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找到他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7月12日

第一章寻觅丈夫的女人

她坐在林飞对面,凄冷如画。手里,捧着一杯咖啡,紧握着,冰白的手指扣着瓷杯。热雾升腾,模糊了她的脸。

像一个哀伤的故事,她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她的丈夫。

她丈夫,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

林飞蹙眉,仔细注视眼前这个女人。一脸伤感,神情落寞,咬牙抿唇,似在隐忍。莫名的,林飞好奇她一个星期经受的“折磨”。

“李太太——”女人丈夫叫李天正。“你还好吧——”做笔录时,她总晃神。说着话便陷入沉思。

苦笑莞尔:“我还好——”继续说起她的“故事”。足足一个上午,才理清头绪,林飞亲自送她出门。

她的丈夫是一个有钱的男人。林飞整理着从她嘴里得来的资料——跑路,或……暗杀?

“小车”,看完,林飞唤来他的助手,“进来一下,有事情要你去办。”

小车跌撞着进来。太久了,刚才的笔录时间太久了,一整个早上,只做了一件事。小车为此瞌睡。

林飞蹙眉,但未斥责:“去调查一下李天正。”

“哦。”他赶忙敬礼,结果资料,火急火燎,跑出门外。

下午三点,小车再次扣响林飞办公室的门:“林队,您要我调查的都查好了——”是一些普通的资料,毫无深入,等同百科。

林飞仍旧细心看完。

“就这些吗?”抬起头,表情显然不满。

小车低下了他的头:“不好意思,只查到这些。”

林飞叹息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打出一根点上,狠狠吸食一口,心情更加烦闷。

“不过有件事情不知道算不算重要?”小车询问林飞。林飞看他一眼,示意继续。小车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我们查了他的账户,发现取走了两百来万。不是用作公款,而是转到了另外一个账户。他助理的账户。”

两百来万,算是巨款,可做买房包养二奶之用。林飞要小车叫来李天正的助理。

他亲自审问。

询问室,李天正助理唯唯诺诺,总是不经意看手表,是慌张的举动。

林飞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放下时故意敲出声音。是心理战术,可算恐吓:“你姓陈,对吗?”没有直接询问,从细节入手,拖延时间,压垮“胆量”。对方中计。

“是……”他语气好慌张,或许是第一次来警局。

“你老板李天正李先生曾往你的账户打过两百三十万,是干什么用的?”林飞用目光逼视对方,像一把剑,做要挟的拷问。

他推了推眼镜。是金边的,但,眼镜下的眼神里,慌张胆怯。

“买凶杀人?”林飞见他不语,先发制人地开口。

“不不不……”急忙辩解,手舞足蹈——他说:“不是的,不是的。”

“那是……”

他低下了头:“是给……是给夏小姐的。”

夏小姐?林飞思索这三个字。他的情妇么?

再一问,他全招了,中了林飞猜想。李天正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林警官——”男人唯唯诺诺地看着林飞,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您问我这个是为什么?”

“你的老板失踪了你应该知道吧。”

“知……知道……”他说:“已经一个星期了,也没有和我们联络。”他显然不懂,为何林飞不直接问他老板失踪的事,反而绕个圈子,像走远路一般把话题扯过来。

“这个他太太已经来报警了。大致上我们也有一个了解。我们通过调查发现,他在失踪前不久有一笔款子转到你的账户,所以叫你来问问。”林飞说着点燃一根香烟。

对方像闻不惯烟味,自然而然地咳嗽了一声。林飞摁吸香烟。

后又不痛不痒地问了一些问题,便打发他走了。但,他刚走出警局,林飞便把小车见到自己跟前。他要小车监视这个男人。

“林队,”小车不解:“监视他干嘛?您怀疑李天正的失踪和他有关?”

“不……如果我怀疑李天正的失踪和他有关,一开始就会直接问他关于李天正失踪的事。”林飞点燃之前摁吸的那支烟:“他没有让李天正失踪的理由。”

失踪,要么跑路,要么绑票,要么遇害……他和李天正无仇,亦未有人送过勒索信。

“那为何还要监视他?”

“我怀疑李天正的失踪另有隐情。或说,李天正私底下有什么秘密。”那人是李天正的心腹,养情妇都找他帮忙,必然还办了很多事。

他的表现不寻常,能做到那个位置的,绝非草包。要么,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打发走小车,林飞决定亲自去找那个夏小姐。

按照男人提供的线索,林飞轻而易举就找到他要找的人。

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但,不怎么清纯美艳中有几许风尘气。妖孽的女子,最好的情人——

夏小姐全名夏云文。像是料到会有警察找,一点也不惊讶。

她镇定的请林飞进屋,并给林飞倒了一杯咖啡。是蓝山咖啡,外国货,味道香醇,乃是上品。

林飞饮了一口,放下杯子,开门见山:“夏小姐,请问你和李先生是什么关系?”

夏云文忽而一笑,从桌上摸起一包“555”,点上一根,吸食两口,摆出妖娆姿势:“警官,您肯定是从外人口中知道我的下落的。不如我反问您——一个男人,一个有钱男人,花那么多钱给一个年轻女人买房子,养着她。您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她不觉得这是耻辱——也许,这是她自认为的资本。迷惑男人,坐享其成——并非每个女人有这样的“本钱”。

“李先生失踪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她说:“平时每天下午他都会来看我——”她抚摸着肚子,动作亲昵,但,语气好冷:“我有了他的孩子——他这么久不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林飞诧异。男人失踪,即便情妇也应该担心。何况,她还有了孩子——是什么女人?这样不收敛,她怀孕还抽烟?

“您不用惊讶,”她好聪明,仿佛知道林飞所想:“我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我给他温柔换取金钱,没有什么感情。他不在了,这个孩子也可以不要。算不得遗腹子。”又抽了一口烟,语气冰凉,毫无情感。

林飞从她家中离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