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来陪我生活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10月21日

回老家路过老朋友所在的城市,我打算去看看他。

我们是老同学,虽然工作后各奔东西,但联系也很密切,只是zuì近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近一个月更是一次都没有,我给他打过去,他总是语气慌张,甚至带了丝莫名其妙的惊恐,找借口说很忙,说不了两句就挂了。

这让我感到很奇怪,我太了解他了,他是那样的开朗与乐观,电话里慌里慌张的语气可不像他,下了汽车,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接。

我心里非常担心,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报了朋友家地址后,我靠在后座上,脑袋困得有些发晕,这种现象很少发生,毕竟我已经习惯了熬夜,大概是今天倒了几班车太累了的缘故。

还有大概半小时才能到,我无聊的看着车外迅速后退的风景,心里一直平静不下来,朋友在半年前跳槽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薪资待遇都很不错,他也就从合租改成了自己租房,刚搬进去时还给我打过电话,据说虽然面积不大,但好在交通方便,只是朋友说,那房子里总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像是某种香水,可奇怪的是他从来都不喷香水。

并且在夜里也总会听到一些细小的声音,朋友觉得是虫子在作怪,可是家里干净的连半点蜘蛛网都找不到,更神奇的是,朋友zuì不爱做家务,搬进去一个月没拖过地,地板上竟然纤尘不染。

要说朋友开始变化,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天他打电话给我,兴奋的说他升职了,当时他正在转动钥匙开门回家,我正要出言庆贺,电话那边突然哎呀一声。

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了好几句那边也不出声,好一会儿才听朋友呆呆的说:小海,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个人。

我也吓了一跳,朋友可是独居,于是问道:什么人?是小偷吗?

那边停顿了几秒,朋友才不确定的说:是个女人,一晃眼就没了,会不会是看错了?

我调侃他是想女人想疯了,出现幻觉了,这事在我们的笑声中也就过去了,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朋友再次给我打来了电话。

朋友:小海,我做梦了,我梦见了那个女人。

我:什么?哪个女人?

朋友:就是昨天以为出现幻觉才看到的那个女人,长头发,穿着件米黄sè的连衣裙,我在梦里又看见她了!

我顿时被勾起了兴趣,接着追问道:“漂不漂亮,在梦里你们都干嘛了?”

朋友知道我调侃他,语气有些无奈:看不清什么模样,不过,她全身都是血!

看来这是噩梦了,我随口安慰了两句,可能是因为升职压力更大所导致的,并且建议他尽快找一个女朋友。

这之后过了一周左右,朋友再次打过电话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