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个人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6月13日

忘尤记得有回,九公主得了怪病,所有天医都束手无策,天帝将他召去,他见到九公主时,那孩子已是奄奄一息,是他用上古魔兽的血才将她救活。

那孩子一醒,粉嫩的脸上,不时淌下两行热泪,眨巴着水晶小眼,攥住忘尤的衣角道:“我不要呆在天宫,带我走好不!”

忘尤吃了一惊。

她是天庭公主,谁还能比她过得幸福。只当她是孩子戏言,也没放在心上。后来听说这位九公主病痊愈后,性情变本加厉,终酿成大错,烧了天后的瑶池玉树,被天帝送去三重天闭门思过。

那三重天是个穷山恶水之地,这位九公主去了那不知能否适应?想来天帝那回真是气大了,为了这个不省心的女儿也算失尽了颜面。

忘尤蹙紧眉头,好好的,不知为何想起这些陈年旧事。或许是对那位九公主有愧,如果当年他答应带她走,她也不会犯下那么大的错。

可他是个闲散惯了的人,带个孩子在身边,一时还真不习惯……

帝纾琦倒了杯茶水递给忘尤,嗔笑道:“忘尤哥哥,既然来了就多住几日,我已吩咐下人将客房收拾好!”

忘尤愣愣地接过她递来的茶,神绪似乎还没回来。

这时腰上的传音符闪了闪,忘尤一顿,眸光亮起。

那是无忧岛的童子传来的。临走时,他特定关照童子好好照顾寒芷心,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联系自己,若不是寒芷心出了什么事?

忘尤忙搁下茶杯,将传音符打开:“何事?”

“公子快回来吧!心儿姑娘不知怎么了,说要回去,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忘尤一怔,收起传音符,朝帝纾琦作揖道:“本神有事,改日再来拜访郡主!”

也不等帝纾琦回应,身影已晃,人已离去。

帝纾琦瞧着忘尤搁下的茶杯,素指一伸,端起握了握。那杯盏上尚且留有忘尤的手温,让她爱不释手,握了握,终觉杯子还是杯子,不是忘尤的手,似乎不甘心。

“啪!”那茶盏瞬间碎成粉末。

吓得身旁的宫娥面面相觑。

帝纾琦幽幽抬手,望着自己的掌心,将灰吹散,杏眸一寒,冲身后道:“盯着点忘尤神医!”

立即有个灰头土脸的家伙跪倒在她膝下:“郡主何必这般麻烦,直接让天帝赐婚不就得了!”

帝纾琦俏脸一板:“你懂个屁!他是神,就算天帝也奈何不了他!除非神祖开口!”

不过这种事,神祖怎会去管,据说神祖与儿子神迦黎已闹翻,好几千年未回家,一直呆在凤王那,神祖他老人家现在是思儿思孙的紧,哪有心情管底下的人。

“那郡主不如直接搬去无忧岛,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那灰头土脸的家伙诡异地笑道。

帝纾琦嘴角牵牵,俨然有此打算。

红影一闪,朝无忧岛飞去。

忘尤回到无忧岛,见寒芷心一脸心事重重,以为她在为自己不声不响的离开,生闷气,忙安慰道:“我回来了,别生气了!”

寒芷心见他回来,娥眉越发蹙得紧,攥住忘尤手臂,神情紧张地道:“我要回去!刚梦见四姐了,她好像过得不好,要死了一样!还有父亲,我看到好多士兵将寒王府团团包围!”

忘尤一怔,他才离开一会功夫,她就变得这般不安。

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她对家人仍割舍不开。忙掐指一算,确如她所言,寒王出了事,有性命之忧。

“我跟你一起去!”

寒芷心想,反正她也没能力破除岛上的结界,没有他带着自己,也不知何年马月能赶到家,只能应了他。

两人赶到寒王府,见门庭冷落,朱红的大门上贴满了封条。

俨然出了事。

寒芷心翻墙进了府,却见府内狼藉一片,人都不知去了哪?

稍一打听才知,寒王谋反,连同家眷已被收押天牢,等候圣上发落。

寒芷心身躯一晃,差点摊倒。想到她那四姐,又追问:“那寒贵妃呢?”

那人叹起气,“寒贵妃半月前已身毙!”

寒芷心身躯一软,再没力气支撑,兴好忘尤扶了她一把。

寒芷心没想到她这一走,家里居然发生这么多事。

忙揪住忘尤的衣袖道:“我该怎么办?”

忘尤想,人世纷扰,他本不该参与,万事自有其定数,他不能擅自逆改命数,不然必受天谴折伤自己。

可寒芷心这副不知所措,伤心欲绝的,又让他于心不忍,牵住她冰冷的手道:“去宫里看看,或许事情还没到那一步!”

两人赶到皇宫时,已是掌灯时分。

二人,衣袂翩翩地站在屋檐上,望着眼前的灯火阑珊若有所思。

寒芷心眸光落在御膳房处,蓦然间想起什么。

“我去见个人!”

忘尤知她是去找梦严诺,忙隐身跟着她。

寒芷心现在已是地阶二级,想来无影去无踪,已是轻而易举。

梦严诺的寝宫尚亮着灯,灯火辉煌的,将他颀长孤僻的身影映在窗棱上。

他看起来并不好,人憔悴消瘦不说,还时时走神。桌案上堆满了奏折,他随手翻开几本,持了几眼后,又搁下,似乎什么事都提不上心。

他在为四姐的死忏悔!呵,人都死了,他这么不死不活的,做给谁看!

寒芷心气不打一片来,双手抱怀眸里满满的嘲讽。

寒素茗与梦严诺的事,在梦里她已亲眼所见,知道寒素茗为了梦严诺吃尽了苦头。

让她没想到,寒素茗也是个痴情人儿,身为妹妹怎容姐姐被人如此欺负!

纤指紧了紧,有种要将梦严诺大卸八块的念头。

本来她还对梦严诺存有一丝好感,以为他与别的皇帝不一样,是个痴情专心的,哪知竟做也这等混帐事。哼!

经过寒素茗一事,寒芷心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

鼻子哼哼,终绝气不过,一掌劈开宫门,大步步了过去,指着殿上的梦严诺道:“是你逼死四姐的?”

梦严诺闻声怔怔,望着眼前的寒芷心一脸死寂。

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御林军,见寒芷心深夜入宫,看架式像要行刺皇帝,众人一一拔剑相向。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后台抽限制登陆次数了,擦,我压根一次都登不上。好不容易终于上了,晚了点。一会还有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