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6月06日

原标题: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年后,世界的某部分真残酷。

裁员。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裁员。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裁员。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这里面,有很多高薪的高管,也不乏年轻的基层员工。

哪怕说得再婉转,你得明白……是的,公司觉得你不合适了。

变革的风潮中,与其骂老板,不如正视为商业社会的规则。

被裁的年轻人,恐怕会小丧一阵子。

而拖家带口的中年失业者,更会感到深深的焦虑和恐惧:

我被社会淘汰了么?还能咸鱼翻生么?

或者问得更普世一些——

世界总是潮起潮落。

潮起,咱们就青春无限好,奋斗正当时;

潮落,咱们就放手认怂,成为“过时“的被淘汰者吗?

今天,Sir想重提一部片,还是新片,还是前天刚刚提过的。

不过,今天Sir要打自己脸。

经过一些眼神好的粉丝提醒,比如@Echo说: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再回去看一遍,发现自己那天说得确实有点匆忙、有点窄了。

再看,Sir发现了除了亲情主题,它其实还暗藏了一个命题,也和我们开头提到的东西有关。

面对过时,如何自救?

所以今天,我们重说——

《骡子》

The Mule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这是部犯罪片。

原本。

但老导演拍东西,类型这种简单的玩意,是完全限制不住他们的。

它可能还是公路片,励志片……

更多人眼里,它是家庭片,很多人都从中看到了家庭的重要,觉得这是导演东木(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耄耋之年,跟大家叨叨几句人生感悟。

这种絮絮叨叨,Sir在第一次看时觉得过于温情,泄气了。

甚至有点遗憾地觉得,东木呀,你的那些硬骨头角色哪去了?

但再想深一层,其实这才是东木的创新,他也借《骡子》提出了一个很戳的新问题——

我不硬,我很普通,而且我还过时了。

那么身为过时的人,我该怎么活?

不要片面地停留在时间层面,去理解“过时”。

年轻人,也会过时。

这年头,不论在多大(稳)的平台、年薪多高、工种多新,瞬间成为昨日黄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骡子》的电影里外,各讲了一个过时的故事。

电影里,是种花的老头,厄尔。

电影外,是拍电影的老头,东木。

先说电影里——

东木扮演的老头厄尔,沉迷于种黄花菜。

他在外面风骚得很,西装革履,善于交际,几个段子外加几朵花,就可以逗得四方老太太花枝乱颤。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他和一群朋友每年都搞评奖,厄尔总蝉联,拿“黄花菜先生”的荣誉称号拿到手软。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他和很多繁忙上班族一样,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在家却不受待见。

顾得了外,就没时间顾内。

家里所有人都抱怨厄尔,他也如此这般地,错过了跟妻子的好几个结婚纪念日。

顺便,也错过了女儿的出生、成人礼、毕业典礼、生日。

甚至,婚礼……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 电影里厄尔的女儿(上图左)是现实里东木的亲生女儿,艾莉森·伊斯特伍德

随着年纪渐大,人都想回归家庭。

所以老头也意识到,自己年轻时蠢,可现在呢,晩了。

曾经,他把时间都付给了工作这个bitch。

可付着付着,工作居然消失了!

为啥?

世界变了。互联网来了。

他手机不会用,短信不会发,整个人都被高速的信息时代甩到天边去了。

这狗屁互联网,害得农场关门,关门就失业,失业就没钱,没钱就付不起孙女的学费,甚至买不起给老婆的小礼物……这没钱的死循环,你懂的。

从前忙着挣钱,没空维系感情。

现在闲得蛋疼,没钱维系感情。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更关键的是。

他没了工作,没了亲情,就成了一个四面楚歌的、过时的人。

社会不理,同行疏远,家人冷眼。

这种时候,人总有两个问题,在心里反复纠结:

我是累赘么?

我真过时了么?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电影里,厄尔用了应对过时的第一种方法。

……旁门左道。

去当骡子(给贩毒集团运毒)。

后面的事之前那篇说过,这里不细说了。

总之赚了大钱,一有钱,生活貌似就不同了。

孙女婚礼的酒席?全包。

退伍老兵俱乐部荒废了?重新翻修。

这下,过时的low货,成了生活的主咖。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旁门左道,总有代价。

这么危险的行当,代价当然也出奇的大。

后来,因为想陪患癌的老婆,度过生命的最后几天。

老厄尔得罪了毒贩,顺便也引起了警察围堵。

黑白两道一起追杀。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最终,上法院,入狱。

在法庭上,他亲口认罪。

这一刻,一个过时的人,找回了他遗失很久的尊严。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甚至不止尊严。

他丧失了旁人眼里的自由,却收获了自己的小自由——

在监狱里,他又种起了自己钟爱的小黄花菜。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是的,Sir说了,电影外,还有一种出路。

那条路肯定比旁门左道长,但那条路走下去,会怎样?

Sir先讲讲自己的经历吧,毕竟……我也是个曾经过时的人。

见过互联网的某次颠覆大潮,也失业过。

失业了,满以为揣着不错的履历,别人当然会找上门来,把offer递到你面前。

但有嘛?

没有。

被满世界遗忘的感觉,真刺激。

因为江山代有才人出,简历这东西,每个月都在大把大把涌出来,尤其在新兴行业。

好行业,永远不缺人,更不缺新人。

为了让自己不过时,Sir唯有一招。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磨刀。

不是让你去怼老板怼公司……这个刀,还是看清时势后,重新升级能力。

不想过时,唯一的招,就是不断磨刀。

穷到吃糠咽菜,也要不断精进。

所以回到电影外,说说更残酷的电影圈。

东木当年,从年轻到年老,也被嫌弃过无数回。

年轻时,被别人嫌弃——

“当你做一个演员,你会受到无数侮辱。总有一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家伙,一面弹着烟灰,一面说你太高了、太矮了、太胖了、太瘦了,总之不能饰演某个角色。”

在《荒野大镖客》上映时,他都依然觉得自己该放弃了。

之所以接拍《勇闯雷霆峰》,也是因为没导演愿意在海拔几千米的山上爬上爬下。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他41岁才拍了处女作《迷雾追踪》,47年间,拍了近40部电影,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在不再年轻时,他学会了“嫌弃自己”——

他不相信随便就能拍出好作品,他总要等到一个伟大的故事,再开始。

然后,就是像一个机械师一般,不厌其烦,反复打磨。

直到觉得有一天,它是个好东西了,它对得起那个伟大的故事了,它终于可以拿给别人看了。

后来你知道的,《神秘河》《百万美元宝贝》《老爷车》。

拿下93、05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提名07、15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还有戛纳金棕榈提名,威尼斯终身成就金狮奖……

这时他终于能对自己说:

你这个老家伙,还是有点用啊。

才过两天我就甘愿为这新片打脸

世界很残酷,总有人会被淘汰。

但对东木这样的人来说,除了死,其实没什么能让他真正过时。

所有貌似的过时,貌似的无人问津,都是一时。

人生总有潮起潮落。

而一个人,怀揣利刃,总是会被发现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