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后的灵异事件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6月14日

身体腾空而起,双脚离开了地面,飞到了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头晕晕的,血液倒流回了脑袋中,充胀着脑袋感觉发胀发疼,终于落回到了地面,因为头晕晕的,躺在地上等了一会儿,阿村才从地上坐了起来,脑袋不胀不疼了,倒流回脑袋内的血液又顺流回了身体和四肢。

刚才发生了什么,阿村记不得了,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就为了看一看四周围,有没有人在场,解答他此刻的疑惑,转了一圈,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别人,在场的就只有他,孤零零的站在路的中央。

一点记忆的片段在脑海中闪现了出来,在双脚离开地面,身体腾空到了半空中,之前的一秒,他正在走斑马线,过马路,朝家的方向走,当他摔落在地上后,已经远离了斑马线,目测了一下距离,至少有十米远,摔落在地上时,是屁股先着地的,双手按在屁股上,感觉到了一点疼痛,揉了揉,没有伤及骨头的样子,但为了保险起见,天亮后,去一趟医院吧,拍个透视照片,检查一下身体有没有潜藏在皮表之下的损伤。

他继续走路回家,到家后,老婆汪娟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还开着,播放着电视剧,是她从网络下载的韩国剧,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阿村回来,坐在沙发上,因为连续多日的操办婆婆江氏的丧事,累积了许多疲劳,看着韩国剧的开篇一段剧情,就垂下了眼帘,沉入了梦境中。

“老婆,坐在这里睡觉会受凉的,躺回床上去睡吧。”

她感觉到一只手轻按在肩头上,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她没有睁开眼睛,依旧是垂着眼帘,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恩。”感觉到了身体悬空了,离开了靠坐着的沙发,又缓慢的落了下来,落在了平坦的,垫子柔软的床上,一床鸭绒被轻轻的盖在了她的身上,房间的门合上了,发出了金属的锁舌弹入锁盒中的脆响,一滴冰凉的液体从眼角滑落,眼皮灌了铅的感觉消失掉了,她能够睁开眼睛了,看见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抬起手背抹了一下眼角,抹在手背上一道冰凉的水印,她在梦中流泪了,枕头上被泪水浸湿了一片。

她走进客厅,电视机已经关掉了,摸着电视机的外壳,冰凉的一片,她感觉只是在床上躺了一分钟,时间却是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掀开窗帘,天边的地平线上,微微露出了一线的白光,天已经快要亮了。

大门发出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响声,转动着,打开了门,阿村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袋早餐,他出门去了附近的早点摊,买了两人份的回来。

“老婆,你醒啦,来,吃早饭吧。”

“你的衣服上有点脏。”

灯光下,阿村的衣服背后沾了灰尘,黑色的衣服,沾上的灰尘很显眼。

“我昨晚上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就是那个时候沾上的。”至于双脚离开地面,身体腾空到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屁股着地的姿势,摔落在地上,这段情节他没有说出来,不想让老婆担心,又因为记忆力断了篇的缘故,他想不起来,是何种外力让他的身体飞出去十几米,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摔落在地,还是近乎的毫发无损。

汪娟将他换下来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拿给他了干净的一套,穿戴整齐了,他和汪娟一起出了家门,原定的计划,今天是去墓地,入土安葬他的母亲江氏。

墓地里,被挖开的一口墓穴,容积是为了埋葬一只骨灰坛开挖出来的,参加葬礼的客人们陆续的来到墓地,围站在墓穴的周围,围观着殡葬业的职员,将骨灰坛放入了墓穴中,盖上了土,盖上了草皮,将白色的鲜花铺上去,铺成了一个圆,葬礼结束了,参加葬礼的客人们陆续的离开,其中一个客人,是与江氏一起吃斋念佛的老朋友,冬阿姨,最后一个离开墓地,拽着阿村的袖子,将他拽着远离了汪娟。

“阿村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了你妈。”

江氏跪坐在地上,阿村的头枕着她的腿,躺在一条马路的中央,头破血流,一辆轿车从旁边疾风般驰离。

江氏念着佛经,一只手抚摩着儿子的头,流淌出来的血液,又倒流回了浓密的头发中,表皮上的创口也愈合了,江氏停止了念经,小心的将儿子的头捧着,放回到了地面,站起身,看着躺在地面上的儿子。

从空中投射下一道多彩的亮光,笼罩住了江氏,她的身影在这道多彩的亮光中渐渐的模糊了,最后消失在了亮光中。

阿村瞒着老婆汪娟,独自去了医院,透视照片拍下了他的全身骨骼,为他做骨骼检查的医生,看过了每一张透视照片:“不用担心,你的骨骼没有出现损伤。”他舒了一口气。

回到家,看见汪娟又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开着,仍旧是在播放着她昨天在看的韩国剧,他伸手轻按在妻子的肩头,轻轻的摇晃了两下:“老婆,坐在这里睡觉会受凉的,去床上睡觉吧。”

汪娟没有睁开眼睛,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恩。”没有要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意思,仍旧是靠坐在沙发上。

阿村将她横抱了起来,送进了卧室,轻放在了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离开了卧室,进厨房忙碌着,做起了晚饭,等到做好了,端出来放上客厅里的餐桌上,卧室的门开了,汪娟流着泪,扑进了他的怀中,抱住了他,双肩因为哭泣而颤动着,哭的伤心,让阿村心慌意乱,搂着哭泣不止的她坐到沙发上,等她的哭泣渐渐的止住了,才开口问她:“为什么突然的哭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来了,早上醒来的时候,会流着眼泪的原因了,是因为梦见到你发生了车祸。”她抹着脸上的泪水,将令她悲伤的梦见描述了一遍:阿村在夜幕中走过斑马线,被一辆突然疾风驰来的轿车撞飞了,飞出去了十多米远,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顿时摔的头破血流,感觉是没有了生命迹象。

阿村将冬阿姨描述的梦见也说给了汪娟听,两个人沉默着,坐在沙发上半晌,才由阿村率先打破了沉默:“是母亲,是她的灵魂,在去往另一个世界之前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