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两座坟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11月19日

接下来龍信给大家讲述的这个故事是跟一坟墓有关的诡异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做段飞,是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自打计事起,就没见过几回父亲,一只和母亲还有姥姥姥爷在一块住,在记忆中段飞曾经记得自己好像是姓刘,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跟着父亲一起改了姓名,还搬过好几次家。

(清明上坟)

眼看清明节就要到了,听母亲说让段飞自己到父亲的坟前上坟,段飞对自己父亲的记忆并不多,而且对他的印象也不好,别人家都是三口人进进出出,而母亲自己把他拉扯大,说明这个男人一点都没做到当个父亲的责任。

“段飞啊,他好得也是你的父亲,他都死了这么久了,你也别跟他较劲了,没他就没你!”

好了,我知道了妈!”段飞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妈的话还是要听的。

在清明节前一天乘坐公车就去了父亲埋葬的那里,只瞧见公路两边的山绵延起伏,根本都差不多的样子,天气很好,满山都绿油油的,山下有些农户种的庄稼。

段飞来的这叫做二道岭,妈妈以前带过他来过几次,样子虽然变了,但是大致的地方还是知道的,段飞迈着宽大的步子向山里走去。山间的小路上很是清幽,但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原来前面走来一身穿红sè外套带着褐sè墨镜,一头黑发的都市丽人。不过瞧她的身上似乎有点怪异,但是想不出到底是哪里怪。

女人的裙子lù着洁白的小腿,段飞定睛瞧了瞧,是个真正的美女,只瞧见女的看见自己突然停了一下脚步,然后又继续走过来。山间的小路极为狭窄,二人擦身而过,段飞只觉得从女人的身上飘着一丝幽幽的香气。

欣赏完美女,还有正事要办,段飞来到密林深处,听说当时是找个先生把父亲埋葬于此。

密林里有这么一块空地,空地上有座青砖垒的坟头,旁边矗立一座墓碑,那个就是段飞父亲的坟。

段飞拿着白酒,冥纸,还有一些熟食高点,在坟前准备着,可是他发现自己爹的坟头竟然被人动过,前面摆放着几盘刚刚放置好的糕点,水果。奇了怪了,这难道是有人刚刚祭拜过自己的父亲?而且更为离奇的是父亲坟头上的青砖似乎被人动过,有一块砖头是松动的,竟然放反了,挨着泥土湿润的部分放在了上面,段飞将那块砖取下,然后翻了个,才发现另一面竟然被利器砸出了坑,砖头坏掉了一部分。

“他个姥姥,这毕竟是我爹的坟,谁动了它看我不收拾死你!”段飞在坟头边发着牢sāo,但是根本看不见这人啊,有力气也没地方使。

都弄完差不多了,段飞把着父亲墓碑上的小照片开始诉说着:“爹啊,您说您把我们娘俩扔在这世界上,一个人去躲清闲,不应该啊,你多少得尽一尽你当爹的义务吧,从小你没给我买过变形金刚,大了你没给我掏过学费,你死了,那您就在那边保佑我们俩mǔ zǐ平安吧……”

段飞拿了白酒洒在了坟头,拿上几张冥纸压在坟上。

回家的路上,回想着之前的事,这才打了一个机灵,我说呢,那女人的双手沾满了泥土,鞋子上也是,莫非就是她去了父亲的坟上luàn搞一气?

不会啊,父亲都死了这么多年了,知道这地方的除了我们几个直系亲属根本没有别人啊。

一路上段飞把玩着父亲留给自己的一条项链,那是一个金子做的锁头,锁头不大,但是段飞一只小心珍藏着,毕竟很昂贵。

只记得父亲有一段时间时长拍着自己的脑袋跟他讲:“孩子,我欠你娘俩的东西,就用这把锁头还给你们!”之后父亲就不见踪影了,zuì后知道父亲出了什么事就死了。

回到家跟母亲一讲,上坟的事儿,母亲也感觉特别蹊跷。父女俩就这么继续平静的过着日子,后来mǔ nǚ二人就经历了一件奇怪的事。

(看见死去老爹)

什么事儿呢?第二年开春儿的时候,段飞下班回家路过菜市场,准备买一点菜回家,可是感觉后面总有一个人跟着自己,段飞望去,只见是一男的,当看见他的脸的时候,段飞吸了口凉气,那身影,一点都错不了,可是那人看见段飞就急匆匆的跑了。

回家他就把这事儿跟母亲说了,母亲一皱眉也是一脸疑惑。

“会不会是看错了呢?”

“我也不知道!”

接下来有一天母亲出去的路上竟然也看见了那个人,回来跟儿子一说,二人不知道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也许看见的是鬼。

要问他们娘俩看见的是谁,竟然是段飞的亲生父亲段宝国原名刘洪仁。

娘俩一合计,这不是见到鬼是什么?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他俩又看见到他了。二人在家里没少忙活,也没少给他爹烧纸钱。

转眼又到了第二年的清明节,这次一定要好好祭拜下父亲才行,段飞前连天加了两次的夜班,强忍着困乏请了假才准备去父亲那里祭拜。

一路上段飞坐着小巴昏昏yù睡,zuì后稀里糊涂的睡了会儿,只听见售票员喊了嗓子……道岭,段飞一个机灵,打起jīng神,急匆匆的下车,因为在坐下去就会坐过站了。

还是和去年一个样子,绿油油的山,林间小路,就是附近的庄稼似乎有了些大的变化,段飞整理好心情,这次准备好好和父亲商量商量,别总出现在人世间,吓的母亲都害怕。

段飞就要到了自己父亲的坟前,只听见。

“呜呜呜……”一个女人的哭声。

段飞jīng神立刻一紧,这是什么?只瞧见密林里面一身着红衣的女子哭坐在坟头。

段飞一个机灵,难道这是女鬼哭坟?

只瞧见那女人看见似乎是有人来了,突然不哭了,愣愣的看着段飞来的方向。

你听见那女人问了一声:“先生您是?”

“我是?我还要问问你是谁呢?”

段飞一看大白天的不应该是鬼,上前理直气壮的说。

女人楞了一下,然后擦擦自己的眼泪说:“对不起,真对不起,看来您是他家的人了?”

段飞看了一眼这女人,觉得十分面熟,但是还想不起来。

“我就是他儿子,你到底是谁?在我爹的坟前作甚?”

“哦,原来是段大爷的儿子,我叫小玲,是段大爷朋友的女儿!”

“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在那哭呢?”

“段大爷对我们家有恩,待我如亲生闺女一样,父亲他也是对段大爷感恩戴德的。所以每次来这里看见段大爷的坟墓,就会触景生情的哭出来,让您见笑了!”

“我当怎么回事呢,不过这老头,自己家的事不管,怎么还管起别人家的事来了?啊,你不要见笑哈,我父亲打小就没怎么管过我!”

“呵呵,你说笑话了,段大爷说过他有你这么一个非常可爱的儿子!”

“那老头真这么说嘛?爹看来你没把儿子我的心征服了,把别人闺女的心给征服了,好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爹,儿子好好给你上坟了!”

这女人甚是漂亮,在段飞的身边帮忙,一起给老爹跪拜,那场景在段飞的脑子里就像是拜堂成亲一样。

段飞的脑门子磕到坟上的青砖,脑袋里立刻想到了什么?

他又在坟上bā了bā,只瞧见那青砖一块一块牢固的很!

“不对呀,我明明记得这里有一块砖头是被破坏过的!”

小玲的眼珠一转想了一会儿说。

“哦,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上次我来的时候见它们都松动了,我特地找人修了一次!”

“你不说我还忘了,上次我来的时候就见过你,我爸坟上的砖头都被人弄坏了,土也被人翻过,不知道是谁弄得,我上次还以为是你做的呢!”

“不是我!”小玲面sè难看的说。

段飞看着小玲这标致的脸蛋儿,心中窃喜,莫非这是老爹暗中给自己牵线,安排的一桩喜事?

二人给父亲扫完坟墓,就准备下山,结果这山路不大好走,小玲的脚就给扭到了。

“你看,你看,来这非要穿什么高跟鞋啊,上来,我背你下山!”

“这多不好……”

段飞很热情的把小玲背下山,双手扶在她的那腿上,那叫一个滑。小玲很不好意思的谢了又谢。

二人在路边等着小巴车的到来。

(真假山坟)

上了车,没多久就听见售票员说:“二道岭到了,有没有要下车的!”

段飞大声说了一句:“二道岭?刚才那不是二道岭吗?”

“刚才那是三道岭,这才是二道岭!”

段飞一拍大腿暗道不好,难道是自己走错了?父亲的坟不是在二道岭么?刚才明明是在三道岭上的车呢!但是不会错啊,父亲的墓碑和照片哪能错呢?

旁边的小玲的脸从尴尬立刻转为平静,这种变化段飞是没有察觉的,小玲拉起段飞的手臂放在自己的怀里亲切的说:“段飞哥哥,别想那么多了,今天和你在一块就像是跟段大爷在一块照顾我似得,你们家的人都这么好呢!”

段飞看了看旁边艳丽的小玲,心中得到了些许安慰,下了车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就各回各家了。

回家段飞急忙问妈妈:“妈,我爹的坟在二道岭,还是三道岭?”

“二道岭!”母亲很果断的回答。

“什么?您没记错么?”

“我这件事是不会记错的,当初找的那个先生嘴里亲口嘀咕过的,说什么二比那三好,让你爹在那二道岭上埋葬比在那三道岭上要好得多!”

段飞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如果爹的坟在二道岭,那么今天去三道岭拜祭的究竟是谁的坟?

之后段飞竟然和小玲成了好朋友,差不多快发展到情侣的暧昧关系了。

虽然段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命好能和这么个没得像一朵花似得美女形影不离。

(金锁被抢)

不过后来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这时候正是大夏天的晚上,段飞把窗子开着,通着风,mímí糊糊的在床上睡着,这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就朝着自己的胸口抓来,段飞mímí瞪瞪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立刻抓住那人的手臂喊了一声:“谁?”

二人撕斗在一起,只听见段飞叫了一声说:“爹,是你吗?”

趁着段飞愣在那,那人一把将他胸前的金锁拽走,然后用不知什么东西砸在段飞的脑袋上。

这人消失不见,段飞被拍晕在了床上,等第二天早上小玲急切的来到他家看段飞。

“昨天晚上,我相信我的确没有看错,那个人是我爹,拿走了我脖子上的锁头就走了!我感觉我爹并没有死!”

小玲安慰着段飞说:“那他为什么抢走你的金锁头?紧紧因为它是金子做的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它对我来说很重要!不过这也没什么了,他拿走的是假的,真的还在我这里!”说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条和那金锁头一模一样的锁头来。

小玲的眼前立刻一亮说了一声:“喔?”

在这之后小玲主动拉起了段飞的手,把她的头靠向段飞。段飞也配合着拍着她的肩膀,那个人的确是父亲,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他还活着!

一天小玲约出了段飞,穿着一套非常性感的衣服把段飞约到了自己的家里,小玲趴在段飞的身上,像是一个小女人一样挑逗着段飞,手里把玩儿着段飞手里的小金锁。

“这个是真的吗?”

“嗯,相信我这个是真的!”小玲的牙在上面轻轻的咬了一下!

“你也很喜欢它吗?那么好吧,咱们结婚后我把它送给你!一直带到我们的孩子出世然后再传给他!”

“你坏死了!我去拿点喝的,不理你了!”小玲的拳头捶在段飞的胸前。

“怎么着,我这可是祖传留下的,传家之宝呢!”段飞在沙发上贫着嘴。

“阿飞,先喝口果汁吧!”小玲从厨房拿过一杯温过的果汁。

段飞拿起一口喝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不多会儿,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沉很沉,竟然趴在了沙发上。

“你睡吧,睡吧,呵呵!……”小玲坐在自己的前面解下了那枚金锁,段飞就这么昏昏睡去了。

(秘密地下室)

小玲开开着自己的车来到一非常偏僻的地方,拿着手里的金锁情不自jìn的在笑。她将金锁头奇怪的扭转开来,里面竟然出现三把很jīng致的钥匙,然后来到一处破旧的贴门上开始扭动,卡啦的一声铁门开了。

穿过一段悠长的隧道,出现了第二道门,她用钥匙扭动之后又打了开来,上面出现了两道MIMA锁,然后她按下MIMA,第二道门又被打开,随后里面是一个很大的bǎo xiǎn柜。

她将第三把钥匙chā rù之后,按出了一连串MIMA之后,bǎo xiǎn柜的门立刻被打开,她拉动把手,只瞧见柜子里面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那里面竟然是一根根黄橙橙的金条,就在小玲看着这些金条被此情此景mí醉的时候,忽然从自己的腹部内出现了一把bǐ shǒu的前端。

一把bǐ shǒu从她的后背刺了进来。小玲张着嘴巴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声,只瞧见后面有一个人,那个人竟然就是段飞的父亲,一脸yīn笑的看着她,随后转过头趴在了bǎo xiǎn柜前面。

“哈哈哈,都是我的了!”段宝国眼里放shè出贪婪的光芒。

小玲在旁边有气无力的捶打着段宝国,抓住他的腿,不想让他靠近那堆黄金。

结果正在这时一声qiāng响,段宝国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血洞,那qiāng声的来源正是刚刚进来的段飞。

那位您说他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那就错了,这时候段飞走到段宝国的身前,从他的脸上拿下一张人皮面具。他竟然是假扮的。

段飞看着旁边还没死透的小玲在她的身上补了几qiāng,立刻bào毙。

“笨蛋,你以为就你知道这秘密?”段飞不屑的说。他拿起背包,将黄金一块块装了进去。

(事情真相)

原来这事情要说在十多年前发生的一起重大黄金抢劫案,案犯一共六人两人被当场击毙,一人受伤,被三人挟持逃跑,zuì终这比黄金不知去向。

然而这里其中就有段飞的父亲,小玲的父亲,还有刚才被段飞打死的那个人,受伤的使他们的领头的也就是他们的老大哥。

但是外面实在追查的太严了,这比黄金根本无法出手,几人决定将这比黄金藏在这里,每人都有一道开门锁,小玲的父亲自然负责的是MIMA,其它几人均负责的钥匙。但是这么大的钱财面前人人都起了私心。

小玲的父亲zuì先动手,使得苦肉计嫁祸在了领头人的脑袋上,结果三兄弟一起把领头人弄死了,取下他的钥匙,然而后来这一切被段飞的父亲识破了,所以父亲准备和另一人联手对付小玲的父亲,可是小玲的父亲掌握着zuì关键的MIMA锁,杀又杀不得,zuì后段飞的父亲设计把三把钥匙都搜集在一起给了自己的儿子,当然如今发生的一切早在这之前都已经被设计好了,不久之后段飞的父亲就被小玲的父亲秘密弄死,但是小玲的父亲之前作恶多端经常遭到仇家追杀,不久之后变死了,临死之前怕死也不安生,便冒充了段宝国的人名立了一座坟。无非是躲避仇家的报复。

段宝国之前姓刘干完这次以后便改了姓段,而zuì后带着段宝国面具的人就是第三把钥匙的主人,他之前因为一些别的事情被抓做了几年牢,刚出狱,便化作段宝国准备骗出这三把钥匙,谁承想小玲出现了,所以他改变了计划不骗反改成抢。

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成功,反而死去的段宝国把他们都算计在其中了……

作者寄语:想看的点击收藏! 没事就多多留言支持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