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欲望惹的祸】(九)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3次

【欲望惹的祸】(九)

李刚对准林萍的逼洞一阵吸允,并且看到有酒流出腹部时,他马上将嘴凑上

前去吸光,如此一来又将林萍的欲望吊了起来,随着他的吸允,她发出一阵阵好

听的呻吟,两只玉手不停着乱抓,想要去抓那解痒的大阴茎。

眼看就被她抓到时,李刚则向后退着,然后走到她的头边,将她向自己身边

一拉,林萍的头正好挂在餐桌边上,他那粗硬的阴茎就放在她的脸上,「骚货,

快些尝尝你最喜欢的香肠。」

林萍听话着将头后仰,然后一口就含住了阴茎开始套弄着,林萍的口功确实

很好,可以将阴茎含的紧紧的,但是不会让男人感到一丝丝牙齿的痕迹,兴奋的

李刚不停着在她嘴里抽插,有时还奋力插到她的喉咙口,甚至插进喉咙里面,由

于向后仰了不便呼吸,这样就让林萍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为了表扬她的努力,李刚装着怜惜的样子,主动将阴茎拔出后,和她亲了一

会,两只大手抓住她胸部那两只白嫩的大兔子,又搓又抓,还用手指夹住乳头向

上提领着,随着女人的喘息呻吟不断加大,他适时走到她的腿边,将她两腿高高

抬起后,用力将那硕大的龟头插入后,进行奋力抽插。

就这样两人好像棋逢对手,又是做做停停,整整混了有一个夜晚,最终两人

还达成协议,林萍不能和其他男人结婚,林萍出钱为他俩购买一处欢乐窝,这处

别墅既然是买给钱国平的,李刚也不干涉,但是林萍以后不能再时常找他鬼混,

偶尔的偷情似的来往,李刚也不作干涉,李刚也不找女人结婚,大多数时间将陪

林萍,偶尔的逢场作戏林萍也不得干涉,李刚从明天开始到林萍公司上班,担任

公司办公室主任,工资是每月两万元。

钱娟和卫珏吃完晚饭后,就想回家去了,毕竟身上来了也不能做生意,被卫

珏拉住她不让回去,可是急于知道昨晚情况的她,陪卫珏在场子里坐了会,等到

卫珏上台后,她偷偷溜出后打车回家了。

到家后打开大门就来到钱虹的房间,此时钱虹刚刚入睡,迷迷糊糊被妹妹叫

醒,她知道妹妹的性子,翻身起床后靠在床头:「娟娟你刚才去哪了?我知道你

心急,特意早点回家的,没想到你不在家里。」

「去找卫珏了,你下午不在家,我想可能她会知道,所以我打车去了,没想

到她根本不知道啊,嘻嘻,这个骚货昨晚差点被小马操死了,她半夜里叫了西西

去救急。哈哈,没想到小马这个像晾衣杆似的男人这么厉害啊,哎,汪总昨晚怎

么样啊?」钱娟一下子就将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

「就那样呗,正常情况啦。」钱虹说完竟然脸上红了起来。

「哈哈,姐姐你干嘛脸红啊,昨晚是我叫你去的,也让你尝尝其他吊的味道,

哈哈哈,老是吃那老常的有啥劲啊?」

「去你的,我才不要尝呢,男人的不都差不多啊。」

「那汪总和老常有没有区别啊?这个我比你清楚,其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这个方面可是大两样了,你想昨晚卫珏就经不起小马的操逼,西西就能经得起他

操,我刚才听了卫珏说了,倒是对小马有些想法了,嘻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死

男人到底怎样厉害呢?我钱娟自从做了这行后,还没有见识到不能伺候的男人呢,

基本上不都是那种三下五去二就搞定啦。」

「娟娟啊,我觉得你怎么什么都说得出口的啊?小姑娘不好这样的,你早晚

要嫁男人的,你这个样子哪个正经的男人敢于娶你啊?你还说喜欢汪总呢?怎么

又想尝试小马啦?像汪总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喜欢你这种性格的。」钱虹叹息着

劝告妹妹。

「我怎会在他面前露出这些呢?姐姐你以为我傻啊?我在他面前可会装的一

本正经啦,现在是和你姐姐说话,才这样的啊,姐姐你看看汪总这个男人怎么样

啊?是不是值得我赌一把啦?如果他以后会离婚娶我的话,我真的愿意为他改行

了,说实话姐姐,我做小姐这行也有些怕了,搞得我现在月经都不准时了,我是

该想想今后的问题了,而且做久了早晚会被爸妈知道的,我还要提放着遇上熟悉

的人呢。」

「是的,你真的该想想了,不能再做下去了,万一的话,你让妈妈怎么做人

啊?」钱虹若有所思着说。

「姐姐,那么汪总那个功夫怎么样啊?」钱娟好像急于知道这个方面。

「这个么,你让我怎么说呢?」钱虹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和老常比呢?哪个让你感觉好一些啊?谁让你更加舒服啊?」钱娟追老虎

上山。

「就凭一晚上怎么比较啊?汪总可是几年没有了,常老板给我最多70% 吧,

他家中还有个似狼似虎的老婆呢。」

「嗯,也是啊,那么姐姐,汪总和老常的阴茎比较下,哪个更大啊?哪个更

硬呢?」

「你个色女不会好了,就关心这些不好的东西,告诉你吧,汪总的小。」钱

虹白了下妹妹。

「啊,他怎么这么小啊?人长得这么高大,竟然也是个银枪镴枪头哇。」很

失望的钱娟不禁感叹着。

「你怎么知道他的小啊?」钱虹索性和妹妹开起了玩笑。

「我看到过你们那老常的吊东西的。」钱娟不假思索着说。

「啊,你怎么会看到的啊?」钱虹忙着问妹妹。

「你家老常看到我就会露出那吊东西的,操,他以为自己的东西是巨根呢?」

「死男人,真他妈的不是东西,我和他说过多少次了,就那满足不了女人的

东西,还那样骚。」钱虹恶狠狠着说。

「他啊,只是没有给他机会,否则啊,肯定会要上我呢。」钱娟开始劝说姐

姐了,「姐姐啊,不是做妹妹的说你,像老常这种男人,早就可以分了,外面在

找个好点的男人。」

「哎,妹妹啊,我是因为念旧,毕竟他以前对我不错,而且他又是我第一个

男人,多少有感情的啊,况且哪里去找好男人啊?想我又没有文凭,又没有一个

稳定的工作。」

「姐姐,等我将老汪搞定后,想办法让他给你安排个工作,另外让他帮你介

绍个好一些的男人,你啊,现在就开始和老常断了,省的到时麻烦。」钱娟天真

着说。

「你啊,好像永远长不大的,老汪是你确保能够搞定的吗?好像简单的了,

姐姐和你说吧,你现在这个性格,老汪肯定不会喜欢的,最多是偶尔苦恼时解个

闷,倒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所以啊,妹妹如果你真的想要和汪总接触的话,姐姐

劝你好好改下性格。」嘴上在说着这些话,可是心里钱虹可是真的非常乱。

今天下午从店里出来后,就接到了汪总的电话,邀请她去新区的一家星级饭

店就餐,本来心里是想回断的,可是嘴上会马上答应下来了。

两人在他定下的包厢内共进午餐时,汪总向她表露了更加明确的爱意,钱虹

竭力回断了他的好意,而且将妹妹非常喜欢他的意思,清清楚楚向他表达了,可

是汪总却非常明确告诉她,钱娟他只是喜欢她的性格,假如没有钱虹存在的话,

他和钱娟充其量只是情人或者玩玩而已,但是他对钱虹的感觉却不是这样的,他

是想要和她作为恋人这样相处,然后等他离婚后,将她变成自己的爱人。

汪总还向钱虹承认他有些高看了自己,他的年龄和她相差太大,但是他保证

会给她一个舒适和有保障的承诺的,一定不会辜负她的,至于钱虹认为年龄问题

阻扰两人交往的话,他也会给予理解的,而且他肯定会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来看

待的,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让她今后过的幸福。

钱虹其实对汪总确实有好感,但没到汪总的程度,况且她还有常老板和钱娟

的两条鸿沟,所以她也真诚着向汪总谈了自己的事,汪总希望她能够考虑和接受

他,给他一个争取的机会,至于常老板的问题,只要钱虹开口,哪怕不接受他也

没关系,他绝对出面来帮忙搞定,至于钱娟的事情,汪总答应找个机会和她谈一

次,以解开她的误解。

饭后汪总很礼貌着请她去了,他工作的大楼里面,一栋涉外高档写字楼,他

是这栋写字楼的总经理,在他那宽敞高档的办公室里,两人又是谈了两个多小时,

其实下午钱娟打她电话时,钱虹就坐在汪总的对面,她没敢老实告诉钱娟,虽说

汪总一直在边上说,直接告诉钱娟,但是她真的不忍心自己妹妹知道后,产生误

解而且会非常伤心,大致人可以接受外人的伤害,但是对于自己人的伤害,会觉

得更加无法接受的。

钱虹回家吃完晚饭后,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对妹妹实在是无法解释,所以她

决定不去过于考虑了,跟着感觉走吧,如果汪总能够接受妹妹的话,她肯定会给

予支持和祝福的,如果妹妹不能和汪总谈好的话,或许她会考虑和汪总先了解了

解,有缘的话她就跟着他,对于年龄的问题,她钱虹和妹妹钱娟都不是太在乎的。

「姐姐啊,你怎么知道我的性格,汪总不喜欢的啊?昨晚的情况看,他应该

是很喜欢我的啊。」妹妹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妹妹你有汪总电话吗?」

「没有,我昨天走的太急了,忘了。」

「给,这是他的名片,你有空时和他沟通沟通吧。我困了要睡觉了。」钱虹

拿出早就为她备好的名片递给妹妹。

「好,谢谢姐姐,姐姐你就早点睡吧,我回自己房间了,嘻嘻,姐姐是不是

昨晚给他给操累了啊。」钱娟拿着名片跳着离开了。

看着妹妹的背影,钱虹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关上房门后,闷头就睡了,她觉

得醒了会有烦心事,还不如闷头一觉来的舒心。

钱娟在卫生间清理好,回到自己的卧室,靠在床上看着汪总的名片,将他的

号码全部背了下来,然后想是不是马上打个电话给他聊聊呢?转念一想不妥,万

一他老婆在怎么办啊?不能去打搅他,给他增加麻烦,还是明天白天和他联系吧。

再来说说钱娟钱虹的父母吧,好久没有得到老公钱国平这样主动的做爱了,

今天的钱国平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非常主动也非常温柔,一下子转变反而让王萍

觉得不大适应,钱国平梅开二度后睡了,身体得到满足和兴奋的王萍,此时盯着

老公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让她百感交集啊。

她亲了口老公的脸,心里默默着想,老公啊老公,你为啥不早一些关心我呢?

哪怕就早一天,那我的身体也不会给其他男人侵占了,虽说自己不是真正的

处女身给你的,但是自从嫁给你以后,一直洁身自好,为你保持着婚后的贞操。

或许你老公不清楚吧,其实外面有多少男人想要你老婆啊!开出租车时,经

常会遇上一些男人的勾引和诱惑,他们拿着大把的钞票来诱惑你老婆,只要你老

婆裤带稍微松下,你老婆根本不需跟你过着这样艰苦的生活,也不用这样辛苦着

开车。

但是你老婆为了维护你的脸面,都让你老婆给拒绝了,可是你老公反而不加

以珍惜,哎,差不多十年以前吧,秦建国出狱了,我曾经瞒着你去看过他,看着

他那清瘦的脸,我哭得是那样的伤心,当他急吼吼着抱住我时,我差点心软背叛

你老公,但是最终我还是推开了他,劝他找个工作,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

你知道吗?你老婆推开这个男人时,老婆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他是我第

一个男人,可以说是你老婆今生不会忘记的男人,而且还和他有了爱情结晶,当

然啦,这个问题上你老婆确实有愧于你的,可是也是你当年自己造成的,按理说

我和秦建国都应该恨你的,没有你捣鬼的话,你妻子现在应该是他的妻子,或许

会过上非常和美的幸福生活。

哎,只怪命运如此吧,老公你假使早一天这样的话,你老婆就不会孤独地去

舞厅,也就不会遇上那个粗暴有力的男人,你老婆虽说拒绝了这么多男人,可是

昨晚真的无法再拒绝了,你知道吗?他是那样的有力,他是那样地会惹女人,一

会时间你老婆,已经被他摸得骚水涟涟,浑身无力而且就想要男人的阴茎。

凭心而论,昨晚的男人虽说比较粗暴,而且和你老婆交合的时间不长,可是

他给你老婆的快感是那样的强烈,是那样的无法忘怀,他粗暴中却能够准确理解

到女人的心思,能够迅速找到燃烧女人欲望的办法,迅速加以撩拨后,使你老婆

再也不想推开他、拒绝他,他的话语虽说非常下作,却能让你老婆引起欲望,让

你老婆跟着他的意愿走。

今天下午你老婆我百无聊赖时,竟然会希望他过来找你老婆,还深怕呆在楼

上他找不到,还站到下面去等他呢,后来是碰上娟娟后,才让你老婆醒来后,为

你准备晚餐。

老公啊,你为啥不早些对我好点啊?虽说你刚才这样努力,但还是要比他昨

晚短时内给你老婆的享受要差一些,但是如果你早些关心我的话,你老婆就不会

去舞厅,不去舞厅就不会遇上他了,也就无法得到他给予你老婆的感受了,现在

你让你老婆今后怎么办啊?

当然今天你老公已经还归了,已经在心中有我们这个家的影子了,你老婆肯

定会努力做到洁身自好的,当他再次来诱惑和勾引你老婆时,你老婆肯定会努力

加以拒绝的,为了你老公也为了两个女儿,你老婆会拼命加以拒绝这种诱惑的,

虽说这样的拒绝是那样的艰难,但是老婆我还是要努力做到的。

但是你老婆最担心的是,他拥有太多的单独时间,那你老婆可能无法阻挡他

那,嘴上和手上的功夫来燃起你老婆身体深处那些诡异的欲望,那样的话,恐怕

你老婆很难抵挡得住了,到时只好希望你老公谅解了,最好是永远不要再遇见这

个男人。

几次和汪总联系,汪总总是客客气气着,和她谈些无关轻重的话题,让钱娟

不免产生不满,她想自己好坏也是个青春美少女,你汪总虽说是个有点地位的人,

毕竟也是四十以上的半老头了,自己这样主动了,你反而搭起架子来了,那好反

正你也有我的号码了,从今往后就让你来打你姑奶奶的电话吧。

于是钱娟开始不再和汪总联系了,她一如既往着去场子上班去了,出梅的第

一天,生意倒是蛮好,可惜都是不到三分钟就交货的无能儿,虽说赚了不少钱,

可是钱娟可一点都不开心,每次都是她刚刚有些感觉,人家可已经出货了,搞得

她郁闷死了。

下班后拖着卫珏来到市【欲望惹的祸】(九)区,来到开有深夜场的舞厅,想要钓个年轻漂亮的男

人过个欲望,可是跳深夜场大多数都是那些扎姘头的,都是一对对的,让她非常

失望,于是她开始出花头了:「卫珏,你肚皮饿吗?」

「稍微有些饿,怎么啦?去吃宵夜吗?」卫珏回答。

「我俩去吃多没意思啊?你叫你那个晾衣杆出来请客吧。」

「别,姐妹啊,要打你打,我才不打了,我听说最近他和西西那臭逼搞得火

热着呢。」卫珏一口拒绝着。

「哎呦,你打吧,我们是姐妹对吧,我这么好打你的朋友的电话呢?你不是

想陷我于不仁不义么?」抱着卫珏的腰,拼命摇着她说。

「好好好,哎呦,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姐妹呢?真的怕了你了。」卫珏只好给

小马打了电话。

「哎呦,我的美女啊,想不到你也在啊?」小马一来就和钱娟打起了招呼。

「怎么啦?我不能来的啊?我是卫珏的姐妹,而且不怎么分开的姐妹,基本

上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我在啦,你不是最近和西西这臭逼打得火热么,小马啊,

我他妈真的看不起你,一个生了小孩的外来逼,竟然被你当成宝似的,真的丢我

们的脸啊!」钱娟一脸刻薄相。

「怎么啦?外来逼怎么啦?我就爱操外来逼,谁让我们本地逼没有本事呢?

这么不经操,那有啥办法呢?我只好找外来逼过瘾啦。「小马的嘴巴可是不

饶人的。可是他忘了边上的卫珏,听到他的话后,卫珏气的发抖,嘴巴掰了几下

却说不出话来。

钱娟却看的清清楚楚,扶住卫珏后骂道:「小马你这晾衣杆,说的是人话吗?

妄为卫珏曾经对你一往情深,竟然这样骂她啊。「

「呵呵,不好意思卫珏啊,我、我骂的是,骂的是、、、」伶牙利嘴的小马,

此时却停着不知所谓了,本想说是骂钱娟的,可是刚才的话明明是针对她卫珏的,

老外他知道汪总可是现在对她姐姐金贵着呢,他可不想为了占些嘴上便宜,得罪

了她钱娟而影响了生意。

他只是停顿了一会后,自己抽了自己嘴巴一下,「不好意思卫珏啊,我这张

臭嘴喝了些酒,就会胡说八道啦,请多多谅解了。」

边上的钱娟知道祸是自己闯的,只好在一边一起劝说着,这才让卫珏没有离

开,一起来到饭店夜宵。

开始时卫珏由于刚才小马的话,一直没有多少话语,但是几杯酒下去后,跟

着他们的话题也就开始胡言乱语了,三个人喝到最后都有些醉了,直到三点多钟

才相扶着离开。

最后三人就在附近开了个房间,进了房间后卫珏第一个冲进卫生间,等她出

门时,外面的两人已经抱在一起了,她看都不看一眼,爬上靠里面的床后就呼呼

大睡。

这样两人就开始【欲望惹的祸】(九)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然后相扶着来到卫生间,其实小马根本

没醉,上次认识钱娟时,就对娃娃脸的钱娟很有感觉,恨不得和汪总更换呢,今

晚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放过呢?

况且他已经知道汪总那晚上的是钱娟的姐姐钱虹,而且汪总喜欢的也是钱虹,

那他就可以不用忌讳了,呵呵,上了钱娟无疑是和汪总做了连襟啦。

小马调好水的热度后,卖力着替着眼前这位粉嫩的洋娃娃搓洗,全身雪白粉

嫩,高高挺着又很大的乳房煞是好看,特别是两粒樱桃般的乳头,恨不得马上吸

进嘴里,最多一尺九寸的细腰,宽厚后翘厉害的白臀,两个半球的肌肤非常白嫩,

一点坐痕都没有,两条修长粉嫩的大腿,平坦的小腹部,下面是男人最爱的桃花

源,前凸的阴阜上面,长有微少细长的阴毛,桃红色的逼逢紧紧闭住,外面看不

到一丝阴蒂。

钱娟摸到小马那条,高挂在腰际的,又长又粗又很坚硬的阴茎后,让她大吃

一惊,虽说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姐,可从来没有遇上这么粗大的阴茎,不由得让本

来欲望强烈的她,阴道自发着开始蠕动了,骚水又开始慢慢分泌着湿润着整个阴

道。

小马见她摸着自己的阴茎不舍得放手,「娟娟,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否则那晚卫珏怎么会被我操的,半夜搬救兵呢?」

钱娟一边抓住阴茎套弄,一边嬉笑着说:「谁知道会不会是好看不中用呢,

卫珏她不行不代表你厉害啦。」

「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说完小马嘴巴贴上,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摸

着她胸部搓弄,然后再将手伸到她的下身,去扣弄她那阴部,此时他感觉到隐藏

在逼逢间的阴蒂,现在在慢慢凸出了。

钱娟心中想要他那条阴茎进入止痒,她也就毫不羞涩着将他推坐在浴缸边上,

然后扶着他那条坚硬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慢慢坐了下去。

小马只感觉自己的阴茎,进入了一条羊肠小道,随着进入后,钱娟阴道内壁

的嫩肉紧紧裹住了他的阴茎,而且好像整个阴道像似一台真空泵,紧紧吸住后再

开始猛烈地抽着。

还不等钱娟在上面套动五分钟,自称高手的小马已有几次想射精的冲动,被

他努力克制着,他可不想丢脸,但是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自己肯定会丢枪投

降了,于是他慢慢站起后,让钱娟前倾趴下,他在后面抽插,开始变换动作时,

钱娟的阴道放松了对阴茎的裹紧,他感觉这样就可以多坚持会了。

可是随着他的抽插,钱娟的阴道又开始将他那阴茎裹得严严实实,然后阴道

深处开始打开抽水泵猛抽,一下子又让他觉得无法坚持了,只好猛烈快速着抽插,

不到两分钟就投降了。

这样差劲的表现让小马感到很没面子,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坐在浴缸

边沿,傻傻着看着钱娟在冲洗自己的下身,还不时扭头朝他微笑。

当钱娟自己冲完后,将喷洒拿在手上,过来帮他清理,小马一声不响着任她

所为,对刚才的表现极为不满,但是心存不服之意,他在暗暗接攒体力,等待待

会为自己扳回面子。

「怎么啦?不服啊?我和你说,你刚才的表现已经不错啦,我还没有遇上比

你厉害的男人呢?」钱娟见他这个样子,想要安慰他,可是说的话比骂他还要让

他生气,可是生气又能怎样呢?的确是自己败了啊!

两人洗完后来到房间,看到卫珏已经打呼睡着了,于是他们就在另一床上躺

下,钱娟趴在小马的胸口,小手摸着他还是萎靡不振的阴茎。

「今天是第一次这么没用,操,怎么会的啊?你这个小妖女好像有魔法似的,

竟然让我这么快就出货了。」小马摸着钱娟的乳头,愤愤不平着说。

「哈哈,你不是号称本地女人不行吗?嘻嘻,以后啊,不要吹牛啦,不是人

家不行,而是没有遇上对手。今天碰上我不就完蛋啦。」钱娟洋洋得意着说。

「哼,你等着哦,我肯定会将你操的求饶。」

「你少吹吧,让我求饶的男人还没生呢!」

小马心中有气,很想马上再次勃起后,将她操的投降,可是今晚怎样努力也

不行,他很多次心中想着快点启动,今晚一来酒是多了些,另外刚才的表现也打

击了他,所以越是心急越是不能马上启动。

近来钱国平经常正常回家,一来是他确实想要改善和妻子的感情,二来呢林

萍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不再像以前那样绕着他,电话中的语气虽说还是很客气,

但是钱国平听着有些生分,钱国平心里认为或许是,自己迟迟不离婚娶她,让她

感到生气甚至失望了。

钱国平想这样也好,本来自己压根就没有想离婚呢,也让她死死心吧,反正

啊自己已经捞到一套别墅了,现在还是想法修补自己的家庭关系吧。

一天隔一天和妻子重复以前的恩爱,让王萍感到非常开心,老公天天正常回

家,又是和她这样恩爱,让她欲望得到满足后,心情也不像以前那样烦躁了,她

按照日程安排,做做脸部保养,然后买些好菜,为老公做些喜欢的菜肴,过着正

常快乐的家庭生活。

其实林萍不是不想要钱国平过去,只是现在李刚看的紧,自从他进入公司后,

好像很有积极性,工作起来非常卖力,还时不时到她办公室请教不懂之事,顺便

骚扰自己一下,下班后他会跟着她回到那套别墅中,和她过起了好像夫妻般的生

活。

在单位里的时候,李刚很尊重她,给她面子,但是回到家里后,他就是男人,

非常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对她吆三喝四的,慢慢地林萍对他是又恨又怕又有依赖,

她自认是一物降一物吧,或许天生自己就是这样的命吧。

她内心对钱国平有些内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心想还是早些和他断了吧,

又不敢明讲自己的事,还不好说让他不要离婚,怕伤他的心,只好在电话中开始

对他冷淡,让他有所察觉后,慢慢和自己断了,重新回到他那妻子身边去吧。

已经第二次伤害到他了,第一次是自己不舍得放弃富贵生活,第二次遇上这

样的男人,林萍心想只有在金钱上给钱国平一些补偿吧,这套别墅要抓紧时间搬

出后还他,以后再找个机会给他一些钞票吧。

为此她又花了几十万,买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并且马上安排人进去装修,

李刚对这套房子并不满意,但是他也不吱声,他心里想的是,她林萍所有的家产

早晚都是他的,现在也就没必要去招惹她,万一惹恼了她后,自己也吃不了好果

子。

就这样每人相安无事着过着,钱虹暗中已和汪总来往了将近一个月了,七月

一日香港回归那天,她答应陪着汪总观看接收仪式,当她进入汪总预定好的酒店

大堂时,被常老板的一个朋友看到了,马上告诉了常老板,常老板联想到近来钱

虹的表现,他心中那个气啊!

马上拨打钱虹的手机,可是总是无法接通,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在酒店候着,

其实那天钱虹出门就将电话关了,就是害怕常老板烦她呢,经过这么几次和汪总

的接触,她觉得两人还是非常适合的,而且汪总也很尊重自己,还说已经在进行

离婚了。

自从第一次和钱虹发生性关系后,汪总就对她情有独钟,对她的性格及各个

方面都很喜欢,所以他多次邀约她出来见面,钱虹除了第二天出来和他吃饭聊天

后,好几次都拒绝了再和他见面,因为她认为自己在抢妹妹的男人。

给了妹妹汪总电话,见妹妹逐渐失去了对汪总的兴趣后,才开始接受汪总的

邀请,近一个月两人已经多次见面,好几次汪总想要和她过夜时,钱虹却没有答

应,但是汪总非常耐心,也没有勉强她,七一回归是个值得共庆的好日子,他早

早就预定了一个套房,并且安排好了自己的工作,想和钱虹共度欢乐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