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猎艳小说

我的同事我来爱(四)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3次

我的同事我来爱(四)

又是一个艳阳天!

赵靓和陆涛坐在公司门口的公交站台等车。强烈的太阳光让他们俩都眯着双

眼,邹着眉头。今天赵靓穿了一件到的白色连衣短裙,脚穿一双晃眼的高跟凉鞋。

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坐在一旁的陆涛穿的是花格寸衫和

一条淡蓝色破洞的牛仔裤。这身装扮早已一扫几个月前土气。加上他这将近1 米

8 的个头,块头又大,让人看了感觉非常的精神。

对于去程露家里打探情况的事情,陆涛昨天晚上还是想了颇久。想来想去,

都觉得有些不安,毕竟程露和自己那天晚上发生过关系。程露不来会不会是和自

己有关系呢?陆涛的心里就到现在也还是七上八下,心神不定。

“小赵,我还是不去吧,再说……”陆涛说到一半,停住了。他其实想说,

再说也才和她做过一次。闹光一闪,觉得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别再说,再说了。不就是一起去问下程露怎么没上班吗?一会回去,也好

给张总一个交代啊。张总都说了我们一起去,你还不去吗?”

“不是……”陆涛还想解释点什么,又觉得没必要了,愁着个脸,继续等车。

赵靓起身在陆涛肩膀上用力的拍一下,“车来了,别想了…走走走。”

此是正是上班高峰期,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上车去。赵靓在前面,陆

涛跟在后面。

“大家都往后走,不要堵在车门口!都往后走!抓紧时间!”司机不停的喊

道。

整个车厢都是人,每个人几乎都不是在走,而是被别人夹着移动。赵靓被人

群挤到了车厢靠后的一个贴着窗户勉强能站立的位置。赵靓脸朝窗外,两只手死

死的抓住了车身上方的横杠。刚刚站稳,背后有个强壮的男人靠近了他。赵靓心

想,这陆涛够行的啊,这么大块头还能挤过来。她往自己身后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说:

“陆涛,往后站一点,你挤到我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她也并没有得到更大的空间。车里本来就已经水泄不通

了。忽然,车子来了个左转弯,整车的人大幅度倾斜。赵靓却因为背后这个强壮

的身体,而纹丝不动,她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在了背后男人的身上。赵靓感觉到

了有个硬邦邦的肉棒紧贴自己的屁股。跟着车子的摇晃,肉棒在自己的屁股上来

回的移动。

赵靓的头往后靠了靠,试图接近背后男子的耳朵,

“陆涛,你想干嘛,这是公交车!”赵靓低声我的同事我来爱(四)的呵斥,试图阻止这样的行为。

虽然是隔着男人的裤子,赵靓的裙子,但是,由于两人被挤的太紧,赵靓能

够明显的感觉到肉棒的压力和摩擦力。那种磨蹭力被瞬间传到了自己的肉穴周围,

又快速度进入到了肉穴中。

赵靓试图往前,但是,胸口已经顶在了窗户变的横杠上。往后,只能更加贴

紧这个色色的陆涛。赵靓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来让自己镇定下来。心想赶紧

下车赶紧到站。赵靓在肉棒的刺激下,开始有些呼吸不均匀,整个下身,屁股都

像被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咬,奇痒无比。自己的肉穴情不自禁的在收缩。

忽然,赵靓感觉到有只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游走,自己的裙子也被往上拉了起

来。她本想阻止,但是无奈双手都抓着上方的横杠,连手都放不下去。赵靓只得

用力的扭动了一下屁股。这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肉体的快感纵然再令人神往,在那种情况下,赵靓也心急如焚,心里不停的

说道,怎么办?怎么办?万一被人看见,我可要丢脸丢大了。正焦急之时,那根

带着体温的肉棒猛的插进了赵靓的两腿之间。赵靓吓的差点大声的叫了出来。

“陆……陆涛,你是不是疯了?”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忽然,赵靓感觉一只手在紧贴着自己的大腿外侧,在用力的使自己的双腿并

拢。

在那双强有力的手的支配下,赵靓的双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稳稳的夹住了

这根带着体温的肉棒。随着公交车的轻微的摇晃,肉棒在赵靓的双腿之间,紧贴

的自己的肉穴放任的抽插。

紧张反而促发了赵靓的快感,随着肉棒的抽插。赵靓感觉到自己的肉穴已经

慢慢的渗透出了淫水,内裤已经被弄湿了。她能感觉到肉棒借着自己淫水的滑润,

抽插起来越来越顺利。

赵靓的乳房几乎是贴着玻璃窗的,在不停的挤压下,她感到自己的乳头也已

经挺立了。赵靓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要延续多久,心想,只能赶紧让他射出来,才

能完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给陆涛了。理清了思绪,事已至此,赵靓开始配合起

来,主动的把双腿夹的更紧,屁股也稍稍的抬起了一点。

正在这时,公交车忽然行驶进了中区隧道,昏暗的隧道灯光使得车窗玻璃犹

如一面镜子。当背后的“陆涛”侧过半个脸的时候,赵靓惊讶的发现,他并不是

陆涛,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然而,几乎就在同时,男子瞬间的扯开了赵靓

的内裤,肉棒顺利的滑进了肉穴之中。

赵靓强忍着没哼出来。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保持这个姿势,还勉强能逃过

身边挤车的人群的注意。强有力的肉棒已经开始在自己的肉穴中行动了,虽然抽

插的幅度不是很大。但是子宫却能感觉到上顶的压力。

背后的男子并没有察觉出赵靓的异样,反而吻住了赵靓的秀发,轻轻的喘息。

呼吸的气流吹动这赵靓的秀发,吹到了赵靓的耳边。赵靓感觉耳朵奇痒无比,

快感如电流般冲击着自己肉体。

“刺激吗,美女?”一个极其淫荡的问候语在赵靓的耳边响起。

赵靓没有回答。她此刻也无法正常的回答了,她咬紧呀,不是在忍受剧痛,

而是在控制自己,让自己不要高潮出来。如果此刻高潮,只会让这个男人更加的

有骚扰的快感。

“快说,我干的爽不爽!否则……今天就让你好看!”男子低声的警告。

赵靓从嘴里挤出一个字:“爽……”说完,竟差点呻吟起来。

“哪里爽了?”

“我的逼里爽了!”

“你的逼确实是我操过的最爽的一个……哦……”

“快……快快……点……射出来,求求你了……”赵靓的低着头,轻声的哀

求道。

“等不及了吗?你好像高潮了……”

赵靓确实高潮了。喷涌而出的淫水在不停紧缩的肉穴中持续的刺激着肉棒。

赵靓无法克制自己的身体,她的双腿还在不停的颤抖,窗外的一切都变的迷

糊起来。

“舒……服……”男子的这声舒服拉的很长,说完之后。赵靓感觉都自己的

肉穴之中,足足有十几个次精液喷射。她知道,男子已经高潮了。

“别动,一动就要被别人发现了,我想你也不想出这样的丑吧!你只要不动,

我会慢慢的拔出来,悄悄的离开。”

赵靓并不知道男子是如何掩盖这一切的,竟然如此的从容镇定。她感觉到肉

棒从自己的肉穴中慢慢的抽了出来。一股混合的淫水从里而出。赵靓双腿紧紧的

闭着,尽量的不让水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再见,美女!”男子礼貌的告别。

赵靓呆呆的看着窗外,男子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没有注意,也不想注意。直到

被挤得快变形的陆涛过来,才把她从这一可怕的梦中叫醒。

陆涛拍了下赵靓的肩膀,“喂,你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没……没……”

陆涛察觉到了赵靓眼神的慌乱,也看到了白皙的脸蛋上的一阵红晕,说道: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人呢?”陆涛四周环顾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

“走吧,没有,到车门口吧,马上下车了。”

“这车,真是要把我挤死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坐了。”陆涛满脸的抱怨。

公交车一停,赵靓第一个挤下车,告诉后面的陆涛说她要去洗手间。叫陆涛

在这里等她。赵靓是要去洗手间把刚刚男子射的精液都弄出来。当她用纸巾擦拭

干净自己的肉穴的那一刻,她才稍稍的喘了口气,心想,难道这一切就这么神不

知鬼不觉吗?

陆涛跟着赵靓进了程露家所在的小区,清华苑。陆涛虽然送过程露回家,但

是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在赵靓熟悉,带着陆涛七拐八拐的来到了程露家门口。

“叮……咚……叮……咚……!”赵靓按响了门铃。

“你紧张什么啊?”赵靓看着有些不安的陆涛问道。

“这还用问吗!”陆涛接着问道,“怎么这么久还没开门?”

“再等等!”

李东林在家,他在忙着翻看老婆程露的衣物,有些性感的内衣裤被丢在床上。

听见门铃声,李东林还是慌忙把这些翻乱的衣物一包塞进了柜子里。走到门

口,朝门眼处望了一会。外面的人正是老婆的同事赵靓,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的。

李东林料想肯定是来问程露的为什么没来上班。他在门口来回转动了几下,

心里有了主意。

门开了,李东林热情的说道,“小赵呀,你怎么来了?”

“李哥你好,我们是来找程露姐的,她好几天没上班了,也没给公司请假,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进来说,进来说,”李东林推开门,要小赵进来,“这位是?”李东林看

着一旁的陆涛问道。

“这位是我的同事,陆涛,也是程露姐的同事咯,呵呵!”

“李哥,你好!”陆涛礼貌的问了一句。

“陆涛?”李东林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们认识?”

李东林听到这个名字,脑子当场就炸开来了,难道就是这个小玩八蛋上了我

老婆!

李东林的脸色刷的变绿了。他立马转了个身,掩饰住了自己愤怒的表情。今

天无论如何都要控制不能动手。镇定镇定。

李东林转个身,已是笑脸相迎,“来,进来坐下说。”

李东林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水,面对面的和他们坐着。

“小赵啊,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家茵茵说是在外婆家生病了。她妈就非常着

急,晚上就直接过去了,手机又丢在家了,没电了,我就没冲,等他回来再说。

我还说今天去你们公司给她请个假呢。“

“原来是这样啊,茵茵现在还好吗?”赵靓关心的问道。

“应该没什么大事,如果有事情,她妈肯定给我打电话过来了,我又忙,刚

好这会回来家里取点东西。”说话时,李东林有一种特别冷漠的眼神看了陆涛一

眼。陆涛不敢对视,赶紧躲开了。

“那就好,这样我们也放心了,回去我跟张总说一声,这样她也好放心。”

“那就先谢谢你了,放心吧,等处理好了,我就叫她赶紧上班。”

“嗯,没关系的,只是有点不放心,所以来看看,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

先走了。”

李东林见他们要走,赶紧挽留道,“这么快就走啊,你也好长时间没来我们

家玩了,茵茵都老是念叨你呢,多坐会吧,这个小陆我都还没怎么认识呢?”

李东林看着陆涛,那眼神又如一把冰冷的刺刀。

“我……我刚来公司几个月,今天主要陪小赵来的。”陆涛有些慌张,说话

也吞吞吐吐。

“哦,外地人吗?”

“是的,过来这边也有几年了,老家蛮远的。”

“小伙子不错,年轻人就要这样敢拼敢闯!”冷漠的表情下,竟是李东林这

样的赞美,陆涛似乎察觉到些什么。

陆涛还是注意了下李东林,这个被自己戴绿帽子的中年男人。一身蓝色短袖

衬衣,我的同事我来爱(四)一条褐色的休闲裤,一副国字脸,皮肤偏黑,粗黑的浓眉下是一双犀利的

眼睛,看起来也是一个事业有成、彬彬有礼的人。

李东林喝了口水,沉思了一会,说道:“这样,你们稍等,我送你们两个东

西,先坐会。”

“李哥,不用,不用!”赵靓赶紧的阻拦。

“这是李哥的一片心意,平时在公司,还多亏你们把程露当成姐姐,互相帮

忙,你看今天这事不久麻烦你们了。先坐着……”

赵靓不好再阻拦,只得坐等。

李东林进了卧室,坐在凳子上仔细的琢磨,到底要送个什么惊喜给他们呢?

李东林似乎想起了什么,沿着墙边地上的柜子快速的寻找。终于在柜子的角

落里找到一个包装完好的一盒护肤品,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一块手表。

李东林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这才拿出去。

李东林把礼物放在桌子上,说:“小赵,这个护肤品是前段时间我朋友从韩

国带回来的,带回来两盒,你程露姐也用不完,送给你,据说很不错的。”

“这个是一块男士的运动手表,原来买来准备送给朋友的小孩,但是他小孩

已经出国了,小陆,看看,这个正是你们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带的。”

话刚落下,两件礼物已经推到了赵靓和陆涛的前面。

“李哥,这个真的不合适,要不然你还是留下吧,真的……”

“小赵,这你就太客气了,今天麻烦你们来一趟家里不说,以后说不定还会

麻烦你们呢,一定收下一定收下!”

赵靓再三推脱,但是李东林执意要他们收下,只有照做了。

赵靓和陆涛谢辞了李东林,出来门口坐车。两人都一致同意做打出租回去。

上了车,陆涛说,“这个李哥怎么这么热情啊?”

“我也觉得奇怪呢,以前也没看她这么热情,每次我来,他都是忙他的事情,

我和程露姐在一边聊天呢。我也挺纳闷的。”

“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总觉得他好像知道什么似的。”

“我倒没觉得,要是怪怪的,干嘛送你礼物啊!”

“这不好说,万一是个什么圈套呢?”

“就一盒护肤品还有一块手表,哪里送圈套了?别想太多了。一会回去跟张

总说下,今天就算完事了。”

“就这样吧,我估计这李哥也没那么神通!”

李东林送走了他们俩,心想,这两个小兔崽子,等着看好戏吧。紧接着又开

始翻箱倒柜,收拾了一袋子的东西,丢上车,开往郊区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