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奸小说

【催眠! 胸部学园】(第2章)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次

【催眠! 胸部学园】(第2章)

??? 第二章 疼爱理事长。舞

??? 几乎所有学生都离开学校了的走廊,太一走向理事长室。外面很暗,已经点

亮古典路灯。

??? “喔,这就是现在的指南所啊。”

??? 太一周围,有着自称神灵的女性飘来飘去。东条院八云似乎是这个学校的创

始人,探头探脑观察今非昔比的校舍。

??? “您说创立了这所学园……是什么时候创立的?”

??? “嗯……宽政七年吧。”

??? “……宽政?”

??? 如果不是西元,就搞不清楚是哪一年,一定是很久之前吧。

??? “这种事无所谓啦!”

??? 八云似乎等不下去,浮现骄傲微笑。斗志十足,之后就等着跟真人面对面了。

??? “赶快走,叫做理事长的女人在哪里!”

??? “不、不必这么焦急啦……呃!”

??? “啊嗯、怎么?”

??? “呵呵,各位,下周再会,贵安。”

??? 走廊前面,目睹那张熟悉侧脸的瞬间,太一反射性躲起来。

??? “那个人?”

??? 太一眼前那名跟其他人告别后,走向电梯门口的人物──留有耀眼金色波浪

卷的女子,名为东云京子。

??? “喂,干嘛躲起来?太一……人都走了喔。”

??? “啊、是、是吗?……呼。”

??? “怎么啦……?”

??? “不是,我不太会应付那个人……”

??? 光是看到霸凌自己的人,就习惯像这样躲起来。东云京子更是棘手,连脸都

不想看到。

??? “啊?怎么?”

??? “那个人个性超烂的……超爱欺负我。”

??? 自己遭受东云京子,跟那些人的彻底欺负。在眼前翻桌、把教科书撕烂、踢

倒水桶。把制服扔到池子里。

??? “……呵。”

??? 八云视线,明显换成看见敌人的神色。

??? “那个小女孩,名字?”

??? “东云京子。”

??? “东云、啊……让她逃掉了。算了,总有一天会教训她。”

??? 给我记住──八云在没有其他人的走廊上,扔了这么一句。

??? 看来,京子被八云加入黑名单了。

??? “首先是师范,接着是那个金发……还有其他特别不顺眼的小女孩吗?”

??? 八云声音,让人下意识发抖。

??? “这、这个……”

??? (几乎全校所有人啊……主要的人,我想想……)

??? “……啊啊,有了。”

??? 这所学校的女生几乎都会霸凌,但作为中心的共有三人。

??? 这三人是理事长。东条院舞,学园代表性的自我大小姐。东云京子,以及─

??? “学生会长,叫做东屋的女生。”

??? 现任学生会长。东屋七叶。

??? “东屋……呢。”

??? “东屋会长目前不在学园,不久后就回来了……”

??? 比太一高一学年的少女,目前在德国留学,听说最近就会回国。当然,太一

希望她千万别回来。

??? “呵……所以目标就是那三人了。嘛,首先对这里的师范下手──让指南所

变成这种状态,可是重罪啊。”

??? “失礼了。”

??? 敲了两次门,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太一慢慢转动门把,打开庄重大门

──最里面某人的视线,对上太一。

??? “……有什么事?我很忙的。”

??? 坐在理事长室主位的东条院舞,确认是太一后,用冷冷声音说道。一脸无趣

拨起过肩长发,毫不掩饰对于访客的厌恶。

??? “喂喂,这张脸不是很惹人厌吗?”

??? 舞一脸都不想看见太一的想法,连初次见面的八云都清楚感觉到。

??? 但八云的表情意外冷静。以为会气到冲出去,却没这么做。

??? “她就是现在的师范啊……名字?”

??? “东条院舞。”

??? “嗯、直系啊……然后,她就是首谋?”

??? “首谋算是吧……话说直系是什么?”

??? “嗯?啊啊,我们一族之人名字都会有个东字,当然本家是东条院。名字有

东字、在这里上学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东条院的分家。”

??? “啊,原来如此……可以说是大集合。”

??? “我说!没事的话能不能回去!”

??? ──突然,舞怒吼了。

??? 恐怕,舞只看见眼前一个男生自言自语吧。作为忙碌理事长的舞,这只会造

成她的麻烦。而且还是唯一的男生,这种反应可以说是相当正常。

??? “很麻烦啊!我没可时间理你!”

??? “哈!真骄傲的女孩。”

??? 但那只是舞看不见,在场的其他人不是只有太一。

??? “真敢对我这样说啊!行长的后裔,饶不了妳!”

??? 身为学园创始人的八云,瞥了舞一眼后转动身子。

??? 绕到太一身后,从长长袖子里伸出手,抓住太一肩膀。

??? “听好了,太一,刚刚有看过我做的事吧?照做一遍。”

??? “……这样?”

??? 太一双手放到胸前──照着八云那样子,手掌用力挥下。

??? “对。就这样,想想我发出的光芒。”

??? “……嗯。”

??? “……你在做什么?”

??? “不要分心,集中精神,第一次要掌握技巧。”

??? 闭眼、意识集中到手掌,想起刚刚那道紫光。

??? 有种身体力量往手掌集中的感觉──接着。

??? “……出来。”

??? 跟之前八云手掌注入过来的光芒一样,这次光芒离开太一手掌。

??? 让人不住眨眼的强烈光芒,这毫无疑问是太一学会催眠术的证据。

??? (真的可以吗……?)

??? 光芒渐渐变成圆形。亮度远远超过电灯,太一视野被紫色光芒覆盖。

??? “做得很好……呵,不愧是西条院的后人。”

??? 支配眼中一切颜色的光芒,随着时间经过,渐渐安定下来变成淡淡光芒。

??? “……做什么?”

??? 舞看不见这道光芒,但感觉太一似乎进行什么恶心盘算。

??? “好。就这样朝向那个女人。”

??? “……我知道了。”

??? 太一照做,手掌朝舞对准。

??? “什么、什么?做什么!?”

??? 焦距原本是自己,现在换成对准舞,光芒慢慢注入。留下紫色轨迹,光芒流

向舞的身体。就这样覆盖住全身,有如雾气那样融进舞的身体。

??? 光芒无声无息消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 跟几分钟前一模一样的情景,再次重现。

??? “发生、什么了……?”

??? 对舞来说,只觉得太一做着一些奇怪动作吧。

??? “干、干什么!真恶心!说过没时间陪你玩了吧!没事的话就快点出去!”

??? 不过,太一也感觉怪怪的。

??? 自己不知道发生什么,舞的视线也依旧没有两样。

??? ──但这一瞬间结束了。

??? “这样……好了?”

??? “啊啊。接着你下命令就结束了。催眠效果是绝对服从。就是照你的话去做

……说句话试试看吧,这是一扫平日郁闷的机会。”

??? “咦?啊、是、是吗?”

??? 一扫平日郁闷,是要做到什么程度?总之先想几招玩玩。

??? “那、那么……装成小狗?”

??? “汪!”

??? “哇!?”

??? “汪!汪汪!”

??? 太一才刚说完,舞就趴在地上抬高屁股,抱怨通通换成狗叫了。

??? “呵呵,怎样啊、太一?……眼前有只母狗喔。”

??? 八云呵呵笑着,太一则是惊讶到嘴巴闭不起来。

??? (靠……竟然是真的!)

??? 对八云所说的话,没有任何怀疑了。

??? 催眠术原本感觉是套出对方内心话的手法,但看见眼前这一幕,不相信也不

行了。

??? 原本非常仇视自己的学园理事长,竟然一点都不害燥学狗叫。

??? “咕呜……啊、汪汪!呼、啊……啊、啊……嗯啊、咕、呜呜嗯!”

??? “──奇怪?”

??? (……样子怪怪的?)

??? 太一看着舞的模样头歪一边,八云说道。

??? “这个催眠术有附加效果,其中之一,是让对方性欲急速上升──就是说催

淫效果。”

??? “催淫效果?性欲上升……那是──”

??? “呵呵,先等等啊,太一……首先让这个女的自慰吧?”

??? “咦?自慰?”

??? “没错。对女人来说,被人看见自己在自慰,可是最屈辱的感觉啊。”

??? “啊、这、这样啊……”

??? 对女性不太清楚,但八云对这种情况乐在心底,提议也是太一很有兴趣的内

容。

??? (试试看吧?)

??? 当然,没有亲眼目睹过女性自慰的行为。就是单纯好奇。

??? “我、我知道了……那、那么,自慰吧。”

??? “……是。”

??? 小小声回答后,舞无力坐在地上,才刚想说M字开腿,双手就开始揉自己的

胸部了。

??? “啊、嗯、嗯、啊……咕呼、呼、呜、嗯、哈啊……啊啊、嗯!”

??? 给人坚毅印象的理事长,很有地位的舞,自己张开双脚给太一看见私处,根

本只是一只陷入欲望的母狗吧。

??? “嗯、啊……嗯、咿、啊……不要看!不要、嗯、啊……嗯啊!”

??? 隔着衬衫刺激胸部。

??? 害羞肯定传遍全身,但舞似乎没打算停止双手。

??? 此时,衬衫都变湿了,额头也开始浮现薄薄一层汗水。

??? “嗯、啊、嗯、呼、啊……咿、啊嗯、呼啊、啊……嗯、嗯、啊!”

??? 因为是第一次目睹,不太好说,但没想到女性自慰会这么激烈。

??? “太一……难得嘛,就更近一点。”

??? “咦?更前面吗?”

??? “啊、啊、呼啊、啊……咿、啊、不要看、不行、啊!”

??? “没错,上,快点。”

??? 八云乐开怀教唆,太一走到舞的身边。

??? “这样、啊……不对、啊、咕……会被、啊、看见的!咿啊!”

??? 舞看起来有遮住胸部的举动,但不是真的遮住。比起遮住,更忙着爱抚自己

胸部。当然这也是催眠效果,理事长任人欣赏上火的自慰秀。

??? “哈呜、呜啊啊嗯!嗯、嗯、啊、啊、咿……啊、呼、呜呜嗯!停不下、来、

咿咿、嗯、啊……呀啊、呜、呜呜嗯!”

??? 从制服胸口看见的肌肤,飘出一层浅红,而且大得过头的胸部,正在苦闷摇

晃。

??? (理事长的胸部真大……)

??? 胸部敏感注意到太一视线,但舞的身体动作没有改变──不如说,为了让人

看个饱,爱抚更激烈了。

??? “哈嗯!手、停不下来……明明、不行、的!咿啊、嗯啊!”

??? 舞的衬衫满是汗水,淫秽贴紧肌肤。

??? 衬衫吸饱汗水后,开始透出内衣颜色。

??? “嗯、嗯、停不下来……呼、啊、咿……呼、嗯、呀、那、那里……被、看

着、不行……这样、不行……咿咿!”

??? 舞脱掉裙子,手伸进内裤里面,开始直接抠挖私处。指尖伸进阴毛掩盖的秘

密花园里面,室内开始响起啾啾水声。

??? “怎样怎样?”

??? 太一来到舞的身边,脸凑过去,看着被裂缝液体弄湿的内裤。舞的指尖触碰

湿润部分,拉出黏膜细丝。

??? “不行!不要看!停不下来!咿、呀啊!啊呼!”

??? “理事长,色色的汁一直流出来啊。”

??? “咿!那里、不要看!不要!不要嗯……咿!”

??? 太一手摸到大腿,把脚撑开,舞左右摇头表达抵抗想法。但只有嘴巴说说,

不是真的想抵抗,不如说反而主动挺起湿答答的私处。

??? “呵哈哈,真的想被看啊、嗯嗯?”

??? 八云相当愉快。看着专心盯住自慰的太一,沉溺于自慰的舞,脸上也挂起奸

笑。心中期待玩弄舞,这种反应也跟预料中一样。

??? “啊、咿、啊……嗯、啊、呼呼、嗯嗯、啊……咕呼、啊啊啊!”

??? 舞几乎变成整个人后仰的姿势,下流M字开腿。就这样单手摸着私处,另一

只手继续揉捏乳房。

??? “不行!别、看……咿咿!嗯啊……啊!咿、嗯、啊……啊、不、行!咕、

咿啊、啊嗯!咿、咿啊啊!”

??? “哇!”

??? 舞竟然开始含起自己的乳房。

??? “嗯、啾噗……哈、啊、姆、呼、啾……嗯、啊、啊咕、不行、这种事、明

明不行……嗯啊、啾噜、哈姆、啾……咕啾、啾!”

??? “靠……”

??? 拥有巨乳之人才能办到的技巧,太一忍不住感叹。

??? 最喜欢胸部的少年,吞着口水目睹这一幕。

??? “啾噜、啾、嗯、嗯、嗯、啊……啾、嗯、噜、啾……啊、咿嗯、啊、明、

明、不行……噜、啾噜、嗯、哈姆、啾……啾、啾!”

??? 舞的额头流出汗水,自己玩弄不逊于八云的巨大乳房,委身于快感的姿态,

映入最喜欢胸部的少年眼帘。

??? (理事长……竟然这么可爱啊。)

??? “呼、嗯、啊、嗯……啾、嗯、啾、吸、噜、啾……啾噜、啾、噗啾、啊、

呼、啊……呜、呼、啊、咕啾、啾噗……舔、啾!”

??? 因为对拼命想要赶出自己的舞,没有多少好印象,如今才发现舞的好身材跟

漂亮脸蛋。

??? “嗯、啊、咿、啊……啊、嗯……呼、啊、啊、咿、啊、嗯……啊、啊、呼、

嗯、啊咿、啊啊嗯!”

??? 但这样换个看法的话,舞作为女性是很有魅力的。皮肤纤细、身材高挑、修

长双腿、腰部紧绷。娇小脸庞、楚楚大眼。

??? 然后──最重要的巨乳。肯定轻松超过九十公分的吧。

??? 对于最喜欢胸部的太一而言,没有其他部位比这更有魅力。

??? “嗯呼、啊、呀啊!啊……啊咿、咿、已经、咿……啊、不行!”

??? 舞的娇声更加尖锐,身体颤抖。

??? “喵、不行、不行!高潮、高潮了!”

??? 舞M字开腿全身抽搐,达到高潮。

??? “哈、啊、啊、我……啊、哈、啊……呼啊啊、啊……”

??? 舞嘴角流着口水,内裤染满爱液湿透了。

??? “哈哈,这家伙在学子面前高潮了,哈哈哈!父母看见会哭的吧?”

??? 身为比起母亲、还要更久之前祖先的八云,看着舞的痴态,大笑到都快流眼

泪了。

??? “哈啊、咿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咿!”

??? “嗯?怎样怎样?”

??? 看着无力起身、只能大口喘气的舞,八云对太一教唆。

??? “太一,叫这个女人张开双腿。”

??? 八云虽然想直接指示,但太一在场的话,说什么舞都会听,而且舞本来就听

不见八云说的话。

??? (还没有玩够……)

??? 八云满脸奸笑,低头看著作为自己子孙的女性。

??? “我、已经……”

??? 舞用四肢趴在地上的姿势,用某种期望的视线看向太一。乳房垂下弄出恼人

乳沟,紧紧吸住太一视线。

??? “哈哈,听不见。喂,太一,告诉她听不见,让她说得更大声一点!”

??? (唉……总觉得挺可怜的。)

??? 自己总是遭到欺负,对舞相当讨厌,但现在只有同情了。

??? (嘛,不过……)

??? 话是这样讲,但这样欺负舞也很好玩。很可爱啊。

??? 因为舞不可能出现娇弱形象,太一感觉很新鲜。

??? “不更大声一点拜托,我听不见喔。”

??? “怎、怎么可以!呀!”

??? 把太一的话囫囵吞枣,舞害怕着爬到太一脚边,抱住一只脚,用快哭出来的

眼神往上看过来。有如遭到舍弃的小狗。

??? “拜、拜托、您……将、将我的阴●,用您的肉●、用力插进来……”

??? “喂,太一,问问她,阴●到底是指什么地方吧?”

??? (……唉。)

??? 自己都不想吐槽了。

??? (八云绝对是个变态……)

??? “阴●是哪里啊?哈哈哈。”

??? “……理事长,阴●是指哪里呢?”

??? “这、这里、这里的洞……”

??? 说完之后,舞就像刚刚那样的仰躺状态,打开双脚自己抱起膝盖,自己露出

最重要的地方给太一看清楚。

??? 大胆姿势毫不吝惜展现,拼命想要引起太一关心。

??? “哈哈哈,喂,这是杰作啊!成熟女人在一个小鬼面前,哀求把肉●插进去

啊,哈哈哈!”

??? 八云在太一身边独自大笑后,用袖子擦掉眼角泪水。

??? “接着……我随便去玩玩吧。”

??? “咦?可以吗?”

??? “没看到我,你也方便干吧……”

??? 八云这么说后,穿越墙壁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 因为恣意玩弄后,感到满足了吧。

??? (有人看着就很难做……谢谢。)

??? “接下来──”

??? 在心中对八云道谢后,太一再次面对舞的方向。

??? 舞坐在客人专用的沙发上,太一也坐到隔壁。

??? (……好香。)

??? 淡淡香气很像是沐浴乳。平常没贴得女性这么近,今天对于舞有了很多新发

现。

??? “啊……嗯、啊!”

??? 最喜欢巨乳的少年,首先目标当然是远远超过平均标准的两颗大奶子。

??? 拉起衬衫衣摆,有如确认触感那样,隔着胸罩揉捏。

??? (……好大。)

??? “咿、呜、啊、咿、啊、咿、啊……嗯、呀!咕、呼、嗯!”

??? 花纹胸罩是淡蓝色的,把舞的成熟魅力毫无止限引出,太一无法克制兴趣。

??? “呼、啊、嗯……嗯、咿、咿……啊啊、呼……咿、嗯、嗯……啊、咿嗯…

…呀啊!啊、嗯……咿、啊、啊、呼、嗯、咿咿咿!”

??? 舞有些紧张吧,感觉肩膀用了无谓的力气。即使如此,舞仍没有打算抵抗的

样子,任由太一揉捏乳房。舞那样讨厌自己,能够自由玩弄她的乳房,就不打算

客气了。

??? “咿、啊……嗯、呼啊……啊、这么、啊……咿、啊、嗯……嗯嗯、呼啊啊!

啊、胸部、受不了、不要……啊、嗯!”

??? 接着把手伸向胸罩里面,直接抚摸乳房。

??? (哇……超软的……)

??? 这对胸部,软到抚摸的瞬间,让人以为会不会融化。

??? 胸部跟着舞的呼吸节奏摇晃,手掌感觉到高温。

??? “啊、咿、咿、啊……咿、嗯!啊、胸部、咿!好、舒服!喵、啊……呼啊、

啊……嗯呼、呜、嗯……啊、嗯……”

??? 滑嫩肌肤,手掌都是软绵绵的触感。

??? “哈、嗯嗯嗯!嗯、哈、呜、啊……嗯呼、咿、嗯……啊、咿!”

??? 柔软、同时又有弹性,无论怎么揉都会立刻恢复原有形状。

??? 继续专心揉捏舞的乳房。

??? “呜……咿呜、嗯、不、行、啊……咿咿、不要、会变得、奇怪……”

??? “这里如何?”

??? “嗯、啊……咿啊!咿咿、嗯呼!咿、啊、嗯、啊、啊!”

??? 碗型乳房中心位置的敏感突起,似乎是舞身体颤抖的开关。乳头变成浅红色,

感觉就是刻意要太一玩弄那里似的。

??? “呼啊、啊!咿、呜、嗯!嗯、哈呜、呜……嗯、嗯、啊、咿、咿……啊、

嗯、那里、不、行……呀啊、嗯嗯……”

??? 淡红色的乳头硬成颗粒状。指尖抓起来,就变得有些肥大。光是抓起乳头上

下左右转动,舞的身体就像是有微弱电流窜过,开始颤抖。

??? (这对胸部已经是我的……对了。)

??? 最喜欢胸部的少年想到了。

??? 完美无瑕的胸部,就要用这个最棒的方法享受。

??? (也该使用催眠术了!)

??? “理、理事长……乳交吧。”

??? 就是用这对丰满果实,直接侍奉肉棒。舞既然拥有压倒性质量的胸部,肯定

能进行超高级的乳交。

??? “是、我知道了……”

??? 舞乖乖回答,在太一面前跪下,自己把衬衫钮扣一颗颗解开。

??? (哇……果然超大的。)

??? 所有钮扣解开,拿掉胸罩后──沉甸甸的果实,在太一面前没有任何遮掩了。

??? 拥有滑嫩肌肤的山丘,出现在眼前。

??? “哇!超大……”

??? “嗯呼……嗯、啊、嗯啊、呼、嗯……呼、嗯……嗯、嗯……”

??? 舞捧起两颗沉重乳房,把肉棒夹成三明治。乳房温度直接传达到肉棒,全身

循环的血液,火速往睾丸集中。

??? (好爽……软绵绵、暖呼呼的。)

??? 滑嫩嫩的乳房中间,伫立着一根肉棒。

??? 肉棒持续随时都可能射精的脉动。

??? “嗯、呼……啊、呼、嗯……嗯、啊、呼、啊、咿嗯……”

??? 纤细肌肤跟外观凶恶的肉棒互相摩擦。

??? (超爽……)

??? 乳房把整根肉棒都吞进去,这种触感让太一爽到快晕过去。

??? “啊、嗯、啊、嗯、嗯……啊、嗯、呼、呜、嗯……呼、咕、嗯……”

??? 舞用乳房夹住颤抖肉棒,拼命侍奉。

??? 把自己当成敌人的理事长,如今跪在脚边侍奉。眼前现实让肉棒硬到不行。

??? “呼、呜、嗯……呼、啊、嗯……啊、咿、咿……啊、嗯!”

??? 左右乳房交互摩擦的爱抚,这很难说是熟练技巧,但粗糙手法造成的酸痒刺

激,袭击肉棒。

??? 从乳房中央露出来的龟头,流出前列腺液,变成赤黑色肥大化。

??? “嗯、呼……如何、呢……?”

??? 舞以乳房夹住乳房的状态停下来,用不安表情看着太一询问。

??? “咦?啊、嗯……很爽。”

??? 这不是客套话,舞的乳交实在很爽。

??? 若不是这样的话,肉棒反应就不会这么老实了。

??? “太好了……舔。”

??? “哇!”

??? 才刚看见舞高兴微笑,就以夹住肉棒的状态,开始利用舌头舔着。舞自己找

出让太一感到爽的方法,仔细活动舌头舔着龟头,引导射精。

??? “舔、啾……嗯、噗啾、啾、啾……嗯、啾噜、哈、姆……啾噜、噗啾、啾

噜、啾……哈姆、啾、噗啾、啾噜、啾……舔、噜。”

??? 唾液缠上前列腺液,代替润滑液让乳房活动顺畅。所以舞的胸部变得黏答答,

在电灯照耀下,发出淫美光泽。

??? “噜、噜、啾……呼、啊、嗯……呼、嗯、啊……啾噜、啾噗、啾、呼……

嗯、呼、啊……啾噜、噗啾、啾、噜、啾。”

??? “咕啊啊……”

??? 舌头舔过肉棒的快感,让太一呻吟。

??? (这样舔太卑鄙了!)

??? 让人这么想的破坏力,舞的乳房口交确实很出色。

??? 若不是之前才对八云射过一次,肯定射出来了。

??? “嗯、嗯、呼、啊……啾噜、啾、噗噜、啾……噗啾、啾、哈姆。”

??? 话虽如此,又很快被逼到射精边缘了。

??? “啾……呼、啊、呼……啾噜、啾噜、啾……啾噗、啾、哈姆、啾。”

??? 这种利用舌头表面仔细舔过肉棒的口交,让欲望沸腾无法思考了。

??? “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嗯……啾、噜、啾啾……啾噗、啾、噗

啾……啾、啾噜、噜……嗯、哈姆、啾……啾。”

??? “咕啊!”

??? 舞执着舔着龟头冠。

??? 喘气喷在肉棒上,来到忍耐极限。

??? “射了!”

??? “嗯、呼……咦?呀啊!”

??? 之后,肉棒有如喷泉那般,撒出白浊液体,把舞的乳房弄得很脏。

??? 白浊液体蹂躏了舞的乳房。

??? “呼啊、啊……射了、好多呢……”

??? 舞用恍惚表情,看着肉棒喷出来的精液。

??? “哈啊啊……咦!?等等、理事长!?”

??? 舞突然用指尖抹起胸部上的精液,含进嘴里舔掉。

??? “嗯……啾、噜……啾噜、啾、嗯、咕、嗯嗯……有些、苦。”

??? 舞把脸庞到胸部的精液抹干净,然后全部送进嘴里吞下去。

??? (理事长……太棒了。)

??? 目击这一幕,肉棒再次出现反应,射精之后很快恢复成半勃起的状态。

??? 就算这样继续战下去,对年轻肉棒来说也是没问题的。

??? (可以、吧……刚刚就说想要了。)

??? “理事长、坐在那里……把脚打开。”

??? “是、是的……这样、吗?”

??? 舞自己捧起双脚,太一隔着裤袜,抚摸没有裸露出来的私处。

??? “咿!啊……嗯、呼啊……啊!”

??? 隔着内裤也知道很湿,内裤无法发挥本来作用,无法吸附的蜜汁就这样滴下

来。

??? “这样、不行……”

??? “湿答答了啊……我看看。”

??? 脸凑到舞的私处,闻闻气味。

??? “呀!不行!”

??? (味道很重……不过,很好闻。)

??? 听说女性阴道口很臭的说法,但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平常都有仔细弄干

净吧,有种甜甜香气,让脑袋昏沉沉的。

??? “理事长,气味很重啊。”

??? “啊、嗯、不要!不要!好丢脸……拜托!住手!”

??? 太一脸贴住私处,鼻尖动着。

??? 然后,注视着的椭圆形水渍扩散开来。

??? 隔着内裤布料,再次抚摸涌出淫汁的泉源。

??? “嗯……啊、啊、哈、啊啊……啊啊、咿、咿…【催眠! 胸部学园】(第2章)…嗯啊!呼、呜呜!”

??? 光是指尖轻轻触碰,舞的蜜壶就接连涌出爱液。

??? 指尖沿着直线裂缝动着,舞的嘴巴喊出甜甜声音。

??? “咿、咿……哈、呜、呜呜嗯!啊咿、咿、啊……呀啊嗯!啊、多……多摸

几下、好、好舒服!”

??? “多摸几下吗?”

??? “嗯啊!呼啊、啊、嗯、呼……咿、啊、啊、多摸、几下、啊!嗯、呼啊、

啊啊!好激烈!里面!请摸里面!”

??? “我知道了。那么,这个很碍事。”

??? “咦?呼啊、不要!”

??? 太一撕破舞的裤袜。

??? (总想撕一次看看……)

??? 直接动手撕破,变成只露出私处的形状。

??? 太一达成梦想,就这样挪开内裤,面对染满爱液的阴毛里面,手指插进裂缝。

??? “咿、啊、呀啊……嗯啊、啊……啊、呼啊!呼、啊……嗯嗯!”

??? 首先中指在入口附近出入。

??? 里面暖呼呼的,摩擦各处肉襞,舞喊出快感声音。

??? “啊、手指、那里、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呼啊啊!”

??? (真紧啊……)

??? 蜜壶入口不大,让人怀疑究竟能否插得进去的微妙开口。太一肉棒是十指无

法握住的特大号。

??? 手指慢慢上下移动,撑开方便肉棒进出。

??? “这样、撑开、啊……嗯、呼、咿、呀啊……呼、咿、啊、啊……嗯、呼、

呜……嗯嗯!嗯哈!好、好舒服……”

??? 撑开阴道口,大量黏液流到指尖。湿度够了,之后再撑开一点,就做好迎接

肉棒的准备。

??? 手指插进去在阴道里面搅拌,慢慢撑开阴道壁。

??? (……大概、可以了吧……)

??? 某种程度贯穿淫肉,来到手指可以滑顺进出的阶段,太一移向舞的正面。

??? “理事长,准备了……”

??? 刚刚才射精过的肉棒,再次做好应战准备,渴求进入地点雄赳赳勃起。

??? “是的……拜托您了。我的阴●,请用您的肉●凶猛插进来!”

??? 不堪入耳的台词,直接从舞的嘴巴说出来,这也是催眠效果吧。

???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干理事长的一天……)

??? 至今都持续痛骂太一的舞。舞作为理事长的威严,在渴求肉棒的母狗本能之

前,似乎消失无踪了。

??? 舞都这样请求了,太一就不再客气,抓住肉棒根部开始侵入姬贝。

??? “不要!啊!不行、咿咿!好痛、咿咿、咿、啊啊……好痛、咿、咿、好痛、

好、痛、呜咕、呜……咕、咿啊……啊啊啊!”

??? “真紧啊……”

??? “咿、啊、咿咿!啊啊、嗯……嗯呜、呼啊、啊、咿……咿!”

??? “还差一点……”

??? 突破紧绷入口,终于碰见阻挡肉棒的薄膜,太一用力捅进去。

??? “咿、啊……好、痛!咿啊……啊、啊、好痛、咿、不行!呀啊!啊……啊、

咿!呼啊啊!咿、啊、啊……嗯嗯!”

??? 突破僵硬触感后,肉棒整根插进阴道里。至今从未这样吞进整根异物的阴道

壁,终于接受洗礼了。

??? “咿……啊、好痛、呼、咿……啊、好、痛……哈、呼、啊呼、嗯、啊……

咿、嗯、呼啊、咿、啊……嗯、哈、啊……哈啊、啊……”

??? “咦?……这是……”

??? 太一视线落在沾染肉棒的赤红色液体──这无法造假,证明舞的贞节此刻烟

消云散。

??? “理事长竟然是处女!?”

??? 二十岁后半的舞,闭上嘴是个大美人,原本以为很擅长跟男性来往,这种事

情也应该早就习惯了。

??? (糟、糟糕!)

??? 太一连忙要拔出肉棒时──

??? “咦?……理事长?”

??? 能制止太一的狼狈动作,就只有舞本人了。

??? 舞眼角流泪,有如求助那般伸出双手,就这样抱着太一背部,紧紧拥抱。

??? “拜托……不要拔出去。”

??? 舞在太一耳边说话的声音,夹杂哭声。

??? “……可是。”

??? 老实说,现在想立刻拔走。

??? 听很多人说过破瓜痛楚,从现在舞的模样来看,肯定是相当痛。

??? “没事、没关系的……请您、做到最后……”

??? 舞的双眼蕴藏强烈意志,看着是要继续摆动腰部、还是要立刻拔出去?少年

感到苦恼的表情。

??? 太一烦恼了一下子,终于下定决心。

??? “……我知道了。”

??? 从舞的眼神收到觉悟,点头再次开始抽送。

??? 为了稍微缓解痛楚,第一次还是慢慢来吧。

??? “啊、啊……嗯!哈、啊……啊啊嗯!”

??? 舞从以前,就拙于面对男性。

??? 对于父亲是没问题,但其他男性都不行──家里有好几名仆人,但除了最低

程度的对话,不会想对他们开口。

??? 因为这种个性,都二十几岁了,还没交过男朋友,也没有喜欢任何人的经验,

即使看见同年龄层的女性友人,跟异性亲亲蜜蜜走在一起,并不会觉得羡慕。

??? 对于做爱不是没有兴趣,但要让深恶痛绝的男性,用肉棒插入自己体内,她

根本无法想像。

??? 所以总是只有未婚女性的妄想,以为互相露出性器就完事了。

??? 考虑到年龄,也到了必须相亲的阶段。但怎么样都不能接受,直到今天。

??? (照世间的看法,只是晚婚吧?)

??? 打消这个想法,每天埋头工作。建立起理事长的磐石地位──可是,因为工

作太过忙碌无法恋爱,是种谎言,其实是说不出自己持续逃避男性而已。正因为

彻底了解自己内心,才感到悲哀。对男学生的差别待遇,也是害怕一直以来与恋

爱无缘的生活遭到否定。

??? (可是……现在、怎么了……?)

??? 自己身体,如今腹部里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兴奋无止尽涌出。

??? (好像不是我的身体……)

??? 脑袋迟滞,无法顺利运作。只有感到身体火烫,淫秽欲望觉醒。

??? 眼前这名轮廓模糊的少年,让自己绽放花华。

??? 好痛。相当痛。伤口遭到摩擦那般的痛楚。

??? 可是,很怪异是感觉不到厌恶。明明这么讨厌他,却总觉得浮现出怜爱印象。

??? (这是……恋爱吗?)

??? 以合为一体作为开头的恋爱,或许也不错。舞被肉棒插着,不禁这么想。

??? “理事长、没事吧?”

??? 他很关心自己,明明可以摆动了,却停下来等着。

??? 光是这样,子宫就一阵疼痛。

??? (不要拔出去……就这样。)

??? 这么想后,以如今能使出的力气紧紧拥抱。

??? 明明是第一次,却希望更舒服,全身如此渴望。

??? “请您动吧……太一同学。”

??? 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他惊讶睁大双眼,但声音很快传进耳里。

??? (好、高兴……呜、咕!)

??? 巨大龟头撑开阴道壁,塞了进去。

??? 麻痹般的痛楚持续片刻,之后出现有如身体裂成两半的感觉。

??? 位于最深处的子宫口,终于接触了。

??? “啊、咿、这么……啊哈、嗯!咕咿、咿呜、嗯呼、呜呜嗯!”

??? 无法压抑声音。

??? 肉棒蹂躏刚刚还是处女的肉穴。淫肉紧紧缠住肉棒,有如子宫变形成这根肉

棒专用的感觉。

??? “咿呜!啊、呜、啊……呼啊、啊、嗯、呼、啊、啊……啊、嗯、不要、啊、

好、棒……咿呜、呜、嗯呼!啊、啊、呼啊啊啊嗯!”

??? 前端在阴道壁里面反覆前进,从头到脚都出现前所未有的快感。

??? 舞双手双脚缠着太一背脊,有如避免沉入愉悦深渊,身体拼命贴上来。

??? “啊、咿咿……啊、不行……好、奇怪……咿呜、嗯呜!”

??? 从阴道内侧支配全身的异物,让身体抽搐。

??? 舞已经弄不清楚自己身体的感觉了。

??? “啊、嗯呼……啊嗯!啊、好舒服……呼啊、好、舒服……啊啊嗯!”

??? 舞还是第一次迎接肉棒,但阴道渐渐迎合肉棒抽送的节奏了。

??? “哈呜、啊、咿、不行!啊、嗯嗯!好、棒、好喜欢、啊、快疯、了!啊、

呼啊啊!咿、嗯、啊!”

??? 整个阴道把肉棒夹得密不透风,加以压迫。

??? 纤细肉襞缠住肉棒,有如要肉棒提早一秒也好、快点射精,持续蠕动着。

??? “嗯、啊嗯!咿、啊、哈、嗯……呼、啊、咿、咿、啊……啊、嗯、好、舒

服……啊、呼啊!啊、哈、呼啊!嗯、呼!”

??? 肉棒从结合部位进出时的水声,跟舞的艳丽声音混合,理事长室整个变成淫

乱空间。

??? 肉棒持续抽送,越来越粗。海绵体的血液开始收缩,就这样来到今天不知道

第几次的射精瞬间。

??? “拜托、咿咿、啊、嗯呼、啊、咿……面、不要、啊啊、嗯嗯!”

??? 夹在两人身体间的乳房,随着活塞运动激烈摇晃,这等于要求爱抚的记号,

最喜欢胸部的少年,大把抓住两颗肉球,持续更激烈的冲撞。

??? “这样、胸部、不行!胸部、咿、等等、不行!呀、啊、咿、啊、呼、这样

……受、不了……啊!”

??? 太一粗暴爱抚,挤捏舞的胸部。腰部摆动跟双手力气发挥到极限,舞的身体

染满快感。

??? “好舒服、好舒服、喔……啊、这么、哈、咿……不行、啊、来了、啊、有

什么、咿啊、来了……咿、咿咿、呀啊啊、呜呜!”

??? 阴道口夹住肉棒根部,帮忙射精的最后冲刺。

??? 舞的额头浮现汗珠,紊乱头发贴在上面,引出淫荡魅力。

??? “来了、来了!呼啊、啊、咿、咿啊!一起、拜托!高潮吧!一起、去吧!

咿、啊啊!太一殿下!”

??? 舞抱紧太一身体,全身颤抖──

??? 同时太一肉棒跟着怒吼。

??? “理事长、我也、射了!”

??? “来了了了、好棒、来了了了了了!嗯啊啊!咿咿嗯嗯!”

??? 肉棒前端,吐出欲望液体。

??? 大量喷射的白浊液体,丝毫没有停止迹象。

??? “啊、啊啊、射、进来了!里面、好多!呼啊啊啊嗯!啊、咿咿、啊、啊、

呼啊……啊、咿、咿、啊……啊、咿、咿、啊、啊……”

??? 直到舞的意识消失,肉棒继续往阴道射出精液。

??? “太一殿下!”

??? “哇哇!”

??? “啊嗯、太一殿下的身体、好温暖。”

??? “……理、理事长?”

??? 太一穿好衣服时,舞突然从背后抱了上来。

??? 就这样用脸颊贴着,持续磨来磨去的身体接触。

??? 跟以前简直变了一个人的大幅变化,太一只能惊慌失措。

??? “讨厌、理事长什么的、不能这样说喔……舞,请这样叫我。”

??? “咦?啊、嗯……舞。”

??? “……是的!我是太一殿下的舞!”

??? 说完之后,舞的身体黏得更紧。

??? 所以,自己被抱得无法动弹。

??? “太~一~殿~下~”

??? “呵呵,做得很好呢。”

??? “……八云!?”

??? 想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八云却已经来到身边,有如从头看到最后那样,一脸

满意直点头。

??? “喔,刚刚忘了说,这个催眠术呢,从性交开始的顺序都完成了。这样的话,

对方就会死心塌地……死。心。塌。地……喔。”

??? “有、有这种事!?”

??? “太一殿下!最喜欢了!”

??? “呵呵……不是很好吗?这女的胸部很大喔……话说回来,该走了,太一,

有必须完成的事情。”

??? 八云穿过墙壁,消失到走廊。

??? “喂、喂!等一下啊!”

??? “太~一~殿~下~”

??? “……哈哈。”

??? 总之,到昨天为止都还不敢想过,如今却是拥抱过理事长的状态了。

??? “我也想跟太一殿下一起回家……”

??? 总算安抚这么说着的舞之后,太一跟着八云,走到学园外面。

??? “好,这里就行了。”

??? 八云这么说了四次,停下脚步时,都加上似乎是什么结界的准备。

??? “要干嘛?”

??? 自己这么问了四次。之前三次都被蒙混过去。八云什么都没有说明,自己只

能默默当个旁观者。

??? “呵呵、明天很期待啊……”

??? “……这样啊。”

??? 就算问话,对方也不会回答,只好放弃。

??? “好,准备结束,也该走了。”

??? “咦?……去哪里?”

??? 既然准备结束,是要快点吃饭吧?

??? “啥?当然是你家啊。”

??? “咦?八云要来我家?”

??? 以为八云应该会回到刚刚那座祠堂。

??? “喔……这不算打扰、我也不需要睡觉的地方……我说过了吧,我们是一心

同体了。”

??? “嘛……我家很脏,妳愿意的话就好。”

??? 面对能力这么高强的人,自己也不敢说不吧。

??? 就算有什么不方便,对独居的太一来说,也不会造成困扰。

??? (对了──)

??? “真是,肮脏什么的不用在意……怎么?你该不会想跟我睡同一个被窝吧?”

??? “不、不对!”

??? “哈哈哈,脸都红了,真可爱……我们都干过了啊,现在……呵呵呵,嘛,

只要你说……想做的话就可以喔,嗯?”

??? 就一起睡觉吧──八云开玩笑说着。欣赏那张侧脸,身体被五月的夜风吹过,

感到很舒服。

??? “来,走吧。”

??? 八云回头,流丽黑发飘出来的淡淡香气,传进鼻腔。

??? 带着心情很好的八云,说着一些平淡话题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