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风雨情缘】第04集~第35章 倒行逆施

时间:2022-07-01 浏览量:1次

【风雨情缘】第04集~第35章 倒行逆施

第三十五章倒行逆施

出云山重又升起天罡紫雷剑阵,天仙化人的南宫紫霞破关而出如神女降世,

神州大军此前只是拼死奋战不欲留下耻辱,如今再迎强援终于燃起一丝胜利的希

望。稀稀落落的呐喊声终于连成一片,战场在一瞬间略趋于平衡。

扶语嫣大战有苏不言,两人均身化天狐扑腾撕咬,十二只狐尾纠缠绞杀战得

难解难分。

有苏不言惊异于扶语嫣修为进步之快。五年前在出云山重生为人还仅是刚刚

晋阶元婴巅峰,五年后的现在竟能与他斗得旗鼓相当不落下风。

扶语嫣的惊异尤甚!她与林风雨阴阳双修,更修习蓝剑山庄吞雷剑诀,阴阳

门高明道法,出关后更沉浸心思将诸般所学融入天狐之身。林风雨曾与有苏不言

拼力死战,双方均是神通尽出可谓知根知底。按林风雨判断,扶语嫣绝不逊色有

苏不言,甚至可占阴阳双修之法真元深厚的便宜,欺对手年老力薄。

然而付诸实战,有苏不言虽仍是耄耋老人的衰老之态,动作却毫无老态龙钟

之感。那敏捷矫健的扑击,强而有力的利爪,甚至恢复油亮光泽的白毛,无不证

明这是一名正值盛年的天狐!

有苏不言虚探一爪,六条狐尾凝如山岳砸下!扶语嫣吃了虚晃周身转折不灵,

忙四蹄用力足下生风退开,躲得甚是狼狈。

有苏不言六尾树立在身后如开了一座屏风:「语嫣,神州必败!老夫再给你

一个机会,乖乖的回来,认个错,咱们还和从前一般。」狐尾凝而厚重,这一手

天屏地裂正是绝招之一,卡在这当儿蓄力不发,威慑力十足。

扶语嫣神秘一笑:「从前?什么从前?人家早都忘啦。」面对天狐之王的极

招不敢怠慢,暗暗留神。

有苏不言六尾由白转蓝,色泽越发浓沉:「你走后老夫反思许久,为何一贯

带你不错仍落得如此结局?语嫣可是看上了林风雨年富力强而嫌弃老夫?如今老

夫已重复青春必能让你满意。回来吧,老夫一言九鼎,从前的事可不计较。」

扶语嫣失声而笑:「哈?一言九鼎?论无耻当真无人能与你相提并论!」有

苏不言没安好心要乱她心绪,聪慧的妖主娘娘又岂有不知:「从前的事我早就忘

啦,你也不必白费心机。」

扶语嫣曾无奈为有苏不言宠妃,若她还不能放下前尘往事必有屈辱之感,难

免心绪不宁,有苏不言刻意提起其意正是为此。不想扶语嫣云淡风轻浑如局外人,

丝毫不受影响。

不仅如此,扶语嫣始终忧虑于对手重获青春难以抗衡,此刻脸上忽然泛起自

信的微笑:「你这样的人呀,为了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还道怎地你还没老

死,原来用了邪法对族人下此毒手。」

扶语嫣衣带飘飘目光如水:「你一辈子都在干蠢事!当年青丘国可为神州豪

强,偏你大言不惭,结果搞得同族相残元气大伤,好好的豪族被弄得自保尚且堪

忧,只得闭关锁国隐世不出。你自己连飞升都不敢,怕被上界先祖严惩!如今又

为了一己私利,倒行逆施以族人血肉魂魄炼丹续命!将族人的未来交予一群鬼怪

之手,妄图平复神州获取栖身之地,以换取上界先祖的原谅,可能吗?你自己说

是不是个蠢到极点的废物?所为志大才疏,说的便是这等样人,天狐一族若还在

你手里,迟早搞得断子绝孙!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她运足真元说出这番话,整座出云山均听得真切。青丘国天狐族人多有不愿

参与此战者,本就打得被动,闻言更愕然无比。不由回想此前不断有天赋出色的

年轻族人失踪,甚至二号人物,青丘国未来接班人,有苏不言之子有苏连城也莫

名不见。经扶语嫣点醒哪还不知此中玄机?只是深陷战场,又惧于有苏不言威势

不敢退出。心不甘情不愿之下,打得越发无奈能躲则躲。

有苏不言大怒,本欲乱扶语嫣战意,不想被当众揭破心中鬼蜮颜面尽失,当

真是奇耻大辱。然而那一句志大才疏评价精准竟难以反驳,羞愧之下极招天屏地

裂极招含怒出手。

扶语嫣信心满满丝毫不避,六条狐尾一摆迎面而上。

「找死!」天屏地裂蓄势已久,这一击便是座高山也碾平了,扶语嫣竟敢硬

接,有苏不言满拟一击制胜洗刷耻辱。不想扶语嫣迎来的狐尾却又古怪。

只见中央两根狐尾并立,尾梢弯曲似包覆藏着什么物事。有苏不言心中狐疑,

定睛观看,只见狐尾中竟卷着一颗鲜红大印,正是妖王印!

百妖国出身,经历过十方妖王统领时代的他对妖王印再也熟悉不过,此宝威

能巨大堪称毁天灭地,却绝不是一件坚不可摧的神兵。若被天屏地裂击中难保不

被损毁甚至有炸裂的可能。妖王印一旦被外力损毁,蕴含其中的威能毫无节制的

爆发出来,绝不逊于一场无人能挡的巨型雷霆风暴,距离如此之近自己绝无幸免

之礼。

有苏不言吓得魂飞魄散!他绝不愿以命换命陨落于此,狐尾偏转硬生生收回

极招,如遭重击连退五步,胸口一阵烦恶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哈哈!」扶语嫣悠然长笑,「说说,蠢不蠢?十五年前我就对你说过啦,

我们这种人是你永远不会明白,也学不来的!」她笃定有苏不言惜命如此必然会

收手,当然即使他不收,扶语嫣也不斥试一试妖王印爆裂的威力。

有苏不言面沉如铁,自己的懦弱,虚伪在一战中表露无遗颜面丧尽。

「你虽能用邪法恢复肉体的青春,思想仍是一个垂死的老人。你输定啦!」

扶语嫣的自信前所未有,双目中散发出希翼的光芒,这一阵就是神州最好的突破

口,改变战局最绝佳的机会!

上官,端木两位家主与五鹿,天机子等高手以少敌多,被魔宗护法死死压在

下风毫无还手之力,他们人人挂彩却咬牙支撑死战不退。而魔宗护法也并未分兵,

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干高手——任何一人逃出,都是神州易主之后的不安定

因素,一位没有任何顾忌的巅峰高手所带来的麻烦难以估量。

王天翔盘膝坐定五心向天,双手各持神异的法印。五光十色旗阵里光华乱闪

难以看清,只是旗门不在定于原处。血海似将旗门托起寸余,已在旗门下连成一

片。

除去元婴巅峰高手的较量,神州与鬼族大军已经完全纠缠在一处,无数修者

捉对厮杀,战场混乱得难以辨别。陨落的修者尸体如蚂蚁般从空中掉下落了一地,

而断臂残肢更是数不胜数,对于任何人而言,这都是一场天大的劫难。

易落落本与月华,伊丽丝,许玲儿等人合在一处,不久前一阵乱兵交锋被冲

散。天魔宗主香汗淋漓,手持苦海无垠杯却不敢动用,两军混战大范围攻击法宝

恐伤友军。抬目四望不见自家姐妹踪影,心中惶急下强自镇定:「两军混战,演

练的军阵全然废去。如今各自为战实非良策,不若想办法整军一处,定能有所作

为。」

战争,不是单对单的对决,更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把力量组合在一起,让自

己变得强大!兵荒马乱甚至连片刻喘息之机都无的时刻,易落落依靠自己高人一

等的修为与天赋,敏锐地找出其中的关键。

易落落脚下一个错步,又翩若惊鸿般扭腰躲开飞射的六柄宝剑,杯口一指将

一名魔修吸入苦海无垠杯,顷刻间化为一滩脓血。裙裾飘扬飞起一腿,正中面前

一名魔修的盾牌上,这一脚力道十足,竟将盾牌与持盾者手臂一同踢碎,更让他

胸前铠甲塌陷,连闷哼声都无便送了性命。

易落落升空而起,祭起地狱天堂法则之力,一手天堂一手地狱,战场中出现

奇异的空间折叠,更有自在修罗女法相显耀空中。神州大军仿佛有了主心骨,东

面传来狮王巨吼,南面传来天狼咆哮,其声由远及近正向易落落靠拢……

魔宗大军立刻发现此处异常,片刻间积聚十名元婴高手赶来围剿。

法宝的华光划过长空,大半数落入空间折叠中如同无头苍蝇乱窜。然则元婴

高手合力威力绝强,终有一刀一斧一剑穿越法则之力,另有一道荡魂钟声通透而

【风雨情缘】第04集~第35章 倒行逆施

来。

易落落俨然已成神州大军帅旗,眉头一皱不得不祭出神君带环绕神州硬生生

接下。神君带吃了一击也连连震颤不已,以易落落的修为也不好受。

正待祭起苦海无垠杯,忽见一片青蒙蒙的迷雾闪过,两名元婴魔修剧痛嘶吼,

嚎叫着落下地去,那凄惨呼声听者落泪。

正是伊丽丝洒出「青天泪」,护着许玲儿前来助阵……

「易家的小丫头很不错,审时度势大将之材!配得上宁小子!咱们阴阳门里

还没有这等人才,宁丫头,若有机会可要好好向她学。」卫无涯架开宁楠挥舞的

长弓,反手一抖黑白双剑,剑光洒落又取了十余名正在苦战的神州修者性命。此

时宁楠碧玉连珠箭又到,饶是卫无涯分心二处也躲得甚是狼狈。

宁楠又羞又怒。卫无涯在自己疯狂的进攻中每每腾出手偷袭,手中沾染的神

州修者鲜血已不下二千余,对骄傲的小魔女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无数次加紧发

力却怎么都拿不下对手,神州修者仇恨的目光屡次聚集此处,都让宁楠脸红耳赤,

羞惭不已。

卫无涯一边偷袭神州大军,对宁楠也丝毫未曾手下留情。若非太阴之女经年

苦修,天赋又实在惊人功力大进,换了五年前的她早已陨落当场。卫无涯向神州

修者出手之后,时常被逼得左支右拙不得不数次动用阴阳双翅方才避开致命攻击。

「这一下时机把握还可以,不过你能再忍忍,或许我会动了心思多杀几人,

那时的机会更好。对阵强敌最忌心浮气躁,更不可心慈手软,丫头记住了!」每

一回合的交锋,卫无涯均以传音点评,两人既做生死之博,亦如一对名师高徒正

在授艺。

「呸!叛门奸人,需要再说阴阳门名号!」宁楠怒斥声中双掌一合,宝剑厉

啸声中承影剑发出霹雳之声,天罡剑诀含怒出手。

卫无涯屏息凝神看得真切,不闪不避同样还以天罡剑诀。两片光华璀璨如繁

星熠熠的星空,星光忽闪忽灭相互绞杀。

两人手指不断颤动,以令人惊叹的控元之术遥控星光,或包围,或合击,或

以力胜。场面杂而不乱,杀机重重中又极富美感。

星光逐渐消散,宁楠手中的已是全灭,卫无涯手中却仍有数十之多:「还不

够完美,以你的年岁极为不易,却也不可骄傲自满。切记,控元之术毫无花巧可

占,唯熟练而已。」

宁楠闷声不言,抬手又是天罡剑诀。卫无涯微微一笑:「很好,就要这股子

气势。」

这一回相斗仍是卫无涯占上风,不过星光却少了十来片!宁楠的控元之术并

未强过之前,然而凭借叱目神光将卫无涯的动作瞧得真切,略作调整果然奏效。

「惊人的天赋!」趁着争斗空隙,竟然又是一记黑白剑光,再取数十名神州

修者性命。「才教过你不可心慈手软,这便记不得了?」

宁楠银牙一挫,身形盘旋上升,搭上碧玉箭扯开星光弓连发十二箭,招招不

离要害。

这一招含怒出手饱含束缚法则之力,卫无涯不欲硬接,双剑架开左侧三箭从

缺口跳出战圈。剩余九箭呼啸而落,箭箭夺命贯入魔宗修者体内,其力之大将他

们从高空摔落钉死在地下。

「这下要记牢!」卫无涯嘴角含笑点头赞许。「我是真的希望你们能胜,希

望你们的本事别叫我失望!」目光一转,乜眼望向魔尊步夜风处,似是关心战局。

天罡紫雷剑阵气象万千,干将莫邪,龙渊胜邪,紫青工布倚住阵势,南宫紫

霞手持祖传镇族之宝泰阿定住阵眼。七拨剑群在空中呼啸飞舞,虽稍逊乃父锋锐

难当,却更加轻盈灵动迅捷无伦。

剑群从一片雷云中现出,如暴雨洒落。雷云中劈出一道道紫色电光,雨势更

盛!

南宫紫霞双足一点从紫凤背上飞空而起,一个轻巧的盘旋握住泰阿。雷光击

落正中南宫紫霞,仿佛将她与天地连为一体,金色剑光大放光华难以逼视。剑群

以泰阿为中心盘旋环绕,剑气纵横!

「魔头看剑!」南宫紫霞星目圆睁,这一剑凝结了她满腔怒火与滔天仇恨,

实是毕生以来的巅峰一剑。

「哈哈哈!」魔天煞神大阵中步夜风高声长笑:「万星早已领教过,能奈我

何?」十二杆黑旗飞舞,脱离旗面的魔神巨掌横立欲将剑光推拒于外。

南宫紫霞清澈的凝眸中倒映出狰狞可怖的巨大魔神,亦映出从两侧夹击的紫

凤与弑神火鸟。

紫凤口喷紫炎,火鸟吐出苍白神火焚烧魔神。两口真焰威力无穷,饶是魔神

也被烧得哇哇狂吼,黑色的肌肤大片烧焦脱落。

万星随后而至,星光从零散到汇聚一处,顺着魔神伤口没入,凌厉的剑气在

魔神体内纵横切割,发出金铁交鸣的巨响。

南宫剑河曾与步夜风巅峰一战,双方均有了解。南宫紫霞的变招巧妙之极,

假作故技重施实则暗藏后手,对时机的拿捏更是恰到好处,果然一举奏效。

天罡紫雷剑阵攻势之凌厉世无所匹,步夜风大战南宫剑河时纵有摩天煞神大

阵也始终以防守反击为主最终险胜。

此番南宫紫霞女承父业仍是一般局面,更是含恨出手,一时剑气如云剑光如

雨大占上风。

战局瞬息万变,魔神忽然一分为二!遭受重创的魔神肌肉虬张将剑气困与体

内,新分的魔神失去剑光威胁刚猛无俦,铜钟大小的拳头破风厉啸击向南宫紫霞

胸膛。

南宫紫霞猝不及防,百忙中横过泰阿一架。魔神拳头击在剑身,泰阿金光乱

颤,南宫紫霞如被一座横飞的小山击中,惨呼一声打着旋儿跌落在地,胸口已被

朱红濡湿,连番挣扎竟不能起身。

「花招百出,却远不如岳父功力精纯。紫儿,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步夜

风胜券在握得意洋洋:「为夫与岳父一战深感敬佩,天罡紫雷剑阵更是威力无穷,

怎叫人不日思夜想苦寻破解之法?这一招可能入爱妻法眼?」

魔神不依不饶巨拳又落,竟似要将南宫紫霞砸做肉饼。幸而三十六只宝剑剑

柄相合,剑刃朝外,映日辉煌——剑盾!

金铁交鸣的咣当大响,剑盾如山凝立巍然不动,却震得南宫紫霞又吐一口朱

红。

得这一缓,南宫紫霞跃起身形,抹干嘴角血迹硬气道:「污言秽语!待本宫

拿住你,剁了那话儿喂狗!」只是额上香汗淋漓,饱满的胸脯因急喘剧烈起伏,

真不知是否还能支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