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上甘岭战役65周年7天7夜歼敌7000余人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7月09日

今天,2017年10月14日

是上甘岭战役爆发65周年纪念日

65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

但那座高地却永远被敬仰!

65年前的细节逐渐模糊

但那群英雄却永远被铭记!

65年前的场景无法复制

但那种精神却永远被传承!

……

史诗的开篇——

上甘岭战役的第1个7天7夜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崔建功正于设在距上甘岭仅4千米的德山岘休息,突然,他被不间断的呼啸声和地面的可怕振动惊醒了,美国人开始进攻了!

美国人的头三板斧

纪念上甘岭战役65周年7天7夜歼敌7000余人

美军拍摄的上甘岭鸟瞰图 资料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军网

1952年3月,第15军奉命接替第26军的防线,在朝鲜中线的平康、金化、淮阳地区约30公里宽大正面上组织阵地防御。

平金淮防线的核心是海拔1061.7米的五圣山,它位于铁原、金化、平康这一三角地区的正中,地势险要。

掌握了五圣山,就能西抵平康平原,东扼朝鲜东海岸公路,南拒金化之敌。因此,我们的志愿军战士将五圣山称为“世界和平大门”。

纪念上甘岭战役65周年7天7夜歼敌7000余人

在上甘岭战役中,被志愿军俘虏的美军第7师的部分官兵。

在五圣山主峰东南约 4公里处,有一座海拔 597.9 米的山峰,名为上甘岭。在它的东南侧就是 537.7 高地。这两座山峰是我平金淮防线的一线阵地的前沿支撑点。

而在我军正面的美军第7师和第40师实力雄厚。他们的上司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是个自诩为“山地战专家”的人物。

在第5次战役里,刚刚上任的范佛里特带着第8集团军后撤了近20英里。为了挽回面子,范佛里特不断要求在金化一线发起攻击,并为此专门视察了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2师,并乘直升机勘察了地形。

从8月开始,美军在五圣山前线大量释放烟雾,掩护部队修筑道路,构筑仓库,并储备大批物资弹药,甚至专门举行了模拟美军进攻597.9高地,和以南朝鲜军攻击537.7高地的演习。

9月中旬后,美军以小股部队开始向上甘岭我军阵地发起试探性攻击,借此窥探我军部署和火力配系情况。

此后,美陆军参谋长科林斯和“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以及中情局局长史密斯等人多次与范佛里特和李承晚磋商谋划。而南朝鲜第2师师长丁一权则带人秘密潜入上甘岭前线,勘察地形。

10月5日,范佛里特正式抛出了他的所谓“摊牌行动”,这一计划异想天开地认为在多达16个炮兵营的280门重炮和20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美军和南朝鲜军将在5天内以200多人伤亡的代价攻下上甘岭。

但是就在这天深夜,南朝鲜第2师的1个作战参谋却越过敌人防线向我军投降,他向志愿军供称:“南朝鲜第2师已经接到命令,配合美军北进。”

纪念上甘岭战役65周年7天7夜歼敌7000余人

美军丧心病狂地使用喷火器。

10月11日至13日,敌人炮兵和空军开始蠢蠢欲动。敌机编队在我597.9高地、537.7高地、五圣山主峰和我后勤运输道路等目标上空上下翻飞,其中,597.9高地被炸9次,中弹200余枚,美军甚至丧心病狂地使用凝固汽油弹。

10月14日凌晨,美军终于对上甘岭发起了蓄谋已久的攻击。

当45师师长崔建功和参谋人员冲出坑道向上甘岭方向观察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烟幕、碎石和尘土被炮弹的爆炸卷向空中,形成了比黑夜更黑的可怕烟瘴,这些烟瘴混合着美军释放的大量烟雾,几乎将志愿军的阵地完全笼罩,甚至每秒钟6发落弹爆炸发出的可怕闪光也没法穿破这些烟雾。

为了给炮兵照亮目标区域,美军集中了几十部探照灯,一起照向上甘岭,同时空中的飞机和地上的火炮,还不间断地发射照明弹。

结果,上甘岭的上空一会儿陷入最可怕的黑夜一会儿又被抛向最刺眼的光亮之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