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肉馅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7月12日

王明在午夜突然被一阵咚咚咚的声响吵醒,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

王明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以前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和邻居发生争吵,这也让他在原来住的地方遭到了几乎所有邻居的冷落和排挤,zuì终忍受不了的他选择了搬家。

楼上咚咚咚的声响还在继续,那响声十分的有节奏,像是有人在一下下地用力敲打着什么东西。

被扰了睡眠的王明此时怒气冲冲,起身就想要披上衣服去楼上理论。不过此时王明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搬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想到了自己在之前的住处与邻居的种种不快的过往,王明还是又将披上的衣服重新脱掉之后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想要继续睡。

不过,王明没有想到,这咚咚的声响并没有被厚厚的棉被阻挡,依旧清晰地钻进了王明的耳朵当中。

王明终于忍无可忍,想了想,zuì终还是没有披上衣服,而是走到了暖气的旁边,愤怒的用手砸了几下暖气管。

王明新住进的房子是典型的老式东北民房,所有人家都由锅炉房统一烧暖气供暖。每栋楼里面的暖气都是有水管相通的,在楼下敲击暖气楼上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因此大家常常利用敲击暖气管的方式来提醒楼上声音过大。

果然,王明用力地敲击了几下暖气管之后,楼上的咚咚的声响便戛然而止。

此时,王明这才带着怒意倒回了床上继续睡觉。

刚刚躺下还没睡着,王明便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下王明有些怒了,披上了衣服都没有询问是谁便一把推开了门。

楼道当中声控灯的灯泡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光线十分的微弱,并不能将狭长的楼道完全照亮。此时,王明看到,被灯光照得昏暗的楼道里正站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十分的消瘦,脸庞棱角分明,昏暗的声控灯并没有完全的照亮他的相貌,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部分似的。

这个男人看到王明动作如此粗bào的打开了房门,似乎也有些愣住了,好像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就在这时,王明看到他的是一只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就在对方看出王明注意到了他的手之后,还故意将那只手向后挪了挪,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王明被这个人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米八几的他在这个消瘦的男人面前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毕竟此时已经是凌晨以后,在这样的深夜一个看上去像是从恐怖片当中爬出来的陌生男人出现在他的门外,换做是谁都会有这样惊恐吧。

王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与他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之后才终于勉强平复住了自己的情绪,有些结巴地张嘴问道:“你……你找谁……”

就在王明的话音刚刚落下,楼道当中的声控灯突然悄无声息的灭掉了,整个楼道中一片黑暗,王名再也看不到那销售的男人。

此时,王明有一种错觉,那个男人似乎已经趁着黑暗向他扑了过来,在他那只故意掩藏在背后的手中正握着一把刀或是斧子一类的凶器,向着自己的头挥舞了过来。

王明吓了一跳,赶忙向后躲避,慌luàn之中绊到了自己身后摆在门边的衣架,发出一阵金属碰撞声,这一声再次启动了声控灯。

同样是那昏黄的灯光,灯光下同样是那个面颊如同刀子一般棱角分明的男人,他的位置似乎并没有移动过一般,看来一切都只是王明自己再吓唬自己罢了。

“这里不是没有人住吗?”

就在此时,那个男人突然开口了,他的声音十分的冰冷,不带一丝的情绪。

“我,我今天刚刚搬过来的……”王明立刻回道,说话时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身子,不知道是在震慑这个神秘的来访者还是在为自己壮胆。

“哦,对不起,我是你楼上的邻居,我不知道这间房子已经住人了,弄出了声音打扰到你请别见怪。”

对方的语气依旧没有变化,仿佛是机器发出的声音一般,王明压根就没从他的语气当中听到有一丝道歉的意思。说完对方做出了转身要走的姿势。

得知对方正是主宰自己楼上的邻居,王明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之前的恐惧也全都被这股怒火冲散,他想要上前一把抓住那个男人与他理论。不过随即,那个男人停住了要转身的动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地将那只之前试图掩藏的手慢慢地抬了起来。

他的这个动作同时也让王明停住了接下来的动作,因为不知道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王明甚至本能的向后闪了一下身子。

这时,那个男人手中的东西终于从黑暗中被拿了出来,那竟然是一个装满了肉馅的塑料袋。肉馅十分的新鲜,似乎是刚切好的。

“对不起,这些当做是像你道歉了。”

男人冷冷地说完,不等王明回答,便将那一袋肉馅塞到了王明的手上,转身走向了声控灯之外黑暗处。王明再也看不见他,听他的脚步声似乎是上了楼梯。紧接着,声控灯再一次熄灭了。

这时,看了看手里的一袋肉馅,王明才明白过来,原来楼上传来的咚咚的声响是剁肉馅发出的,不过为什么选择在深更半夜剁肉馅王明就不得而知了。他想要追出去把这些肉馅还给对方,不过此时楼道中早已没有了一丝声响,zuì终王明还是关上了门回去继续睡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