疑问说了出来。

「阿姨你动一下啊,我真的好难受……」

「……,你别动……。」

听着张浩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叶韵怡却像是给自己找到了借口一般,仿

佛真的认为眼前的少年已经痛苦不已,急需她的帮助。她握着张浩鸡巴的那只手,

开始前后撸动了起来。

「疼……好疼……阿姨你弄疼我了……」

叶韵怡没撸几下,张浩就故意难受地「痛」叫了起来。

「你!……你闭上眼。」

确认张浩真的闭上眼睛了,叶韵怡的舌头在口腔中搅动一番,然后将头靠向

那根肉棒,两片嘴唇中,一口唾液从下唇中间溢出滴落,叶韵怡在这一刻内心的

羞耻达到了顶点,脸也红得滚烫起来,当她的手沾着自己的口水作为润滑帮张浩

撸管的时候,某种豁出去的心理让她彻底迷乱了下去。

由开始缓慢犹豫地撸了两下,慢慢地,叶韵怡的动作越来越规律起来,她已

经投入了进去,还因为站着的姿势太别扭,她甚至为了使动作流畅些她还蹲了下

去,她那微张的嘴唇缝里,随着撸动还发出了一声声的低哼,仿佛手中的那根东

西已经插在自己的体内,正凶悍地撞击自己。

叶韵怡的右手快速撸动着张浩那根大家伙,因为是蹲着,那根狰狞的肉棒就

在面前抖动着,蘑菇头上的那个马眼就像是有摄魂的魔力一般,把她的视线牢牢

地钩住。不但如此,还有一阵阵浓烈的雄性激素气味扑鼻而来,在这样的刺激下,

欲望焚烧着她的理智,她已经忘了刚刚一直在强调的伦理道德,她的左手很自然

地深进了裙子里,将胯间那湿透的底裤裆部扯到一边,手指在自己的阴唇逼穴上

按摩了起来。

「哦……真的好舒服……叶阿姨我爱死你了……哦,哦……」

张浩居高临下地看着叶韵怡给自己打手枪,她那宽松的衣领正因为姿势而敞

开了大口子,张浩这个角度完美地将那两只被黄色乳罩束缚住的乳球,叶韵怡的

胸部并不算丰满,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平时女人在他面前脱个精光看多了,

远远没有这种偷窥的视觉效果来得刺激。

「哦……叶阿姨你真的太棒了……我爱你……哦……」

「你别说了……」

几分钟后,叶韵怡的手指已经插进了自己的逼穴里勾挖起来,她蹲着的地方

下面已经滴了一滩小水洼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不但给张浩打着手枪,还当

着他的面自渎起来。她喘着气,眼睛有些朦胧起来,也没留意到她手中的肉棒越

来越滚烫,而且那根东西开始轻微肿胀并且颤动起来。

等叶韵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她本来忘情地闭着眼专注地感受着自己

私处因为自渎带来的快感,等她发现不对劲张开眼睛时,正好看到张浩的大鸡巴

进行着最后的颤动,一大股滚烫的阳精迫不及待地从马眼中飞射出来,叶韵怡的

脸被射了个正着,甚至有一些直接飞溅到眼球上。

陷入极乐的张浩尽情地催谷着肉棒,比正常人还有多4~5倍的精液不断像

水炮一样激射而出,叶韵怡因为突然的炮击惊慌不已,手早就松开了,没有约束

的肉棒自由开火着,白浊的精液飞射在叶韵怡的脸上、头发上、还有脖子和胸脯。

「啊——!」

叶韵怡猝不及防下很自然地发出一声惊叫,没想到除了眼睛睁不开外,这一

声惊叫还让不少精液射进了她的嘴巴里,她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嘴巴,嘴里已经含

了一口精液。她一时间又惊又恐,失去了平衡感蹲不住就向后跌倒,一屁股坐倒

在了地上,松开肉棒和不再自渎的双手,不知所措地挥舞着。

然而就在她稍微清醒了一些,想找些什么东西把糊在脸上的精液擦拭掉的时

候,她就听到茶几被推开的声音,然后一个手掌按在肩膀,紧跟自己就被按倒在

地板上,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裙子被扯到了腰间,一只手在她的腹部划过插入阴

毛繁盛的阴阜抓住了她底裤的上沿。

张浩想要扯下她的内裤!

「小浩!不要!……小浩你不可以……」

叶韵怡剧烈地挣扎反抗了起来,然而她根本就推不开张浩那肥胖魁梧的身躯,

她双手只能徒劳地拍打推搡着张浩的肥肉,她扭动着屁股并拢双脚想要阻拦张浩

脱掉她的内裤,但同样注定是徒劳无功,她的底裤被张浩轻易地扯离了双脚,然

后就感觉到张浩的双脚卡进了自己的腿间,逼迫着自己的双腿左右分开。

「呼呼……阿姨……我忍不住了……叶阿姨,我想要你……」

「不……不可以……」

然而张浩并不是在征求她的同意,所以她的反对无效。

张浩那灼热的蘑菇头已经抵在了叶韵怡泥泞的穴口,开始轻轻地上下摩擦起

来。

「嗯!!」

叶韵怡一声低沉短促的闷喝,她挣扎的身体突然僵硬住了旋即绷紧起来,一

股巨大的压迫力从阴户传来,张浩那硕大的蘑菇头被挤了进去,叶韵怡感觉自己

的下身要被撕裂了,痛楚、涨满感、还有被侵犯的无力感让叶韵怡的眼泪冲破了

糊在眼上的精液夺框而出。

眼看下一秒那根巨大的阳具就要无情地插进去了。叶韵怡哭泣着,她嘶哑着

嗓子说道:「不要……小浩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做……阿姨不会原谅你的。」

叶韵怡痛哭着,但阴道却在蠕动着求欢,那蘑菇头撑开了穴口,却让空荡荡

的阴道感到无尽的空虚难受,它急需被填满!

叶韵怡已经放弃抵抗了,一旦松开了心防,在思想上的转变也是剧烈的,她

收起了哭泣,准备迎接接下来的贯穿,她这段时间都靠自己的手去解决需要,她

其实早就渴望有一根真家伙插进去了,她难以接受的不过是,这个对象是张浩,

自己女儿闺蜜的弟弟,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感觉下身一空,啵的一声张浩却是把蘑菇头抽了出

去,并且松开了她的身体。

「阿姨……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叶韵怡没有说什么,一股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她心头,阴道更是瘙痒难耐,但

无论怎么说,这一刻伦理羞耻又占了上风,她强忍着把手伸进下体解解痒的冲动,

四处摸着,终于摸到了一团布,她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牢牢抓住,开始擦掉

脸上的精液。等她勉强张开眼睛一看,自己拿着抹脸的居然是自己那条被张浩脱

掉,被淫水浸泡过的内裤,连忙丢到一边去。

这时张浩从浴室拿了一条毛巾过来,居然还是热气腾腾的,叶韵怡也顾不得

责骂张浩,接过来就开始仔细地抹脸。但无论怎么抹,叶韵怡总感觉自己是把精

液在自己的脸上涂抹均匀着,鼻子呼吸的每一分空气里都包含着腥臭味。

叶韵怡一边抹着,脑里情不自禁想着,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射出这么多……

而张浩在一旁用满【催眠宝石(原名:黄宝石)】(38)怀懊悔的声音在继续道歉着:「叶阿姨……对不起……我

真不是故意的……我……我一时没控制住……对不起……」

大致抹掉脸上的浆糊,叶韵怡看着张浩那可怜兮兮又害怕又后悔的样子,不

知道为什么她的火也发不起来了。说起来她也怪不得张浩,她一个三十几岁的成

年人都没能把持住自己,又怎么能责怪一个十几岁正是有需求的孩子呢。

叶韵怡这么一想,也只能神色复杂地说 :「小浩你不能这样,阿姨一直把

你当成自己孩子一般,试问一下,一个孩子怎么能对自己的妈妈做出这样的事情?」

张浩差点就脱口而出「我妈早就被我操了」,但现在剧本不是这么写的,他

装出内心挣扎的痛苦模样,又强自在狡辩着。

「阿姨,对不起,但我真的很难受……我忍不住……」

「你……啊——!你怎么又……」

叶韵怡还想继续教育张浩,没想到不经意地发现,张浩下身是光秃秃的,那

根大肉棒正雄赳赳地昂首挺立着,她这会才想起来,张浩刚射完她一脸,推倒她

在地上的时候,那差点插进去她阴道里的肉棒,分明是硬邦邦的……

但一般人没有刺激,不是会一下子就蔫下去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挺立着……

再说,他不是刚刚才射过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又硬起来了!?

叶韵怡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和丈夫有了女儿后,两人的房事时间是越

来越短,到了后面,包括调情在内,总是在十来分钟内就草草了事了。即使在年

轻的时候,记得,丈夫年轻的时候,两人厮缠闹上个把小时,但丈夫一旦发射,

那里就难以抬头,有时候她没到达顶点也只能依靠丈夫的手帮她弄……,像张浩

这样的情况简直匪夷所思。

「我每次都这样啊……,我要射两三次这里才会软下去,难道这……这是不

正常的吗?那怎么办好……」

「每次都这样……两三次……」

叶韵怡在这一方面的认知被完全洗刷了,以前她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也会这么

幻想过,要是丈夫可以这样那么她们可以玩多少花样啊,但叶韵怡很明白,这种

事情只会出现在那些官能小说里,所以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苛求。

「叶阿姨,你再帮我弄弄好吗?我还是很难受啊……下面涨的发疼……好像

要爆炸一样……」

「我们已经做错了一次,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你穿上裤子,冷静一下,过

一会它就消停了。」

张浩小心翼翼地问道,叶韵怡顿时被这个要求气的七窍生烟,心里想着刚刚

都被你迎面射了一脸了,还差点被强上了,你居然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会的……它至少也要半小时才会自己软下去,我每一次这样都很辛苦…」

「半小时……」叶韵怡已经不敢再听下去了,她此时逼穴已经痒得不行了,

流出的水没有了底裤的遮挡,已经开始顺着大腿往下流去,甚至有几滴直接滴落

再地板上。

「你……你自己弄吧……我被你弄得一身都是……,哎,我要去洗澡了。」

「叶阿姨不要啊!我手弄不出来的,我试过好多次了……。」

叶韵怡想要借机离开这个让人尴尬羞耻的场景,结果刚扭身就被张浩拉住。

「我能……我能用你的内裤吗?」张浩一边装出难受的表情,一边用渴望的

眼神看着叶韵怡「我自己弄不了啊,我每次都要弄好久,而且越来越难受……我

在家都是用你的内裤……你不知道,我当初拿回家好久都没舍得洗,上面全是你

的味道,我……」

「别说了,张浩!」

一想到自己的贴身内裤被对方包裹着鸡巴套弄着打飞机,欲火烧起来的叶韵

怡也觉得又恶心又羞耻,但看见张浩看着她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又害怕他再一

次扑过来。

「我用手给你再弄一次,最后一次啊……」

叶韵怡没法子了,再一次答应了帮张浩打手枪,但她这一次学聪明了,她把

张浩扯进了浴室里,让张浩背着她,她从后面把手伸到前面帮张浩撸起来。

然而这一次,一直撸到叶韵怡的手都酸痛了,十来分钟过去了,张浩却依然

没有发射的的迹象。

「怎么回事……你……你怎么不射了?」

叶韵怡也是醉了,期间她忍不住自己又摸起了逼来,背着张浩她似乎也放开

了一些,她都自己都泄了一次了,她感觉张浩的鸡巴都要撸破皮了,但那根大家

伙既不软也不泄……

「可能是刺激不够吧……叶阿姨,你能让我摸摸胸部吗……这样我很快……」

「不行!」

叶韵怡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自己这样已经很憋屈耻辱了,这还要摸胸?

但张浩下一句话很快就让叶韵怡迟疑了起来。

「我怕……我怕雅琪这个时候回来了……大厅我们还没收拾呢……」

张浩的话无疑是晴天霹雳,叶韵怡身子一抖,立刻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那

条沾满了精液淫水的底裤还丢在客厅呢,还有飞洒在地面的精液……

她赶紧放开张浩的鸡巴就想去处理一下,孰料张浩直接把身子在门的地方一

拦:「叶阿姨你现在不能去,你去了我怎么办?」

「小浩你快让开。」

「我不……」

看着张浩铁了心耍无赖的样子,叶韵怡也没有办法,只得从新握住张浩的鸡

巴撸了起来。

「你……你只能隔着衣服摸一下……知道吗?」

又几分钟过去了,张浩还是那一脸难受的表情,叶韵怡心急如焚,已经有些

绝望了,她不得不妥协了。

「好的,阿姨,你在后面我摸不着啊。」

叶韵怡无奈走到前面去,张浩的手立刻按在她的胸脯上,轻轻地揉动了起来。

被摸着胸部,叶韵怡羞耻得想钻进地板去了,但效果也是很明显的,没几分

钟,张浩终于有发射的迹象了。

叶韵怡赶紧想着要躲开,没想到,张浩突然抓住她的双肋将她腾空抱起,搂

在怀里,他的身子往前伏去,居然又松开了一只手去摸叶韵怡的胸脯。一阵就要

下坠的感觉传来,叶韵怡「啊——!」的一声惊呼,双脚不由自主地绞在了张浩

肥胖的腰肢,双手也搂住了张浩的脖子,她一个孕妇可经不起这么一摔。

这样一来,她就像只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吊挂在了张浩的身上,而张浩一

只手探到她身后架着她防止她真的摔下去,另外一只手却托着叶韵怡的后脑,嘴

巴就向叶韵怡吻去。

「唔……不……唔唔……」

叶韵怡被吻了个正着,她咬紧了牙关不让张浩的舌头钻进来,就在这个时候,

她感到私处被张浩的鸡巴再一次顶住,她正害怕着张浩是不是要插进来的时候,

阴户上却感受到一股温热感。

张浩居然对着她的逼穴发射了!!虽然张浩的肉棒并没有插进去,但那蘑菇

头就抵在穴口前面,猛烈地喷射了起来。

---------------------------------------------------------------

叶韵怡扶着腰,瘫倒在了床上。

半个小时前张浩就回去了,在这个半小时内,她清理了大厅,又扫又抹的,

然后自己洗了一个澡,尽管差点用掉了半瓶的洗面奶,但她还是能隐隐闻到一股

精液的腥臭味。

一直担心突然回来的女儿,结果在几分钟前打电话回来说在朋友家吃饭,要

晚一点才回来。

而就在刚刚,她在张浩送的滋补品里一个装西洋参的铁盒里发现了5000

块钱,还有一封深情款款的表白信,里面详细地写着张浩是何时开始对叶韵怡有

感觉的,如何牵肠挂肚地苦苦相思着,又是如何受不住煎熬才偷了她的内衣裤以

做念想……

这一切足足写了4页纸,这一切叶韵怡看着是百般滋味上心头,也不知道如

何应对。她本身就是做记者写文章的,她能感受得到张浩文字间的情深意切,和

那份即使违背伦理也要抵抗世俗道德披荆斩棘的决心。这让她难受之余,又真的

有些感动。

有道是雪中送炭,这段时间是叶韵怡最灰暗的一段时间,自己失业,女儿高

考失利,丈夫去世,自己失忆……。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亲戚好友关心一下,

咬咬牙就过去了,偏偏这个时候那些同事好友,除了个别在丈夫的丧礼上礼貌性

地出席了一下,说,着几句客套的安抚,竟然无一对她有过关心问候,这让她备

受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她之前印象不太好的张浩,却隔天就提着水果、礼物上

门。她在医院的时候她还记得医生和她说过,她差点就成了植物人了,又一段时

间她对外界的反应非常的弱,但自从张浩来过后,她就开始好转起来了。

在不知不觉中,连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张浩就这么走进了她的内心,

而且她丈夫才刚刚去世没多久。

说起来也怪异,她对丈夫除了有一些哀伤的情绪,但那哀伤的情绪里居然没

有几分爱意和留恋在内,她这些天不经意想起的,居然是张浩和她聊天侃大山的

时候,那些有趣的话语。

叶韵怡躺在床上,手中拿着那5000元,心情无比复杂纠结。这些钱她想

退回去,张浩偏偏在信里特别说了,她要是退回去这钱就烧掉了。

叶韵怡现在虽然再次失业了,但她还有些存款,生活暂时还不是很有问题。

但俗话说坐食山空,紧接下来,雅琪要去上大学了,这又是一笔大开销,怀孕后

的各种检查也是一笔不少费用……

叶韵怡这个时候想起了不久前自己才刚说完的话:「你就差送钱了,你这是

要包养阿姨啊。」,没想到现在钱真的送了,那她这算不算被人强行包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