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如影随形之九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07月12日

所以他们兄弟三个就又回魂回来了。

他们一说,就把在场的人听了,就惊出一身冷汗出来。“葬不得,葬不得,赶紧换位置。”

阴阳先生也在旁边提醒他们,千万不要再葬了,强行再葬下去,必然要出凶事死人。

兄弟三个这才依依不舍另选地址埋葬。想起刚才那一幕心有余悸,可以说是惊魂未定,吓得是魂飞魄散。

原来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也不是一般平民百姓能够睡得起的。

所以后来村里有的的老人去世了以后,请阴阳先生赶地赶到这里时,都知道这里有一块风水宝地,但是都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孝子贤孙的心情也很复杂,既想葬在这里,找到那份富贵,又怕无福享受,葬不好大富大贵发不了不说,搞不好还会出大事,得不偿失。

所以一般赶地赶到这里,他们心情就很纠结。

而我大伯死时,请的阴阳先生赶地赶到这里时,就很高兴的对我大哥二哥说,“这里有一块风水宝地,就葬在这里。我们稍微选偏一点点,不要正葬,正葬肯定会出凶事,偏一点不会碍事。”

“好,就选择这里作为墓穴。”我大哥左看右看了一会,就肯定的说。

听说阴阳先生带领孝子贤孙选择墓穴时,还不能白天去寻找,白天山林里乱糟糟,又是鸟兽叽叽喳喳的叫,又是阳光灿烂的,是找不到风水宝地的。

只能半夜三更的时候,带着一两个孝子贤孙,偷偷的上山,偷偷的去选择。

听说凡是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一般在晚上都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得见有红光闪现,当然一般人是看不见的,但是高明的阴阳先生却能看见。

另外,凡是风水宝地,在夜深人静时仔细听,都有细微的不易察觉的动静,当然这些动静一般人也是感觉不到的,只能是那些老阴阳先生才感觉得到。

这就是我们农村死了老人之后要高价请阴阳先生的原因。

也是我大哥一次性给那个阴阳先生1800元钱的原因,就是想他帮忙找到一块风水宝地。

阴阳先生看见我大哥二哥出手如此阔绰,很高兴,就把真本事拿出来了,所以就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带着我大哥二哥在山林里到处转悠,结果转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

那三天晚上去寻找墓穴,阴阳先生怕人多惊动了风水宝地的神灵,所以只带了我大哥二哥去,没有带我去。我是后来听他们说的。

大哥回来说,那一块地果然好,是一块风水宝地,夜深人静时,仔细看,果然有很微弱的红光闪现, 并且躲在丛林不远处侧耳细听,果然有不同它处的细微动静。

我大哥说得神灵活现,神乎其神,我们听了也是惊诧不已。

都一个个佩服阴阳先生高明有本事。

另外,听说阴阳先生寻找到这样的风水宝地,对他自己必然不利,搞不好还会把他自己搞死了。

因为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属于天机不可泄露,阴阳先生给主家说了,就等于泄露了天机,必然会遭到天神惩罚。

那怎么办呢?阴阳先生就一方面既要帮助主家找到风水宝地,一方面又要对自己有利,不能好了主家,害死自己。这样的事情阴阳先生,就是给他十万块钱,他也是不干的。

于是他就要想办法做一些手脚,置一下。

现场摸黑杀一只公鸡祭一下,相当于用那只公鸡代替自己的性命,祭了天神。

这样一置,对自己就有益无害。对主家老人葬下去,也高枕无忧了。

我大伯因为活着时,也是村里一个有一点文化底蕴的人,村里一般的红白喜事都是请他去帮忙,过年或者有人结婚帮忙写写春联婚联,村里有老人去世帮忙写写挽联什么的。

所以他跟那些阴阳先生接触多了,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地理知识,对一些简单的阴阳知识多少也懂一些。

比如,别人做房子,帮别人看一下大门指向。村里有老人死了,埋葬时,他也在现场请教一番阴阳先生,为什么要这样葬这样指向。

前面说过葬坟和做房子大门指向也是有一定规矩的,道理相同,不能冒犯。冒犯了必然对主家不利。

如房子大门和坟墓墓碑指向,既不能正指向远方大山的山尖,也不能正指向山凹处。要指向山尖和山凹中间斜坡稍微有一点平缓处是最理想的。

如果正指向山尖,以后这家人出的后人,轻则一般都是喜欢钻牛角尖,或者一根筋的人,重则出一些强盗或者性格稀奇古怪的人。

正指向山凹处,则出一些性格懦弱,不能自保,或者智障人傻子。

只有指向不尖不凹处,才能综合一下,出一些正常人。

所以我大伯跟道士先生接触多了,对道士先生做道场那一套也多少懂一些。

后来,我大伯人老不能行动以后,我大哥就接我大伯的手,就成为村里一个文化人,有红白喜事都必要请我大哥去帮忙。

他跟阴阳先生和道士先生接触多了,也学了不少东西,再加平时我大伯的口传言教,所以我大哥也多少懂了一些这个方面的知识。

村里一般的红白喜事,我大哥都拿得下。

只是碰到一些古字词,或者确实不懂的地方才偶尔去请教一下我大伯。

所以当我大哥二哥跟着阴阳先生半夜三更去寻找墓穴,阴阳先生说那块地是一块风水宝地时,我大哥仔细看了看,也认为果然是一块好地。

他们很满意,事后跟我们说,给那么多钱给阴阳先生完全值得。

23

没有想到大伯葬下去半年以后,隔壁村子老人来说我大伯葬过地界了,葬到他们村地界去了。

并且他们村的人还派几个老人上门通知我大哥,叫我大哥迅速请八抬把大伯的坟起走,并且还说限定一个星期时间,不然他们就采取措施了。

我大哥和村里一些人听来者一说,我们村的老人也生气了,说,“那块地盘明明是我们村的,怎么是你们村的呢?”

结果双方老人就在我们村晒场上争论起来了。

并且争得脸红脖子粗。

结果双方老人就在我们村晒场上争论起来了。

并且争得脸红脖子粗。

都要对方拿出山证来,但是双方都拿不出来。

翻开各自的族谱查看,都记载是自己的。

并且他们两伙人还到我大伯埋葬的坟地,都仔细勘察了一遍,都是众说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就争得不亦乐乎。

都说这一块地方都是对方的,并且还纷纷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结果这个事情就把两个村子的人的神经就都牵动起来了,不管是在村里的人,还是在外面做事跑世界的人,都在纷纷密谋。

都在问,“他们不把坟搬走怎么办?”“他们要是动手强行挖坟刨坟怎么办?”

一时间双方就剑拔弩张,纷纷传出话来,吓唬对方,看形势有愈演愈烈之势。

因为我们两个村子都有几百人口,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在外面当官的为商的都有几个大能人。

我大哥也打电话把事情给我二哥说了。

我二哥就叫我大哥妥善处理好此事,叫他们千万不要闹矛盾,伤了两村人的和气,说:

“两个村子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事情结仇结怨,那样的话,就不好了。让父亲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大哥想想二哥的话也有道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是身不由己了。

因为这块地盘是村里的,是祖人留下来的。又不是我大哥二哥一家的。

所以,大哥就急不可耐,把这件事情焚香托梦告诉了我在阴间的大伯。

实际我们两个村里的人在争吵的时候,我大伯在阴间就知道了这个事情。

他老人家也是急得不得了,如坐针毡,吃不香,睡不宁的。在三更半夜的时候,也特地找一些祖人从阴间请假跑回他埋葬的地方,仔细察看了一番。

这个地方也确实是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个村子的。

不计价,糊糊涂涂的双方都可以埋葬,但是一计价,就有争议了。对方都不准埋葬死人了。

我大伯和祖人一起回去到他坟地查看的候,也碰到了对方村里已经死了的祖人也请假跑回来查看。

结果就在那个三更半夜的时候,就在那一块有争议的坟地里,双方祖人就当场就争论不休起来。

并且还有两个脾气火爆的的祖人争着争着就推搡起来,后来又打起来了。

两边的活人就隐隐约约的听见那一片山林里,到了晚上,就好像有争论不休的叽叽喳喳的声音。仔细听好像又没有,一静下心来好像又隐隐约约的听见他们争论得不可开交。

我大伯一看这个形势就急火攻心。两边阴间的鬼也在争论不休,阳间两边的人也是争得面红耳紫。

我大伯之所以这样担心,一个原因把棺材起出来重新选地址埋葬,又要请八抬,要许多费用,增加我大哥二哥经济负担。这还是次要的。

主要的第二个原因是这里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一旦把棺材从这里起出来搬走另处埋葬,搞不好对我大哥家,特别是对我在京城当官的二哥肯定不利,搞不好还会出凶事。

更为主要的是,如果一旦把棺材从这里起出来搬走,就等于承认这块风水宝地就是对方的了。

就会永远被他们强行霸占去了。

祖宗山土讲究一个完整无失,寸土不让,一旦失去这一块地,就会被别人耻笑后人无能没用,保不住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说,到了阴间,也无颜面对祖人。

如果不把棺材搬走,对对方不理不睬的话,对方就会气急败坏,搞不好就会强行起坟刨坟。

那样的话,势必会激化矛盾,两个村子的人搞不好还会大打出手,成为世仇,子子孙孙就会结仇结怨下去。

老死不相往来不说,已经有了儿女亲家关系的两家人也会闹起矛盾,就会闹到妻离子散的地步。

这些都是大伯不愿意看见的,所以大伯在阴间就急得不得了。就经常找一些祖人商量对策,以防不测。

阴间两边的祖人也在为了这个事情在争论不休,公说是公的,婆说是婆的,互不相让。

有两个脾气暴躁的祖人在酆都城大街上碰到了,争着争着还动手打了起来。

都骂对方是强盗,老不要脸。

并且都纷纷托梦叫自己的子孙寸土不让,说让了一寸就等于承认是对方的了,那也就承认自己无能没用。遭旁人嘲笑。

并且还说,要是失去了那个山坡,叫他们日后死了到了阴间,不要去见他们祖人,他们就是去了,祖人说也不会见他们,也不会认他们是自己的子孙后代,因为他们太无能没用了。

所以就各自传出话来,要誓死捍卫祖上留下来的东西。

于是,就有人听见两边人都在密谋,都在磨刀霍霍。

准备大干一场。

24

我们相邻的两个村子,为了那一块风水宝地是互不相让,不管是两边阴间祖人,还是阳间子孙,一见面就争得面红耳赤。

甚至我们村的四狗和对方的三麻子两个脾气暴躁的人,在路上碰到一块,一言不合还大打出手起来。

四狗骂三麻子,“你们不要脸,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想强占去,休想!”

三麻子就一点不让,“你们才不要脸,凭什么说是你们的,拿山证来!”

四狗也说,“说是你们的,你们有种也拿出山证来。”

结果双方都拿不出凭证来,都没有办法证明是自己的。

后来慢慢言语升级了,由对方互骂,骂到祖上去了。

“你们太公那一年快要饿死了,不是我们太婆可怜他,给一碗饭他吃, 恐怕你们早断子绝孙了。恩将仇报,白眼狼!”四狗骂他。

“放屁!明明是你们太婆年轻死了你们太公,守寡熬不过要人,主动找我们太公偷人。我太公还嫌你们太婆长得丑呢。”三麻子也开骂起来。“搞不清楚你们还是我太公留下来的种呢!”

“放你娘的狗屁!”

“你这个狗东西欠打了!”

于是双方就在马路上打起来了。观者如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