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之爱恨悠悠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10月21日

小孟是一家国营企业的市场部经理,他的老婆是这个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名叫汤玲。和汤玲结婚之前,小孟有个女朋友叫糖糖。虽然糖糖很爱小孟,却因为会影响到小孟的前途,被小孟和汤玲联手把这块“绊脚石”踢开了。

今天小孟为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岳父特意为他举办了庆功会。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岳父一一为他介绍,还逢人就说:“看我女儿的眼光多好,选了这么一个能干的好女婿!”汤玲也得意笑着,小孟在一片在美声中喝醉了。

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mí糊间他梦到了糖糖,梦到了他们经常去的河边,梦中的糖糖依然甜美可人

“小孟,真希望能永远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上这样抱着你的腰,这种感觉好温暖!”糖糖温柔的抱着小孟的腰,轻轻的说。

“糖糖,你记住,我的自行车后座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而你的后半生,也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小孟一边等着自行车一边说。

“我把自己的后半生给了你,可你的后半生给了谁?你食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属于我zuì宝贵的东西夺走?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说啊…….”糖糖的声音变得yīn冷而尖锐。

“啊...…”小孟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抬眼看看四周,自己还坐在熟悉的大床上,不jìn擦了擦头上因为害怕渗出的汗水,轻声的嘟囔一句“还好只是个梦……”

“怎么啦?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让不让人睡觉了?”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对不起老婆,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害怕就叫出来了,没吓到你吧?”

“吓到我有你好看。”

“以后不会了,睡吧!”小孟转过身去刚刚躺下。

“这么困啊?做的什么梦啊?给我讲讲。”

“没什么,快睡吧,不然明天你会出黑眼圈的。”

“怎么?不敢说啦?是不是梦到你死去的前女友了?是旧情难忘还是对她的死于心有愧啊?”妻子冷冷地说着。

“老婆,想什么呢,我和糖糖早就成为过去了,咱们不是联手把那块绊脚石踢开了吗?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真的?”

“如果我有半句假话,就天打……”还没等小孟说完,妻子就用一只手堵住了他的嘴。

“你不用发誓,如果我知道你有半点欺骗我,我就会像弄死那个糖糖一样弄死你!”妻子狠狠的撂下一句话就转过身睡觉了,而小孟却因为那个梦久久不能入睡,他隐隐的觉得可能有什么是要发生,该来的总会来。

早晨起床,汤玲的脸sè苍白,像刚刚抽完血一样。

“老婆,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啊,脸sè这么难看?要不一会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汤玲照了照镜子:“是哦,白的像个鬼一样!”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是小孟打了个冷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