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斤地瓜烧

来自:热点网  |  2019年11月19日

这是一个关于半斤地瓜烧的故事。

同时,这也是一个关于二战转折点――平安格勒战役的故事。

龙平全是381旅第9tuán的tuán长,出身没有什么背景,更加没有在军校上过什么课,可也就是这样一个泥腿子出身,在战场上能够让敌人闻风丧胆。

人家打战讲究排兵布阵等一些什么东西,可是他从来就不管不顾,不按套路出pái,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是对部队有用的打法就行,哪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他的部队因为每次和敌军作战都能够打出一番成绩来,因此他的部队也是威名远扬。当然,那些刚刚从敌国本土来的敌人除外,他们连地形都不知道,就更加不要说这个了。而偏偏,这里还刚好就来了一个从敌国本土军校毕业的日本军官。

而这一天,刚刚好这支日寇的军队就和龙平全的第九tuán打了个遭遇战。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天意吧?敌军的那个老手参谋长一得知这边是第九tuán,马上就想请示撤退,可是他的长官刚刚从本土过来,哪里知道这些情况?更何况,他们接受的洗脑教育就是不能够后退,宁愿战死都不能撤退。如此一来,那个老参谋长对这个不知轻重的长官也就没有办法了。他知道,说不定自己再多嘴,就会被拉出去以动摇军心的名义而被qiāng毙了。

然而,他也知道,恐怕就算自己不被qiāng毙,也得死在这一次的战场上了。他的直觉是正确的。龙平全把伏击地点推进到了shè程范围内,然后让现存的唯一一个pào兵用仅剩的两发pào弹干掉了日寇指挥所。本来龙平全是想要给这个pào兵半斤地瓜烧做奖励了,可是没成想,这个pào兵一时兴奋站了起来bàolù了目标,被敌人的机qiāng打中,当场牺牲。这个pào兵叫做柱子。

半斤地瓜烧。龙平全当时也没来得及顾他了,战场上不准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否则,下一个死的说不定就是自己。龙平全直到带着部队把日寇彻底击垮了才回过来看pào兵,然而此时的pào兵同志,身体已经彻底地冰凉,再也没有办法喝到他的半斤地瓜烧了。

战后。龙平全带着战友亲自掘坑掩埋了pào兵的遗体,在坟前洒了半斤地瓜烧,沉默良久。可是,这半斤地瓜烧的承诺虽然说是兑现了,可是,他却已经是一星半点都沾不到了。然而,伫立在坟前良久的龙平全不知道的是,pào兵的魂灵,此时正站在他的身后,默默朝他敬了个军礼。

三个月后,龙平全的tuán指挥部遭到了一股训练有素的日寇的特种部队的伏击,tuán部损失挺大。可是还好,由于tuán分散在各个村落,一部分指挥官也下放下去了,便也还保存了一部分有生力量。可是,tuán部所在的这个村子却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屠杀,所住百姓全体被害,无一人幸免。而龙平全刚刚过门的妻子,也在睡梦中被日寇绑了去。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附近辖区的国军也知道了村子被屠这个事情。听前沿观察哨报告了找不到敌人的行踪,只找到了留下来的汽车,当即下令把敌人的汽车全数炸毁,让他们无法归营。这样一来,鬼子返回平安格勒的进程就慢了很多。而龙平全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即就下令组织全tuán,准备对平安格勒发动攻击,一举拿下。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放养政策让他的tuán得到了充分壮大,很多营连在当地自由发展,兵员充足,甚至到了一个连的编制发展到了四个连的人数,而且武器也换了一茬,有个营还缴获了一门意大利pào。

可是这县城却的确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攻打了很久都没有打下。虽然说运动包围已经把县城tuántuán围住,也攻破了很多的城墙,敌人的运动面积越来越小,然而,敌人zuì核心的工事部分,也就是核心指挥那里,却一直没能够攻下。龙平全见攻城连续几次都没有成功,便想着是不是要把意大利pào拉过来一pào把城门楼子给轰掉。

“二营长!你他娘的跟老子把意大利pào拉过来!”

然而窘境出现了,意大利pào这可是个新鲜玩意,还没找到能够开pào的人,原来的俘虏呢,却不知道害了什么病,莫名其妙的在缴获意大利pào一个多月后就死去了,生前那个俘虏也是死不松口。这样一来,意大利pào的使用方法也就没人知道。毕竟,他们这里的士兵都是普通百姓出身,谁又上过军校学过什么排兵布阵呢?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后面一个声音传来“让我试试!”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龙平全觉得好像在哪听过这声音,可是又没想到,而且龙平全离意大利pào那里还有一定的距离,中间也被芦苇挡住了,看不分明那个人的形象。而接下来又听得一句,“tuán长,我要是一pào轰下了城门楼子,你可得给我半斤地瓜烧!”

他一边答应着,一边摸过去,近了一点就看到了一个士兵正奋力装填pào弹。等等……怎么有点不对,pào兵身后还贴着一个人?他正想要看清楚,却听得呜得一声,赶紧卧倒,一个pào弹掠着头顶飞了过去,在不远处炸开了花,气làng带得他一身的尘土。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意大利pào已经装填完毕了,他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猫着腰往意大利pào那边靠去,看得更加分明了:贴在这个士兵身后的的人,竟然是柱子!可是……柱子不是在上次的战斗中已经死了吗?难道没有?那自己埋的都是谁?他准备过去叫他,这个时候意大利pào已经就要开pào了,他只好暂时避开。

“砰”地一声,一pào命中城门楼子。刚才还在城门楼子上叫嚣的日本侵略者此时已经混合着泥土一起化作肉泥。

大家一阵欢呼,一营长一把抽出砍刀,带领大家立刻发动了冲锋。龙平全向意大利pào那里走去,喊了一声“柱子”,却是引得剩余在场的人侧目:哪里有柱子?

而那个发pào的士兵在听到了这一声柱子后却是直挺挺地倒下了,可是身上啥伤口也没有。什么鬼?看得龙平全也是莫名其妙。

到了跟前,哪里有柱子的身影?可是,刚才看得分明呀!龙平全不甘心地问周围的人,就那个pào兵柱子,可是在场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摇摇头,不知情。好不容易那个士兵悠悠醒转过来,却是一脸懵bī:我怎么在pào这里?是不是要冲锋了?

“你是不是柱子?”龙平全颤抖着问。

“啥柱子,我是xxx啊,我怎么在这里?”

“你刚才开了意大利pào啊,一pào打下了城门楼子!还有,你找我要的地瓜烧!”

“啊?我没有吧?我怎么毫无印象?我不会开pào啊!地瓜烧?我不喝酒的呢。”

友情链接