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乡村小说

【乡村乱情】(第十三部)(16-18)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7次

【乡村乱情】(第十三部)(16-18)

第十六章会议室的激情

金院长的嘴巴凑在胡秀英那白皙的耳朵边透着男人的气息轻轻的对她说:

「秀英,我好想你……」

胡秀英娇嗔了一声,整个娇躯在他的怀里面本能的扭捏着,红着脸,无比害

羞的说:「金叔叔,我也想你……」其实她这句话是半真半假的,因为此时的她

心里面很乱,很乱……不要喊我叔叔,叫我哥……「金院长的声音又在胡秀英白

皙的耳朵边响起。

「你本来就是我老公的叔叔嘛……」胡秀英听了又红着脸娇嗔着说了一句。

「秀英,现在就咱们俩人,你就喊我哥好吗?」金院长一条手臂穿过胡秀英

的腋窝下搂在她的后背上,另一条手臂抱在她的后腰上,边在她白皙的耳朵边带

着兴奋的口气说。

「为什么呀?」胡秀英娇喃着问,感觉自己的整个酥胸都紧紧的挤压在金院

长的胸脯上,使她莫名的浑身难受了起来。

「现在咱们都这样子了,你喊我叔叔,我感觉有一种犯罪感……」金院长本

来就是个正人君子,说出了他的心理感受。

「嗯,哥……」胡秀英竟然喊了一声,其实金院长也就比她大几岁而已,感

觉喊他哥还自然一点。

「秀英……」金院长一听,兴奋的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边紧紧

的把她的身体抱在了怀里,边把嘴巴凑在胡秀英的两片性感的嘴唇上,舌头使劲

的往她两片嘴唇中间钻了进去。

「唔唔唔……」胡秀英的嘴唇突然间被对方的嘴唇封住,先是闭着嘴巴从喉

咙里面发出「唔唔」的低微声音,然后就微微张开嘴巴,把对方的舌头给迎进了

自己的口中……瞬时,两条柔软湿润的舌头就紧紧的缠绵在一起,互相的缠绕着。

他们开始疯狂的热吻着,两条舌头一会儿在胡秀英的口中缠绵着,一会又在

金院长的口中勾结着……「唔……唔……唔……」由于嘴巴被紧紧的封住在热吻

着,所以胡秀英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低微的声音。

金院长越来越兴奋,抱在她后腰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往下面摸去,隔着裤子

在胡秀英那性感带翘的丰满屁股上使劲的抚摸了起来。

胡秀英两条手臂紧紧在搭在对方的双肩上,整个身体也完全贴在了对方的身

体上,她感受浑身越来越难受了起来,特别是两腿之间的隐私部位,只有她自己

最清楚,整个阴部已经是湿透了,最让她感到难受的是金院长裤裆里的家伙已经

翘了起来,顶在她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摩擦着,使她的阴部越来越空虚奇痒了起来,

里面的淫水止不住的渗了出来……也不知道热吻了多久,突然,只见胡秀英挣脱

开对方的嘴巴,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后,红着脸,羞涩的说:「哥,咱们还是快点

吧!我老公还在你办公室等着呢?」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她浑身被欲

火焚身的忍受不住了。

「嗯,那咱们赶快把衣服脱了吧!」此时的金院长也是异常的兴奋,因为她

裤裆里面的家伙已经非常的难受了。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含羞的对他说:「有点冷,咱们就把裤子

脱了好吗?」

「哦,我差点忘了,我把空调打开……」金院长听了胡秀英的话,才想起来

没有开空调。说着就打开了空调的暖气。瞬时,整个会议室里面就慢慢的开始温

热了起来,然后又对她说:「秀英,这样总可以了吧!把衣服都脱了吧!」

胡秀英本来只想把裤子脱了的,因为在这个看上去很严肃的会议室里面要是

脱得浑身赤裸裸的,她心里面总感觉有点胆怯,现在金院长竟然开了暖气,她也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了,只是红着脸无比娇羞的点了点头说:「那你先脱……」

金院长一听,就急忙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瞬时,只见他两腿之间的

那根早已挺立起来的肉棒在他的胯间不停的勃动着,他抬头一看,见胡秀英娴熟

白皙的脸上显露出羞红,两只漂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胯间看,当下就更加的

兴奋的了起来,急忙对她说:「秀英,你也快把衣服脱了吧!」

虽然与金院长发生过一次亲密接触了,也坦诚相见过了,但是胡秀英还是感

觉有些羞涩,见对方的衣服已经脱光了,而且胯间的肉棒也显露在她的眼皮子底

下了,又听见他在催促着要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胡秀英已经别无选择了,只

好忍住羞涩,咬咬牙,伸手开始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慢慢的脱了下来……只一会

儿,会议室里面就多了一具雪白迷人的胴体,只见她的身体婀娜多姿,身上雪白

如凝脂般的肌肤,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胸前两只丰满浑圆的乳房,两棵紫

黑色的乳头傲立在两只雪白的乳房顶尖处,是那么的令人注目。雪白光滑小腹下

面稍稍隆起的阴丘上,布满了一大片乌黑而浓密的弯曲阴毛,把整个阴户完全给

遮掩住。两条修长匀称,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没有一点点瑕疵的迹象,绝对称得上

是一双美腿。

此时的胡秀英全身赤裸裸的站在金院长的面前,早已羞涩的无地自容了,她

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敢正眼看着他。

「秀英,你好美……」金院长看着这一具美丽动人的裸体,终于不由自主的

说了一句。

胡秀英听了又羞涩又有些欣喜,慢慢的把一张羞红了的脸抬了起来,含情脉

脉的瞅了他一眼说:「咱们开始吧!」因为小雷还在金院长的办公室里面等着,

她怕金院长像上次那样慢慢的欣赏着她的身体,那岂不是耽误时间,所以想早点

与他做完,也好早点回办公室见小雷,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金院长还真像胡秀英所设想的那样,他本来想先好好的欣赏一番她那迷人的

身体,因为在金院长的眼中,胡秀英的裸体就像是一件美妙的艺术品,如果不好

好的欣赏一番,怎么能对得起胡秀英这样美丽而动人的身体呢,不过听了胡秀英

的话,他以为她浑身难受,急着想自己的鸡巴插入她的体内呢,所以就急忙对她

说:「秀英,那你转过身体,把两只手扶在椅背上,我从后面进入好吗?」

其实胡秀英做这种事的经验根本没有比金院长差,她一听他的话,就含羞的

转过身体,上身稍许弯下来,两只洁白的手掌扶在椅背上,翘着一个雪白丰满的

迷人屁股对着金院长。

金院长一见她那两片雪白而性感的屁股,中间一条深深的迷人屁股沟,瞬时

他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胯间的肉棒也比之前坚硬多了,只见他急不可待的来到

胡秀英的屁股后面,先伸出两只手掌分别放在她那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上摸了起

来,感觉又滑又细腻,手感是说不出的舒服。

胡秀英的屁股突然被异性的手掌抚摸着,她不由自主的浑身抽搐了几下,随

着她的屁股就扭捏了起来,感觉自己的浑身更加的发热难受了,两腿之间的隐私

之处就更加的空虚奇痒了起来,阴户中的淫水像决堤般的涌了出来,顺着她两条

雪白光滑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嘴巴里也不由自主的娇哼着:「嗯……不要……

不要摸呀……」

此时的金院长已经是欲火攻心了,那能控制的住呢,只见他的两只手掌在胡

秀英那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上不停的抚摸着,但是他没有像其他那些男人那样,

每次见到她的裸体时,都显露出猴急的样子。

胡秀英的屁股被他双掌抚摸的浑身是越来越难受了起来,整个娇躯都不停的

扭捏着,特别是她那两片雪白带翘的屁股,被抚摸的都使劲的摇晃了起来。

金院长可能是摸得兴起,竟然把一只手掌伸到了她的屁股沟内,顺着深沟慢

慢的往下面摸去,手指头就触摸到深沟中那褶皱的屁眼上了。

「啊……别……别摸那里呀……」胡秀英那神秘的屁眼突然被金院长的手指

摸着,她浑身就像触电似的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张开嘴巴不由自主的娇嗔着

说。

金院长见她的反应这么的强烈,心中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手指头在她那褶

皱的屁眼上使劲的抚摸了起来……「啊……啊……啊……」胡秀英的屁股不停的

摇晃了起来,嘴巴里面发出兴奋的吟叫声,因为屁眼也是她的敏感部位,她的屁

眼被金院长的手指抚摸着,她感到特别的刺激。

男人一般都想征服女人的,金院长当然也不例外,此时的他见胡秀英浑身难

受的不停摇摆着,他就更加的兴奋,竟然尝试着想把手指头往那褶皱的屁眼里面

插。

「啊……不要……会很痛的……」胡秀英感觉自己的屁眼有点疼痛,因为金

院长的手指头已经开始往她那紧巴巴的褶皱屁眼里面插了。

由于没有胡秀英的配合,金院长的手指头只插进去一点,就裤弹了出来,他

只好拉下平时那张斯文的脸,带着哀求的语气对她说:「秀英,你把屁眼放松一

下,让我把手指插入玩一会好吗?」

胡秀英心里面还是惦记着在金院长办公室里等待着的小雷,怕他等不急,要

是金院长玩弄她的屁眼,那岂不是又要耽误时间了吗,但是见金院长这样哀求她

要玩一下,真的是不好意思拒绝他,因为她想起了金院长对她与小雷的好,帮了

他们不少的忙,虽然谷玉霞的丈夫还是病故了,但是金院长也是尽了他最大的努

力了。

想到这里,胡秀英就莫名的把她的肛门松弛了开来,金院长一见,心中大喜,

急忙把手指头往那褶皱的屁眼里面插了进去。

「嗯……」胡秀英感觉她的肛门有些疼痛,同时也有种怪怪的感觉,就皱着

眉头不由自主的娇吟了一声。

金院长的手指插在她的屁眼里面,开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嗯,嗯

……」胡秀英难受的不停发出呻吟声。

突然,金院长见肛门里面越来越湿润了起来,也闻到了一股奇臭的味道,他

从屁眼包裹着手指的密缝中那些淡黄色的液体就能知道那是什么了?虽然他感到

了兴奋,但是他是个非常爱卫生的人,因为他又是医生,所以就急忙把手指抽了

出来,又把那脏手指插入了肛门下端的阴户中抽插了起来……胡秀英的阴道突然

被他的手指抽插着,她浑身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嘴里娇嗔了一声:「嗯…

…」

此时的金院长是异常的兴奋,只见他用两个手指插入在胡秀英那越来越湿润

的阴户中使劲的抽插着……「嗯……不【乡村乱情】(第十三部)(16-18)要……好难受……」胡秀英难受的把她那

两片雪白的屁股不停的摇摆着,好像在挑逗着金院长的耐力似的。

看着眼前两片雪白动人的光滑屁股不停的摇摆着,金院长是兴奋的不得了,

胯间的肉棒也就更加的坚硬了,他的两个手指使劲的在胡秀英的那湿漉漉的阴户

中抽插着。

「啊啊啊……」胡秀英越来越感到自己的阴道中难受的很,忍不住的连声吟

叫了起来,两片丰膄雪白的屁股也比之前摇摆的很快了。

酥麻,空虚,奇痒的感觉不断的从阴户中传了出来,又迅速的传遍全身的每

根神经,这种难受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得出来的。

啊啊啊……不行了……别再弄了……天啊……真的难受死了……「随着金院

长的手指越来越飞快的抽插,胡秀英终于难受的大声喊了出来。

淫水不断的被他的手指抽插了出来,同时还能听到抽插时所发出「哗啦哗啦」

的水声。

「啊……人家真的受不了……快停住吧……啊……」胡秀英紧锁眉头,嘴里

发出求饶的声音。

金院长可能是太兴奋了,胯下的阳物暴涨的也急着想插入肉洞中了,就急忙

把两根手指从胡秀英湿漉漉的阴道中拔了出来。

「嗯……」胡秀英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但是还没等到她松第二口气,突然感

觉自己的阴道中被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塞得满满的,而且那棒身摩擦她那褶皱内壁

的阴户里面的嫩肉非常的舒服,她当然知道这是金院长的鸡巴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中了,当下两只洁白的手紧紧的抓住椅子的靠背上,嘴里忍不住的娇吟了一声。

此时的金院长站在胡秀英的屁股后面,两只手分别捧住她两片雪白光滑的屁

股,胯间的鸡巴不停的在她那本来就湿漉漉的阴户中使劲的抽插着……只听见

「啪啪啪」小腹碰击在屁股上所发出的声音。

「嗯……嗯……嗯……」胡秀英两手紧紧抓住椅背上,翘着屁股随金院长从

她的后面抽插着,此时的她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嘴里不停的呻吟着。

「秀英,舒服吗?」金院长边挺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着,边喘着粗鲁的气息

问。

「嗯……嗯……好舒服呀……哥……你真棒哦……人家被你弄得舒服死了…

…嗯……嗯……嗯……」胡秀英边呻吟着,边娇喘着说。

金院长得到胡秀英的夸奖,瞬时挺动的速度就更加的快速了起来,只见他胯

间的棒身飞快地在胡秀英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又见棒身把阴户里面

的淫水都给带了出来,白糊糊的液体不断的积蓄在他们的交接处,把他们的阴毛

都给弄得迷糊不清了,紧紧的粘在了一起。

' 啧啧啧' 内棒抽插在阴户中不断发出来的声音。

胡秀英感觉到越来越舒爽,还不停的把她那两片雪白的屁股往后挺送着,配

合着金院长的抽插,嘴里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

金院长可能是太兴奋了的原因,也可能是年龄大了的原因,五分钟后,只见

他浑身一阵颤抖,小腹一热,一股白色的精液从他的龟头中喷了出来,全部射在

了胡秀英的阴道中。

胡秀英正感到舒爽与快感,也正是欲仙欲死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的阴道

中被一股滚烫的精液冲击着,知道金院长已经射精了,她心里面不由得有些遗憾

与失望,因为她根本还没有达到高潮呢,像金院长这样只弄了几分钟,她又怎能

满足她那极大的欲望呢,但是想起小雷还在金院长的办公室里面等她,心里也稍

许平衡了不少,这么早完事不是更好吗?

金院长可能知道胡秀英没有达到高潮,边把已经打不起精神的小弟弟从她那

湿漉漉的阴户中拔了出来,边十分歉意的对她说:「秀英,真的不好意思,我这

么快就出来了,都还没有满足你呢……」

胡秀英见他的家伙从自己的阴户中拔了出来,也就把直起身子,边安慰着说:

「金叔叔,你千万别这么说啊,我都很满足了呢,你已经很棒了,刚才人家好舒

服呢……」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故意安慰金院长的,要不他就会感到没有满足

她,会很内疚的。

果然,金院长听了胡秀英的安慰话,心里就舒服多了,笑着对问她:「秀英,

我真的很棒吗?」

「真的呢,我都很满足了呢……」胡秀英转过身体,正面对着他,娴熟白皙

的脸上显露高潮后的红润,白了他一眼,娇声的说了一句。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不能让你满足呢……「金院长边说边伸手在

胡秀英那娇嫩的脸上摸了一把。

弄得胡秀英娴熟白皙的脸上通红了起来,急忙一转身避开了他,伸手在会议

桌上的挎包里拿出来几帐餐巾纸,然后就后背朝着他,把手中的餐巾纸递给他:

「你擦一下吧!」

金院长接过餐巾纸就放在胯间擦了起来……

胡秀英又在挎包里面拿出几张餐巾纸,也放在她的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擦了

起来。

五分钟后,金院长与胡秀英就出现在小雷的面前。

小雷一见他们回来了,就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急不可待的问:「老婆,

检查过了吗?咋样?怀上了没有啊?」

胡秀英听了想起刚才在会议室里与金院长的激情,娴熟白皙的脸上就不由自

主的红了一下,白了他一眼说:「检查过了,但是检验报告还没有出来呢!」

小雷一听,又急不可待的问:「那检验报告几时会出来呢?」

「呵呵,小雷,看把你急的,是不是急着想做爸爸了。」金院长一见小雷的

着急模样,就笑呵呵的对他说。

「嘻嘻,金叔叔,那个男人不想做爸爸呢,我老婆要是怀孕了,等孩子一出

生,我就请你坐上位喝酒……」小雷笑嘻嘻的对他说。

胡秀英一听,急忙偷偷对小雷眨了眨眼,要是怀孕了,虽然孩子真的是小雷

的,但是她知道与小雷是假夫妻,到时候孩子一出生,金院长要是真来吃酒,那

岂不是麻烦了?所以就急忙暗示着小雷。

小雷一见,就明白了胡秀英的意思,当脸一红,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了,又

急忙对金院长说:「呃,那个,我老婆都不知道怀上了没有呢……」

「小雷,我马上打电话问一下,很快就会知道结果了,呵呵……」金院长边

说边来到他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就拨打着:「喂,我是院长,刚才我带到去的

叫胡秀英的人,她的检验报告出来了没有?

小雷与胡秀英见金院长拨通了电话在问检验的结果,他们俩人的心瞬时间就

异常的紧张了起来,同时看着金院长……

第十七章胡秀英怀孕

金院长挂下电话,小雷就急不可待的问:「金叔叔,我老婆怀上了没有?」

胡秀英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紧张,也紧紧的盯着金院长看。

金院长先是很严肃的看了看他们,这样一来,小雷与胡秀英就更加的紧张了

起来,突然,只见他那严肃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笑脸说:「呵呵,小雷,恭喜你

要做爸爸了……」

啊,小雷一听,高兴的一下子拉住金院长的手,无比兴奋的又问了一句:

「金叔叔,你是说我老婆怀上了?」

胡秀英听了金院长的话,紧张的心一下子变得欣喜起来,因为她已经听得出

来自己已经怀上小雷的孩子了,瞬时她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但最多的还是欣赏,

自己终于能为小雷生一个孩子了。

「呵呵,是是是,你老婆是怀上了。」金院长笑呵呵的对小雷说,然后又对

胡秀英笑着说:「秀英,恭喜你,要做妈妈了,呵呵……」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小

雷就是她的亲生儿子,也不知道她已经是个四个孩子的母亲了,以为她第一怀孕

呢。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自主的一红,含羞的对他说:「谢谢叔叔…

…」

此时的小雷心里面是无比的欣喜,同时还感到特别的刺激,因为自己的亲妈

妈终于为自己怀上了孩子,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呢。他兴奋的拉住胡秀英的手,两

只眼睛里透露出深情与感激的眼神对她说:「老婆,我终于可以做爸爸了……」

胡秀英的脸越来越红,想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亲生儿子的,这种欣喜、

兴奋,刺激的心理是非常复杂的,见小雷高兴的模样,就带着羞涩的语气对他说:

「嗯,小雷,金叔叔还很忙的,那咱们先回去吧!」因为刚刚与金院长在会议室

里发生了那种亲密的关系,她毕竟还是很难为情的,就想早点离开这里。

小雷一听,就放开胡秀英的手,转身对金院长说:「金叔叔,谢谢你帮了我

们,你工作忙,不耽误你时间了,那我们先回去了!」

「呵呵,小雷,你说什么呢,这都叔叔应该做的呢,那好,你们先回去吧!」

金院长笑呵呵的对小雷说。

「老婆,那我们走吧!」小雷对胡秀英说。

可能是刚才与金院长做了那种事,胡秀英很羞涩的原因吧,也不好意思再与

他打招呼,转身就跟着小雷往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秀英……」突然,金院长喊了一声。

胡秀英一听,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脚步就停了下来,转身轻声的问:

「金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秀英,你第一次怀孕,有些细节不懂,你就打电话给我吧,我会告诉你的。」

金院长无比关心的嘱咐她说。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又是一红,心里面感到无比的羞涩,自己都已经

生育过四个子女了,他还一直朦在鼓里,还以为自己是初次怀孕,但是金院长的

好意她还是很感激的,就羞涩的对他说:「谢谢金叔叔!」说完就转身跟着小雷

走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小雷的手就不由自主的搂在了胡秀英的后腰上,无比关心的对

她说:「老婆,你感觉怎么样?」

「那有怎么样啊,还不是与以前一样啊!」胡秀英看着来来去去的人,脸一

红,白了小雷一眼说。

「不对呀,你现在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了,总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嘛!以后你要

多注意一点哦,把肚子里面的我孩子照顾好,知道吗?」小雷边说边用两只眼睛

瞅了瞅胡秀英的肚子。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就更加的羞红了起来,低声对他说:「妈都生了

你们四个孩子了,知道怎么照顾的,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以后还是好好照顾

白雪吧!」

「你们两个我都会照顾的,嘻嘻,我竟然一下子就有了两个孩子……」小雷

真的是异常的高兴,就笑嘻嘻的对她说。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说:「这下如你所愿了吧……」

「嘻嘻……」小雷听发出高兴的笑了笑,突然想起来对她说:「妈,你要不

要告诉张兵啊?」

「哦,要告诉他的,要不妈怀孕了怎么对别人说呢?」胡秀英听了才想起来

说。

「那咱们回去后再告诉他吧!」小雷心里面是一百个不原意的,但是为了大

局,他也没有办法。

「嗯。」胡秀英应了一声,突然她的脸一红,边扭了扭她的腰,边低声的对

说:「你快把手放下,别这样搂着我呀?你看别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们呢。」

「你都怀上我的孩子了嘛,就是我的老婆了,我搂着你不是应该的啊。」小

雷边搂紧了她的后腰,边对不以为然的说。

「啊呀,我们的年龄相差这么多,别人还是看得出来呢。」胡秀英白了他一

眼说。

「那你以后与张兵结婚了呢,而且张兵比我还小几岁呢,你是他的老婆,他

要是在大众之下搂着你,你也不让他搂吗?」小雷吃醋似的说。

「这……」胡秀英竟然被他说得无语了。

小雷一见胡秀英被他说得无话可说了,就对她说:「好了,咱们还是先回去

吧,完了你把怀了孩子的告诉他。」

「嗯!」胡秀英轻声的哼了一声,也就红着脸,硬着头皮,在来来往往人们

怪异的目光之下,随着小雷搂着她的后腰走出了人民医院。

他们搭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小雷还是特别的显得高兴,对胡秀英就更

加的关心体贴了,因为胡秀英一到家,就来到后院洗衣服,小雷就不让她洗:

「妈,你现在有孕在身,就别洗了嘛!」

「那这些衣服谁洗呢?」小雷的关心,胡秀英还是很感动的,就白了他一眼

说。

小雷看着洗衣池里面一大堆一家人的衣服,就皱着眉头说:「以后谁的衣服

谁洗好了!」

「你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是妈要洗的嘛……」胡秀英边洗着衣服边对小雷说。

小雷站在她的身边说:「妈,那我帮你一起洗吧!」就完就卷起袖珍,一副

要帮她洗衣服的架势。

「不用,不用,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在这里反而还帮倒忙呢。」胡秀英

一见,就急忙对他说。

「那……那你慢慢的洗好吗?」小雷见胡秀英不让他帮着洗,就关心的对她

说。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说:「妈现在真的没事呢,你不要这样好吗?不是告诉你

了吗?妈都生了你们四个子女了,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怎么照顾自己的,现在

孩子在肚子里才一个月呢,要等下个月才会出现头晕,厌食,呕吐的,现在真的

没事呢。」

小雷听了才放下心来,说实在的,胡秀英肚子里的孩子对他来说比沈白雪肚

子的孩子重要一些,因为这是他与他亲妈妈的孩子,这意义非凡。

看着胡秀英在洗着衣服,那张娴熟白皙而漂亮的脸,小雷心里面特别的感到

甜蜜与幸福,到现在还有点想不通,自己的妈妈真的为自己怀上孩子了。

胡秀英正在认真的洗着衣服,见小雷还站在她身边,就抬头看着他,见他正

用爱恋的眼神看着她,脸上瞬时就红了一下,但是心里面也感到甜蜜与幸福,就

低声对他说:「这样看着人家干嘛呀,你怎么还不出去啊?」

「妈,我爱你……」小雷边说边从她的后面拦腰抱住了她。

虽然经常与小雷搂搂抱抱的,但是胡秀英每次被他抱住,都会有一种莫名的

冲动与兴奋,此时突然又被小雷从后面拦腰抱住,她就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了一

下,也本能的边挣扎边对小雷说:「啊呀,你干嘛呢?妈在洗衣服呢。」

小雷边把上身伏了下来,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背上,边对她说:「妈,我想你

了……」

胡秀英一听,又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浑身又颤抖了一下,瞬时就感觉到浑身

发热了起来,但是她还是对小雷说:「小雷,你别这样,妈正在洗衣服呢,你快

放开啊……」

在小雷的心里面,他今天是越来越喜欢胡秀英了,也有可能是她怀孕了的原

因,所以这种感觉在他的心里越来越强烈,就无比兴奋的对她说:「妈,咱们就

在这里做一次好吗?」说罢,他还故意把自己的小腹贴在胡秀英那翘起来的丰满

屁股上使劲的摩擦了起来。

啊,胡秀英瞬时就感觉到小雷裤裆里面那根硬邦邦的玩意儿顶在了她的屁股

中间在摩擦着,浑身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全身的反应就更加的剧烈了,两

腿之间的隐私之处也开始难受了起来,感觉已经湿漉漉了,嘴里也不由自主的娇

哼着说:「别……别这样……」

「妈,我真的好想你了你呢,咱们就做一次好吗?」小雷突然把嘴巴凑在她

那白皙的耳根边轻柔有对她说。

此时的胡秀英感觉自己特别的兴奋,也有可能在人民医院的会议室里,金院

长没有给她满足,才使她的身体会比平时更加的敏感。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又被

小雷裤裆里那根硬邦邦的摩擦着,她那娴熟白皙的脸就越来越红了起来,喘气声

也急促了:「嗯……不要嘛……妈还要洗衣服呢……」虽然嘴巴里这么说,其实

她的身体早已经背叛了她。

小雷与胡秀英的亲密接触不知其数,他早把胡秀英的心理摸个八九不离十了,

此时见她秀脸通红,呼吸急促,浑身又不时的颤抖着,就知道她已经开始动情了,

心中大喜,就又把嘴巴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轻柔的说:「妈,咱们现在就如夫

妻一样了,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嘛,我知道你心里面也想的,而且你的身体也有反

应了,我想现在你的屄里也已经湿透了吧,对不对呀?」说着小雷把搂住她小腹

上的一只手伸到她的小腹下面,放在她的两腿之间摸了起了。

胡秀英一听,整张娴熟白皙的脸就羞得通红,又见小雷的手掌在自己的两腿

之间摸了起来,虽然隔着裤子,但她还是兴奋的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因为小

雷对她说得那个「屄」字,使她感到异常的兴奋与刺激,感觉隐私之处越来越湿

润了,就无比羞涩的娇声说:「你怎么又对妈说粗话了呢……」

「妈,那你承认不?」此时的小雷兴奋的要死,前身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背上,

嘴巴又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轻声的问。

胡秀英的两只手还放在洗衣池里搓揉着衣服,听了小雷的话就不解的问:

「承认什么呀?」

「承认你的」屄「是不是已经又痒又湿了嘛……」小雷知道胡秀英喜欢听自

己说一些带刺激的粗话,所以就又说了敏感的字。

胡秀英一听,兴奋的浑身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突然感觉自己的两腿之

间阴户里面的水像决堤般的流了出来,酥麻,空虚,奇痒的感觉不断的从阴户之

中传了出来,她再也不能忍受了,反正在小雷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讲了,知

道小雷也已经把自己的心理摸得清清楚楚了,自己就像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

前一样了,当下就再也不顾羞涩与做母亲的尊严了,竟然红着脸不知廉耻的娇喃

着说:「妈的屄好痒呢,都把内裤也湿透了……」

小雷一听,瞬时兴奋的浑身也颤抖了一下,前身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背上,右

手放在她小腹下面隔着裤子使劲的摸抓着她的隐私之处,左手在她的胸部上隔着

衣服在揉捏着她的乳房,边又在她耳朵边兴奋的的对她说:「妈,既然你的屄又

痒又湿,那怎么还不答应我呢?」

「啊呀,妈这不是羞涩嘛……」胡秀英又红着脸娇嗔着说。此时的她可能已

经放开了,再也不对小雷有所保留了。

「嘻嘻,原来妈都是装着的呀……」小雷笑嘻嘻的对她说。

胡秀英双手边无力的在水池里揉搓着衣服,边红着脸娇嗔着说:「不许你笑

妈妈……」

「嗯嗯嗯,老公不笑你这个宝贝儿就是了,那我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她吗?」

小雷兴奋得胯间的鸡巴是越来越坚硬了,有种想突破裤子而出的感觉了,急着想

把他的鸡巴插入胡秀英的肉洞中了。

「随你呗,不过在后院里冷,你可要少脱下一点哦……」此时的胡秀英已被

欲火焚烧的都不知廉耻了,边扭捏着身体,边娇嗔着说。

「嗯,宝贝儿,老公知道的!」小雷一听,那敢待慢,就急不可待的站在她

的后面把她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到她的大腿上,只见胡秀英的那两片雪白光滑而

丰满的屁股就暴露在小雷的眼前。

胡秀英听小雷竟然喊她是宝贝儿,就更加的兴奋了,阴户中的淫水就止不住

的流了出来,裤子又突然被脱到大腿上,瞬时就觉得自己裸露在外面的屁股有一

股冷意。但是她的心与身体还是很火热的,就急忙对小雷说:「小雷,你快点哦,

妈的屁股感到好冷呢。」

「宝贝,我正在脱裤子呢,马上就好!」小雷边说边把他的裤子与内裤一起

也脱放到他的膝盖部位,瞬时他胯间的那根粗大而坚硬的鸡巴就暴露了出来,在

他的胯间不停的摇晃着,不过胡秀英是看不见的,因为她是后背朝小雷的。

每次听到小雷喊自己宝贝,胡秀英就会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此时的她感觉自

己的阴道里面的嫩肉是越来越难受了起来,那种空虚奇痒的感觉使她巴不得小雷

的肉棒马上能插入她的阴户之中,让粗大的棒身摩擦着阴道里面那奇痒的嫩肉,

给她极大的满足。

「宝贝儿,我要把鸡巴插入你的骚逼里面了……」小雷马步站在胡秀英的屁

股后面,两只手分别捧住她那两片雪白丰满的屁股上,做好了进攻前的一切准备。

「嗯,好老公,你快点把你的鸡巴插入你宝贝儿的骚逼里面吧,操死你的骚

逼妈妈啊……」胡秀英竟然不知廉耻的第一次说出这种能令人听了喷鼻血的淫荡

话来,她可能觉得与小雷已经没有任何的话可隐瞒了,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肚

子里又怀上了他的骨肉,的的确确是他的人了,亲密时说些激情与淫荡的话来找

刺激有何不可呢?

啊,小雷听了胡秀英这么淫荡的话,他兴奋的胯间之物坚硬的快要爆炸了,

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再也等不住的就把他胯间的粗大鸡巴插入了胡秀英

那褶皱内壁又奇痒又湿漉漉的阴户之中……「啊……」胡秀英感觉自己阴道一下

子被一根火辣辣的粗大肉棒塞得非常的饱满,那青筋暴起的棒身摩擦着阴道里面

奇痒的嫩肉感到很舒服,瞬时就浑身颤抖了一下,嘴里轻叫了一声,两只洁白的

玉手紧紧的抓住了洗衣池的边缘,翘着两片雪白丰腴的屁股让小雷在她的后面任

意的抽插了起来。

小雷两只手紧紧的捧住胡秀英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开始挺动着屁股抽插了

起来。

「唔唔唔……」胡秀英紧锁眉头,咬着嘴唇,边忍受着阴道中被抽插的舒服

又难受的感觉,边在喉咙里面发出低微的' 唔唔' 之声。

小雷低头看着眼皮子底下那两片雪白光滑的丰满屁股,心中更加的兴奋了起

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只见他飞快的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肉棒不停的在

越来越湿润的阴道之中进进出出……「嗯……嗯……嗯……」两分钟后,胡秀英

可能被抽插的越来越舒爽了起来,就张口嘴巴发出娇嗔的呻吟声。

「扑滋,扑滋」肉棒抽插在湿漉漉阴户中发出的响声……小雷越抽插越勇猛,

肉棒抽插在阴户中根本看不清到底是怎么插进去,怎么抽出来的。

「啊啊啊……天哪……碰到人家的子宫了……啊……好舒服……」胡秀英被

小雷疯狂似的一阵猛插,她竟然舒服的大声的叫了起来。而且还好像不过隐似的,

随着小雷的抽入,她还把屁股使劲的往后面挺送着,以求给她带来更大的满足与

快感。

小雷真的是爱死自己的妈妈了,今天又检查出来她怀上自己的骨肉了,所以

就使出浑身的劲数,尽量让她得到最大满足,那抽插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起来…

…「啪啪啪」只听见小雷的小腹碰击在胡秀英两片屁股上发出的清脆声音。

「啊啊啊……不行了……人家要高潮了……快……再快一点……啊……」十

几分种后,胡秀英突然兴奋的连声喊叫了起来。

小雷知道她要到高潮了,瞬时就到了最后的冲刺,两只手掌紧紧的捧住胡秀

英的腰间,胯间的肉棒飞快的在她湿漉漉的阴道中抽插了十几下。

「啊……天哪……好舒服……高……高潮了……」胡秀英浑身突然颤抖了几

下,随着小腹也抽搐了起来,一股阴水从她的阴户中涌了出来,竟然达到了高潮。

小雷的鸡巴被她从阴户中涌出来的阴水一冲击,竟然也是浑身犯猛然的一阵

颤抖,一股白色的精液从他的龟头中喷了出来,也是射精了……

第十八章要订婚了

胡秀英从洗衣池里拿出来一条毛巾拧干水,就赤裸着下身,转过身体帮小雷

把他的胯间擦干净,然后又把毛巾放进洗衣池里面洗了洗,再用双手拧干,放在

她自己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上擦干净,就把挂在她那两条雪白光滑大腿上的裤子

与内裤拉了上来。

小雷看着胡秀英一系列的动作,都不无无入迷,心里暗暗在想着:要是我的

真正老婆,那该多好啊……「啊呀,你怎么还不把裤子拉上啊,冻着了咋整呢?」

胡秀英见小雷两只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高潮后的她理智也清醒了,瞬时就

被他看的那娴熟白皙的而漂亮的脸蛋上就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白了他一眼说。

「哦。」小雷才从痴迷中清醒了过来,边应了一声,边急忙把大腿上的裤子

与内裤拉了上来。

「行啦。你不要站在这里了!」胡秀英见小雷拉上了裤子,就对他说。

「妈,我就喜欢看着你洗衣服呢,嘻嘻……」小雷笑嘻嘻的说。

胡秀英一听,又瞅了他一眼,然后没好气的对他说:「洗衣服有啥好看的,

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洗衣服,真是的!」

「妈,你洗衣服的动作好柔美呢,我就喜欢看着你洗呢,嘻嘻……」小雷还

是无比痴迷的看着她说。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又是一红,见小雷对自己是这样的迷恋,心里面

感到暖暖的,但是嘴里面却对他说:「你净胡说,每个女人洗衣服的动作还不是

一样的嘛,那有什么柔美的?」

「不,妈,你的动作就是特别的好看!」小雷急忙否决的说,然后看着她那

张完美的漂亮脸蛋,又无比痴迷的对她说:「妈,你越来越漂亮了……」

「啊呀,行啦,你把妈都说得难为情死了啦,还不快点到前面去把衣架帮妈

架起来,我快洗好了。」胡秀英真的被他说得又欣赏又难为情了起来。

「哦,妈,我这就去!」一听要自己帮着把晒衣架搭起来,小雷就急忙边答

应边往外面的走去,现在的他真的很想帮自己的妈妈多做一点事呢。

胡秀英见小雷出去了,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感到特别的很幸福。

洗好了衣服,胡秀英就把衣服放在一个脸盘里端到了前院,小雷又抢着要帮

她一起晾衣服,胡秀英也没办法,只好与他一起把凉着衣服,不过见小雷这样的

积极,她心里面还是挺高兴的。

「妈,你不是要给张兵打电话告诉他你怀孕的事吗?」小雷边凉着衣服边对

她说。虽然心里面很不愿意,但是要不告诉张兵,胡秀英肚子的孩子就会没人认

了,那岂不是有麻烦了吗?所以他迫不得已的对胡秀英说。

胡秀英说:「现在他正在上课呢,等到中午再打吧!」

「哦,妈,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忘记了……」小雷还是很关心这件事,因这这

事关系到胡秀英能顺利的把他的孩子生下来。

「知道了,妈又不是七十八老的人,这事怎么能忘记呢。」胡秀英边晾着衣

服边白了小雷一眼说:「不过,这样一来,妈岂不是马上要与张兵结婚了吗?」

小雷一听,心就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然后显露出难过的表情对她说:「妈,

我舍不得你这么早就嫁给张兵呢……」

胡秀英一听,就看着小雷说:「小雷,妈知道你很爱妈,但是妈如果不早点

与张兵结婚,怎么才把你的孩子生下来呢?」

「妈,我什么都明白的,我一听到你要与张兵结婚,心里就是特别的难过与

舍不得啊!」小雷带着伤心的语气对胡秀英说。

「小雷,妈真的很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妈要是嫁给张兵,也会经常回家的,

你不要太悲观了好吗?」胡秀英见小雷伤心的样子,她的心也随着难受了起来,

但还是安慰着他说。

「妈,你都嫁给他了,他能让你经常回来吗?」小雷还是担心的问。

胡秀英对他笑了笑说:「你放心吧,张兵还在读书呢,而且我会说我家里有

你们四个子女还有两个儿媳妇要照顾,白天是可以回来的呀!」

「嗯,这就好,这样咱们白天还是可以在一起了!嘻嘻……」小雷听才放心

的露出了笑脸说。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白了他一眼说:「我就知道你心里面就净

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嘻嘻,妈,难道你不想吗?」小雷笑嘻嘻的反问着胡秀英。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对他说:「我可没你那样的坏呢!」

「嘻嘻,刚才在后院你说的那些淫荡的话,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吗?」小雷

笑嘻嘻的对她说。

「啊呀,你要死啦,怎么提起那羞人的事呢,不许你再说!」胡秀英听了想

起刚才在后院说得那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是自己的说出来的话,瞬时整张娴熟白

皙而漂亮的脸上就羞得通红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小雷一眼说。

「妈,又没有别人,那样的话只有咱们两个人说说而已啊,有什么好难为情

的呢,嘻嘻……」小雷还嬉皮笑脸的对她调笑似的说。

「哼,不许你再说!你如果再说,妈就真的会生气了!」胡秀英听了还是觉

得很难为情,翘是嘴巴哼了一声说。

小雷一见,知道现在不是做那种的时候,妈当然会觉得很羞涩的,怕再说真

的会惹她生气了,就闭嘴不说话了。

胡秀英一见,心里面也很欣慰,如果是平时,自己什么事都要依着他的,现

在他竟然有点让着自己了,所以感到很高兴,感觉自己也像个女人了!

突然,小雷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村长要打来的,要他马上去村委一下,要他

陪村长去市里有事,小雷挂了电话后,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急忙往村办公楼

走去……到了中午,胡秀英吃了午饭,就打电话告诉张兵自己怀孕了的事,张兵

听了是异常的高兴,他急忙打电话告诉了他的妈妈丁素欣。

胡秀英挂了张兵的电话只一会儿时间,就接到丁素欣的电话,听对方的口气

也是非常的高兴,还在电话中说要胡秀英与张兵赶紧结婚呢。

挂了丁素欣的电话,胡秀英还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

顺理成章的把小雷的孩子生下来了。还庆幸张兵那边也承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

张兵的!

到了晚上,一家人在吃晚饭的时候,胡秀英还是硬着头皮,忍住羞涩,把自

己怀孕的事对一家人公开了。

他们听了都很惊喜,小彩第一个高兴的对好说:「妈,我们又有一个小弟弟

了,咯咯……」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就羞红了起来,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小雷的,都

不知道是小彩的弟弟还是小彩的侄子呢?

小雷心里面偷着乐,这明明就是我的孩子嘛,什么小弟弟,我以后才不会认

自己的孩子做弟弟呢。

「妈,恭喜你啊,咯咯……」沈白雪也娇笑着对她的婆婆道喜着。

「白雪,妈本来不想这么早怀上张兵孩子的,但是竟然不知不觉得就怀上了,

而且妈的年龄大了,流产会很危险的,再说张兵与他的家人也不会让我把肚子里

的孩子打掉的,所以妈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这样一来,就太对不起你了,妈就不

能天天的照顾你了,所以妈感到很内疚呢……」胡秀英十分歉意的对沈白雪说。

「妈,你说什么话呢?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而且还生过两个孩子了,那用你

照顾呢,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才对呢,咯咯……」沈白雪听了娇笑着对胡秀英说。

「妈是说你坐月子……」胡秀英还没有说完,沈白雪就急忙对她说:「妈,

我坐月子早就与小雷说好了,我会照一个专门照顾坐月子的人来照顾的,你就放

心好了……」

「这样岂不是又要花钱了吗?」胡秀英是个很检约的人,当然很心疼钱了。

「咯咯,妈,没事的,我有钱呢,这事就不用你担心了……」沈白雪又娇笑

着说。

「妈,你就只管照顾好你自己,别的事你就别担心呢!」这时婷婷也插口对

她的婆婆说。

胡秀英听了才放下了心,但是对着一群自己的子女与儿媳妇说自己怀孕的事,

她心里面还是感到很羞涩的。

吃完了饭,婷婷与小彩竟然主动的要收拾桌子洗盘碗,叫胡秀英与沈白雪早

点回房间休息。因为婷婷与小彩知道她们都怀孕了,所以抢着要洗盘碗还不说,

还对她们说以后都由她们两姑嫂包干家务活了!

胡秀英与沈白雪见她们俩这么的勤快,也就随着她们了。也就早早的回房休

息了。

小雷与沈白雪躺在床上,沈白雪还是依偎在小雷的怀里面,可能怀孕的女人

都显得特别的娇气,特别的需要男人的关怀与疼爱。

「小雷,你妈怀的孩子好像与我是前后天的,怎么会这么巧呢?以后我们的

孩子与你妈的孩子有可能会同时出生呢……」沈白雪的娇躯躺在小雷的怀里面,

边把身体往他的身体上紧了紧。边对小雷说。

小雷一听,心里面也是非常的复杂,但一想到自己的亲妈妈怀上了他的孩子,

就会忍不住的欣喜与兴奋了起来,还感到幸福与刺激,当下就把沈白雪那柔软的

身体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就笑嘻嘻的对她说:「老婆,这样子不是挺好的嘛,你

们婆媳同时生孩子,嘻嘻……」

「咯咯,你又多了一个小弟弟,你就偷着乐吧!」沈白雪娇笑着说。

「我才不要小弟弟呢!」小雷突然满脸认真的说了一句。

沈白雪一见,就问:「老公,你妈生下来的孩子就是你的小弟弟了,你干嘛

不想要呢?你是不是反对你妈再生孩子呢?」

「我没反对呀,反正我不喜欢小弟弟呢!」由于小雷心中有秘密,就淡淡的

说。

「行了,孩子都没有生下来呢,等生下来以后再说吧!」沈白雪见小雷有些

不高兴了,就把话题一转。

「嗯,老婆,咱们温存一下吧!」小雷又紧了紧搂住沈白雪的两只手臂说。

「老公,你每天晚上都要,身体能受得了吗?」沈白雪把身体紧紧的贴在他

的身体上,关心的问。

「你不是很喜欢我每天晚上都要操你一次吗?嘻嘻……」小雷看着沈白雪那

娴熟漂亮而端庄的脸庞,竟然对她说出了粗话。

沈白雪听了竟然没有埋怨他,只是白了他一眼说:「人家是担心你的身体嘛

……」

「老婆,我的身体很棒的,咱们就开始吧……」小雷说着就翻身压在了沈白

雪的身体上!

夫妻俩就紧紧的互相搂抱在一起,先是亲吻了一番,然后就宽衣解带,两人

都脱得赤裸裸的,最近他们都喜欢裸睡了,每次做完爱,他们就不再穿上内衣,

就赤裸裸的互相搂抱着睡到天亮。

小雷趴在沈白雪白身上,胯间的肉棒很顺利的滑进了她两之间的肉洞中,挺

动着屁股就开始抽擦了起来……由于天气冷,所以他们的身上还盖着被子,只见

整条被子随着小雷的挺动不停的蠕动着……沈白雪两条白嫩圆滑的手臂紧紧的缠

绕在小雷的脖子上,胸部两只丰满浑圆的雪白乳房也被小雷的胸脯紧紧的挤压住,

随着小雷不停的挺动着屁股抽插,她嘴里面不时的发出呻吟声……再说胡秀英回

到她的房间,就把外衣脱下来,也早早的躺在床上休息了,突然接到了张兵打给

她的电话:「秀英,你还好吗?」

胡秀英一听,知道张兵这是关心她了,因为自己怀孕了,就对他说:「我还

不是老样子嘛……」

「秀英,你现在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了,我都高兴了一下午,我好想在你的

身边,关心你,照顾你,我现在就去你家陪你好吗?」张兵的语气很兴奋。

「不要过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听了张兵的话,胡秀英心里面还是甜

蜜蜜的,但是突然想起自己肚子里怀的孩子是小雷的,瞬时就感觉对张兵太不公

平了,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只要自己与小雷不说出去,谁又会知道呢。

「宝贝儿,我真的很想马上来到你的身边呢,你知道吗,我一听到你说怀孕

了,我高兴的都无法平静下来了,下午的课都没有听进去,到现在我还在兴奋之

中呢。」

听到张兵喊自己宝贝儿,胡秀英心里面还是小兴奋了一下,急忙对他说:

「张兵,那可不行呀,你目前就是要好好的上课,听不进去那能行呢?」

「嘻嘻,我都要做爸爸了,当然会高兴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控制住自己情

绪的,但是我真的很想见到你呢……」

「张兵,你妈说星期天就带你来我家的,今天是星期五了,你后天就能见到

我了,我真的希望你好好读书,别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好不好?」胡秀英安慰

着他说。

「嗯,我妈也对我说了,她说星期天正好是吉日,带我上你家订婚呢,嘻嘻

……」张兵高兴的说。

「张兵,你告诉你妈,我什么都有,叫你妈不要给我买什么东西了,知道吗?」

胡秀英怕张兵的妈妈丁素香给她买贵重的东西,那岂不是浪费了,再说自己都已

经四十五岁了,又不是黄花闺女,所以就嘱咐着说。

「秀英,订婚的事我也管不着啊,都是我妈说了算的,嘻嘻……」

「做不了主的男人……」胡秀英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嘻嘻,以后咱俩结婚了,都让你做主还不行吗?」张兵也笑嘻嘻的开玩笑

说。

「当然是我做主了,听你的口气你还想做主啊?哼,门都没有!」胡秀英说

着就哼了一声。

「伯母,我不是说让你做主了吗,结婚后我一切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咯咯……」胡秀英听了就开心的娇笑了起来,突然想起来又

对他说:「哦,你什么意思呀?一会叫我秀英,一会叫我宝贝儿,现在又叫我伯

母……」

「嘻嘻,老婆,那你最喜欢我叫你什么呢?」

「啊呀,你真的越来越坏了,又喊人家老婆了!」胡秀英带着娇气的对他说。

「所以我问你到底喊你什么嘛?」

胡秀英想了想说:「在有外人的时候你就喊我名字嘛……」

「嘻嘻,知道了,那就咱们俩个人时呢?」张兵笑嘻嘻的问。

胡秀英又想了想,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对着手机说:「你……你可以喊我

老婆嘛……」

「那我们在爱爱的时候呢?」张兵又色色的问。

胡秀英听了脸蛋又一红:「你好坏哦!」

「老婆,你说嘛!」张兵着急的要她说。

「那……那就随你了嘛!」胡秀英不好意思说出口。

张兵又是色色的说:「那咱们爱爱时,我就喊你宝贝儿和伯母好吗?」

胡秀英听了兴奋的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宝贝儿的伯母对她来说听起

来都是无比的刺激,当下就红着脸含羞的说:「嗯,随你啦……」

「嘻嘻,老婆,你是承认了吗?」张兵好像也很兴奋。

「人家不是答应你了嘛,你还非要人家说出来,你好坏哦!」胡秀英羞涩的

说。

张兵笑嘻嘻的说:「老婆,咱们后天就要订婚了,你就是我正式的老婆了,

你就不用这么怕羞了嘛!」

「对了,张兵,我对你说真的,后天咱们订婚,我真的一点东西也不要呢,

你一定要告诉你妈妈不要给我买任何的东西,知道吗?」胡秀英突然想起来说。

「老婆,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也做不了主的,都是我妈说了算的!」张兵

说。

胡秀英有一种预感,像张兵这样的家庭,后天订亲,他妈妈丁素欣一定会摆

大排场的,但是具体要怎么样,丁素欣说要明天与自己见面再谈。所以她现在很

担心丁素欣要摆大排场,自己都已经四十五岁了,还要嫁给一个才十五岁的中学

生,当然不想搞得全村人都知道了。所【乡村乱情】(第十三部)(16-18)以胡秀英很担心,就对张兵说:「张兵,

好了,你还要学习的,咱们先聊到这好吗?」

「可是我还想与你聊呢?」张兵还是不舍得就聊到这里。

「乖,听话,后天你就可以见到人家了,赶紧去学习好吗?」胡秀英像哄小

孩子似的哄着张兵。

张听了很是舒服,就对她说:「嗯,我听老婆的,现在就学习,老婆,那我

挂了!」

「嗯,再见……」胡秀英说。

「等等……」张兵急忙说。

「还有事吗?」胡秀英问。

「嘻嘻,先亲我一下……」张兵笑嘻嘻的说。

胡秀英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就对手机「波」的一声亲了一下。

张兵听了才高兴的挂了手机。

胡秀英把手机放在枕头边,闭上眼睛胡思乱想了一会,就不知不觉的进入了

梦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